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事如风——有关四川省三台县的点滴记忆(持续更新)

楼主:石柱盘龙镇梓州 时间:2017-03-01 21:10:02 点击:17529 回复:623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上页 1 2 3 46 下页  到页 
  

  

  离开三台县外出谋生一晃十几年了,在三台县生活的时候感觉不到它的变化,最近几次回去探亲访友,每到晚上还真有点“迷路”的感觉。见缝插针的高楼、满大街窜来窜去的陌生面孔、商家促销的音响混合着出租车的喇叭声??????记忆中那个“青瓦院落、古建民居、幽静小巷、石板小街、爬满青藤的石头城墙”的三台县城离我越来越远了。幸得一本画册,翻看一张张图片,勾起了我对三台的残存忆。

  从今天起,有空我就发点图写几段文字,欢迎老乡们拍砖!顺便说一句,图片版权系原书作者所有。

  

  (一)潼川古城墙

  三台县过去亦叫梓州、潼川,关于名称的来源,画册里已经说得很明白点了,我就不去考证。我个人觉得最能代表三台的莫过于潼川古城墙,而我最熟悉的潼川古城墙,是南门口到煤建公司这一段城墙,年轻一辈肯定不知道煤建公司,不过这无关紧要。

  如果说“百草原”是鲁迅的乐园的话(感兴趣可以重读鲁迅的《从百草原到三味书屋》),那么这段城墙就相当于我们那一辈人的“百草园”。上世纪七十年代,这段城墙比现在要高,要宽,而且没有开缺口,上面比较平坦,可以“滚铁环”(经典的儿童玩具,好玩得不摆了)。


  

  城墙上和石头缝里长有一拢拢巴茅草,那是我们游戏“藏猫猫”的好地方。

  遇到南河(凯江)涨洪水,洪水顺着下水道倒灌,城墙里面的低洼处积满了水,就成为我们嬉水的欢乐谷。

  有两件事使我对潼川古城墙至今记忆犹新。

  那时候城墙下面的马路(现在叫环城路)是碎石路,路南边有两三户人家是“菜蔬社”(不解释,感兴趣的问家里老人)的农户,他们的房子正对城墙里面东河纸厂宿舍楼位置。我们经常站在城墙上往他们房顶上扔石头瓦块,把人家害惨了。人家就自备了长梯子,偶尔突然在城墙下架起梯子爬上来撵我们,我们一哄而散,基本没被抓住过。

  马路上过往的汽车和行人很少,用老话说就是半天都难得见个“鬼影子”。如果有人或车路过,正在游戏的我们便会停下来“一致对外”,脑海里闪现的是《地道战》、《地雷战》、《铁道游击队》、《沙家浜》等电影里的经典画面,感觉自己瞬间变成了潘冬子、小兵张嘎,开始往城墙下吐口水、扔泥巴,瞎起哄。有一次泥巴砸中了一个孕妇,人家从南城门进来,寻到院子里来找人,可是院子里有十几二十个小孩,到底是谁砸的谁也说不清楚,最后不了了之。

  还有一件事就是我们院子里有个姓姚的姑娘,那时候也就九、十来岁吧,有一天跟男孩子们到城墙上去玩,她坐在一拢巴茅上模仿骑马,“得儿???驾”洋浑了,结果掉城墙下把一条腿摔折了。虽然医生给她把骨头接上了,可是晚上她痛得嗷嗷叫,她妈还不停的骂她。

  那时候每家三、四个孩子很平常,多的有五、六个。家长白天要上班,没时间管孩子,都是大带小,家里能保证孩子吃饱穿暖就很不错了。孩子闯了祸,家长往往是半夜三更“教育”孩子——从被窝里揪出来边骂边打!

  “文革”时期在城墙上刻凿巨幅标语就不说了,上世纪七、八十年代,谁家房子不够住了,私搭乱建,需要土石方就去城墙上取。东河纸厂为了职工上下班方便,在这段城墙上开了个口子。再后来肥料厂也在这段城墙上开个口子??????古城墙仿佛是个“婊子”,谁都可以XX,城墙逐渐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如今到处都在讲开发,如果潼川古城墙能赶上“保护性开发”,那将是不幸中的万幸!






楼主发言:163次 发图:93张 | 更多
举报 | | 楼主 | 点赞
楼主石柱盘龙镇梓州 时间:2017-03-01 21:17:00

  (二)大十字

  如果说三台人不知道三台的大十字,那就像说成都人不知道T府!广@场一样。大十字的地理位置可以说是老三台城的中心,(“政治”地位是因为有个纪念碑),商业价值是地处新西街与上东街、正北街与上南街交汇处,人流量大,商业发达。即使是今天,县城向北扩展了,大十字周边依然很繁华。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石柱盘龙镇梓州 时间:2017-03-01 21:19:00

  原来大十字正中间有个纪念碑,是为纪念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十周年而建的。纪念碑虽然只有10米高(现在看书才知道的),但过去它在我心目中的地位与天安门广场的人民英雄纪念碑是相等的,纪念碑带给我的欢乐至今依然记得。


  

  人群背后,依稀可见的就是大十字的纪念碑。

我要评论
楼主石柱盘龙镇梓州 时间:2017-03-01 21:20:00

  过去三台没什么好玩的地方,纪念碑周围最热闹,大人小孩都爱去,特别是夏天的晚上,那里有一两个凉水摊摊——就是一张小桌子,上面摆了5、6个玻璃杯,玻璃杯里装有红色、蓝色、黄色等五颜六色的冷开水,杯口盖了块玻璃片,一、贰分钱一杯,你交完钱后,“老板”会拿出跟小棍,在水里搅和一下,水就变得甜甜的、凉丝丝的非常好喝。对小孩来说不光是水好喝,更主要的是对那小棍很好奇,直到长大了,才知道水里放了糖精,小棍上面蘸了薄荷。现在超市里有各种口味的饮料,但这些饮料都代替不了“凉水”留给我的记忆。
楼主石柱盘龙镇梓州 时间:2017-03-01 21:28:00
  每到春节,孩子们手里拿了压岁钱,也爱往纪念碑跑,因为纪念碑周围全是卖棒棒甘——甘蔗的,8分、一毛钱一根,几个小伙伴买一根(也有胆子大的孩子趁乱拖了甘蔗就跑的)就在纪念碑附近开始“赌@博”。

  “ 赌@博”的方式就是“花(削)甘蔗”——甘蔗立起来,用弯弯刀刀口按住甘蔗顶端,不能用手扶,刀口离开甘蔗点10下,如果甘蔗还没倒,就可以从甘蔗顶端一刀削下去,能削多长你就可以吃多长的甘蔗(如果不是从甘蔗顶端削而是从甘蔗中间砍断的,叫“砍马腿”,是算输要陪甘蔗的),谁削得长谁就算赢,输家负责支付甘蔗钱。经常会有因比甘蔗长短发生争议而吵架、打架的。快乐的童年也就在削甘蔗、吵架、打架中一年年渡过。


  




楼主石柱盘龙镇梓州 时间:2017-03-01 21:29:00
  大十字的西北角是三台新华书店。新华书店的前身是“元晖”茶楼——一座修建于清朝末年的三层木质结构的大楼,可惜没有照片了。下面贴出的照片,是建国后在“元晖”茶楼位置修建的灰色砖混结构楼房——新华书店。

  
我要评论
楼主石柱盘龙镇梓州 时间:2017-03-01 21:30:00
  这个灰色的砖混结构楼房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拆除了,还是重建的新华书店大楼,只不过要高些。当时修建的时候,三台人民每天晚上像过节一样,一拨一拨前去施工现场看热闹,很多人是第一次见修房子挖那么深的基坑,而且是钢筋混凝土浇筑屋基,最关键的是去看“搅拌机”机械化施工,因为从来没见过这么高大上的机器,呜呜呜搅拌砂石水泥的声音人们觉得很亲切,搁现在,早就投诉噪音扰民了。这个新华书店大楼两千零几年拆除的记不清了,原址上再次重建的就是大家现在看见的新华大厦。
我要评论
楼主石柱盘龙镇梓州 时间:2017-03-01 21:57:00
  大十字东北角是二轻局和它下属的印刷厂。

  顺便冒几句皮皮,三台以前有两家印刷厂,一个是国营企业,一个是集体企业。那时候能够进国企是很拽的,大姑娘都愿意嫁国企职工。同样的工作,国企职工的工资、奖金、医疗、退休待遇要比集体企业职工的待遇好很多。国营、国有、全民所有实际上是不同时期的不同叫法,是同样的一个意思。指的是产权归国家,归全民所有。但是谁代表国家呢?当然是官员嘛。国有制、全民所有制实际上等同于官有制,企业的生产经营、财产处置,实际上服从于官阶的大小,这一点在上世纪八十年代企业经营活动和九十年代国企改制过程中体现得淋漓尽致,全国都一样,就不深说了。

  一句话,财(资)产,只有落实到具体的某个产权人头上(不是抽象的“全民”),才能保证责、权、利的配套。产权明晰是一个社会实现公平正义的物质基础。抽象的全民所有制,等于全民没有制,谁是“全民”?是你还是我?全民所有实质是官有,既然是官有,就很难保证官不用这个资产来寻租,这简直就不需要举例证明了。如今还有人嚷嚷要“做大做强国企”保证“全民所有制”的主体地位,说白了,就是给他们自己、和他们的小团体,留个“提款机”罢了。

我要评论
楼主石柱盘龙镇梓州 时间:2017-03-01 21:58:00
  好了,还是回到正题。我印象最深的还是二轻局楼下的、好像叫个“严氏XX”的刀削面和街对面“爪手子”的卤鸭子。刀削面辣乎辣乎地,吃的人要等位,尽管满桌子的汤汤水水和遍地都是用过的餐巾纸来不及打整,去的人还是打涌堂。“爪手子”的卤鸭子酥脆、吃起来吧嘴吧嘴地。后来“刘老庄”(大概是这个名)的卤菜也加入到这个商圈来了。“刘老庄”我到是知道一点,他的卤菜是在徐家桥的家里面加工,推个三轮车每天下午五点来钟进南城门,经过下南街、上南街到大十字,边走边卖,有时候还没到大十字卤菜就卖完了。我对他家卤菜的印象是干净,牛肉筋道。这几家现在好像还在那里经营,他们算是改革开放后先富起来的吧。
我要评论
楼主石柱盘龙镇梓州 时间:2017-03-01 22:00:00

  接下来这张图片很有意思。这是1982年1月5日 ,三台县召开专业户、重点户代表大会,会上表彰了一批勤劳致富的农民,他们每人获得一块标有“勤劳致富”文字的奖牌和一辆永久牌自行车。县里的官员带领他们在新西街巡游,鼓励更多的人勤劳致富。


  
我要评论
楼主石柱盘龙镇梓州 时间:2017-03-01 22:05:00
  当年,为什么一个勤劳致富,居然闹出这么大的动静呢?年轻的朋友可能有所不知,我们现在所谓的前三十年和后三十年,是以1978年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为分水岭的。前三十年与致富、甚至于与“富”这个字联系在一起的是“资本主义尾巴”、“投机把”这些概念。

  不要小看了这些概念,一旦“它们”给你贴上这个标签,轻则倾家荡产,重则判劳改,影响一家子人的生活和前途。主流媒体和人们的价值观都是“越穷越好,越穷越革命、越光荣”。
我要评论
楼主石柱盘龙镇梓州 时间:2017-03-01 22:27:00
  前三十年实在是混不下去了,才有了后三十年的改革开放(改革开放本身的不完善、不配套等问题这里按下不表)。所以,当1978年要人们的思想突然转这个急弯——用现在时髦的话说相当于“毁三观”,谈何容易?
  因此,1978-1982年甚至于稍后更长的时间,“它们”使出了浑身解数鼓励大家致富,比如:免费使用国家、集体的店面、银行贴息贷款、帮助你推销产品、减免税收等等。可是,人们的确被整怕了、整服气了,谁也不敢轻易“涉水”(那时时髦的词语叫“下海”——鼓励大家放弃正经工作去经商办企业,还给你保留原来的工作关系、福利待遇),即使这样,响应者也很少,只有那些诸如劳改释放人员、残疾人、社会闲杂人等,才试着开始经商。我印象中上南街卖毛线的“田驼背”他们那一批“个体户”,算是鼓励勤劳致富的“春风”的首批受益者,是“先富起来的人”。
  那个时候有一万元存款的家庭叫“万元户”(初略估计那时的一万元相当于现在的二百万吧),那好港哦!但是,有正经工作单位的人,尽管心理上羡慕嫉妒恨,但还是不屑于与个体户为伍——更主要的是怕哪天政策又变了。
  • 很潼川: 举报  2017-03-25 13:03:09  评论

    评论 石柱盘龙镇梓州:有幸赶上八零年代是我们六零年代人的幸福,经历过八零年代的年轻人非常怀念那个激情是火为四化作贡献的岁月,让人振奋,激情,向上。
我要评论
楼主石柱盘龙镇梓州 时间:2017-03-01 23:28:00
  风水轮流转,此一时彼一时,那时候有正经工作单位的人多少沦落为今天的下岗职工(绝没有幸灾乐祸的意思),他们被迫充当了体制变革的“小白鼠”。这些人多数是从“停课闹革命——红卫兵——知青——下岗职工”一路走下来的,这拨人至今活得稀里糊涂的,他们留恋的、怀念的东西,恰恰是祸害他们的东西——这点估计他们这辈子也想不明白,这话题三天三夜也掰扯不清楚清楚,不说也罢。
  说实话,山寨还是那个山寨,阻止、打击你发财和鼓励你致富的都是同一个PART,甚至是同一拨人(不是具体指某人)。有些事,不能细想,更不便细说。
  • wsndynddy: 举报  2017-03-21 13:28:21  评论

    说得在理!楼主是有思想、有理智的人,估计楼主现在年龄在55~60岁之间。现在这个年龄段的很多人还是很怀念那个缺吃少穿,精神生活贫乏的年代。这就像人们常说的,洗脑已经被洗成脑残了。
  • hgg1952180: 举报  2017-03-24 18:09:35  评论

    这些人多数是从“停课闹革命——红卫兵——知青——下岗职工”一路走下来的,这拨人至今活得稀里糊涂的,他们留恋的、怀念的东西,恰恰是祸害他们的东西——这点估计他们这辈子也想不明白, 这个就是斯德哥尔莫综合症!被土匪绑架了,因为土匪没有撕票,后来居然说土匪是性情中人!
我要评论
楼主石柱盘龙镇梓州 时间:2017-03-01 23:30:00
  大十字的东南角是三台宾馆,楼下有个彩扩部——就是冲洗胶卷和扩印照片的地方,老板姓王,绵阳人,胖墩胖墩的。现在都用数码相机拍照片和打印机打印照片了,所以彩扩部就消失了。彩扩部楼上,上世纪八十年代开过一阵舞厅,生意火红了几年。刚刚改革开放时,跳交谊舞是人们主要的娱乐活动和撩妹的方式之一。
楼主石柱盘龙镇梓州 时间:2017-03-01 23:31:00
  三台宾馆这幢楼房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是木板铺面,彩扩部所在的位置以前是国营水果蔬菜店。那时候买菜除了要钱,还要凭票。新到什么菜,外面黑板上会通知,比如:18号票一张可买菠菜1斤,19号票一张可买豆腐半斤啥的。从网上随便下载了张蔬菜票样式帮助年轻朋友理解。除了蔬菜票,城市居民每人每户还有米票、面票、布票、糖票、蜂窝煤票??????五花八门方方面面的票,当然,这当中最最重要的票要数油票和肉票了。

  
楼主石柱盘龙镇梓州 时间:2017-03-01 23:31:00
  国营水果蔬菜店的售货员,是个大眼睛姑娘(现在应该是老太婆了),是双胞胎姐妹之一,态度有点“称”(三台话,就是态度不太好的意思),不过那时候国营商店的售货员态度基本都一个样。也难怪,物资紧缺、购买的人又多,只要一开始售货,先前排好的队形立刻就乱了,人们乱吼乱挤不听招呼,售货员不烦才怪。我之所以能记得这个售货员,是因为小学的时候,我的同桌有一次偷了家里的5元钱给我“办招待”,我俩一连几天都在大十字纪念碑周边旋,也不去上学,饿了就去蔬菜水果店买苹果吃,一来二去就记住售货员了。那时的苹果没打农药,空气、雨水也干净,苹果我们根本没洗,也没削皮,直接就啃了。耍安逸了、吃巴适了,结果这哥们儿被他妈打惨了,一个星期下不了地。要知道,那时候的5元钱,简直就是一笔巨款啊!
楼主石柱盘龙镇梓州 时间:2017-03-01 23:33:00

  紧挨着国营蔬菜水果店的是一家国营饭店,也就是卖点甑子干饭(就是用甑子蒸的米饭,可能好多城里的年轻朋友没见过甑子,如下图)和面条,能够拿得出手的也就是豆花了。城里人进去吃饭,除了付钱还得付粮票(粮票分地方粮票和全国粮票,去外地出公差、探亲访友的人需将地方粮票换全国粮票,否则到了外地就得饿肚子);农民伯伯进城,吃饭要自己带米或麦子,同等重量的米或麦子换干饭或面条,另外付几分钱的加工费。面下饭是标配,吃完了厚着脸皮喝碗免费的面汤,如果要加两勺豆油(酱油)或醋还得给服务员陪个笑脸。什么?豆花下饭,那简直就是“打牙祭”啊!今天说到这些,没经历过的朋友也许觉得是笑话,可是这场景的主角,实实在在就是我们的父辈呀,这一幕不过刚刚才过去三、四十年,“弹指一挥间”罢了,如今在饭店里聚餐,我们有什么理由将满桌子剩饭剩菜倒掉?

  
楼主石柱盘龙镇梓州 时间:2017-03-01 23:34:00
  大十字西南角就是百货大楼,上世纪八十年代的百货大楼高端大气上档次,算是三台县城的标志性建筑。那时候三台的商场也就是大十字的百货公司、小十子的第二百货商店、上南街的万宝全商场、新西街的列娜商店和五金公司等几家,百货公司的生意算是最好的。后来个体经营兴起,个体商店商品适销对路、可以讨价还价、服务态度好、营业时间长,逐渐挤垮国营的、集体的商场。


  
我要评论
楼主石柱盘龙镇梓州 时间:2017-03-01 23:34:00
  我已经记不清纪念碑是哪一年拆除的了,只是依稀记得拆除纪念碑后在路中间装了个交通红绿灯,可能觉得碍事没搞多久又拆了,换成交警站在那里指挥交通,再后来红绿灯吊在空中,就是现在这个样子。也许人们的交通红绿灯意识就是从大十字这里开始培养起来的吧。
楼主石柱盘龙镇梓州 时间:2017-03-01 23:35:00
  大十字这一段快写完了,不得不提下三台两位知名度比较高的人,就是大家口中经常念叨的曹M丽、史Q芳。其实,曹先生大家有所不知,在县城还没有普及自来水管网的年代,我记得他是靠给人挑水卖钱养活自己或者说减轻家里经济负担的、这样一位可敬的劳动者。他不啃老,有些个性,喜欢反串表演,大十字纪念碑的台阶就是他的舞台。虽然知名度不及李玉刚,那只能说明他生不逢时,缺少机遇。现代社会发展到多元化,我们既然能包容同性恋、变性人,当然也应该给老曹一个空间、还一份尊重;史大姐就更不肖说了,人家原来在乡下还是个妇女干部,能说会道——这点我相信大家都感受到了,后来嫁到县城,由于家庭、社会,方方面面的因素使她变成今天这个样子,我觉得最好的理解和关怀就是不嘲笑、不打扰。
  • 独钓涪江雪: 举报  2017-05-12 16:48:13  评论

    曹M丽(曹瓜)名气打得很,问一问三台老农民及射洪 盐亭等地的人,都知道三台有一个曹M丽。问一问当今三台县太爷是谁,没人知道,偶然有人还知道什么“包厢”,“卖光”的县太爷。
我要评论
楼主石柱盘龙镇梓州 时间:2017-03-02 01:03:00
  (小十字)

  上南街、下南街与老西街与学街交汇处就叫小十字,这个不用啰嗦,有几个事我印象深刻。

  三台人民知道电视机是怎么回事、能够看上电视节目,基本上是从1976年看M主%席的追悼会才开始的,这之前了解国家大事靠听广播、看报纸、开会听传达。那段时间,翻来覆去只有追悼会这一个节目可看,信号时好时坏,一到晚上,有电视机的单位就把机子抬出来摆起,周边的居民和路人都可以围观。总有能人把羊角天线掰来掰去,希望调个最好的信号接收位置。每每这个时候,观众就会叫喊“好了好了,莫整了!”其实好啥子嘛,大多数时间看的是银屏上的雪花点,不过总还是可以“听电视”。人们乐此不疲。
  • 很潼川: 举报  2017-03-24 19:05:30  评论

    评论 石柱盘龙镇梓州:其实76年以前已有电视,只是稀少。最先有投影电视的是广播局,5分一张门票,每周六晚大部分学生都会去看连续剧
我要评论
楼主石柱盘龙镇梓州 时间:2017-03-02 01:04:00
  刚开始的时候,有电视机的单位不多,我印象中小十字的人民银行、上南街的万宝全商场、学街的师范附小、蚕种场、松花井的地勘队等单位有电视机。人民银行是保密单位,外人进不去,地勘队不归三台管外人也进不去,“准看”的选择余地就小了。因此每到有好节目的晚上,孩子们就像疯了一样,到处找电视机。物以稀为贵,一些有电视机的单位就开始卖票,五分、一毛水涨船高。我记得美国的连续剧《大西洋底来的人》、《加里森敢死队》,日本的连续剧《血凝》、《排球女将》,国产的连续剧《敌营十八年》等等,就是这么东奔西跑看完的。
我要评论
楼主石柱盘龙镇梓州 时间:2017-03-02 01:04:00
  这儿要特别提到人民银行,原来在小十字,就是现在工商银行的位置,后来搬到北泉路去了。上世纪八十年代以前,工、农、中、建和保险公司都还没有从人民银行分离出去,人民银行NB啊,其标志就是有一台带幕布的投影电视,而其它有电视机的单位,最多是18英寸左右的黑白电视机,再加上他们是保密单位,不让外面的人进去,他们就自娱自乐呗,从职工到家属内心深处的优越感那就不摆了。后来几家银行、保险公司虽然从人行分离出去,但整个金融系统招工基本上还是近亲繁殖,外人难以进去,病根也许就是打那留下的。这点全国的金融系统基本一样,人浮于事也许是金融改革滞后、难以兑现WTO承诺的时间表的原因之一。道理很简单,你敢解雇我儿子,我就解雇你媳妇,所以最好大家都别动。
楼主石柱盘龙镇梓州 时间:2017-03-02 01:05:00
  现在小十字工商银行把角的位置,原来是铺板门脸房,是国营食品公司卖肉的地方。卖肉的大爷姓毛,认识的和不认识的都喊他毛爷爷。每到卖肉的时候,都在大呼小叫的喊“毛爷爷,我要肥的!我要肥的!”是啊,那年月,肚子里缺油水,谁喜欢瘦的呢?
楼主石柱盘龙镇梓州 时间:2017-03-02 01:05:00
  顺着这个肉铺往上南街走,人民银行大门的边上是饮食服务公司下属的甜食店,每天从早到晚卖大汤圆、小汤圆、糍糕和油条。我最喜欢吃这家店炸的糍糕。然而,这家店留给我的记忆不是糍糕而是件非常伤心的事。小的时候,大约5、6岁吧,有一天上午,家长给了两毛钱让我去买油条,店里卖油条的窗口很拥挤,我根本挤不过那些成年人,有个比我大些的小孩叫我把钱给他,他帮我买,我相信了他。结果等油条卖完了,人散了,哪里还有他的影子呢?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伤心地哇哇大哭。回家虽然没有挨骂,但幼小的心灵第一次深受伤害。
我要评论
楼主石柱盘龙镇梓州 时间:2017-03-02 01:34:00
  @石柱盘龙镇梓州 2017-03-01 22:05:00
  当年,为什么一个勤劳致富,居然闹出这么大的动静呢?年轻的朋友可能有所不知,我们现在所谓的前三十年和后三十年,是以1978年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为分水岭的。前三十年与致富、甚至于与“富”这个字联系在一起的是“资本主义尾巴”、“投机把”这些概念。
  不要小看了这些概念,一旦“它们”给你贴上这个标签,轻则倾家荡产,重则判劳改,影响一家子人的生活和前途。主流媒体和人们的价值观都是“越穷越好,越穷越革......
  -----------------------------
  是“资本主义尾巴”、“投机倒把”这些概念。
楼主石柱盘龙镇梓州 时间:2017-03-02 14:14:00
  (新西街)

  如果说大十字、小十字确立了三台县城棋盘式结构的基本形状的话,那么这个棋盘上最重要的一块非新西街莫属。新西街在人们的心目中的位置,好比北京的长安街。那年月有几个人有资格、够级别能去北京啊?大家莫要觉得夸张,我第一次去北京出差还去县、市两级政*府开过《介绍信》呢。诸君今天看见的只是新西街的商业繁荣,三、四十年前,这条街不仅是三台最宽阔、最干净、两边建筑最豪华的街,而且是县里政治、经济、文化活动的中心。各种纪念活动、庆祝活动、商品展销会交易会、文化艺术节、有奖销售(摸汽车、摸彩电)甚至公#捕公&判大会(现在不能搞这个了,违法)等等,反正各种狗儿麻糖的事情都离不开新西街这个平台。

  

  

楼主石柱盘龙镇梓州 时间:2017-03-02 14:15:00
  忠不忠看行动,能把住车门的,那都不是一般的人。

  
我要评论
楼主石柱盘龙镇梓州 时间:2017-03-02 14:16:00
  样板戏《红灯记》里主角:李玉和、李铁梅、李奶奶。有木有惊到你?

  
楼主石柱盘龙镇梓州 时间:2017-03-02 14:17:00
  “文革”中,各造反派组织都认为自己是M主席的拥护者,为了保卫M主席、保卫红色政权,从“文斗”(辩论、打口水仗)发展到“武斗”(理直气壮的抢枪、甚至自己造枪造炮造坦克)。1969年6月,三台安居地界发生造反派之间的武斗,仗打得很激烈。下面这张图就是战斗胜利者“凯旋归来”,人们在新西街迎接“英雄”的情景。这张图够刺激吧?那些“武斗”的幸存者今天该有60、70岁以上了吧。

  
楼主石柱盘龙镇梓州 时间:2017-03-02 14:19:00
  有人说我们这个民族是个善于遗忘的民族,我同意这个说法,只要有口吃的,咋个都得了。刚刚过去的“历史”,不说、不提、不反思,用“娱乐至死”来麻痹自己,用“戏说”来代替真实,也许有利于当下,但对将来未必是件好事。虔诚、狂热,这些词语,一般用于与宗教有关的活动。今天我们看ISIS的行为,就像站在干坡上看热闹一样,其实几十年前我们自己又何尚不是如此?装神弄鬼的事情有几人能看透,看透了又有谁人敢说?事情过后是不是真的在反思?

  

  
作者:飘若浮云2010 时间:2017-03-02 15:32:00
  回忆,值得一看。。
楼主石柱盘龙镇梓州 时间:2017-03-02 16:56:00
  @飘若浮云2010 2017-03-02 15:32:00
  回忆,值得一看。。
  -----------------------------
  谢谢支持!三台朋友上天涯论坛的太少了啊
剩余 2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石柱盘龙镇梓州 时间:2017-03-03 14:02:00
  从大十字往西排列,大点的单位,街的北边依次是新华书店、政府机构、县中队(武警消防)、派出所、中医院?、财政局农机局、列娜商店、汽车站;街的南边依次是百货大楼、钟表社、五金公司、邮电局、清真食店、猪鬃厂、糖酒公司、琴泉旅社?、野生食店、三台饭店。大概是这些。光看这些单位的名称,你就知道新西街的分量。
楼主石柱盘龙镇梓州 时间:2017-03-03 14:13:00
  多少年过去了,Z¥府大院办公楼后面的柚子树、政&府门前空地上卖打药的江湖人士的音容笑貌,使我还能联想到新西街。那时候Z@府大院是随便可以进去的,柚子成熟的季节,一般是中午间,我的一个家住里面的同学就会邀请我去他家玩,他爸爸是里面某局的领导,他们住在大院后面的宿舍里。领导都有睡午觉的习惯,于是我们就爬上树去摘一两个柚子,剥了皮带到学校去吃。不要说是“偷”,是“摘”好不啦!柚子的味道很好我就不形容了,相信三台县城里的人都知道,因为每年柚子收获后,工作人员会对外销售,很多人都吃过。现在我每次回三台还喜欢吃柚子,可能跟那会儿吃柚子有点关系。


  
楼主石柱盘龙镇梓州 时间:2017-03-03 14:14:00
  新西街Z@府门前的空地,除了官方搞活动,就是消@防#队的战士在那里演练穿消防服、甩水带子,大部分时间是空闲的。空闲的时候,偶尔有卖打药的江湖人士在那里扯场子。锵铿、锵铿、锵锵铿,一通锣敲过之后,吸引了路人的目光,当大家驻足围观的时候,这块空地就是江湖大哥的主场了。
  一般来说台词都是这些:
  ——来来来,要钱不要钱,圈圈要扯圆。
  ——有老乡问你哥子搞啥子,哥子给你说,今天到这儿来,既不要钱,也不卖药,就是交朋友。
  ——呃!问得好,啷个交朋友呢?
  这就正式进入活动的主题了,先是给大家表演几个魔术,比如:清水变墨水、扑克牌变清一色、仙人指路(三个小海绵球,分别用三个小碗扣着,他指哪个碗,说里面有没有、有几个海绵球,必定就是,你的眼快没有他的手快)。中途想走的人,他会告诉你,一会收几个徒弟,免费教变魔术,这样就把人心留住了。等到人越围越多,就开始表演武术。表演武术时他必定要受伤,做痛苦状,然后倒点自制的药酒揉一揉、喝两口,立马就不痛了。大家正在好奇的时候,他会说为了交朋友,可以免费给腰痛腿痛的人也试一下。这时候观众当中便会有人响应(有人说是托儿,其实不是。你想,围观的人多数是农村赶场的农民或退休的老人,农民天天干体力活浑身上下哪会没点小伤,退休老人身体机能退化哪有不这痛那痛的),他便挑出一两个喊这痛那痛的人,一边给你搓揉、喂你喝酒,一边半开玩笑告诉你,如果你一会说药效不好就是看不起他、就不是朋友,不是朋友就要收你的药钱(暗示)等等语言。过程中会展示这药酒是什么药泡制的,会免费送一包给试用的人。搓揉的差不多了再问你还痛不痛?叫你大声回答。大家想想,拿人手短、吃人嘴软,再加上刚才的暗示,试用的人肯定会说不痛了。
  药效得到了证明,这时候观众纷纷要求也想“交朋友”、领药。他会说今天出门带的药不多,送这个不送那个都不好,大家如果确实需要的话,还是多少表示下诚意(给点钱吧)。于是乎,围观群众纷纷解囊,钱少的他根本不接手,专门接那些出钱多的人手中的钱,瞬间药就推销完了。
  如果有不识相的观众还记得先前“免费学魔术”那茬,他会告诉你等散场后跟他去旅馆,他单独私教。农民还要赶十几里路回家,退休的人惦记回家煮饭,哪里还会纠缠学魔术的事。于是人群自动散伙。
  江湖大哥的整个“营销”过程天衣无缝,牢牢抓住了吃瓜群众的心理活动,值得今天教“营销学”的老师好好学习。
  • 苍海月明U: 举报  2017-05-07 18:00:39  评论

    我这个80年代的小朋友,每天从一小到上南街家里吃午饭要到一点半,就是拜这些大哥所赐。
我要评论
作者:ty_Jennifer567 时间:2017-03-03 16:35:00
  @石柱盘龙镇梓州 2017-03-03 14:14:00
  新西街Z@府门前的空地,除了官方搞活动,就是消@防#队的战士在那里演练穿消防服、甩水带子,大部分时间是空闲的。空闲的时候,偶尔有卖打药的江湖人士在那里扯场子。锵铿、锵铿、锵锵铿,一通锣敲过之后,吸引了路人的目光,当大家驻足围观的时候,这块空地就是江湖大哥的主场了。

  一般来说台词都是这些:

  ——来来来,要钱不要钱,圈圈要扯圆。

  ——有老乡问你哥子搞啥子,哥子给你说,今天到这儿来,既不要钱,也不卖药,就是交朋友。

  ——呃!问得好,啷个交朋友呢?

  这就正式进入活动的主题了,先是给大家表演几个魔术,比如:清水变墨水、扑克牌变清一色、仙人指路(三个小海绵球,分别用三个小碗扣着,他指哪个碗,说里面有没有、有几个海绵球,必定就是,你的眼快没有他的手快)。中途想走的人,他会告诉你,一会收几个徒弟,免费教变魔术,这样就把人心留住了。等到人越围越多,就开始表演武术。表演武术时他必定要受伤,做痛苦状,然后倒点自制的药酒揉一揉、喝两口,立马就不痛了。大家正在好奇的时候,他会说为了交朋友,可以免费给腰痛腿痛的人也试一下。这时候观众当中便会有人响应(有人说是托儿,其实不是。你想,围观的人多数是农村赶场的农民或退休的老人,农民天天干体力活浑身上下哪会没点小伤,退休老人身体机能退化哪有不这痛那痛的),他便挑出一两个喊这痛那痛的人,一边给你搓揉、喂你喝酒,一边半开玩笑告诉你,如果你一会说药效不好就是看不起他、就不是朋友,不是朋友就要收你的药钱(暗示)等等语言。过程中会展示这药酒是什么药泡制的,会免费送一包给试用的人。搓揉的差不多了再问你还痛不痛?叫你大声回答。大家想想,拿人手短、吃人嘴软,再加上刚才的暗示,试用的人肯定会说不痛了。

  药效得到了证明,这时候观众纷纷要求也想“交朋友”、领药。他会说今天出门带的药不多,送这个不送那个都不好,大家如果确实需要的话,还是多少表示下诚意(给点钱吧)。于是乎,围观群众纷纷解囊,钱少的他根本不接手,专门接那些出钱多的人手中的钱,瞬间药就推销完了。

  如果有不识相的观众还记得先前“免费学魔术”那茬,他会告诉你等散场后跟他去旅馆,他单独私教。农民还要赶十几里路回家,退休的人惦记回家煮饭,哪里还会纠缠学魔术的事。于是人群自动散伙。

  江湖大哥的整个“营销”过程天衣无缝,牢牢抓住了吃瓜群众的心理活动,值得今天教“营销学”的老师好好学习。
  -----------------------------
  ??的确那样~小時侯围观还摸不着头腦,你这么一说完全能贯穿?智慧的江湖人
  
作者:ty_Jennifer567 时间:2017-03-04 13:53:00
  端茶过來~沒更?
  
楼主石柱盘龙镇梓州 时间:2017-03-04 22:12:00

  
  (上南街)
  今天来说点上南街的事情。大家先看这张照片,这是谭家祠,在谭天巷里面。或许谭天巷就是因此得名的吧,现在还是叫谭天巷这个名字。谭氏家族在清康熙、雍正、乾隆三朝都是官宦人家。关于谭家祠,书中已经做了描述,我就不多言多语了。
楼主石柱盘龙镇梓州 时间:2017-03-04 22:14:00

  (上南街)
  今天来说点上南街的事情。大家先看这张照片,这是谭家祠,在谭天巷里面。或许谭天巷就是因此得名的吧,现在还是叫谭天巷这个名字。谭氏家族在清康熙、雍正、乾隆三朝都是官宦人家。关于谭家祠,书中已经做了描述,我就不多言多语了。

  



楼主石柱盘龙镇梓州 时间:2017-03-04 22:15:00
  我说说谭天巷旁边的展览馆。展览馆是大家的通俗叫法,实际上正经的名称是文化馆(有些人把它与文化宫混在一起,)。文化馆最早在牛头山脚下,就是今天的梓州公园大门那个位置,与图书馆在一个院子里。“W革”中因为宣传工作的需要,文化馆搬到了上南街谭天巷旁边,这块底盘原来是人家工商联的,等于是把工商联给挤走了。没想到改~革K放后,工商联又要回了自己的底盘,又把文化馆赶走了。文化馆没有自己的办公地点,一度临时寄居在大礼堂(就是今天的梓州国际大酒店位置)。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县里拨款在北泉路(今天华莎印象酒店那里)新盖了房子,文化宫才有了个窝。前几年,小十字的川剧团倒闭了,文化馆又搬到那里办公,5.12地震后,托灾害重建的福,在北坝樟树路体育中心附近新修了文化馆办公大楼。我感兴趣的下面这张照片。

  
楼主石柱盘龙镇梓州 时间:2017-03-04 22:15:00
  这张照片是不是很喜感?有关M主席塑像的来龙去脉,书中写得很详细,不必赘述。只是告诉大家,这尊塑像现在在三台师范学校校园内。
  文化馆在这里办公的时候,这里经常展出的是书法、绘画作品,所以大家管这里叫“展览馆”嘛。小时候路过这里,看见里面很多小朋友在画画(绘画培训班),很是羡慕,常常站在那里看半天,心里百思不得其解——同样是共*~产@主&义接班人,为啥教他们画画,不叫上我呢?便回家摆了个断了把手的茶壶自己练习绘画。年龄稍大点不纠结画画的事了,又纠结“接班”的事。可是现在都快退休了,也没人找我谈“接班”的事。
我要评论
楼主石柱盘龙镇梓州 时间:2017-03-05 12:00:00
  看见图片中那些挂着销售的服装,我想起了三台人的服装变化。
  那时比较大点的正规点的企业比如农机厂(后来叫水泵厂)、农修厂(后来叫烘干机械厂)、大修厂(后来叫内配厂)、扳手厂、黄麟厂、氮肥厂,这些单位的职工穿的是蓝色的“劳动布”夹克套装,台棉、县丝厂的工人服装也比较统一,像“正规军”,上下班节假日基本上都是那一身。其它二轻企业、街道手工作坊,职工穿着比较随意,有啥穿啥。南下干部、军转干部普遍穿去掉领章帽徽的绿军装,新旧不一,冬服夏服、军服便服混搭。
  一般的家庭,往往是哥哥姐姐穿父母淘汰的衣服,弟弟妹妹拣哥哥姐姐穿过的衣服,大小不合适、有补丁很正常。女性的新衣服,也多是手工剪裁、缝制的阴单布(阴丹士林布),鲜有花布。
  阴丹士林布上世纪三、四十年代在上海非常流行,中青年女性喜欢用来缝制中式旗袍(今天在民国题材的影视剧里仍然能够窥见阴丹士林布的流行程度)。解放后,单色的阴丹士林蓝布渐渐受到冷落。然而,到了上世纪七十年代初,布票数量有限,买花布做衣裳,不合时宜,再说商场里也少有花布卖。于是,阴丹士林蓝布又悄然流行起来,用它裁制成棉袄的罩褂,再配条其它颜色的毛线围巾,算是比较洋盘的了。
  老外形容八十年代以前中国人的穿着像“蓝蚂蚁”、“灰蚂蚁”,如果从空中俯瞰密集的人群那的确如此。这种状况从八十年代初开始才有所改观,商场里布的品种,的确良、灯芯绒、卡其布等花色品种逐渐多起来,受日本电影《追捕》的影响,人们开始流行穿喇叭裤。到了八十年代中后期,不晓得刮的是啥子风,男女服装流行趋势突然短暂出现了两个奇怪的装扮:男生的标配是上身穿一种叫“纯毛”面料的蓝色中山装,下面配一条绿色吊裆军裤(军裤一时间物以稀为贵),脚蹬一双“甩尖子响底皮鞋”——皮鞋特别尖、鞋底掌满铁掌,走起路来咵咵作响;女性无论年龄大小、高矮胖瘦,已婚未婚,几乎每人都穿条健美裤,其中以黑色居多,有个叫梦特娇的品牌,还在健美裤大腿正面、腰杆下面还绣了一朵带叶子的花。后北街潼川三小那一段街道两边,几乎全是卖健美裤的,人多得挤都挤不动。
  九十年代开始,牛仔裤、西装开始流行开来。

我要评论
楼主石柱盘龙镇梓州 时间:2017-03-05 23:07:00
  上南街展览馆对面的钟凉粉自不必说(书中有详细介绍),钟凉粉旁边的理发店、刻章字画装裱补锅配钥匙的店铺也不是重点,重点说说那个水井。
  应该是上世纪八十年代以前吧(记得不准确),三台县城普遍还没有自来水管网,吃水靠自己挑。我相信很多人小时候都有过挑水或者抬水的经历。这几个地方的水井我比较有印象:上南街展览馆对面、小十字川剧团旁边、上升街李家祠旁边是这种辘轳井。下南街皂角城于(余)家祠后面和上东街小东巷的杜家坑,各有一口扯水井。县城其它地方的水井我记不得了。

  
楼主石柱盘龙镇梓州 时间:2017-03-05 23:08:00
  可惜没有扯水井的照片,只能给大家形容下这种井的操作方式。5、6米高的木质井架搭建在距离井口一米多的边上,井架顶端横着一根碗口大的木头(原理类似于天平秤或跷跷板),木头的一端绑了一块磨盘石作配重,另外一端绑了一根拇指粗的钢筋(钢筋的长度差不多从井口能够得着井底水面)。平时不用的时候,井架作为支撑点,顶端横木绑有磨盘石的一端自动下坠,绑有钢筋的一端则高高翘起。谁要扯水,就把自己家的桶绑在钢筋最末端的“鼻眼”上,然后把桶放进井口,使劲往下拽,待桶下到井底,灌满水,再把钢筋往上提,直到伸手能够得着水桶为止。扯水的人多,天长日久,井口的石头会磨出深深的凹槽。换钢筋、修井架的费用,由附近吃水的人家分摊。
  不管是辘轳井还是扯水井,操作都是体力加技术的活,是大人们的事情,家长们每天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挑水。所以,每到下班后或清晨上班以前,每口井边上的人最多,等待缴水、扯水的间歇,家事、国事、天下事大家聊起花儿开。
  没有大人干涉的时候,小孩子都喜欢趴在井口“照镜子”,所以家长上班前总是叮嘱小孩不许到“井眼边”去玩。
  遇到家里没水家长又没下班的时候,经常是哥哥带着弟弟(妹妹),或者是姐姐带着弟弟(妹妹)去抬水应急。也有专门替人挑水挣钱的,我晓得的比如前文提到的曹M丽,还有李家祠附近的邱伯伯就是。
  我是长到初中一年级的时候,就开始为家里挑水了。我不喜欢扁担压在肩膀上的感觉,更愿意用手提。开始是一只桶双手换着提,后来学电影《少林寺》里的和尚两只手一边提一桶水。
  有钱的人家在自己的房前屋后打压水井,后来自来水厂开始铺设管网,各家用上了自来水,公用的井眼就被封了。


  
楼主石柱盘龙镇梓州 时间:2017-03-05 23:14:00
  ty_Jennifer567:
  黑名单 举报? 2017-03-05 12:34:51? 评论
  评论 石柱盘龙镇梓州:樓主用的是袁成松的《三台記憶》那影冊吧~春節喜獲朋友相贈,愛不釋手,咱們的記憶只能在此書里尋了??
  -----------------------------------------------
  我也是春节回家从朋友那里拿走了这本藏书,叫他自己再去买。

  
剩余 2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AimeCrystal1314 时间:2017-03-06 14:14:00
  hehe
楼主石柱盘龙镇梓州 时间:2017-03-07 11:24:00
  (上东街、下东街、东外街)
  我们这辈习惯上把上东街、下东街统称为东街,把东外街叫东门外(南外街叫南门外)。
  东街上最知名的是三台中学和三台师范校,今天还在原来的位置。抗战时期东北大学内迁三台办学的那段历史,给三台中学的知名度加分不少。而三台师范校的历史很多人和我一样就不清楚了,我也是这次看书才知道,三台师范校创建于1945年,当时叫省立三台师范学校。
  上东街我至今印象深刻的是当年设在棉麻公司(大概是那个位置)的“民¥兵¥指挥部”。为什么呢?因为指挥部进进出出的民¥兵是身穿劳动布工作服、手臂上带红袖套、肩挎半&自#动%步@qiang的工人(有点像电影里的工人*纠*察*队队员),感觉很神气。小孩子嘛总是好奇心重,每次路过指挥部的时候,喜欢进到里面院子里去看热闹,那些被麻绳绑着、跪在地上或被呵斥或被打得嗷嗷叫唤的人,他们极其卑微无助的状态已经深深刻在我的脑子里。其实他们中大多数人就是进城的小商小贩或农民。这使我很容易联想到今天全国各地城市普遍设置的某管执%法&大@队以及他们的工作方式。

  
  
楼主石柱盘龙镇梓州 时间:2017-03-07 11:26:00
  当年,每个月赶场的日子是规定了的,不到赶场天,农民是不可以随便进城买卖东西的。更早的时候,农民进城探亲访友,需要向生产队请假,居民家里来了客人,也需要向居委会(今天叫社区)治保主任报告,邻里之间相互监督、互相告密(举报)。住旅馆需要单位盖章的《介绍信》??????制度设计把人性之恶,放大到极点。年轻的朋友要想理解这点,需要深刻的了解中国的户籍制度。户籍制度不是什么制度创新,始作俑者乃秦朝商鞅(商鞅最后死于自己的制度设计)。千百年来不管朝代走马灯式的变换,也不管是这主E、那思想、还是“戴几块表”广告词如何动听迷人,“百代皆行秦政”的基本框架没变,导致人们的思维习惯、工作方式并没有根本性的变化,Zhuan&政意识深受地融入到民族的骨子里、血液中。国人要彻底理解现代Z治制度的精髓,既换汤又换药,真心实意地依法治国而不是投机取巧地依法治你,树立诚惶诚恐地服务于纳$税$人的意识,追上世界先进国家(不单纯是物质方面),还有很多功课要做、很长的路要走。
  户籍制度对人的桎梏我相信来自农村的朋友理解比我深刻。当年,要改变农民这个身份,只有通过升学(考上中专、大学)、当兵提干或转自愿兵等为数不多的机会。为了“鲤鱼跳农门”多少人承受了太多的委屈,流行了心酸的泪水。直到今天,农村户口与城市户口的差别、小城市户口与大城市户口的含金量差别依然是有目共睹的。大家是否还记得九十年代卖¥户口的事?花四、五千元能买一个城市户口,许多人在兴奋、焦虑、激动中度过了短暂的几天,那是我见到的Z府办事效率最高的几天,收钱、盖章、转户一条龙服务。谷歌虽然走了,好在还有度娘。截几段文字帮助大家理解下。

  
  
  
  
  • ty_Jennifer567: 举报  2017-03-07 16:46:32  评论

    评论 石柱盘龙镇梓州:好在我爸努力讀書跳出農門,也才有我們兄妹的今天,上次看到"農民工春晚"的導演一個出色的多面能人時說:我們不應該被稱為弱勢群體,祇是沒有平等的機會和支源而巳。
  • ty_Jennifer567: 举报  2017-03-07 16:55:32  评论

    评论 石柱盘龙镇梓州:每次趕場日子就在我家門前拉開,人來熙往,中午放學的學生老師與買賣的農民商販(賣草藥剪頭髮的)交織在一起真是最豐富的場景。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大熊馋师 时间:2017-03-07 18:33:00
  85后三台人飘过,楼主又阅历。。
楼主石柱盘龙镇梓州 时间:2017-03-07 20:54:00

  
  下东街??1991年
剩余 3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石柱盘龙镇梓州 时间:2017-03-07 20:54:00

  
  1999年3月5日,三台师范学校学生在县汽车客运站学雷锋为旅客服务
楼主石柱盘龙镇梓州 时间:2017-03-07 20:55:00

  
  1974年初,三台师范学校的师生开展“批林批孔”活动。
楼主石柱盘龙镇梓州 时间:2017-03-07 20:56:00
  有一种烧腊吃过便忘不了,三台的烧腊店我记得的有两家,一家在进南城门左手边方家街口子上,另外一家就在下图,出东城门过了小桥的左边。铺板房,木柜台上摆几只装有烧酒的瓦坛子,坛口用一个红布坨坨盖住。边上的搪瓷盘子里放了几个大小不一的竹制量酒器具——酒当当。酒碗是那种红色泥巴烧制的,叫土巴碗——农村做酒席蒸烧白那种碗。你说喝多少酒,老板拿起酒当当给你打多少酒倒到碗里,不够再添。高档点的酒是高粱酒,中低档的是包谷(玉米)酒和红苕酒。下酒菜非常简单,猪头烧腊、鸭脚板、油炸豌豆和胡豆瓣。猪头肉和鸭脚板很有嚼头,油炸豌豆和胡豆瓣非常酥脆。从烧腊店门前经过,粮食酒的味道混合着烧腊的味道一起飘来,脚步自然慢了下来,忍不住直咽口水。炎热的夏天,约三五个好友,“走!去喝当当酒。”大家或光着膀子或摇着扇子,边吃边喝边摆龙门阵,在昏暗的灯光下不经意地打发着惬意的日子。如果是烂酒(贪杯)的人,会被大家戏称为“酒瓜当”。

  
  
我要评论
楼主石柱盘龙镇梓州 时间:2017-03-08 22:30:00
  出东城门,经过东外街,过了木材加工厂、猪市口,路两边是菜地,再往前走就是涪江边。从古至今,三台之所以还有点名气,靠的就是涪江、凯江水上交通比较发达。今天因为公路取代了水路,很多人不知道三台当年涪江、凯江沿岸的码头文化。这么想象吧,白居易的《琵琶行》、朱自清的《桨声灯影里的秦淮河》就是描写码头文化的经典作品。也就是说,商贾云集、车水马龙、客栈酒楼、饭馆茶肆、灯红酒绿??????三台以前最繁华、热闹的地方是在南外街、顺河街、幺口子、东外街这一带。我虽然也没见过,但是听老人们说起过三台以前码头的繁荣程度。我只晓得直到上世纪七十年代,三台县大宗的物资比如:木材、竹材、煤炭、砂石等还是靠水路运输。木材加工厂设在东外街街尾,是因为靠近涪江,木材运输比较方便。煤建公司(蜂窝煤厂)的位置也是如此,以前涪江边上还有一段铁轨直通煤建公司(蜂窝煤厂)里面,运煤船停靠在涪江边,煤炭卸在岸上,然后通过铁轨上的斗斗车,用卷扬机拉进厂里去。经常看见从上游漂来的木排、竹排铺满江面的壮观场景和人们捆扎、固定、拖拽忙碌的身影,吆喝声、劳动号子声响彻江边。
  小孩子天生喜欢玩水,家长们到江边洗衣服也乐意带着孩子。我很小的时候,就跟在同院子的大孩子屁股后面去江边嬉水。站在木排上高高翘起的木舵顶端往下跳,一个猛子扎进水里,憋到快不行了才冒出水面换气,是每个小伙伴必须的本事。每当有汽船驶过,掀起层层波浪,那就是我们“斗浪”的好时机。累了饿了,上岸就有吃的补充能量——岸边有桑树,骑在树枝上选择最熟的桑果。常常不知从哪棵树冒出个声音,“哇,我这棵最乌(熟桑葚的标志性颜色)!”引得小伙伴纷纷探头去看。

  
  
剩余 5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石柱盘龙镇梓州 时间:2017-03-12 13:03:00
  (洪水)
  涪凯两江在造福三台的同时,也给三台人民深深地伤害,每年七、八月份,必定是要涨洪水的,只是涨的大小而已。老一辈记得的是1954年的洪水,水涨到什么程度呢?据说城门关闭了,用棉絮和沙袋堵住城门缝隙,人坐在城墙上可以洗脚。我记忆中的大洪水是1981年,先是七月中旬涪凯两江洪水泛滥,今天的蟠龙社区——曲江社区——凯江社区这一带已成“泽国”,顺河街、南外街、东外街的居民纷纷转移到城内,皂角城部分地段也已经进了洪水,住在城内的居民人心惶惶开始收拾值钱的家当准备上牛头山、凤凰山。到了八月末九月初,持续一个多月的大雨,引发西溪河河水暴涨,县城20余条街道进水,三台汽车站、百货五金仓库(今天的温州商城位置)、西顺城街与九倒拐之间的“民房”被淹,损失惨重。“民房”是冬暖夏凉的土坯墙房子,内外都刮了白腻子,当时是三台的高档住宅区,有头有脸的人物基本上都住在这一片。灾后重建这一片改成了楼房,今天这一带还能看见当年重建的“灾后房”的影子。

  
  ?1981年7月13日,涪、凯两江洪水泛滥,顺河街、南外街居民紧急转移。

  
  ??1981年7月13日,洪水泛滥淹没膨润土厂。


  
  ??1981年9月2日,三台城区连降暴雨造成内涝,国营百货五金仓库被淹,人们冒雨涉水抢运物资。


  
  1998年8月20日,洪水向东外街袭来,居民连夜向城内转移,市政和电力部门快速抢修电路,安装路灯。
楼主石柱盘龙镇梓州 时间:2017-03-13 17:53:00
  (学街)
  小十字与松花井这一段是学街。学街比较有名的地方是王家祠、中医院、三幼、丝绸公司、蚕种场、师范附小、文庙、粮站。《三台记忆》这本画册关于王家祠的兴衰写得非常精彩,特别是其中有关抓壮丁一段有人物、有时间、有场景,很有即视感,此处按下不表。说点我经历和知道的事。

  
  我的小学是在师范附小读完的,那时候课本非常简单,就是《语文》和《算数》。每周有劳动课,每星期四下午是多少年雷打不动的老师政治学习时间,学生在家自习或“搞劳动”。细想起来,从一年级开始到五年级,都搞过诸如:砸瓦块或砸碎石(修路用料)、拣二碳、扯(拔)油菜杆杆、送肥料下乡(或送到肥料厂)、担垫泥、拣广子石(石灰石)等等。下面一项项给大家细说。
  ——砸瓦块或砸碎石。最早三台县城的街道都是土路居多,七十年代开始铺瓦块、碎石浇黄泥浆硬化路面,需要大量的碎瓦块或碎石,那时候缺少碎石机械,这项工作基本上就落在每个学校的学生头上。我上学的第一年,经常搞的劳动就是这个项目,为此家长还给准备了一个铁榔头,一个皮带套子(用废弃的发动机皮带圈成的套子,用来框住瓦块石头,免得榔头砸到手)。
  ——拣二碳。就是到有锅炉的单位,在人家倒掉的炉渣里面挑选没烧尽的碳。老师要求每星期要交一撮箕,每个同学上交的二碳就堆在教室的后面。开始还老老实实的去拣了交学校,后来拣的人多了,也不想拣了,就学“聪明”了——星期一早上早点到学校,从窗户翻进教室,先到教室后二碳堆上撮上一撮箕,放在自己座位下面,再翻出教室,等到上学高峰大家都进教室的时候再进去。这样,每星期都能顺利完成劳动任务。
  ——扯(拔)油菜杆杆。就是农民收割完油菜后,留在土里的油菜杆我们去帮忙拔出来,腾地,方便种下一季农作物。每次去就是一天时间,中午自带干粮(基本上是油条、饼子)。
  ——送肥料下乡(或送到肥料厂)。就是挑一担肥料(家里烧过的蜂窝煤灰或草木灰加生活垃圾)到县城周边的农村(一般是广化乡),或送到皂角城的肥料厂,肥料厂会给个收到肥料的凭据。收肥料的人背有点驼,大家叫他银驼背。收据就是银驼背用抽完的纸烟盒裁成的小条,随手写的“收到肥料xx斤”字样,然后盖上他的私章。每周都要求拣肥料,哪里来那么多嘛,后来也学“聪明”了,自己用肥皂刻个银驼背的“私章”,模仿银驼背的笔记,需要交多少肥料,就自己制作收据。最后学校与肥料厂那边对不上账,发现了大量伪造的收据,此事不了了之。我想这样干的不只是我一个人,聊以欣慰。
  ——担垫泥。就是到涪江边上去挑泥土到学校铺操场,一下午来回两趟。从我上学开始,家里就给准备了一套撮箕扁担。
  ——拣广子石(石灰石)。每个学校都有个石灰窑,原料当然是学校组织学生到涪江或凯江河滩上去拣。有一年夏天,老师组织我们到县丝厂外面黑鹅寺河滩上拣广子石,天太热,有学生偷偷下水游泳,开始老师还反对,后来下水的同学太多也就默认了,结果收工的时候,发现少了两个同学,四处找遍未果,最后请几个农民挨个“广子凼凼”打捞,在一个比较深的“广子凼凼”捞出两具尸体,这下全城都炸了锅。据说,Z@府给两名$死$去同学家里,一个同学的哥哥、另一个同学的姐姐分别安排了工作,此事才算是摆平了。

  
我要评论
作者:放牛娃00 时间:2017-03-14 01:11:00
  三台人飘过
楼主石柱盘龙镇梓州 时间:2017-03-14 09:09:00
  @放牛娃00 2017-03-14 01:11:00
  三台人飘过
  -----------------------------
  好难得啊,三台人上天涯的很少哦
作者:ty_Jennifer567 时间:2017-03-14 16:49:00
  都有些許印象的,跟著我哥還參與過,我大哥(屬兔)從我記事起就一直幫父母分擔家務,炒菜做飯擔水洗衣服?家里學校總有干不完的活,上初中暑期就開始做各種暑期工掙錢,大哥二哥似乎上小學起就有撿廢舊賣錢的習慣,掙的錢都上交大人,跟著我哥還凑熱鬧選豬毛(豬踪厂有关),织麻繩~我父親是老師,母親是營业員。
  
楼主石柱盘龙镇梓州 时间:2017-03-15 15:59:00
  师范附小这地界解放前曾做过检察院的办公地点,学校的两颗大榕树也许还在。前面临街的灰色二层教室是上世纪七十年代初才盖的,我上学的时候,楼房刚刚投入使用,楼梯还没来得及安装扶手,因为要“跑警报”,四、五年级学生安排在楼上的教室,年龄太小的低年级学生安排在一楼的教室。也许是缺钱,教室使用了好几年,窗户都没安装玻。
  “跑警报”,就是防空袭演练。那会儿我们与前苏联闹僵了,要防止苏联的“空袭”(防核武器、生物武器、化学武器袭击),伟大领袖根据明朝知识分子朱升给朱元璋 的 “高筑墙,广积粮,缓称王” 建议,改吧改吧成“深挖洞、广积粮、不称霸”的最高指示,于是全国积极行动起来——不得不佩服这套动员体制,我所在的师范附小和我所居住的大杂院,各修了一个防空洞,我相信三台县其它学校、居委会(现在叫社区)也修得有类似的防空洞。这些防空洞真的能否防空我想大家心知肚明,只不过不好说罢了。就我所知的这两个防空洞,雨水一泡就塌了,人怎么敢真的跑进去防空袭,那不是拿自己的小命开玩笑吗!许多大城市楼房下的防空洞,八十年代后根据我们老乡小P同志 “平战结合” 的指示,改成了仓库、停车场、商场等等用途。现在我们搞城市建设修几十层的楼房,地下不是还在修“放空洞”吗,只不过用途基本上是做车库出租。看过美国空袭伊拉克、空袭本拉登藏身的山洞的视频,谁还会相信楼房下的“防空洞”能防空袭?御敌于国门之外,御敌于千里之外,自古知兵非好战,才是真正的防空。

  
我要评论
楼主石柱盘龙镇梓州 时间:2017-03-16 01:19:00
  师范附小后操场的北边紧邻着酿造厂厂房,厂房的房顶成波浪型。下课之余我喜欢顺着砖柱爬到房顶,躺在“波浪”的凹处晒太阳。操场的东北角,原来是城隍庙,里面供奉着鸡脚神和吴二爷。尽管我经常路过城隍庙,但从来都没有进去过,因为城隍庙变成了制作毛笔的手工作坊,可能是朝南的门光线好的原因吧,老师傅们总是坐在门里,把做毛笔的家伙什摆在门口,目光越过他们的头顶,可以隐约看见室内的场景,阴森森地有点害怕。现在的东升巷以前叫“城隍庙巷子”,就是因为城隍庙坐落在这里的缘故。

  

  在中华文化的语境里,人死后,投胎前(通常是死后第七天),会被鸡脚神和吴二爷带回他去世的地方看一看,把生前走过的路,留下的足迹收回,这叫“回煞”(看来阎王爷还是比较人性化嘛)。“煞”是什么东西其实没人能说清楚,也许是说“回煞”的过程阴气重、排场大,活人不要靠近,以免被鸡脚神和吴二爷的铁链误锁了去。
  也就是说鸡脚神和吴二爷是负责押解新死鬼“回煞”的小差,在阎王殿里算不上什么“大官”,四川有句俗话——鸡脚神戴眼镜,假绷正经(冒充正神),透露出中华文化中“官本位”思想遗害之深(不仅在人间如此,到阴曹地府也如此),今天的同学会、战友会,这样那样的聚会,不仍然是以“官位”的大小来排座次么?大家想想是不是这样。

  


作者:一诺zkl 时间:2017-03-17 08:21:00
  六零后路过 顶
  
作者:ty_Jennifer567 时间:2017-03-17 18:27:00
  Mark
作者:素囧啊ii 时间:2017-03-17 20:03:00
  轻轻地我来了.
  
作者:轻轻柔柔一碗面 时间:2017-03-18 12:55:00
  谢谢
  
作者:阿拉那卡玛卡拿卡 时间:2017-03-18 13:24:00
  谢谢
  
楼主石柱盘龙镇梓州 时间:2017-03-18 21:04:00
  前文已经提到,那时小学的课主要就是《语文》《算数》比较简单,有时候每周有一节图画(美术)课、一节音乐(教唱歌)课。图画课就是用蜡笔画个天%安@门啥的,教课的老师姓谢,是个中年男人,因为与学校一位年轻漂亮的教语文老师有一段婚外情,被县城的人们传说了很久。这事如果搁现在算不了什么,但在当年那就是伤风败俗大孽不道,后来二人终究是冲破了重重阻力修成正果。音乐课最扯,至今记得一段歌词: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嘿!就是好,就是好呀就是好,就是好??????从歌词到配乐太尼玛烂了!哪里是什么音乐哦,完全背离了音乐净化人类灵魂、提高人的审美能力的艺术本质。在那个癫狂的年代,一切艺术形式都是为政治服务的工具。感谢有互联网,大家可以自己在网上搜这首歌的连接, 听完了别忘了洗耳朵。
  http://bd.kuwo.cn/yinyue/593452?from=baidu
楼主石柱盘龙镇梓州 时间:2017-03-18 21:05:00

  
  
  每个男人都有一杆自己的“枪”,但是,有一种枪专属于七十年代的男孩——火柴枪。这种枪应该是筷子枪的升级版吧,需要的材料和工具比较简单:八号圆丝(铁丝)、钢丝钳、榔头、自行车链条、橡皮筋等。如果家长单位有老虎钳、电焊等机械加工能力帮助孩子制作的话,会制作得比较精美,但更多的时候是孩子们自己DIY。这种枪的子弹就是“火柴”, 一根火柴就是一颗子弹,扣动扳机,撞针撞击火柴头产生爆炸,将火柴棍射出。虽然射程只有10米左右,但初速度可观,近距离射击,火柴棍可轻易半插入水果之中,故不可对人着人的皮肤特别是眼睛放枪。那个年代的生活没有现在这么丰富多彩,这个火柴枪给我们带来了很多的乐趣。如果按照现在“枪口比动能≥1.8焦耳/平方厘米”这个是似而非的标准来认定的话,我们那一代人多少都“违法”了。
我要评论
楼主石柱盘龙镇梓州 时间:2017-03-18 21:07:00
  @牌她仅 2017-03-18 20:42:00
  好帖
  -----------------------------
  谢谢夸奖
楼主石柱盘龙镇梓州 时间:2017-03-18 21:08:00
  @阿拉那卡玛卡拿卡 2017-03-18 13:24:00
  谢谢
  -----------------------------
  欢迎
楼主石柱盘龙镇梓州 时间:2017-03-18 21:08:00
  @轻轻柔柔一碗面 2017-03-18 12:55:00
  谢谢
  -----------------------------
  握手!
楼主石柱盘龙镇梓州 时间:2017-03-18 21:09:00
  @素囧啊ii 2017-03-17 20:03:00
  轻轻地我来了.
  -----------------------------
  开门迎客
楼主石柱盘龙镇梓州 时间:2017-03-18 21:09:00
  @一诺zkl 2017-03-17 08:21:00
  六零后路过 顶
  -----------------------------
  同时代的记忆
使用“←”“→”快捷翻页 上页 1 2 3 46 下页  到页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