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的时光

楼主:赵四浴 时间:2014-02-05 04:29:36 点击:1484 回复:36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一个人的时光



  




  过了今天,年渐渐的开始远了,这是大年初五的晚上,刚刚下了一碗饺子,没吃几个就吃不下去了。
  坐下来喝起茶来、、、
  一个人就是容易去想一些事,说不上是伤感,一个人要冷静起来,伤感给谁看呢?
  还没到春节的时候,就开始纠结着今年该不该回家过年这个事了。每次拿起电话想给父亲打电话想问问家里的情况的时候,依然会很犹豫 ,有时候真的拨过去了,真的希望是关机的,结果真的是关机了,就给了自己一个没有续续打过去的理由来。
  眼瞅着就要到年三十了,公司还没放假,父亲突然打过来电话了,这时候还是先挂断电话,然后再拨过去。父亲沙哑的声音有点吞吞吐吐的问我,过年了,想打个电话问问我的工作情况。工作很好,一直很努力,生活上还是一个人,父亲没有直接问我的个人感情问题,我就先打断了他继续问的话题一转,问家里的情况。
  父亲说二哥自从离婚后在家里养了一群羊和鸡鸭,二哥的儿子读了几年的一年级了,没有人照顾他,担心他孙子的成长,二哥还是很颓废的活着。有点空就去赌博,没有钱了就拉一只羊卖了换赌资,或者是卖几只鸡,家里的生活还是要靠父亲维护。
  父亲说他们住在涡河岸边的一个茅草棚子里,父亲每天要照料二哥的鸡鸭羊群,要到河里捞杂草,晾晒。做饭的锅是露天的,下雨的时候就把一把太阳伞撑起来,刮风的时候就用伞遮住风口。烧的是柴火,夜里烧饭要用手电筒照着光、、、
  父亲说到这儿的时候,我的鼻子又酸了,我打断了父亲的话,我说,爸爸,要是家里日子很难过的话就来义乌我这里吧。父亲的声音有点颤抖,父亲说,他不能来。他来了家里的鸡鸭羊群就没有人打理饲养了,还有二哥的孩子就没有人给他做饭吃了,还有他老了不想离开家了、、、
  还想说点什么的时候,父亲说电话打了很久了,别打了吧,费电话费。我其实还想问问父亲还拉二胡吗,还吹笛子吗,还经常跟着村里的唢呐队去办事吗?
  在那样的冬夜那样的河边,父亲坐在涡河岸边拉着有点忧伤的二胡,二泉映月,瞎子阿炳的音乐故事已经进入我的骨髓。有时候不知道谁是故事里的自己谁是故事里的别人。我的老父亲真的老了,我其实想在每个节日里背着行囊带着自己的爱人千里迢迢往家奔波去看您的。我没有那么自私没有那么冷酷无情的,我也恋家,也留恋故乡,一样的日思夜想的亲人。
  阿陌送我一个陶壶,仅仅是一个人用,黑陶,据说是一壶一件,绝无仅有。DY送来一包铁观音,我开始一杯接一杯的喝茶,友人足够关怀了吧,在你一个人孤单到要病了的时候,总能给你鼓励给你温暖的问候。可是,再多的问候再多的关怀,内心的那份思想苦,只有自己领悟。
  电锯回家了问我想吃老家的什么,我其实想吃很多家里的那些小吃不是嘴馋就是思乡。我说想吃老家的熏牛肉了。就是那么说说,不几日他从家里回来了真的带来了一大块牛肉。虽然不是我想象的红色的熏牛肉,可是,那真的是老家的味道。我放了几日都不舍得吃,喊来阿陌,炒几个小菜,备瓶好酒,两个人就那么对酒当一次回家的旅行了。
  年三十这天,我还是留在了义乌。一位朋友问我过年了怎么不回家过年呢?
  我说,我的家在远方,我在哪里哪里就是我的家。因为这样我就特别注意自己的居所。住的再小也要有家的感觉,我试图把出租屋掩盖的和家一样温暖。
  算算该不止十个年头的春节年夜饭我都是一个人在异乡自己过,今年多了一个人,这该谢谢阿陌。两个人做了八个菜,虽不是很丰盛,也算是这么多年最热闹的一个年了。
  年初二的下午,随便的收拾一下行李,到火车站买了去桐乡的动车票,就出发了。到了桐乡已经是晚上八点二十了,坐上了八点四十的开往乌镇的公交车五块钱的公交真够漫长的,足足坐了有近一个小时就到了乌镇。
  第一次来乌镇,下了车自己也迷迷糊糊的,走了几条街都找不到一家可以入住的客栈。以为把自己扔出去了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没想到大年初二乌镇的客栈里都注满了异乡的人,都客满。
  正当自己一个人不知道往哪去的时候,正当自己想着是不是要在乌镇的街头夜宿街头犯愁的时候,对面有人向我挥手。近了一看是一个中年大姐模样的村姑,她问我要不要住宿。我说要呀,就开始讨价还价起来。最后以150元住宿一晚成交,我以为就在西栅景区附近呢,没想到坐上她的摩托车绕了半天才在一个偏僻的小村口停下。
  吴姐车开的很快也很稳,虽然夜很黑,也能透过车灯的光束看到起雾了,吴姐说雾很大明天也许会落雨。
  是一座普通的小楼,上去到二楼,她让我挑选两个单间的其中一间,对比了半天还是选了一间我不是很满意的房间住下了。我说饿了,她让老公帮我下了一碗面,面里放了两个鸡蛋,不是荷包蛋是卤蛋。


  


  想冲凉的时候,发现都是冷水,想刷牙的时候,发现洗手盆的水龙头不出水。床单是大红的颜色,那么喜庆,我没有倦意。被子能闻到一股潮湿的有点霉味的异味。
  第一晚和衣而睡了,没睡着,却不觉中看到天就亮了。
  吴姐说我起的很早,景区要九点以后才开门呢,我其实是无睡意了,宁愿早早的起来。想想这些年我好像一直都有早起的习惯,就算是周末我也会早起洗漱以后再睡。
  还是吴姐骑上那辆踏板摩托车载我去了东栅景区门口,这时候淅淅沥沥的小雨开始下起来了。吴姐说买一张通票先看了东栅以后再去西栅。
  初进去因为去的早吧,街上游客很少。雨中行走在江南水乡里,别是一番滋味在心头。只是少了一个人陪同,少了一个人走在自己左右,我倒是喜欢追着她左右追逐着一个个精彩的画面。
  走着走着发现身边的人开始多起来了,渐觉得开始拥挤起来。那石桥上原本就是窄小,当游客多到需要排队上下的时候,顿失所有的情趣。
  等我再返回至矛盾故居时,游客已经多到爆棚,需要移步前行,站在林家铺子门前,感觉矛盾老先生笔下的不是没落的林家铺子,一片繁华盛世,时光穿越了似的让人恍惚不知身在何地何时何处。
  最后感觉是仓惶逃出了东栅,给吴姐打个电话,希望吴姐能带我去西栅。没多会,吴姐的老公来了,把我载到西栅景区门口,这时候已是下午了。
  步入西栅原本是可以乘坐免费的乌篷船的,也许是不愿意站在那长长的队伍后面苦等吧,我还是选择了走步道进入了景区。
  的确,西栅比东栅的规模大很多,走进去不问方向的就融入了风景中。走着走着就饿了,真的以为那就是千年的景象,书生羊肉面馆要了一碗招牌面30块一碗面。也许是碗太大了吧,其实也只有半碗面,面上放一块羊肉。那味道不是我以为的味道,就是一碗简单的面。这里其实,不是吃它的 味道,应该是吃它的感觉吧。
  慢慢的才知道很多时候我们自己以为自己是个看客,其实,我们不觉中也成了别人眼中的一处风景,一个摆设。
  人生也许就是一次旅行,一路上会遇到很多风景。不一定都能记住的,能记住的不一定拥有,拥有的也不一定能记住。一路走走停停,谁丢了谁的谁,我们也被别人丢,自己也捡拾者别人的丢弃的。到最后,哪个是自己。哪个是别人,自己也恍惚了。然后,当我们感慨时间都去哪儿了的时候,我们真的不年轻了。
  走着走着看到街上的灯亮起来了,石板桥被妆点的透明起来了。河岸对面的每扇窗户都敞开着,灯光照进水里,倒映着光影里的世界,仿佛是一幅动着的水墨画。让你不得不动情,让你不得不激动,让你不得不去想继续走下去,探寻一些惊奇一些欣喜。
  此时梦里不知身是客、、、
  细雨如丝,还在下着,最终没有邂逅着一身旗袍,撑油纸伞的伊人。
  在民国饭店对面一个老字号烧饼店停下来,安静的随着长长的队伍后面慢慢移步往前。老字号到底有多老无从考究,想想也是书生羊肉面的感觉吧。我前面是一对情侣,女友安静的就站在我前面,她男友不停的在她身边抱怨着不该这么傻傻的排队,说快没有耐心了。他说恐怕等不到一米之遥就自行离开了,女友对着他微笑着,说就是想要这样的感觉,好不好吃都不重要。
  最终我们都等到了,没有计算时间。她男友也没有离开,依然是叽叽呱呱的抱怨着,一面还不停把散发着香味的烧饼往嘴里大口大口的嚼着。
  也许自己真的饿了,也许是这烧饼真的很好吃,两个烧饼还没细品其中的滋味就都到肚里了。真的走的觉得累的时候,是因为脚都抬不起来了。
  摸索着,随着稀稀疏疏的人群就走出了西栅。
  出了门才有些不舍,回头笑了一下,发现我身后已看不到有比我晚的人了,也许是我走的快了,也许是我走的慢了?
  再次给吴姐打个电话后不到十分钟吴姐的老公就骑着他们家的摩托车把我载回家里了。
  我没有再提冲凉的事,依然是和衣而睡了最后一个晚上,我想我也许只能坚持两个晚上不冲凉不脱衣服睡觉了吧。



  


  其实,我的动车票是下午两点二十发车的,我还是早早的就起来了。临行前我免不了要寒暄一下说下次来乌镇还住吴姐家,其实什么都好,就是让我无法洗漱让我无法坚持再来下一次了。
  吴姐的老公把我送到车站后,我看到一辆发往桐乡汽车站的公交车就逃命似的冲上去。检票的时候检票员问我去哪,我说去火车站,她说坐错车了,我坐了一站就原路返回汽车站。
  到桐乡火车站的时候还不到十一点,无聊的车站里我拿出了在西栅昭明书院的书店里买的一本美国诗人狄金森的诗集《暴风雨夜,暴风雨夜》看到一半的时候就到了下午发车的时间了。
  上了动车,我的座位是12F,紧靠窗户。我想这下我可以看看窗外的风景了吧,一个女孩子坐到我的座位上了。我很礼貌的说,对不起,你做的是我的座位。她歉意的让开了,我刚把行李放好,她在我身后说:先生,您好,请问你可不可以和我男朋友的座位换一下呢?我没回头,也不好意思继续坐下去了,就答应了她的请求。她打个电话后没多久,她男朋友就过来了。问我要不要换一下车票,我说不要了吧,我问了一下他的位置就径自去了。终于找到了,是三人座,我换的座位靠过道,我隔壁的竟然也是一对恩爱的恋人。依偎着,呢喃着,让我有些纠结透了。我把头深深的埋下去,看着手里的那本蓝色封面的诗集。读着读着就睡着了、、、
  醒来,发觉我的手机掉地上了。我弯腰捡起来,发现手机壳破损了,我按了一下开关键。手机联网了,打开了一个十年都不曾打开的空间;那些说说,还有那些刚刚上传的照片;那些文字像一根根钢针刺进我的血管,疼痛伴着麻木。是的,宝宝满月照很好看,我该留下一串祝福的话的,至少我该点个赞吧。我什么都没说就走开了,我想我还是该安静的走开,离的远远的好些吧,任何字都会是她的困扰,都是她的不快。
  既然注定不能挽回曾经,又何必再纠结曾经呢?
  释然了就看淡了,看淡了也就轻了,轻到忘了彼此是否相见过、、、
  朋友说我是爱情至上的人,追求美丽浪漫不离不弃的爱情。是的,这是真的,我一直努力的做着这样的梦,一直这样用心的对着身边的人。
  朋友说如若真的没有找到我要爱情我会离开人世吗?
  愣了一下,我说,不会的。我想假如真的有人真的爱上了我,也不会接受这样一个因为找不到自己爱的人就轻生的男人的。所以,我这以后都将学会带着阳光生活,不能给爱人一座城,却可以给爱一份安全温暖可以一起万水千山走遍的真实的生活。
  写到这才发现这一晚我都在憧憬着未来,一个人的时光还有多长多久多遥远、、、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4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吃里爬外骠骑 时间:2014-02-05 08:49:00
  去乌镇还不如回家,九年义务制教育了,学校不让留级。
作者:一条是个鸟 时间:2014-02-05 09:29:00
  好长,还是看完了,情真意切。。
作者:莫小婉 时间:2014-02-06 10:28:00
  去乌镇不如回家,无论什么原因不想回家过年,但是有老人在,还是回去看看
作者:kicokicochen 时间:2014-03-16 08:41:00
  是失恋了吧
  
作者:huating0304 时间:2014-03-16 19:08:00
  楼主很感性 ,最后的正能量赞一个
  
作者:发贴专业户 时间:2014-03-16 23:12:00
  顶了
  
作者:ls2977269 时间:2014-03-20 14:22:00
  这是西塘吗?
作者:吃里爬外骠骑 时间:2014-03-20 14:45:00
  @ls2977269 9楼 2014-03-20 14:22:00
  这是西塘吗?
  -----------------------------
  乌镇啊
作者:恬静的北极星 时间:2014-03-23 22:16:00
  让我这个乌镇人看得心酸
  
作者:钏情海 时间:2014-04-07 14:08:00
  好像没看大明白,到底是思乡呢还是失恋落莫呢,其实不管怎么样都是要回家看看的,老父亲也是要你关怀的
作者:kakafz 时间:2014-04-08 12:14:00
  看了楼主的真情实意的表达,有一丝怜悯,希望你能好好的,有时间抽空回去看看在家老父亲吧,百行孝为先。
作者:freefishinthesun 时间:2014-04-18 16:05:00
  开始一直觉得楼主是女人的,看到最后,好吧我误会了。
  看来楼主很相信爱情,读诗,现在读诗的人应该不多了。我是个感情有点冷漠的人,我身边的人应该都这么认为。想跟楼主 探讨一下,你理想的爱情是什么。会不会有点冒失,但是还是问出来了
作者:宏源优品鞋柜坊 时间:2014-05-14 08:29:00
  乌镇好美。楼主很凄凉!!!
  
作者:爱兜风的玛奇朵 时间:2014-09-20 10:58:00
  这么酸
作者:思永乐 时间:2014-09-24 18:36:00
  好伤感的文字!
作者:依然微笑中 时间:2014-10-02 14:02:00
  默默的放着,直到心失温,这也是一种美
作者:shmily陌路天堂 时间:2015-04-03 21:16:00
  脑海里循环一首歌:故梦。送给你。。。
  旧忆就像一扇窗,推开了就再难合上。
  谁踩过枯枝轻响,萤火绘着画屏香。
  为谁拢一袖芬芳,红叶的信笺情意绵长,

  他说就这样去流浪,到美丽的地方。
  谁的歌声轻轻、轻轻唱,
  谁的泪水静静淌。
  那些年华都付作过往,
  他们偎依着彼此说好要面对风浪。
  又是一地枯黄,枫叶红了满面秋霜。
  这场故梦里,人生如戏唱,
  还有谁登场。
  昏黄烛火轻摇晃,大红盖头下谁彷徨。
  流泪的花和荣喜堂,静静放在一旁。
  回忆像默片播放,刻下一寸一寸旧时光,
  他说就这样去流浪,到美丽的地方。
  谁的歌声轻轻、轻轻唱,
  谁的泪水静静淌。
  愿化一双鸟儿去飞翔,
  任身后哭号嘶喊着也追不上。
  又一年七月半晚风凉,斜阳渐矮只影长。
  这场故梦里,孤桨声远荡,
  去他乡,遗忘。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