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信县纪委官员罗玉慧为父亲实施套路贷当打手暴力摧残大学生

楼主:徐厚敏控诉 时间:2021-06-29 17:00:13 云南 点击:227 回复:3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罗玉慧是云南威信县纪委的官员,其丈夫还是威信县一个乡镇的党委书记,面对其父亲在彝良县两河乡实施套路贷来祸害村民时,她却不怕扫黑除恶的相关规定,明目张胆回到了彝良县老家给其父亲实施套路贷当了打手。
  徐厚敏是西南大学的在校大学生,其根本不知道父亲和罗玉慧的父亲罗洪宽产生多少套路贷的关系,可是,威信县纪委官员罗玉慧却带来多人,在长达6个小时的时间内,采取软暴力摧残的方式,强迫徐厚敏在他们写好的担保协议书上签字,导致大学生徐厚敏在派出所作笔录中昏迷,送了多家医院进行抢救。
  罗玉慧一家应该被列为扫除恶的对象,可到了今天,办案部门却认为这一家子不涉黑,罗玉慧等人继续逍遥法外。


  罗洪宽仗势女儿女婿做大官经营高利套路贷

  徐登维是云南彝良县两河镇农民,徐登维的女儿徐厚敏是西南林业大学的学生。
  罗洪宽一家也是在彝良县两河镇没有多少人惹得起的厉害角色,罗洪宽的女儿罗玉慧是云南威信县纪委官员,罗玉慧的老公又是威信县水田镇的党委书记。
  女儿在纪委当官,女婿是乡镇党委书记,罗洪宽也就在彝良县两河镇有了经营套路贷的政治资本。
  2016年1月14日,徐登维因经营沙厂急需资金不得不向罗洪宽借款68200元,罗洪宽要求月息一角即年利率120%,借款期限为5年。
  2017年1月14日,徐登维和家人一起到罗洪宽家归还了借款20000元,但罗洪宽拒不出具收条。
  2018年1月14日,罗洪宽找到徐登维的家里索要借款并得到了8000元,罗洪宽出具收条但把落款日期改为2017年1月14日,同时要求徐登维把五年的利息和剩余本金计算为449400元,让一部分以371000元作为本金重新书写借条,虚增债务合计302800元整,并签订虚假借款协议,将2018年1月14日签的借条落款日期却是2016年1月14日。


  罗玉慧带来多人围攻大学生六小时强迫徐厚敏签字

  2019年2月24日上午,威信县纪委官员罗玉慧事先得知徐厚敏的父亲早就外出打工去了,母亲外出看病,便带着一位陌生男子找上门了。
  罗玉慧带着陌生男人凶神恶煞般闯进只有徐厚敏和一个年仅7岁的弟弟在家之后,直截了当地审问徐厚敏,问她是否知道其父徐登维向罗洪宽借款30多万元的事情。
  徐厚敏告知其在大学读书,从来不知道父亲和他们之间的借款事宜。这个时候,罗玉慧的父亲罗洪宽也来了,三个人一起把徐厚敏叫进了屋内,并责令徐厚敏在一份早已准备好的担保协议书上签字。
  徐厚敏不知道父亲还欠罗家这么大的一笔钱,拒绝在他们提供的担保协议上签字。
  恼羞成怒的罗玉慧拿出纪委审判官员的口吻对徐厚敏进行威胁和恐吓。
  罗玉慧亮出了底牌:你们也知道我是在威信县纪委掌握刀把子的,我的老公在威信县是当大官的,如果你不在担保协议书上签字,就把我家老两个送来你家住着,如果磕着碰着全部要找徐家的麻烦。
  罗玉慧还恐吓道:我们姊妹几个也要三天两头往你家跑,让你家生意不好做,对你年幼的弟弟的成长影响也不好。
  从来没有经历过这场面的大学生徐厚敏被吓得大哭起来,罗玉慧就是要这个效果,她继续恐吓徐厚敏:我家兄弟当兵已经退役了,脾气不好,混么也没有哪个混得过,天天来你家吵闹,这样你家生意更是做不成。”
  为了给大学生徐厚敏增加更大的压力,又有另外一个陌生男子来了,几个人将涉事不深的徐厚敏团团围住,用更加恶毒的语言进攻。
  孤立无援的徐厚敏不停痛哭乞求,仍还是不肯在担保协议上签字。罗玉惠父亲大怒,拍着桌子破口大骂,乱徐厚敏的十八代祖宗,引来外面烤火的人的围观。
  从早上10点到下午4点,整整6个小时中,罗玉慧等五人持续徐厚敏对采取威胁、恐吓、要挟等非法手段,要求徐厚敏签署一份在法律上可能不存在的巨额债务的担保协议书。
  迫于巨大的恐惧和压力,徐厚敏最终不得已签署了担保协议。


  纪委官员罗玉慧暴力讨债致使徐厚敏被送到多家医院抢救

  纪委官员罗玉慧暴力讨债致使徐厚敏被送到多家医院抢救
  徐登维向罗洪宽借款是他们之间的事情,应该与威信县纪委官员罗玉慧无关,更与还在大学读书的徐厚敏无关。
  可是,身为威信县纪委官员的罗玉慧却从威信县到了彝良县的老家,带领多人来围攻大学生徐厚敏长达六个小时,导致了胆小怕事的大学生徐厚敏为求生只得签字的结局。
  罗玉慧达到目的扬长而去之后,徐厚敏的母亲回家当天向彝良县两河派出所报案。
  在制作笔录的过程中,徐厚敏因心理压力过大,无法承受晕倒,送往田黄卫生院治疗,之后又送往盐津县人民医院,最后送到华西医院,至今快半年了,徐厚敏仍时常犯病,过着生不如死的大学生活。
  同时彝良公安局两河派出所两次对被害人徐厚敏进行询问,但不知什么原因,在事实清楚,证据充分的情况下,公安机关却发文这不属于扫除恶的对象。


  罗玉慧等五人六小时的暴力摧残真的不涉黑?

  徐登维向罗洪宽借款本金只有68200元,但2018年1月14日罗洪宽要求提前还款,将本金和利息重新书写借条,虚增债务302800元,订立虚假借款协议的行为已经符合了“套路贷”的外在形式,是属于扫黑除恶中所规定的非法借贷行为。
  公安部规定,恶势力一般为三人以上,纠集者相对固定,违法犯罪活动主要为强迫交易、故意伤害、非法拘禁、敲诈勒索、故意毁坏财物、聚众斗殴、寻衅滋事等。
  威信县纪委官员罗玉慧等五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因为逼迫徐厚敏签署担保协议书的行为具有很强的目的性,且事先有预谋,事前有准备的。
  威信县纪委官员罗玉慧等五人在逼迫徐厚敏签署担保协议书的过程中长达6个小时的对徐厚敏进行恐吓和威胁。
  罗洪宽、罗玉慧等五人采用威胁、恐吓等非法手段胁迫受害人徐厚敏在担保协议书上签字担保,要求徐厚敏对虚假的债务承担保证责任,采用威胁、恐吓等非法手段迫使徐厚敏处分其财产性利益,符合敲诈勒索罪的相关构成要件,涉嫌敲诈勒索罪。
  威信县纪委官员罗玉慧伙同父母以及两个陌生男子,持续对大学生徐厚敏采取威胁、恐吓、要挟等非法手段,要徐厚敏求签署一份在法律上可能不存在的巨额债务的担保协议书的行为更是恶劣,直接致使大学生徐厚敏因无法承受巨大的恐惧和压力而导致昏迷,紧急就医而被诊断为左侧顶叶软化灶。
  罗洪宽和属于纪委官员的女儿罗玉慧等人平日里就在两河乡非法放贷,破坏经济和生活秩序,符合“恶势力”的表现特征,应该受到公安机关的依法打击。
  在校大学生徐厚敏不是套路贷的当事人,一个在校大学生被纪委官员罗玉慧带领多人围攻长达6个小时,在校大学生徐厚敏遭受了长达六小时的无尽语言羞辱,在无法用语言形容的软暴力的攻击下,与套路贷无关的徐厚敏逼迫在担保书上签字,最后在派出所作笔录中昏迷,威信县纪委官员罗玉慧等人的行为不是涉黑还是什么?
  昭通市纪委和上级扫黑部门,你们能回应一个在校大学生遭受软暴力伤害在水深火热之中挣扎的痛苦呼声吗?

  

  实名控告人:徐登维 身份证532129196808122555
  电话:13638832230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1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寒冬来了心更冷了 时间:2021-07-06 01:18:48 云南
  真的假的
作者:lzd585 时间:2022-05-09 11:11:41 云南
  叙述事件的过程给人的感觉是主观性太强,立场性太过分明不客观,总结性的形容修饰词句过多,给人的感觉可信度不高。
作者:lzd585 时间:2022-05-09 11:18:19 云南
  还有,事件的发展和相关人员的关系是互相的,请不要提一些对事件发展无关的身份如:大学生之类的。大学生这个身份不代表身份特殊,在相关事件发展的叙述中反复提及大学生的身份是什么意思:是身份特殊还是有特权??反而容易帮倒忙。叙述就老老实实如实的把事件讲清楚就ok了。

相关推荐

换一换

      本版热帖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