【一千零一个老头】 少年发小王宏昌 4

楼主:王振江38307 时间:2020-05-02 19:46:53 点击:24 回复:1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2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王振江38307 时间:2020-05-02 19:47:27
  【一千零一个老头】
  少年发小王宏昌 4
  2020-5-2
  河南人习惯地把未长成熟的各种动物叫做:小公鸡儿、小兔娃儿、小牙狗儿、小犟猪儿、小骚壶儿(羊)、小牛犊儿、小叫驴儿。这种亲昵的叫法寓意:情窦初开、活泼好动、不听管教、挺喜欢人。
  但是河南人把十四五岁至十八岁的孩子们概括得更经典,更干练、更惟妙惟肖:小鸡巴孩儿!
  我和王宏昌就是在这样的“小鸡巴孩儿”的状态下一直玩到18岁的成年,王宏昌比我年长一岁,18岁的时候他高中毕业回到了生产队务农去了。我18岁的时候上山下乡当知青去了。
  在成年之前除了和王宏昌一路上学之外,每逢星期六晚上,我俩还相约到许昌的第二烤烟厂大礼堂去看电影,那几年我们上学的路上有相遇好的同路伙伴,也有相互敌视相互不服气的“小冤家”,发生打架斗殴的事时有发上。有一年盛夏的晚上我和王宏昌去二烤厂看电影,坐在最后一排的椅子背上面,突然“砰”地一声闷响,王宏昌“哎呀”一声惨叫,他就被二烤厂的“小鸡巴孩儿”用弹弓暗算了,弹弓的子弹是坚硬的鹌鹑蛋大小的卵石子,打在毫无防护的后背上,可想而知那个痛!
  那几年也是我们“小鸡巴孩儿”懵懵懂懂性成熟的时期,有许多疑问,有许多遐想,有许多臆想,有许多冲动,有许多生理上的反应。我的最基础的“性知识”就是从王宏昌这里开始的。他成长在农村,河南的农村就是一个无形的“性教育”的露天大课堂,男男女女老老少少开口闭口,骂来骂去(骂着玩儿是河南民间的一大特色)都离不开“性”,这是永恒、隽永、永无休止的话题。
  许多事儿,许多故事儿,许多我有生以来第一次听到的事儿都是在王宏昌这里得到了“科普”。往往听完以后让我夜不能寐,骚动不已,甚至还产生了夜游,后半夜一个人跑到荒郊野外的玉米地里去发呆。
  有时候我为了听完一段故事就不回家睡觉了,就和王宏昌睡在一个被窝里,一个睡这头,一个睡那头,彼此闻着彼此的脚臭味,但是我们俩去放飞着美好的“爱情”“性爱”的幻想。
  我俩简直成了一对“男闺蜜”。
  王月桥当年的副业是砖瓦窑,生产队有好几座砖窑,社员们分的都有托泥毛坯的任务,放假期间我还经常帮助王洪昌去干一些农活,托泥坯的技术活就是这时候学会的。
  我俩也干过偷鸡摸狗的事情,有一回我俩想吃肉啦,于是在村上偷了个老母鸡跑到玉米地里用泥巴糊住,用柴火烧了起来,结果没烧熟就迫不及待地撕下来鸡大腿啃了起来。
  那年许昌冬季流行假毛领棉袄,王宏昌市面上的熟人多,于是就帮助我买回来了毛领子,我让我妈把毛领子綴在棉袄上,外面再套上一件正宗的军装上衣,真是酷毙了,于是我们连忙跑到南大街的“北悟真照相馆”照了一张合影像,这张照片让我一直保存到了现在。
  看到我喜欢上了美术字、画画,王宏昌在他们二中的图书馆为我“偷”来了两本“怎样写美术字”,这两本书一直伴随我,让我参考,让我效仿,让我临摹,指导我写笔记,指导我办黑板报。直到2003年小铁路拆迁,搬家时我还在甘肃,这两本书遗失了,很是让我惋惜和心痛!
  我是一个非常知道珍惜的人,我能把我的笔记本,我的旧时的照片保存到现在,足以说明这一点。更何况我的爱情,我的朋友之情呢!
  王宏昌不是小家子气的那种人,他热心地,坦诚地,真心地把他的好朋友介绍给我,这样,我通过他认识了王建立,又通过王建立认识了于得水,又通过于得水认识了杨顺生、王长明,又通过王长明认识了安建民和薛宝山。
  王长明、安建民、薛宝山后来都成了我一辈子的铁杆朋友。
  下乡以后王宏昌还去过我们新建队玩过,再后来联系的少了,再后来失去了联系,只是隐隐约约听说他在某单位上班,再后来听说他下海经商了而且叱咤风云,再后来听说他的生意赔了,再后来再也打听不到他的音信了。
  直到2017年我遇见了另一个少年发小赵长喜,老了老了我又和王宏昌联系上了,两个曾经的“小鸡巴孩儿”50年后再聚首,已经都成了“老鸡巴孩儿”啦!怎能不让人感慨呢!
  祝福好友王宏昌!
  少年发小,
  没齿难忘,
  一壶浊酒,
  老翁相逢!
  注:王宏昌的微信名:人生载酒唯我独醉(现在众哥们一起醉吧!)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