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老汉开讲了】 我爱音乐的经历·3· 女愁哭男愁唱

楼主:王振江38307 时间:2020-05-06 22:37:28 点击:7 回复:1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2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王振江38307 时间:2020-05-06 22:37:43
  【王老汉开讲了】
  我爱音乐的经历·3·
  女愁哭男愁唱
  2020-5-5
  题记:
  在我十岁的时候我发誓:我这一生中无论遇到什么样的艰难困苦我绝不唉声叹气!我做到了。

  情景再现之一:
  一阵疯狂的紧锣密鼓,一阵疯狂的口号叫嚣声,一阵疯狂地冲锋。
  我的家被围得水泄不通,揪斗者一次次冲进我的家中,从病床上欲把我的父亲揪出去游街。
  高帽,几十斤重的钢铁牌子(挂脖子上的)都拿来了。
  父亲唯一的护身符就是那一小袋子里的各种为了新中国浴血奋战的纪念章和立功勋章。父亲疯狂地把奖章倒在了桌子上面,然后拼命地用双手抓挖那坚硬的白灰墙,直到十指流血,直到把墙挖得有脸盆大小的一片坑洼。
  疯狂的人们被这疯狂的举动镇住了,人们默默地悄悄地一个个地顺着墙根溜走了。
  我也坚强地抱着两个臂膀坐在院子里的大杨树下,一副不服不忿的样子,强忍住泪水在眼眶里转,但是就是没有流出眼眶。
  这一年我十岁,我哥十六岁,我姐十三岁,我弟三岁。
  这一年我父亲我母亲都四十岁刚出头。
  入夜,父亲一个人在里屋哼起了电影《怒潮》里边的插曲“送别”,那歌声忧伤、委婉、怀旧、抒情。深深震撼了我。
  我妈低声说:“女愁哭男愁唱”啊!
  家里黑洞洞的,没有开灯,我哥在外屋用他那C调上海国光口琴为之伴奏了起来,我妈,我,我姐也随之跟着唱了起来:

  【送别】
  1
  送君送到大路旁,
  君的恩情永不忘,
  农友乡亲心里亮,
  隔山隔水永相望。
  2
  送君送到大树下,
  心里几多知心话,
  出生入死闹革命,
  枪林弹雨把敌杀。
  3
  半间屋前川水流,
  革命的友谊才开头,
  哪有利刀能劈水,
  哪有利剑能斩愁。
  4
  送君送到江水边,
  知心话儿说不完,
  我持梭标望君还。
  风里浪里你行船,
  我持梭标望君还。
  在以后的岁月里,我发现父亲内心苦闷时就爱唱“送别”这首歌,我父亲心情舒畅时就爱唱《地道战》的插曲“太阳出来照四方”。
  除此之外父亲还会唱不少革命战斗歌曲,尤其是抗日军政大学的“校歌”好听极了。
  这些歌曲成了父亲表演唱的必唱歌曲,往往家里来客人了,或者一家人团圆,往往大家就起哄着让父亲唱上一段,父亲一旦唱了起来,往往大家都跟着唱,于是就形成了一个小小的合唱团。
  【太阳出来照四方】
  太阳出来照四方
  毛 的思想闪金光
  太阳照得人身暖哎
  毛 思想的光辉
  照得咱心里亮
  照得咱心里亮
   的思想传四方
  革命的人民有了主张
  男女老少齐参战哎
  人民战争就是那无敌的力量
  是无敌的力量
   的话儿记心上
  哪怕敌人逞凶狂
  咱们摆下了天罗地网哎
  要把那些强盗和豺狼
  全都埋葬
  全都埋葬
  把他们全埋葬
  父亲的追悼会上,我们一家人一致同意就为父亲放:【送别】【太阳出来照四方】。
  后来这两首歌被我们姊妹们定为“家传之歌”,以此纪念我们的父 亲。
  此时此刻,我情不自禁地唱起了这两首歌,想起了我的父亲,想起了我的家庭的峥嵘岁月。
  我的声音颤抖了,
  我的泪眼朦胧了,
  我的心灵震撼了,
  我的思绪放飞了!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