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理的老鼠不太好讲

楼主:下关风子 时间:2020-02-16 19:39:38 点击:212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搜肠刮肚找不到好料。很多老房子上有瓦猫,难道是吓唬老鼠的?巍山五印乡有一个鼠街村,名字跟赶集日子有关。 马耳山在洱源牛街一线长着一种洱源鼠尾,是高原上独特的一种草…….



  

  洱源鼠尾


  想了好多天,似乎只有下关的一块石头有点趣味。从黑龙桥朝将军洞走,半路会经过一座不知道什么时候坏掉,只剩下约两米高石脚的房子。可能是一把大火的缘故,有些石头居然是咖啡色乃至偏黑色。如果不仔细看,就会漏掉正中间的一块石头,上面有奇怪的形状。当地人把这块石头叫松鼠尾巴,说这里原来是一座庙,享受香火的神对前来偷油吃的松鼠非常生气,招来一道雷。松鼠反应快,只有尾巴被击中,侥幸躲过一劫,整个庙却烧了个精光,只剩下一堆石头。松鼠的尾巴,被永远留在石头上。路过的人都要摸一摸松鼠尾巴,据说能带来好运气——死里逃生吗?还不如平平安安的吧。


  

  



  上面是松鼠,不是老鼠,只能算沾边,倒是剑川的民间故事里有老鼠的一席之地,可惜多数是一笔带过的“配角”。2008年看了剑川阿鹏(姜续昌)在央视青歌赛上演唱的《老鼠提亲》,是印象最深的老鼠故事。一把三弦,一个人同时演绎老鼠向乌鸦提亲的场面:老鼠从白天说到太阳落山,虽然老鼠洞里大米多,但乌鸦却嫌弃老鼠单眼皮、没有本事、没有翅膀。失望之余,老鼠大怒,唱到:“明年我本事大得多,讨只喜鹊做老婆”。歌曲非常有趣,词曲作者分别是蒋明初和万里,不知道最早是不是剑川的曲子、剑川的故事。



  



  点击观看《老鼠提亲》演出视频
  https://v.youku.com/v_show/id_XMjQ2NDExMjQ=.html

  曾经在剑川做官的弥渡人师范写了45万字的《滇系》,他的儿子师道南却不到30岁就死于鼠疫,当时是1800年——早在1792年起,大理鹤庆、宾川等地就有鼠疫肆虐。师道南在云南的名气远远不如他父亲,可他描写鼠疫的《死鼠行》却闻名全国乃至全世界。


  东死鼠,西死鼠,人见死鼠如见虎!



  鼠死不几日,人死如拆堵。



  昼死人,莫问数,日色惨淡愁云护。



  三人行未十步多,忽死两人横截路。



  夜死人,不敢哭,疫鬼吐气灯摇绿。



  须臾风起灯忽无,人鬼尸棺暗同屋。



  乌啼不断、犬泣时闻,人含鬼色,鬼夺人神。



  白日逢人都是鬼,黄昏遇鬼反疑人!



  人死满地人烟倒,人骨渐被风吹老。



  田禾无人收,官租向谁讨?



  我欲骑天龙,上天府,呼天公,



  乞天母,洒天浆,散天乳,酥透九原千丈土。



  地下人人都活归,黄泉化作回春雨!”



  这首诗是人类历史上第一次描述死鼠与鼠疫发病关系的诗歌,在文学上、医学上都有重要价值 。夺去师道南生命的这次鼠疫被称为清末云南鼠疫,以此为起点,一直延续很多年(最长的认为一直到1959年),被称为“世界第三次鼠疫大流行“,先后涉及中国、印度、埃及、南非、英国、澳大利亚、苏联、秘鲁、巴西、古巴等众多国家。这次鼠疫把云南人口从660万减少到298万,在全球一共带走2000多万人的性命。2020年新冠肺炎肆虐,大理和云南虽然情况不算严重,但想起历史上的片段仍然心惊肉跳。面对传染病,以及可能带病的老鼠,千万不能掉以轻心。



  


  除了防病治病,老鼠也给出其它启示。部分白族地区流传的故事认为,老鼠帮人从天上偷来了谷种,现在老鼠喜欢吃粮食是对当年功劳的补偿。玉溪元江白族思考猫为什么捉老鼠的原因时指出,猫受到上天指派抓了99只老鼠,却被鼠王几通马屁吹捧后找不到北,没有完成100只的捕鼠任务。为此,上天就让猫一直负责抓老鼠,并给出故事的“中心思想“:“贪图享受会把事业葬送,恶意的吹捧比砒霜还毒!”怒江兰坪金顶一带的白族讲,很早的时候猫和老鼠是一对好朋友。勤劳的猫不嫌弃好吃懒做的老鼠,两个一起住,猫还处处照顾老鼠。可狼来了的时候,老鼠却“卖猫求生“,害得猫差点被吃掉。从此以后,猫才见着就要老鼠的命。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6张 | 添加到话题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