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哉,张家界

楼主:江曦2019 时间:2019-05-22 21:44:03 点击:269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美哉,张家界
  江曦2019.5.1
  2019年4月16日清早,张家界携程旅行社的熊导游就打电话给我,到火车站旁集合。我们散户组团共有10人,一个我,一个军人(穿便装,河南人),四个黑龙江人(2对夫妻,一对住黑河,一对住哈尔滨),四个四川人(2对夫妻,亲戚)。行李交由他托运(到达地:景区内晚上住宿的旅馆)。一行10人上小面包车,半小时许到达张家界国家森林公园。熊导收了他们9人的身份证去买票(全票245元,军人和65岁以上优惠票160元,4对夫妻有一对是60以上,其余皆65岁以上),我凭身份证直接从边门进去(70岁以上不用买票)。
  张家界的风景我早就耳闻。我是1970年进黔,1971年国家铁路建设湘黔线(株州-贵定)、枝柳线(枝江-柳州)同时上马,汲取成昆线(成都-昆明)建设的经验教训,搞大兵团作战。黔东南州、湘西州、黔阳专区每县出一个民兵团,配合铁二局、铁四局施工。为加强运输,中央派来了北京车队,清一色是刚进口的ISUZU日本五十铃大卡,好漂亮的新车。我出差,常搭乘他们的便车,北京司机很会侃,总向我夸赞大庸的好景致,说,从来没见过这么好的山景,到了大庸,这辈子也值了。他们说,进山要多准备点干粮和水,爬山可不是闹着玩的,一座山,往往要爬上半天。在里面玩一星期,都还没玩完。他们工休假积攒下来,不回北京,都是去玩大庸。说得我好神往,但我出差到湘西,只在会同、新晃、黔阳(安江)、洪江、溆浦、芷江、靖县、怀化一带打转转,不能脱出范围,擅自跑到大庸去。随着湘黔、枝柳二线交汇,怀化的地位日益重要,专区所在地由黔阳搬到了怀化,发展成了地级市;而黔阳因为不在铁道线上,现在只仅缩成洪江市下属的一个镇:“安江”。可那儿出了一个如雷贯耳的名人:当年安江农校的袁隆平! 随着枝柳线设站大庸,这个偏僻的湘西土家族小县渐为人识,真是 “酒香不怕巷子深”,奇幻的风景、雄浑的山川不胫而走,口碑相传,旅游业发展迅猛,改成了目今的名字:张家界。其实我说,“大庸”这名字多好,好有书卷气,古色古香,绵远流长。大者庸也,大智若愚,不取中庸之道,胜一筹而取大庸。“张家界”,太新潮,也太土不拉叽了,徒让人感觉,这儿的人急功近利,少一点文化范儿历史底蕴。如果真要改,最好的名字是:“武陵”。大气磅礴,威震山川。
  熊导带我们进景区,一段路后便是一块竖立的石碑,有书法家写的“张家界国家森林公园”大字,熊导说,这儿是原先的大门。再前行不远,到了一块大平地,花团锦簇,绿草如茵,周围群山环伺,空气异常清新,称为“大氧吧”。亭台楼阁,小桥流水,花团锦簇,春草如茵。熊导给我们介绍山中珍木:杜鹃树,紫荆花,杜仲树,紫玉兰,倥桐树(鸽子花树),我都认得,咱在黔东南也有11年功夫呢,毕竟没有白活。前面是一条数米宽的沿溪流蜿蜒曲折的小径,熊导说,就沿着小径向前走,我们先玩“金鞭溪”。沿着小径一路北进,二旁是矗立的峰岩,溪流淙淙,绿树成荫,不时跳出几只猴子,眼睛转着瞪着,等着我们施舍。熊导早就关照过,不要招惹它们,否则它会来抢东西,如果被抢了手机,你怎么也追不上。一旦被猴子抓伤,还必须立即通知景区保安,打破伤风针,化了钱不说,还自找麻烦。一路走,一路有景点介绍的石刻,“母子情深”、“醉罗汉”、“神鹰护鞭”、“劈山救母”等等。再向前,是“西游记.三打白骨精外景地”。再前行,是“万笋争春”、“蜡烛峰”。这条路基本是在平地,小溪很浅,潺潺流淌。小路铺着石条石板,稍有石级上下坡,即使如此,我们也走了3公里了,对这群60以上的老年人来说,有点累。熊导说,大家再辛苦点,到前面“长寿泉”喝点长寿水,祝大家健康长寿,长命百岁,我们就走回头路了。走到长寿泉,大家累得都坐下了。熊导说,这水是天然矿泉水,没细菌,只管喝。我喝一口,真是清澄甘洌,凉森森的,连忙倒掉瓶装水,灌满泉水。大家拖着脚步,走回到“大氧吧”,向西走了一段路,是餐厅。餐厅处是一个很吉庆的景点:“夫妻岩”。30元一客自助餐(熊导买单,包含在费用中的),吃完,我们坐着休息,熊导要了我们身份证去买索道票(单程65元、双程118元,军人、学生和60岁以上优惠价单程40元、双程70元,我们全都符合优惠条件,索道票不在团费中,另外付钱)。
  “金鞭溪”是平地上看山景,溪二边都是数百米高的山峰,不会欣赏的是几块大石头,会欣赏的是象什么是什么。这儿的山景和雁荡山差不多,都是挺拔高峭,林木森森;不同的是,“金鞭溪”更显逼仄狭窄,因而更显幽谷之清冷神秘。在这里穿行,仿佛时光已经停滞凝聚,心底有一种超尘脱俗的宁静。似乎能消却一切生活中的烦恼,让人顿悟人生的美好。山体都是沉积岩,呈黄色片状层迭,稍有凹陷处,便顽强地长着小树,努力汲取阳光雨露。也许,它们已经生长了数百年了吧,真让人感叹生命的坚恒。“金鞭溪”因金鞭岩而得名,起点是“大氧吧”,终点是“水绕四门”,共长5700米。十里溪水,蜿转曲折,随山而移,迂曲穿行在峰峦幽谷之间,迤逦延伸于鸟语花香之中。堪称是一幅绚烂的山水画,一首婉约的抒情诗。一曲优美的旋律,一个古老的故事。其四时皆美的风景,令人流连忘返,是世界上最美的峡谷。溪谷中的空气负氧离子特高,真是特别新鲜,令人有心旷神怡的感觉。后来我查地图,我们走到“长寿泉”,只是整条溪的一小段而已,再前行,一条路可走到“袁家界”山脚,爬数千级台阶(年轻人需2小时多)可到山顶景区。或者到将军山坐电梯上行,再坐百丈天梯向上,到袁家界峰顶平台。另一条向东的路,可直到景区东门武陵源大门。而从“大氧吧”向北,还有一条小路,过“杉林幽径”、“罗汉迎宾”、“大岩屋”、“海外来客”、“老鹰喂子”,一路石级爬坡可到“黄石寨”的“情侣峰”。再在峰顶浏览“黄石寨”景区各景点风光。4年前,景区还没安装索道,这应该是上峰顶的旅游主道。只是对老年人来说,只能叹息一声“妈呀,走不动!”
  张家界核心景区的地势,东北向是袁家界、西南向是黄石寨、西北向是杨家界,都是连绵的群峰,但袁家界和黄石寨向着中间景区的一面,象是各劈了一半,形成近千米高的直壁悬崖。而在这界、寨之间,是一个数百米宽的狭谷,狭谷中矗立着近千米高的数百孤立柱峰。所以,从黄石寨东看,和从袁家界西看,看到的石峰是同一的,只不过是从不同的角度,有着不同的景致。因为索道的缘故,游客几乎都在峰顶欣赏景致,很少有人沿金鞭溪深入景区中心,从地面仰首观察欣赏这大自然之鬼斧神工。毕竟这样走太累了。我在想,如果我还年轻,还有大段时间,我倒很想试试,深入景区腹地,沉缅其中,一饱眼福。不过,如果没有导游,很可能会迷路。路太难,山太大了。
  是1974年枝柳线的开通,让大庸的美丽山景渐为传播。当年北京司机的进山小道,应该就是熊导带我们玩的“金鞭溪”,因为这是进入当年大庸县辖的“黄石寨”、“袁家界”、“杨家界”深山峡谷的唯一通道。我猜,景区大门处,原来的地名应是“张家界”,正因此,这一片景区才会命名为“张家界国家森林公园”。翻开张家界的建市史,那真是一部啼笑皆非的狗血剧。湘西北谷险山高,缺乏可耕地,历来都是贫穷落后、土匪横行之地。改革开放以后,大庸乃及湘西,依托自身的自然资源优势,大力发展旅游业,这是改变贫穷面貌的唯一捷径。大庸得天独厚,先建成了“张家界国家森林公园”和“天门山”景区;桑植县利用下辖的“天子山”地理条件,推出“天子山”景区;慈利县利用“金鞭溪”下游的一段,推出“索布谷”景区,包含了现今的“十里长廊”、“宝峰湖”。还宣称,从“金鞭溪”下游,进入主景区山谷,乃是《桃花源记》中现实的再版,并把原来溪边的小山村“军地坪”改为“武陵源”。沿金鞭溪,大庸和慈利接壤的地点,就是“水绕四门”。原来的地名叫“止马塌”,大庸县在此建有“龙尾巴村”,意即金鞭溪龙尾巴也。村的周围,有四个峡谷,就象是四扇永不关闭的大门,而马匹到此必然止步,故名“止马塌”。大庸和慈利对止马塌有土地归属纠纷,军地坪村民不忿于龙尾巴村民在此设关收钱,建屋招揽游客,凭什么我们的地盘你们发财?于是,1987年3月17日晨6点,月黑风高,夜深人静的时候,军地坪村民涌入止马塌,几十把火把一起点燃,上百名村民一起大吼,只见满峪通亮,吼声如雷。止马塌的龙尾巴村民吓得屁滚尿流夺门而逃,好在除了通向“索溪峪”一个门外,还有三个门,方便逃跑。村民跑完后,军地坪村民把住宿的游客接出,开始用汽油点火烧屋。6点20分,止马塌旅游接待设施基本烧毁。几千平方米,接待游客的木质青瓦结构房屋及全部设施,烧为灰烬,其损失达百万之巨。这就是震惊全国的“3. 17”火烧“水绕四门(止马塌)”事件,这事件充分体现了湘西人骨子里流淌的土匪血性。这次事件是坏事,但坏事也变成了好事,1988年5月18日,经国务院批准设立大庸地级市,把张家界、索溪峪、天子山合并组成武陵源区,又把慈利、桑植、大庸(永定区)、武陵源区划归大庸市统一管理, 1994年4月4日,经国务院批准,大庸市更名为张家界市。听说合并建市的时候,大庸人和慈利人还吵了一架。大庸人提名“张家界市”,那原就是他们辖区,还是他们赖以发财的本钱;慈利人提名“武陵市”,那是他们最先想到的忽悠历史的专利。但是大权在大庸人手上,再拗也拗不过一个“权”字,这就是今天“张家界市”的由来。
  熊导买票回来,带我们出餐厅上大巴坐了几分钟,就到了“黄石寨”索道下口。熊导是景区杨家界人,土家族,40多岁,很热情也很负责,只不过普通话说得很勉强,“车、船”同音,我常常把他的“坐车”听成了“坐船”。在这里他把我们交给“黄石寨”景区专门导游,一个20多岁的姑娘,他自己在索道下口等我们。到了索道上口,我看这姑娘外衣内穿着民族服饰,就问她:“是不是土家?”姑娘爽朗地答应,一面手指山中一个小寨:“我是土家族,原来的家就在那儿,袁家界山中。现在已全部移民安置了,小寨房子都空着。”她脱掉外衣,一身土家服饰,好漂亮,引得我们团友纷纷与她合影。这姑娘得到大家称赞赏识,非常高兴。她是旅游学校毕业的,经过专业培训,普通话很标准,解说词也很规范,按土家规矩,把我们团男的都叫“阿哥”,女的都叫“阿姐”,大家一下子拉近了距离,都来了劲儿。一路给我们讲解景点,还一路给我们讲述土家人恋爱婚娶习俗。原来,土家小伙在对歌时看中了姑娘,表达的方式是踩一下姑娘脚后根,姑娘如果有意,转过身踩一下小伙脚背。如果不愿意,就把小伙推开,或是踹上一脚!土家姑娘好厉害,哼,本姑娘瞧不上你,滚开!阿妹祖先是山中猎户,无田地耕种,靠野菜果蔬和猎物为生。我猜想,很可能她祖先也是土匪。大山中原先野鸡野兔野猪较多,但靠单纯的狩猎,生存实在不易。走到半路,她还停下脚步,为我们唱一首土家山歌。她说,我们来晚了,半月前刚好是“三月三”,这条路上都是姑娘小伙,对歌声此起彼落,好热闹哩。美女导游带我们先向南,游览“太子峰”和“情侣峰”的“南天一柱”、“定海神针”、“天书宝匣”等景点,她说,明天你们到袁家界,也能看到,只不过是另一个面。再返回,游览“玉瓶峰”各景点“天然壁画”、“通天河”、“仙女献花”、“猴帅点兵”等,遥望“五指峰”,走一圈后回到索道上口。和我们拜拜告别,我们坐索道下山。
  黄石寨可俯瞰全景,是张家界地貌-平台方山的典型代表,有最大的凌空观景台,因而有“不上黄石寨,枉到张家界”之说。由山东瞰,可见石柱群峰拔地而起;而“摘星台”,是黄石寨景区海拔最高点,面积仅有10多平方,要从数米高的一人行走的陡梯排队上下。熊导是本地人,熟知旅游规律,带我们下午到,刚好游客少,我们得以从容在“摘星台” 上照相留影。不然的话,不排上几小时的队,甭想上去。
  在索道下口,熊导接到我们,说今天的游览到此结束,大伙儿走点路,到景区公交站,坐车到住宿地。那是沿山侧辟成的道路,铺着3-5米宽的木板条,上上下下,走了好久好久。也许不太久,可我们老头老太,都是人困马乏,二条腿灌铅似的沉重,双膝和脚底板酸痛,累得直喘气儿,队伍拖得老长老长。美景如画,也没有人停下来好好欣赏,留影照相了。好容易走上一个小山坡顶,到了,那是“龙凤庵”。庵门封着,说是前几年还有尼姑,现在没有了。还俗了?我插嘴说,也许嫁和尚了。大家想笑,也累得笑不出来了。这儿有商店,物品奇贵,坐了一会儿,来景区公交车(免票),车行了好几十分钟,才到杨家界景区大门,熊导带我们出大门走到中湖乡一家民宿。
  中湖乡是一个小山坞,一条小河流过,稍有平地,辟成梯田。好几幢民居,都用作客栈,屋后是成片的竹林,环境整洁温馨。熊导说,离这儿再前行数公里,还有一个小景区“清风峡”,明月清风,四季皆宜。旁边还有一组乡村别墅,称为“五号山谷”,名为乡村度假民居,但实际上接待的都是中央和地方各级首长。我们住的这家民宿名为《湘土乐客栈》,黑龙江的老阿哥手机上查了一番,每晚最低标价281元,还不包括用餐。土家小伙端着十多盆的菜肴上桌,鱼、肉、鸡、蛋,乡间蔬菜,十分丰盛,别有土家风味,很是可口,大家都很满意。食宿都在总费用中,不用我们操心。行李早到了,大家取了各回房间。这客栈外表都是木板装饰,土家风格,内里却是砖木水泥结构,卫生间、热水、床铺都干净清洁,是宾馆级别。吃完饭,取出行李中自己的毛巾和洗漱用品(湘省节俭环保,一般旅店不提供)。洗个热水澡,赶紧睡觉。粗粗估算一下,今天走了大概有15公里多,好傢伙,真累了,累死了。
  山坞乡间之夜,没有一点城市喧闹的杂音,分外清静爽适。到晨6时,我醒了,推开窗户,早晨的空气凉丝丝的。想起熊导昨晚关照,早点起来,7点要出发抢先到景区,以避开拥挤的人流。连忙穿衣洗脸。出门一看,一点动静都没有。6.30了,不能再等了,有点急,心生一计,我尖着嗓子,扯高喉咙,“喔喔喔――”学起了鸡叫。一时间,主人家养的群鸡齐声应和:“喔喔喔――”“咯咯咯――”来了个《野鸡谷大合唱》,此起彼落,一声比一声高,好不热闹。咦,还是没动静。我干脆大叫:“长寿团的,起床了!”长寿团,是熊导给我们团起的名称,大家都是老年人,以便相互联络。一时间,各房间有回音了:“知道了,别吵,吵死了!”哈哈,老夫老妻了,还恋什么温柔乡,吵醒他们,好玩。
  早饭是稀饭馒头加一个煮鸡蛋,管吃饱,很好。照例,行李交熊导,他办好托运。再回程走里多路,到杨家界收费大门,他们凭票(有效期4天)、我凭身份证进门。坐景区公交,抵杨家界索道下口。这儿的索道单程76元,优惠价46元。吊篮上升,到上口,进入山顶景区。太阳刚从地平线升起,侧照群峰,仪态万千。在观景台北望,清晰可见数十公里外的连绵峰峦,山顶一线,平直稍曲,这是杨家界景点之一:“天然长城”。熊导说,那儿属桑植县,是贺龙故乡洪家关。当年元帅二把菜刀闹革命,拉起3000余人的队伍,建国时仅剩300多人。元帅全家被害,洪家关夷为平地。沿着小径,游览各景点:“乌龙寨”、“天波府”等等。电影《乌龙山剿匪记》便是在这儿拍摄的。杨家界地势险要,山顶大片平台,可上山的险路没几条,一夫当关,万夫莫开。山顶的“乌龙寨”、“黑龙寨”是原来的土匪窝,现在改成了十余家客栈。游客都是宿于山顶,希冀第二天清晨看武陵日出。在山顶住几晚,浏览晚霞晨曦,氤氲岚雾,月黑风高,林涛吼鸣,修炼仙风道骨,真正幸甚快哉也。但住宿费也许不低。景区西北的三县:桑植、龙山、永顺,历来是土匪老窠,也是贺龙部起家的根据地。湘西的山势极险,当年日寇顿兵常德,余程万率74军孤城喋血,日寇攻取后再打到石门、慈利,却再也不能西进半步。即便日军绕开武陵,南下再向西,在雪峰山脉遇国军分割包围,几被全歼,史称“雪峰山大捷”,成了国内抗战最后一役。解放后,湘西剿匪(永顺、古丈、大庸即张家界),可也是化了不少力气。
  导游要抢时间,不一会就赶我们上公交,稀里胡涂车开到了天子山山顶景区。天子山的宣传语是:“谁人识得天子面,归来天下不看山”,那是游客必到的热门游点,虽是早晨,已经是摩肩接踵,人很多了。在人群中挨挨擦擦,我们相互招呼着不要走散,大家都怕找不到同伴无法回去,那可不是好玩的,因此非常自觉。我建议熊导,旅行社得准备一根红绳,隔一段有小扣儿,大家象幼儿园的小朋友,拉着就不走散了,大家哄堂大笑。我是最年长的,但也最会说笑捣蛋,他们说,一点儿都看不出我已年过70,粗看样子还在50多最多60。哈,有点老顽童范儿。实在地,这么好的风景,我是开眼界了,虽然累,情绪非常兴奋。山顶平缓处,建有贺龙纪念碑和纪念堂,陈列有元帅生平事迹。不远处,还有贺龙铜像。我心中暗想,这风水这规模,比那个小山冲和广场上的纪念堂,气派多了,够帅够威武。贺元帅有此葬身之地,哀荣至极,九泉之下,心必安宁。军人向碑、像敬礼、低头默哀,我们排着队,三鞠躬致敬。在湘西,贺龙享有崇高威望,是当地老百姓、特别是土家人心中的神。
  在天子山头看西边的风景,景点总名称为“西海石林”。也是群笋林立,气派万千,“指破天”、“仙女献花”、“画中游”和各观景台摄影点人流如潮,不能久停。还有“石船出海”、“龟王画石”等景致,缩合成一个景点的名字倒也妥贴:“画仙陶醉图”。这是电视剧《乌龙山剿匪记》的又一个取景点。山上小道边有不少小店,也有《麦当劳》。黑龙江的说,去不去“十里画廊”?熊导说,时间来不及,大家也走不动。原来,我们所在的位置,是天子山景区山顶平台,是景区的最佳处,人流如潮,有好几个方向的景区公交抵达,更有坐索道直到的游客。当然,也有从山脚步行上山的小道,可大家都不笨,而且天还早,还没见这样的傻瓜,汗湿淋淋的登山客。如下山,有索道上口买票到天子山景区下口,再坐公交到“吴家峪门票站”,即景区武陵源东大门,出口返市区。如果要由此去观赏十里画廊,则必要从贺龙墓处走到“天子阁”,到“武士驯马”观景台饱览一番美景后,从“天子山走路下山口”,走阶梯步行下山。这阶梯修在近千米高的山侧,有多长有多险可想而知,老年人不适宜。看地图,这一路走,一路可观赏“御笔峰”优美景致,从阶梯过“天台”到“轿场”,下到“月亮垭”岔口,有二条路,一条偏东,下山过程中有“金交椅”、“南天门”、“回音壁”、“雄狮回头”等景点,到“隐仙桥”就回到了地面,重又走回金鞭溪谷。另一路偏西,经“186级台阶”,过“卧龙岭”可到“卧龙岭观景台”。这里可遥看“三柱香”、“群女拜观音”、“锦鼠观天”等景致。到“休息亭”歇口气,走啊走,走啊走,看“西海”、“雄鸡回头”,终于到了“宝塔峰观景台”。再拼点吃奶的力气,总算到了“十里画廊轿运终点站”。累滩了,坐着大口喘气,心里一定会想:省这几百元的轿夫钱,倒底划算不划算。因为从“月亮垭、轿场”到“轿运终点站”,这么一长段好艰辛的路(N公里上下坡!),有滑杆轿夫服务,抬着你过过达官贵人、千金小姐、地主老财的瘾,免你气喘如牛、出身臭汗。当然,如果你肥胖如猪,轿夫肯定要加价,这里的物价和菜场相反,肥肉比瘦肉值钱。更当然,这儿也是健身教练指导减肥瘦身的绝佳课堂。
  最后到“猴园”,就下到了山脚,还是在“金鞭溪”旁。这是“十里画廊”的起、(终)点,可以坐轨道观光电车一路慢行,欣赏浏览峡谷中“黄昏恋”、“千年灵芝王”、“采药老人”、“向王(土家族王)观书”、“寿星迎宾”、“顶天楼”等景点,直到“食指峰”山脚。再向前,到“猛虎啸天”、“天狗望月”,那是观光电车终(起)点(也是“十里画廊”终起点)。在电车道侧还有人行道,供游客步行赏景,可,要走10里呐!电车上有专业导游讲解景点意义,单程票价38元,优惠价24元;双程票价52元,优惠价30元。“十里画廊”是又一条溪谷,也是沿溪直行的一条小道。据说,“十里画廊”两边林木葱笼,野花飘香,奇峰异石,千姿百态。更有,在湿度高的气候条件下,白雾缭绕,恍如一幅幅巨大的山水画卷,有着 “人游山峡里,宛如画图中”的美感享受。我想,“十里画廊”和“金鞭溪”一样,都是平地的峡谷小溪,我们报团的时间有限,旅行社安排必二选其一,熊导就没有带我们玩“十里画廊”的任务了。在画廊起点可换乘公交到其它景区。天呐!如果深入到小溪西边的山谷,还有“七星山景区”,包含“孔雀开屏”、“龙头拐杖”、“王爷洞”、“猫戏鸡”、“两面天神”等美景,这里没有路,要一直向西,才能遇见南北向的小路。这小路向南可抵“庙寨”,也有“神兵聚会山庄”、“观景房住宿”,登上“神兵聚会观景台”,欣赏“黑熊望月”、“神兵聚会”的美妙景色。这里离袁家界“百龙天梯”、“四十八将军岩”很近了,地图上却无路可通,也许,这中间隔着无法逾越的大山。而从这小路向北,在网上看到,有一位资深驴友,介绍了一个冷门但特别优美的景区:“老屋场”。那儿的“七星山”,以及“空中田园”、“阅兵台”、“六月飘雪”、“鸳鸯瀑布”美呆了,因为少有人涉足,特别安静、神定。从小路再北行,有好几条岔路,分别到“九天洞”、“天子峰”、“海螺峰”。看地图,这条路像是有“天子山观光车”可乘坐,那位驴友就介绍过,可从天子山门票站起点,坐观光车直到“老屋场”以及上述的各景区、景点。
  在天子山头稍作停顿,熊导又赶鸭子带我们上车,一群老驴友身不由已,糊里糊涂来到最最核心的“袁家界”峰顶平台。已是中午了,熊导叫我们吃自带的干粮点心,说看完景点,我们下山再好好吃饭。也实在的,袁家界有不少摊点卖小吃和水果,这儿还有《肯德基餐厅》,都是老外,不见有中国人进去。就是没有中餐饭店,这儿是寸金地,每天成千上万的游客涌入,能开饭店吗?山上吃的东西比山下贵3-5倍,大家心知肚明,一个都没上当。咱也是穷人穷游哪,来这儿是饱眼福不是饱肚福,不能伸长了脖子挨宰,当寿头阿曲细。
  袁家界是大片的绝壁平台,向西看视野开阔,平均海拔1074米,一览众山小,无限风光尽收眼底。这儿是景区中心,人流最多最密,而临悬崖的峭壁观景台,修得算多了,游客仍不能停留过长,前客让后客,都等着照相留影。从“第一山寨”开始,到“百丈绝壁”的“三观台”,眺望“武侯峰”、“八阵图”,再看“猿人望月”,奇幻景色尽收眼底。过“天生石桥”,就到了祈祷福禄寿喜的“仙山挂锁区”,地图上有,但实际已经取消了,只许观景,不许挂锁了。走一圈到“神龟潭”,那是大约6×10米的放生池,养着不少乌龟,淙淙山泉流下,补充池中水位。旁边一幢建筑,我猜,可能原是一所小庙。脑海中浮出一段记忆,一个道士,在这放生池畔念念有词,想着怎么干坏事。这儿好象见过,仔细想来,应是一部电视剧的片断。一路上,面向峡谷,建有不少观景台,面前万壑争锋、千柱矗立,可以眺望“五女出征”、“神龟问天”、“情人谷”的景色。路边有“鞠躬石”、“九天玄梯”、“连心桥”、“魅影落户”,是《西游记》、《阿凡达》拍摄景点,其中的“乾坤柱”,也被称为“哈利路亚山”。游人如织,流连忘返,纷纷排队拍照留念。这儿是全景区最美的地方,也是人流最挤之处。到“小洞天”、“拜仙台”观景台,可欣赏柱柱数百米高的“石峰林”。有一个景点称为“万丈深渊”,向下可直见山脚下的小溪(应该是金鞭溪支流),我们站立的位置是绝壁顶部,有点不寒而栗,可真高!附近一座园柱状的山峰,可能就是“方山、迷魂台”,建有一圈人行栈道,密密麻麻的人群在绝壁腰间绕眷走圈,都是年轻人。讲道理这么好的景致,应该在栈道上稍作停留,面向峡谷好好欣赏,或者照个相显摆显摆,可他们一个个都低着头,手扶崖壁,战战兢兢只顾走路。我有点好笑,他们是练胆来了,不是为看风景,迷魂台上吓破胆、迷了魂。熊导说,我们老年人不适宜,不要上去了。向西,对面远处,直壁似的悬崖平台,就是黄石寨,界、寨间峡谷中,矗立的“五指峰”就是“五女出征”,“ 擎天柱”就是“乾坤柱”,不过离袁家界更近,看得更清楚一些。回头走“天下第一桥”,那是50米左右长的玻璃桥,连接二边山峰,向下望,是数百米深的峡谷沟壑。走段路回到来时的下车点,再上景区公交,照例是什么也不问,听熊导的,一溜烟开到“百龙桥”。
  百龙桥公交站和天梯口在同一处,黑压压的好一片人,乱糟糟的,各个旅游团队的都有。空气浑浊,真是人多狗屁臭。有的是刚从电梯上来,排队等车到景点;我们是要由电梯下去。熊导取了我们的身份证去买票(单程价72元,优惠价43元,我们全都享受优惠),等了近半小时,才轮到我们。“百龙天梯”轿箱不大,十几个人挤在一起,慢速下降,说是观赏绝壁从上到下全过程的风姿,其实扯淡,前面的人见到的和在索道上所见差不多,后面的人被挡住了,踮着脚尖眨个眼睛就到了,只能闻屁还看个球。出天梯个个都抱怨“不值”,其实我说,值。数百米高落差的悬崖,如果再走路,要我的老命了,这点钱钱不算啥。熊导带我们转几个弯,又排队进了闷罐子电梯,不一会就下到山脚坡底。我长舒了一口气,终于到底,不用走路了。否则我只能躺在山上赖着不动了,一点力气都没了,随便打我骂我只要弄我下山,都认了。面前是一排平地而起矗立的山峰,威武雄壮,倨然倔傲,人称“四十八将军岩”。大将军带着一批小将,雄赳赳镇守祖国山河。我忽然想起,年青时我在金城江(广西河池)火车站,见到的山景和这差不多。
  熊导带我们回家了,东北大哥眼尖,发现不远处有“水绕四门金鞭溪观光车乘车处”招牌,熊导说,不在我们团计划之内,我们的行程结束了。后来查地图,原来“百龙天梯”底站位置,不到1公里就是“金鞭溪”终点“水绕四门”,坐观光车,还可沿着“金鞭溪”,游览“旗帆峰”、“骆驼峰”、“楠木坪”、“跳鱼潭”、“重欢树”、“鹞月潭”、“心滩”、“南亭”,直到“金鞭溪峡谷”,南行即是我们到过的“长寿泉”。而从鹞月潭向南,是又一个景区“鹞子寨”,我们来时正值关闭修缮,尚不开放。而从“南亭”向北,还有支路,经“乱窜坡”景区到袁家界山脚;或“金鞭溪峡谷”向北,经“茂森桥”、“空心潭”、“百鸟乐园”、“天门初开”景点,可到“砂刀沟”景区。“砂刀沟”分路,右路可经“安达桥”到“孔雀开屏”或“望桥台”公交点,“望桥台”分路,一路可重到袁家界,一路即直到杨家界。而“砂刀沟”向西的一路,经“月亮垭”直到“八里坡”公交站即杨家界索道下站,就出景区了。也可再向北,经“小猫钓鱼”、“灵石咬树”、“空中走廊”、“一步登天”到杨家界山顶景区。好复杂好大呀,核心景区有264平方公里,奇峰笋柱有三千余座,我的天,怎么玩都玩不完。
  景区公交一路开行,带我们到达景区东门,即“武陵源”正门。出门,那儿是张家界市的一个行政区:武陵源区。街道纵横,鳞次栉比,大都是土家族风格,是张家界的又一个景区:“索布谷”,可以领略“溪布老街”的土家风情。那儿的“宝峰湖风景区”是国家级4A景区,有山有湖,山水相间,应该也是不错的。如果在其它城市,可能是旅游主力,但在张家界,比起5A级主景区,则逊色多了。景区门票96元,优惠价58元。区内小湖有2公里左右,狭长的条状,有小船带你荡桨,湖中心有“鸳鸯岛”。进景区南行到十字路口,向东可观赏“宝峰飞瀑”,遥看“山水舞台”,过“湘西藏秀”、“山月亭”,就到湖边上船。湖岸的“仙女照镜”、“石门迎宾”、“半脸八戒”、“笑面佛”、“金龟出海”、“孔雀开屏”、“金蟾含月”景点,听来好有诗意。弃舟上岸,重回十字路口向西,穿行在山中小路,迎面就是“一线天峡谷”。过“魔窝寨”,不远处就是“绝壁栈道”。经“南海峰林”,过“一线天”,到“观音庙”上柱香,转弯向北,又可到“宝峰寺”去撞回钟。从“好汉坡”下山北进,就出景区了。武陵源区宾馆民居林立,商贾繁荣,是外来游客的集散地之一。主要是因为紧临景区东大门,进出方便,而且吃住休闲皆宜。老年人走不动,就住这儿,闲暇到宝峰湖转转,也是不错的选择。
  太累太乏,没兴趣了,时已下午3点。熊导带我们到一家门面辉煌的土家酒楼,园桌坐下,土家服饰的阿妹为我们殷切服务,端上一桌可口饭菜。这是旅行社为我们准备的离别酒,当然较为丰盛。照例,熊导不和我们一起,他是另外吃的,这是旅行社规矩。熊导说,如果住在这儿,晚上可进剧院,观赏冯小刚导演的《魅力湘西》舞台剧,票价228元。表露湘西各少数民族的传统风俗,其中的《茅古斯舞》,讲述的是当年湘西土司向王,带领土家儿女开疆拓土、建设家园的故事。我忽然想起,中国妇女最杰出的英烈,向警予烈士,不也姓向吗。溆浦人,离这不远,也是土家族。刚强坚贞,勇毅果敢,最后被五马分尸,应该是土家人向王的血脉。除此之外,还有《天门狐仙》、《烟雨张家界》等音乐舞台剧轮换演出。票价分别为238元、198元。饭毕,熊导带我们进一家“土家特产馆”购物,每人发一张承诺卡,保证平价交易,如有发现高价宰客可以投诉。他们都进去了,想买点土产作个纪念,我和军人不想进去,坐在门外休息。购物毕,携程旅行社的面包车送我们到火车站旁的一家宾馆,我们的行李已托运寄存在那儿。各自取了东西,握手道别。黑河的一对明天还要去“大峡谷玻璃桥”景区,哈尔滨的一对考虑到“洪家关”景区。不用导游,自已去就行。他们向熊导打听好坐车、进门事宜,熊导都热心作答,并不因为不再请导游而故意刁难。张家界人真好,直心眼,脑子没有弯弯绕。四川的二对说,太累了,休息几天,是回成都还是到“恩施大峡谷”去还没定。嘿,从张家界过去不远就到“恩施大峡谷”,都是土家州。那可是又一个新辟的5A景区。这二对好象是专业驴友,听他们说,来之前把云南玩遍了,什么丽江、玉龙雪山、苍山洱海、西双版纳不在话下,连香格里拉中甸、腾冲、松山都去过了。兵哥哥明天到长沙,玩2天后再回老家河南。我呢,明天睡觉,好好休息。以后呢?不知道,想到再说。
  18日,我那儿也不去,关在旅馆房间里看张家界旅游地图,又打开随带的笔记本电脑,从360地图上查武陵源景区情况,思虑着明儿个去哪里玩。做了点功课,才知道景区之大,明白了上文所述各景点来去脉络。哟,我算闹明白了,交给携程社的630元费用一点都不贵,他们是薄利。而他们双人游的,费用更低,因为可省一间房的住宿费。熊导带我们走的景点,都是人气最旺、风景最好的热门观景台,虽是走马观花,但要在二天内全部走完,决非易事。更还有二天的食宿开销。如果没有导游,一已之力甭想走完,说不定走错了路、坐错了景区公交,不知道怎么回来,欲哭无泪,那就真的要打110了。
  地图上我先查“天门山景区”,那也是5A级,不去可惜。景区总面积90平方公里,山顶面积2平方公里,主峰海拔1518.6米,是张家界海拔最高点。游览有3条线路,A线为:索道上山-山顶游览-乘穿山自动扶梯下行至天门洞-乘景区车下山至山门-乘免费班车至索道下站。B线为:索道下站B线车站乘斑车至山门-乘景区车至天门洞-乘穿山扶梯上山顶-山顶游览-索道下山至下站。C线为:索道下站B线车站乘斑车至山门-乘景区车至天门洞-乘穿山扶梯上山顶-山顶游览-乘穿山扶梯下行至天门洞-乘景区车下山至山门-乘免费班车至索道下站。听游客说,走A线最好,但那都是团购;散户买的只有B线票。而C线票,很少有人买。天门山一般游览时间为4-8小时,主要景点有“天门洞”、“ 玻璃栈道”、“ 999级天梯”、“ 鬼谷栈道”、“ 通天大道”、“ 鬼谷洞”、“ 求儿洞”、“ 木石之恋”、“ 玉壶峰”等等。据史料载,公元263年,正值三国时期,魏将邓艾偷渡阴平灭蜀,此山壁突然崩塌,山体上部洞开一门,南北相通,吴主孙休赐名“天门山”。门洞位于海拔1260多米的绝壁之上,高131.5米,宽57米,深60余米。古风高耸,临空独尊,峭壁洞开,奇观罕见。天门山玻璃栈道有东线、西线、盘龙崖三条,长60余米,垂直高800-1200米。查票价,咱又优惠了:成人258元;军人、学生、60以上优惠价130元;70以上110元。另加费用:天门扶梯32元(天门洞广场-999级台阶),栈桥鞋套5元,山顶缆车25元。凡到张家界的人,这是必去的景点。
  张家界山顶的风光都浏览了,但还想深入腹地,在山脚下走走,看看这奇峰异石之妙。特别是什么“哈利路亚山”山脚,“万丈深渊”溪边,树蓬里草丛中,这些没人去的地方,当一回驴友之王。但在360地图上,看不到标高,不知那是平地,那是山顶,那是沟壑。其实,这里最好的地标是小溪,沿“金鞭溪”溯源上行,肯定能找到。循着这条思路,再查360地图。噢,沿“金鞭溪”到“长寿泉”之后,再沿溪走小路向北,过“文星岩”、“秀才藏书”,就到了“金鞭溪峡谷”,这一段路大约1公里。而“金鞭溪峡谷”,可能是个景区公交站。这是一个关键节点,由“百龙天梯”坐观光车也可抵达。也就是说,由景区东大门武陵源区“吴家峪门票站”,可坐景区公交经“十里画廊”、“水绕四门.百龙天梯”直到“金鞭溪峡谷”。在这儿有分路,向西北过“茂森桥”至“畲刀沟”公交站,就真到了“袁家界”和“黄石寨”之间的峡谷。查到了这一点,我心里好高兴,下次再来,不要从西大门进金鞭溪走这么多路了,市内车乘到武陵源东大门,进景区一溜烟直到“畲刀沟”!要回去,只需再坐景区公交。唉,旅行社只是根据2天行程按排我们走主要景点,其实从“长寿泉”再带我们走1公里,坐公交进峡谷腹地,就这样玩一天,不也尽兴吗。怪不得,在我们玩“金鞭溪”走到“长寿泉”的时候,同行的慈利职业技术学院的大批学生,还在步行朝北向前,当时我奇怪他们到哪儿去,看来他们是进“金鞭溪峡谷”玩去了。我的印象中,寨、界相望的峡谷,才能称之为“金鞭溪峡谷”,而我们走过的“大氧吧-长寿泉-水绕四门”,只是“金鞭溪” 而已,也不知猜想可对。我到张家界前没做过功课,一点也不了解情况,双眼墨黑,只能把自己交给旅行社导游。玩了二天,再对照地图,方对景区概要有个简要的了解。看来,地面观景,有三个要地:一个是“金鞭溪峡谷”,一个是“水绕四门”,一个是“十里长廊”。“水绕四门”还有“张良墓”呢,有点好奇。想到秦汉故事,留侯张良年轻时,博浪沙锤杀秦始皇不成,隐于市井山野,受黄石公教诲,才得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面前的“黄石寨”、“张良墓”应与此相关。如此杜撰,虽然牵强附会,但也是用心良苦。我们的熊导只是山区土家老农,很是忠厚但文化不够,下了“百龙天梯”,带我们玩一玩“水绕四门”、“张良墓”也好嘛,这没几脚路嘛。这三个景区都有公交相连,看来,下次再来,如要玩地面,就这样走。羡慕的是那几个欧州背包客,黄发碧眼,带着中学生模样的孩子,不跟团随意乱走,想去哪就去那。看来,老外比咱会玩。再看地图,眼睛一亮,看到有“观光车” 可以乘坐。有“十里画廊观光电车”、“天子山观光车”、“水绕四门金鞭溪观光车”,坐着车子笃悠悠看看风景,不太累还饱眼福,这好呀。上网再查,可怎么也找不出这些观光车的行走路线、停靠时间,看样子,只有再问个清楚了。哎,想找个离景区近点的小客栈民宿,就在农家住上几天,累了多歇歇,有力气多看看,时鲜野蔬,土家菜肴,武陵源中人,不知魏晋,但有秦汉,时光慢慢的耗,不也益寿延年吗。可是,这好象很难。这些客栈肯定要价奇贵,有这么多游客支撑,房价不高才怪。
  到张家界,游客爱去的地方还有“大峡谷玻璃桥”,黑河的一对夫妻不是明天要去吗。那个方向可以玩好几个4A景区,分别是“张家界大峡谷”、“黄龙洞”、“龙王洞”、“江垭温泉”。熊导说,可以从市区坐公交车直到大峡谷门票站,如果打的,要注意防宰。但大峡谷控制散户人数,当天票不一定能购到。旅游团都是作好规划提前定票的,现在是相对淡季,散户碰运气可能会让进去。另外,管理处怕70岁以上老人出问题,都要求随团,以让旅行社负责,散户可能不好买票。熊导还说,其实那儿是新辟的人造景区,是二座大山(栗树垭和吴王坡)中间架了一座玻璃观景桥,称为“云天渡”( 主跨439米,桥面长375米、宽6米,距谷底约300米),比起国家森林公园,象是小手指比大姆指,差远了。四川的二对也说,天门山的玻璃栈道走过了,就不一定再玩大峡谷玻璃桥。到过桂林的“芦笛岩”,天下的山洞甭玩了,去“黄龙洞”、“龙王洞”就没意思了。到过腾冲温泉,天下的温泉也甭玩了,“江垭温泉”还有意思吗。看大桥,不如到吉首,玩“矮寨景区”,走矮寨大桥和挂壁玻璃栈道。看峡谷,不如到“恩施大峡谷”,他们明天就要去。吉首和恩施,离张家界很近。到了张家界,不去岂不可惜。我笑了,真是老江湖老驴友。和他们比,黑河的一对好象初出茅庐。可他们已计划好,就去大峡谷玩一次,而后直上杭州。我是江浙人,连忙说,杭州人挤。他们说,上有天堂下有苏杭,没去过,这次赶在五一节前玩几天,避开游客高峰,就回黑龙江。
  其实我对四川夫妻的观点不以为然,既到了张家界,只要体力、时间、金钱允许,多玩玩其它景点也是幸事,毕竟一辈子难得来,要玩就玩个痛快尽兴。我查大峡谷360地图,明白了进景区后的游览行程。进门后,首先是“一线天”,沿绝壁拾级而下,到“天河观景台”看瀑布,然后顺着溪流一路前行,在南休息区歇口气。再向前,看“竹仙泉”,过“园桶绝壁”、“灵芝沐浴”,到了“校场点兵”。再是“飞狐下山”、“双龟探溪”、“珍珠墙”,到了又一个瀑布“蝴蝶泉”。一路走去,又有“燕子岩”、“一帘幽梦”、“土匪洞”,再到北休息区歇息。有力气了,就再走,过“大鲵洞”,又是一个瀑布“天水仙瀑布”,坐游船从“上码头”到“下码头”,上岸出景区。大峡谷属张家界下辖慈利县,飞瀑神泉比比皆是,植被繁茂,凉爽舒适。游客是沿着溪边木板搭建的栈道穿行,最后一段,是因为下游蓄水形成水库,因此必须坐船才到出口。大峡谷门票118元,优惠价70元。玻璃桥138元。如果我去玩,不走玻璃桥也罢。
  张家界是旅游兴市,辖下的慈利、桑植也辟了一些景区,有4A级、3A级不等。大部分游客都不会去,时间有限,核心景区玩几天就走了。只有作长期准备,玩个十天半月的,或是第二次、第三次重来的游客才会光顾。在桑植,更有专供驴友户外步行、寻幽探胜的“八大公山”,相对于横穿《羌塘无人区》、《罗布泊》来说,只是小菜一碟。
  正想得美,浙江来电话了,有要事必须立即赶赴义乌。还好,我随身带着电脑,存有企业的全部资料。这点年纪了,休息一天远远不够,仍感腰酸背痛全身乏力,正好去浙江干点事,身体恢复恢复下次再来。于是到车站买好特快到长沙,转高铁到义乌的火车票。拜拜,三克油,饭里模鼠。阿欧落佛油。撒油娜拉,阿丽爷多,哭杀姨骂死。阿姨西坍露。踏死匪踏你爷,死怕细吧剪辫。爷剪辫留不留?爷罚死溜不溜?再见,谢谢。我爱你!(英语,日文,俄语,中文)。老太爷只能下次再来了。美哉,张家界!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相关推荐

换一换

      本版热帖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