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钩沉:唐代高道叶法善师承传道弟子考(转载)

楼主:朱逸群ABC 时间:2019-07-12 19:23:46 点击:153 回复:12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历史钩沉:唐代高道叶法善师承传道弟子考


  叶法善

  叶法善,大唐著名高道,生于616年,卒于720年,出身于栝州松阳(会稽之南乡,隋之处州,唐之括州)古市一个自曾祖以来四代习道的道士世家。他历经高宗、武氏、中宗、睿宗和玄宗五朝,见宠五朝君主,因匡国辅主而成为唐玄宗的“尊师”。

  一、叶法善师承考

  叶法善在游学修道过程中得到了许多高道隐仙的指点。他们精内丹道术,兼有儒家学术思想。根据《大唐故有道先生叶公碑并序》《大唐赠歙州剌史叶公神道碑并序》和《叶尊师碑铭并序》三篇唐代碑文,以及《旧唐书》《全唐文》和《唐鸿胪卿越国公灵虛见素真人传》等文献史料记载,叶法善师友有名字可考者为赵元阳、韦善俊、万振,无从考证者为三神人、青童。

  (一)开蒙于上清派

  上清派是在晋朝时形成的一个道教派别,至陶弘景时,茅山成为上清派活动的中心,所以上清派也被称为茅山宗。上清派以《上清经》《黄庭经》为主要经典,以存神服气为修行方法,辅以育经、修功德。该派发展到唐代,已成为影响最大的道派。其代表人物有王远知、潘师正、司马承祯、吴筠和李含光等等。

  唐玄宗《御制真人碑》:初,师甫七岁,涉江而游。迨及三年,人以为溺。及还,问其故。则曰:三青童子引之,憩于华堂峻宇,咽灵药,吸云浆,太上镇之,是以留也。十五,中毒 死,又见昔青童曰:天台茅山飞印,印其腹。

  铭中所提的青童,在道书中通常有仙童和道士两种指称。先为神话传说中的仙童,《云笈七签》“汉元寿二年,八月己酉,南岳真人赤君、西城王君及诸青童并从母降于盈室。”诗中之青童即青童君,我国神话传说中的仙人,居东海。南朝梁陶弘景 《真诰·运象三》:“青童大君云:‘欲植灭度根,当拔生死栽。’”《〈黄庭内景经〉序》:“《黄庭内经》一名 《东华玉篇》”务成子注:“东华者,方诸宫名也,东海青童君所居也。”唐·顾况《短歌行》之六:“轩辕弓箭无人识,东海青童寄消息。”后又引申为修炼有素的道士。

  丁煌说,叶法善最初的师父应该是“上清派道士”。他依据《叶尊师碑铭并序》的记述分析:叶法善15岁那年中毒获救后,游茅山得遇茅君,当系神话;所遇者,应当是依托茅君开教的上清茅山宗道士。至于遇到何人,今已无从考证。以年龄段推之,王远知、王轨、潘师正、魏隆诸人,皆有可能。其中之一是叶法善最初的师父,具体是谁,尚待进一步探究。

  (二)授道于正一派

  正一派是在天师道、龙虎宗长期发展的基础上,以龙虎宗为中心,集合各符箓道派组成的一个符箓大派。以《正一经》为共同奉持的主要经典,主要法术是画符念咒、祈禳斋醮,为人驱鬼降妖,祈福禳灾。据《唐叶真人传》记载:“俄顷见骑从满室,内有三神人,各长八尺余,容貌异常,衣云锦之衣,戴通天冠。真人俯伏虔请。神人曰:汝但复坐勿恐,太上遣吾喻汝,汝合得道。盖昔是太极紫微左宫仙翕领校簿,书录诸仙,及天下得道之士名字,增年臧算,一月三奏。缘汝失谨,曾于休暇之日,游乎八荒。因兹降下人世,更修功累德。一行满之日,当复汝仙位。今汝行三五盟威,正一之法,诛斩魑魅妖魔,救护旱品,惠施贫乏,代天行理。但以阴德为先,不须别有贡告。吾有秘法欲相传授,须清斋三日,无使世人知。受吾口诀,不得文字相付,恐传非人。轻泄帝旨,罪延七祖,不得上升。即以符、剑、封、印授之。”《太平广记》卷二十六也记载了此事。

  丁煌先生考证:石室内遇到三神人之事,三神人者乃三位道士,系法善正式入道誓诫时监度证盟的道师。此考证有一定的道理。假托仙真授法可以增强其法术和地位的权威性。如北魏寇谦之欲改革天师道,即宣称其得到太上老君亲授经戒,如《老君音诵戒经》谓:“老君曰:……今有上谷寇谦之,隐学嵩岳少室,精炼教法,掬知人鬼之情,文身宣理,行合自然,未堪系天师之位……一从吾乐章诵诚新法,其伪诈经法科,勿复承用。”如《三天内解经》云:“天师受太上正一盟威之道、三天正法,付子孙传为国师,谓当终于无穷”;太上老君遣天神降授叶法善“三五盟威正一之法”,固属道教神秘化其道法授受之说。

  丁煌先生认为,三位道士授叶法善 “正一三五之法”,此法即为正一(天师)派的法箓。在道教“正一派”的法箓中,多有“三五”之称。比较有代表性的内容包括:“太上三五正一盟威宝箓 (二十四阶)”“太上三五正一盟威仙灵百五十将军箓”“太上三五正一盟威三元将军箓”“太上三五正一盟威混沌元命赤箓”“太上三五正一盟威都天九凤破秽箓” “太上三五正一盟威护命长生箓”“太上三五正一盟威九宫捍厄八卦护身策”“太上三五正一盟威龙虎斩邪箓”“太上三五正一盟威都章毕印箓”“太上三五正一盟威步星纲箓”“太上三五正一盟威天灵赤官斩邪箓”“太上三五正一盟威九州社令箓”“太上三五正一盟威考召箓”“太上三五正一盟威九天兵箓”等。

  (三)得道于正一道各宗派

  1. 洞渊派高道——赵元阳

  洞渊派,起源于西晋末年马迹山道士王纂的《洞渊神咒经》,入唐后盛极一时。洞渊道士受洞渊三味法箓,其法上辟飞天之魔,中治五气,下绝万妖。唐代洞渊派的主要法术是斋咒为人治病,代表人物有黄元赜、韩元最、韦善俊、赵元阳、刘玄元、尹愔等。

  据唐玄宗的《御制真人碑》载:“于青城赵元阳,受遁甲、步玄之术。”叶法善师事赵元阳,

  唐代史书无传,但从以上御制碑文来看,叶法善曾师事赵元阳,向其学习“遁甲、步玄之术”,存在师承关系。考赵元阳系唐代青城山著名道士和隐仙,为“岷山七圣”之一,且“必当世一极负时誉之高道,故为玄宗所知”。

  付元天、王家佑《青城道教仙源录》认为:赵元阳或为赵公元又以为即赵昱。“遁甲”乃是术数的一种,术士们常常根据奇门遁甲来推算吉凶祸福,以趋吉避凶。

  2. 洞渊派高道——韦善俊

  韦善俊(595—694),初唐高宗、武则天时道士,民间尊其为“药王”,河南巩县人,祖籍京兆(今西安市),因祖父曾任巩县令,遂隶籍巩县。洞渊派高道。

  据唐玄宗的《御制真人碑》载:“于嵩高韦善俊,传八史、云蹻之道。”据丁煌先生考证,韦善俊于《太平广记》卷三十九“神仙类三十九·韦老师”、同书卷四十七“神仙类四十七·韦善俊”、南宋绍兴间正一道士陈葆光《三洞群仙录》卷五引《高道传》《历世真仙体道通鉴》卷三十六,皆传其事。“彼系京兆杜陵人,精于‘三皇文’,得神化之道,十三岁,长斋, 诵《道德》《度人》《西升》《升玄》等经,人有所惠,悉为赈救之用,及壮诣嵩阳观事黄元赜,参佩道法。又从临汝洞元观道士韩元最,复授秘要。调露初,归嵩阳;嗣圣中,寓籍升仙观,后复归嵩阳,绝迹不出”。韦善俊是一位道术超凡又修道有素的一代法师。

  李远国认为“其后叶法善继其洞渊道统,文周伟华 道教之音并光大之。”叶法善师事韦善俊,唐代史书也无传。但从以上史料及学者考证,叶法善师事韦善俊,向其学习“八史、云蹻之道”,存在师承关系。考韦善俊,为道术超凡又修道有素的一代法师。

  3. 净明派高道——万法师

  净明道是宋元间兴起于江西西山的道教教团,由东晋以来的许逊崇拜发展而成,全称“净明忠孝道”,主要经典为《净明忠教全书》。此道派有度人济世、净明思想、忠孝伦理等理学特色,融合北方全真派的内炼丹法与上清派 “黄庭”学说,继承和发挥闾山派的符法咒术。该派在唐代的代表人物有张蕴、胡慧超、万振等。

  万法师,名振,也名仞,字长生,南昌人,得长生久视之道,为净明派高道。 据《唐叶真人传》载:“寻诣豫章万法师,求炼丹、辟谷、导引、胎息之法,但熊经、鸟申,吐故纳新,食松茹术,无荣于世。”据清人编纂的《逍遥山万寿宫志》卷十三 《人物志》记载万天师“尝慕胡洞真净明忠孝大法,遂至游帷观师事之,得长生久视之道。”胡洞真即为胡慧超。胡慧超的事迹,《历世真仙体道通鉴》卷二七有记载,同书卷三一记载万振:

  万天师名振,字长生,洪郡之南昌人。得长生久视之道。……有符咒,济物,治人疾苦,立效。当时以为旌阳、栾巴之徒。……显庆二年,高宗召见……问治国养生之道,振答曰:‘无思、无为,清静以为天下正。治国犹治身也。’帝尊待之如师友。赐予无所受。龙朔元年,尸解于京师。数日,启棺,惟有一剑一杖而已。诏以铜函盛剑、杖,葬于西山天宝洞之侧,今洞阳观是也。天师有德业碑,乃唐滕王元婴文,在开元观中云。

  万法师是高道胡慧超的得意门生。叶法善在修道过程中,曾得到万法师的指点和教诲。丁煌先生考证“万振极钟爱法善,法善之得于显庆中入谒高宗,则系万振所援引荐之。”《叶尊 师碑铭并序》中记载了万法师对叶法善的评价:“先生幼有奇质,长标特操,神照体外,骨秀形表。故万先生目之曰:‘子书成仙格,方自仙宫,吾将及尔,为同僚也。’信哉!”万法师慧眼识徒,认为叶法善是一个难得的修道人才,具有“奇、特、神、秀”之天赋,坚信一定具有 “成仙”之品格。所以极力引荐给高宗皇帝,这对于叶法善日后成为唐代著名高道至关重要。

  据御制碑文记载,叶法善还曾往返于神山蓬莱、方丈,驻足祖处括苍山和惠州罗浮山寻师访友,拜师高道,掌握了高超的“灵图秘诀,仙符真度,宝录生券,冥感空传。临目而万八千神,咽胎而千二百息。或潜泳水府,或飞步火房,或剖腹涤肠,勿药自复;或刳肠割膜,投符有加;或聚合毒味,服之自若;或徵召鬼物,使之立至;呵叱群魅,奔走众神,若陪隶也。故海内称焉,千转万变……”的道教法术。

  综上所述,叶法善之师承,绝非局限于一家一派,而是秉承天师道家学传统,融摄其他宗派道法道术之长,不拘一格,内外兼修,逐渐形成自己独特的道学特点。也正因为如此,叶法善能在同时代的诸多高道中“超绝”而出,成为一代宗师。

  二、叶法善弟子考

  叶法善的道门弟子之众,“道教史上罕有匹俦者”。据《唐叶真人传》《新唐书》《全唐文》和碑文等史料记载,有数千余人。著名的且有姓名可考者,有叶仲容、玄宗皇帝、金仙公主、玉真公主、尹愔、丁政观、暨齐物(一作卢齐物)等。

  叶仲容

  据《唐叶真人传》记载,叶法善临终时曾有遗书留给他:“汝将吾诗及书进上,不得求官,当奉韶监丧,归葬括苍。”《全唐文》卷九二三收有叶法善所撰写的《报弟子仲容书》。

  弟子仲容,据《卯峰广元叶氏宗谱》所载,即为叶望二十二世孙叶玄灌,仲容是他的字。他原是叶法善弟弟叶法喜之子,是其族侄,后来过继给法善作养子。仲容原任滑州(今属河南)司马,后奉法善遗命而弃官出家从道,成为东京圣真观道士。他与中使扶丧,亲扶法善灵柩 归葬栝苍宣阳观之侧。

  唐玄宗

  唐玄宗所撰《叶尊师碑铭并序》中数次称法善为“师”“先生”“夫子”。又据《唐叶真人传》记载,法善弟子可确证叶法善为唐玄宗授箓,确为其师。

  金仙公主、玉真公主

  金仙公主,讳无上道,为唐睿宗女,唐玄宗八妹。

  玉真公主,公主法号无上,字玄元。天宝中,更赐号持盈。为唐睿宗女,唐玄宗、金仙公主同母妹。玉真公主生于周武则天如意元年(692),卒于代宗宝应元年(762),享年71岁。据《全唐文》记载,弘道观道士蔡玮,在天宝二年(743)撰碑《玉真公主朝谒谯郡真源宫受道王屋山仙人台灵坛祥应记》云:“公主法号‘无上’,字‘玄元’……年甫二八。当景云之初,始受(阙一字)道于括苍罗浮真人越国叶公。”

  清代陆耀遹《金石续编》卷八(《石刻史料新编》册四)、清代毕沅《中州金石纪》卷三等均录有此碑文。考玉真公主,为叶法善的女弟子。

  据丁煌考证,金仙公主,初与玉真公主同入道,则当亦系法善女弟子也。同时考证,金仙、玉真公主于大内归真观诣史崇玄授箓,授五法、上清法;玉真公主后拜司马承祯、胡惠超为师。

  尹愔

  开元二十七年(739)2月26日,唐玄宗亲撰《故金紫光禄大夫鸿胪卿越国公景龙观观主赠越州都督叶尊师碑铭并序》,到了4月23日,时任“谏议大夫集贤院学士兼知史官事”的内道场道士尹愔奉敕至景龙观宜讲御文。

  据《唐叶真人传》记载:“唯弟子尹愔、暨齐物等,见密而不言。”北宋道士贾善翔 《高道传》记载“法善游弟子百余人,唯暨齐物、尹愔入室。”《中国道教史》介绍叶法善的弟 子主要有:“尹愔、暨齐物、丁观政、司马仲容,其中尹愔、暨齐物为他的入室弟子。”

  这些文献都将将尹愔列入叶法善弟子,但唐代文献没有提供尹愔与叶法善交往的资料。据 《新唐书》卷二○○记载:“尹愔,秦州天水人。父思贞,字季弱。明《春秋》,擢高第。尝受学于国子博士王道珪……初为道士,玄宗尚玄言,有荐愔者,召对,喜甚,厚礼之,拜谏议大夫、集贤院学士,兼修国史,固辞不起。……开元末,卒,赠左散骑常侍。”

  根据以上文献考尹愔,唐开元时道士,四门助教尹思(守)贞之子,秦州天水人。曾为长安肃明观观主,是叶法善的入室弟子,尽得其传。初为翰林供奉,开元二十五年(737)正月授谏议大夫,集贤院学士兼知官事,开元末(740)年仙逝,赠左散骑常侍。著有《老子说五厨经注》一卷,明养气归真之理。

  暨(卢)齐物

  据《唐叶真人传》记载:“唯弟子尹愔、卢齐物等,见密而不言。”《太平广记》记载法善弟子有“暨(卢)齐物、尹愔、叶仲容”。

  李邕撰《叶慧明碑》,金乡县翻刻本碑末有“检校树碑侍者洪州翊真观主卢齐物”。卢齐物与暨齐物为同一人,还是两个人?《叶慧明碑》《道家金石略》107页、《两浙金石志》卷二、《金石续编》卷六、《唐叶真人传》等史料,都记卢齐物。《太平广记·叶法善传》、元代《历世真仙体道通鉴》《天柱观碣》等记为“暨齐物”。吴真认为,卢的繁体字“盧”,可能是“暨”的笔误,或许是同一人。这有待于考证。此推测很有道理,两个字形似,抄录时容易出现笔误。

  中岳道士吴筠于大历十三年(778)曾撰《天柱观碣》,记此宫前身天柱观之创建与兴盛情况,“后又道士张整、叶法善、朱君绪、司马子微、暨齐物、夏侯子云,皆为高流,或居或 游,穷年忘返”,可知叶法善、暨齐物都曾经游于天柱观。暨齐物的度师是唐开元初年写作 《要修科仪戒律钞》的天师道道士朱法满(字君绪)。

  据考证,叶法善的寄名弟子有詹玄一、丁政观,再传弟子沈法护、张探玄、田仙寮、田名德等,此另撰文。

  来源:《嘉兴学院学报》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彼岸花花香四溢 时间:2019-07-22 14:24:53

  坐在蓝色而笔直的风中
  丛林高拔,远观苍翠与阴影
  掩隐尘埃的面积
  更加重叠,像一本中年赋

  江南好,风景旧曾谙
  迎娶过一节浪漫的青春
  有过感喟或情怯
  这枚沉醉、纯净辽阔的照片
  容易让人独自偷欢仰止

  这么多年,一颗树的成长
  与一座城市的建筑史
  自己扪心而羞愧
  如今这种蓝,令人无限靠近
  温和、沉默者
  甚至一部重新等待修辞的族谱
作者:申宏远 时间:2019-07-26 17:09:21


  《海市蜃楼》

  平坦的海面上忽然起了山脉
  谁是山脉的设计者和建设者

  山脉在海中投下倒影仿佛海里也有一群
  同样的山脉——
  爬不上海上的山脉就爬海底的山脉吧。

  你在海底潜游
  我在岸上观你

  我看到的是海市蜃楼
  你看到的是,鱼儿拖家带口,来到海底的山脉

  寻找它们先人的坟墓。

  2014-05-27

  《小人儿》

  那人随身携带一个木箱
  木箱中装着什么?且看他敲锣打鼓,四面张罗
  且等人群围拢,成圆形状

  他打开箱子,你看到什么?

  一个小人,头大如同成人,神情也是成人
  却身形瘦小,腿短手短,啊,一个畸形儿

  他!
  他唱歌跳舞,唱歌跳舞,唱歌
  跳舞……唱歌……跳舞……

  只等人群把钱币投往空空的铁盆
  只等铁盆溢满人群投入的钱币,钱币。

  那人方把小人重新抱进木箱
  继续游走他的四方。快,快抓住那人,询问他
  小人的出处?

  快,快抓住首都街头、地铁,那些残疾的
  手脚错乱的可怜的人,询问他们,他们的出处

  一定有残忍的某人,制造了他们!

  2014-05-29

  《妇人笑》

  我能让那个妇人笑。他说

  其时秋风吹开广阔的原野,秋阳朗照
  广阔的原野。他,和他们正策马远游

  在广阔的原野。

  那妇人正在此时经过他
  和他们。那妇人在马上,秋装飒爽

  一个脸容沉静的美妇人。

  我能让那个妇人笑起来。
  他说。

  而率先笑起来的,是他们。带着嘲讽的
  神情,质疑的神情。

  他快马加鞭,冲了上去,口中喊着:
  我要死,我要死,我,要,死!

  他跑过妇人,在离妇人一段距离的地方停下
  他下马,从柴堆里抽出一段柴禾,解下自己的腰带
  他做出自缢的造型,他看到

  那妇人策马经过他时笑了一下
  他看到他的朋友们,他们,轰然大笑。

  他赢了,但最终还是输了,他的朋友们看到
  他一动不动,舌出目瞑,他,他死了。唉,这个

  赢了妇人笑的人。

  2014-05-30

  《武夷峭壁》

  看那峭壁之顶,又掉下沉香玉块,太守
  你已在这峭壁下站立多时,你在想什么?

  多少年了,这峭壁始终在掉沉香玉块
  人们争先拾取,满心欢喜,只有太守你沉默
  你在想什么?

  原来你想制作一架云梯,你想上到峭壁之巅
  你是太守,自然能够如意

  制作一架云梯需要三年
  攀爬这架云梯只需一天

  你爬呀爬,太守,你要亲自爬到峭壁之巅
  你爬呀爬,就要到了,加油,就要到了。

  只剩最后三级石梯了,你看到了什么?

  你看到,一双大脚从峭壁之巅伸出,大脚上的
  每根指头,都有捣衣棒那么粗

  你听到,一个声音高叫着,给我滚,再不滚
  云梯要倒了!

  你大惊失色,见鬼一样。
  你迅速往下撤,逃命一样。

  就在你双脚立足大地的一瞬
  云梯咔吱作响,腐了烂了,从上到下,垮了。

  2014-06-01

  《夜晚就去当阎罗》

  你在夜晚去当阎罗
  他在夜晚也去当阎罗

  此阎罗和彼阎罗
  哪个才是真阎罗?

  你从城市这一头走到城市那一头
  你要问问他,嗨哥们,昨晚你当阎罗到底做了啥?

  “我?好像也没做什么,我只是
  把一个叫做左萝石的,送上了天。其时天上莲花纷落
  哇那莲花瓣大得不得了
  大得就像一间屋子!”

  你傻眼了
  难道,阎罗不止一个?为何你昨夜没把这个左萝石
  送上天?你这个阎罗,和他那个阎罗
  到底谁才是真阎罗?!

  (还可以有另一个版本:
  你傻眼了,昨夜你这个阎罗
  也把左萝石送上了天。如果阎罗只有一个
  难道,左萝石有两个?!)

  2014-06-03

作者:在伊奈 时间:2019-07-26 18:17:00
  手术台上,一只死于车祸的幼犬
  正在施行心肺复苏术
  小小的身体每弹跳一下,主人的心就抽搐一下
  这份痛,是那个肇事逃逸者不了解的

  候诊室里,灰白头发的老太太
  指着怀里的阿拉斯加
  笑着对我说:我比它健康,它有糖尿病,有肾衰
  像个养尊处优的老干部,活不长了

  兽医说,人类的疾病,它们都会有
  他给我们看一只中风的雪那瑞
  在角落里,跛着四条腿,一步一步地挪动
  口水从歪斜的嘴里直往下流,像穷人,叫不出声

  我的泰迪朝它礼貌地摇了摇尾巴
  它刚打完狂犬病疫苗,提不起精神
  这一针刺痛,很显然,出门就会忘得干干净净
  2016-6-15
作者:迟玉玲 时间:2019-07-29 12:52:00
  等待一个诗人的火把(组诗)

  ●凌翼


  我嚼夜草的声音


  我是一匹站着睡觉的马
  我反复嚼着夜草
  有了夜草
  也不能使我肥胖

  我嚼红薯叶嚼项链和耳环
  我嚼汉字嚼诗歌
  嚼你渐行渐远没入夜色的身影
  我嚼你的掌纹一条比邕江还长的掌纹
  把土地一分为二
  你的生命力就像刀锋割去一切芜杂和病相
  绕城市一圈
  脚底埋着一圈马蹄
  一夜总有得得的声音不绝于耳

  你身轻如燕
  没有翅膀飞得比云还高
  每天你用鞭子抽打月亮马的后臀
  在银河踩踏出一串浪花翻飞如潮
  嘴唇叠在嘴唇上
  马蹄踩在马蹄上
  身体盖在身体上
  浪花跳在浪花上
  你是月亮的一缕光
  撒在我平坦如洋的额头上

  在月夜飞奔的乌发
  比秋千荡得更高
  弥漫的馨香
  摧垮了一个人的双肺
  一阵雨鼓点般扑面而来
  我扬起翅膀
  为你遮挡乌云的哭泣

  我是一匹站着睡觉的马
  在你掌纹的河汊边
  我嚼夜草的声音
  惊动了毛细血管
  它们沿着千万条路径
  涌向你的动脉静脉
  最后到达你的梦境


  诗歌需要苦难的劳作


  眼睛里滚落的泪珠
  把世界摔成八瓣
  露珠上的城市倒塌了
  废墟被手掌抹去白昼瞬间变成黑夜

  一个人不经意的情感流露
  在另一个人心里犹如一场汶川地震
  眼泪的海洋比海啸更加恐怖
  可以掀翻所有航海者的心魄

  从天而降的这场雪
  只想为腐朽的世界做短暂的遮掩
  雪消融
  腐朽的更加腐朽
  不朽的也显现腐朽的迹象

  用滴血的代价书写盈尺的文字
  供来世的人翻阅
  你做到了还在继续
  惨白的躯体将来世的脸照得雪白

  期望用诗歌去感动一副铁石心肠
  徒劳换来的将是巨大悲痛
  走进一个人内心就不要轻易再走出去
  除非你准备承受万箭穿心的煎熬

  每天准备足够的内存
  装载灵魂深处敲打出来的苦楚
  键盘硬盘显卡这些硬件齐备
  还需要一副软心肠
  排列组合后成为长短不一的吟哦
  这个多灾多难的世界
  便又多了一首
  痛彻心肺的——
  诗歌


  等待一个诗人的火把


  那些生长在屏幕上的字
  像一颗颗子弹射入心扉
  让子弹飞再飞一会儿
  直到替身把自己毁灭荣耀化为灰烬

  巨蟹座有着相控雷达似的触角
  一丝风吹草动也能见到成群牛羊
  爱情如暗物质
  穿行在鱼类游弋的河川以及动物的脑组织之间
  从海里爬上沙滩脚印被潮水冲刷
  沙滩又变成海面

  一座城市与另一座城市相互牵挂
  钟表的齿轮每咬一下时间才向前推进一步
  寒风如刀把两双爱情之手斩断
  冰凌扑在脸上
  朝西北方向蹬行的车倒退三步
  地铁安然无恙却无力把你送到另一座城堡


  冬天的伤感
  留给春天一道难题
  还能用诗来温暖冬天吗
  柴草在山里住着等待一个诗人的火把
  将它们点燃
  温暖渐渐僵硬的行者



  相信时间的力量


  绝望像风中的木棉
  开花的时候只想开花凋谢的时候无声凋谢
  无所谓爱无所谓恨
  面对纷繁复杂的世界植物们总是泰然处之
  只有人类多情得可笑
  花开担心它凋谢
  花谢感慨残花洒泪

  范蠡乘舟隐没在碧波之中
  舍弃一个王朝的封诰进入另一个王朝
  乘翅而来
  在风构筑的王朝里翱翔
  濒水而居
  两汪深蓝的碧波在每天晨昏各淹没我的生命一次

  飞奔的轮子不知道人间的情愫
  它如期而至
  火车隆隆地朝前开
  心却向相反的方向飞驰
  只有眼泪知道
  时间的分秒跳转得太快
  另外一趟列车把你带入漆黑的深夜
  心灵的风筝
  会不会穿过凌晨
  回到昨天

  饥饿开始侵袭我们
  你的胃里有太多的马月亮和翅膀
  我愿意把我的骨头拆散做你的胃料
  被你磨碎
  变成养分
  支撑你写诗唱歌跳舞……
  这样我无用的生命才能有一顶点的价值


  一个名叫川岛的岛屿上


  船在大海上飞
  我们去一个名叫川岛的岛屿上
  寻找心灵的住地浪花飞起来
  越过山川的短信
  有没有感觉我的飞翔呢

  浪花落在海面上
  我的词语落在你的嘴唇上
  云霞落在大海上
  我的翅膀落在你的身体上

  房间里有一幅画
  画里全是蟹子
  它们是不是你的化身
  它们高拱起躯体
  会不会在梦里把我拱起
  让我漂浮在大海上呢

  我坐在一条搁浅在沙滩的船上
  听着大海的歌声睡去
  醒来时
  四周除了海就是梦境
  我是一具飘荡在大海的幽灵……


  我们吃一种叫项链耳环的菜


  我们是自己的马
  我们骑着马在城市觅食
  我们不吃同类的肉
  不吃牛肉不吃羊肉
  我们不吃青蛙不吃螺丝
  我们吃草我们吃土地上绿油油的耳朵

  我们的筷子叉着
  把项链耳环送进嘴里
  咀嚼着各自的童年
  虽然相隔遥远
  却有着同一种风俗
  我们怀疑我们是同一祖先遗留的种子

  我们是天上的马
  我们跟月亮赛跑
  我们有时是云不知道该在哪安家
  但我们饿了时候
  永远停留在童年时光

  我们吃红薯叶子
  不是因为它含有多少矿物质维生素
  我们知道它们曾经是我们的项链耳环
  我们把它们吃进肚子里
  我们就很富有


  另一种钟

  钟不只是敲打才有声音
  有时不经意的风语
  也能留下痕迹抚摩的声音静静滴入心灵
  风铃悬垂
  一只只小耳朵
  谛听年月们悄无声息的漫步

  农人把五谷杂粮盛进仓里
  钟把时间盛在自己小小的胃囊
  动物们开始为漫长的冬天收集粮食
  钟收集那些在人看来无法留住的物件
  比如风月色阳光雨露……
  比如蚂蚁的脚印飞鸟的鸣叫
  偶尔闪过一些刀光剑影……

  有人举起了锤子
  轻轻敲击时间的门
  整个空气里都是出发的命令
  又一个时代的青草往上拱了拱
  露珠落入根部

  时间冶炼出比金属还贵重的记忆
  一块岁月的铁
  聚集了风霜雨雪
  朗诵经书的音节

  听说过另一种钟吗
  它藏在爱情的衣裙里
  只须舌头的轻叩
  山谷便有经久的回响
  一生一世
  钟的种子
  繁衍下时间的子孙


  我画下一座城市

  在一座城市住下
  雨水催开了一街的伞花
  我在其中一把伞下
  读上帝画下的线条

  所有线条组合成你弯曲的眉眼
  晶亮的瞳仁
  小巧的鼻子与微笑的嘴唇
  雨丝般的头发笔直而飞扬
  我画下这座城市
  画下这座城市的美
  画下你柔弱的身姿

  我画下雨水
  画下伞
  我的凝望
  在雨丝里飞扬
  穿透思念
  穿不透绵延不绝的雨丝

  这是一座雨水构筑的城池
  你的娇美
  在雨丝里柔软起来
  雨丝缠绕着我们
  想离开这座城池已经不大可能


  眼睛的双轨

  眼睛的双轨连接月亮
  通过银河的水蒸汽
  进入你的内心

  一趟超光速列车
  开往灵魂的目的地
  中间没有停靠站
  也没有新的旅客

  你我的距离
  等于舌头与舌头之间的长度
  两列火车
  在嘴唇的隧道里往返
  直到两座城市融化在一起

  在通往天涯的路上
  水晶营造的天空
  云雾与阳光交媾
  彩墨把海角涂抹成弯曲美景
  在七彩的轨道上
  眼睛与眼睛
  再一次相遇在灵魂的故乡


  花朵与春天的距离

  绿叶与树枝的距离有多远
  词语与嘴唇的距离就有多远
  月亮与夜晚的距离有多远
  睡眠与梦境的距离就有多远

  步履踩下时叩击地表
  心跳在见到你时会突然加速
  一场雪落下能丈量出冬天的厚度
  一场雨让整个夏天泡在酸楚的隐痛里

  骨与血的距离
  灵与肉的距离
  舌头与舌头的距离
  一个灵魂与另一个灵魂之间的距离
  高明的计算机也无法计算出

  太阳投射出我的影子
  我与影子的距离近在咫尺
  你的影子投射在我的心底
  我突然想起
  花朵与春天的距离


  灵魂有多重

  灵魂比一万座山还重
  因为翻遍千山万水也找不到另一颗灵魂
  灵魂比金银珠宝重
  因为最多的金银珠宝也买不来我要的那颗灵魂

  土壤很重
  但栖息其上的草木却很轻
  相对于宇宙的重量
  太阳、月亮、星星显得何其轻巧

  肉体很重
  而灵魂却轻得只剩一缕烟

  把所有苦难放在天平上称
  也许我们能知道
  灵魂到底有多重


  凌翼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曾参加过诗刊社第17届“青春诗会”,毕业于鲁迅文学院首届中青年作家高级研讨班。在《十月》杂志做过编辑,曾任《现代小说》杂志主编、《阳光》文学杂志执行主编。出版诗集《凌翼诗选》、《以魂灵的名义》,散文集《故乡手记》,随笔集《擦亮眼睛》,中短篇小说集《白果青,杨梅红》《山顶洞人》等著作,在《钟山》杂志发表过长篇小说《狩猎河山》。多次获《诗刊》等刊征文奖及江西省谷雨文学奖,现在鄱阳湖地区体验生活。
我要评论
作者:邢晓松 时间:2019-07-29 13:41:47

  月色

  耗费一生,千嶂之外还是虚空
  请允许我跌坐于此
  允许一个人在灯盏下哭泣
  八百里黑暗月色不够
  我只拢了一点光芒,己无须出发与抵达
  而佛只是从一处佛堂至另一处佛堂
  而香火处处并不曾说出来历

  我们均如香烛走动
  于此到彼,风中站稳了
  清水源头便在手中
  于你是地平线,我为桃花你来照吧
  我孕出露珠亦如菩萨来临
  如此辽阔,我的卑微如萤火虫
  但天空我己划过
  我寂静,但你是惊雷
  闭上山河


  月色之中

  遇见你的时候,高梁刚红
  我不问你稼穑之事
  也不问你天下春秋
  如果可以,我只想知道青春年少
  把暮色关在门外
  或者安然如初,你还是一抹初绿

  咬紧牙关,掌控好一个好名声
  草香便是天空,你陡峭地来临
  亦如你寂寞的身后站着我的爱人
  她还是向上的模样和好心情
  人间深秋,她还是单衣
  眉含黛,不曾托付

  不因衰老才还乡,不放弃远方
  不深陷于疆域,不仅仅流动于翅膀
  不以清寒为小节,不在田垄上念念有辞
  握紧前世,踏马而来
  这月色不来自天空,也不来自人间
  悉数而去,只是一个怀乡的邻居
  抱来一处溪流,我亦听鸟鸣与虫吟


  月下

  于针尖上釆下露珠,我如此模样
  你镰刀上亦有我的寒屑
  有小鸟的脚印
  有闪电遗留下的微甜

  如果相拥,我更愿留下影子
  移至深处,我如香气袅来
  如沁人心脾的春色
  如你三月的眼睛,让我醒着
  你却收回火焰,回到泥土和小巢

  朗朗而来吧,功名如土
  我只含一朵露水
  只跻身于茫茫人间
  拥来护去,我只记住你的眼神
  和内心
  还有你滴下露水的手指


  月光

  春天于月光一样白着,如雪
  如月光下穿红衣的你
  一次次我从心底经过你
  经过流水和鸟鸣
  在月色里环城,在月色里重复来去
  如倾如注,怀抱火焰
  看曙色东来,春天也开来了
  那么多的花打开,那么深的春只有你一人
  我无法修改人生的旅程,但我可以停下脚步
  停下不被修改的内心
  用一场爱来等你
  等一个人来敲月色下的门
  等你笑着为我打开灯,打开下一段人生
  火熖妖娆为花朵,晶莹结晶为月色
  星星把我们做为彼此的礼物,允许我测量白的深度
  允许我脸红,为你写下心跳的句子
  包括不动声色的桃花也是
  一一月色宽广到忧伤,天空辽阔到寂寞
  所有的美好都给我一个温暖的感动
  一个动人心魄的肯定
  我们在月色里的足音,如同黎明
  我光明而整洁的箫声,我高贵而典雅的来临
  倒影我人生的,是你的山水
  我无法遏止的梦境,如影相随
  如朱砂入住你的眉心,而我是一笔丹青
  心如镜,笔笔惊尘


  月色隆重

  由葱茏而弥足于此刻,你不曾流失的
  我亦如铅华在身
  汉字亦如此,拐弯的地方
  大河奔流,月色朗照
  清贫亦或安静,我都喝井水度日

  望你时沧桑如别离,想做你一生的好邻居
  时光如露,一滴一滴
  我如艾草上的虫蚁,藏于心尖
  而闪电清晰可见,高洁于此
  消融的已在山间
  奔来的正在集结
  惟青草不隆,我们都叫不出名字

  用尽寂寞吧,一点也不留
  山河容忍脾气,而我容忍破碎
  容忍爱、温暖、美遗落的灰烬
  如这月色卸下黑暗和空洞
  而光明依还是照过我的手臂
  我如此的好心情,把流水喊到亮处
  暗含高贵

我要评论
作者:31度鲜鱼豆腐 时间:2019-07-29 19:42:43
  寒窗灯十载,逸志在云天。
  脚踏书山路,身登墨海船。
  雏鹰舒展翅,骏马快加鞭。
  食尽千钟粟,明朝做隽贤。
作者:冬季蓝颜 时间:2019-07-30 13:28:10
  好贴
我要评论
作者:姚雅培 时间:2019-07-31 17:51:54

  雨水开始朦胧,它从
  隐秘的地方溢出,起初就像我的生活
  一小点,一小点
  沾上你的衣服,这活生生的
  小饰物,它爱着我
  它不见我的表白,愈来愈大
  想用它的大嗓门提醒我
  宝贝,我听见了
  你的下降速度砸出了春天的血,砸在
  衣架上漾开了玉兰,砸在树枝上
  一朵桃花,砸在青苗上一行
  油菜花,砸在我的心上
  一首破碎的诗歌,砸
  砸出一支枯萎的玫瑰,砸出我十指间
  中年的老茧,砸烂
  砸烂这雪白的伪装者
  砸开不肯离去的残风
  砸碎藏匿起来
  的碎片
我要评论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