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法安全住房被村委强拆,绥江县委书记能否给陈善华一个家

楼主:ty_陈杰276 时间:2022-04-11 15:54:52 云南 点击:78 回复:1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陈善华是绥江县板栗镇中岭村9组的村民,在村子有占地面积为126平方米的合法住房,有受法律保护的房产证。陈善华养育了四个孩子,一家人为了满足温饱来到贵阳打工求生,一家人除了在绥江有房屋外,在贵阳是租房生活。
  2021年6月24日,陈善华家收到绥江县板栗镇中岭村委会发来的拆旧告知书,要求拆除住房。
  2021年7月7日,在未征得陈善华家人和同意的情况下,村委会就违法强行拆除了我户唯一的房屋。
  国家在给没有住房的人家修建房屋,陈善华家没有享受到政府的任何精准扶贫待遇,不是国家政权机关的村委会强拆了陈善华家住房,我们一家失去了遮风挡雨的地方,这叫陈善华一家如何不喊冤呢?


  只因全家外出打工,村委会强拆老百姓唯一合法住房
  
  中岭村村委会在拆旧告知书中说,要强拆陈善华家房屋的原因是该房长期无人居住且是危旧房。
  陈善华家的房屋真的是长期无人居住吗?
  村委会有权强拆老百姓无人居住的房屋吗?
  陈善华家房屋并非是长期无人居住,房子在一段时期无人居住是真的,难道全家不出去打工,政府发工资养活陈善华全家吗?
  陈善华家在绥江县板栗镇中岭村9组的126平方米的住房是全家唯一的住房,陈善华与家人每年过节过年都会回家中居住,周围邻居可以证明,陈善华也在朋友圈中发布过2018年和2019年全家回到老家居住在房间中过年的视频和照片。
  村委会不是行政机关,无权下发文件拆除老百姓的合法住宅。
  国家国家并无房屋长期无人居住就要拆除之规定,村委会以此进行房屋拆除显然于法无据,严重侵犯了陈善华全家的的所有权、居住权!


  陈善华家房屋不是危房,村委会无权强拆村民的合法住宅
  
  无权强拆老百姓合法住房的村委会野蛮强拆了陈善华家唯一住房,陈善华家被强拆的住房属危房吗?
  农村危房鉴定是由住房和城乡建设部门组织具有专业知识或经过培训上岗的专业人员按照相关法规进行鉴定,鉴定为C级和D级危房才列入农村危房改造范围。
  陈善华家住房房屋完好仍可正常居住,特别是中间的房屋,该房屋为砖砌房屋,非常牢固实用,不是危房。
  前两年,绥江县政府组织过对农村居民住房开展过危房调查和改造,政府还对需改造的住房予以改造补助。
  如果陈善华家的住房是危房,为什么没有纳入调查和改造呢?
  中岭村村委会在未经鉴定的情况下就认定我户房屋是危旧房的做法显然不合法。
  陈善华家的房屋未违反土地利用总体规划,也并非未经批准或者采取欺骗手段骗取批准,非法占用土地建住宅,不是应限期拆除的房屋。
  陈善华家的房屋并非在临时使用的土地上修建永久性建筑物、构筑物,不是应限期拆除的房屋。
  法律并没有赋予村民会议决定强拆房屋的权力,更没有赋予村委会强拆房屋的权力。
  村委会没有权力让村民拆除自身房屋,更没有权力强拆村民的房屋。且就拆除的主体来说,村委会是村民自治组织,不是行政机关,无权强拆村民的建筑,更不可在未经审批、未经协商、未达成一致的情况下实施该违法行为。
  根据行政法规相关规定,强拆需要以书面形式催告陈善华家,然后给予陈善华家陈述和申辩的期限,并组织听取陈善华的陈述和申辩,还要经过催告程序。
  但是,陈善华的房屋要被没有行政权的村委会拆除,陈善华家姿势接到村书记孙建中发来的《告知书》和要求拆除的电话,陈善华用电话和书面方式均表明了不同意拆除的理由和态度。
  村委会要实施违法强拆时,没有任何一级组织与陈善华联系,答复过陈善华的愿望和请求,更没有通知过陈善华说村委会在7月7号要组织人员强行拆除。
  与此同时,陈善华家给总支书记孙建中、县法院挂钩扶贫人员刘作高打电话后反映情况后,板栗镇副镇长才给打电话,告知我家人说要强行拆除。后我与总支书记孙建中、板栗镇副镇长的沟通中说:一是不同意拆除,二是我们马上赶回来,当面把情况搞清楚。
  陈善华家得到的答复是:你家房屋要马上强行拆除。
  结果,在当天下午,陈善华家的合法房产就被强拆了。

  请求绥江县委书记和县长关注陈善华家有家难归

  没有经过法定程序强拆了老百姓的合法住房,当地政府的答复是:中岭村两委人员分别于2021年6月22日和6月24日向您宣传了拆房政策、送达了拆房告知书,并就您户房屋拆除召开了小组户主代表会,参会代表一致认为您户房屋系常年无人居住且影响公共安全的危旧房。
  强拆老百姓的合法住房,以召开村民小组会议就可以决定,这是谁的天下?
  陈善华家是绥江县板栗镇中岭村9组合法居民,依法享有集体土地承包权及宅基地使用权,宅基地上房产(有房产证)属我户个人财产,村委会的强拆行为无疑是侵犯我的个人财产,且该财产不仅包括房屋本身,还包括房屋中的动产财产。
  法律规定,侵害公民财产权的违法行为应该承担相应的赔偿及恢复原状的责任,中岭村村委会应当赔偿违法强拆陈善华家房屋带来的损失并承担恢复原状的责任。
  同时,中岭村村委会还要践行“在原地修建房屋时,宅基地能审批通过”的承诺,给予陈善华家困难的修房补助或者帮陈善华一家修建和原面积一样的房屋,让我们一家能继续在农村宅基地上拥有房屋居住。
  外出务工才能满足温饱,外出打工大多时过年才能回家,老家的房屋只在逢年过节才能居住。陈善华家背井离乡打工去了,房产却被没有执法权的村委会变为废墟。
  陈善华一家没有享受精准扶贫及其他惠民政策,也没能力在外自建房和购买商品房。被强拆房屋为全家唯一居所。强行拆除该房屋后,无法保障陈善华必需的居住和生活。
  因为政法行为导致了陈善华一家居无定所,一个人抚养四个孩子,生活非常困难,在贵阳没有购买房屋,回到老家也没有可以居住的地方,这也是绥江县委政府的领导不愿意看到的吧!



  控告人:陈善华 身份证:532127199009170519 电话:15557533444
  实名控诉人声明为本文真实性和全部控诉行为承担所有法律责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3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不以为然662021 时间:2022-04-30 18:24:14 云南
  云南省红河州元阳县委、县政府暗箱操作数十万给王金华
  实名控诉:王金华 身份证:532528196403140013 电话:13608738198

  在云南省红河州工作了几十年的王金华,最后的工作单位是元阳县逢春岭乡农业综合服务中心,他调到该单位工作就突发疾病,经过多家医院检查治疗仍未好转,身患多种严重疾病,在无法继续坚持工作的情况下提出申请病休,元阳县人社部门置之不理,无奈之下申请辞职还是得不到批准。

  在病假期间的王金华却被认定为旷工、“吃空饷”的对象,不但被解除聘用合同,而且还要追缴工资、津补贴。王金华为此将政府部门告上了法庭,元阳县委、县政府自知理亏,生怕事情闹大造成社会不良影响,或被问责、追责,就暗箱操作了数十万给了王金华,并承诺王金华到了55岁就可以办理正常退休手续。但是,到了55岁的王金华病入膏肓却无法正常退休。就此问题,他继续向上级组织部门反映自己的冤情也未得到一丝解决,他不得不网络喊冤了。

  王金华重病缠身随时都可能倒下
  1982年参加工作的王金华,在2013年8月前是蒙自市工商企业协会管理办公室的工作人员,2013年9月,王金华经组织批准调到元阳县逢春岭乡农业综合服务中心工作。
  王金华刚调到逢春岭乡农业综合服务中心就突发疾病,无法坚持上班,只能在家养病或去医院住院治疗。
  为了不影响单位的考核考评,王金华多次向当地政府和业务主管部门的元阳县水务局领导请过病假,领导已批准过。
  王金华到底患了哪些无法继续坚持上班的重症病因呢?

  “在多家医院的检查下,结果出来了,王金华患有高脂血症、高血压、头颅多发性腔梗、冠心病、心肌梗死、重度抑郁症等。”
  多种疾病缠身,导致了王金华多次死里逃生。
  2016年6月16日,王金华的冠心病发作,发病时恰好就在个旧市人民医院看病,因为抢救及时才保住了生命。
  在个旧市人民医院住院期间,王金华的心脏置入了三个心血管支架,病情才有所控制和好转。

  医生告诉王金华:你的冠心病很严重,心血管多处病变,有的血管壁太薄不能手术,不能置入支架,需要长期服药检查治疗控制,不然随时可能发病,会造成生命危险。
  因为王金华的病情随时都有可能发生,一旦二次发病不仅难治愈,还危及生命。所以出院时医生再三叮嘱他一定要天天服药,定期到医院检查或复查。不然,随时都可能倒下。
  退休不准,辞职不批,王金华最后却认定旷工、“吃空饷”
  王金华病入膏肓,他多次和死神擦肩而过。

  无法继续坚持上班的王金华依据国家政策规定,在2014年3月16日向单位提出申请要求病退或提前退休。

  元阳县逢春岭乡农业综合服务中心审批后,按组织人事程序上报到元阳县人社局。从2014年至今,在长达6年的时间里,没有哪个领导看望问候!也未审批王金华的病休申请。

  王金华从失望到绝望,只得再次向单位提出辞职,元阳县人社局依然没批准。

  2017年6月23日,王金华莫名其妙被元阳县逢春岭乡政府解除聘用合同,并认定是“吃空饷”,责令交回所谓“吃空饷”期间发放的工资等。

  元阳县治理“吃空饷”工作领导小组超出了国办发65号文件规定,对王金华身患多种疾病不能上班的情况定性为“吃空饷”,并下文依法追缴王金华在生病治疗期间所发放的工资、津补贴共计227269.01元,认定王金华累计旷工达959天被单位解除聘用合同。

  元阳县清查所谓的“吃空饷”的领导们的权利太大了,他们想整谁就整谁。

  王金华真的属于“吃空饷”必须清查的对象吗?

  王金华身患多种疾病是不争的事实,面对一个有35年工龄和患有多种疾病缠身的老同志,他们就以清查“吃空饷”为幌子,简简单单就扫地出门了。

  王金华因为身患多种疾病不能上班,也是请过假的,他们为什么突然认定为旷工累计达959天,还涉嫌“吃空饷”问题。

  三年多来,如果王金华没有生病,没有请假,为什么单位每个月还会发放工资,每年考核考评为合格?

  王金华符合病退的所有条件,病退申请上交了数年,元阳县人社局长陈光宇以条件不够为由阻挠置之不理。

  王金华提出申请辞职,原元阳县纪(监)委书记白家武压着单位不予准批,成了视而不见。

  王金华18岁参加工作,至今有35年工龄,在过艰苦地方工作,为国家、为人民做了一些事,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王金华身体出现严重问题,单位不闻不问。面对一个老弱病残的老同志,最后却落到了旷工959天、“吃空饷”被清除工作队伍的下场。

  这种处理,王金华不能接受,他们为什么要与一个只有半条生命的危重病人过不去呢?

  元阳县委、县政府暗箱操作数十万给王金华
  王金华一是向元阳县劳动人事争议申请仲裁也未果;二是向元阳县法院依法起诉又遇到种种刁难“压案不立”。

  王金华向红河州中级法院提起上诉。在上诉过程中,元阳县委书记李维,生怕事情闹大造成社会不良影响,或问责、追责,于是委派元阳县逢春岭乡党委书记李春雷、元阳县人大副主任马正学来找王金华做工作,说是县委书记李维已经同意,叫他不要闹了,要求王金华撤诉。

  县委书记李维承诺说:“对王金华的处理决定没有‘实事求是,’有失‘公平、公正,’但文件已经形成下发、上报,也无法收回,现只有通过其他办法来弥补。‘定性为旷工、吃空饷’依法追缴工资、津补贴共计人民币227269.01元,由政府提现金给王金华,以王金华的名字交入财政,并开出发票来应付上级检查;王金华自己办理续交养老保险到55周岁,到时给王金华办理退休手续发放退休工资。”

  王金华同意这个承诺处理办法。

  2018年2月1日,王金华在领导的参与下到了县人社局办理续交养老保险手续,办完养老保险后王金华就去二审法院撤诉了,这件事就算已经了结,本人到55岁就去县人社局办理退休。

  2020年2月29日,王金华已经到55周岁,王金华就写了一份工人身份的退休申请及基本情况材料交给元阳县委书记李维审批,由元阳县人社局给王金华办理退休手续。

  可是,元阳县人社局通知王金华,要到60岁才能办理退休,提前退休要有失去劳动能力的鉴定书才能办理退休。至今也没有办理退休手续。

  元阳县委、县政府领导对王金华的处理是居心叵测,缺德缺心的,认定王金华旷工、“吃空响”解除聘用合同,并交回工资、津补贴的处理决定是不作为,乱作为的。

  元阳县委书记李维非法采取拿出政府财政资金来抵缴王金华的追缴工资、津补贴,以造假的方式来掩盖上级检查,其行为不但违反了财经纪律,而且实属严重违法。

  到底他们提来的人民币现金227269.01元是哪级政府财政国库拨付来的?

  红河州纪(监)委对王金华反映问题答复

  王金华被元阳县委书记李维造假忽悠后撤销了上诉到红河州中级法院的诉状,永远失去了依法维权的权利。王金华为了解决他的冤情一直向上级党委、政府反映情况,红河州纪(监)委,于2020年7月1日向王金华面谈调查落实情况,要求王金华以中共党员的身份书写了没有向李春雷等人借过人民币227269.01元的保证书交给了办案人员。2020年8月24日上午,中共红河州纪委工作监督室的一位同志打电话给王金华说:“你信访举报一案我们收到后以立案的方式进行调查处理,现在处理结果以电话告知的方式反馈给你。王金华问纪委的同志不给书面的一个结果吗?答复说是不给了。

  一是县领导马正学来做你的工作他们没有违规,至于你依法上诉撤诉的问题是你个人的权利。

  二是逢春岭乡党委书记李春雷提现金人民币227,269.01元给你,为代缴你“吃空饷”的追缴款,这事是县级纪委的工作职权范围,不属于我们州纪委的工作职权范围,由县级纪委去调查处理,但我们可以监督。

  另外,你提到的落实“吃空饷”,旷工959天,被解除聘用合同一事,要反映到你原来单位的上级部门去落实解决,不属于我们州纪委的工作范围。

  根据以上的解决结果反馈情况不难看出,红河州纪(监)委对元阳县委书记李维的不作为、乱作为的行为避重就轻,敷衍了事;对当初给予王金华的承诺不予执行,不解决问题,违法造假,忽悠百姓,整人害人。作为管辖的红河州纪(监)委是推卸责任,还为其保护,官官相护!更加助长了基层组织的乱像。”

  王金华诉求:

  1、根据《国务院事业单位人员管理条例》第十五条规定:“事业单位工作人员连续旷工超过15个工作日,或者1年内累计旷工超过30个工作日的,事业单位可以解除聘用合同。”怎么会有959天旷工?是依据什么规定作出的。职工于种种原因不能上班主动提出辞职为什么不能批准?

  2、王金华因生病不能上班已向单位请了病假,单位已批准了,最后认定王金华旷工、“吃空响”,这样的处理事实不清楚,证据不足。元阳县真正“吃空响”的不计其数,几年清理下来一个也没有处理,这是为什么?

  3、认定王金华旷工959天、“吃空饷”要追缴工资、津补贴共计人民币227269.01元,县委书记李维自知处理错误,为何不及时纠正?而采取非法手段弄虚作假、欺上满下、一错再错。

  对查处王金华的所涉及人员元阳县委书记李维(现任紅河州人大常委會副主任)、原元阳县纪(监)委书记白家武、元阳县人社局长陈光宇、元阳县逢春岭乡纪委书记姜云丽在处理中的不作为、乱作为、弄虚作假,欺骗上级组织部门的行为进行问责、追责,严肃查处。

  给予王金华一个公平、公正、合理的说法,还王金华清白于天下。并撤销对王金华的处理错误决定,按国家现行的政策给予王金华办理退休事宜。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