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事只能回味---枪毙袁文会(有图)

楼主:沽上俗人 时间:2011-06-05 10:21:03 点击:19896 回复:191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上页 1 2 下页  到页 
  1949年1月15日,天津解放,同年10月1日,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天津人民政府、天津人民法院也相繼誕生,王笑一為第一任院長,下令審理“袁文會案”。其間,法院收到了無數封檢舉委員會的信件。1950年12月二11日,天津人民法院經過反覆調查取証,以漢奸罪判處袁文會死刑,全部財產除酌留家屬生活費外均沒收。判決書下達后,最高法院核準決定于12月25日上午槍決袁文會。當時,任天津市市長的黃敬同志曾做如下批示︰“處死刑(該犯黨羽眾多,應嚴密看管,免生意外)﹗國文瑞如何處理?應速判決,以便一並處理。”12月25日上午,天津法院門前一條街擠滿了人群。上午十時整,在小劉莊刑場,隨著法警的三聲槍響,袁文會結束了他四十九歲、充滿了罪惡的生命。
      
        當天,天津人民法院發布了“法字第16號” 佈告,張貼于天津城的大街小巷,具體的內容是︰漢奸袁文會,出身流氓,系本市青幫首領與著名之惡霸漢奸。于1935年,仗勢聚眾斗毆,打死市民宋國柱。后逃大連,與土匪原系日特勾結,即在津組織“便衣隊”、擾亂社會秩序,企圖為日寇製造侵華藉口。“七七”事變后,更明目張膽充當日寇憲兵特務。依勢聚徒,開設會記公司,專為日寇收容、逮捕、販賣華工。更百般虐待,苛扣工糧,致不少華工在飢寒交迫下死亡。又勾結日特蒔苗等,公開殺害市民張耀山等達十余人。並在日寇指示下,于霸縣組織“袁部隊”,親任司令,向我解放區進攻,迫害抗日軍民。上述事實,僅系袁逆罪惡中之一部,其在本市敲詐勒索、奸淫婦女、欺壓群眾之罪惡事實不勝枚舉。市民對之無不切齒痛恨。而在審理時,袁逆一再狡賴否認。但民眾痛恨,紛紛提出控訴,要求對袁犯嚴懲。且經本院調查被告罪行嚴重,如此背叛祖國、勾結日特、殘害民眾之漢奸惡霸分子,實屬罪大惡極,死有余辜,應依照《共同綱領》第七條,處以極刑。經呈奉最高民眾法院批准,遵于1950年12月25日監提袁逆文會,驗明正身,綁赴刑場,執行槍決﹗此布。
      
        計 開︰槍決漢奸犯一名
      
        袁文會,男,年49歲,天津人,住一區羅斯福路26號
      
        院 長︰王笑一
      
        1950年12月25日
  



《贵阳路往事并不如烟---“文革”砸教堂(有图)》<----点击进入**

《往事只能回味2--舞榭歌台,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沽上青楼简介)(有图)》<----点击进入**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更多
举报 | | 楼主 | 点赞
楼主沽上俗人 时间:2011-06-05 10:25:00
  仗勢聚眾斗毆,打死市民宋國柱(宋秃子)----是在"新旅社"(南市多伦道华安街口).袁与西头张广海的事.
作者:熊猫海棠 时间:2011-06-05 10:27:00
  混儿混儿头目?
楼主沽上俗人 时间:2011-06-05 10:29:00
  厚葬袁文会事件(转贴)
   1950年12月25日,津门巨霸袁文会被天津市人民政府依法处决。当广大人民群众无不为拆除这一恶霸拍手称快之时,谁也没想到,被处决的袁文会依然“兴风作浪”,竟然引出了“厚葬袁文会”事件。
   这一事件是在袁文会被处决后,其亲友、爪牙公然为他举办了隆重的葬礼,购置贵重棺木、超度做法、陪葬贵重衣饰等,送葬队伍吹吹打打,穿越市区,葬礼花费达300万元(旧币)。以公开行丧,招摇街市的方式,对人民政府镇压反革命运动公开敌对和示威。
   “厚葬袁文会”事件反映出了区委平时工作不够深入,觉得“人已经死了,没有什么了”,未能给予足够的注意,加以制止,及时报告,造成了群众很大不满和思想上混乱。这一事件,为天津的镇压反革命运动敲响了警钟。1951年,天津市委秘书处将此事件向全市各级党政机关、企事业单位进行了通报,加强党员、群众的立场检查和监督。
楼主沽上俗人 时间:2011-06-05 10:36:00
  @熊猫海棠 2011-6-5 10:27:00
  混儿混儿头目?
  -----------------------------
  是啊!天津"安青帮"可能是"通字辈"的.师傅是"白老头"(大字辈)的.和厉大森一发儿的.我可能记不清了.对不起.
  解放初,天津著名鼓曲女演员***控诉被其霸占.(在工人剧场,现已拆了.滨江道与大沽北路交口)
作者:熊猫海棠 时间:2011-06-05 10:41:00
  这些个事儿,对我来说,推遥远了。
楼主沽上俗人 时间:2011-06-05 10:55:00
  大家可以听一听,金文声老先生(郭德刚的师傅)的评书.---袁文会
  http://cid-2efb912276e27674.skydrive.live.com/self.aspx/HanCheeShare/%e9%87%91%e6%96%87%e5%a3%b0-%e8%a2%81%e6%96%87%e4%bc%9a-01.wav#resId/2EFB912276E27674!1188
楼主沽上俗人 时间:2011-06-05 12:00:00
  @沽上俗人 2011-6-5 10:25:00
  仗勢聚眾斗毆,打死市民宋國柱(宋秃子)----是在"新旅社"(南市多伦道华安街口).袁与西头张广海的事.
  -----------------------------
  更正:是西头刘广海
作者:熊猫海棠 时间:2011-06-05 12:02:00
  记得在哪里看过,南市那个地方在那个年代是三不管地界儿吧?
作者:豆子逗尼玩 时间:2011-06-05 12:15:00
  有人说永基集资坑人案就是袁后人干的...
作者:豆子逗尼玩 时间:2011-06-05 12:19:00
  上海的杜月笙做了很多抗日的事,解放后客居香港,留在大陆也难免一死...
作者:豆子逗尼玩 时间:2011-06-05 12:24:00
  上海的斧头帮---徐家汇第一根电灯杆就是他们立起来的...解放后兄弟们关了很久,放出来家人都陌生得过不到一块,在街头卖鳝鱼,却自己发明了刮鳝鱼丝的器具...
作者:豆子逗尼玩 时间:2011-06-05 12:27:00
  解放后还反过封建会道门---农村的一种基础组织形式---很多在城里的亲人受牵连...
作者:流浪者8ABC 时间:2011-06-05 13:46:00
  唉,百姓苦呀。混蛋,土匪,汉奸,卖国贼 在哪朝哪代都会有的。不过感觉近年特别多。
作者:豆子逗尼玩 时间:2011-06-05 13:49:00
  以往能凭一己之力罩主一方的都是能人聪明人...
作者:豆子逗尼玩 时间:2011-06-05 13:51:00
  罩主---罩住
作者:熊猫海棠 时间:2011-06-05 13:52:00
  哈哈,把豆子罩住,省得撒一地都是。
作者:豆子逗尼玩 时间:2011-06-05 14:21:00
  有人拾豆识逗就好...
作者:很东的西 时间:2011-06-05 15:51:00
  @沽上俗人 2011-6-5 10:25:00
  仗勢聚眾斗毆,打死市民宋國柱(宋秃子)----是在"新旅社"(南市多伦道华安街口).袁与西头张广海的事.
  -----------------------------
  南市多伦道华安街口
  
  我姥姥家原来就住那里 过去是日租界
作者:豆子逗尼玩 时间:2011-06-05 16:15:00
  万全道小学那会儿日本人管得不错...
作者:装假冰一湿 时间:2011-06-05 17:39:00
  永基花园的开发商是刘光海的孙子刘永基。不是袁文会的后代。
  现在还有人把袁世凯的后代误搞成袁文会的后代,袁世凯的后代基本上都比较有出息,且多在国外。
  袁文会的后代没听说过,经过“打老虎,镇反,文革、、、、、、”运动我想袁家的后代也被清算的差不多了。即使存在也不敢声张。
作者:装假冰一湿 时间:2011-06-05 18:09:00
  好汉护三村,好狗护三门,旧社会的会会们,也知道护着一方平安,不给街坊邻居找麻烦,邻居如有什么困难只要向他们张口,他们会认为 看的起 他们。
   一般在争地盘,抢生意时,才会发生打斗。
   不像现在的兔子就知吃窝边草。不信你看看《四世同同堂》中的白巡长,多好的片警,现在还有吗?
作者:熊猫海棠 时间:2011-06-05 18:25:00
  @装假冰一湿 2011-6-5 18:09:00
  好汉护三村,好狗护三门,旧社会的会会们,也知道护着一方平安,不给街坊邻居找麻烦,邻居如有什么困难只要向他们张口,他们会认为 看的起 他们。
  一般在争地盘,抢生意时,才会发生打斗。
  不像现在的兔子就知吃窝边草。不信你看看《四世同同堂》中的白巡长,多好的片警,现在还有吗?
  -----------------------------
  是啊是啊,我上班时那个总经理就兔子专吃窝边草,靠,恨不得把全公司的女性都睡个遍。
楼主沽上俗人 时间:2011-06-05 22:49:00
  @豆子逗尼玩 2011-6-5 12:15:00
  有人说永基集资坑人案就是袁后人干的...
  -----------------------------
  西头刘广海的后代。解放前夕,刘逃离了大陆。“永基”就是在广义的“西头”。
楼主沽上俗人 时间:2011-06-05 22:56:00
  @熊猫海棠 2011-6-5 12:02:00
  记得在哪里看过,南市那个地方在那个年代是三不管地界儿吧?
  -----------------------------
  “三不管”在今“食品街”范围。南市,北起南马路,南到多伦道,南门外大街交口。西起南门外大街,东到同庆后--和平路与多伦道沿线。
  
楼主沽上俗人 时间:2011-06-05 22:59:00
  @豆子逗尼玩 2011-6-5 12:15:00
  有人说永基集资坑人案就是袁后人干的...
  -----------------------------
  不是袁的后人,是西头刘广海的后代。刘解放前夕逃离了大陆。
楼主沽上俗人 时间:2011-06-05 23:02:00
  @沽上俗人 2011-6-5 10:25:00
  仗勢聚眾斗毆,打死市民宋國柱(宋秃子)----是在"新旅社"(南市多伦道华安街口).袁与西头张广海的事.
  -----------------------------
  @很东的西 2011-6-5 15:51:00
  南市多伦道华安街口
  我姥姥家原来就住那里 过去是日租界
  -----------------------------
  没错,日租界。往前150米就是华界了。
楼主沽上俗人 时间:2011-06-05 23:07:00
  @装假冰一湿 2011-6-5 17:39:00
  永基花园的开发商是刘光海的孙子刘永基。不是袁文会的后代。
  现在还有人把袁世凯的后代误搞成袁文会的后代,袁世凯的后代基本上都比较有出息,且多在国外。
  袁文会的后代没听说过,经过“打老虎,镇反,文革、、、、、、”运动我想袁家的后代也被清算的差不多了。即使存在也不敢声张。
  ------------------------
  袁克文一代名士。
作者:豆子逗尼玩 时间:2011-06-06 00:13:00
  谢楼上诸位,感谢...
作者:豆子逗尼玩 时间:2011-06-06 00:24:00
  袁克文愿闻其详...已经过去了50年以上的事讲来或许没大碍...
楼主沽上俗人 时间:2011-06-06 16:04:00
  @豆子逗尼玩 2011-6-6 00:24:00
  袁克文愿闻其详...已经过去了50年以上的事讲来或许没大碍...
  -----------------------------
  有关袁克文:
  袁克文是袁世凯的三姨太朝鲜人金氏所生,因为大姨太未生子女,所以克文从小便被过继给大姨太收养。大姨太对这个儿子十分疼爱,他提出任何要求都会得到满足。
  幼年
    袁克文自幼聪明过人,据说他有“过目不忘”的本领,所以尽管他像呆霸王薛蟠那样不好好读书,可他作诗、填词、写文章却件件皆精,写的字也风流潇洒。因此袁世凯对他有些偏爱,甚至一度想立他为“太子”。大姨太的骄纵,袁世凯的偏爱,造就了袁克文的挥霍、任性、骄奢的花花公子性格,吃、喝、嫖、赌、抽(鸦片)样样都干。他还花钱加入“青帮”,当上了“大字辈”的“老头子”。除元配妻子刘梅真外,他还娶了5个姨太太,她们是:情韵楼、小桃红、唐志君、于佩文、亚仙。没有名分或“一度春风”的情妇那就更多了,据知情人讲有七八十个。
  
楼主沽上俗人 时间:2011-06-06 16:08:00
  青年:
   袁克文除擅长书法、作诗、填词、写文章外,还爱唱昆曲,小生,丑都扮演得很好,他的拿手好戏是《长生殿》、《游园惊梦》。袁世凯死后,他没了管束,开始“票戏”,即当票友。有一年,他在北京新民大戏院与陈德林合演《游园惊梦》,他大哥袁克定(袁世凯死后袁克定成了“家长”)知道了,认为他这种当“戏子”的行为“玷辱家风”,于是便通知北京警察总监薛松坪,要薛把他抓起来。薛不便推托,可又觉得这是他们袁家的“内部矛盾”,便去找袁克文,如此这般把“令兄的意思”一谈。袁克文笑着说:“明天还有一场,唱完了,我就不唱了!”票友借台唱戏是要自备费用的,袁克文唱这两场戏,据说他花费了三四千银元。   因为袁克文花钱如流水,所以他从他父亲那里分得的十几万银元的遗产,很快就用光了,可他又放不下架子来,因此不得不靠卖字、卖文来维持生活。据说他的字写得很好,三杯酒下肚,写起字来纵横驰骋,豪情奔放,大有苏东坡之风。山东督办“狗肉将军”张宗昌请他写了一幅中堂,价码是1000元银洋。求他写字的人之所以这样多,有人说这是因为他的字写得的确好;但也有人说,这是因为他是袁皇帝的儿子。
  
  
楼主沽上俗人 时间:2011-06-06 16:10:00
  中年
     1931年袁克文死在天津,才40多岁。家里为他办不起丧事,还是他“帮”里的徒子徒孙凑钱帮他办的。出殡时,“帮”里的人,以及天津的和尚、道士、尼姑、喇嘛,都来送葬,甚至有些妓女也扎了白头绳前来哭奠。   袁克文有4子3女,袁家嘏、家彰,家骝、家骥,女家华、家宜、家藏,皆为知识分子。其中家彰、家骝留学美国,皆学有所成,且均加入美籍并定居。家骝1973年曾偕其夫人原子物理学家吴健雄访华,周总理接见了他们,并对袁家骝说:“你们袁家的人一代比一代进步了!”
作者:豆子逗尼玩 时间:2011-06-06 17:06:00
  感谢楼主...
作者:豆子逗尼玩 时间:2011-06-06 17:12:00
  风流名士对钱没概念...票戏是要花银子的...情义公子花柳葬的也有...才情一身一辈子不白活...进步不进步从无产阶级的视角给的评断可当耳边风...
作者:豆子逗尼玩 时间:2011-06-06 17:14:00
  楼主该贴收藏...谢谢...
作者:蓝韵之风 时间:2011-06-06 17:50:00
  
  呵呵,好贴!
  
  楼主节日快乐!
  
楼主沽上俗人 时间:2011-06-06 20:45:00
  @蓝韵之风 2011-6-6 17:50:00
  
  呵呵,好贴!
  楼主节日快乐!
  -----------------------------
  谢谢,蓝韵先生.那屈子本是愚忠,为楚怀王和"祖国"值得吗?应该像伍子胥一样!
  祝先生端午安好!
楼主沽上俗人 时间:2011-06-06 20:50:00
  @豆子逗尼玩 2011-6-5 16:15:00
  万全道小学那会儿日本人管得不错...
  -----------------------------
  马三立是万全道毕业的.
楼主沽上俗人 时间:2011-06-06 20:59:00
  袁克文旧居
作者:豆子逗尼玩 时间:2011-06-06 21:33:00
  谢楼主...马三立是老右派,后来70岁入党...
作者:偶遇小雨 时间:2011-06-06 22:57:00
  楼主,金老说的袁文会还是不要听了,那是真正的戏说袁文会,听了十几分钟听到袁文会他爸是梨把式我就叫好啦,哈哈。。。另外,金老太爱骂街了,其实现在想听也听不到啦。王传林说的还接近事实~
  
  宋秃子是刘广海徒弟,他吃过袁文会的亏,始终记恨于心。另外,刘广海和袁文会也是利益冲突不断,他们斗了二十多年,双方在万国公寓打时候本来都没有准备的,当时赶上花会开奖,宋秃子是被郭筱波用双叉子(或二人夺)攮死的,可后来顶案的却是李子扬。
  
  袁文会反感照相,这张照片是唯一留下的袁文会真人,因为是强迫下拍的。袁文会是有后人的,记得有两个女儿,其中一个在和平区一小学校里当老师。袁文会他们家拆了没有多少年,芦庄子高台儿,好像是零四年拆的吧,胡同口右边就是百货大楼,在我记忆里路口很窄,是黄土坡,对面是三青团遗址,四九围城时被炸毁建了个花园,芦庄子现在是新开的马路一部分。
楼主沽上俗人 时间:2011-06-08 21:19:00
  @偶遇小雨 2011-6-6 22:57:00
  楼主,金老说的袁文会还是不要听了,那是真正的戏说袁文会,听了十几分钟听到袁文会他爸是梨把式我就叫好啦,哈哈。。。另外,金老太爱骂街了,其实现在想听也听不到啦。王传林说的还接近事实~
  宋秃子是刘广海徒弟,他吃过袁文会的亏,始终记恨于心。另外,刘广海和袁文会也是利益冲突不断,他们斗了二十多年,双方在万国公寓打时候本来都没有准备的,当时赶上花会开奖,宋秃子是被郭筱波用双叉子(或二人夺)攮死的,可后来.....
  -----------------------------
  正是如此,王传林在荣业大街金楼茶社,现在说嘛我不知道.去年于海宽(于枢海之子)也在金楼说"混混论",大名<沽上英雄谱>.网上有录象.
楼主沽上俗人 时间:2011-06-08 21:28:00
  @偶遇小雨 2011-6-6 22:57:00
  在我记忆里路口很窄,是黄土坡,对面是三青团遗址,四九围城时被炸毁建了个花园, -----------------------------
  靠和平路是广告牌子,花园那地方自从挨炸,就盖不了房子!
  就是现在“寸土寸金”了,也没盖房子!您想是不是邪门?
  
  
  
  
作者:偶遇小雨 时间:2011-06-08 21:58:00
  @沽上俗人 2011-6-8 21:28:00
  @偶遇小雨 2011-6-6 22:57:00
  在我记忆里路口很窄,是黄土坡,对面是三青团遗址,四九围城时被炸毁建了个花园, -----------------------------
  靠和平路是广告牌子,花园那地方自从挨炸,就盖不了房子!
  就是现在“寸土寸金”了,也没盖房子!您想是不是邪门?
  -----------------------------
  是胜利公园(日本花园),您说的邪门是指陈长捷吗?他是真正的军人,胜利公园的地底下就是他的指挥部。
  
作者:豆子逗尼玩 时间:2011-06-08 22:09:00
  那谁是陈长捷骂的孙子呐...哈!
作者:豆子逗尼玩 时间:2011-06-08 22:14:00
  天津解放那会儿,爷爷住河北奥租界...国民党修工事,要砖...于是把两家之间的院墙给拆了---只拆了一道墙,两家院子合并到一起了...
作者:偶遇小雨 时间:2011-06-08 22:15:00
  我家在建物大街福顺里一条胡同,哈哈。。袁文会的家门口,文革前父亲买的房子,印象中记得院里有家是回民,还有个干脚行的大爷,可是我对这里没啥感情,因我是在小关爷爷家里长起来的。胜利公园里面文革时期买查抄物资,就是我现在集邮册里还有一张查抄物资购买证,这东西和平区的最少最有价值,是我爸给的,如今快成文物了。
作者:豆子逗尼玩 时间:2011-06-08 22:16:00
  解放军要进城了,国民党兵砸门---不是抢钱,要旧衣服穿,好混出去...
作者:豆子逗尼玩 时间:2011-06-08 22:23:00
  陈长捷给傅作义赢得了谈判筹码,所以指着傅的鼻子骂...抗美援朝时投降的国民党部队排在前面当炮灰...
作者:偶遇小雨 时间:2011-06-08 22:29:00
  军人服从命令是天职,没办法,俺可最恨投降的派了,哈哈。。
作者:豆子逗尼玩 时间:2011-06-08 22:39:00
  政协他坐稳当了---弟兄门呐...
作者:蓝韵之风 时间:2011-06-09 03:56:00
  @豆子逗尼玩 2011-6-8 22:23:00
  陈长捷给傅作义赢得了谈判筹码,所以指着傅的鼻子骂...抗美援朝时投降的国民党部队排在前面当炮灰...
  -----------------------------
  傅作义之事有的说说。
  
  傅使北平免于战火,却在五十年代拆了城墙,致使西安城墙今日称雄。
  
  傅在和平解放北平也不顺当——林彪的一封信差点把他气神经喽。
  
  傅那个水利部长当得很窝心。
  
  傅的弟弟惨死夹边沟、地下党女儿文革很惨,部下很多改编内蒙建设兵团。
  
作者:蓝韵之风 时间:2011-06-09 03:58:00
  
  说起袁文会等天津混混,感觉与上海那几个差得层次挺大。
  
  
作者:豆子逗尼玩 时间:2011-06-09 11:32:00
  谢楼上分享价值...
楼主沽上俗人 时间:2011-06-09 21:43:00
  @蓝韵之风 2011-6-9 3:58:00
  
  说起袁文会等天津混混,感觉与上海那几个差得层次挺大。
  -----------------------------
  黄金荣、杜月笙、张啸林,天津的“青皮”“锅伙”和人家有“质”的差别。
楼主沽上俗人 时间:2011-06-09 22:02:00
  @沽上俗人 2011-6-8 21:28:00
  @偶遇小雨 2011-6-6 22:57:00
  在我记忆里路口很窄,是黄土坡,对面是三青团遗址,四九围城时被炸毁建了个花园, -----------------------------
  靠和平路是广告牌子,花园那地方自从挨炸,就盖不了房子!
  就是现在“寸土寸金”了,也没盖房子!您想是不是邪门?
  -----------------------------
  @偶遇小雨 2011-6-8 21:58:00
  是胜利公园(日本花园),您说的邪门是指陈长捷吗?他是真正的军人,胜利公园的地底下就是他的指挥部。
  -----------------------------
  那“日本花园”,是今天的“八一礼堂”位置。挨炸的地方,是今天百货大楼斜对过。(多伦道,和平路把角)当初是楼房的。要炮打“百货大楼”(当时叫“中原公司”,不是我们今天的)顶上的观察点,打偏了。从此,就再也没有盖房子,建了“胜利花园”。(纪念四九)。就是直到今天也没盖房子!据说那地方挨炸以后,就不能盖楼了。邪门!
作者:smith2372 时间:2011-06-09 22:03:00
  袁文会和袁世凯没有关系。1楼说“张光海”错了,应该是“刘广海”。刘广海解放后逃到香港,不逃也得被抓住枪毙。该刘活动于现在西南角永基花园一带,过去叫“赵家窑”。80年代,在南大道口上,一个快70的胖老婆子在街上发飙,光着大膀子对一个小姑娘破口大骂,围观者众,胖老婆一见人多,更来了精神了,扯着脖子操着一口静海县口音大喊:“周围这些男同志都C你那小X!---”有知道其底细者说,这个死老婆子就是刘广海的姘头。旧社会遗留下来的这些流氓恶霸真的不杀不足以平民愤!
楼主沽上俗人 时间:2011-06-09 22:13:00
  @偶遇小雨 2011-6-8 22:15:00
  我家在建物大街福顺里一条胡同,哈哈。。袁文会的家门口,文革前父亲买的房子,印象中记得院里有家是回民,还有个干脚行的大爷,可是我对这里没啥感情,因我是在小关爷爷家里长起来的。胜利公园里面文革时期买查抄物资,就是我现在集邮册里还有一张查抄物资购买证,这东西和平区的最少最有价值,是我爸给的,如今快成文物了。
  -----------------------------
  福顺里西口有个“福顺当”?后来,是个糕点厂。东口是“仪表紧固件厂”?那胡同有个小哑巴?还有一个少手的,是“四九”时,上街拣了个手榴弹,拿榔头砸响了。
楼主沽上俗人 时间:2011-06-09 22:17:00
  @豆子逗尼玩 2011-6-8 22:23:00
  陈长捷给傅作义赢得了谈判筹码,所以指着傅的鼻子骂...抗美援朝时投降的国民党部队排在前面当炮灰...
  -----------------------------
  宜生的女儿冬菊,最后也很“那个”。
楼主沽上俗人 时间:2011-06-09 22:22:00
  @豆子逗尼玩 2011-6-8 22:23:00
  陈长捷给傅作义赢得了谈判筹码,所以指着傅的鼻子骂...抗美援朝时投降的国民党部队排在前面当炮灰...
  -----------------------------
  @蓝韵之风 2011-6-9 3:56:00
  傅作义之事有的说说。
  傅使北平免于战火,却在五十年代拆了城墙,致使西安城墙今日称雄。
  傅在和平解放北平也不顺当——林彪的一封信差点把他气神经喽。
  傅那个水利部长当得很窝心。
  傅的弟弟惨死夹边沟、地下党女儿文革很惨,部下很多改编内蒙建设兵团。
  -----------------------------
  当时2月1日人民日报的大块文章,把宜生彻底清算了!
楼主沽上俗人 时间:2011-07-04 14:35:00
  我所知道的袁文会(转载"天津文史资料")
  20 世纪初是世界列强侵略我国最猖狂的时期,天津更是首当其冲。腐朽的晚清政府,民国的军阀混战,使人民遭受无穷的灾难。20年代的天津,出现了由早年的“混混”演变而来的“杂八地”,在“杂八地”这类人当中最突出的要属袁文会。他趁社会的混乱,拉帮结伙、勾结日军,做尽了危害天津人民的勾当。
   我和袁文会是师徒与东伙关系,追随他近20年,对于他所作所为耳闻目睹及我亲身经历的各类事件,尚能回忆一二,现写出供读者参考指正。
  
楼主沽上俗人 时间:2011-07-04 14:37:00
  混混世家
  袁文会(190l一1950)祖居天津南门外芦庄子(又称芦家庄)。祖父袁老先,哥仨都是秃头,共生子侄八人。袁文会之父大排行行七,名袁国璋,生二子,长子袁文会,次子袁文德(文德为人老实、好学,于1935年万国公寓凶杀案后被吓死)。袁老先为芦庄子著名混混,在日租界松岛街设立脚行锅户,旭街至海光寺这条街上的日商洋行和中国商店,凡装卸货物一律须由袁家脚行承包。袁老先很有点武功,手使一把特制铁锨,他弟兄及子侄十余人,在芦庄子一带形成一霸。
   1898 年袁家扩展霸业,老七袁国璋到北城根估衣街争夺当地脚行,老七很有臂力,在与对方争斗中失手打死了人,被清官府逮捕后,判处充军山东。是年正值山东义和团兴起,袁国璋趁乱越狱逃跑,参加了义和团。庚子义和团失败后逃回天津,两年后去山西参加清军,自此永无音信。继而袁文会母死,他与弟弟文德同由其八叔袁国玺抚养。
   民国初年袁老先弟兄相继死去,袁家脚行也逐渐衰落。老八袁国玺改行,在芦庄子开设宝局(赌场),利用其父兄的余威和与日租界交界的有利条件,生意非常兴隆,故而无暇照顾袁文会弟兄。
  
  生活放荡
  
   袁文会生性粗野,不读书不求上进,整日在邻里间打架斗殴。日久惹得其八婶反感,对他非打即骂,甚至不给饭吃,致使他终日游荡于“三不管”。袁文会在难以忍受之下投奔其舅父家,舅父姓隋,在东门外天后宫当老道(火居道)。袁文会16岁时隋老道送他到棚铺学徒。袁身材利落,在栅匠中学得撑杆上房的本事,但他游荡成性,未等出师就辞退不干,气得舅母又打又骂。他一气索性不回舅家。在“三不管”和一群狐朋狗友王恩贵、殷凤鸣等一起混,从“三不管”撂地的艺人、生意人身上找钱找饭吃,从此他是“吃、喝、嫖、赌、抽”五毒俱全,因而钱更不够花了,只有找到袁八宝局(赌场)为宝局站道(寻风放哨),后来又为赌徒们看巧力(代赌主分牌收钱),从此不但学得一手吃腥的本领,赚钱路也多起来,得空仍和王恩贵、殷凤鸣等在一起厮混。
  
  参加青帮
  
   1925 年袁文会和王恩贵、殷凤鸣、牛占元等在南市庆云茶园(解放后改名共和戏院,现已无存)听杂耍(曲艺),适为姜二顺的靠山调唱“妓女悲秋”,声调婉转动听,但词句淫荡下流,引起袁、王等人大叫邪好,怪声怪气引得全园听众大哗。这时楼上包厢坐着姜二顺的熟客李七猴,李七猴是当时直隶督军褚玉璞的干儿子。李对袁等人叫邪好搅乱其心上人的演唱非常生气,即派其随从马弁数人下楼将袁、王等人逮捕送押到军警督查处,李七猴并要求其干爹褚玉璞从重处治。褚玉璞当即命令军警督查处长厉大森对袁等执行枪决。
   消息传出急坏了殷凤鸣的弟弟殷凤山,殷风山是督查处的小队员,当即哀求队长白云生给以帮助。白云生,山东省历城县人,早年参加青帮,帮派为嘉海巳二十二代通字班。他有个师叔,人称孙老太爷,是褚玉璞的干老,对孙敬如亲爹。白云生只有去找孙老太爷向褚玉璞求情,这一办法真灵,褚马上下令释放袁、王等人。袁文会、王恩贵等释放后,立即叩见白云生,对白干恩万谢,并要求拜白云生为师加入青帮,白当即应允。
   袁文会、牛占元、王恩贵、殷凤鸣、殷凤山等人成为白云生在天津收的第一批徒弟,其中以牛占元岁数大,即为开山门大徒弟,也就是袁等的大师兄。香堂在白云生家举办,请张凤岭为引进师(张是白的师弟),张对帮规帮法和香堂的摆布是个大内行,对堂词背得滚瓜烂熟,后来白云生凡收徒时均由张协助,张也就吃上这行饭。因白收徒非常多,后来张在青帮中人们有个口头语“懂不懂要找张凤岭”。白云生自从收了袁等徒众后,名声大振,凡天津大小杂八地纷纷烦人托窍拜白为师加入青帮,一时白家门庭若市。致使白云生在天津开了青帮码头,后来军政工商文艺各界中的一些人,为了出风头、找靠山仗势欺人,少部分为生活所迫,纷纷拜在白的门下为徒。如沦陷时期商会会长刘静山、穆庄子天齐庙的大恶霸王海明、武清县的土皇帝柳小五都是白云生的徒弟。到30年代末40年代初,袁文会在天津鼎鼎大名时,白云生居然成了天津帮会的太上皇,官称白老头。
   袁文会除拜白云生为师加入青帮外,在30年代初更认了两个干爹:一个是军阀李景林部下的军长谢玉田,一个是日租界华捕侦缉队长刘寿岩,从而更增长了袁文会的嚣张气焰。
  
楼主沽上俗人 时间:2011-07-04 14:40:00
  日租界最早的赌场
  
   同文俱乐部位于日租界旭街北端东侧的同庆茶园后,主人方若是日军初进天津时的走狗,因而在日租界成为“一等公民”。这个俱乐部名为文人墨客的娱乐场所,招牌是以文会友,实则为大型赌场,设有棋、牌、对诗、斗蟋蟀等娱乐项目,看起来都属于文化娱乐活动,其实这完全是大输大赢的赌具。他从中抽取“水子”头钱,每天收入相当大。而租界当局无论是日、华官警对他是不敢染指的,他兴旺时期袁文会还没有得势,袁也不敢有所触犯。
   六地位于日租界如街北端西侧的闸口街,是个以六种赌具赌博的宝局,有筛子宝、牌九、金钱摊、转盘球、摇缸子宝等。这里的主人很多,都是陆续耍胳臂卖打而钻入拿挂钱的,大部分是混混发源地西头来的,有麻张三、刘桂希(西头大混混李金鳌徒弟)、方明、郭茂林(郭大个)、房树恩(房大个)、小王老(摔跤名将)、秃王平等,这些人都是白云生的徒弟,还有王德山(西头大恶霸刘广海的大师兄)和李明德(国民饭店经理潘子欣徒弟)。六地每月要给袁文会份钱。
   芦庄子宝局位于芦庄子非租界地与日租界交界的高坡上。这是袁国玺独自经营的,最初是袁氏弟兄,后来袁文会得势更没有人敢惹,一般帮会对袁八都恭而敬之,故而袁八宝局一直干到死才结束。
   刘宝珍宝局位于华安街南口,非租界与日租界交界,刘宝珍和袁八很有交情,但也是袁文会的师兄,袁对刘也始终不加进犯。
  
楼主沽上俗人 时间:2011-07-04 14:44:00
  争夺赌场 抢宝局
   袁文会自拜白云生加入青帮后也收了些徒弟,先在旭街新旅社后干了小赌局,生意还算不错,但他并不满足。此时有个苏兰芳(外号苏秃子),在日法交界的富贵胡同旁新津里开了个宝局,生意相当好。原因是位于日法交界,凡法租界好赌者都到这里赌博。袁早想染指,当即派徒弟给苏送信,叫苏把宝局让给袁干,苏岂肯把好吃的肉让出。于是定日相斗,袁因有日警头头刘寿岩的关系,早向刘托情,届时双方打手交锋,苏方战败,日警赶到还逮捕了苏方打手。后苏托人求和,愿将宝局让与袁——让袁当大掌柜,仍由苏主持宝局,袁就这样拿下了这个宝局。
   砸汽枪场
  
   1934年在新明大戏院北侧由新明经理孙宝山(1)勾结日本浪人开设了一个汽枪场,是以打汽枪为赌博的赌场,每天收入颇丰。它的赌具是墙上挂着画有12个属相的大转盘,将它转起来用汽枪描准射击,下边台桌上同样画着12个属相,赌徒们以钱任择各门押注,待汽抢打准某属相后,1元赢11元。这个赌场因未把日警贿赂好,巡捕头头们指使袁文会去捣乱。袁授命带了lO多个打手,将汽枪场砸了个稀烂。孙宝山找来日本浪人,与袁打手一起到日警署打官司,袁打手硬说在汽枪场输了钱,而场方说是打枪游戏不是赌博,警署勒令停业,放了袁的打手,砸的什物等于白砸。这个场址后来改为日本舞场,1945年“八一五”日本投降后,这里改为酒吧间专接待美国军队,一时生意非常兴隆。
  
   砸诗谜场
  
   中原公司6楼由方若之子方式(号长宜),开设大型赌博场,赌的形式为猜诗谜,美其名为以文会友。设有大方台桌,桌上摆着各种诗词成语,赌徒们以高级纸烟(三炮台)为赌注(代替现金),掌赌人以明矾写好诗句,用水泡出字来核对,押多少赢多少,输赢数字很大。方式依仗其父势力,其母又是日本人,根本不把日警放在眼里。1934年冬的一天,日警头子徐树浦到会德号串门和袁文会谈及诗谜场事,徐因方式仗势开赌场不给日警好处很为气愤,袁即表示派人砸诗谜场,给方式个颜色看看。袁把我和刘国安(袁徒)叫来,命我二人到中原公司6 楼去砸诗谜场,并嘱咐砸完一人顶事,到警署千万别提袁文会叫去的。
  
  
  
楼主沽上俗人 时间:2011-07-04 14:53:00
  转天我俩到中原6楼,诗谜场围着三四十人押注,我首先用手分开人群,近前一看桌上押的没有钱全是纸烟,我向掌管人说:“这是什么?我们来干两盘吧!”顺便把桌子推翻。方式一看过来要抓我,刘国安冷不防给方一个大耳光,他戴着的眼镜也打飞了,他的打手一齐上来围攻我二人。这时驻场日捕赶到,这个巡捕叫蔡连科,是袁的徒弟,一看是我们二人,马上维护着,并叫我快走,只叫刘国安一人顶事,方式也派了管事人跟着,一齐带到日警署。
   到警署经审讯,刘国安控告在诗谜场输了千元,方式的顶事人则说诗谜是以文会友,非为赌博,双方各执一词,到晚上全都释放。徐树浦得消息后又到会德号,叫袁文会带人去诗谜场示示威。转天袁文会带着郭小波、李子珍、阎仲三和岳老等到中原公司6 楼。这天诗谜场虽然照开,而赌徒不多,原因是昨天被砸,人们不敢再来。方式和他的打手们全在场。这时正有个丁振芝的儿子,他和方式是好友,他不自量力地要为方式拔创,向袁等人走来,袁向岳老使了个眼色,岳老向前抓住丁,连踢带打,丁只好抱头鼠窜。方见此情景未敢上前,转天托出方明(袁师弟),向袁赔礼并讲条件,愿每天给袁30元,请袁照顾该场安全,袁答应后每天给我和刘国安每人5元,他独得20元,并许可我俩每天在6楼餐厅白吃饭,顺便照料诗谜场。同时也答应给日警署华人巡捕月钱。这是打出来的。
   此外又如妙峰山下院(位于四面钟后,是肖铁楞的宝局);英商跑马场(有李律阁的股东,跑马师中有袁文会徒弟,袁也养马)以及“回力球”,也都请袁出名护场,每天给袁份钱。
  
  
楼主沽上俗人 时间:2011-07-04 14:55:00
  成立花会
   花会在30年代是个新型的赌博方式,它在天津成立时分为老筒和新筒。老筒地址在日法租界的交界新津里,新筒地址在小松街万国公寓旁。1931年上海人任渭渔来津投奔国民饭店经理潘子欣,任和潘为好友,拟在法租界开设新型赌博“花会”(这种赌博当时已风行于江南)。经潘联系法工部局,未能允许,潘遂介绍任到日租界会德号找袁文会,经袁协助在新津里开办,称为老筒。该筒每天给袁20元,袁派郭小波,国文瑞、段六等为护筒打手,每天各拿份钱。
   1934 年又有上海人黄桂山(袁徒)、阿乔、阿桂等人来津,找袁文会也想设立花会。黄桂山由上海定做一辆最新式的人力车送给袁文会,这辆车为海式,其车厢、车把、挡泥板均以黄铜包镶,呈金黄色,青芝麻皮车罩,双脚铃,上下四个车灯,后有尾灯两个。这种人力车上海只产两辆,一辆由上海青帮头子黄金荣乘坐,而这一辆由黄桂山以高价买下孝敬给袁,袁一见大喜,更给车夫李二买了身新衣服,以与新车相称。
   袁文会协助黄等在小松街万国公寓旁设立了花会,称之为新筒,并派李子珍、曹玉和、阎仲三为护筒打手,各拿份钱,袁也是每天要20元。新老筒袁共拿40元作为他家庭生活费用,每天由曹玉和送芦庄子袁二太太家。
   两个花会筒是日租界公开的赌场,其主持人都需要拥有一定数额的资本存到正金银行,作为保证金。对日警暑上下人等都有大小份的月钱,就这样警署头头们还要临时去找便宜,徐树浦有时到新筒找李子珍,以一元钱叫李代押,这就是说要一定赢,开筒后他就能拿33元,因而花会开销是相当大的。
   花会是以36门为赌注,它有太平、坤山、光明、志高、正顺、三槐、江祠、汉云、福孙、九官、必得、月宝、火官、河海、逢春、荣生、卢奎、天龙、天申、日山、茂林、青元、有利、上招、合同、银生、明珠、井利、只得、安士、吉品、元吉、万金、元贵、攀桂等。
  
楼主沽上俗人 时间:2011-07-04 14:56:00
  在开办初期,押花会的以南方人较多,尤其是日租界和南市的南方妓院从掌班老板到妓女,差不多天天必押,后来发展到天津当地人,家庭妇女、各商店经理和职工。其发展又快又广。原因之一是花会有义务跑封人非常多,其中男女都有,他们以此为业,每天串商店、住户、妓院。原因之二是花会输的数目小,而赢了就是大数目,一角钱能赢三元三角,当年面粉最好的只有一元七八角一袋,一角钱可赢两袋面粉,但是越赌数字越大,输的时候多,偶尔赢了一次就欢天喜地地到处宣扬,无形中做了花会的义务宣传。原因之三,当年人们大部分讲迷信,花会的36门都离不开迷信,如“打亮子”即做梦,夜间做梦梦见吃螃蟹,转天起床马上找跑封人押“河海”。家中遇有难事而顺利解决就押“太平”或“有利”。总之在一天生活中什么事都能和这36门对得上号。原因之四,受花会之害最深的是家庭妇女,早年绝大多数妇女是不到社会上工作的,男人赚钱即交给妻子,女人担负家庭生活,这说明妻子是掌握钱财的,她们经不起跑封人的说劝,偶作一试,确赢了不少钱,从此这个钩就挂上了,最终输得变卖财物,更不敢告诉丈夫,结果被逼得投河觅井而自杀者大有人在。花会这种赌博害人之广,罪恶之深,可谓罄竹难书。
  
  
  
楼主沽上俗人 时间:2011-07-04 15:02:00
  北京大旅社赌场
  北京大旅社赌场,地址在北京前门外大栅栏“馅饼周”对过,明为旅社实是大型赌场。这里主人是日本浪人三野,他是受北京特务机关嘱托,以开旅社为掩护进行特务活动,更以赌场收入作为特务活动经费。1936年初正式开业。三野是个特务,对赌博这一门他一窍不通,于是他到天津拜访袁文会请袁帮忙。不料遇袁文会为逃避万国公寓杀人案不在天津,而正巧遇上郭小波和李子珍。由于万国公寓事件后,新老筒花会同时被日租界当局下令停业,而刘广海在法院告袁文会及其羽党,追捕之风很紧。三野到天津来找他们帮忙正称其意,于是郭、李马上随三野到北京大旅社承办赌业。
   当时北京赌场较少,即使有小型的也不敢明目张胆地干,对赌徒们也不安全,而大旅社赌场是日本人干的,北京警察局对它也无可如何,故而北京嗜赌的阔人们纷纷来大旅社赌个痛快,尤其是梨园行人也来此赌博。到1937年七七事变日军侵占华北后,这个赌场更是兴旺。这时袁文会已回津重操旧业,并受到日本人的宠爱。郭小渡、李子珍不敢独享好处,马上由北口买了细毛皮袄多件并带现金数千元来津孝敬袁,从而得到袁的赞赏。但好事不长,北京伪华北政委会向日本特务机关反映,建议将大旅社赌场取缔,以保障北京治安,日特务机关只好勒令该赌场立即停业,至此郭小波、李子珍只好回津。郭赚了些钱就在寿街开了个北洋饭店,李子珍重回袁处。
  
楼主沽上俗人 时间:2011-07-04 15:11:00
  寿街----兴安路
楼主沽上俗人 时间:2011-07-04 15:16:00
  广收徒众
   袁文会自其出世,直到1945年“八一五”日本投降被捕止,据不完全统计,他所收徒众多达万余人,其中包括各行各业,开始都是些五子行业的茶房伙计等等,尤其是妓院伙友以及掌班的更多。当他在天津大名鼎鼎时,收徒就挑挑捡捡,要拜他为师就不那么容易。在艺人当中以曲艺界较多,但有时他自己不收,而叫他师兄弟们收。如有两位著名相声演员就曾拜郝样金为师。郝最初和李子珍是好友,后来一起投奔袁文会。日伪时期他经营群英戏院。
   1940年天津南市燕乐、升平戏院专演杂耍(曲艺),有个相声名演员戴少甫,他是个票友下海,没认过师父更没投个门派,在燕乐演出一鸣惊人,很受观众赞许,排在全场演员倒二,就因为没有门派师传,被同行所忌。而且经常有“杂八地”找戴的麻烦,原因是他没有参加青帮认个有名的师父作靠山,于是戴托人向袁文会递小帖(即拜师的履历信),而袁始终未应允,逼得戴无法。偶有一天袁到燕乐听戏坐在楼上包厢,戴一看机会到来,跑到包厢给袁跪下磕头认师,就这样加入青帮,从此一些小杂八地们再不敢欺服戴了。当年艺人就是这样为生活所迫不得不依靠这些恶霸们的。
   1927年武术社在天津大兴其道,当时比较著名公开设立的有 18处,分布在各个角落。各学校尤其是中学,特设武术这一门课程。铃铛阁中学(省一中)的武术老师叫武彩云,他以蹉脚门掌门老师名闻于天津。武的长子以普济拳(即皮拳)称著,次子在马良军队中任武术教官。他有个徒弟叫吕学鉴,打弹弓百发百中,身轻如燕,能蹿房越脊,吕开始看不起武彩云,后经交手对打,被武打服而认为师。武最得意之徒叫赵大鹏,外号镇南洼,也就是说南门外一带无敌手。
   南门外南关老街,是个繁华的集市,鱼、菜、肉等各市都在此处,这里居民和商号的员工都好习武。有一十居饭馆掌柜赵金山,鱼市、菜市掌柜杜承奇、孙连义、刘振铎等人,集资成立进德武术社,约请赵大鹏为老师,开业后有学生40余人,大部分都是附近居住好武的子弟们。自从赵大鹏在进德武术社授徒后,武彩云老师也常来指导,使得学员们深受其益。而这些学员后来都是袁文会的得力打手,我就是其中之一。
   1928年北伐成功后,我国武术事业更是蓬勃兴起,南京政府成立国术馆,馆长张之江。是年秋南京政府派褚民谊来津主持天津武术会演大会,地址设立在南开中学。届时天津18个武术社和所有武术爱好者云集南开中学体育场,各路英雄会集一堂,门户有太极、八卦、形易、蹉脚、通背等等。会场隆重热烈,学员们逐一出场表演,各显其精湛之绝技。进德武术社的学员们受到大会的好评,并得到银盾等奖励。
   这天袁文会带着郭小波、李子珍、陈少舫、王恩贵、殷凤鸣等人也到场参观,他看全场演员倒二,就因为没有门派师传,被同行所忌。而且经常有“杂八地”找戴的麻烦,原因是他没有参加青帮认个有名的师父作靠山,于是戴托人向袁文会递小帖(即拜师的履历信),而袁始终未应允,逼得戴无法。偶有一天袁到燕乐听戏坐在楼上包厢,戴一看机会到来,跑到包厢给袁跪下磕头认师,就这样加入青帮,从此一些小杂八地们再不敢欺服戴了。当年艺人就是这样为生活所迫不得不依靠这些恶霸们的。
   1927年武术社在天津大兴其道,当时比较著名公开设立的有 18处,分布在各个角落。各学校尤其是中学,特设武术这一门课程。铃铛阁中学(省一中)的武术老师叫武彩云,他以蹉脚门掌门老师名闻于天津。武的长子以普济拳(即皮拳)称著,次子在马良军队中任武术教官。他有个徒弟叫吕学鉴,打弹弓百发百中,身轻如燕,能蹿房越脊,吕开始看不起武彩云,后经交手对打,被武打服而认为师。武最得意之徒叫赵大鹏,外号镇南洼,也就是说南门外一带无敌手。
   南门外南关老街,是个繁华的集市,鱼、菜、肉等各市都在此处,这里居民和商号的员工都好习武。有一十居饭馆掌柜赵金山,鱼市、菜市掌柜杜承奇、孙连义、刘振铎等人,集资成立进德武术社,约请赵大鹏为老师,开业后有学生40余人,大部分都是附近居住好武的子弟们。自从赵大鹏在进德武术社授徒后,武彩云老师也常来指导,使得学员们深受其益。而这些学员后来都是袁文会的得力打手,我就是其中之一。
   1928年北伐成功后,我国武术事业更是蓬勃兴起,南京政府成立国术馆,馆长张之江。是年秋南京政府派褚民谊来津主持天津武术会演大会,地址设立在南开中学。届时天津18个武术社和所有武术爱好者云集南开中学体育场,各路英雄会集一堂,门户有太极、八卦、形易、蹉脚、通背等等。会场隆重热烈,学员们逐一出场表演,各显其精湛之绝技。进德武术社的学员们受到大会的好评,并得到银盾等奖励。
   这天袁文会带着郭小波、李子珍、陈少舫、王恩贵、殷凤鸣等人也到场参观,他看袒护徒弟险遭不测
楼主沽上俗人 时间:2011-07-04 15:22:00
  1931年袁徒马世昌的叔父马云生,原为山东督军张宗昌的随从副官。张宗昌失败后,带着其四妾“满堂”逃往大连隐居,天津遗下五妾“富贵”(满堂之妹)。该妾私蓄颇丰,住日租界桃山街(今包头道),张宗昌去大连后,富贵不甘寂寞,姘靠了张的副官马云生,二人打得火热,马也骗了富贵不少钱。富贵不久即甩了马云生,另与前驻日领事庄金科相识而同居。马云生内心愤愤不平,终于匪性大发,买了瓶镪水上门找富贵施以报复,幸而一瓶镪水都洒在富贵身上,只烧毁了表服而未伤皮肉,其毁容目的未能得逞。庄金科得知后,暗使日本警察署将马云生逮捕,马云生侄马世昌为救其叔,找到师父袁文会求救,袁看爱徒之面,亲自到警察署将马云生保释。庄金科得知虽对袁不满,但也无可奈何。
   是年冬,中原公司发现炸弹,作案人始终没有下落。庄乘机向日本宪兵队密告,炸弹案系袁文会集团所为。这时传言要逮捕袁,袁的干爹、日警署五道刘寿岩得知此信,明知有人陷害袁,即将袁找来,嘱他立即去日本宪兵队自首。袁遵嘱到宪兵队自首,经审查确非袁所为,又由于刘的疏通,很快袁即被释放。
   11月富贵知马云生怒气未息,又得罪了袁文会,就约马云生吃饭,谈条件拟再给马些钱从此作罢,而马不但未接钱,反而扬言待机会找庄复仇。是年旧历除夕,庄金科到桃山街富贵家准备过年,天将黑,忽有便衣二人各持手枪闯进,照准庄头部、胸部连开数枪,庄当场身亡(后来得悉这两人是国民党蓝衣社人员,因庄金科是极端亲日分子故而杀之)。富贵急忙报警,经审讯,富贵声称日前有马云生扬言要杀庄金科报仇。日警根据情报直奔马家,倒了霉的马云生正在与家人过团圆年,糊里糊涂不知何故被逮捕,经审问后送华界法院,在屈打成招之下判了20年有期徒刑。1936年我因万国公寓凶杀案被押时,曾和马云生同住一监,他和我谈及此事始末。1937 年七七事变,袁文会带着日本宪兵到西头监狱救出王恩贵等人(因万国公寓案被押)时,顺便把马云生也放了出来。
  
楼主沽上俗人 时间:2011-07-04 15:23:00
  松岛街----哈密道(四面钟)
楼主沽上俗人 时间:2011-07-04 15:32:00
  夺码头 运烟土
  
   1932 年上海青帮头子杜月笙贩运印度大烟土(鸦片),以英国船运往天津太古码头卸货贩卖。太古码头脚行大把头王把(人称大王把),他把持着太古码头往来船只装卸货物的大权,收入甚丰。袁文会早想染指,一天由袁徒弟李荣堂(李即太古码头工人)领路,袁带了打手100余人到码头找大王把,命他交出码头脚行,而大王把怎肯将这块肥肉轻易让出,双方话不投机,打了交手战,一时刀枪斧把齐飞,伤人很多,李荣堂早就恨透大王把,今天在师父面前正是立功时机,他手急眼快用双叉子(匕首)将大王把刺倒。大王把的人一看头人倒地,一个个扔下大王把不管(后来大王把由其亲信用小船运回老家)纷纷跪地拜袁为师,就这样袁夺得太古码头脚行,派李荣堂负责这个脚行,同时又收了几百名徒弟。从此与上海杜月笙拉上贩运烟土的关系,杜月笙经常派其亲信任和三与袁联系,任也是上海著名恶霸,后来天津刘广海逃避袁的追捕,跑到上海结识了任,并拜任为先生(青帮中人原已认师,再想认师即称先生),任曾非常照顾刘广海,并资助他逃到香港。
   袁自夺得太古码头后,便清理了海河沿岸各大小码头的把头,他独占海河的货物装卸。
   黄郛是个老亲日分子,他在30年代曾任国民党南京政府行政院驻北平政务委员会委员长。他依仗着职务之便,由西北包头往天津贩运烟土,一般由天津北站卸货,以汽车直运日租界。当运烟土汽车到达旭街北口时,再同袁文会组织的公记印子房(这个印子房设在闸口街同庆茶园旁,负责人有王恩贵、刘金铭等)派人押车运到德义楼或乐利、大北、息游别墅等旅店,交付各烟贩,每车要给公记60元。每天仅运烟土车的收入就有数百元。
  沽名钓誉
  
   袁文会为了沽名钓誉,收买人心,讨好乡邻,做了一些貌似善事的事。
   每年的旧历四月初八是药王爷生日,天津西郊有个峰窝庙,庙内供奉着药王。旧社会人们迷信神佛的思想非常浓厚,往往当父母生大病的时候,儿女们在神佛前许个心愿,待父母大病痊愈后转年药王爷生日,一定到蜂窝庙烧香以还所许的心愿,甚至有许下“一步一个头磕到峰窝庙”心愿的;有的“滚砖”(就是磕头磕在砖上),最真挚的心愿莫如“挂灯”(就是从两个胳臂下的肉皮用铁丝串透,下边挂一串胶纸灯笼,再由两个人给扶着胳臂)。天津城距离峰窝村约30里,在天津西南方,如果要磕头或挂灯走这么长路,人是受不了的,在天津与峰窝村中间有个庙叫大寺,一般只到此为止,甚至再短一些,这要看本人的诚心与体力。药王庙会前后举办l0天,这些天庙的周围人山人海,做小买卖赶庙会的非常多,当地人用苇草编些小动物卖给带小孩的香客。
   袁文会每年到峰窝庙会这些天,他花钱在沿途每隔一里搭一个大席棚,设座位供香客休息,并备有绿豆汤随便喝。多年来只要有庙会他就这样准备,从不间断。
   旧社会挣钱难,穷人多,平日揭不开锅没饭吃的大有人在,更不用说过年。但人们都希望在这一年的尽头“除夕”无论多穷也要全家人吃一顿团圆饺子。吃饺子要白面,而平常连棒子面都买不起,又哪来的白面呢?袁文会在这方面是会做人的。每年除夕前,他在芦庄子米面铺买200袋白面,叫面铺开好5斤一张取面条子,他把这些白面条子,分给他的手下人,叫他们在大年三十前一天的晚上,到芦庄子附近串街走巷,打听哪一家穷得过不去年,就叫开门给一张取面条子,这一张面条确似雪里送炭。他每年如此,用不多的钱,而讨好芦庄子附近的穷人。
   在芦庄子袁家房后的华安大街上,有个理门公所和信义堂。公所是以戒烟酒为主题的会道门,它的建立都是靠善男信女逢年过节捐助来维持它的存在。信义堂也是天津较大的理门公所,它的最大施主要属袁文会。
  
  
楼主沽上俗人 时间:2011-07-04 15:46:00
  
  
  成立“抗日救国军”
  
   袁文会这号人还成立抗日救国军,听起来这确是新鲜事,但确有其事。1931年“九--八”事变后,原东北军张作霖部下将领纷纷逃进关里。武汉卿原是东北军骑兵旅旅长,“九一八”后带着女儿来到天津,女儿不仅会骑马,还能双手打抢,而且面貌娇好。武汉卿自进入天津,抗日复仇心切,经人介绍认识了袁文会。武一心想借袁的力量招兵买马成立抗日救国军,武手中尚有些私蓄。袁一见这父女二人,他就另怀居心,他想一方面招些人力为他霸业效力,一方面他想占有武的女儿。武与袁二人一拍即台,武汉卿在北京天桥招兵,袁在天津南市招兵,结果招了300余人,成立抗日救国军,武为司令,袁为副司令。队伍拉到良乡集训,正遇山西商震军队,商认为他们是一批土匪部队,一接触即被打散,武和袁逃回天津,前后只半年时间。后来袁竞以威逼利诱手段奸污了武女。
   以上这篇回忆是我在一年的时间内,断断续续回想起来的,内容情节都是有关袁文会的平生劣迹。袁在他的集团中是个总头目,一般他亲自参与活动的时候比较少,都是分别让他的部下(打手)们去干,他坐享其成。以上所辑大多是我亲身经历,或亲闻目睹的,所以要谈到袁文会的全部罪恶,这篇文章还是远远不够的。
   (写于1984年周恩玉整理)
  
   注(1):孙系倒卖烟土起家,后来因经营戏院,与常来看戏的大军阀孙殿英认了同族兄弟。孙1938年被日本宪兵队逮捕死于狱中,新明被日军没收,改名名樱花馆,成了专为日侨娱乐的电影院。
  摘自《天津文史资料选辑》
  
  
  
日租界全貌

楼主沽上俗人 时间:2011-07-04 15:52:00
  周恩玉先生,是天津影院界,----大名鼎鼎的"电影周".<天津文史资料>有周先生写的资料.
  
作者:成熟洒脱2 时间:2012-06-26 16:28:00
  
作者:看不见_风景 时间:2012-06-26 19:23:00
  楼主说说枪毙汉奸温世珍
作者:装假冰一湿 时间:2012-06-26 20:24:00
  @成熟洒脱2 2012-6-26 16:28:00

  
  -----------------------------
  向总统致敬礼!
作者:guoguoyifan 时间:2014-01-15 11:37:00
  听家里老人说,袁文会没有后来宣传的这么坏,基本不招惹老百姓,过年过节还会周济大家。打群架什么的,都是为了抢生意,而且好像提前还通知周围百姓一声,到时大家不出去就是了。他要命的是靠了日本人,这个性质就变了。
作者:沽上俗人2013 时间:2014-01-25 21:12:00
  @guoguoyifan 81楼 2014-01-15 11:37:00
  听家里老人说,袁文会没有后来宣传的这么坏,基本不招惹老百姓,过年过节还会周济大家。打群架什么的,都是为了抢生意,而且好像提前还通知周围百姓一声,到时大家不出去就是了。他要命的是靠了日本人,这个性质就变了。
  -----------------------------
  谢谢您!这帖子已经好几年了,又让您给顶起来拉。
作者:我本楚狂 时间:2014-09-15 16:36:00
  看血溅津门小说,里面玩死签真够邪乎,不能打,能挨打也是英雄,在油锅里面捞银元决定胜败,很少见,挺佩服这种做法,比玩阴的好。
作者:bfmp 时间:2016-09-23 11:36:00
  @成熟洒脱2 2012-6-26 16:28:00
  
  -----------------------------
  @装假冰一湿 2012-06-26 20:24:00
  向总统致敬礼!
  -----------------------------
  顶
使用“←”“→”快捷翻页 上页 1 2 下页  到页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