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瓜皮与无用之用

楼主:下关风子 时间:2016-10-06 13:05:37 点击:12799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大家都对西瓜皮“敬而远之”,生怕踩到摔跟头。随意乱丢行为的发生,是普遍认为西瓜皮没有用,是废物,这兴许就是四川、陕西拿“瓜皮”用来骂人的起因吧。一直以来,我也接受大家对它的定义,直到今年春天买了本泡菜书,里面说了西瓜皮泡菜的做法以后,我决定实验一下。

  夏季一拉开序幕,我摩拳擦掌尝试。先把瓜瓤吃了,这是“大众消费”。再剔除瓤与皮之间不太红的部分,有时用来烧汤,口味一般;有时用来做果汁,微微加点糖,口感还不错,这是“小众情调”。刮掉最外层的果皮之后,可以食用的西瓜皮就已经准备好,关于这部分可称之为“无用之用”,属于另类路线。

  几经实验,素炒西瓜皮口味不错,凉拌令人眼前一亮。两者都是切丝使用,凉菜的口感胜在脆,吃起来凉丝丝的,消暑开胃佳品。最意想不到的还是做成泡菜,三五天就可以吃,口感类似萝卜,但清脆程度更胜一筹。

  西瓜皮的“废物利用”,是这个夏天激动我心的发现。不仅家人吃到独特的菜肴,还与朋友分享这份惊喜。更难得的是,让我对有用与无用,特别是“无用之用”有了直观的认识。

  万事万物都有存在的道理,但并不是每样东西的价值都能被知晓。如同西瓜,人们只知道瓤能吃,却丢了皮,浪费掉有价值的东西而不知道。庄子就感叹,“人皆知有用之用,而莫知无用之用也”。很多“常识”都有一定的前提或者限定,一些看上去没有用的东西,只不过是人们不知道怎么使用罢了。以吃为例,一些普遍认为不能吃的东西,在个别地方确是待客首选。比如傣族的撒撇,主要原料是牛胃中的消化液,在贵州苗族地区也有类似菜肴;白族的“生皮”,用稻草烤过,其实已经七八成熟;“蚂蚱也是肉”是云南的流行语,但当年唐太宗为了消灭蝗灾而吃蚂蚱,曾遭到大臣的反对,生怕皇帝生病——“伺臣恐上致疾,遽谏止之”;这几年,中国人为欧洲人、美国人感到惋惜,竟然不吃小龙虾、大闸蟹、鲤鱼!

  不过从道家的角度,要想逍遥自在无人惦记,最好还是没有用的好。庄子的观点是,有用就会招来“杀身之祸”,他说“山木,自寇也;膏火,自煎也。桂可食,故伐之;漆可用,故割之。人皆知有用之用,而莫知无用之用也”。相比于瓤,西瓜皮由于“没用”,才没有被吞到肚子里。美国人不吃亚洲鲤鱼,后者才会大量繁殖。孙膑要不是太有用,也不会被同学庞涓挖去髌骨;相反的,要不是装疯卖傻让庞涓觉得对手已成“废人”,孙膑也找不到逃走的机会。“匹夫无罪,怀璧其罪”,这样的故事不胜枚举。

  但道家是从来都是“矛盾论”的高手,辩证看问题有助于看清楚西瓜皮与“无用之用”的各种内涵。庄子的前辈老子在《道德经》里也谈到有无相生的问题——“三十辐共一毂,当其无,有车之用。埏埴以为器,当其无,有器之用。凿户牖以为室,当其无,有室之用。”意思是说,用三十根辐条制造的车轮,空的地方可以用来装车轴,这样才有车的作用;用泥土烧成的器皿,空的地方放东西,这样才有器皿的作用;开窗户造房子,空的地方可以放东西和住人,这样才有房屋的作用。没有皮,西瓜无从生成,瓜瓤的甘甜解渴功能无从发挥;反过来,没有瓤被人追捧的现象,也不会成就西瓜皮的“平安”,甚至也不会形成西瓜皮独特的功效。

  老子最后总结道,“故有之以为利,无之以为用”,有用和无用是相对甚至是相辅相成的一个整体,缺一不可,而且可以相互转换。若再西瓜皮是否有价值,如同《水浒》中的军师“吴用”,有没有用在于答题者怎么看。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8张 | 添加到话题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