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理州宾川县刘福黑恶势力究竟有多强大?(转载)

楼主:u_114048508 时间:2016-06-20 13:24:00 点击:4910 回复:1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序:2014年我带着满腔热血来到大理州宾川县搞建设,却遭到刘福等人一股黑股势力打压,后来我被逼无奈,只好在网上公开举报此事,他们为了不让我在网上讨论此事,成立了一个专案组,要求我删除所有帖子,以后也不准在网上放贴,并要求签署一些能消除对他们不利的材料。这样他们承诺帮我解决工程款问题。同时官方承诺在2015年春节给我一个交待,现在好像也石沉大海,大家可想像刘福等人黑恶势力有多强大。我只有再次在网上发出求助。
  举报材料
  举报人:李兴彬,男,汉族,身份证号:510521197506106613,电话:1357719788,江西省国利建设集团云南分公司项目经理。
  被举报人:刘福,刘均,安金柱等,此三人是云南省大理州宾川县金牛镇大新社区大黑树村第7 村民,刘福是小组组长。
  检举具体内容:
  一、非法成立统建办
  刘福,刘均,安金柱等五人在2014年6月未经政府委托私自建立“南片区安置小区统建办”。使用黑恶势力统管两家建筑公司所有事项,把两家建筑公司应有权力全部剥夺,甚至威胁两家公司没有他们允许,不准在宾川独立发展业务,否者被驱出宾川。
  二、非法侵占我们公司财产
  1、他们以非法成立统建办名义,强行收取两家建筑公司各10万元保证金,强行要求所有业主只能把工程款转入他们私人帐户上,至今还有大量工程款还被他们占为己有。
  2、用统建办名义强行要求我公司为他们修建办公室和购置办公设备。
  3、、以统建办名义强行要求我公司打一口深水井,其实为刘均私设搅拌站使用。
  4、诱骗另一家公司建搅拌站,在中途找借口中断修建,最后霸占为已有。
  5.刘福强迫我公司在亏损近20万元条件下为他建设2栋私人住宅,并强迫我公司重新签订与其他村民不一样的施工合同。
  6.刘福个人要求我公司给回扣(其实就是保护费)每平方30元,如果不给他就不付工程款。
  三、非法干涉我们公司商业运作
  不准我们在外开展修建业务同时,还向我们两家公司提出无理要求:
  1.按合同约定,主体封顶,业主须支付70%工程款给我公司。统建办强迫业主将工程款支付给他们,经他们再支付给我公司,但统建办并没有支付工程款给我们,反而要求公司加大投入力度,这样方便他们侵占公司更多财产。
  2.我们两家建筑公司已经与一家正规搅拌公司签定了合作协议,但为了刘均私设搅拌站获利,强行要求我们两家建筑公司解除原协议,通过统建办名义,强行我们公司使用刘均私设搅拌站的混泥土。
  3.我公司旗下施工队本有合作协议,前期工作一切正常,但为了达到他们的非法占有我公司财产目的,收到业主工程款后进行扣留,同时煽动我公司旗下施工队按协议支付进度款,迫使我公司加大资金投入,以便他们侵占更多财产。
  4.他们以统建办名义强行向业主收工程款,未经过我公司同意,就支付部分工程款给我公司旗下的施工队,故意搞乱账目,唆使施工队向我公司讨要工程款,其实目的就是将我公司大量的工程款据为己有。
  四、通过“黑社会”方式干预我公司工作。
  1、2014年一个晚上(具体时间记不清了),我们正在浇灌一栋楼混泥土,刘均强行我方停下施工,先浇灌别人的,我方不愿意,他就带来一帮人威胁我方施工人员,最后迫于压力就按刘均无理要求进行操作。
  2、工程全部完工后,房屋已经进行了交付,不但不支付工程款,连工人工资也想占为已有。2015年9月,一个木工班长找到我,说去年的工资都没拿到,急需用钱,我就打电话问村民,了解到只有一个村民还有7万元未付,找到镇政府协调,请求将这7万元支付给个人,没人理,村民也认为应该给工人,但又不敢付给我公司,故约在统建办办公室当着面支付给统建办,由统建办支付给工人,但统建办安金柱不但不支付给工人,反而认为工人不应该到他办公室,不但没有得到钱,还把我打成轻伤二级,并扬言:“我和工人去宾川一次,就打一次” 。
  3、我被他们打伤之前,由我公司建立五间办公室及办公设施,就经常遭到不明身份的人打砸,最后所有房子和办公设施被盗。
  4、在我们刚进入宾川不久,刘均、刘福、安金柱就召集两家公司所有管理人员开会,扬言“这是他们的地盘,谁不听话就将赶出宾川。”
  5、不但我没有收到工程款,而且还唆使我旗下施工队到我家(昆明)索讨工程款,并威胁我的家人(昆明金马派出所有出警记录)。
  五、他们在地方是否有很强“保护伞”
  1、统建办挂牌时,金牛镇党委书记汪国武曾在现场,并提出“不能叫统建部,只能用统建办”,出事后,找汪国武书记,他说:“这个不归政府管,只属于自筹自建”来搪塞我。金牛镇党委副书记那吉兴负责安置房建设,我们找他寻求维权时,他明知统建办是非法组织,还是叫我们必须通过统建办解决问题,并扬言“如果有民工到政府寻求帮助,来多少抓多少,全部关进监狱”。后来我们找了县纪委,县信访局,县公安局,劳监大队等,都无人管。勉强出来管的,在刘福不露面的情况下他们都好像知道所有事情,并像刘福的辩护律师一样尽量为刘福开脱。
  2、统建办扬言:“只有通过他们才能办理产权手续”,如非本村村民,他们可以把非村民手续合法化。只有通过他们三通【水.电.路】才得到保障。其中有一栋房子是当地法院院长的,他们把院长都不放在眼里,同样强行将工程款收入囊中。
  3.在一次刘福操控的经济纠纷案中,先是主审法官代表刘福,要求我放弃20多万元工程利润,另再拿几万元出来了结此事,别管工人工资,我不同意的情况下才开庭审理,在庭审过程中,不准我发言,其中包括法庭辩论及结案陈词。我曾询问法官,什么都不让我说,这是怎么回事,他说你改天再写一份答辩状来就行了,不用说。就这样庭审结束,等待判决。
  4.在我被刘福父子打伤后,当地派出所不仅没将犯罪嫌疑人抓起来,反而在明知我被打成轻伤二级的情况下将我滞留在派出所像犯人一样对待,连吃饭及到医院治疗都不准离开,造成我没有得到及时有效的医学治疗,现在都未完全康复。后公安局成立了一个专案组调查我举报的事,但他们还是不采纳我提供的真实有效的书面证据,歪曲事实,忽悠我放弃举报,听从他们安排,帮我解决工程款,但到现在半年过去了,什么消息都没有。
  2015年12月我在地方求助无门时,在网上发布了类似举报材料,官方迫于舆论压力,成立专案组进行调查,我们以为有希望了,在后来的调查中,他们根本就未重视统建办等人的犯罪事实,而是想方设法歪曲事实,颠倒黑白为统建办等人开脱,说他们没有犯罪事实,而且到今天为此也未为我解决任何问题。在刚开始时,镇政府,镇党委,国土局,规划局,住建局,房管局等部门都默许,支持非法统建办,出事以后执法部门又想方设法为黑恶势力开脱,帮助黑恶势力鱼肉乡里,欺压外来企业,侵吞我公司财产,让这些黑恶势力为所欲为。
  综上所述,在证据确凿,事实清楚的事实面前,这一股黑恶势力还继续存在,大家可想像这一股黑恶势力究竟有多大?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佛托师太克莱德曼 时间:2019-04-09 16:57:39
  呵呵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