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在春天还在的清明过后

楼主:傻到以前用真名 时间:2019-04-10 00:23:19 点击:183 回复:1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很多年前的大学时代,发骚写过一篇名叫"写给春天"的文。之所以还有点印象,得感谢当时的女友,可能是上课无聊,她把我写在本子上潦潦草草的字挨个重新誊抄了一遍,用她那得了全校硬笔书法比赛一等奖的字迹。
  她现在多半不记得当年还有这么一档子事情。那一页纸早已消逝,那一个人早已不见,那一篇文早已遗忘,剩下的只是一个春天。真就只是一个季节,还会反复交替,好让你往事重温。不过现在我对季节的感触偏于迟钝,经常是天冷了穿得凉快,天热了穿得暖和。前几天去南宁,居然迷迷糊糊还带了一件羽绒服过去,想起来有点好笑。重庆的早晨还是淫雨霏霏,到了南宁的中午,却是一番艳阳高照。有时你想去适应这个世界,到最后落了一个无所适从的结局。
  我有段时间心血来潮,很想去回忆那篇文章,最好能够重拾再现,发现连开头都想不起来,想必那段记忆断然是失去得异常真切。人就是这样,每到一个季节,就会不自觉去琢磨这个季节应该发生还没发生,或者已经发生但未来不可能再发生的事情。我们 惯管前面的叫展望,管后面的叫怀旧。两者最大的区别不一定是或然和已然,而是带给我们在心理和感官上皆有不同刺激。随意一个毫不起眼的路旁角落,有人看到一片绿意,些许还觉得值得爱怜。但也有人看到是一篇荒芜,连一朵像样的野花都没有,愤而远离。有道是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心里有绿意,眼里是花瓣。心里有暖意,冬天是春天。心里有故事,什么时候都不怕孤单。
  要说春天是一首交响曲子,我觉得清明是一个强音符,本该浓墨重彩,华丽喧嚣,奈何多是浅吟低唱,如泣似诉。父亲大人种了一辈子的庄稼,对二十四节气几乎了如指掌,如数家珍,我是没能承接他的衣钵,当然他也不乐意。反正过了清明,地里的秧苗该施肥还是锄草都是有个讲究的,过了这个村就没那个店。他以前常说的一句话就是,人要哄地皮,地皮就会哄肚皮。父母辛苦归辛苦,从没听说过误了什么节气,家里更没有断过肉和粮食。我也从来没有想过对他们说过一声感谢,好像他们养育我长大是天经地义的事情。直到有一天,身边的女儿背诵起杜牧的《清明》。那一刻,我突然发觉,老祖先设定清明这样一个节气,是多么重要和有必要的一件事情。
  女儿早已经历太多的离别和伤感,这是我想刨开她与清明无关的东西。于是我开始留意,怎么给女儿留下温暖又美好的关于春天的回忆。带她去南湖公园踏青游玩,去狮山公园放风筝,她在前面跑,我在后面追。经过一丛竹林,我还刻意问她,知道这是什么吗?她回答,老师教过我们,是竹子。春天会长出竹笋,熊猫最爱吃竹笋了。我再问,那你看过熊猫吗?她答,不记得了。我进一步说道,你在重庆的时候,爸爸带你去过幼儿园看过熊猫的。她似有似无的点点头。我倒有些自责,不怪她年龄小记不住,是我带她去的机会和次数都太少。
  人总有一些记忆是需要淡忘甚至遗忘的。那样才会在以后的某个时刻,看到类似的场景,想起曾经的过往。从这个角度来说,春天也好,清明也罢,无非是反复提醒我们,有些事情发生了就是发生了,过去了就是过去了,你要还活着,且还有想法念头,都还有机会。但若是心死了,给你一百次的春天,也难看到其中的亮丽纷呈,哪怕过后是雨打花残,那也是曾经绽放的一抹色彩,点缀过这个世界,和一些个冬眠过后还没来得及融化的冷面孤魂。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1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朱颜250辞镜 时间:2019-04-10 02:31:36
  写这么多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