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州大道12.18致行人死亡特大交通事故

楼主:朴玉2018 时间:2019-02-20 20:08:46 点击:727 回复:2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01 惊魂,归家!

  12月18日早晨七点多,来电显示着一个永州的陌生号码,心中忐忑。

  年迈的父母在老家生活,每一次老家的异常来电,都能拨动内心深处那根脆弱的心弦,希望这次同样是平安健康、有惊无险!

  “是可美吗?你爸在永州大道上被三轮车撞了,赶紧回来,车没有保险。”手机那头的声音急促、震憾!

  我结巴着问道:“具体是什么情况?”

  “己经叫120送去医院了,你们几个赶紧回来!”

  “嘟、嘟、嘟……”的声音告诉我,来电己经挂断。我赶紧拨打父亲的手机,也一直没有应答。

  这次父亲的意外可能很严重,情况不明,远在深圳的我,可以做些什么?又能做些什么?难道只能在房间里转来转去干着急吗!

  漂泊异地他乡,想像着给父母更体面的生活方式,可现实是每年短暂的相聚,换来的却是更长久的等待以及人生的一次次妥协与无奈,父母终究成了留守的老人。

  每当身遇危险、头痛脑热需要照顾、跌倒需要帮扶的关键时侯,我们能做的却是极少极少。除了偶尔在电话间相互的问侯、不靠谱的叮嘱,实务的事根本帮不上忙,甚至还不如家里养的狗,至少还能看家、解闷儿!

  怎么办?打开手机通讯录,拨着陌生的电话号码,欣喜伯婶、堂嫂他们正在家中。

  一边介绍着大致情况,让伯婶赶往事发现场,让堂嫂去中心医院照料、垫付医药费;一边沟通在江门的哥哥,准备行囊即刻归家!

  十点多刚进入广州,永州市中心医院的手术医师打来电话,“瞳孔散大”,需要直系亲属选择是否进行风险手术,并签名确认。

  “瞳孔散大”意味着什么…… 这个出现在电视情景中的可怕场面,直白的交叉在了我的生命线上。风险手术,有选择吗?难道直接放弃治疗?面对生命的抉择,任何一丝丝的机会,我们都要去尝试,都想去抓住!

  这个突如其来的病危通知,像一记狠狠的闷根,直接击中心坎,我第一次有了也许、可能会永远失去父亲的恐惧与无助。

  将车停在广州高速路口的收费站旁,抑制不住心中的郁闷,如疯子一般呐喊、顿首、痛哭。心情沉重,无从宣泄,内心充斥着懊恼与不甘,我不接受命运拨弄的这一天!

  一阵冷风吹来,也将离去的元神带回了身体。重伤的父亲在医院的病床上,等待着游子的归来;无助的母亲在空荡的家中,祈盼着父亲平安健康。而此刻儿女们却不在身旁,还在回家的路上,心中一阵酸楚上涌,我要快点归家!

  ICU里的手术在继续,我乞求医生全力救治,同时恳求在医院里等待的伯婶,无论出现何种情况,都务必要等我们归来,千万不要将父亲的真实病情直接告诉母亲。

  因为我们不知道、也不敢去想,母亲将要如何度过这灰暗的一天,承受怎样的身心折磨!

  时间漫长又短暂,经历了五个多小时的手术后,邓医师再一次来了电话,第一阶段的头部手术以及其它外伤手术己经顺利完成并且成功止血。

  悬着的心顿时有了依靠,这是一份新的希望,是黑夜里的一束光,生命需要奇迹,我祈祷着上天眷顾这位慈爱的父亲!

  母亲也许是心有感应,此刻从家里打来了电话,一边叮嘱着“开车慢些、注意安全!”一边镇定的说“告诉医生,哪怕你爸变成植物人,我也要照顾他一辈子!”

  我停在了应急车道上,泪水无息地流下来,呆呆地看着转动的雨刷、窗上的雨点。最朴实的语言、最简单的承诺,汇成了这世间最动听的情话!

  联想到自己,漂泊半生,此生何为!上没有赡养父母,下没有护好妻儿,何苦来哉!

  急救中心的电话将我拉回现实,“部分肝脏因失血过多己经坏死,需做切除手术,请家属签名确认!”看着还有150公里的导航,我告诉小伯代签。

  永州的亲人们啊,在焦急地期盼着我们的归来!我还要快一些,再快一些!

  18点15分,在经历了一个黑暗的白天后,终于到达了永州市中心医院住院二部,乳燕始回巢,游子终归来!

  跑过走廊,望向守在五楼ICU重症室门口的亲戚时,他们一阵燥动,低下头擦拭着眼角的泪水,喃喃道“终于回来了!”

  走向这些守护天使时,我与同来的哥哥一起含泪跪下了!

  跪亲人们的照顾与帮助,跪隔壁病床上的父亲,“两个儿子回来了、回来了!”

  回家的路太长,长到问侯成了期盼;回家的路太远,远到见面成了奢望!

  深圳,这个中国的创新之城,容纳了我的身体,却融不进我的灵魂。

  留在老家的父母,心中承受着怎样的酸楚?我要如何才能体会!

  小事儿女们不会知道,因为他们根本不会告诉你;大事儿女们帮不上忙,因为远水怎能救得了近火!

  融不进的城市,回不去的家乡,隔着厚重的玻璃墙,凝视着手术中的父亲……


  附:永州市中心医院120急救单,受理编号:2018121800066004


  02 难眠,一夜!

  二位身着手术服的医师走了出来,我与哥赶紧迎了上去。

  “今天我们四个科室主任联合会诊,连续七个多小时手术,目前能做的手术己经做完,情况非常不乐观,你们要有心理准备。患者内伤极其严重,整个腹腔进入了胸腔,部分内脏器官破裂……肝脏己切除一小部分,肝脏的血己止住。但腹腔内有一个很大的血肿,我们不敢去碰,怕碰破后大量出血,无法止血。目前只能先转重症监护,看今晚还有没渗血,由于失血太严重,刚测的血小板只有7,值太低了!如果血止不住的话,病人随时有生命危险。做为医生,我们肯定会全力抢救。同时问一下,还有没要回来的子女?”

  哥哥详细地咨询着主治医师,了解着父亲的身体情况,而我的脑袋却是蒙的,只有“还有没要回来的子女”在耳际回响。

  “爸爸,怎么样了?” “在ICU监护室,放心!情况比较稳定。”

  我挂断了姐姐的电话,就打给了姐夫:“父亲随时有生命危险,我不敢直接告诉姐,怕她路上不安全,找个理由让姐从江门回来吧!”

  挂断电话,听着哥的转述,我努力尝试着接受今天发生的一切。

  母亲在家中期待着父亲的消息,我得回去陪伴、报平安,而不能再是电话问侯,梦回故乡!

  到家己是八点多,母亲仍在忙前忙后。她看见我时,十分平静的说了一句“回来啦!回来就好!”

  “嗯!哥也回来啦,姐姐明早到家!”我拥抱了一下母亲,紧绷的脸上也终于绽放开了笑容。接着说:“父亲的手术很成功,暂时还没有醒,己转进了重症监护,哥在医院照顾,我先回来看看,也不放心你。”

  “等下你去医院守着,家里的事有我。让你姐别回来了,这么远,她事也多!”说着取了一件父亲的衣裳,准备压在枕头下,据说这样就可以保平安!

  这是一位普通母亲的内心,遇到再难的事,仍不愿意给儿女们添那怕一丝麻烦。很难想像,在留守的日子里,有多少儿女们不曾知晓体会的酸甜苦辣!在家里的某个角落,抹过多少次不为人知的泪水,而承受这一切的父母,在用他们能够做到的最朴素方式,只为儿女们的未来铺路!

  我强忍着泪水,再一次拥抱了母亲。请她安心,既然我们都回来了,事情就交给儿女们吧!

  陪伴母亲度过了一个多小时,感知她情绪稳定睡觉后,我再一次赶往医院,那个令人讨厌的地方!

  刚走出家门,冷风袭来,抬头望天,今夜格外的黑、异样的冷!

  重新回到重症室的等侯大厅,坐在蓝色的椅子上,抬头看着剌眼的白光,闭上眼睛就会浮现出,父亲被撞倒在永州大道BRT工程处的画面,以及家中辗转反侧的母亲、归途中焦虑煎熬的姐姐。

  张开眼睛,看到递过饭盒过来的哥哥。“开了一天车,你先吃点,这个时侯我们兄弟俩不能倒下!”
  是的,我们不能倒下!

  父亲是太累、太累了!他需要休息一下!

  做为家中的顶梁柱,他为儿女们无私奉献了勤劳的一生,家中的担子,也该由我哥俩来挑了!也许有哥哥的力量与依靠,我喝了一些水后,靠在椅子上竟打起盹来。

  “37号,37号的家属在不在?”

  寂静的等侯室里,突然响起了尖锐的声音,昔日的白衣天使,像极了阎王判官,拿着生死簿,一勾一画,宣判着人的阳与阴、生或死!

  “37号家属在这里,在这里”,“你们来协助一下转病床。”

  “转病床”,这是一个极好的信号,转出重症室,说明脱离了生命危险。看着他们快速地收拾着椅子上的被褥,我默默的祝福“活着真好!”

  “17号,谁是17号的家属?”

  哥与我从椅子上弹了起来,快步向前,“我,我们是17号床的家属”。

  只见护士递过来一张清单:“这是给病人清洁以及擦拭身体所需要的物品,明天早上七点前你们交给值班护士。”明早护士还要做护理,这是一个极好的消息!

  “17号,17号的家属在吗?”

  惊悚的声音,瞬间身体冰冷,打了一个激凌,不详的预感突上脑间,难道……

  “这是17号床的私人物品,你们清点并签收一下。手术时把衣服裤子全部剪烂了,打包在这个袋里。随身物品在这里,优待证、手机、现金、小刀共四样。”

  长长的呼出一口浊气,被吓坏了!…… 没有坏消息,就是好消息!

  拿着父亲的手机,看着显示的未接电话,我回拨了过去。电话铃响了、通了,1分多钟后挂断!

  我不清楚,为何想用这种方式,来完成一次沟通。又或许我很清楚,这就是一种强烈的心理暗示,祈祷机主能再次拨出电话,平安健康!

  ICU的大门,总会不经意的打开关上;值班护士梦魇般的声音,也会在某一刻响起,像极了一次次炸雷,每次都能让人胆膻心惊,因为都恐惧着那个消息。

  寒夜,是漫长的。我希望黎明早一些到来!

  时间,是短暂的。我希望世间多沉睡哪怕多一分、多一秒!

  今夜,无眠!



  03 迟来,见面!

  六点的闹钟准时响起,在清醒与混沌之间,19号的清晨如期而至。

  在住院楼的过道里,接到奔波一夜疲惫红肿眼的大姐。在她充满希望、期待的眼神里,我没有给出她想听的答案,而是赤祼的告知了父亲的病情以及主治医师的诊断描述。

  “我就知道,没有你电话里说的那样好!当你姐夫安排昨晚行程时,我就猜想,爸爸是不是己经很严重了!只是做梦都没有想到,是这个情况,用这种方式来结束,我不能接受!”
  接着抱着我“哭了!”

  不能接受,又能如何?痛哭又能怎样啊!

  亲情无价,哪怕是最牛的心理医生,也不一定能做到如此的共情;

  血浓于水,就算是最笨的兄弟姐妹,都能在此刻建立最强的链接!

  在等待了一个多小时后,沉闭的ICU大门终于打开了!

  “现在病人还处于深度昏迷状态,没有脱离危险期。做为医生,我们肯定会全力救治,但目前病人这个现实情况,是维持治疗,还是怎样?你们家属要有一个共识,昨天的费用是6万多,这是账单。另外,哪些人需要探视的,现在就可以安排。”

  哥哥没有像昨晚那般一一询问,姐姐也默默不语,我们姐弟三人跟着值班医师走进了ICU重症室。

  等侯的护士给我们套上了防护服、防护鞋套。走过隔离室,拉开帘布,空气里弥漫着消毒水的味道。

  一眼望去,环形值班中心的四周,分列着一张张小床,床上躺着一位位插着管子的重症病人,分不清是机器声还是呼吸声。

  生命是如此的脆弱而又坚强,生命是如此的廉价而又昂贵!

  也许是心的指引,我望向了靠左边的角落。病床旁边,一位医师躬着背盯着显示屏;一位护士挤了挤正在输液的血浆;一位护士摆弄着不知名的仪器,在床前游走试探。

  近了,近了!

  姐姐越过带路的护士,一个箭步跑了上去,半蹲在地板上,抓着床沿低头抽泣道:“爸爸、爸爸……”我也走近了,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父亲安静地平躺在病床上,头上戴着白色的网袋,右边的网袋里还垫着一块方形的纱布,纱布上隐约可见些血迹,不知道是手术的伤口,还是车辆撞伤。

  右眼明显有些浮肿,挂着一圈如熊猫眼的於伤,左眼没什么特殊异常。脸要比平时大上一轮,一个白色的助呼套罩在鼻子嘴上,显得极为不协调。

  粗重的呼吸声,起伏的胸膛,宣示着对生命的主权,也留恋着这无情的世界!

  抚摸着父亲祼露在外的右手,手掌虽粗糙,但很温暖、柔软。握紧它,仍可以感受到手臂传过来的力量。

  看着这不现实的一切,我的眼泪躲了起来,竟没有一滴流下来。

  “病人基本感知缺失,深度昏迷。重型脑外伤,枕骨及左顶部骨折,现在血压只有54,从昨晚到现在一直没上60,而且还有渗血。不输血,血压就向下掉;而持续性输血,身体己经出现水肿现象。除心脏跳动外,其它器官有不同程度的衰竭……”

  说着医师拉开被子,两条超过20厘米的人字缝合伤口写在了胸腹部,身体惨状,时至今日我都无法用文字来描述…… 心情也瞬至冰点!

  “闭合性胸部外伤:双侧多处肋骨骨折并双肺挫伤、右侧胸腔积血,右肺膨胀不全;闭合性腹部外伤:腹腔少量积气、积血,右膈及膈下脏器明显上移,外伤性肝破裂、胰尾破裂伤、小肠破裂、外伤性回肠破裂、脾脏挫伤、空腔脏器损伤,心脏挫伤以及纵隔血管损伤。腹膜后巨大血肿,全身多处皮肤软组织挫裂伤……”

  医生用手微抬了下父亲的腰部,见床单上仍有渗出的血痕,眉头紧锁。

  姐姐的情绪一直很糟糕,护士也跟着安慰道:“你们的孝心,我们也己经看到。病人处于无意识状态,哭喊己经感受不到,但你们要保重自己的身体。”也许是受到了姐姐情绪的影响,也许是触碰到了心中的某根弦,几个护士也一同掉下泪来……

  一辆逆向行驶的三轮车,竟将父亲撕裂成这样!!

  这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以什么样的速度?意外,还是人为?有没有造成二次伤害?这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想知道答案,也要知道答案!!


  04 事故,逃逸!

  离开中心医院,来到不远处的永州市河东交警支队,了解到12.18永州大道重大交通事故简报:

  2018年12月18日06时10分左右,李XX(女)无证驾驶无牌机动三轮车(车架号尾数:019970),从永州大道BRT工程冷水滩段违章调头后,沿东风日产4S店往永州大道啤酒厂方向逆向行驶,撞到左侧路上行人胡玉良,造成胡玉良重伤昏迷的重大交通事故。

  交通事故发生后,李XX(女)未拨打120急救、未报警保护事故现场,驾车逃逸。

  胡X仙于7时01分路过事故路段,呼喊路上行人谢先生拨打120报警,伤者于7时29分到达永州市中心医院急诊室抢救。

  无证驾驶、无牌机动车、违章调头、逆向行驶、驾车逃逸……还有什么她没有去犯的!

  父亲的伤势远超一般三轮车的正常撞击,我向该案交警提出了疑问:“有没可能是超速行驶?有没有产生二次碾压?”

  “该路段的交通摄像头由于修路没有启用,无法判定是否有超速行驶;事发时间没有视频监控,也没有直接目击证人,无法判定是否存在二次碾压。如果你们家属怀疑二次碾压,可以提交申请与证据。”

  回想起失血过多,多器官衰竭的医疗诊断报告,我心有不甘的问道:“交通意外发生后到120报警,近一个小时肇事者在干些什么?如此繁华的路段,难道无行人路过?”

  “涉及案件程序原因,肇事者的问询笔录,不方便给你看。有无行人路过,这个不太清楚。”

  “如此恶劣的行径,肇事者有没有抓捕,我想看看她是怎样的一个人,为什么心肠如此之硬!”

  “李XX己经回家,你父亲还在抢救中,目前不具备抓捕条件。如果医院那边一旦确认,你可以马上通知我们这边,实施抓捕。”

  交警队的民警很忙,初步了解情况后,这边的沟通很快就结束了,但仍有一些疑惑没有解开,我决定去事发现场,去掌握更多的信息!

  事发的永州大道,现在是一个巨大的BRT工程,面对这被挖了一次又一次的道路,流浪在外的孩子,可还记得原来的样子?

  根据堂嫂提供的事发现场照片,我还是找到了事故地点,停了下来。

  繁忙的车流呼啸而过,受施工影响的红绿灯快速闪烁成了摆设,过了三叉路口的左前方就是永州北站。右侧的人行道路破烂长着杂草,根本无法通行。低下头,非机动车道边,还留有一摊明显的血迹,这是头部着地的地方。踩着没有清扫干净的挡风玻璃碎片,父亲昨天就躺在上面。可以猜想,当时的撞击是多么的正面以及强烈!左侧就是永州主干道BRT中铁五局施工现场,昨天的交通事故,没有对它留下哪怕一丝涟漪波浪!

  思绪万千,在这文明古都,在这潇水、湘江的汇集之处的红绿灯前,一位需要生命救援的老人,在接近零度的低温下,静静地躺在这片永州大道的厚土之上长达60分钟。

  他看不见头上的蓝天,因为眼皮遮住了双眼;他抬不起弯曲的手,因为身体不听从使唤;唯有口中在呻吟,心中在呐喊:“谁能扶我一把!”时间在滴答中流逝,血液在起博间失去!

  奔驰的车流啊,听不见他的呻吟;路过的行人啊,感受不到他的呼唤;这些路过的天使啊,眼睛失去了往日的光华!在扶与不扶的时代命题中,提交了一次永州的答卷!

  当然,我更应该痛斥肇事者,那个父亲生命中的恶魔!

  她有一颗怎样的内心,竟能如此安然离去,视责任而不见;她是一副怎样的心肠,竟能如此心狠手辣,视人命如草芥!

  我说服着自己接受意外,但无法包容意外发生后,接下来的这一切。

  更不敢去想像长达60分钟的时间内,意识清晰的父亲,经历了怎样的人间炼狱,这是古代凌迟处死的酷刑吗?要榨干流尽最后一滴鲜血!穿越来到昨天,本有机会获得生命的父亲,终因失血过多,错过了生命里最宝贵的抢救时间。

  肇事逃逸,逃避责任,她击碎了一个生命生还的全部希望!

  肇事逃逸,一己之私,她使一个完整家庭陷入了极度悲伤!

  我责备自己,无法伸长双手扶起这倒下的脊梁;

  我懊恼自己,无法给予胸膛温暖这冰冷的路面。

  拾起三块玻璃碎片,闭上双眼,用右手触摸着冰冷的路面……


  05 冰山,一角!

  “滴滴、滴滴……”一辆逆行的小车按着喇叭、打着双闪缓缓驶来。

  我转身退回到行人道上,又看见公路对面一位老人拿着红色袋子,从BRT的工地里探出头来,突然加速闪过车流,横穿过来,我的心尖在颤抖,这一幕太危险、太危险了!

  在接下来的十多分钟里,又有三辆小车、二辆摩托逆行通过,他们不知道危险吗?不懂交通规则吗?还是根本没有安全意识?

  “当我们无法理解他人行为的时侯,是因为我们没有去探究,他们这么做的动机。”

  带着这些疑惑,我走进了啤酒厂菜市场,这是附近居民时常聚集的场所,也是各类信息的集散地。

  加入左侧一群人的聊天阵营,瞅住机会提了句:“怎么有人横穿公路,还有好多车都在逆行?”

  “还不是修BRT搞的,一个多月前把九疑山路口封了,现在调头要到楚江圩,来回差不多10公里,小车子要开半天,你敢难不难!走这边逆行才300米。所以,这里面的摩托车、小车都是逆行过来的。”

  “是滴熬,没封路口前,2路车也过来的。现在2路车在北站就打转了,搞到这些人要走到北站客搭车。修路把天桥拆了没搞,前面那截鬼路人行通道又没得,小孩上学、老人过路,难死嘎了!”

  “我和你敢,这个月黎X被撞到重伤,还没出院;祁阳有个现代车撞倒石头上,重伤;还有面包车与行人相撞,轻伤;唐XX小车与行人相撞,重伤二个,赔了8万多;前几天啤酒厂两个轻伤;昨天玉良被摩托车撞倒,重伤;今天上午还有两个摩托车相撞,轻伤,这路修起吃人讷!多的时侯一个月十多起,少的时侯也有五六起,造孽哟!”

  “这几百米路,害死嘎人了!我们这里撞伤的,就上面这一条水下克,差不多家家都有,和抽丁一样,光撞死嘎的随便数下都不至20个。”

  “政府不管吗?”

  “政府,管得这些事到啰,你那晓得阿们晓不晓得啊!”

  “你莫讲管,中铁五局把天桥架好,把这几百米的行人通道修好拉直过去,不准逆行,就好嘎了。”

  “封门的,2路车也不过来,不然玉良哥也不会撞倒,他就是去北站搭车的。”

  我接着又询问道:“中铁五局没有配合做沿途安全教育以及安全施工防范吗?”

  “那些人,敢得好听的话。连警示灯、路灯也没搞,阿们管这些农民古子死活啰。”

  “这种大路口,修路搞到红绿灯也没得,车速快得很。减速带、警示牌一个都不搞,上面拨了好多亿,给阿们打包子克了。”

  “搞些人克闹,闹起也没得用,好了阿们做依什,反正把我们这些人搞倒难死嘎了。”

  粗糙的方言,悠悠的民口,听着这些牢骚、抱怨,我毛骨悚然!

  永州BRT快速公交工程是永州市的重要工程,也是民生工程,改造完成后不仅缩短两个城区的时间距离,更会给沿途的民众带来经济实惠与出行便利。

  在修建期间的这个“阵痛”时间上,政府还有没有可以帮助人民群众的地方?哪怕如大家所说,拉直行人通道,做些安全教育、交通警示牌或者设置一些临时减速带,包括协调2路市内公交车……

  做为主施工方的中铁五局项目部,对啤酒厂菜市场路口天桥进行了拆除处理,又对九疑山学院调头路口进行了闭合处理时,在给沿线居民造成极大的出行不便以及非常严重的安全隐患时,还有没有可以帮助人民群众的地方?比如:增加夜间照明大灯、增设施工路口安全标识,如危险信号灯、交通安全警示牌、限速标牌等、封闭式工程作业,防范行人横穿工程路面……

  后经走访调查,曲河社区,冷水滩的东南大门,在册673户,2296人,在这条不足500米的道路上,交通伤亡事故频发,付出了血与泪的代价!

  做为流浪在外的曲河草民,我没有能力对政府及中铁五局提出更多的询问,但愿由于车祸而在这条不足500米的路上沉眠的灵魂得以安息……更愿政府重视这条不足500米的永州大道,这座城市的名片,让车祸不在,让平安回家!

  注:事后补充调查,事发路段因车祸致死,粗略统计超20余人:1. 曲河居民 唐X红 女 死;2. 曲河居民 曹X芳 (小崽毛老婆)女 死;3. 曲河居民 曾X湘 老婆 女 死;4. 曲河居民 胡X玉 (大瘦子老婆)女 死;5. 曲河居民 蒋X牛 男 死;6. 曲河居民 刘X江 男 死;7. 曲河居民 蒋X姑 (白把老娘)女 死;8. 曲河居民 唐X材儿子(姓名不详) 男 死;9. 那边河的 黄X元 男 死;10. 曲河居民 蒋X风 男;11. 收破烂的外地人 姓名不详 男 死;12. 曲河居民 肖X敏(嗲子老娘)女 死;13. 曲河居民 唐X新 男 死;14. 曲河居民 唐X国 男 死;15. 曲河居民 唐X玉 男 死;16. 外地居民 彭X彪老婆的舅舅 男 死亡;17. 曲河居民 钟X林 男 植物人 一年后死亡;18. 曲河居民 刘X跃 男 死;19. 曲河居民 陈X虎 男 死;20. 零陵退伍兵 男 开小车致死 姓名不详;21. 曲河居民 胡X良 男 死。

  附:事发地点图片,拍摄日期12月25日。


  06 无言,离别!

  重新回到医院,己经是下午5点,亲戚们己各自回家。在大厅里,我见到了守侯的哥哥姐姐。

  父亲的情况虽没有明说,但我们心中都清楚,己经不可逆转、无力回天。脑部死亡、多器官衰竭,只有强而有力的心脏仍在供血,留恋着这温暖的世界。

  主治邓医师善意的提醒我们:“三轮车没有保险,后续理赔是个棘手的事儿。从医学角度来说,心脏还在跳动,医院就有救治的义务,不能认定医学死亡。从人道主义角度来说,看你们亲属的选择,是否需要选个时间拨管,而且身体水肿越来越明显。”

  我们陷入了沉默,理性的方式可能就是拨管,可亲手去结束父亲的生命,我们目前难以割舍……
  宁愿静侯着父亲自然的离去,生命的终结。

  这个时侯大伯打来电话,获知了父亲的最新情况,说道:“快过年了,你爸爸碰到这个鬼事己经没有了办法,农村的风俗最好不要老在外面,身后事你们有什么打算,也要着手准备了!”

  我们再次陷入了沉默,在命运之剑没有正式宣判前,并不想越矩置办身后之事,更重要的是心底还没有完全接受父亲的离别!

  叶落归根,魂归故里,这个风俗很重要!“怎么办?”这是一个新的问题,需要更多的信息来进行抉择!

  “这类情况医院经历过,可以租一辆白车,配备氧气与一名护士人员,在病人家中拨管,相当于是在家里“掉气”。但你们这个情况有些特殊,涉及交通事故,首先要与交警队沟通清楚,是否可以出院以及安排尸检,不然事后有争议,医院也说不清楚。”

  在得到交警支队要安排尸检、认定死亡原因的明确回复后,我们没有了更多的选择。

  该走的终竟会走,不会因为你的不舍而产生改变,也无论你想如何留恋,现实与时间会告你,历史没有穿越,也回不到从前。

  这是怎样的一个心路历程?就好像下面是油锅,而吊着你的绳子缓缓下落,痛苦不在于死亡,而是不断接近死亡绝望的过程,忍受心身折磨……又像是流浪地球挣扎向上的落水者,最后冰封而绝望的画面。

  纸终究包不住火,姐姐需要回家,母亲必须得到最周密的照顾与最细致的陪伴,支撑度过今夜以及未来的岁月!

  深呼吸,挺直胸膛,灯在亮,前面的路还很长!

  不知何时,白衣天使来到身边,父亲病情恶化,需要我们前去陪伴,这也许就是送终、离别!

  大动脉博消失,进行胸外心脏按压,注射肾上腺素……看着紧闭的双眼,时间定格在了二零一八年十二月十九日二十二时三十五分,生命的曲折成了一条毕直的线,以后的路不再会有坎坷。

  一个鲜活的生命,就这样被盖上白布推出了重症室。在ICU后门的过道里,遇到了唐X军太平间值班人员,在沟通了一些信息后,开始了遗体交接。

  摸着父亲的手臂,还很温暖,我取下了系在父亲手上的身份环,接着需要将遗体转移到专用的推车。

  抬着父亲的双肩,哥哥扶着背,工作人员抱着双腿,也许是药水的原因,父亲的身体很沉重,第一次没有成功,父亲重新回到了医疗床上。我请求工作人员轻一点,别再弄痛弄伤父亲,在无息中我们将遗体移入了推车,盖上白布,前往太平间。

  在路上,唐姓工作人员问道:“这是不是啤酒厂出车祸的那个?”

  原来肇事者李XX与他相识在十多年前,河西黄泥井菜市场边,而且就在是今天,还在向他电话打听父亲有没有死亡的消息。

  看着父亲的遗体,听见这个“传言”,直接把人气得吐血,肝肠寸断!

  肇事后逃逸不去救援,视生命如草芥;入院后不知承担支付诊费,视金钱为上帝;出事后不知悔改与人道歉,视过错于无物。我要用怎样恶毒的语言、怎样过激的行为来发泄……这个出现在父亲生命线上的犹太、地狱里放出的恶犬、人世间的污垢糟粕!!

  除了愤怒,其实我并不能把她怎么样?她一刀剌过来,插进了父亲的心脏,我并不能抽刀反杀她,因为中国法律没有赋予我这样对待公民的权利,哪怕是眼睁睁地看见她亲手“杀”死了我的父亲!未曾亲历,谁又能理解这是一种怎样的悲愤与无奈!!

  深呼吸,放松!深呼吸,放松!……

  我宽慰自己,善恶终有报,只是时未到!也只能相信中国的法律,永州的交警,会给受害者一个应得的公允以及亡者的尊重!

  来到了阴暗的太平间,用水清洗着父亲的遗体,擦试着胸前巨大的人字伤口,毛巾上仍有血迹……男儿有泪不轻弹,并非未到伤心处,更有眼泪流尽时!

  默默地将父亲移进冰棺,看着冰棺里冒出的阵阵寒气,前两天活生生的人儿,今夜就将在这里静静地入眠……

  盖上棺、锁上门,望着走廊外无光的黑夜,愿世间不再有交通意外,不再有肇事逃逸!

  在家陪伴母亲并不知内情的姐姐,凌晨在微信里写道:“心很痛,很痛!眼中的泪啊,只有风知道!一生劳碌,我不允许您以这种方式停歇,绝不允许,我不同意!不同意!我想您是真的累了,不知道您是否听得见我的呼唤,摸着您那粗糙的手,看着那一起一落的生命线。您那写满沧桑的脸,那么安静地睡着,我说您一定要坚强,还有几天就是您六十六岁的生日……”

  无言的离别,匆忙得都来不及留下遗言,或与家人们说上,那怕一句再见……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3次 发图:1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朴玉2018 时间:2019-03-11 20:36:00
  笑问客从何处来,顽童遥指曲河村!
楼主朴玉2018 时间:2019-03-27 16:25:19
  伤口总会在不经意间被撕裂开,再被肇事者撒上一把盐……

  

相关推荐

换一换

      本版热帖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