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声世界的“萝卜诗人”张恒彬

楼主:民工老陶2011 时间:2018-01-11 21:15:49 点击:338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在乡间僻野中,手握锄柄,蓐弄田间地头,望日出日落,牵牛暮归,叹朝霞晚彩,历知天命之年,驾纸笺轻舟,一路风尘一路歌。混浊于无声世界的草根诗人张恒彬,就是这样一位歌者。
  张恒彬,笔名老尺。祖藉湖南东安县人,现居永州冷水滩。于1988年开始写诗,第一首诗发于云南思茅(普洱)日报。之后写诗无数。种过田,干过搬运,清洁,做过小贩。2011年后又起笔写诗,曾活跃在网络各大小论坛。边种地边写诗写评论,2016年出版单行版诗集《无尺》广受好评。有“萝卜诗人”老尺之称。由四川民族出版社推出其诗集《又见萝卜花》,近期将与读者隆重见面。
  张恒彬1966年出生于湖南东安县的一个小山村,父亲常年在外从事零工,母亲在家务农。尽管家境贫寒,但他从未放弃自少做诗人的梦想,他把对未来的憧憬、对苦难的抗争化成一行行诗句。长大成人后,通过“买工”进城当上了冷水滩五金交贸化工公司工人,岂料两年后公司破产倒闭。失业后的张恒彬为自谋生路,带着体弱多病的母亲干脆扎根于老家农村,从此长达数十年如—日的农民生涯。初识张恒彬给人第—印象是中等的个头,朴素的着装,黝黑的肤色,脸上始终荡漾着敦厚的微笑。与他打招呼,得扯着大嗓门,并不—定有效果。后来—打听才得知他患有严重的先天性听觉障碍症,属三级残疾,基本处于—个无声的世界。与他交流,纯粹靠纸笔和手势比划。但这并不妨碍他对诗歌的痴情与热爱。广褒无垠的乡野和辛勤的劳动给了张恒彬无限的创作灵感,也给了他无尽的幸福与快乐,诗带给了他健康和忍耐,勤劳和感恩,他总能在生活的细微处发现诗意,在看似辛劳的或者说无意义中发现美感或意义,通过诗,同时也是通过生活,他获得了对自己的释放,他写乡下熟稔的景物,尤喜写用自己汗水浸淫过的地里农作物,辟如西瓜、葡萄、萝卜花,白天,忙完农活后,他就跑到村里人多的地方,跟左邻右舍聊天、拉家常,激发创作的灵感。晚上,他就“宅”在家里搞创作。夜里睡觉突然来了灵感,凌晨两三点他也爬起来写上几笔。只要能写诗,他脸上的笑容永远都像花儿绽放一样美丽。他的作品都来源于农村生活的一砖一瓦、一草一木。他在创作中常常表现出对故土的深深依恋之情,诗歌让他的胸膛更加贴近泥土、庄稼和现实。正如他在诗集中《又见萝卜花》描述的那样:萝卜是个具有大众性的意象,也是种隐喻,一种自我存在的昭示。用萝卜花来标榜自己,是自谦也是自豪,是自贬也是自高。萝卜花是非常朴素的,一如他的诗,又如他的人。亦如他对生活和人生,乃至生存命运的本质上的思考。
  古语云“腹有诗书气自华”,张恒彬虽生活卑微,但骨子里依旧弧傲、青春飞扬。写作上不刻意流派,不颠覆传统,不破坏大环璄,也不标新立异,一切都是原生态的创作。这从其诗中可阅。如《维纳斯挽歌》一诗:维纳斯死了,在那/美神死了,在这/爱神死了,在思想里/上帝死了么,他在多么想再开创一个世纪。这位乡村歌者,用他撩人肝肠的乡村情结,抒发着自己别于人生的风雨彩虹,自侃着他心中痴爱的乡土情怀。《书写之美》:村庄。/萝卜用一个坑/坐实了/老尺。黄昏用手一挥/炊烟被赶出了牛栏。灵感来时,不管是正在荷锄还是挑担,张恒彬都会放下手中的活儿,掏出本子,或坐于田埂旁,或息于荷塘边,赶紧抓住脑海里飘飞的诗意,化为文字,且不加以任何的虚伪和造作。他的诗大都跟萝卜有关,其中《萝卜的天》恰是他真实的写照:萝卜花,开了是开了/而许多沒懂开花滋味的萝卜/已成萝卜干,这么多日子/她们习惯了黑暗,习惯了盐/—遍遍涤过全身/让人们赞誉脆甜的香味/而忘了春天与冬季的区别。他追崇“富家不用买良田,书中自有千锺粟;安居不用架高堂,书中自有黄金屋;出门莫恨无人随,书中车马多如簇;娶妻莫恨无良媒,书中自有颜如玉;男儿若遂平生志。六经勤向窗前读。”个中意味正是张恒彬的追求。他虽是残疾人,但众人都说他身残志不残。功夫不负有心人,张恒彬近两年相继用沤心沥血创作的诗歌出版了两本诗集《无尺》和《又见萝卜花》,在本地文坛引起了强烈反响。他用坚定和坚守点亮平凡当中的明灯,他用苦难磨历人性,诠释人生的坦途,他不只是萝卜诗人,而更像是—首励志的诗歌,行吟在潇湘大地上。

  
  (张恒彬手持湖南科技学院图书馆收藏其诗集证书)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1张 | 添加到话题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