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音集协的灰色产业链蚕食着谁?(转载)

楼主:ty_145129927 时间:2022-08-25 17:11:46 云南 点击:164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新冠疫情爆发以来3年有许,众多行业及商家已经到了快要经营不下去的境地。
  2021年,云南弥勒市的几位娱乐行业卡拉OK厅的经营者被,中国音像著作权集体管理协会(以下简称中国音集协)告到了红河州中级法院,诉他们著作权归属侵权。共计需要赔偿50余万元。
  在这一系列诉讼案件中,法院的判决完全支持了中国音集协的诉求,近乎漠视疫情期间KTV在大多数时间无法正常经营的事实。
  红河州中级法院某些法官完全不予考虑卡拉OK辩护及事件的真实性。未经认真调查核实计算中国音集协的具体损失和几家KTV的实际利益所得就“推断”应赔金额为50万元。


  惨淡经营遭遇陷阱式取证!法院漠视辩护证据作出赔偿判决

  2020年12月26日,中国音集协使用联合信任时间戳服务中心“权利卫视”APP,到云南弥勒市茗媛卡拉厅的经营场所进行证据保全,通过在包房内逐一点播、影像录制的方式,对茗媛卡拉厅包房中播放的涉案120首音像作品进行证据保全,如《铿锵玫瑰》、《梦醒时分》等120首音像作品分别按3个诉状进行诉讼,主张侵权赔偿。
  法院支持了音集协主张的茗媛卡拉厅注册时间为2015年5月6日,共计54个包房的计算依据。
  2021年9月29日,红河中级法院经调查在不明确案件事实,就对该案作出判决。
  红河州中级法院认为,中国音集协经权利人授权,依法取得对该案涉及音像作品进行集体管理的权利,有权以自己的名义对侵权人提起诉讼。
  音集协主张茗媛卡拉厅侵犯了涉案音像作品的放映权,提供了联合信任时间戳服务中心签发了《可信时间戳认证证书》作为证据。茗媛卡拉厅在无相符证据证实证书存在违反法定程序的情况下,法院依法采信了该证书的证明力。因此,法院认为茗媛卡拉厅经营者在未经允许及支付著作权使用费的情况下,以营利为目的,在其经营场所向公众有偿提供涉案音集协作品的放映服务,已经侵害了涉案音像作品的放映权,依法构成著作权侵权。
  对于茗媛卡拉厅抗辩提出的已经向设备供应商支付相关费用,法院调查认为设备供应商制作卡拉OK曲库向实体卡拉OK歌厅发放系行使音乐作品复制权的体现,与被告所侵犯的音乐作品放映权属于不同权利。
  至于如何承担赔偿责任的问题,红河中级法院认为:酌情考虑,支持中国音集协自取证之日起向前推算三年,即自2017年12月27日至2020年12月26日共计1095天的损失。法院判决茗媛卡拉厅向中国音集协赔偿合理费用共计302028.66元
  这个判决金额让人大跌眼镜。
  经茗媛卡拉厅上诉,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认为红河州中级法院在一些事实上的确调查不清,但并未向当地相关部门了解事实的真相,只是减少了一些侵权天数的计算,减少了一些包房数的计算。
  云南省高级法院于改判由茗媛卡拉厅赔偿中国音集协经济损失及因维权产生的合理费用共计211146.66元。


  云南省两级法院的判决依然没涉及到案件最根本的事实

  事情至此,似乎是完结了。
  云南省高级法院的终审判决依然没涉及到案件最根本的事实:中国音集协的取证方式存在具体缺陷。其提供的视频是非公证处公证员拍摄,不足以保证被诉侵权作品来源于辩驳系统设备。
  现在已经是网络科技时代,不是以前用硬盘自己下载每年更新歌曲的时代了,原先我们主机上没有的歌曲,只要在屏幕上手机扫码点了能播放的歌曲,就会自动下载并保存,之前没有的歌曲,如果有人去人为点入,就有可能存在舞弊行为,而我们的KTV场所监控保存期限是3个月,通常他们取证后都是过了半年多的时间才诉讼,权利人的诉讼期应该在我们KTV监控有效期内,确保视频证据不是诉讼方自己把歌曲点进我KTV歌库的舞弊行为。因为他们的歌曲并非社会流行歌曲,故存在取证不对等、不公平的实际情况。
  现在已经是网络时代,而云南省高级法院还依照之前硬盘存歌时代的判决来作出新的网络点歌时代下的侵权判决,存在不公平不合理的情况。
  茗媛卡拉厅及其他KTV几位法人认为红河州中级法院的判决是不公正的。
  茗媛卡拉厅与音集协产生的版权纠纷一案,红河州中级法院和云南省高级法院先后下达了一审和终审判决。判案法官并未做过详细的调查了解和研判、轻信偏信中国音集协提供的“相关证据”,对我们卡拉厅提供的证据不予采用。采用推断的方式得出“侵权时间”并据此计算出严重不符合的赔偿金额。这个判决是不公平不公正的。
  茗媛卡拉厅2015年办理过营业执照,经营模式和经营地点都与现在的不相同,当时是老式卡拉OK,采用光盘播放,单间经营的方式,而且经营面积仅仅20平方米,何来的54间包房?所以不存在侵权行为,法院推断的时间1095天,明显是缺乏调查的,是不合理的。
  另外,茗媛卡拉厅办理注册营业执照时间为2018年11月28日,但当时仅仅是租好房子(毛坯房),并不具备卡拉厅开业应具备的相关条件。直到2019年9月17日,茗媛卡拉厅才办理好文化经营许可证。2019年10月1日,茗媛卡拉厅才正式营业。
  这个重要的事实,茗媛卡拉厅已经按法院要求把相关证件原件带至云南省高级法院核对,但是,云南省高级法院却在最后还是支持音集协的“推定”日期计算的赔偿金额。这种漠视茗媛卡拉厅提供事实证据的法官,是出于什么考虑做出这样有失偏颇的判决呢?


  一个灰色产业链下的寄生虫!音集协难推进大数据点歌付费,

  早在2019年年底,中国音集协“著作权大数据管理平台”试点工作会就在北京召开了,著作权大数据管理平台”能够实现根据卡拉OK场所包房的实际开台情况“有使用才有付费”的合理计费。消费者在点唱的同时,演唱曲目及对应权利人等信息将自动上传至平台后台,著作权人可以从平台后台查看自己作品的点唱数据,集体管理组织也将根据数据向权利人转付使用费。
  平台彻底解决了信息透明,信任传递的问题,让作品广泛传播的同时,使用者合理付费、权利人精准获酬的基本诉求实现了质的飞跃。“法院判决采取的是没有使用也要付费,严重属于强买强卖手段”
  然而,在这么好的平台已经试行了近3年的今天,云南弥勒依然在为著作权侵权案件诉讼不断,没有“著作权大数据管理平台”。只有明显没有公证过的取证视频,只有存在严重舞弊可能性的证据视频,有着漠视被告相关证据和事实一边倒的红河州中级人民法院判案法官。
  如果想问一句为什么推行难?最简单的道理是,这已经触及到了一些人的奶酪,近年来,这可是一条灰色的产业链。音集协在各地的 一些代理人钻着法律的空子,拍着舞弊的视频证据,耐心等到他们口中的猎物监控清删以后的某一天,冠冕堂皇的到当地法院起诉获取暴利。
  实际上,在广东惠州的另几个同类案件中,当地法院的判决就很公平公正,经认真仔细调查事情的实际情况,作出了合理的判决。惠州市惠城区人民法院驳回了原市漫易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的侵权赔偿请求。

  实名控告人:陈文义 身份证:532526197605020214
  王梅  身份证:532526198010050849
  孔令刚 身份证:532526198311173818  
  联系电话:13887582651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1张 | 添加到话题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