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朵触手可及的云

楼主:下关风子 时间:2019-12-02 20:19:29 点击:74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出殡后的某一刻,我站在田边,视线从黄色田野、青黑苍山一直扫描到蓝色天空,不过一两秒的时间,心情和乘风飘举的老鹰一样孤独。看了几下,除了苍山玉局峰顶,天空中一朵云都没有,干净得让人心碎。

  这朵独一无二的云叫望夫云,故事的基调是情深不寿、身死魂消,还有成天吼叫的下关风。

  这么大的天空只有一朵云也好,让悲伤纯粹一些,就像难过的时候我不要太多的声音和脚步。没有干扰,才可以面容僵硬地体会“天道无情”“圣人不仁以万物为刍狗”的含义,不然怎么能一点一点走出生离死别的沼泽。春夏秋冬,草木枯荣,生死轮回,可以是云淡风轻、顺其自然,可以是杜鹃啼血、痛彻心扉,也可以是“浩浩愁,茫茫劫……是耶非耶?化为蝴蝶。”


  冬天的风总是凶巴巴的,以前认为是大理特色,如今感觉是催命符。人们常说,熬过冬天至少还能过一年,好多老人却常在冬天离世。算起来,风加剧了寒冷的伤杀力,是杀死石螺子和南诏公主的帮凶。眼看着风肆意摧残老人的身躯,把浑身的骨头、筋、肉都吹凉了,却无能无力,心里悲凉如同二胡的琴音。脑中响起自杀身亡的海子的吟唱,“远在远方的风比远方更远/我的琴声呜咽泪水全无”。我说不清老家有什么魅力,只是回来就觉得安宁;我说不清悲伤是什么,却只是悲伤……

  望夫云和下关风如影随形,洱海里立刻会掀起大浪,这是之前关于它们焦不离孟孟不离焦的看法,现在还多了一条隐线——死亡。现代人很难理解,苍山十八溪不时发大水、洱海也会有船毁人亡的光景。小时候,村子里还有不少渔民,偶尔听说一些风大船沉的事,以为是大人的夸张。这几天却听说有两人乘着夜色捕鱼,船翻了,六七天后才在好几里以外找到尸体。除此之外,还有一些意外发生,村里就组织两天的诵经活动,洞经会、莲池会一起消灾祈福。这些状况和家里出殡的事连在一起,心中更为沉重和阴郁。想到这里,以前总觉得能消除一切忧愁的蓝天也变得忧郁起来,冬天通透无比的视野也成为直刺人心的长剑。



  “头七”还没到,我就走了,继续上班带孩子。逝者已成过去,今天的人吃喝拉撒却一样少不了,这是生生不息的大道理,也是人世残忍的必由之路。

  回去之后,和忙着后事的时候相比,事情少了,想的东西却更多了,难过的感觉有增无减。可依恋也好,悲伤也罢,它终究会减少,如同逝者在尘世间的痕迹。就像“精气化为云”的望夫云故事,希望故人变成一朵触手可及的云,依然在苍洱之间。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