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理最“神”的高考生

楼主:下关风子 时间:2020-07-07 21:53:49 点击:60 回复:1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每年高考,总会想起大理最“神”的高考生杨士云。



  在大理说一个人很“神”,时而褒义时而贬义,夸奖的时候可理解为才能出众但是行为出乎意料的成功。如果将明朝人杨士云参加云贵地区的“乡试”作为当时的高考,第一名“解元”对标现在高考“状元”的话,他将考中状元视为探囊取物、将人人渴望的状元拱手相让的往事就像苍山十八溪一样的清流,渐渐成为“高山流水”那样的名曲奏响在苍洱大地,余味悠长。







  1498年的一天,21岁的杨士云在大理喜洲坡头村尾十字路口碰到22岁的师兄杨宗尧。杨士云笑着对师兄说:老师说我们两个人都是状元之才,但状元每次只有一个,这次师兄先当状元,4年后我参加下次考试再当状元。



  师兄很谦虚地说,万一考不上状元我岂不是浪费了师弟的一番美意?!杨士云不管那么多,真的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丝云彩就回家了。



  那一年,师兄杨宗尧果真当了云贵的状元。4年以后,卷土重来的杨士云还真的高中解元!了不得的是,两人后来都考上了进士,这在状元为0(不含经济特科状元袁嘉谷)、进士数量低于东南地区一个县的云南,是一件大书特书、鹤立鸡群的故事。喜洲人们很高兴,在杨士云和杨宗尧谦让“解元”头衔的十字路口修了一座“让解桥”桥纪念这件事。







  论气势,往事有点“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的意境。两人“胸藏万汇凭吞吐,笔有千钧任歙张”,属于年轻人的才气比苍山还高,属于弄潮儿的傲气比洱海还要深。据说云贵乡试的录取比例是百分之三,解元概率是两千分之一,这等自信让“文献名邦”大理看了乐不可支。



  谈为人,前半生读书并为官的杨士云既知道解元的分量,也清楚再等4年煎熬。如同一声转瞬即逝的“江湖再见”,就把沉甸甸的云贵状元身份“拱手相让”,多数人羡慕这份潇洒却学不到那份淡定与从容。



  这种自信与淡然也自此成形,成为杨士云一生的注脚。比如,再来看看“让解元”之后的故事,杨宗尧可能心里压力大,最后考中进士的时间比杨士云晚很多,而且也不像后者进入翰林院庶吉士的行列。古往今来,杨士云这般拿得起放得下的人,“后来居上”的例子不胜枚举。



  也是因为这种性子,杨士云在父母亡故之后就不再做京官,地方上的职位也一概回绝。他最喜欢的事是在不足四平方米的“七尺书楼”中读书,累了就种兰赏兰。他在喜洲大界巷的故居保留至今,一盆虎头兰竟然延续了五百多年“香火”存活至今——现在可以在大理古城文化馆里看到这盆兰花。



  七尺书楼七尺书楼



  在家久了,他会外出散心。不太愿意找达官贵人,喜欢去普通人家里吃包谷饭就螺蛳海菜汤,还把饭菜叫做夹金铰银饭、龙须虎眼汤。常年读书的他身体也不赖,常常钻到山中找兰花。有时跑到清碧溪,有时跑到现在都少人踏足的花甸坝,他写的《苍洱图说》是为数不多记录花甸坝的古书。



  他的著作很多,曾经编成文集,可惜毁于近代,这种遗憾如同虎头兰花盆上有一句诗:



  “楼前遗植一丛兰,



  年年开向雪中看。



  只今更是风霜冽,



  曾否经冬复耐寒?”





  杨士云遗留下来的五百多岁的虎头兰杨士云遗留下来的五百多岁的虎头兰




  但喜洲人没有忘记他,现在的喜洲还翻修了“题名坊”“让解桥”,都和他息息相关。很长一段时间,喜洲都立着一座“弘山先生故里”的牌坊(杨士云别号“弘山”)。最高的评价在他死后,当地人说:



  ​

  苍山苍苍



  洱水泱泱



  先生之风



  山高水长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付仕伟1985 时间:2020-07-10 23:24:10
  大理人杰地灵,云南最美水乡珠江源水乡也将会是好地方!

相关推荐

换一换

      本版热帖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