释放法简明课程_20181001国庆版

楼主:老子不一样 时间:2018-10-01 17:45:46 点击:1120 回复:7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 目录

  1  寻找真正的自由
  2  如何避免迷路
  2.1  保持质疑
  2.1.1  高效思考
  2.1.2  正视信仰
  2.1.3  不论输赢
  2.2  保持简单
  3  意识盲区
  4  压力直接导致了不自由
  4.1  情绪与感受的本质,是不同程度的压力
  4.1.1  平和(peace)
  4.1.2  接纳(acceptance)
  4.1.3  无畏(courageousness)
  4.1.4  自满(pride)
  4.1.5  愤懑(anger)
  4.1.6  贪欲(lust)
  4.1.7  恐惧(fear)
  4.1.8  悲苦(grief)
  4.1.9  冷漠(apathy)
  4.1.10  (图)九种情绪阶段
  5  了解压力
  5.1  (图)压力的原理
  5.2  我们是压力的制造者与维护者
  5.3  压力的危害
  5.4  处理压力的四种方式
  5.4.1  逃避
  5.4.2  压抑
  5.4.3  宣泄
  5.4.4  释放
  6  了解自己
  6.1  认清自己所处的情绪阶段
  6.2  简单地走出底层情绪阶段
  6.3  直观了解释放的小练习
  7  一切贤圣,皆以无为法而有差别
  8  允许浮现
  8.1  基本问句练习
  8.1.1  我能不能够释放压力
  8.1.2  我愿不愿意释放压力
  8.1.3  什么时候释放
  8.2  三重欢迎练习
  8.2.1  欢迎你愿意欢迎的那一部分自己
  8.2.2  欢迎你不愿意欢迎的那一部分自己
  8.2.3  欢迎完整的你自己
  9  释放AGFLAP的压力
  10  三种基本需求
  10.1  认可需求
  10.2  爱,认可需求的解药
  10.3  控制需求
  10.4  了解,控制需求的解药
  10.5  生存需求
  11  释放隐藏在三种基本需求中的压力
  12  梦醒时分的释放
  13  释放的初步效果
  14  从AGFLAP到CAP
  14.1  潜入核心
  14.2  直接释放
  14.3  双面释放
  15  莱斯特的六步骤
  16  小我与真我
  17  我是什么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7次 发图:14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老子不一样 时间:2018-10-01 17:48:08
  ◆ 1  寻找真正的自由
  每个人,只要愿意,或多或少,都能感受到自己如影随形的不自由。
  即使拥有再多的资源,我们也无法突破某些规律的限制。比如自己与亲人的生老病死。
  我们通常都会把自由理解成为所欲为,但这样的自由显然无法完全地实现。我们最多只能实现极小部分的自由。
  这个想法,让我们开始泄气。
  我们渐渐觉得活着只是一个无聊的过程,渐渐习惯为了打发无聊,肆意地挥霍时间。
  而真正想要知道真相的人,唯恐时间不够用。
  “莫将等闲空过时光。一失人身,万劫不复,不是小事,莫据目前。”
  这是《景德传灯录》中的一句禅语。
  身体,是我们最大的限制。
  试着深入地观察自己,你迟早会发现,自由,只是你以为自己或多或少都有一些,其实一直都没有的东西。大部分时候,你甚至连想什么的自由都没有。
  除非你认识到这一点,否则你永远都不会自由。
  活着,是一次精彩的探险。
  你是在极度的限制之中找到真正的自由,还是入宝山而空回,完全取决于你的态度。

  ◆ 2  如何避免迷路

  ◆ 2.1  保持质疑
  不要轻易相信任何人说的任何一句话,哪怕他好像很懂的样子。每一个人都有可能是在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
  你必须亲自去验证你所听到的每一句话。
  需要强调的是,不要因为某个人说的话里有一些能经得起验证,就盲目地相信他剩余的那些话。
  即使他说的话,99%都已经得到证实,也不等于剩余的1%也必定会得到证实。
  大疑大悟,小疑小悟,不疑不悟。

  ◆ 2.1.1  高效思考
  人的思考,归纳起来有三类,“是什么?”“为什么?”与“怎么办?”
  最有效率的思考,思考“是什么?”
  比如,“幸福是什么?”“智慧是什么?”
  你对人事物的认知,圈定了你能够深入的范围。
  比如,如果所有的人都认为“食物只能填饱肚子”,而你发现“食物可以影响人的健康”。你就开启了一个新领域。
  知道了“是什么?”你自然会知道“为什么?”以及“怎么办?”
  当你解开“我是什么?”这个终极疑问,你就消除了所有的困惑,所有的烦恼。
  差一点的思考,思考“为什么?”
  它可能会把你引向“是什么?”但也可能会把你引向“怎么办?”
  最差的思考,思考“怎么办?”
  除非你解开“是什么?”否则你永远无法真正解开“怎么办?”

  ◆ 2.1.2  正视信仰
  每个人都在有意无意地渴望最美好的存在。
  感性上,人们隐约能够触及的最美好的存在,是爱。
  理性上,人们隐约能够触及的最美好的存在,是真理。
  无论是爱还是真理,都无法通过语言或者文字加以准确描绘。
  勉强来说,如果爱与真理可以化作人形,那就是神。
  如果爱与真理可以化作物象,那就是道。
  真正的信仰,信仰神或者道所指代的爱与真理,不具有破坏性。
  信仰一旦被扭曲成为对神或者道的盲目崇拜,就有了破坏性。

  ◆ 2.1.3  不论输赢
  《大般涅盘经》里有一个盲人摸象的故事。
  大意是说有一个国王,找了几个不知道大象长什么样的盲人,让他们去摸大象。
  摸到象牙的人说大象长得象萝卜,摸到象耳的人说大象长得象簸箕,摸到象腿的人说大象长得象木棍,摸到象尾的人说大象长得象绳子。
  盲人们都认为自己是对的别人是错的,但看见过整头大象的人会知道,其实盲人们的答案都没有全对,也都没有全错。对错其实与真理无关,它只是输赢的概念。盲人们并不想要了解真相,他们只是想要分出谁输谁赢。
  真相,只有两种状态,要么是完全版,要么是残缺版。即使你手中的残缺版比所有人手中的残缺版都接近完全版,你赢得了争辩比赛的胜利,你还是没有了解真相。
  拒绝任何一个残缺版,等同于拒绝完全版。
  我们认知世界,认知自己的过程并不比盲人摸象的过程高明。
  我们同样会象故事中的盲人们一样,不断陷入关于输赢的无聊争辩。
  但只要能够认识到自己的局限,我们就可以不断地更新自己的认知,最终看见真相。

  ◆ 2.2  保持简单
  越是简单的工具,适用范围越大。
  越是复杂的工具,适用范围越小。
  如果你相信存在着一个可以解决所有问题的终极答案,这个答案必定至简至易。
  但如果你想要复杂,你看不到简单。

  ◆ 3  意识盲区

  

  头脑,是所有想法的总合。
  它就像一座巨大的冰山。一般情况下,我们能够觉察到的想法,只是这座冰山浮在水面上的很少的一部分。这些“看得见”的想法,只占头脑的大约10%。剩余大约90%的想法,都藏在水面下,藏在我们“看不见”的意识盲区里。
  盲区只是相对的、暂时的。比如,当我们只盯着左边,我们就看不见右边。右边就成了盲区。但是当我们只盯着右边,我们就看不见左边。右边不再是盲区,左边却又成了盲区。
  意识盲区也不例外。当我们只想看见我们想要看见的想法。我们就等于人为地制造了一个意识盲区,把那些我们不想看见的想法,推到了盲区里,成为明明存在,明明一直在活跃,我们却“看不见”的想法。
  意识盲区里的想法,大约占整个头脑的90%。也就是说,在我们的一生中,大约90%的时间,都被明明存在,明明一直在活跃,我们却“看不见”的想法所支配。就像一个频繁在酒后失忆的醉鬼。
  醉鬼在惹事的时候,其实知道自己在惹事,也清楚这么做的后果,但醒来之后,却总是想不起来自己为什么会如此狼狈。他们总是完全忘记了自己在惹事时的想法与行为。
  我们在日常生活中,与醉鬼并没有太大的区别,同样的健忘而又掉以轻心。
  我们也总是想不起来自己为什么会如此狼狈,总是会想当然地把责任推给外在。当我们总是不肯为自己的想法与行为负责,我们就放弃了自己明明有却不想要的自主权,沦为一个明明不是受害者的“受害者”。
  但只要我们愿意去看清真相,只需要持续的渴望与正确的方向,我们就可以看见在头脑中发生的一切并自由地控制它们。
  为了方便描述,释放法把想法分为基本需求、情绪阶段、感受、想法与行为四种类型。本质上,它们都是想法。比如行为只是现实化了的想法,而感受、情绪阶段与基本需求只是不同豪华程度的想法套餐。
  一般情况下,基本需求隐藏得最深,它就像是树的根。它会先发展出情绪阶段,就像树根发展出树干。接着情绪阶段发展出感受,就像树干发展出树枝。感受再发展出想法与行为,就像树枝发展出树叶。最后我们愿意看见的那些想法与行为浮出水面,闯进我们的视线。
  但只要我们愿意去看见更多,我们也能够直接看见感受、情绪阶段与基本需求。
  当我们的头脑不再有盲区的存在,我们就可以完全知晓并掌控自己的命运。
楼主老子不一样 时间:2018-10-01 17:52:48
  ◆ 4  压力直接导致了不自由
  是什么让你不自由?
  压力。
  压力是轻松的反面。
  加拿大著名生理心理学家汉斯·薛利(Hans Selye)在1936年最早提出压力这一概念。
  正如汉斯·薛利所说,“人人都知道压力,却没人能真正了解它”。
  持续的压力,让我们不断地自我束缚。我们变得越来越胆小,越来越脆弱。
  正常情况下,我们对我们不熟悉的人事物的认知,很难超越我们过往的经验。
  所以,习惯了压抑“做自己”的冲动的我们,很容易会想当然地把自由扭曲成为为所欲为。
  但自由绝非为所欲为,自由是你完全没有任何压力。它只看你内在的状态,不看你外在的表现。外在的表现会骗人,内在的状态不会。
  我们会用不同的词汇来形容这样的状态,比如幸福,比如圆满,比如平和。但很少有人会清晰地认识到,这就是我们真正想要的自由。
  如果我们把为所欲为当成自由,我们就是在它不在的地方苦苦地寻找它。

  ◆ 4.1  情绪与感受的本质,是不同程度的压力
  释放法把压力指数分成九级,然后对应不同的强度,把情绪归纳为九个阶段。
  按照压力从无到有,从弱到强的顺序排列,依次为平和(peace)、接纳(acceptance)、无畏(courageousness)、自满(pride)、愤懑(anger)、贪欲(lust)、恐惧(fear)、悲苦(grief)、冷漠(apathy)。
  压力越大,我们越缺乏信心与行动力, 束缚感越强。
  前三个情绪阶段,建设性大于破坏性,把英文首字母组合在一起,称为CAP。
  后六个情绪阶段,破坏性大于建设性,把英文首字母组合在一起,称为AGFLAP。
  每一个情绪阶段,都包含了无数的感受,但没有必要进一步细分。我们只需要知道,作动词用时,感受,指我们内在的触觉,作名词用时,感受,指我们所感受到的所有压力。

  ◆ 4.1.1  平和(peace)
  
  大多数人所追求的平和,充其量只能说是情绪相对稳定。因为错误的认知,我们很容易把冷漠当成平和来追求。但真正的平和,不看你的外在表现,只看你的内在状态。真正的平和,你的内在完全没有压力。
  你不再有个体的观念,不再有时空的观念。无论你怎么看,你看见的都是“我”。没有人与人之间的分别,没有时空的距离所造成的障碍。“我”无时不在,无处不在。“我”是一切,一切是“我”。你不会觉得你有任何需要,无需伸手,一切本来就在你之内。

  ◆ 4.1.2  接纳(acceptance)
  
  相对于平和,接纳会感受到一点轻微的压力。
  这是我们在保留个体观念与时空观念的情况下,所能到达的最高程度。
  虽然一切在你之外,但你不会觉得有任何不妥。一切因你而生,完美无瑕。只要你愿意伸手,任何你想要的,你都可以得到。唯一的压力,只是你至少要做出伸手这种程度的努力,你只需要消耗一点时间,或者跨越一段空间。

  ◆ 4.1.3  无畏(courageousness)
  
  无畏所能感受到的压力,会比接纳稍强,但与你的信心相比不值一提。
  你的行动力源源不断,新鲜的想法层出不穷。
  你不断地突破自己的极限,虽然障碍不时出现,但你都可以轻松跨越。
  在你眼里,没有不可能。

  ◆ 4.1.4  自满(pride)
  
  大多数人所理解的为所欲为式的自由,处在这个阶段。
  你显然很自信。虽然也有压力,但你的行动力很强,大多数时候,你都会成功。
  你总是能跨越常人无法跨越的障碍,操纵常人无法拥有的资源。你是某个领域或者多个领域的权威。至于你没有涉足的那些领域,并不是你力量不足,只是你认定它们要么注定无解,要么根本就不值得人们去关注。
  你对自己的表现相当满意,但也隐隐有些不安。你的自信里隐藏着“我不行”的因素。当有人质疑你的权威,你会觉得这是对你的挑衅,因此想要制止他。

  ◆ 4.1.5  愤懑(anger)
  
  你总是有很多看不惯的人事物,你觉得它们都需要改变,但你没有足够的信心来改变它们,因此总是愤愤不平。
  你想要“做自己”,想要表达自己真实的想法,想要行动,但又担心行动没有效果,或者会有反作用。因此总是纠结要不要行动。
  虽然压力总是大于你的行动力,但你坚信自己不会遭受毁灭性的打击。所以你不会轻易退缩,你会表现出明显的攻击性,总是容易冲动,不由自主地把自己的想法付诸现实。

  ◆ 4.1.6  贪欲(lust)
  
  大多数人口中的“知足常乐”与“平安是福”之类的处世原则,处在这个阶段。
  你只能勉强保障自己的基本需求,总觉得还远远不够。所以你很难停止自己对某人某事某物的幻想。但面对压力,你总是显得信心不足。
  困难总是难以克服。对于自己尚未拥有的人事物,你的行动带有明显的赌博性质,你不会对行动抱有太大希望,但也舍不得放弃希望。 惯忍耐,习惯防守,习惯保全实力,等待时机。但如果你的底线受到威胁,你会不顾一切地剧烈反抗。
  与其说你无欲无求,不如说你只是害怕承认自己的野心会得不偿失。

  ◆ 4.1.7  恐惧(fear)
  
  压力压倒性地超过你的承受能力。你想要反抗,却没有勇气反抗。因为你害怕反抗会给你带来更大的伤害。
  你的自信所剩无几,但你相信你可以找到某个安全的地方。所以你能想到最好的行动方式,就是远远地逃离。

  ◆ 4.1.8  悲苦(grief)
  
  压力完全摧毁了你的自信,吞噬了你几近所有的行动力。
  你放弃反抗,放弃逃离。你对自己完全没有信心,你觉得无论逃到哪里,你都无法自立。
  但你对人们还抱有一丝希望,所以你只能一边逆来顺受,一边盼望有人来帮助你,拯救你。但总是觉得希望渺茫。你唯一能做的,就是不断地祈祷,期待有一天奇迹会出现。

  ◆ 4.1.9  冷漠(apathy)
  
  压力不但摧毁了你的自信,也摧毁了你对人们的信心。你认定希望越大,伤害越深。所以你不再有任何侥幸,不再作任何努力。你相信你已经被遗弃,你选择让自己独自掉进万念俱灰的深渊。
  整个世界都已经无药可救。你放弃反抗,放弃逃离,放弃接受所有人的好意。

  ◆ 4.1.10  (图)九种情绪阶段

  
楼主老子不一样 时间:2018-10-01 17:54:05
  ◆ 5  了解压力

  ◆ 5.1  (图)压力的原理

  

  ◆ 5.2  我们是压力的制造者与维护者
  压力是轻松的反面。
  我们对待所有的人事物,以及对待我们自己的态度,就像对待我们紧紧攥在手里的气球一样。
  我们生怕自己一松手,气球就会飘走,飘到我们越来越够不着的地方,然后消失得无影无踪。
  我们总以为我们在渴望自由,实质上,我们极度害怕自由。
  我们极度害怕自己一松手,我们喜欢的那些人事物,还有我们所认为的“我”,就会像气球一样飘走。
  为了防止我们不小心松手,我们制造了压力。
  压力是一股能量。当我们不断加大压力,能量开始滞留,它会凝结成为物质,表现出气态、液态以及固态三种形态的变化。
  气态最轻,它依然会往上飘。液态要重一点,它开始往下沉。固态最重,下沉的力量最大。
  事情发展得很顺利。现在,我们只要把凝结成冰块的压力绑在气球上,即使我们不小心松手,气球也不会立刻飘走。我们放心地陷入无意识之中。我们开始习惯在昏睡中生活,假装自己很清醒。
  我们总是关上门才想起来,“啊!钥匙没带。”然后摸摸口袋,“嘿嘿,原来已经带了。”
  压力只是一个工具,它唯一的作用,就是限制我们天然的自由,吞噬我们天然的行动力。
  无论我们想要往哪里走,它都会扯住我们的后腿。这是我们赋予它的任务。
  但就像冰块会融化成水,然后蒸发成水汽一样。压力本身也会像气球一样飘走,这是它的天性。即使是最坚固的物质,也会与其它的物质发生反应,然后渐渐消失。
  为了不让压力衰减,我们把自己训练到即使在昏睡中也能源源不断给自己补充压力的程度。

  ◆ 5.3  压力的危害
  正因为压力是我们用于限制我们的自由,吞噬我们的行动力的工具。所以压力越大,我们越是无法动弹。
  试着把注意力放在你的胸腹之间,这是身体对压力最敏感的地方。释放法把这里称为感受中心。
  轻微的压力,通常只是一个若有若无的气团。严重的压力,就会凝结成冰块,压得我们肌肉僵硬,呼吸困难,甚至,会固化成为身体的一部分,引发各种疾病。
  当我们处在恐惧、悲苦以及冷漠这三个压力最大的情绪阶段,我们很容易会被压得无法动弹。
  比如,当你沿着某个高楼散步,忽然楼顶落下一个花盆。
  如果没有压力,你会自然地跳开,避免被花盆砸到。
  但如果压力巨大,你会站在原地不知所措,然后被花盆砸到。
  再比如,当你骑着自行车,忽然发现前方不远处有一块大石。
  如果你没有压力,你会自然地绕开,避免撞上大石。
  但如果压力巨大,你会抓着车把不知所措,然后撞上大石。
  试着去看见更多你觉得压力巨大的场景,你会发现结果总是一样,当你觉得压力巨大,你会变得不知所措,陷入瘫痪状态。
  当我们想动却动不了,想停却停不了,我们就会注意到压力的危害,进而想要摆脱它。

  ◆ 5.4  处理压力的四种方式

  ◆ 5.4.1  逃避
  感受到压力的时候,我们试着换一个环境,或者通过阅读、音乐、嗜酒、购物之类的行为,转移我们的注意力,让我们“看不见”压力。
  当我们觉得我们已经“看不见”压力,我们就会认为我们已经解决了它。
  但逃避根本不会解决压力,相反,它只是让压力变得更加麻烦。压力本来已经跑了出来,我们本来可以处理它。但因为我们的逃避,我们把压力重新推进了意识盲区,它现在可以躲在暗处,更加得心应手地折磨我们。我们却已经“看不见”它。即使我们想要处理它,也无从下手。
  “看不见”的压力,让我们额外又多出一份压力。
  如果我们继续逃避新来的那一份压力,我们会需要面对三份压力。
  越是逃避,我们需要面对的压力越多。压力越多,我们越是应接不暇。
  这是一个恶性循环。
  逃避不会解决压力,相反,它只会造成我们越来越严重的“拖延症”。
  原本,我们只需要面对一份压力,经过我们的不懈努力,我们现在需要面对至少两份压力。
  逃避压力,等于召唤新的压力。

  ◆ 5.4.2  压抑
  我们是压力的制造者与维护者。
  压力,本质上是我们用来自我设限的工具。
  我们通过压力,逼迫自己不能这么想,不能这么做,或者逼迫自己只能这么想,只能这么做。
  我们相信,如果我们不服从命令,我们就无法得到某些好处,或者,无法避免某些坏处。
  所以,压力天然希望被我们看见或者听见,以便完成我们交待它的限制我们的任务。
  它天然会不断地浮现,吸引我们去注意到它的存在,以及它所背负的使命。
  但触发了压力的想法,往往都是我们觉得自己不应该有的想法,我们不想看见这些想法,我们把它们推到意识盲区里。这些想法不会因为我们“看不见”就消失,它们依然活跃,持续地维护着压力的存在。
  每当压力浮现,我们往往早就已经忘记,这是我们在自己挖坑自己跳。
  我们会觉得我们只是个无辜的受害者。
  我们的第一选择,是逃避,这通常是我们认为最明智的选择。
  当我们无法逃避,我们会选择压抑。
  压抑,就是反抗压力。我们的武器是我们的意志力,通过意志力,我们让自己尽可能地保持“正常”。
  无论我们的内在如何波涛汹涌,我们都会假装心平气和。
  我们不断警告自己,别低头,皇冠会掉。别流泪,贱人会笑。
  压抑,就好像我们明明看见有一锅水已经烧开,锅里的蒸汽正在不断把锅盖往上顶,却还要用力地摁住锅盖,假装水没有烧开。
  反抗本身一定会给我们造成负担,带来一份压力。这份压力的大小,与我们所反抗的压力不相上下。
  无论我们如何用力地摁,也无法避免蒸汽从锅盖与锅体的缝隙中钻出来。
  同样的原理,当我们压抑内在的压力,它一定会开始侧漏,表现为冷淡、疏远、嘲讽之类的恶意行为。这些行为,一旦引发外在的反弹,很可能让我们再多出一份压力。
  就像锅里的压力指数不会因为蒸汽的侧漏降低一样,即使我们像一口会行走的大锅一样不断地滋滋冒气,我们压力指数也不会降低。但我们的意志力,却逃不过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的命运。注定的失败,同样可能让我们又再多出一份压力。
  原本,我们只需要面对一份压力,经过我们的不懈努力,我们现在需要面对至少两份压力。
  压抑压力,同样等于召唤新的压力。

  ◆ 5.4.3  宣泄
  无论我们选择逃避还是压抑,我们的压力总是越来越多,压力指数总是居高不下。
  当我们觉得我们无法再承受压力,我们已经无路可逃,也没有足够的力量反抗。我们会觉得我们别无选择,唯一的出路,就是宣泄,沦为压力的俘虏。
  我们不再逃避,不再压抑,我们决定服从压力,接受限制。
  压力一旦完成限制我们的任务,就没有了继续存在的理由,它开始进入自动消散的过程。
  压力的缓解,会让我们产生短暂的解脱感。我们会不由自主地想要做出一些正常情况下做不出来的举动来表明自己的自由。比如旁若无人地大喊大叫。我们通常会以为大喊大叫能够让压力消散,但事实正好相反,是压力消散让我们能够大喊大叫。
  我们决定让压力完成任务的同时,压力就已经即时消散。一直紧紧捆绑着我们的绳子开始松动。并非我们做出反常的举动,捆绑着我们的绳子就会松动,而是捆绑着我们的绳子松动,我们才能够做出反常的举动。
  在我们做出决定的同时,压力就会不断浮出水面,然后融化,然后蒸发。
  头脑很难理解这样的现象,当我们愿意接受限制,我们反而可以松开限制。但我们沦落至此,正是因为一直以来我们过度地依赖头脑。
  头脑并没有我们想像的那么有用。它只是我们用于制造压力的工具,一个禁锢着气球的杯子。因为我们总是不愿意去看,杯子内部总是显得昏暗不明。
  头脑没有创造性。创造性,来自头脑无法理解的更高层面。头脑最擅长的工作,就是把所有的现象都自以为是地合理化。因此很容易把自己绕进去,导致产生很多无法自圆其说的矛盾,把情况弄得越来越复杂。当情况复杂到它无法继续合理化,它就会卡住。
  本来情况很简单,我们只要不给自己制造压力,或者,制造之后,不会想当然的以为我们只要“看不见”它,它就已经消失。情况就不会变得如此复杂。
  所以我们无需等到头脑理解,我们可以绕过它,通过亲身体验去证实。在我们证实之后,头脑会发挥它的特长,迅速为我们找到一个“合理”的解释。
  头脑总是这样。同样一件事,如果我们觉得我们做不到,它就会给我们一个做不到的理由。如果我们觉得我们能做到,它就会给我们一个能做到的理由。
  它并不在乎真理,它只关注输赢,它只想证明自己是对的,证明自己打了胜仗。如果失败,它的第一反应是为自己辩解。只有在觉得辩解可能会让自己得不偿失的情况下,它才会假意承认。
  如果我们坚持服从压力,坚持接受限制,压力最终会完全消散,但我们很难心甘情愿地成为俘虏,我们只是迫于压力暂时地屈服。头脑很快会再度活跃,告诉我们,我们应该重新变得“正常”,否则我们所在意的一切都会像气球一样飘走。这让我们正在降低的压力指数重新暴涨。
  只要我们能够再度承受压力,只要能够缓过一口气,我们就会迫不及待地重新开始逃避或者压抑。
  因为我们对头脑的过度依赖,通过宣泄,我们虽然能够缓解一部分压力,但很难彻底消除它。
  总是还来不及品味短暂轻松的滋味,压力就已经卷土重来。
  宣泄的作用有限,这让我们多出一份压力。
  宣泄过程中的反常举动,极易引发外在的反弹,很可能会让我们再给自己添上一份压力。
  原本,我们希望消除压力,经过我们的不懈努力,我们毫不费力地把我们好不容易消除的压力恢复原样,同时让它有可能变得更大更强更难对付。
  宣泄压力,等于通过给压力减肥再增肥,扩展它肥胖的上限,这样,我们可以更好地折磨自己。

  ◆ 5.4.4  释放
  与其说释放是一种处理方式,不如说释放其实是认识到我们根本不需要处理压力,我们只需要松开我们紧紧抓住压力不放的手,让它像气球一样飘走,让它完全地自由。
  当我们愿意去看我们的盲区,我们就会渐渐看见头脑中我们一直以为不存在的内容。我们会明白我们一直是压力的制造者与维护者,只要我们愿意,我们完全可以不再制造它,不再维护它。
  就好像气球里的气体天然就想要跑掉,水里的冰块天然就想要浮现,我们内在的压力,也在时刻不停地想要跑出盲区,想要让我们看见或者听见,以便完成我们交待它的限制我们的任务,然后赶紧脱身,远离这个疯狂的主人。
  我们只需要允许压力浮现,压力就会自己浮出水面,然后融化,然后蒸发。
  我们不需要处理压力,只需要去观察,去倾听。
  刚开始的时候,你可以从主动宣泄入手。只是要认识到,宣泄指的并非你反常的行为,而是你服从与接受的姿态。因为真正产生作用的,并非你反常的行为,而是你服从与接受的姿态。
  不用担心释放压力会让你完全失控。你想得太美了。因为久远以来的习惯。你只会像杯子里的气球一样,一层一层慢慢地往上飘。
  当你到了接纳这个情绪阶段,你就上升到了杯口的位置,到了头脑的边缘。如果你不想完全失控,你可以停下来,这里是我们在保持“我与一切相分离”这个想法的情况下,所能达到的最高阶段。如果你决心走到终点,你随时可以飞出杯子,飞往外面无限的空间。
  松开手,不会让我们看不见我们想要看见的那些人事物,只要我们不再人为地制造意识盲区,我们依然随时可以看见它们。
楼主老子不一样 时间:2018-10-01 17:55:12
  ◆ 6  了解自己

  ◆ 6.1  认清自己所处的情绪阶段
  绝大多数时候,我们都处在AGFLAP的情绪阶段中。
  AGFLAP,指破坏性大于建设性的情绪阶段,通俗地说,消极情绪。
  想要从消极情绪中走出来,我们首先要做的,是认清自己当前所处的情绪阶段。
  不需要太精确。通常,我们会稳定在相邻的三个情绪阶段之间不断徘徊。比如“愤懑——贪欲——恐惧”这一档。就像汽车的档位一样。正常加油,情绪稳定的时候,我们会在贪欲里,加的油多了,情绪高涨,我们会跑到愤懑里,加的油少了,情绪低落,我们会跑到恐惧里。只有在少数极端情况下,我们才会跳到相隔较远的情绪阶段。
  明确了自己在哪里,你才有可能做出恰当的反应。
  如果我们以为自己在岸上,实际上我们在水里。我们的反应就会出现一系列失误。直到我们认清我们其实在水里。
  至于那些我们认为压力激发出人们潜能的案例,那只是错觉,真正激发出人们潜能的,并非压力,正好相反,那是强烈的想要摆脱压力束缚的渴望。

  ◆ 6.2  简单地走出底层情绪阶段
  每一个情绪阶段上方的情绪阶段,都是走出这个情绪阶段的答案,越接近,越容易。
  比如,悲苦可以让你走出冷漠,贪欲可以让你走出恐惧,自满可以让你走出愤懑。

  ◆ 6.3  直观了解释放的小练习

  

  在真正体验到释放之前,我们未必清楚“释放是什么”。
  所以我们可以通过一个小练习,让自己对释放产生一些直观的印象,完成在正式开始释放前最后的准备工作。
  试着想像你在胸腹之间打开一扇天窗,压力顺着天窗往外跑。就好像你松开气球的口子,气球内部的气体就会跑出来一样。如果你愿意,你还可以加上声音。
  当然,如果你不喜欢开窗,你也可以想象自己揭开了锅盖,或者,放开了紧紧抓着气球的手,或者,想象压力随着你的每一次呼气自动跑出来。
  这个练习的目的,只是希望你能对释放有一些直观的了解,明确“释放是什么”。
  释放只是让压力自动跑出来,自动离开,就像给气球放气一样简单。
  练习的过程中,是否会体验到压力的衰减并不重要,这本来就不是这个练习的目的。

  ◆ 7  一切贤圣,皆以无为法而有差别
  我们久远以来的惰性,让我们习惯选择舒舒服服地昏睡。能躺着,就不愿意站着。能幻想,就不愿意面对。
  如果每个人都能够按照个人的想法,选择自己的相貌、身材、社会地位以及人际关系之类的“我”的附属品。
  绝大多数人,都会不约而同地选择“最完美”的少数几个模板,把自己打造成为大众化的平庸产品。
  而所有出类拔萃的人,成就他们的,正是那些在他们的生活中不请自来,不为个人想法所控制的人事物。
  正是与众不同的经历,成就了与众不同的他们。

  ◆ 8  允许浮现
  对于释放压力,释放法有四种不同的方式。分别是允许浮现、潜入核心、直接释放与双面释放。
  允许浮现,是最适合初学者的方式,也是最容易的方式。有两个简单的练习,分别是基本问句练习与三重释放练习。

  ◆ 8.1  基本问句练习
  基本问句练习是释放法最基本的练习,它有两个作用。
  第一个作用,把你“看不见”的压力引出来。
  第二个作用,提醒你,你是压力的主人。你制造了它,你也可以释放它。
  只要你相信你能够做到,并且你也愿意做到,你就会做到。
  这个练习被设计成简单的问答形式。总共三个问句。虽然简单,但是效果明显。
  只要你愿意,你随时可以觉察胸腹之间的压力,展开这个练习。

  ◆ 8.1.1  我能不能够释放压力
  你是否相信你能够做到?
  试着想像一朵白色的云。
  试着想像这朵白色的云变成了桔红色。
  你会发现,改变想法其实很简单。
  如果你无法想像白色的云变成桔红色,那只是因为在你的头脑深处,有大量认为云不可能是桔红色的想法在活跃。这些想法所触发的压力,让你很难想像白色的云变成桔红色。
  因为久远以来的习惯,大量认为压力有助于我们,或者释放压力对我们有害的想法依然躲在我们的意识盲区里。这些“看不见”的想法会导致我们牢牢地抓住压力,不愿意释放它。这些想法背后,隐藏着更深的“看不见”的压力。
  也就是说,当我们释放压力,我们实质上面对的是两份压力。一份在明处,一份在暗处。
  我们无法轻松释放明处的压力,只是因为暗处的压力依然在死死地抓住明处的压力不肯放手。所以,我们需要把暗处的压力引出来,统统变成明处的压力。当我们只有明处的压力,我们只需要下一个决定,就可以轻松地释放它们。
  用不着思考,只需要用你的直觉回答。
  要么是“能够”,要么是“不能够”。
  感受压力的变化,无论你怎么回答,只有两种情况发生。
  要么明处的压力消散,要么更多隐藏在暗处的压力被引出来,成为明处的压力。
  如果你只注意到明处的压力,你可能会觉得你经常在打败仗。但如果放眼全局,你会了解你注定稳操胜券。
  无需为了局部的失利烦恼,无论你怎么回答,你都在释放。

  ◆ 8.1.2  我愿不愿意释放压力
  你是否愿意做到?
  要么回答“愿意”。要么回答“不愿意”。

  ◆ 8.1.3  什么时候释放
  你希望什么时候做到?
  要么回答“现在(now)”。要么回答“永远不释放(never)”。

  ◆ 8.2  三重欢迎练习
  这是海尔在释放法宣传视频里提到的练习。可以做为基本问句练习的有效补充。

  ◆ 8.2.1  欢迎你愿意欢迎的那一部分自己
  你愿意欢迎的那一部分自己,通常都是人们全都想要的“完美”的自己。
  因为这一部分自己的存在,你能够通过简单的情感共鸣与人们相互理解,不容易让自己陷入完全的孤立。

  ◆ 8.2.2  欢迎你不愿意欢迎的那一部分自己
  你不愿意欢迎的那一部分自己,通常都是人们全都想不要的“不完美”的自己。
  如果每个人都可以按照个人的想法选择,绝大多数人,都会不约而同地选择“最完美”的少数几个模板,结果就是变得千篇一律。千篇一律的相貌,千篇一律的身材,千篇一律的社会地位,千篇一律的人际关系。
  让我们保持个性的,其实,正是我们想不要的那一部分。
  “完美”的自己,只不过是人们都会选择的模板。“不完美”的自己,更接近真实的你自己。

  ◆ 8.2.3  欢迎完整的你自己
  你一直在把自己分裂成为两个。
  比如,一个你自己,想要“做自己”。另一个你自己,想要得到人们的认可。两个你自己互相对抗,始终不愿意和解。
  因为前者,你不容易失去个性。因为后者,你不容易陷入完全的孤立。
  实质上,两者都不可或缺。
  当你欢迎完整的你自己,当你不再需要对抗自己,压力就会开始消散。

  ◆ 9  释放AGFLAP的压力
  不同情绪阶段所代表的不同程度的压力,时刻都在向你倾诉,想要让你看见或者听见触发了它们的,你“看不见”的想法。
  只要持续地去观察,去倾听,你就会看见它们,听见它们。
  在你决定服从压力,接受限制的那一瞬间,压力就会不断浮出水面,然后融化,然后蒸发。
  始终保持谦卑的态度,你就是不断地在释放压力。
  认清你最近的一段时间里,在情绪阶段中所处的大概位置。比如“愤懑——贪欲——恐惧”这一档。
  表面上,你正在与它们对抗。实质上,绝大多数时候,你都在被这些情绪阶段支配。所以躲在它们背后的想法,其实是你最容易认同的想法,最容易让你服从与接受。
  参考下方的《AGFLAP讯息表》,解读这些情绪阶段所包含的讯息。

  

  先从你在情绪最稳定的时候所处的位置开始。
  所有情绪阶段所包含的讯息,都是你在过去某一段时间里总结的经验与教训,是你不愿意放手让气球飘走的原因。
  这实质上是过去的你不惜穿越时空,也要执着地渴望与现在的你自己进行的对话。
  试着去倾听你在不同的情绪阶段想要传达给自己的想法,感受你以为已经随着时间流逝的压力。
  比如贪欲,你通过它不断在提醒自己,“停止幻想,面对现实。你只是个普通人。冲动是魔鬼。忍住。保全实力,等待时机。”
  保持谦卑的态度,试着倾听你曾经的声音,理解你曾经的处境,采纳你曾经的意见,感受你曾经的压力。压力并没有随着时间的流逝成为过去。过去,是一个巨大的意识盲区。压力依然存在,依然活跃,你只是“看不见”它。
  允许所有在意识盲区里的压力自动浮现。试着去理解不同阶段的你自己。
  感受,是人际关系上至关重要的能力。
  坐在高高的皇座上的晋惠帝怎么也想不明白,“百姓无粟米充饥,何不食肉糜?”但同样经历过饥饿的人,不需要任何解释,就可以轻易理解另一个人的饥饿。
  你越是能够理解不同阶段的你自己,你就越是能够接纳不同表现的人们。
  试着欢迎所有能够刺激到你的人事物,正是因为它们的存在,你才会认识到原来你的内在依然有那么多的压力,才会认识到你原来一直在水里,而不是在岸上。
  如果你的内在完全没有压力,没有任何人事物能够刺激到你。
  当你越来越善于吸收与消化,你的内在就会越来越充实。
  优先处理最近的愤懑或者恐惧,接着处理远一点的悲苦与冷漠,最后处理自满。
楼主老子不一样 时间:2018-10-01 17:55:52
  ◆ 10  三种基本需求
  我们所有的压力,都可以简单地归类为三种基本需求,分别是认可需求、控制需求与生存需求。

  ◆ 10.1  认可需求
  小时候,父母总是会告诉我们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但很少会告诉我们为什么能做,为什么不能做。因为他们自己也不一定知道为什么。
  长大以后,接触社会,这样的情况更严重。
  有一些,我们可以自己找到答案。更多的,我们只知道能做或者不能做,但依然不知道为什么。
  从家庭到社会,似乎都只需要我们知道能做还是不能做,不需要我们知道为什么。
  迎合人们,似乎比对自己负责更重要。
  我们通常会陷入慌乱,然后妥协。
  我们学会了放弃思考“为什么”,学会了只思考“怎么办”。
  但我们很快就会发现新的问题,我们的判断与人们的判断总是不一样。
  我们觉得应该往东走的时候,人们却总是说我们应该往西走。我们觉得应该往西走的时候,人们却总是说我们应该往东走。
  我们又学会了怀疑自己,否定自己,疏远自己,冷落自己。
  我们无法再爱自己。
  我们把自己视为最大的障碍,最大的敌人。
  很少有人会愿意放手,让自己的敌人自由行动。
  事实上,我们几乎完全放弃了行动。
  无论我们想要往东还是往西,我们都会先向人们申请。
  我们努力乞求人们的认可,讨取人们的欢心,希望人们批准我们的计划。
  如果我们看见一个笑话,我们觉得应该大笑,我们会告诉人们。人们说很一般,我们就笑不出来。人们都表示好笑,我们才会放心地让自己大笑。
  如果我们吃到一顿美餐,我们觉得应该满足,我们会告诉人们。人们说很一般,我们就感到失落。人们都表示羡慕,我们才会放心地让自己满足。
  从行为到想法,我们完全放弃了我们的自主权。我们让人们决定我们的一举一动,决定我们的喜怒哀乐,决定我们想要什么或者不想要什么。
  我们就像一个有乞丐瘾的富翁。我们想要使用的每一笔钱,一直都在我们的口袋里,但我们却需要向人们乞讨它们的使用权。
  只有在人们认可我们的时候,我们才能讨回一点自信,恢复一点行动力。
  我们自己让自己沦落成为一条只会对着主人不断摇尾巴的狗。
  我们极度渴望被控制。因为这样,我们就可以不用承担任何责任。
  我们做,全都是因为人们让我们做。我们不做,全都是因为人们让我们不做。我们陷入慌乱,也全都是因为人们没有给出明确的态度。
  我们永远只是无辜的受害者,我们永远没有任何责任。
  这会让我们感受到一点短暂的轻松,但我们需要为此支付巨额利息。
  认可需求造成了我们的分裂。
  我们把自己分成两个。一个渴望“做自己”,一个渴望被控制。两个自己时刻在头脑中争战不休。
  两个自己势均力敌,轮流占据上风。我们自己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渴望“做自己”,什么时候渴望被控制。
  如果某人总是不能准确捕捉我们的风向,我们就会像厌恶另外一个自己一样厌恶他。我们认定我们不能爱他,完全是他的责任。
  如果某人总是能够准确捕捉我们的风向,我们会以为我们爱他,但这不是爱,这只是一个错觉。我们以为我们终于找到了值得托付的人,他会完全承担起所有的责任,我们不用再为自己负责。但这不是爱,这是我们在向对方乞讨爱。人们所称颂的爱情,常常只是两个乞丐在互相向对方乞讨爱。这不是爱,这只是爱的劣质伪造品。
  爱是你的内在充满到溢出来。无论怎么伪装,匮乏都无法变成爱。
  我们的慌乱并没有得到真正的解决,它只是被我们草草掩盖。
  认可需求依然活跃,它只是换了一张面孔。本质上,它只是我们对承担责任的恐惧。以前,我们需要费尽心机地挑选推卸责任的对象。现在,我们可以简单地把所有责任推卸给固定的某一个人。当这个人不再配合我们,我们就会开始厌恶他。
  我们极度害怕为自己负责。所以我们通常会再换一个人,然后再厌恶他。我们会不断重复同样的过程,直到我们对所有的人都失去信心。
  我们会像我们的父母一样,告诉我们的孩子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但很少会告诉他们为什么。因为我们自己也不一定知道为什么。
  同样的故事不断轮回,只是不断地更换主角。
  日光之下,并无新事。
  几乎所有的故事,都是同样的开始,同样的结局。
  我们放弃了责任,放弃了思考,放弃了自由,放弃了行动力,放弃了爱,放弃了我们自己。
  除非我们愿意看清需求的本质,并顺利脱身。
  所有的需求,所有的想要,无论看起来如何美好,本质上,都是毒品一样的存在,都是伪装成甜蜜的痛苦。
  就像毒品一样,认可需求每得到一次满足,我们都会对它更上瘾。
  今天,可能1克认可就可以满足我们。明天,可能需要2克,后天,3克。
  一旦我们发现再大的用量都无法让我们满足,甜蜜的伪装就会全部褪去,现出痛苦的本相。
  我们会一步一步地从贪欲走向恐惧,从恐惧走向悲苦,最后,从悲苦走向冷漠的深渊。

  ◆ 10.2  爱,认可需求的解药
  爱里没有伤害。
  伤害可以分成两种。一种是精神伤害,另一种是物理伤害。
  精神伤害并非发生在人们攻击你的那一刻,而是在你认为你受到了伤害的那一刻。
  比如有个姑娘用鞭子轻轻抽了你一下,如果你认为她在亲近你,你会觉得浪漫又甜蜜。你会希望她多来几下。
  如果你认为她在侮辱你,你会觉得心在滴血。你会想要立刻制止她。
  如果你起初认为她在侮辱你,后来又认为她在亲近你,你会先觉得受伤,然后会觉得瞬间痊愈。
  如果你起初认为她是在亲近你,后来又认为她是在侮辱你,你会觉得自己很愚蠢。侮辱让你觉得受伤,愚蠢更让你觉得受伤,你受到了双重伤害。
  人们只是做出了动作,真正伤害了你的人,是你自己。
  你并非无辜的受害者,当你开始愿意负起责任,你就可以从精神伤害的阴影中走出来。当头脑中嘈杂的声音大幅度地减少,你会越来越清醒。
  你越是清醒,越是能够注意到在你身边发生的一切,你就越是清楚自己如何避开危险。无缘无故就被一巴掌打成胖子,这样的事,只会发生在健忘而又掉以轻心的人身上。所以如果你足够清醒,你也很难会受到物理伤害,除非你自己愿意。就像耶稣迎向十字架一样。
  当我们愿意完全负责,我们不再害怕伤害,不再分裂自己。头脑安静下来,我们开始渴望去爱。
  就像我们接纳了自己一样,我们开始接纳每一个人。
  一开始,爱的表现或许仅仅只是若隐若现的亲近感,你开始愿意亲近自己,愿意亲近更多的人。
  最后,爱会发展为一体感。你把所有的人都看成自己。不是你打碎了杯子,是我们打碎了杯子。不是他如此冷漠,是我们如此冷漠。
  你会注意到,你越是去爱,你就越是会表现出勇敢、宽容、充实与智慧这一类的优秀品质。你越是不去爱,你就越是会远离这些优秀品质,最终只剩恐惧。
  恐惧,是程度仅次于冷漠与悲苦的压力。
  爱让我们不再有任何恐惧。我们不再需要在忐忑中乞讨人们的认可,不再需要任何人来控制我们的命运。
  爱是我们唯一的判断标准。我们做,只是因为我们想做。我们不做,也只是因为我们不想做。
  爱取之不尽,用之不竭。我们越是去爱,我们所拥有的爱就越多。
  如果有人爱你,而你却厌恶他,你不会觉得幸福。只有在你爱他的时候,你才会觉得幸福。
  所谓幸福,就是你觉得你终于找到了值得你去付出,值得你去爱的人事物。所以你越是去爱,你越是觉得幸福。
  爱本身就是幸福。

  ◆ 10.3  控制需求
  婴儿想要得到父母照顾的时候,如果父母暂时无法照顾它,婴儿就会使劲哭闹,父母总会妥协。
  小时候的成功经验,让我们认定,只要我们坚持努力,我们可以改变一切。
  很少有人会认识到这个想法的局限性。如果我们想要改变的人事物没有按照我们的想法改变,我们会认为是我们的努力程度不够。我们会加大力度,直到这些人事物像我们小时候的父母一样妥协。
  所有的成功,我们会归因于我们有足够的力量可以控制。所有的失败,我们会归因于我们没有足够的力量可以控制。
  除了控制,我们似乎无法想到其它解决问题的途径。只要还有一点行动力,我们就会想要控制。
  我们必须不断地努力,不断地争取、进攻与占有。
  我们陷入对力量无休无止的膜拜与追求。
  我们只相信力量,只相信输赢。
  赢家,就是真理。输家,什么都不是。
  但力量并不能解决所有的问题。因为力量只能让人屈服,无法让人信服。
  人是如此,事物同样如此。
  我们总是会遇到无形的反抗,就像一只想要穿过玻璃窗飞到外面的苍蝇一样,结果总是屡败屡战又屡战屡败。最终,我们用努力换来的,总是满身的伤痕与满脸的疲惫。
  我们会一步一步从无畏走向自满,再从自满走向愤懑。愤懑,是想不明白我们为什么无法控制。

  ◆ 10.4  了解,控制需求的解药
  控制,是因为我们生怕只要我们一松手,我们喜欢的那些人事物,还有我们所认为的“我”,就会像气球一样飘走,飘到我们越来越够不着的地方,然后消失得无影无踪。这是我们最明显的恐惧。
  恐惧,是因为不了解。
  原始人完全不敢接近火,因为他们完全不了解火。
  我们虽然敢接近火,但有时候也会害怕火,因为我们了解不完全。
  了解是什么?就是我们清晰全面地看见某人某事某物,没有任何的盲区。
  我们完全不了解,只是因为我们不接受它,不想看见它,不想了解它。
  我们了解不完全,只是因为我们不接受它的某一部分,始终拒绝去看这一部分。
  生活中,我们越是了解一个人,越是不会去控制他。反过来,我们越是想要去控制他,我们越是不了解他。
  人是如此,事物同样如此。
  当我们对我们想要控制的那些人事物有了足够的了解,我们不会觉得我们需要任何控制。控制的另一个称呼,就是蛮干。
  我们只会信服自由,信服快乐,信服幸福,信服爱,信服真理,即使它们看起来很柔弱,完全不具备攻击性。它们不会触发任何人的恐惧,不会挑起任何人的抗拒,不会试图从外部打破任何人的防御。它们只有感染性,只会像阳光一样照耀,像微风一样轻拂,吸引每一个人从内部瓦解自己厚重的武装,心甘情愿地融入其中。
  松开手,不会让我们看不见我们想要看见的那些人事物,只要我们不再人为地制造意识盲区,我们依然随时可以看见它们。

  ◆ 10.5  生存需求
  当我们处于贪欲、恐惧、悲苦、冷漠这四个情绪阶段,我们的行动力偏弱,我们会倾向于依赖人们。这四个阶段,认可需求会比较明显。
  当我们处于无畏、自满、愤懑这三个情绪阶段,我们的行动力偏强,我们会更多地依靠自己。这三个阶段,控制需求会比较明显。
  当我们释放隐藏在认可需求中的压力,我们会越来越能够去爱。
  当我们释放隐藏在控制需求中的压力,我们会越来越能够去了解。
  爱是感性的道路,了解是理性的道路,当我们到达接纳这个情绪阶段,两条道路重合,剩下的,就只有我们对于生存的需求。
  实质上,我们并不完全坚信“我”只是一个极度有限的身体,也不完全坚信“我”只是一个极度有限的头脑。
  只是除了身体与头脑,我们不知道我们还能够在什么地方找到“我”。
  “我是什么?”
  这是我们最深的恐惧。
  身体与头脑是我们无可奈何地选择,所以我们情愿逼着自己相信我们就是身体,我们就是头脑。我们极度嫌弃它们,所以我们会崇拜偶像,我们狂热地想要完美的身体与完美的头脑。我们一边嫌弃自己,一边改造自己,一边不断地轰炸自己,“我是这个身体。”“我是这个头脑。”这让我们暂时“看不见”恐惧,我们以为我们解决了它。
  但内在的深处,我们一直在询问“我是什么?”身体与头脑是我们所能找到的最接近“我”的东西。我们极度害怕身体的死亡。因为头脑很可能只是身体的衍生物,它很可能会随着身体的死亡彻底消失。
  理性上,我们知道我们无法避免身体的死亡。我们唯一能做的挣扎,就是尽可能地避免头脑的彻底消失,我们只能希望可以留下一点自己存在过的证明。如果可能,我们会试图在历史上留下自己的名字。
  身体饿了,我们伺候它吃,身体冷了,我们伺候它穿。我们生怕我们一放手,身体就会像气球一样飘走。“我”就会像身体一样飘走。
  我们把身体变成了一个牢狱。无论这个牢狱是黄金做的,还是木头做的,我们都成功地困住了自己。表面上,我们似乎都很厌恶痛苦,实质上,我们强烈地渴望痛苦,因为越是痛苦,越是能够彰显“我”的存在。
楼主老子不一样 时间:2018-10-01 17:56:18
  ◆ 11  释放隐藏在三种基本需求中的压力
  当我们能够清晰地看见三种基本需求。我们就可以直接释放隐藏在三种基本需求中的压力。
  认可需求,是被恐惧扭曲的爱。当我们释放它,我们就会触碰到真正的爱。反过来说,只有真正的爱,才能够化解扭曲的爱。
  控制需求,是被恐惧扭曲的了解。当我们释放它,我们就会触碰到真正的了解。反过来说,只有真正的了解,才能够化解扭曲的了解。
  虽然爱的基础是无条件的信任,但不建议从无条件的信任入手。因为很容易会变成盲从,最终加剧你内在的冲突。
  我们只需要认识到,爱与了解都没有攻击性,如果有任何人在爱与了解之中受到伤害,那一定不是真正的爱,也不是真正的了解。
  其次,爱与了解都只会让你越来越轻松,如果你觉得越来越费力,那一定不是真正的爱,也不是真正的了解。
  所有我们认为是爱与了解,但有人觉得受到伤害,或者,觉得越来越费力的感受,都不值得留恋。当我们摆脱所有错误的方向,我们就一定会转到正确的方向上。求快不如求稳,欲速则不达。
  最后的生存需求,是被恐惧扭曲的,对“我”的所有感性上以及理性上的认知。当我们释放它,我们就会触碰到真正的“我”。
  不必担心松开手,我们就再也看不见我们想要看见的那些人事物。我们看不见,只是因为意识盲区的存在。只要我们不再人为地制造意识盲区,我们依然随时可以看见它们。

  ◆ 12  梦醒时分的释放
  梦,是我们无意识地宣泄。
  从梦中醒来之后,通常会有一段短暂的时间,我们的感受会比平时更加清晰。
  有意识地在梦醒时分释放,会收到比平时更好的效果。

  ◆ 13  释放的初步效果
  随着压力的衰减,你在九种情绪阶段之中所处的位置不断攀升。
  你依然会在相邻的三个情绪阶段中沉浮,但你所在的档位会越来越高。
  比如,最早的时候,你可能处在“贪欲——恐惧——悲苦”这一档。一段时间之后,你可能会发现,你升到了“愤懑——贪欲——恐惧”这一档。
  你会很快注意到,仅仅只是释放压力,你的想法也会自然而然地产生积极的变化。
  档位越高,你的想法越有建设性。
  压力不但限制了你的行为,也让你的想法一直无法动弹。
  你很难在制造问题的情绪阶段解决问题。
  试着去理解压力,理解不同阶段的你自己。
  当你吸收与消化了足够的能量,你就会不断地上升到更高的阶段。
  在你上升之后,再回过头看原来的问题,往往就不会再觉得它是问题。
  头脑很难理解这样的现象。它只会把所有的现象合理化。
  同样一件事,当我们处于行动力匮乏的阶段,它就会给我们一个做不到的理由。当我们处于行动力充实的阶段,它就会给我们一个能做到的理由。
  所以无需与头脑纠缠。你需要做的,只是不断地练习,持续地释放。

  ◆ 14  从AGFLAP到CAP

  ◆ 14.1  潜入核心
  无论物质的结构有多么紧密,如果我们有足够的力量去深入它们的核心。我们会发现物质的内部大部分都是空间,很少有可以看得见的实体。持续深入,最终我们会看见实体只是表象,真正存在的,只是空间。
  压力同样如此,当我们深入地去观察压力,就会发现它同样也只是空间。

  ◆ 14.2  直接释放
  持续地释放压力,你会越来越喜欢自由。当你对自由的渴望高于一切。你就不会再有任何的犹豫,只是简单地释放压力。

  ◆ 14.3  双面释放
  我们制造并维护压力的原因有两个。一个是我们觉得压力可以让我们得到某些好处。另一个是我们觉得压力可以让我们避免某些坏处。
  当某人某事某物让我们困扰,我们可以主动地从正反两面去思考。
  如果你永远永远都无法拥有它,哪怕只是一点点,你会感受到什么?
  如果你永远永远都无法摆脱它,哪怕只是一点点,你会感受到什么?
  就像反复挤柠檬一样,双面释放,会挤出很多我们“看不见”的压力。

  ◆ 15  莱斯特的六步骤
  释放法的创始人,莱斯特·列文森(Lester Levenson),在完成了释放法整个体系的创建之后,在一张纸上写下《六步骤》。
  这就是我们到达终点在理性上所必需的全部知识。
  ①Want freedom more than anything else.
  对自由的渴望高于一切。
  ②Decide you can do the method and be free.
  决定你能实行这个方法,并决定你能实现自由(“我能”,只是你的决定。“我不能”,也只是你的决定)。
  ③See all your feelings as ex pressions of three basic wants: the want of approval, control, and survival. Release the want of approval, the want of control, and lastly the fear of death.
  看到你所有的感受都是三种基本需求(认可需求、控制需求、生存需求)的表现形式。释放隐藏在认可需求与控制需求中的压力。最后,释放对死亡的恐惧与忧虑。
  ④Release continuously.
  持续不断地释放。
  ⑤If you are stuck, let go of wanting to change the stuckness.
  如果你被困住,释放隐藏在改变困境的欲望中的压力(你真正需要的是更多的了解,而非更多的控制)。
  ⑥Release more and more and become happier and lighter, until you move beyond happiness into imperturbability and freedom.
  随着越来越多地释放,你变得乐观和轻松,直到你超越幸福状态,进入不可动摇的安宁和不受限制的自由。

  ◆ 16  小我与真我
  一幅画,如果我们总是反复地只去看其中的某一笔,我们会觉得我们看见的全都是难看的污渍。
  一首歌,如果我们总是反复地只去听其中的某一句,我们会觉得我们听见的全都是难听的噪声。
  同样,如果我们只盯着我们的身体,我们的头脑,或者,如果我们只盯着人们的身体,人们的头脑。我们会觉得“小我”难以让人忍受,我们会想当然地想要排斥它。但“小我”并非与真我对立的关系,它只是真我的残缺版。
  拒绝任何一个残缺版,我们都是在拒绝完全版。
  我们以为我们看到了自己,其实我们没有看到自己,我们看到的,只是我们对自己的想法。
  我们以为我们看到了世界,其实我们没有看到世界,我们看到的,只是我们对世界的想法。
  我们看到的所有人事物,无一例外,都只是我们对这些人事物的想法。只有所有的想法都安静下来,我们才会看到这些人事物的本来面目。

  ◆ 17  我是什么
  这是我们最深的恐惧,是我们最初也是最终的疑问。
  问自己“我是什么”,然后,静静地等待答案出现,
  因为习惯,我们很容易被身体与头脑带走。
  不需要紧张,在清醒过来的时候,继续问自己“什么在想”,顺势回答“我”,然后,再问自己“我是什么”,我们就会回到“我是什么”这个疑问上。
  很少有人能够在到达接纳这个情绪阶段之前,顺利地使用这个方法。
  漫不经心的寻找不会产生任何效果。除非你对真我的渴望像窒息的人对空气的渴望一样强烈,否则你很容易被身体与头脑不断地干扰。
  身体与头脑都是我们强行附加在“我”之上的限制。
  只有身体与头脑都安静下来,我们才会看见一直被它们所掩盖的“我”。
  “我”就是“我”。
  “我是什么”这个疑问,去掉“什么,”再去掉“是”,只剩下“我”。
  一灵独存,万象咸空。
  佛陀说,“天上地下,唯我独尊。”
  老子说,“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
  上帝说,“我是我所是(I am that I am)。”
  说法不同,本质一样。
  找到了真正的“我”,你就找到了解开所有疑问的终极答案。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