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心布局、小额资金渗透龙海煤矿,陕西人袁钊阴险手法蓄意诈骗巨额资金!(转载)

楼主:人世间_世间人 时间:2022-09-19 20:12:32 云南 点击:434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精心布局、小额资金渗透龙海煤矿,阴险手法蓄意诈骗巨额资金
  一一一陕西人袁钊发财惯用技俩揭发材料回复

  尊敬的网民朋友您们好!
  针对曲靖市、富源县委网信办监测发现:陕西省,媒体人赵锋、肖戈说、网络东南西北、警钟等在互联网发布“云南煤都富源县矿难频发 ,被指监管不力 , 投资商实名举报煤矿”,经调查核实,现将富源县龙海煤业有限公司,与袁钊发生经济纠纷一事回复如下:

  现煤矿以负责的方式实名揭露陕西省镇巴县人袁钊假借媒体监督之名,行敲诈勒索之实的情况作介绍;袁钊涉嫌利用小额资金渗透龙海煤矿,参与煤矿投资生产经营中,居心叵测,精心布局,在煤矿中制造“意外”以此作为“把柄”,多次胁迫煤矿修改合同,达到谋取高额回报的目的。在煤矿识破其野心后,不顾合作依据,继续为煤矿留下隐患,故意歪曲事实,甚至颠倒是非四处诬告煤矿,企图索要上亿的天价补偿。
  袁钊的狼子野心昭然若揭,其诈骗手法娴熟。发生问题不正面解决处理,一再坚持“绝不走司法途径”维权,而是采取写不实举报材料,通过对当地政府、主管部门和煤矿等层层施压、找新闻媒体记者要挟曝光等不耻手段,以达到低成本、快速敛财的终极目标。袁钊四处诬告,导致龙海煤矿被关停整顿,让煤矿企业蒙受了不白之冤,并遭受严重的经济损失,置于艰难的发展境地。
  现将袁钊涉嫌诈骗始末过程详细揭露,让世人清楚其真实嘴脸,还煤矿清白,也让这种害群之马、破坏市场正常经营秩序,企图用非法手段诈骗钱财的不法之徒早日被司法机关调查,莫在危害他人。
  揭露内容以事实为基础,以法律为准绳,真实有效,为正义而战。所述内容经得起各级机关调查落实,不诽谤、不隐瞒,望引起重视并给予关注,为煤矿主持公道。
  一、“巧合”中进入煤矿、层层套路
  我是曹牛贵,没有太多文化知识,是富源县遵纪守法的创业者。创业不易,尤其是这几年,企业发展困难重重。认识袁钊,也正是这个时候,认识他很巧合,现在回想就是一个提前布好的圈套。
  2016年10月份,我在富源金利酒店喝茶,期间遇到陕西人黄方军。黄方军在富源也折腾煤炭生意,他也知道我从事煤矿开采,主动过来和我攀谈。闲谈中,他说一定要给我介绍一个“实力雄厚的大老板”认识,我当时煤矿也处于资金不足,发展艰难时期,就跟随黄方军前往县城内的森岳酒店,想要认识住宿在酒店的大老板,也就是后面的袁钊。
  经过黄的“牵线搭桥”,当天我就见到了袁钊。袁给人的初印象非常好,热情爽直,自称在全国各地都有煤矿产业,从事煤矿开采、矿井机械等项目,资产雄厚,经济实力过硬。尤其是听闻我资金不足、发展困难时,他还当面爽快地表示“借个三五百万给你用都没问题”,装出一副财大气粗、好心肠的样子。认识袁钊后,我和他互留了电话,之后隔三差五的保持着联系。
  2017年开春时,袁钊突然给我来电话,主动说要从陕西来云南富源,表明要来和我面谈投资煤矿开采的事宜。我当时听了还非常高兴,觉得“及时雨”来了,心里压根儿也没多想,就欣然同意了。谁能料到却是引狼入室,引火烧身。
  2017年3月份,袁钊来到富源商谈合作。3月10日,我们双方正式签订了共同投资合作建设龙海煤矿的的第一份合同《煤矿投资联营合作合同书》
  第一次合同签订后,袁钊也如约履行了投资款,在2017年10月期间打入煤矿账户800万元投资款。但对方一进入煤矿后,就开始“变脸”耍手段。煤矿上100多矿工由袁钊从陕西招募过来,生产和日常全听他指挥。合同签订后,他就故意拖延、甚至不给工人按时发工资,唆使矿工闹事,影响煤矿施工进度。无奈,此时煤矿资金不足,只好和袁钊和谈,于2017年11月15日签订了一个补充协议,由乙方追加投资款300万元,修改了乙方获利内容。
  手段得惩后,袁钊又故技重施。从2017年10月合作以后,变着花样的给煤矿制造难题,以“煤矿矿工莫名死亡、越层非法采煤”等为由,采取胁迫、恐吓等手段,拿捏煤矿“七寸”,矿方基于煤矿正处于技改发展关键时期,只好忍气吞声做出妥协和让步,在2017年至2021年期间先后四次同意袁钊修改合同,乙方的劳务费从生产煤炭每吨290元的价格改为320元,最后又升为350元,最终形成了对袁钊利益最大化的合约。
  2017年至2021年合作期间,煤矿实际收到袁钊转账记录的投资款有2100万元(有转账记录和凭证),具体为2017年投资初期的1100万元和后期追加投资300万元,2019年年初追加投资700万元。2018年期间,袁钊仍下自己引入的上百名陕西籍矿工一走了之,期间他找矿方沟通,称他来回开销、工人工资、材料费、电费、生活费等垫付生产费用合计1419.4803万元,要求煤矿计入投资款项。针对这笔大额的费用,矿方在对方各种威逼协迫的情况下(各种举报和网络媒介炒作)被迫给予认可,至此煤矿认可的投资款变为3569.4803万。
  二、步步为营,只为天价索赔
  袁钊用心险恶,手段卑劣。
  这一切都是在他索赔天价补偿款后暴露出来的。
  2018年8月7号下午4点班,龙海煤矿职工朱汉强(陕西省镇巴县巴庙镇寨湾村油房小组人,系袁钊雇佣来的老乡)突然倒地死亡,后经家属确认死因为“脑溢血”,事后矿方赔偿家属135万元妥善处理了此事。袁钊却抓着此事不放,咬死认定属“煤矿违法采煤,瓦斯中毒窒息死亡”,以安全责任事故多次要挟煤矿答应修改合同条款,否则就将此事曝光,反映给主管部门。此次矿工的死亡也十分蹊跷,家属开具给煤矿的死因系“脑溢血”,作为同乡的袁钊没有进一步核实,却一口认定系“瓦斯中毒窒息死亡”,让人不得不联想袁钊的别有用心,让人猜测死亡背后是否为其一手操作?
  在临近宣告终止合作之际,负责生产环节的袁钊,还漠视工人违规操作,造成工伤频发,煤矿越层越界开扩,安全隐患不断。
  2021年11月25日,袁钊眼看时机成熟,突然给煤矿发来了一封宣告退出合作的函件,正式开始他“大手笔”的操作。函件中表示,和甲方共同投资合作建设的龙海煤矿,“因未经双方协商,贵方擅自控制煤矿全部生产管理,我方已无法履行生产组织管理,在贵方控制煤矿生产期间,我方不再承担龙海煤矿的安全责任和经济责任。”
  随后,袁钊单方面宣布退出,紧接着就来“要账”,并为煤矿算了一笔高额的补偿款。其中包含双方认可的实际投资款3569.4803万元(包含给甲方缴纳的50万元风险保证金)。袁钊在材料中表明,截止2022年7月份,他为煤矿担保第三方借款2300万元(实际煤矿已归还,与袁钊无关),加上前期实际投资款3569.4803万元及各种无理费用(无任何凭证),最终算出了一笔高达9100万元的总投资。明明他单方面违约在先,还厚颜无耻地索赔违约金3500万元,加上一笔莫须有的财务费用2000万元,合计要求煤矿方赔款1.46亿。
  这个天价款项让我们瞠目结舌,大部分账目子虚乌有,纯属于诈骗行为。袁钊的真实意图赤裸裸地摆在面前,有合同做约束,白纸黑字,他却耍赖想当然地算出这笔高额款项。
  合作期间,袁钊拖欠劳务费、生产费用等2800余万元,因他一度时期无法支付,只能找煤矿求助,煤矿只好想办法借款2800余万元垫付(借条作为凭证),在对方无法偿还下协商与投资款相抵。
  袁钊向龙海煤矿索要高额补偿款,在煤矿义正言辞拒绝后,对方恼羞成怒,采取了更卑劣的手段。四处上访,写材料诬告,声称我们“合同欺诈”, 故意违约毁约,妄图霸占他的投资款,颠倒是非罗列诸多不实的“罪状”。但真实的情况却是自始至终都是他在演戏,向富源县委、政府、行业主管部门、新闻媒体等递送不实材料,利用2018年矿工的意外死亡做文章,宣称煤矿“非法开采”,以煤矿发生重大安全责任事故等为由,妄图通过相关部门领导公权力、舆论曝光等对我们煤矿持有人施压,故技重施,逼迫我们拿钱就范。
  袁钊并非诚心到富源投资煤矿,而是居心不良。他祸害龙海煤矿,拖欠矿工工资260多万元,制造了多起工伤,并采取不处理的态度,让矿工身心受到伤害,导致矿工情绪不满,为了妥善处理隐患和袁钊留下的乱摊子,龙海煤矿主动拿出资金给予垫付,为工人结清工钱。
  此外,袁钊临走时违规指挥生产,导致煤矿越层越界开扩30多米。宣告退出合作后,袁钊就利用这些问题多处上告,龙海煤矿因此遭遇行业主管部门处罚,被国家矿产安全监察局云南分局调查,处罚246万元,要求停产整顿3个月;省国土资源厅又指派县级资源部门调查,矿方又被处罚20余万元,被当地政府挂黄牌。
  袁钊的一系列丧心病狂的操作,让企业正常生产失去保障,致使龙海煤矿遭受了巨大的经济损失,名誉也受到影响。特别需要指出的是,在对方多处“状告”情况下,接到情况反映的富源县委、县政府及当地能源部门领导非常重视,积极派出人员组织我们甲乙双方沟通、协调,希望妥善处理好纠纷事宜。但多次多方调解中,袁钊都蛮横无理,坚持漫天要价。协商无果后,煤矿方提出走司法途径,袁钊声称坚决“不打官司”。这就是心虚的表现,不敢接受司法的调查。
  另据袁钊身边的人透露,袁钊品行不端,嗜赌成性,曾多次到澳门参赌,输掉赌资上亿元,并非一个正经生意人,喜欢巧取豪夺。据身边知情者介绍,他曾诱骗贵州一名投资者3000多万元;袁钊参与投资的河南一家煤矿安全事故中,为了逃避责任,袁找人顶包承担了近3年的牢狱之刑。!
  以上所述煤矿强烈要求再次重申遵从事实,绝无虚假之言。恳请各级部门重视、警惕,防止煤矿被少数人实施新闻绑架,切身保护煤矿企业的合法权利,维护良好的市场经营环境,重点打击虚假投资者的违法行为和训惩处力度,为企业驶入良性发展保驾护航。呼吁网民朋友不信谣、不传谣,谨防袁钊利用在互联网收买自媒体进行利益博弈,挟持民意,捏造事实,造谣生事,混淆真向。
  在此,煤矿也郑重提出自己的合理诉求:
  1、希望各级及相关部门,依法查处袁钊涉嫌诈骗的违法事实,净化企业发展环境,杜绝虚假投资,严惩利用非法手段谋利者,还煤矿公道,保护企业的合法权益。
  2、针对对方1.46亿元的天价索赔,龙海煤矿坚持主张以合伙协议为依据,走司法途径解决问题。
  回复单位和人员:富源县龙海煤业有限公司曹牛贵、法人:曹卫
  2022年9月19日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