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理新移民——转自金碧坊论坛(转载)

楼主:漫步Or 时间:2014-05-30 12:58:01 点击:7996 回复:16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一样是“逃离北上广”,他们没有移民海外,也没有到二三线城市去,而是选择来到一个中国村庄,过着半隐居且自己真正能够“主宰”的生活,只为精神上更富足或与孩子相处时间更多。
  ——南方周末记者 陈新焱发自云南大理
  一年前,当看到阳光穿透云层,如同聚光灯一般打在海面上时,丁磊的内心掀起从未有过的波澜:就是这里了。
  找地、签合同,一个星期内,丁磊完成了36年人生中最富戏剧性的一个角色转换:从上海的一位高级白领变身为洱海边的一位新居民。
  吸引丁磊的,是大理洱海边一个名叫双廊的村子。就在丁磊决定迁到此地前,这个面积不到8平方公里的小村庄,靠海的闲置土地几乎被“瓜分一空”。而租下这些土地的,无一例外都是像丁磊一样的外地人。
  他们有的在此建客栈,有的在这里做一些小生意。就在中国精英们纷纷移民海外时,他们却选择了一种另类的方式:“归隐”山水间。
  离开大都市
  再次返回上海的丁磊开始前所未有地轻松:离婚,辞职,卖房,“就像一件理所当然之事”。
  在过去的十年间,丁磊顺风顺水,房地产做了八年,位至高管之列;后转做金融,公司正筹备上市。他的妻子是上海某知名房地产公司的副总。在外人眼中,他们是不折不扣的“成功人士”:有房有车,有事业有圈子。
  然而,光鲜外表下,痛苦只有自己知道。丁磊和妻子每天睡觉不到6个小时,手机不敢关,应酬不能拒。两人忙到连交流的时间都没有。由于是同行,生活和工作经常绞在一起。裂痕终于在2009年出现,两人闹到不可开交。
  “生活中出现了反推力,要么反抗,要么妥协。”在过去的日子,丁磊通常采取的是妥协,因为这样“省时间”,但这一次,他突然发现,眼前的一切,都不是他想要的生活,为什么要继续妥协?
  人生遭遇黑暗,却找不到出口。丁磊的姐姐建议他去大理看看。就在几个月前,她刚到大理看望两位朋友——由上海迁居双廊的自由艺术家沈见华夫妇。
  在上海时,沈的妻子秋秋在一家外企工作,压力巨大,身体一直处于亚健康状态。辗转多家医院,却找不到病症。有一次,秋秋从一本杂志上看到,一对台湾夫妇,因为孩子常年生病,四处求医,但始终不见好转,夫妻俩最后选择了放弃台北的生活,到乡村住了下来,一段时间后,孩子的病奇迹般好了。秋秋决定效仿。考察过几个地方后,他们最后选择了大理双廊,租了一处面朝洱海的院子,取名“白居”。
  生活由此发生180度转弯,他们不必穿着考究的服饰去上班,更不用在拥挤的地铁里用尽全力争取一个可以容纳双脚的位置。这里有的是阳光、海水,秋秋的身体渐有好转,而他们的女儿莺莺,也比任何时候都快乐。
  丁磊的姐姐看到这一切后,回去如同“中毒”一般,不停地和丁磊念叨。
  一个月后,丁磊也踏上了去大理的路。一住半个多月,每天四处走走,远眺对面的大理古城,他对比上海和双廊完全不同的生活,明白姐姐为何“中毒”。终于,对田园自由生活的向往战胜了一切,来不及返回上海处理“后事”,他就先在洱海边租了一个院子。
  再次返回上海的丁磊开始前所未有地轻松:离婚,辞职,卖房,“一切都好像理所当然”。
  “抢占”渔村
  其中有一个家庭,人都没来过大理,家当就直接打包过来了。快递公司电话问:东西到了放哪?
  答:先放你们仓库,等我来后找定住处了再来取。
  最近几年来,丁磊的故事在双廊、丽江、香格里拉等任何一个宜居之地,俯拾皆是。故事各有不同,但情节却很相似:在大城市,他们大多拥有一份不错的工作和收入,过得颇为体面,可以被称为“高级白领”或“金领”;但糟糕的交通、拥挤的住房、污浊的空气、不安全的食物、复杂的人际关系让他们充满厌倦。之后,他们或是旅游,或看望朋友过程中意外地发现了一处景色怡人之地,便留下不走了。
  他们中的有些人,迁居的想法由来已久。来自北京的陈阵即是其一。早在几年前,他就厌倦了北京的生活,一直在寻找一个新的栖息地。
  还有一些人,则完全为了孩子而“移民”。来自上海的尹铁宏有一个6岁的儿子,从小在家学习,随着儿子一天天长大,小区里的议论也越来越多,“为啥不让孩子去学校呢?”“这样会不会耽误孩子的前途啊?”当小区里其他小孩都去上学后,儿子也愈发孤单。无奈中,尹铁宏在网上诉说自己的苦恼,没想到响应者众。他建了一个“在家上学”QQ群,短短三个月,群里就聚了五百多个家长。
  深入讨论之后,大家提出,可以换个城市生活,让这些在家上学的孩子们都聚到一起,这样就不用担心孩子没有集体生活。半个月前,以尹为首的十多个家庭全部迁到了大理,而更多的家长,正在过来的路上。
  其中有一个家庭,人都没来过大理,家当就直接打包过来了。快递公司电话问:东西到了放哪?答:先放你们仓库,等我来后找定住处了再来取。
  丁磊和陈阵移居的双廊,最早不过是一个封闭的渔村。2000年左右,著名舞蹈艺术家杨丽萍在小岛的尽头,建了一栋房子。随后,画家赵青、《落叶归根》导演张扬等纷纷落户,从2009年开始,岛上开始热闹起来。
  最早在双廊建客栈的是来自广州的建筑设计师林灿,这同样源于一次旅游的际遇。据双廊村村委会主任赵八旬介绍,短短的三年时间,双廊的客栈,已经建好和正在建的,超过了八十多家,而这些客栈店老板中,除了他自己,没有一个是本地人。
  眼下,双廊就如同一个大工地,随处可见拔地而起的水泥立柱和铺路的小卡车。林灿刚进来时,一个院子的租金不过8000元/年,而今翻了十多倍,涨到了八九万。
  新来者依然络绎不绝,他们的脚步,开始往周边的挖色、青山村扩展。在其中的一个村子,一位广东老板一口气拿下了七个望海的院子,而后,经不住朋友的“央求”,又将这些院子“分”了出去。
  “是我们舍弃了北上广”
  开的虽是咖啡馆,上的却是行政班:上午9点开门,下午5点就打烊,周日还休息。CICI说,这么早关门,是因为要回家给老公和孩子做饭,“最好的时光要留给家人”。
  有人将这些“新移民”归为“逃离北上广”一族。“这么说也没错。”一年之后,在洱海边的客栈里,丁磊呷了一口普洱茶,慢悠悠地说,“不过,是我们舍弃了北上广,而不是北上广舍弃了我们。”
  当然,相比到二三线城市安家的一群人,这些人大多事业有成,无论是资金还是人脉,都要更强大一些。
  丁磊在决定移民时,就开始重新谋划自己的未来。他的第一兴趣仍然是做酒店,他给客栈取名“七间房”,即总共7间房,自己和家人住两间,剩下的对外营业。
  从租地到建房,丁磊投入近300万,在他的构想中,以后要将之做成一个连锁品牌,专在类似于双廊这样的地方开店,为此他们还专门成立了一个酒店管理公司。
  像丁磊一样,以客栈为家,同时也以客栈养家者不在少数。而要在这样的地方建一个客栈,少说也要一二百万,城市里的普通工薪阶层显然难以承受。
  不过,对自由生活的向往,并不因经济条件的好坏而有什么不同。新移民们也各有各的活法。
  一对“80后”的恋人——阿成和巴团在双廊开了间甜品店,阿成曾是银行项目经理,巴团曾是中学教师。2011年7月他们双双辞职来了双廊。他们的甜品店更像是一门业余生意。顾客少的时候,两人就划着房东的船,在洱海上晒太阳。
  来自广东的宋夏艳则在大理古城开了家蔬菜馆,专做素菜。三十多岁的宋毕业于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和尹铁宏一样,为了教在家上学的女儿,一年前移居大理。现在,她的艺名——“蔬菜妈妈”比真名要知名得多。
  同声传译高手CICI在大理洋人街上开了一家名为墨龙的咖啡馆,一次最多只能够装12个人——她开的虽是咖啡馆,但上的却是行政班:上午9点开门,下午5点就打烊,周日还休息。CICI说,这么早关门,是因为要回家给老公和孩子做饭,“最好的时光要留给家人”。
  相比大中城市,大理的生活成本要低很多。沈见华曾算过一笔账,在上海,他们一家三口,一个月的开支在12000元,而到了大理,直接去掉了一个零。陈阵刚到双廊时,一天的生活费更是不超过25元。
  “在大城市,我们是生存,到这里,是生活。”陈阵说,既然能够选择这样的生活方式,赚钱就不再是目的。正因为如此,对这些外来户而言,租房还是买房,似乎已经不再是一件那么紧迫的事。几个月前,刚刚卖掉上海房子搬来大理的作家许崧,现在的选择就是租房。
  还有一些人,则干脆将大城市中的住房出租,再在大理租了个新房,仅差价就够自己生活。
  参观并融入别人的生活
  新的平衡正在建立,而生活,也似乎在这里回到最本质之处。
  与“逃离北上广”话题相对应,坊间也曾有过关于“逃回北上广”的讨论。事实上对于大理和双廊村里的“新移民”而言,这一现象同样存在。对突然慢下来的生活,也有人在尝鲜之后开始不适应,转而又返回大城市的。
  那些留下来的人对此见怪不怪,当地流行着一句话:这里不能选择什么人来,但能选择什么人留下来。“在城市里,别人的喜怒哀乐酸甜苦辣咸和我全无关系,即使是好奇,出于礼貌和心防,也只可远远观望,”丁磊说,“但到了这里之后,我可以参观别人的生活,有着相似心路历程的移民们也很容易就成了朋友。”
  现在的丁磊也和双廊村民一样,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没事的时候,就在二楼平台上看云,看山,看洱海。他笑言,前三十年缺的觉,现在开始慢慢往回补。
  事实上,因为有网络,丁磊并非与世隔绝,相反,他还是微博上的活跃分子。那些选择入住其客栈的客人,大多是在微博上同气相投的,连订房也可以在微博上私信完成。
  陈阵则用自己独特的方式办起教育来。他的妻子最初答应和他一起离开北京,有一个条件,就是要他解决儿子的上学问题。他们在北京住的是国际公寓,小区内都是外国小孩,放学之后的主要任务就是玩,而他的儿子上的是北京最好的小学之一,每天回家,却有做不完的作业。8岁时,儿子说,真想从窗户跳下去,夫妻俩吓了一大跳。自此之后,陈阵决定与传统教育决裂,让儿子在家上学。
  到了大理,陈阵打算复制美国夏山学校的模式——孩子想学就学,想玩就玩,因材施教——创办一个私塾,一方面解决自己孩子的教育问题,另一方面,也帮助那些移民家庭解决教育问题。陈阵将学堂选址在苍山半腰,面朝洱海,背靠树林,取名“苍山学堂”。现在,学堂已经有5名学生,4个老师。他计划再招收6名10岁以上的学生,从明年开始,环球游学。
  最近,双廊的客栈老板们正准备联合起来,搞一个自导自演的话剧社,“都三四十岁的人了,很难想象吧?”巴图说,以前在学校怕丢人,在社会也怕丢人,到了这里,怕什么?“丢人也没人认识。”
  “蔬菜妈妈”则正准备组织一个“共生社区”——将那些专门为孩子教育而移居大理的家庭联合起来,相互扶持,共同教育孩子等。
  而与本地人之间,新移民们相处得也颇为融洽。沈见华不但收了老邻居的儿子做学生,而且正在做一个农民画社,将当地50-70多岁的老奶奶们组织到一起画画。同时正在和村里合办一份完全公益的乡村画报,记录双廊的生活。
  新移民的到来,也在某种程度上改善着当地人的生活。一些渔民开始上岸,开饭馆、跑出租车,或者直接在客栈打工,收入来源比以前多了许多。
  新的平衡正在建立,而生活,也似乎在这里回到最本质之处。沧海一粟的店主林灿在广州时,整天忙于工地和图纸之间,虽然每天都可以看到女儿,却总是心不在焉。他忘了孩子是什么时候学会叫爸爸,什么时候长出第一颗牙。搬到大理之后,他有了更多的时间和女儿相处,有一天早上醒来,女儿问他:“洱海的水是从哪里来的?没有水之前是否可以在上面走路?第一条鱼又是怎么来的?”
  “这真是我最惬意最幸福的时刻。”他在博客中写道。

  附:
  大理将成下一个香格里拉
  20年来,中国西南部云南省的大理老城一直是希望逃离该国单调枯燥的工业化氛围的城市居民和西方旅行者的目的地。这座如诗如画的小城气候温和,风水极佳。自20世纪90年代10多名知名的中国画家在此设立画室以来,很多文化精英来到大理,希望这是下一个香格里拉——詹姆斯·希尔顿1933年的小说《消失的地平线》中那个隐藏在喜马拉雅山脉中的乌托邦式村庄。
  画家韩湘宁说:“大理不是你们那些普普通通的小城。”在旅居纽约40年后,韩湘宁最终在大理安了家。他的住所是一座白色的极简抽象派院落,像画廊般陈列着安迪·沃霍尔、罗伊·利希滕斯坦、张晓刚和方力钧等名家的画作。因为大理非常欢迎外来者,而且因为它有点像一个民族熔炉,韩湘宁将其比作“小型纽约”。不过这个“纽约”坐落在风景如画的洱海岸边,还能遥望山顶积雪的苍山。
  美国作家丹·里德在此租下一所房子的最大理由是,大理具有古老中国的气息。精通中文、有着多本专著的里德说:“走遍中国各地,我只有在这里才能感受到传统中国文明那缓慢、深沉而丰富的脉动。”里德还声称,他发现,这里出产全亚洲最好的农产品,因为这里“没有像中国其它地区那样受到工业的致命毒害”。
  显然,其他西方旅行者也为大理的魅力所吸引:对外国背包客来说,这座小城就像一块磁石,以致一条原名护国路的街道如今被称为“洋人街”。在这里,你可以品尝卡布奇诺咖啡和众多当地美味。但是,大理越来越受欢迎也导致了一个两难困境,这个现代的香格里拉能在多长时间内保持这种远离世俗尘嚣的状态?
  游客涌入也许很快就会使政府和房地产开发商更加关注大理,从而破坏大理的陈年古味。在数个希望靠香格里拉的魅力挣钱的云南城市身上,已经发生了这种情况。
  与之相反,大理从未公开声称自己是香格里拉式的乌托邦——但是,正是这种不做自我宣传的低调态度让很多人觉得这是一个天堂。如今的问题是,这个悠闲自得的地方是否会成为自身成功的受害者。
  (美国《新闻周刊》记者达尼埃莱·马蒂奥利 摘编自7月19日《参考消息》)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3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下关风子 时间:2014-05-30 14:23:00
  老铁,过于美化
作者:手熟又熟 时间:2014-05-30 15:04:00
  没那么好。过于美化是误导。大理休假住住还可以,久了就不习惯了
作者:mimisusu2014 时间:2014-06-02 08:34:00
  以前没看这篇文章,就决定来大理了,我觉得在本地人眼中可能大理不那么美,但在外来人眼中肯定无法拒绝大理的蓝天白云,水清风朗,居住了三个月,我觉得很适应,也很喜欢。
  
作者:非拉措 时间:2014-06-06 09:34:00
  投资开发房地产?置业?
作者:枫之夜舞 时间:2014-06-07 13:05:00
  希望涯友们以后发图的时候,还是多一些原始的自然吧,过多的美化,反而让大理失去了那份自己的样子
作者:枫之夜舞 时间:2014-06-07 13:08:00
  丁磊的遭遇,其实也是很多都市白领们的遭遇,事业,感情、生活,一切的一切都交接在一起,谈判的时候,突然发现,对手是自己的好友,爱人,亲人,这一刻,有的不是影视剧里的那份怡然,有的,只是无奈和压力。离开都市,很多人都想过,但却又有几个人能真正做到放弃名与利,放弃都市的风管无限和生活来归隐呢,至少,我不敢,也不能
作者:非拉措 时间:2014-06-22 14:11:00
  @枫之夜舞 6楼 2014-06-07 13:08:00
  丁磊的遭遇,其实也是很多都市白领们的遭遇,事业,感情、生活,一切的一切都交接在一起,谈判的时候,突然发现,对手是自己的好友,爱人,亲人,这一刻,有的不是影视剧里的那份怡然,有的,只是无奈和压力。离开都市,很多人都想过,但却又有几个人能真正做到放弃名与利,放弃都市的风管无限和生活来归隐呢,至少,我不敢,也不能
  -----------------------------
  赞一个!在这唯利、唯权势图的社会背景下,独具慧眼。
作者:枫之夜舞 时间:2014-06-24 17:08:00
  @枫之夜舞 6楼 2014-06-07 13:08:00
  丁磊的遭遇,其实也是很多都市白领们的遭遇,事业,感情、生活,一切的一切都交接在一起,谈判的时候,突然发现,对手是自己的好友,爱人,亲人,这一刻,有的不是影视剧里的那份怡然,有的,只是无奈和压力。离开都市,很多人都想过,但却又有几个人能真正做到放弃名与利,放弃都市的风管无限和生活来归隐呢,至少,我不敢,也不能
  -----------------------------
  @非拉措 7楼 2014-06-22 14:11:00
  赞一个!在这唯利、唯权势图的社会背景下,独具慧眼。
  -----------------------------
  谢谢
作者:追逐云朵田园间 时间:2016-11-19 18:22:00
  收藏了
作者:追逐云朵田园间 时间:2016-11-19 18:22:00
  收藏了
作者:箫新 时间:2016-12-04 19:37:00
  丁磊开始前所未有地轻松:离婚,辞职,卖房,“一切都好像理所当然”。

  这样的决策真够决绝的,
  不知丁磊现在还在大理吗?
作者:松登诺布 时间:2017-02-03 22:58:00
  游客涌入很快就会使政府和房地产开发商更加关注大理,从而破坏大理已经发生了这种情况。
作者:洲成我的老公扇 时间:2017-02-09 17:43:00
  大家可以先在网上了解云南情况,最后是要亲自去考察。有的朋友为了移居,跑了几次云南。
  简单点说:
  从2016年下半年开始,云南,尤其是大理被炒火了,房价也是蹭蹭往上涨。
  目前来说,个人感觉有些虚高了,但天朝的房价只涨不跌啊。
  很多是带孩子移居的,大理这边很多这样的群体,还有很多是自己带孩子,上非体制学校的。教育的问题,建议看中学校后,直接咨询。
  大理楼盘很多:海东(现在主要发展)和海西(目前限制开发),房子很多,但是适合的需要慢慢找,有的只想住海西,有的觉得海东好,还是要自己亲自去看。另外还有普洱、临沧、版纳、瑞丽、玉溪、昆明其实也可以考虑的。


  建了个公众号,里面有个微信群,大部分是想移居的朋友,主要是信息共享和交流,有兴趣的可以先添加我微信:fm5995

  群是移居云南、大理交流群。移居大家都是外来人,希望大家能共享移居有用信息,同时也可以在移居后有生活互助的圈子。群内大家尽量避免商业推广和宣传。
作者:和的有人二三扯 时间:2017-02-17 16:06:00
  @洲成我的老公扇 2017-02-09 17:43:00
  大家可以先在网上了解云南情况,最后是要亲自去考察。有的朋友为了移居,跑了几次云南。
  简单点说:
  从2016年下半年开始,云南,尤其是大理被炒火了,房价也是蹭蹭往上涨。
  目前来说,个人感觉有些虚高了,但天朝的房价只涨不跌啊。
  很多是带孩子移居的,大理这边很多这样的群体,还有很多是自己带孩子,上非体制学校的。教育的问题,建议看中学校后,直接咨询。
  大理楼盘很多:海东(现在主要发展)和海西(目前限制开发),房子很多,但是适合的需要慢慢找,有的只想住海西,有的觉得海东好,还是要自己亲自去看。


  建了个公众号,里面有个微信群,大部分是想移居的朋友,主要是信息共享和交流,有兴趣的可以先添加我微信:fm5995

  群是移居云南、大理交流群。移居大家都是外来人,希望大家能共享移居有用信息,同时也可以在移居后有生活互助的圈子。群内大家尽量避免商业推广和宣传。
  -----------------------------
  群主看到我了吗?我要进群,向大家学习,快点哦!

相关推荐

换一换

      本版热帖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