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广纯案全国人大督办16年五级政法司法害群之马将被同台会审

楼主:杜广纯5 时间:2022-06-12 09:04:34 安徽 点击:89 回复:5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2次 发图:1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duguangchung 时间:2022-06-26 18:20:55 安徽
  诉讼18年了,经历过无数风雨,被打击报复多少次记不清了;吃了多少舒肝理气的药统计不过来了?幸运的是我还活着……

  中国人困难是压不倒的,骨头都是硬棒棒的。最大的困难就是战胜自己。为了真理必须要有牺牲。

  其实人死都不怕的时候会大彻大悟,一切困难都是自我挑战,就像练绝世武功,练到最高境界就是心静如水,无我的境界。一切的敌人都是可怜的……


  如果让我把经历的故事写下来可能几百篇,与腐败官员的斗争绝对不是这一个案件,还有几十个报复案、贪污腐化案,毁坏通信案,光省长热线交办的十几个,我被公安局拘留起来,就是直接告公安局长渎职,祸害群众。后来局长降三级。总之老百姓与官斗比登天还难,何况牵连一百多高级官员。

  虽然正义迟到再迟到,但是我们必须要坚信,依法治国的今天任何违法乱纪行为都逃脱不了法律的严惩,正义必胜!
  
作者:888887788888 时间:2022-07-05 11:33:27 云南
  病休不行,辞职不准
  云南省红河州元阳县委、县政府暗箱操作数十万给王金华
  实名控诉:王金华 身份证:532528196403140013 电话:13608738198

  在云南省红河州工作了几十年的王金华,最后的工作单位是元阳县逢春岭乡农业综合服务中心,他调到该单位工作就突发疾病,经过多家医院检查治疗仍未好转,身患多种严重疾病,在无法继续坚持工作的情况下提出申请病休,元阳县人社部门置之不理,无奈之下申请辞职还是得不到批准。

  在病假期间的王金华却被认定为旷工、“吃空饷”的对象,不但被解除聘用合同,而且还要追缴工资、津补贴。王金华为此将政府部门告上了法庭,元阳县委、县政府自知理亏,生怕事情闹大造成社会不良影响,或被问责、追责,就暗箱操作了数十万给了王金华,并承诺王金华到了55岁就可以办理正常退休手续。但是,到了55岁的王金华病入膏肓却无法正常退休。就此问题,他继续向上级组织部门反映自己的冤情也未得到一丝解决,他不得不网络喊冤了。

  王金华重病缠身随时都可能倒下
  1982年参加工作的王金华,在2013年8月前是蒙自市工商企业协会管理办公室的工作人员,2013年9月,王金华经组织批准调到元阳县逢春岭乡农业综合服务中心工作。
  王金华刚调到逢春岭乡农业综合服务中心就突发疾病,无法坚持上班,只能在家养病或去医院住院治疗。
  为了不影响单位的考核考评,王金华多次向当地政府和业务主管部门的元阳县水务局领导请过病假,领导已批准过。
  王金华到底患了哪些无法继续坚持上班的重症病因呢?

  “在多家医院的检查下,结果出来了,王金华患有高脂血症、高血压、头颅多发性腔梗、冠心病、心肌梗死、重度抑郁症等。”
  多种疾病缠身,导致了王金华多次死里逃生。
  2016年6月16日,王金华的冠心病发作,发病时恰好就在个旧市人民医院看病,因为抢救及时才保住了生命。
  在个旧市人民医院住院期间,王金华的心脏置入了三个心血管支架,病情才有所控制和好转。

  医生告诉王金华:你的冠心病很严重,心血管多处病变,有的血管壁太薄不能手术,不能置入支架,需要长期服药检查治疗控制,不然随时可能发病,会造成生命危险。
  因为王金华的病情随时都有可能发生,一旦二次发病不仅难治愈,还危及生命。所以出院时医生再三叮嘱他一定要天天服药,定期到医院检查或复查。不然,随时都可能倒下。
  退休不准,辞职不批,王金华最后却认定旷工、“吃空饷”
  王金华病入膏肓,他多次和死神擦肩而过。

  无法继续坚持上班的王金华依据国家政策规定,在2014年3月16日向单位提出申请要求病退或提前退休。

  元阳县逢春岭乡农业综合服务中心审批后,按组织人事程序上报到元阳县人社局。从2014年至今,在长达6年的时间里,没有哪个领导看望问候!也未审批王金华的病休申请。

  王金华从失望到绝望,只得再次向单位提出辞职,元阳县人社局依然没批准。

  2017年6月23日,王金华莫名其妙被元阳县逢春岭乡政府解除聘用合同,并认定是“吃空饷”,责令交回所谓“吃空饷”期间发放的工资等。

  元阳县治理“吃空饷”工作领导小组超出了国办发65号文件规定,对王金华身患多种疾病不能上班的情况定性为“吃空饷”,并下文依法追缴王金华在生病治疗期间所发放的工资、津补贴共计227269.01元,认定王金华累计旷工达959天被单位解除聘用合同。

  元阳县清查所谓的“吃空饷”的领导们的权利太大了,他们想整谁就整谁。

  王金华真的属于“吃空饷”必须清查的对象吗?

  王金华身患多种疾病是不争的事实,面对一个有35年工龄和患有多种疾病缠身的老同志,他们就以清查“吃空饷”为幌子,简简单单就扫地出门了。

  王金华因为身患多种疾病不能上班,也是请过假的,他们为什么突然认定为旷工累计达959天,还涉嫌“吃空饷”问题。

  三年多来,如果王金华没有生病,没有请假,为什么单位每个月还会发放工资,每年考核考评为合格?

  王金华符合病退的所有条件,病退申请上交了数年,元阳县人社局长陈光宇以条件不够为由阻挠置之不理。

  王金华提出申请辞职,原元阳县纪(监)委书记白家武压着单位不予准批,成了视而不见。

  王金华18岁参加工作,至今有35年工龄,在过艰苦地方工作,为国家、为人民做了一些事,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王金华身体出现严重问题,单位不闻不问。面对一个老弱病残的老同志,最后却落到了旷工959天、“吃空饷”被清除工作队伍的下场。

  这种处理,王金华不能接受,他们为什么要与一个只有半条生命的危重病人过不去呢?

  元阳县委、县政府暗箱操作数十万给王金华
  王金华一是向元阳县劳动人事争议申请仲裁也未果;二是向元阳县法院依法起诉又遇到种种刁难“压案不立”。

  王金华向红河州中级法院提起上诉。在上诉过程中,元阳县委书记李维,生怕事情闹大造成社会不良影响,或问责、追责,于是委派元阳县逢春岭乡党委书记李春雷、元阳县人大副主任马正学来找王金华做工作,说是县委书记李维已经同意,叫他不要闹了,要求王金华撤诉。

  县委书记李维承诺说:“对王金华的处理决定没有‘实事求是,’有失‘公平、公正,’但文件已经形成下发、上报,也无法收回,现只有通过其他办法来弥补。‘定性为旷工、吃空饷’依法追缴工资、津补贴共计人民币227269.01元,由政府提现金给王金华,以王金华的名字交入财政,并开出发票来应付上级检查;王金华自己办理续交养老保险到55周岁,到时给王金华办理退休手续发放退休工资。”

  王金华同意这个承诺处理办法。

  2018年2月1日,王金华在领导的参与下到了县人社局办理续交养老保险手续,办完养老保险后王金华就去二审法院撤诉了,这件事就算已经了结,本人到55岁就去县人社局办理退休。

  2020年2月29日,王金华已经到55周岁,王金华就写了一份工人身份的退休申请及基本情况材料交给元阳县委书记李维审批,由元阳县人社局给王金华办理退休手续。

  可是,元阳县人社局通知王金华,要到60岁才能办理退休,提前退休要有失去劳动能力的鉴定书才能办理退休。至今也没有办理退休手续。

  元阳县委、县政府领导对王金华的处理是居心叵测,缺德缺心的,认定王金华旷工、“吃空响”解除聘用合同,并交回工资、津补贴的处理决定是不作为,乱作为的。

  元阳县委书记李维非法采取拿出政府财政资金来抵缴王金华的追缴工资、津补贴,以造假的方式来掩盖上级检查,其行为不但违反了财经纪律,而且实属严重违法。

  到底他们提来的人民币现金227269.01元是哪级政府财政国库拨付来的?

  红河州纪(监)委对王金华反映问题答复

  王金华被元阳县委书记李维造假忽悠后撤销了上诉到红河州中级法院的诉状,永远失去了依法维权的权利。王金华为了解决他的冤情一直向上级党委、政府反映情况,红河州纪(监)委,于2020年7月1日向王金华面谈调查落实情况,要求王金华以中共党员的身份书写了没有向李春雷等人借过人民币227269.01元的保证书交给了办案人员。2020年8月24日上午,中共红河州纪委工作监督室的一位同志打电话给王金华说:“你信访举报一案我们收到后以立案的方式进行调查处理,现在处理结果以电话告知的方式反馈给你。王金华问纪委的同志不给书面的一个结果吗?答复说是不给了。

  一是县领导马正学来做你的工作他们没有违规,至于你依法上诉撤诉的问题是你个人的权利。

  二是逢春岭乡党委书记李春雷提现金人民币227,269.01元给你,为代缴你“吃空饷”的追缴款,这事是县级纪委的工作职权范围,不属于我们州纪委的工作职权范围,由县级纪委去调查处理,但我们可以监督。

  另外,你提到的落实“吃空饷”,旷工959天,被解除聘用合同一事,要反映到你原来单位的上级部门去落实解决,不属于我们州纪委的工作范围。

  根据以上的解决结果反馈情况不难看出,红河州纪(监)委对元阳县委书记李维的不作为、乱作为的行为避重就轻,敷衍了事;对当初给予王金华的承诺不予执行,不解决问题,违法造假,忽悠百姓,整人害人。作为管辖的红河州纪(监)委是推卸责任,还为其保护,官官相护!更加助长了基层组织的乱像。”

  王金华诉求:

  1、根据《国务院事业单位人员管理条例》第十五条规定:“事业单位工作人员连续旷工超过15个工作日,或者1年内累计旷工超过30个工作日的,事业单位可以解除聘用合同。”怎么会有959天旷工?是依据什么规定作出的。职工于种种原因不能上班主动提出辞职为什么不能批准?

  2、王金华因生病不能上班已向单位请了病假,单位已批准了,最后认定王金华旷工、“吃空响”,这样的处理事实不清楚,证据不足。元阳县真正“吃空响”的不计其数,几年清理下来一个也没有处理,这是为什么?

  3、认定王金华旷工959天、“吃空饷”要追缴工资、津补贴共计人民币227269.01元,县委书记李维自知处理错误,为何不及时纠正?而采取非法手段弄虚作假、欺上满下、一错再错。

  对查处王金华的所涉及人员元阳县委书记李维(现任紅河州人大常委會副主任)、原元阳县纪(监)委书记白家武、元阳县人社局长陈光宇、元阳县逢春岭乡纪委书记姜云丽在处理中的不作为、乱作为、弄虚作假,欺骗上级组织部门的行为进行问责、追责,严肃查处。

  给予王金华一个公平、公正、合理的说法,还王金华清白于天下。并撤销对王金华的处理错误决定,按国家现行的政策给予王金华办理退休事宜。
楼主杜广纯5 时间:2022-08-19 16:31:00 安徽
  《法制播报》播出《自己身份被他人顶替10年 一生前途彻底改变》,以下为节目内容实录。

  主持人:我们知道,如果有人冒名顶替一个人,那么多半是冲着那人名头大,想借这名头给自己谋利益的。但是长丰县的杜广纯是个普通农民,在他想要办理身份证出外打工时,却发现自己的户籍10年前就已经被别人转走了,身份证也被别人办走了。这是怎么回事呢?为什么一个普通农民也会被人冒名顶替呢?

  配音:长丰县杜集乡东黄村高岗小组的一户院落里,住着杜宗学一家,从2004年下半年开始,杜家一直笼罩在一种莫名的的悲哀中,而事情的起因是老杜的儿子杜广纯。

  当事人父亲 杜宗学:作为父母的,心里不是滋味,怎么讲呢。

  配音:2004年9月中旬,杜广纯厌倦了务农生涯,他准备去外地打工。要知道,打工没有身份证是寸步难行的,于是,杜广纯来到了自己的户籍管辖地---长丰县杜集派出所,准备办理身份证。可是户籍警的一番话,让杜广纯傻了眼。

  当事人 杜广纯:带了两张相片去,户籍警查我家的户口本,讲你的身份证被人家办掉了,1995年就给办掉的。

  配音:杜广纯一听说自己的身份证早在10年前,就被别人办走了,他当时就懵了。也就是说10年之久,自己一直都是名黑户。没有了户籍,今后的工作,生活受影响不说,就是要结婚的话,又凭什么去办理结婚证呢?更重要的一点是,为什么会有人去顶替一个普通农家子弟的户籍?其目的何在呢?

  当事人 杜广纯:我一心要把这个事情查个水落石出,为自己讨回公道。

  配音:查字好说,办起来可不是那么容易的,杜广纯想弄清自己户口被迁之谜,可现实情况,却让他觉得举步维艰。

  当事人 杜广纯:派出所讲你这是学校搞的,学校拿户籍来办的,我们派出所无权过问,你自己到学校去查,到学校去取证,学校讲我们不知道,学校推辞。

  配音:派出所和学校之间推来推去,杜广纯毫无办法。在奔波之余,一个数字不时地浮现在他的脑海中-1995,为什么在1995年的时候,别人要顶替自己的户籍及姓名呢?突然有一天,杜广纯意识到,1995年正是自己参加中考的年份,于是他有了个大胆的推测。

  当事人 杜广纯:我就猜测肯定与我的高中考试录取通知书有关,我怀疑我肯定考上了。

  配音:1995年,杜广纯在长丰县杜集中学上初中,同年5月,他顺利地通过了学校的预选,进入到了参加中考的正选名单中。老杜至今记还记得,儿子参加完升学考试回来时的表情。

  当事人父亲 杜宗学:他考过回家,我讲考的怎么样,他讲 可以,都笑咪咪的,我讲你别吹了,他讲 我自己考我知道。

  当事人 杜广纯:当时录取通知单就直接发到学校,送给本人,我就在家等了2个月的时间。

  配音:杜广纯在家左等右等,不见录取通知书的到来,去学校打听,也没个音信,他的升学梦想渐渐淡漠了。

  当事人 杜广纯:我到学校问过几次,学校讲我没考上,我就灰心了,在家安心务农。

  当事人 杜广纯:国家通考,你考不上,这没办法,没考上就没考上,来家干活。

  配音:对于一个农家子弟来说,通过寒窗苦读,以求达到跃出"农门"的目的,路途是多么的坎坷,心智要怎样的耗费。假如真的有人顶替了杜广纯升入高中的名额,也无怪乎杜广纯的父亲会发出辛酸的感叹。

  杜宗学:我培养一个孩子8至9年,就跟田里种庄稼一样,我劳动了这段时间,果实你给我收去了,我不是白忙了吗。

  配音:杜广纯经过复杂的探询,终于知道了顶替自己的人是谁。

  杜广纯:经过多方了解,发现对方叫许庆峰,是(长丰县)朱巷镇东许村,许良银 杜永玉夫妇的第二个儿子,他当时没考上高中,为了能继续就读下去,买通了杜集中学的老师后,把我的户籍学籍全部顶走。

  配音:据杜广纯说,被许家人买通的老师就是杜集中学原教务处主任杜宗敏,就是他将自己的中考成绩单送给了许家人。但是,当记者找到杜宗敏时,杜老师面对摄像机镜头,矢口否认自己参与了此事。

  记者:杜老师,你那时候当教导主任,你认为在整个事件过程当中,你有责任吗?

  杜宗敏:我不知道,我有什么责任,我什么事情都不知道。

  配音:杜老师告诉记者,他根本不知道顶替了杜广纯的人是许庆峰,也不认识许家的任何人。

  记者:许良银 杜永玉夫妇在1995年的时候有没有找过你。

  杜宗敏:哪个?

  记者:许庆峰 顶替杜广纯的,他的父母有没有找过你?

  杜宗敏:没有任何人找过我,也没有人找过我,没有。

  配音:那么,事实的真相到底如何呢?记者随后来到了长丰县朱巷镇东许村,找到了许庆峰的父亲许良银。

  记者:转杜广纯的户籍是怎么一回事?

  许良银:户籍啊,那不是上高中上学心切嘛。

  配音:原来,1995年,杜广纯参加完中考,在家焦急的等待着录取通知书的时候。许庆峰正在家中与父母闹着别扭,因为许庆峰没有通过学校组织的预选,失去了参加中考的机会。看着心爱的儿子一心想上学,可怜天下父母心,这句老话得到了印证。许氏夫妇下定决心,一定要满足儿子的求学愿望。

  许庆峰父亲 许良银:那是1995的事情,当时他没预选上,小孩在家哭闹要上学,我讲我去找找熟人。

  配音:据许良银说,当时正是通过亲戚找到杜集中学的杜宗敏。然后,许庆峰顶替了杜广纯的中考成绩。

  记者:当时有没有通过杜集中学的教导主任杜宗敏?

  许良银:通过了。

  记者:当时你知不知顶的是杜广纯的名字?

  许良银:知道。

  配音:许良银还告诉记者,杜广纯的中考成绩只有200多一点,根本不够升入高中的分数。具体杜广纯当年究竟考了多少分,由于时过境迁,现在难以查清。但确切的一点是,此后许庆峰冒用杜广纯的名字升入了朱巷高中,接着又考入了合肥市广播电视大学。在电大学习期间,许庆峰将杜广纯的户籍,由长丰迁到合肥。2004年,电大毕业的许庆峰以杜广纯的名字,通过了合肥市人事局、合肥市公安局组织的录用人民警察的考试,被长丰县公安局正式录取。当杜广纯知道事情的真相后,许家人知道了事情的严重性,他们私底下找人调解,想通过经济补偿的方式,买断杜广纯的姓名权,这个要求遭到了杜家人的拒绝。

  当事人父亲 杜宗学:我讲我不追究你刑事责任就行了,你怎么能将儿子的姓名用一辈子,这我们农村有一句土话,老祖宗给我一个姓,是叫我在头上顶着的,不是叫我卖的。

  当事人 杜广纯:我没有同意调解,以后我又到县公安局反映,要求公安局处理。

  配音:记者手中有一份2005年1月4号长丰县公安局,发给合肥市庐阳区公安分局的函。函中在认定许庆峰冒用杜广纯姓名事实成立的情况下,还写着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处罚条例》第二十九条第二项之规定,对许庆峰进行治安处罚。国家规定违反上述条款的处罚标准是:处50元以下罚款或者警告。杜家人心中难以接受,他们疑心公安机关在偏袒许庆峰。杜广纯与长丰县公安局打起了行政官司。

  当事人 杜广纯:我要求法院撤销假冒人的户籍和学籍,追究相关人员的法律责任,第三个要还本人真实身份,恢复我的户籍。

  配音:杜家人认为,公安机关当年为许庆峰办理身份证时,未依法审查办证人的身份证情况或故意违法向许庆峰发放居民身份证,致使原告杜广纯的姓名权和户籍权长期被侵犯,同时也为他人侵犯原告的受教育权提供了便利和帮助。

  配音:记者也曾想就杜家人的观点,采访长丰县公安局的许局长,但是被婉言谢绝。

  配音:长丰县公安局在答辩状中是这么回答的:我局认为,许庆峰使用"杜广纯"姓名办理身份证并迁移户口,我局既无故意也无过失,系工作疏忽所致。我局工作的疏忽为原告的生活带来了一些不便,深感歉意。

  配音:对于杜家人与公安局之间的诉讼,许家人感觉,也许会影响许庆峰的前程。

  许庆峰父亲 许良银:我感觉小孩子搞不成,小孩一辈子前途失望,旁的有什么门道。

  配音:而杜家人则坦言,失去的一切再也无法补回来了。

  当事人父亲 杜宗学:终生没有好的补偿了,金钱能补偿了吗,大脑空白了。

  主持人:记者在发稿时获悉,长丰县人民法院已经对此案做出了一审判决,法院判定,长丰县公安局的具体行政行为违法,原告不服一审判决,已经上诉到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其实不管结果如何,杜广纯和许庆峰的一生已经被改变了,失去了的一切再也补偿不了了。杜广纯在家当了10年的农民,再次想起10年前的中考,不知他心里是什么滋味。而面对自己10年的黑户生涯,他恐怕也只能苦笑一声。至于一直冒用杜广纯名字和户籍的许庆峰,这场官司恐怕也会影响他在公安局里的前程。真是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呢?(编导:牛可心 审核:赵启进律师13381387076)

  《法制日报》社影视中心《法制播报》 电视节目全国播出网

  新闻线索、维权投诉,请拨打010—84720124
作者:唯我独尊9696 时间:2022-08-26 20:03:12 云南
  上联:多一点 少一点 多少留下点

  下联:早也来 晚也来 早晚都会来

  横批:口水淹死人

相关推荐

换一换

      本版热帖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