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冬出差老地方——残酒无意,听雨有声

楼主:傻到以前用真名 时间:2019-10-22 18:51:04 点击:311 回复:2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昨天领导临时叫出差两天,必然要在外面住一晚。
  单身男人去哪都不是问题,手机数据线随身带着,只需管同事借个插头。吃完午饭,没时间休息,重庆北站,说走就走。
  这样毫无准备的外出还是少。节前最后一天办公室年轻女同事也挨过一次,本来叫的是我,我说那天请假去广西,怕来不及赶回坐车,于是被迫换人。虽然都是工作,还是看到女同事面露难色,家里有小孩老公,走得哪有我这么干脆,无牵无挂的。不能得了便宜还卖乖,回来给每个同事带一个小瓶装的泰国药膏,以示谢意。
  主城呆久了,有时还想借着出差的机会去外面走走看看,换个环境,也是换个心境。我对陌生人向来持戒备态度,但对陌生的地方却有着一种亲近。同样都是不熟,人跟地方的差别还是很大,两个人再怎么靠近,彼此也有不能触碰的领地和禁区。但若是换成地方,只要你有足够的激情和体力,一般情况下你想怎么亲密接触都行。
  垫江跟梁平是我出差最多的区县,来单位那年没多久被安排去下面乡镇的田间地头搞实践锻炼。那次是夏天,从玉米地里出来衣服被汗水浸湿。这一回出站就是雨,气温感觉比主城要低,薄外套似乎不够御寒,别人眼里的风度虚无缥缈,自己身体的温度货真价实。到了地方居然看到有女同事穿上了羽绒服,女人比男人更怕冷,果然是真。
  女子到了冬天畏寒怕冷,从生理学还是中医学都有讲究,暖床这个词我也是从她们那里听来的。一开始不明其义,又不是北方烧炕,说睡觉前给灶里添一把柴火,好让炕更热乎,这是我理解的暖床。我在北方读书的时候,无聊真有过去学校附近的农庄,看是不是像电视上那样老婆孩子热炕头。炕头自然没看到,冬天北方村落的萧瑟倒有几分体会,不到赶集,想象不到周围原来还住了这么多的百姓人家。
  山东大妞给我印象最深的就是一条头巾和两团腮红。海边夏天紫外线强,风又大,一到冬天呼呼地,跟刀子似的。长年累月下来,脸上难免留下印记,跟某些地方的高原红差不多。村子里的女人也没什么羽绒服,都是花棉袄,虽略显臃肿,北方小媳妇儿的形象一下就出来了。我也是从那时喜欢说“媳妇”这个词,不是重庆这边值得儿媳妇,说的就是自己的堂客,显得亲切。“老婆”也不错,生活气息是够了,总觉得缺了点啥。就算意思一样,给人感觉不同。好比你介绍,这是我媳妇儿跟这是我老婆,前面那句不止是亲热,还透着男人气概,从北方人嘴里说出来,都有一种自豪和嘚瑟在里面,后面那句就有点小男人了,好像是在说,这位就是家里管事的,把老婆换成老板,几乎毫无违和。
  晚上当地朋友做东,我们不顾外面雨还下着,找个大排档随便两三样下酒菜喝酒叙旧。他们有家有口,就说起老婆管自己喝酒的事情,有个二婚不久的还拿他新老婆照片给我们看。我们都说像模特,至少照片上看着是那么回事。这很正常,经商从政他们都是事业有成的男人,唯独我跟一个新来的小弟一个刚离婚,一个刚分手。我跟他说,兄弟,咱惺惺相惜,就不自相残杀了。
  啤酒越喝越冷,回到酒店十二点。可能是受刚才气氛影响,房间氛围稍显凄凉,随便洗漱就钻进被子。男人不需要暖什么床,空调够暖,被子够厚,还是习惯开着廊灯睡觉,屋里留点光亮,看着暖和且不失情趣。
  来时的雨,又是整整一夜,不妨碍睡得安好。醒来拉开窗帘,一片心旷神怡。盥洗台前的镜子,一夜之间,胡子又冒了出来,没带剃须刀,留着,才像个男人。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2次 发图:1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樱桃小丸子215 时间:2019-10-23 12:55:17
  楼主的散文写得挺好
我要评论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