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重读《杂阿含经》——用《杂阿含经》解答几个佛法问题(转载)

楼主:红色角落2019 时间:2020-08-13 11:56:08 点击:2101 回复:237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上页 1 2 下页  到页 
  声明:原帖题目为:重读《杂阿含经》。副标题是我加上去的,如果因此遮蔽了原帖的某些想法,都是我水平不够造成的,与原作者无关。

  原帖摘自于“水木社区”。我全文转发,不做改动。

  这是我在学习“十二缘起”理论的时候,遇到瓶颈,上网搜索资料时无意中发现的,感觉挺好。说不清楚作者是谁(发帖者未见得是作者),从内容上看,像是一位学佛人的读经笔记,有关于重点的强调,有对必要逻辑关系的加强,也有对目前流行说法的反思和判断……

  原帖的基本体例是:每个部分都有小标题,小标题是对下面引用经文的提炼。最后是作者的思考和强调。

  全贴分为60余个小标题,共约近14万字。其中85%以上是经文的内容,作者的笔记部分很少,有的只是一句话,当然,也有比较长的。

  需要提醒的是:文中有对现行佛法理论的不同见解,介意者慎入!!!

  受本人能力、水平所限,不能证明文中观点是否正确。仅仅是我喜欢看而已。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32次 发图:2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红色角落2019 时间:2020-08-13 11:58:04
  (原帖序言,转者注)

  重读《杂阿含经》

  信站: 水木社区 (Mon Jan 23 10:34:09 2017), 站内
    
  创版版主 baling 曾于2013年初在本版读《杂阿含》,本人受益匪浅,在此向baling致谢!
    
  此经自求那跋陀罗译出以来,千百年来,几被封存,鲜有问津;又流通数十年后,即佚失两卷,后人以阿育王传混编其中,然阅藏者众,而知之者寡,著论疏者罕有闻。
  盖其被称为小乘经典,经文繁杂,又经名错译为杂阿含(应为相应阿含),而不为世人重视。
  学佛经年,多遇瓶颈,止住不前,为何?无百日筑基而欲建高楼者,无有是处也!
  四阿含中以《杂阿含》为根本说,圣教之理,皆涵其内,欲精研佛法者,当以此门入。
    
  末学不才,愿重读《杂阿含》,选读而非通读,或一日多篇,或多日一篇,
  若人于此有所获益,此皆三宝之功;若有误导学人,此皆末学之过。
    
  愿佛法久住世间!
  愿佛法久住世间!
  愿佛法久住世间!
楼主红色角落2019 时间:2020-08-13 12:00:05
  1 佛陀为何出现于世间?
    
  《杂阿含》第760经
  ========================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
  尔时世尊告诸比丘:“世有三法,不可喜、不可爱、不可念。何等为三?谓老、病、死,此三法不可喜、不可爱、不可念。世间若无此三法不可喜、不可爱、不可念者,无有如来、应、等正觉出于世间,世间亦不知有如来说法,教诫教授。以世间有此三法不可喜、不可爱、不可念故,如来、应、等正觉出于世间,世间知有如来说法,教诫教授。”
  诸比丘白佛:“有道有迹,断此三法不可喜、不可爱、不可念者不?”
  佛告比丘:“有道有迹,修习多修习,断此三法不可喜、不可爱、不可念。何等为道,何等为迹,修习多修习,断此三法不可喜、不可爱、不可念?谓八圣道,正见、正志、正语、正业、正命、正方便、正念、正定。”
  佛说此经已,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
  解读:因世间有老、病、死三法,佛陀出现于世间,教导众生解脱生死之道,即八正道。
    
    
  《杂阿含》第346经
  ========================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王舍城迦兰陀竹园。
  尔时世尊告诸比丘:“有三法,世间所不爱、不念、不可意。何等为三?谓老、病、死。世间若无此三法不可爱、不可念、不可意者,如来、应、等正觉不出于世间,世间亦不知有如来、应、等正觉知见,说正法律。以世间有老、病、死三法不可爱、不可念、不可意故,是故如来、应、等正觉出于世间,世间知有如来、应、等正觉所知所见,说正法律。
  “以三法不断故,不堪能离老、病、死。何等为三?谓贪、恚、痴。复有三法不断故,不堪能离贪、恚、痴。何等为三?谓身见、戒取、疑。复有三法不断故,不堪能离身见、戒取、疑。何等为三?谓不正思惟、习近邪道及懈怠心。复有三法不断故,不堪能离不正思惟、习近邪道及懈怠心。何等为三?谓失念、不正知、乱心。复有三法不断故,不堪能离失念、不正知、乱心。何等为三?谓掉、不律仪、不学戒。复有三法不断故,不堪能离掉、不律仪、不学戒。何等为三?谓不信、难教、懈怠。复有三法不断故,不堪能离不信、难教、懒堕。何等为三?谓不欲见圣、不欲闻法、常求人短。复有三法不断故,不堪能离不欲见圣、不欲闻法、常求人短。何等为三?谓不恭敬、戾语、习恶知识。复有三法不断故,不堪能离不恭敬、戾语、习恶知识。何等为三?谓无惭、无愧、放逸,此三法不断故,不堪能离不恭敬、戾语、习恶知识。所以者何?以无惭、无愧故放逸;放逸故不恭敬;不恭敬故习恶知识;习恶知识故,不欲见圣、不欲闻法、常求人短;求人短故,不信、难教、懒堕;懒堕故,掉、不律仪、不学戒;不学戒故,失念、不正知、乱心;乱心故,不正思惟、习近邪道、懈怠心;懈怠心故,身见、戒取、疑;疑故不离贪、恚、痴;不离贪、恚、痴故,不堪能离老、病、死。
  “断三法故,堪能离老、病、死。云何三?谓贪、恚、痴,此三法断已,堪能离老、病、死。复三法断故,堪能离贪、恚、痴。云何三?谓身见、戒取、疑,此三法断故,堪能离贪、恚、痴。复三法断故,堪能离身见、戒取、疑。云何为三?谓不正思惟、习近邪道、起懈怠心,此三法断故,堪能离身见、戒取、疑。复三法断故,堪能离不正思惟、习近邪道及懈怠心。云何为三?谓失念心、不正知、乱心,此三法断故,堪能离不正思惟、习近邪道及心懈怠。复三法断故,堪能离失念心、不正知、乱心。何等为三?谓掉、不律仪、犯戒,此三法断故,堪能离失念心、不正知、乱心。复有三法断故,堪能离掉、不律仪、犯戒。云何三?谓不信、难教、懒堕,此三法断故,堪能离掉、不律仪、犯戒。复有三法断故,堪能离不信、难教、懒堕。云何为三?谓不欲见圣、不乐闻法、好求人短,此三法断故,堪能离不信、难教、懒堕。复三法断故,堪能离不欲见圣、不欲闻法、好求人短。云何为三?谓不恭敬、戾语、习恶知识,此三法断故,离不欲见圣、不欲闻法、好求人短。复有三法断故,堪能离不恭敬、戾语、习恶知识。云何三?谓无惭、无愧、放逸。所以者何?以惭愧故不放逸;不放逸故,恭敬、顺语、为善知识;为善知识故,乐见贤圣、乐闻正法、不求人短;不求人短故,生信、顺语、精进;精进故,不掉、住律仪、学戒;学戒故,不失念、正知、住不乱心;不乱心故,正思惟、习近正道、心不懈怠;心不懈怠故,不著身见、不著戒取、度疑惑;不疑故,不起贪、恚、痴;离贪、恚、痴故,堪能断老、病、死。”
  佛说此经已,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
  解读:因世间有老、病、死三法,佛陀出现于世间,说正法律,若离贪、嗔、痴,则断老、病、死。
    
    
  《杂阿含》第1240经
  ========================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
  时波斯匿王独静思惟,作是念:“此有三法,一切世间所不爱念。何等为三?谓老、病、死。如是三法,一切世间所不爱念。若无此三法,世间所不爱者,诸佛世尊不出于世,世间亦不知有诸佛如来所觉知法,为人广说。以有此三法,世间所不爱念,谓老、病、死故,诸佛如来出兴于世,世间知有诸佛如来所觉知法,广宣说者。”波斯匿王作是念已,来诣佛所,稽首佛足,退坐一面,以其所念,广白世尊。
  佛告波斯匿王:“如是大王,如是大王。此有三法,世间所不爱念,谓老、病、死。乃至世间知有如来所觉知法,为人广说。”
  尔时世尊复说偈言:
  “王所乘宝车,终归有朽坏,
  此身亦复然,迁移会归老。
  唯如来正法,无有衰老相,
  禀斯正法者,永到安隐处。
  恒凡鄙衰老,丑弊恶形类,
  衰老来践蹈,迷魅愚夫心。
  若人寿百岁,常虑死随至,
  老病竞追逐,伺便辄加害。”
  佛说此经已,波斯匿王闻佛所说,欢喜随喜,作礼而去。
  ========================
  解读:以世间有老、病、死三法,世间知有如来所觉知法,为人广说。
楼主红色角落2019 时间:2020-08-13 12:01:32
  2 佛陀在菩提树下悟到了什么?
    
  《杂阿含》第287经
  ========================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
  尔时世尊告诸比丘:“我忆宿命,未成正觉时,独一静处,专精禅思,作是念:‘何法有故老死有?何法缘故老死有?’即正思惟,生如实无间等:生有故老死有,生缘故老死有。如是有、取、爱、受、触、六入处、名色,何法有故名色有?何法缘故名色有?即正思惟,如实无间等生:识有故名色有,识缘故有名色有。我作是思惟时,齐识而还,不能过彼,谓缘识名色,缘名色六入处,缘六入处触,缘触受,缘受爱,缘爱取,缘取有,缘有生,缘生老病死、忧悲恼苦,如是如是纯大苦聚集。
  “我时作是念:‘何法无故则老死无?何法灭故老死灭?’即正思惟,生如实无间等:生无故老死无,生灭故老死灭。如是生、有、取、爱、受、触、六入处、名色、识、行,广说。我复作是思惟:‘何法无故行无?何法灭故行灭?’即正思惟,如实无间等:无明无故行无,无明灭故行灭,行灭故识灭,识灭故名色灭,名色灭故六入处灭,六入处灭故触灭,触灭故受灭,受灭故爱灭,爱灭故取灭,取灭故有灭,有灭故生灭,生灭故老病死、忧悲恼苦灭,如是如是纯大苦聚灭。
  “我时作是念:我得古仙人道、古仙人径、古仙人道迹,古仙人从此迹去,我今随去。譬如有人游于旷野,披荒觅路,忽遇故道,古人行处,彼则随行,渐渐前进,见故城邑,故王宫殿,园观浴池,林木清净。彼作是念:‘我今当往白王令知。’即往白王:‘大王当知,我游旷野,披荒求路,忽见故道古人行处,我即随行。我随行已,见故城邑,故王宫殿,园观浴池,林流清净。大王可往居止其中。’王即往彼,止住其中,丰乐安隐,人民炽盛。今我如是,得古仙人道、古仙人径、古仙人迹,古仙人去处,我得随去,谓八圣道,正见、正志、正语、正业、正命、正方便、正念、正定。
  “我从彼道见老病死、老病死集、老病死灭、老病死灭道迹;见生、有、取、爱、受、触、六入处、名色、识、行、行集、行灭、行灭道迹。我于此法自知自觉,成等正觉,为比丘、比丘尼、优婆塞、优婆夷,及余外道沙门、婆罗门,在家、出家,彼诸四众闻法正向、信乐、知法善、梵行增广,多所饶益,开示显发。”
  佛说此经已,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
  解读:佛陀于菩提树下证悟缘起法,即观十二因缘集灭法而成就等正觉,为诸众生开示显发。
  为何佛陀自悟十二因缘而不被称为辟支佛?
    
    
  《杂阿含》第285经
  ========================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
  尔时世尊告诸比丘:“我忆宿命,未成正觉时,独一静处,专精禅思,生如是念:‘世间难入,所谓若生、若老、若病、若死、若迁、若受生。然诸众生,生、老、病、死,上及所依,不如实知。’我作是念:‘何法有故生有?何法缘故生有?’即正思惟,起无间等知:有有故生有,有缘故生有。复思惟:‘何法有故有有?何法缘故有有?’即正思惟,如实无间等起知:取有故有有,取缘故有有。又作是念:‘取复何法有故取有?何法缘故取有?’即正思惟,如实无间等起知:取法味著、顾念、心缚,爱欲增长,彼爱有故取有,爱故缘取,取缘有,有缘生,生缘老病死、忧悲恼苦,如是如是纯大苦聚集。诸比丘,于意云何?譬如缘膏油及炷,灯明得烧。数增油、炷,彼灯明得久住不?”
  答言:“如是,世尊。”
  “如是诸比丘,于色取味著、顾念、爱缚,增长爱缘故取,取缘有,有缘生,生缘老病死、忧悲恼苦,如是如是纯大苦聚集。我时复作是念:‘何法无故无此老病死?何法灭故老病死灭?’即正思惟,起如实无间等:无生则无老病死,生灭故则老病死灭。复作是念:‘何法无故无生?何法灭故生灭?’即正思惟,起如实无间等:有无故生无,有灭故生灭。又复思惟:‘何法无故有无?何法灭故有灭?’即正思惟,生如实无间等观:取无故有无,取灭故有灭。又作是念:‘何法无故取无?何法灭故取灭?’即正思惟,生如实无间等观:所取法无常、生灭、离欲、灭尽、舍离,心不顾念,心不缚著,爱则灭;彼爱灭故取灭,取灭故有灭,有灭故生灭,生灭故老病死、忧悲恼苦灭,如是如是纯大苦聚灭。诸比丘,于意云何?譬如油、炷燃灯,若不增油、治炷,非彼灯明未来不生、尽、磨灭耶?”
  比丘白佛言:“如是,世尊。”
  “如是诸比丘,于所取法,观察无常、生灭、离欲、灭尽、舍离,心不顾念,心不缚著,爱则灭,爱灭则取灭,乃至纯大苦聚灭。”
  佛说此经已,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
  解读:以十二因缘修行,在于“于所取法,观察无常、生灭、离欲、灭尽、舍离,心不顾念,心不缚著,爱则灭,爱灭则取灭,乃至纯大苦聚灭。”
    
    
  《杂阿含》第286经
  ========================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
  尔时世尊告诸比丘:“我忆宿命,未成正觉时,独一静处,专精禅思。”如上广说,差别者:“譬如载樵十束、二十束、三十束、四十束、五十束、百束、千束、百千束,积聚烧燃,作大火聚。若复有人增其干草樵薪,诸比丘,于意云何?此火相续,长夜炽燃不?”
  比丘白佛言:“如是,世尊。”
  “如是诸比丘,于所取法,味著、顾念、心缚著,增其爱缘取,取缘有,乃至纯大苦聚集。诸比丘,若彼火聚炽燃,不增樵草。诸比丘,于意云何,彼火当灭不?”
  答言:“如是,世尊。”
  “如是诸比丘,于所取法,观察无常、生灭、离欲、灭尽、舍离,心不顾念、缚著,爱则灭,爱灭则取灭,如是广说,乃至纯大苦聚灭。”
  佛说此经已,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
  解读:增薪即爱取,不增樵则火灭,断爱取,则纯大苦聚灭。
楼主红色角落2019 时间:2020-08-13 12:03:04
  3 佛陀初-转-法-论说的什么法?
    
  《杂阿含》第379经
  ========================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波罗奈国鹿野苑中仙人住处。
  尔时世尊告五比丘:“此苦圣谛,本所未曾闻法,当正思惟,时生眼、智、明、觉。此苦集、此苦灭、此苦灭道迹圣谛,本所未曾闻法,当正思惟,时生眼、智、明、觉。
  “复次苦圣谛,智当复知,本所未闻法,当正思惟,时生眼、智、明、觉。苦集圣谛,已知当断,本所未曾闻法,当正思惟,时生眼、智、明、觉。复次苦集灭,此苦灭圣谛,已知当作证,本所未闻法,当正思惟,时生眼、智、明、觉。复次此苦灭道迹圣谛,已知当修,本所未曾闻法,当正思惟,时生眼、智、明、觉。
  “复次比丘,此苦圣谛,已知知已出,所未闻法,当正思惟,时生眼、智、明、觉。复次此苦集圣谛,已知已断出,所未闻法,当正思惟,时生眼、智、明、觉。复次苦灭圣谛,已知已作证出,所未闻法,当正思惟,时生眼、智、明、觉。复次苦灭道迹圣谛,已知已修出,所未曾闻法,当正思惟,时生眼、智、明、觉。
  “诸比丘,我于此四圣谛三转十二行,不生眼、智、明、觉者,我终不得于诸天、魔、梵、沙门、婆罗门闻法众中,为解脱、为出、为离,亦不自证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我已于四圣谛三转十二行,生眼、智、明、觉,故于诸天、魔、梵、沙门、婆罗门闻法众中,得出、得脱,自证得成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尔时世尊说是法时,时尊者憍陈如,及八万诸天,远尘离垢,得法眼净。
  尔时世尊告尊者憍陈如:“知法未?”
  憍陈如白佛:“已知,世尊。”
  复告尊者憍陈如:“知法未?”
  拘邻白佛:“已知,善逝。”
  尊者拘邻已知法故,是故名阿若拘邻。尊者阿若拘邻知法已,地神举声唱言:“诸仁者!世尊于波罗奈国仙人住处鹿野苑中,三转十二行法-轮,诸沙门、婆罗门、诸天、魔、梵所未曾转,多所饶益,多所安乐,哀愍世间,以义饶益,利安天人,增益诸天众,减损阿修罗众!”
  地神唱已,闻虚空神天、四天王天、三十三天、焰摩天、兜率陀天、化乐天、他化自在天,展转传唱,须臾之间,闻于梵身天,梵天乘声唱言:“诸仁者!世尊于波罗奈国仙人住处鹿野苑中,三转十二行法-轮,诸沙门、婆罗门、诸天、魔、梵及世间闻法未所曾转,多所饶益,多所安乐,以义饶益诸天世人,增益诸天众,减损阿修罗众!”
  世尊于波罗奈国仙人住处鹿野苑中转-法-轮,是故此经名《转-法-轮-经》。
  佛说此经已,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
    
  解读:佛陀于鹿野苑为五比丘说四圣谛之三转、十二行法。尊者憍陈如生远尘离垢之法眼:“有集法者,悉皆有此灭法。”
  本经讲“我已于四圣谛三转十二行,生眼、智、明、觉,故于诸天、魔、梵、沙门、婆罗门闻法众中,得出、得脱,自证得成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佛陀以四圣谛成就而证得无上正等正觉,阿罗汉以四圣谛成就,辟支佛亦以四圣谛成就,见《杂阿含》第393经:【若一切漏尽,无漏心解脱、慧解脱,见法自知作证:我生已尽,梵行已立,所作已作,自知不受后有。彼一切悉知四圣谛。何等为四?谓知苦圣谛、知苦集圣谛、知苦灭圣谛、知苦灭道迹圣谛。如是知,如是见、如是无间等,亦如是说。
  若得辟支佛道证,彼一切知四圣谛故。何等为四?谓知苦圣谛、知苦集圣谛、知苦灭圣谛、知苦灭道迹圣谛。如是知,如是见、如是无间等,亦如是说。
  若得无上等正觉,彼一切知四圣谛故。何等为四?谓知苦圣谛、知苦集圣谛、知苦灭圣谛、知苦灭道迹圣谛。如是知,如是见、如是无间等,亦如是说。】
    
  四圣谛是什么?四圣谛是发现问题(苦),寻找问题发生的原因(集),实现问题的消除(灭),以及消除问题的起因(道)。
  这是世出世间解决问题的方法论,四圣谛三转十二行即初转见法,二转修道,三转证道解脱。
  修行在于灭苦,而要做的是灭苦生起的因缘,苦随因缘生而生,必随因缘灭而灭!
    
  在本经中,四圣谛为
  苦:现前为缘生五蕴,缘生则无常,有生则有老病死
  集:以五蕴为我、我所、相在故,贪爱五蕴,五蕴若有变异,则生苦
  灭:断除无明贪爱,得现法解脱,当前仍为五蕴生,然不以五蕴为我我所故,于老病死不生苦,此生命尽,不受后有
  道:八正道即正见、正思维、正语、正业、正命、正精进、正念、正定,依八正道修习离贪断爱,满足七觉支
楼主红色角落2019 时间:2020-08-13 12:04:41
  4 佛陀是大医王,以四圣谛疗众生病
    
  《杂阿含》第389经
  ========================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波罗奈国仙人住处鹿野苑中。
  尔时世尊告诸比丘:“有四法成就,名曰大医王者,所应王之具、王之分。何等为四?一者善知病,二者善知病源,三者善知病对治,四者善知治病已,当来更不动发。云何名良医善知病?谓良医善知如是如是种种病,是名良医善知病。云何良医善知病源?谓良医善知此病因风起、痰癊起、涎唾起、众冷起、因现事起、时节起,是名良医善知病源。云何良医善知病对治?谓良医善知种种病,应涂药、应吐、应下、应灌鼻、应熏、应取汗,如是比种种对治,是名良医善知对治。云何良医善知治病已,于未来世永不动发?谓良医善治种种病,令究竟除,于未来世永不复起,是名良医善知治病,更不动发。
  “如来、应、等正觉为大医王,成就四德,疗众生病,亦复如是。云何为四?谓如来知此是苦圣谛如实知,此是苦集圣谛如实知,此是苦灭圣谛如实知,此是苦灭道迹圣谛如实知。诸比丘,彼世间良医,于生根本对治不如实知,老病死、忧悲恼苦根本对治不如实知。如来、应、等正觉为大医王,于生根本知对治如实知,于老病死、忧悲恼苦根本对治如实知,是故如来、应、等正觉名大医王。”
  佛说此经已,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
    
  《杂阿含》第1220经
  ========================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波罗奈国仙人住处鹿野苑中。
  尔时世尊为比丘众说四圣谛相应法,谓此苦圣谛、此苦集圣谛、此苦灭圣谛、此苦灭道迹圣谛。
  时尊者婆耆舍在会中,作是念:“我今当于世尊面前,赞叹《拔箭之譬》。”如是念已,即从座起,整衣服,合掌白佛言:“唯然世尊,欲有所说!唯然善逝,欲有所说!”
  佛告婆耆舍:“随所乐说。”
  时尊者婆耆舍即说偈言:
  “我今敬礼佛,哀愍诸众生,
  第一拔利箭,善解治众病。
  迦露医投药,波睺罗治药,
  及彼瞻婆耆,耆婆医疗病,
  或有病小瘥,名为善治病,
  后时病还发,抱病遂至死。
  正觉大医王,善投众生药,
  究竟除众苦,不复受诸有。
  乃至百千种,那由他病数,
  佛悉为疗治,究竟于苦边。
  诸医来会者,我今悉告汝,
  得甘露法药,随所乐而服。
  第一拔利箭,善觉知众病,
  治中之最上,故稽首瞿昙!”
  尊者婆耆舍说是语时,诸比丘闻其所说,皆大欢喜。
  ========================
    
  解读:佛陀为大医王,以四圣谛疗众生病,即苦圣谛(苦)、苦集圣谛(集)、苦灭圣谛(灭)、苦灭道迹圣谛(道)。
    
  佛陀是指引众生的导师,佛陀是疗众生病的医生,最重要的是,佛陀是觉悟的人!
  我经常怀念本师释迦佛陀,怀念佛陀住世教化的场景:他会帮弟子缝衣服,他会呵斥犯错弟子,他会每日托钵,他会在听闻阿难讲精进时强忍背痛坐起,他会在灭度前还在行脚,并为最后一个弟子开示法义,他也会有老病死。
  然而佛陀涅盘了,两千年来,佛陀的教法还留存在世间,愿意接受它的人会去学习和实践它,无论这样的人有多少!
楼主红色角落2019 时间:2020-08-13 12:05:40
  5 什么是佛陀定说之法?
    
    
  《杂阿含》第404经
  ========================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摩竭国人间游行。王舍城、波罗利弗,是中间竹林聚落,大王于中作福德舍。尔时世尊与诸大众于中止宿。
  尔时世尊告诸比丘:“汝等当行,共至申恕林。”
  尔时世尊与诸大众到申恕林,坐树下。
  尔时世尊手把树叶,告诸比丘:“此手中叶为多耶?大林树叶为多?”
  比丘白佛:“世尊手中树叶甚少,彼大林中树叶无量,百千亿万倍,乃至算数譬类不可为比。”
  “如是诸比丘,我成等正觉,自所见法,为人定说者,如手中树叶。所以者何?彼法义饶益,法饶益,梵行饶益,明慧正觉,向于涅槃。如大林树叶,如我成等正觉,自知正法,所不说者,亦复如是。所以者何?彼法非义饶益,非法饶益,非梵行饶益,明慧正觉,正向涅槃故。是故诸比丘,于四圣谛未无间等者,当勤方便,起增上欲,学无间等。”
  佛说此经已,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
  解读:佛陀定说之法是四圣谛,此法饶益众生,向于涅槃。
    
    
    
  《杂阿含》第433经
  ========================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王舍城迦兰陀竹园。
  尔时世尊告诸比丘:“如来、应、等正觉增上说法,谓四圣谛,开示、施设、建立、分别、散说、显现、表露。何等为四?谓苦圣谛、苦集圣谛、苦灭圣谛、苦灭道迹圣谛。是故比丘,于四圣谛未无间等者,当勤方便,起增上欲,学无间等。”
  佛说此经已,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
  解读:佛陀增上说法是四圣谛,即苦圣谛、苦集圣谛、苦灭圣谛、苦灭道迹圣谛。
    
    
  《杂阿含》第403经
  ========================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摩竭国人间游行。于王舍城、波罗利弗,是中间竹林聚落,国王于中造福德舍。尔时世尊与诸大众于中宿止。
  尔时世尊告诸比丘:“我与汝等,于四圣谛无知、无见、无随顺觉、无随顺受者,应当长夜流浪,驱驰生死。何等为四?谓苦圣谛、苦集圣谛、苦灭圣谛、苦灭道迹圣谛。我与汝等,于四圣谛无知、无见、无随顺觉、无随顺受者,应当长夜驱驰生死。
  “以我及汝,于此苦圣谛顺知、顺入,断诸有流,尽诸生死,不受后有。于苦集圣谛、苦灭圣谛、苦灭道迹圣谛顺知、顺入,断诸有流,尽诸生死,不受后有。是故比丘,于四圣谛未无间等者,当勤方便,起增上欲,修无间等。”
  尔时世尊即说偈言:
  “我常与汝等,长夜涉生死,
  不见圣谛故,大苦日增长。
  若见四圣谛,断有大海流,
  生死永已除,不复受后有。”
  佛说此经已,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
  解读:若于四圣谛无知无见,则长夜轮回生死;若于四圣谛顺知顺入,则断生死流,不受后有!
楼主红色角落2019 时间:2020-08-13 12:07:41
  7 如何度越老病死三苦?
    
  《杂阿含》第758经
  ========================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
  尔时世尊告诸比丘:“无母子畏、有母子畏,愚痴无闻凡夫所说,而不能知无母子畏、有母子畏。诸比丘,有三种无母子畏,愚痴无闻凡夫所说。何等为三?诸比丘,有时兵凶乱起,残害国土,随流波迸,子失其母,母失其子,是名第一无母子畏,愚痴无闻凡夫所说。复次比丘,有时大火卒起,焚烧城邑聚落,人民驰走,母子相失,是名第二无母子畏,愚痴无闻凡夫所说。复次比丘,有时山中大雨,洪水流出,漂没聚落,人民驰走,母子相失,是名第三无母子畏,愚痴无闻凡夫所说。
  “然此等畏,是有母子畏,愚痴无闻凡夫说名无母子畏。彼有时兵凶乱起,残害国土,随流波迸,母子相失,或时于彼母子相见,是名第一有母子畏,愚痴无闻凡夫说名无母子畏。复次大火卒起,焚烧城邑聚落,人民驰走,母子相失,或复相见,是名第二有母子畏,愚痴无闻凡夫说名无母子畏。复次山中大雨,洪水流出,漂没聚落,此人驰走,母子相失,或寻相见,是名第三有母子畏,愚痴无闻凡夫说名无母子畏。
  “比丘,有三种无母子畏,是我自觉成三菩提之所记说。何等为三?若比丘,子若老时,无母能语子:‘汝莫老,我当代汝。’其母老时,亦无子语母:‘今莫老,我代之老。’是名第一无母子畏,我自觉成三菩提之所记说。复次比丘,有时子病,母不能语子:‘今莫病,我当代汝。’母病之时,子亦不能语母:‘莫病,我当代母。’是名第二无母子畏,我自觉成三菩提之所记说。复次子若死时,无母能语子:‘今莫死,我今代汝。’母若死时,无子能语母:‘今莫死,我当代母。’是名第三无母子畏,我自觉成三菩提之所记说。”
  诸比丘白佛:“有道有迹,修习多修习,断前三种有母子畏,断后三种无母子畏不?”
  佛告比丘:“有道有迹,断彼三畏。何等为道,何等为迹,修习多修习,断前三种有母子畏,断后三种无母子畏?谓八圣道分,正见、正志、正语、正业、正命、正方便、正念、正定。”
  佛说此经已,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
  解读:修习八正道,可断老病死苦,八正道即四圣谛之苦灭道迹圣谛。另见《杂阿含》第760经。
楼主红色角落2019 时间:2020-08-13 12:08:41
  8 佛陀论因说因是说什么?
    
  《杂阿含》第53经
  ========================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拘萨罗国人间游行,于萨罗聚落村北申恕林中住。
  尔时聚落主大姓婆罗门,闻沙门释种子,于释迦大姓剃除须发,着袈裟衣,正信非家,出家学道,成无上等正觉,于此拘萨罗国人间游行,到此萨罗聚落村北申恕林中住。又彼沙门瞿昙,如是色貌、名称、真实功德,天人赞叹,闻于八方,为如来、应、等正觉、明行足、善逝、世间解、无上士、调御丈夫、天人师、佛、世尊,于诸世间诸天、魔、梵、沙门、婆罗门中,大智能自证知:我生已尽,梵行已立,所作已作,自知不受后有。为世说法,初、中、后善,善义善味,纯一满净,梵行清白,演说妙法。“善哉应见!善哉应往!善应敬事!”作是念已,即便严驾,多将翼从,执持金瓶、金杖、伞盖,往诣佛所,恭敬奉事。到于林口,下车步进,至世尊所,问讯安否,却坐一面,白世尊曰:“沙门瞿昙,何论何说?”
  佛告婆罗门:“我论因、说因。”
  又白佛言:“云何论因?云何说因?”
  佛告婆罗门:“有因有缘集世间,有因有缘世间集。有因有缘灭世间,有因有缘世间灭。”
  婆罗门白佛言:“世尊,云何为有因有缘集世间,有因有缘世间集?”
  佛告婆罗门:“愚痴无闻凡夫,色集、色灭、色味、色患、色离,不如实知。不如实知故,爱乐于色,赞叹于色,染著心住。彼于色爱乐故取,取缘有,有缘生,生缘老死、忧悲恼苦,是则大苦聚集。受、想、行、识,亦复如是。婆罗门,是名有因有缘集世间,有因有缘世间集。”
  婆罗门白佛言:“云何为有因有缘灭世间,有因有缘世间灭?”
  佛告婆罗门:“多闻圣弟子,于色集、色灭、色味、色患、色离如实知;如实知已,于彼色不爱乐、不赞叹、不染著、不留住;不爱乐、不留住故,色爱则灭,爱灭则取灭,取灭则有灭,有灭则生灭,生灭则老死、忧悲恼苦灭。受、想、行、识,亦复如是。婆罗门,是名有因有缘灭世间,是名有因有缘世间灭。婆罗门,是名论因,是名说因。”
  婆罗门白佛言:“瞿昙!如是论因,如是说因。世间多事,今请辞还。”
  佛告婆罗门:“宜知是时。”
  佛说此经已,诸婆罗门闻佛所说,欢喜随喜,礼足而去。
  ========================
  解读:因缘法的集灭法:有因有缘集世间,有因有缘世间集,有因有缘灭世间,有因有缘世间灭。五阴即世间,苦由贪爱五阴起,离贪断爱为出苦之道。
楼主红色角落2019 时间:2020-08-13 12:09:39
  9 什么是缘起法法说和义说?
    
  《杂阿含》第298经
  ========================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拘留搜调牛聚落。
  尔时世尊告诸比丘:“我今当说缘起法,法说、义说。谛听善思,当为汝说。
  “云何缘起法法说?谓此有故彼有,此起故彼起,谓缘无明行,乃至纯大苦聚集,是名缘起法法说。
  “云何义说?谓缘无明行者,彼云何无明?若不知前际、不知后际、不知前后际,不知于内、不知于外、不知内外,不知业、不知报、不知业报,不知佛、不知法、不知僧,不知苦、不知集、不知灭、不知道,不知因、不知因所起法,不知善、不善,有罪、无罪,习、不习,若劣、若胜,染污、清净,分别缘起,皆悉不知。于六触入处不如实觉知,于彼彼不知、不见、无无间等、痴暗、无明、大冥,是名无明。
  “缘无明行者,云何为行?行有三种,身行、口行、意行。
  “缘行识者,云何为识?谓六识身,眼识身、耳识身、鼻识身、舌识身、身识身、意识身。
  “缘识名色者,云何名?谓四无色阴,受阴、想阴、行阴、识阴。云何色?谓四大、四大所造色,是名为色。此色及前所说名,是为名色。
  “缘名色六入处者,云何为六入处?谓六内入处,眼入处、耳入处、鼻入处、舌入处、身入处、意入处。
  “缘六入处触者,云何为触?谓六触身,眼触身、耳触身、鼻触身、舌触身、身触身、意触身。
  “缘触受者,云何为受?谓三受,苦受、乐受、不苦不乐受。
  “缘受爱者,彼云何为爱?谓三爱,欲爱、色爱、无色爱。
  “缘爱取者,云何为取?四取,欲取、见取、戒取、我取。
  “缘取有者,云何为有?三有,欲有、色有、无色有。
  “缘有生者,云何为生?若彼彼众生,彼彼身种类生,超越和合出生,得阴、得界、得入处、得命根,是名为生。
  “缘生老死者,云何为老?若发白露顶,皮缓根熟,支弱背偻,垂头呻吟,短气前输,柱杖而行,身体黧黑,四体斑驳,暗钝垂熟,造行艰难羸劣,是名为老。云何为死?彼彼众生,彼彼种类没、迁移、身坏、寿尽、火离、命灭,舍阴时到,是名为死。此死及前说老,是名老死。是名缘起义说。”
  佛说此经已,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
  解读:缘起法法说即此有故彼有,此起故彼起,广说为十二因缘法;缘起法义说则详细说明十二因缘的各支。
楼主红色角落2019 时间:2020-08-13 12:10:33
  10 什么是因缘法和缘生法?
    
  《杂阿含》第296经
  ========================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王舍城迦兰陀竹园。
  尔时世尊告诸比丘:“我今当说因缘法及缘生法。云何为因缘法?谓此有故彼有,谓缘无明行,缘行识,乃至如是如是纯大苦聚集。云何缘生法?谓无明、行。若佛出世,若未出世,此法常住,法住法界,彼如来自所觉知,成等正觉,为人演说,开示显发,谓缘无明有行,乃至缘生有老死。若佛出世,若未出世,此法常住,法住法界,彼如来自觉知,成等正觉,为人演说,开示显发,谓缘生故,有老病死、忧悲恼苦。此等诸法,法住、法空、法如、法尔,法不离如,法不异如,审谛、真实、不颠倒。如是随顺缘起,是名缘生法,谓无明、行、识、名色、六入处、触、受、爱、取、有、生、老病死忧悲恼苦,是名缘生法。
  “多闻圣弟子于此因缘法、缘生法,正智善见。不求前际,言我过去世若有、若无?我过去世何等类?我过去世何如?不求后际,我于当来世为有、为无?云何类?何如?内不犹豫,此是何等?云何有此?为前谁终?当云何之?此众生从何来?于此没当何之?若沙门、婆罗门起凡俗见所系,谓说我见所系、说众生见所系、说寿命见所系、忌讳吉庆见所系,尔时悉断、悉知,断其根本,如截多罗树头,于未来世成不生法。是名多闻圣弟子,于因缘法、缘生法,如实正知,善见、善觉、善修、善入。”
  佛说此经已,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
  解读:因缘法是正觉之本,也是佛法的核心。因缘法即缘起法法说,即十二因缘法;缘生法则为由因缘而生的十二支。若于因缘法和缘生法正知善见,则断我见、众生见、寿命见、忌讳吉庆见。
楼主红色角落2019 时间:2020-08-14 09:16:21
  11 云何见而得见法?
    
  《杂阿含》第306经
  ========================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
  时有异比丘,独一静处,专精思惟,作是念:“比丘云何知、云何见,而得见法?”作是思惟已,从禅起,往诣佛所,稽首礼足,退坐一面,白佛言:“世尊,我独一静处,专精思惟,作是念:比丘云何知、云何见,而得见法?”
  尔时世尊告彼比丘:“谛听善思,当为汝说。有二法,何等为二?眼、色为二。如是广说,乃至非其境界故。所以者何?眼、色缘生眼识,三事和合触,触俱生受、想、思。此四无色阴、眼色,此等法名为人。于斯等法,作人想、众生、那罗、摩[少/兔]阇、摩那婆、士夫、福伽罗、耆婆、禅头。又如是说:‘我眼见色,我耳闻声,我鼻嗅香,我舌尝味,我身觉触,我意识法。’彼施设又如是言说:‘是尊者如是名,如是生,如是姓,如是食,如是受苦乐,如是长寿,如是久住,如是寿分齐。’比丘,是则为想,是则为志,是则言说。此诸法皆悉无常、有为、思愿缘生。若无常、有为、思愿缘生者,彼则是苦。又复彼苦生,亦苦住,亦苦灭,亦苦数数出生,一切皆苦。若复彼苦无余断,吐、尽、离欲、灭、息、没,余苦更不相续,不出生,是则寂灭,是则胜妙,所谓舍一切有余,一切爱尽、无欲、灭尽、涅槃。
  “耳、鼻、舌、身触缘生身识,三事和合触,触俱生受、想、思。此四是无色阴,身根是色阴,此名为人。如上说,乃至灭尽、涅槃。
  “缘意、法,生意识,三事和合触,触俱生受、想、思。此四无色阴,四大士夫所依,此等法名为人。如上广说,乃至灭尽、涅槃。若有于此诸法,心随入住,解脱不退转,于彼所起系著无有我。比丘,如是知、如是见,则为见法。”
  佛说此经已,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
  解读:见法即见五蕴集灭法。缘眼色生眼识,三事和合触,触俱生受、想、思(行),于眼入处,有五蕴因缘生,此四无色阴(受、想、行、识)、色阴(眼、色),此等法名为人。五蕴为无常、有为、缘生之法,此则是苦,若苦无余断,余苦不相续,是则寂灭涅盘。耳、鼻、舌、身、意,亦如是说。
    
    
  《杂阿含》第273经
  ========================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
  时有异比丘独静思惟:“云何为我?我何所为?何等是我?我何所住?”从禅觉已,往诣佛所,稽首礼足,退住一面,白佛言:“世尊,我独一静处,作是思惟:云何为我?我何所为?何法是我?我于何住?”
  佛告比丘:“今当为汝说于二法,谛听善思。云何为二?眼、色为二,耳、声,鼻、香,舌、味,身、触,意、法为二,是名二法。比丘,若有说言:‘沙门瞿昙所说二法,此非为二。我今舍此,更立二法。’彼但有言数,问已不知,增其疑惑,以非境界故。所以者何?缘眼、色,生眼识。比丘,彼眼者,是肉形、是内、是因缘、是坚、是受,是名眼肉形内地界。比丘,若眼肉形、若内、若因缘、津泽、是受,是名眼肉形内水界。比丘,若彼眼肉形、若内、若因缘、明暖、是受,是名眼肉形内火界。比丘,若彼眼肉形、若内、若因缘、轻飘动摇、是受,是名眼肉形内风界。比丘,譬如两手和合,相对作声。如是缘眼、色,生眼识,三事和合触,触俱生受、想、思,此等诸法非我、非常,是无常之我,非恒、非安隐、变易之我。所以者何?比丘,谓生、老、死、没、受生之法。比丘,诸行如幻、如焰,刹那时顷尽朽,不实来实去。是故比丘,于空诸行当知、当喜、当念,空诸行常、恒、住、不变易法空、无我、我所。譬如明目士夫,手执明灯,入于空室,彼空室观察。如是比丘,于一切空行,心观察欢喜,于空法行常、恒、住、不变易法,空我、我所。如眼、耳、鼻、舌、身、意法因缘生意识,三事和合触,触俱生受、想、思,此诸法无我、无常,乃至空我、我所。比丘,于意云何?眼是常,为非常耶?”
  答言:“非常,世尊。”
  复问:“若无常者,是苦耶?”
  答言:“是苦,世尊。”
  复问:“若无常、苦,是变易法。多闻圣弟子宁于中见我、异我、相在不?”
  答言:“不也,世尊。”
  “耳、鼻、舌、身、意,亦复如是。如是多闻圣弟子于眼生厌,厌故不乐,不乐故解脱,解脱知见:我生已尽,梵行已立,所作已作,自知不受后有。耳、鼻、舌、身、意,亦复如是。”
  时彼比丘闻世尊说合手声譬经教已,独一静处,专精思惟,不放逸住,乃至自知不受后有,成阿罗汉。
  ========================
  解读:根境为缘生识,三事和合触,缘触受、想、行(思),此诸法缘生故、无常、苦、空、无我。
楼主红色角落2019 时间:2020-08-14 09:16:59
  12 什么是五受阴?
    
  《杂阿含》第41经
  ========================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
  尔时世尊告诸比丘:“有五受阴,色受阴,受、想、行、识受阴。我于此五受阴,五种如实知:色如实知,色集、色味、色患、色离如实知;如是受、想、行、识如实知,识集、识味、识患、识离如实知。
  “云何色如实知?诸所有色,一切四大及四大造色,是名色,如是色如实知。云何色集如实知?于色喜爱,是名色集,如是色集如实知。云何色味如实知?谓色因缘生喜乐,是名色味,如是色味如实知。云何色患如实知?若色无常、苦、变易法,是名色患,如是色患如实知。云何色离如实知?若于色调伏欲贪、断欲贪、越欲贪,是名色离,如是色离如实知。
  “云何受如实知?有六受身,眼触生受,耳、鼻、舌、身、意触生受,是名受,如是受如实知。云何受集如实知?触集是受集,如是受集如实知。云何受味如实知?缘六受生喜乐,是名受味,如是受味如实知。云何受患如实知?若受无常、苦、变易法,是名受患,如是受患如实知。云何受离如实知?于受调伏欲贪、断欲贪、越欲贪,是名受离,如是受离如实知。
  “云何想如实知?谓六想身。云何为六?谓眼触生想,耳、鼻、舌、身、意触生想,是名想,如是想如实知。云何想集如实知?谓触集是想集,如是想集如实知。云何想味如实知?想因缘生喜乐,是名想味,如是想味如实知。云何想患如实知?谓想无常、苦、变易法,是名想患,如是想患如实知。云何想离如实知?若于想调伏欲贪、断欲贪、越欲贪,是名想离,如是想离如实知。
  “云何行如实知?谓六思身,眼触生思,耳、鼻、舌、身、意触生思,是名为行,如是行如实知。云何行集如实知?触集是行集,如是行集如实知。云何行味如实知?谓行因缘生喜乐,是名行味,如是行味如实知。云何行患如实知?若行无常、苦、变易法,是名行患,如是行患如实知。云何行离如实知?若于行调伏欲贪、断欲贪、越欲贪,是名行离,如是行离如实知。
  “云何识如实知?谓六识身,眼识身,耳、鼻、舌、身、意识身,是名为识身,如是识身如实知。云何识集如实知?谓名色集,是名识集,如是识集如实知。云何识味如实知?识因缘生喜乐,是名识味,如是识味如实知。云何识患如实知?若识无常、苦、变易法,是名识患,如是识患如实知。云何识离如实知?谓于识调伏欲贪、断欲贪、越欲贪,是名识离,如是识离如实知。
  “比丘,若沙门、婆罗门,于色如是知、如是见;如是知、如是见,离欲向,是名正向,若正向者,我说彼入。受、想、行、识,亦复如是。若沙门、婆罗门,于色如实知、如实见,于色生厌、离欲,不起诸漏,心得解脱;若心得解脱者,则为纯一;纯一者,则梵行立;梵行立者,离他自在,是名苦边。受、想、行、识,亦复如是。”
  佛说此经已,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
  解读:五受阴:色、受、想,行、识受阴,即五取蕴;五受阴集:爱喜集是色集,触集是受集,触集是想集,触集是行集,名色集是名识集;五受阴味:以五受阴因缘生喜乐;五受阴患:五受阴为无常、苦、变易法;五受阴离:于五受阴调伏欲贪,断欲贪,越欲贪。若于五受阴集、味、患、离,如实正见,离贪断爱,不起诸漏,心得解脱。
楼主红色角落2019 时间:2020-08-14 09:17:28
  13 什么是世间?
    
    
  《杂阿含》第230经
  ========================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
  时有比丘名三弥离提,往诣佛所,稽首佛足,退坐一面,白佛言:“世尊,所谓世间者,云何名世间?”
  佛告三弥离提:“谓眼、色、眼识、眼触、眼触因缘生受,内觉若苦、若乐、不苦不乐;耳、鼻、舌、身、意、法、意识、意触、意触因缘生受,内觉若苦、若乐、不苦不乐,是名世间。所以者何?六入处集则触集,如是乃至纯大苦聚集。三弥离提,若无彼眼、无色、无眼识、无眼触、无眼触因缘生受,内觉若苦、若乐、不苦不乐;无耳、鼻、舌、身、意、法、意识、意触、意触因缘生受,内觉若苦、若乐、若不苦不乐者,则无世间,亦不施设世间。所以者何?六入处灭则触灭,如是乃至纯大苦聚灭故。”
  佛说此经已,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如世间,如是众生、如是魔,亦如是说。
    
    
  《杂阿含》第231经
  ========================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
  时有比丘名三弥离提,往诣佛所,稽首佛足,退坐一面,白佛言:“世尊,所谓世间者,云何名世间?”
  佛告三弥离提:“危脆败坏,是名世间。云何危脆败坏?三弥离提,眼是危脆败坏法,若色、眼识、眼触、眼触因缘生受,内觉若苦、若乐、不苦不乐,彼一切亦是危脆败坏。耳、鼻、舌、身、意,亦复如是。是说危脆败坏法,名为世间。”
  佛说此经已,三弥离提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
  解读:于六入处缘生之五阴是世间,世间是因缘法,凡集起者,即无常败坏,必是灭法,是为大苦。
楼主红色角落2019 时间:2020-08-14 09:18:19
  14 什么是空?
    
  《杂阿含》第335经(第一义空经)
  ========================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拘留搜调牛聚落。
  尔时世尊告诸比丘:“我今当为汝等说法,初、中、后善,善义善味,纯一满净,梵行清白,所谓《第一义空经》。谛听善思,当为汝说。云何为《第一义空经》?诸比丘,眼生时无有来处,灭时无有去处。如是眼不实而生,生已尽灭,有业报而无作者,此阴灭已,异阴相续,除俗数法。耳、鼻、舌、身、意,亦如是说,除俗数法。俗数法者,谓此有故彼有,此起故彼起,如无明缘行,行缘识,广说乃至纯大苦聚集起。又复此无故彼无,此灭故彼灭,无明灭故行灭,行灭故识灭,如是广说,乃至纯大苦聚灭。比丘,是名《第一义空法经》。”
  佛说此经已,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
  解读:缘生法生无来处,灭无去处,依缘起而生,依缘灭而灭,缘生故无常(生已尽灭)、苦(有业报)、无我(无作者)。
    
    
    
  《杂阿含》第297经(大空法经)
  ========================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拘留搜调牛聚落。
  尔时世尊告诸比丘:“我当为汝等说法,初、中、后善,善义善味,纯一清净,梵行清白,所谓《大空法经》。谛听善思,当为汝说。云何为《大空法经》?所谓此有故彼有,此起故彼起,谓缘无明行,缘行识,乃至纯大苦聚集。
  “缘生老死者,若有问言:‘彼谁老死?老死属谁?’彼则答言:‘我即老死,今老死属我,老死是我。’所言‘命即是身’,或言‘命异身异’,此则一义,而说有种种。若见言‘命即是身’,彼梵行者所无有。若复见言‘命异身异’,梵行者所无有。于此二边,心所不随,正向中道,贤圣出世,如实、不颠倒、正见,谓缘生老死。
  “如是生、有、取、爱、受、触、六入处、名色、识、行,缘无明故有行。若复问言:‘谁是行?行属谁?’彼则答言:‘行则是我,行是我所。’彼如是‘命即是身’,或言‘命异身异’。彼见命即是身者,梵行者无有。或言命异身异者,梵行者亦无有。离此二边,正向中道,贤圣出世,如实、不颠倒、正见,所谓缘无明行。
  “诸比丘,若无明离欲而生明,彼谁老死,老死属谁者,老死则断、则知,断其根本,如截多罗树头,于未来世成不生法。若比丘无明离欲而生明,彼谁生,生属谁,乃至谁是行,行属谁者,行则断、则知,断其根本,如截多罗树头,于未来世成不生法。若比丘无明离欲而生明,彼无明灭则行灭,乃至纯大苦聚灭。是名《大空法经》。”
  佛说此经已,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
  解读:佛陀说空,即说缘起(此有故彼有,此起故彼起),即说十二因缘(缘无明行,缘行识,乃至纯大苦聚集)。正观缘起,则不见我、我所,无明灭则行灭,乃至纯大苦聚灭。
楼主红色角落2019 时间:2020-08-14 09:18:59
  15 什么是明和无明?
    
  《杂阿含》第251经
  ========================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王舍城迦兰陀竹园。
  尔时尊者舍利弗、尊者摩诃拘絺罗,俱在耆阇崛山中。
  尊者摩诃拘絺罗晡时从禅觉,诣尊者舍利弗所,共相问讯已,退坐一面,语尊者舍利弗:“欲有所问,宁有闲暇见答以不?”
  舍利弗言:“随仁所问,知者当答。”
  尊者摩诃拘絺罗问尊者舍利弗言:“谓无明者,云何为无明?”
  尊者舍利弗言:“所谓无知,无知者是为无明。云何无知?谓眼无常不如实知,是名无知。眼生灭法不如实知,是名无知。耳、鼻、舌、身、意,亦复如是。如是尊者摩诃拘絺罗,于此六触入处如实不知、不见、不无间等、愚痴、无明、大冥,是名无明。”
  尊者摩诃拘絺罗又问尊者舍利弗:“所谓明者,云何为明?”
  舍利弗言:“所谓为知,知者是明。为何所知?谓眼无常,眼无常如实知。眼生灭法,眼生灭法如实知。耳、鼻、舌、身、意,亦复如是。尊者摩诃拘絺罗,于此六触入处如实知、见、明、觉、悟、慧、无间等,是名为明。”
  时二正士各闻所说,展转随喜,各还其所。
  ========================
  解读:无明是于眼、耳、鼻、舌、身、意等六触入处不如理作意,不正思维六入处集灭法。
    
  《杂阿含》第256经
  ========================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王舍城迦兰陀竹园。
  尔时尊者舍利弗、尊者摩诃拘絺罗,在耆阇崛山。
  时尊者拘絺罗,晡时从禅起,诣尊者舍利弗所,共相问讯,种种相娱悦已,却坐一面。时尊者摩诃拘絺罗语舍利弗言:“欲有所问,宁有闲暇为我说不?”
  舍利弗言:“随仁所问,知者当说。”
  摩诃拘絺罗问舍利弗言:“所谓无明,云何是无明?谁有此无明?”
  舍利弗答言:“无明者谓不知,不知者是无明。”
  “何所不知?”
  “谓色无常,色无常如实不知;色磨灭法,色磨灭法如实不知;色生灭法,色生灭法如实不知。受、想、行、识,受、想、行、识无常如实不知;识磨灭法,识磨灭法如实不知;识生灭法,识生灭法如实不知。摩诃拘絺罗,于此五受阴如实不知、不见、无无间等、愚暗、不明,是名无明。成就此者,名有无明。”
  又问:“舍利弗,所谓明者,云何为明?谁有此明?”
  舍利弗言:“摩诃拘絺罗,所谓明者是知,知者是名为明。”
  又问:“何所知?”
  “谓知色无常,知色无常如实知;色磨灭法,色磨灭法如实知;色生灭法,色生灭法如实知。受、想、行、识,受、想、行、识无常如实知;识磨灭法,识磨灭法如实知;识生灭法,识生灭法如实知。拘絺罗,于此五受阴如实知、见、明、觉、慧、无间等,是名为明。成就此法者,是名有明。”
  是二正士各闻所说,展转随喜,从座而起,各还本处。  
  ========================
  解读:五蕴是依因缘生之法(五蕴是生法),故也是依因缘灭而灭之法(五蕴亦是灭法),所谓“缘根、境生识,三事和合触......诸大苦聚集;六入灭则触灭......诸大苦聚灭”。不如实知五蕴集灭法,则为无明;如实知五蕴集灭法,则为明。另见《杂阿含》1173经。
    
    
  《杂阿含》第258经
  ========================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王舍城迦兰陀竹园。
  尔时尊者舍利弗、尊者摩诃拘絺罗,在耆阇崛山。
  时摩诃拘絺罗,晡时从禅起,诣舍利弗所,共相问讯,相娱悦已,却坐一面。时摩诃拘絺罗语舍利弗:“欲有所问,仁者宁有闲暇见答以不?”
  舍利弗言:“仁者且问,知者当答。”
  时摩诃拘絺罗语舍利弗言:“所谓无明,无明者为何谓耶?谁有此无明?”
  舍利弗言:“不知是无明。”
  “不知何等?”
  “谓色不如实知,色集、色灭、色味、色患、色离不如实知。受、想、行、识,识集、识灭、识味、识患、识离不如实知。摩诃拘絺罗,于此五受阴不如实知、不如实见、不无间等、若暗、若愚,是名无明。成就此法者,名有无明。”
  。。。“色如实知,色集、色灭、色味、色患、色离如实知。受、想、行、识如实知,识集、识灭、识味、识患、识离如实知。摩诃拘絺罗,于此五受阴如实知、如实见、明、觉、慧、无间等,是名为明。成就此者,名为有明。”
  。。。
  ========================
  解读:不如实知五蕴集灭味患离,则为无明;如实知五蕴集灭味患离,则为明。另见《相应部》第22.126经。
楼主红色角落2019 时间:2020-08-14 09:19:29
  16 无明如何生起?
    
  《杂阿含》第334经
  ========================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拘留搜调牛聚落。
  尔时世尊告诸比丘:“今当为汝说法,初、中、后善,善义善味,纯一满净,梵行清白。谛听善思,谓《有因有缘有缚法经》。云何《有因有缘有缚法经》?谓眼有因、有缘、有缚。何等为眼因、眼缘、眼缚?谓眼业因、业缘、业缚。业有因、有缘、有缚,何等为业因、业缘、业缚?谓业爱因、爱缘、爱缚。爱有因、有缘、有缚,何等为爱因、爱缘、爱缚?谓爱无明因、无明缘、无明缚。无明有因、有缘、有缚,何等无明因、无明缘、无明缚?谓无明不正思惟因、不正思惟缘、不正思惟缚。不正思惟有因、有缘、有缚,何等不正思惟因、不正思惟缘、不正思惟缚?谓缘眼、色,生不正思惟,生于痴。缘眼、色,生不正思惟,生于痴,彼痴者是无明,痴求欲名为爱,爱所作名为业。如是比丘,不正思惟因无明,无明因爱,爱因为业,业因为眼。耳、鼻、舌、身、意,亦如是说。是名《有因有缘有缚法经》。”
  佛说此经已,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
  解读:无明是缘生法(见《杂阿含》第296经),非自法、非常法;无明是在当前眼、耳、鼻、舌、身、意等六触入处不如理作意,不正思维五蕴集灭法而生起。
楼主红色角落2019 时间:2020-08-14 09:20:00
  17 什么是圣道如实知见?
    
  《杂阿含》第845经
  ========================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
  尔时世尊告诸比丘:“若比丘于五恐怖怨对休息,三事决定,不生疑惑,如实知见贤圣正道,彼圣弟子能自记说:地狱、畜生、饿鬼恶趣已尽,得须陀洹,不堕恶趣法,决定正向三菩提,七有天人往生,究竟苦边。
  “何等为五恐怖怨对休息?若杀生因缘罪,怨对恐怖生;若离杀生者,彼杀生罪怨对因缘生恐怖休息。若偷盗、邪淫、妄语、饮酒罪,怨对因缘生恐怖;彼若离偷盗、邪淫、妄语、饮酒罪,怨对者因缘恐怖休息。是名罪怨对因缘生五恐怖休息。
  “何等为三事决定,不生疑惑?谓于佛决定离于疑惑,于法、僧决定离疑惑,是名三法决定离疑惑。
  “何等名为圣道如实知见?谓此苦圣谛如实知,此苦集圣谛、此苦灭圣谛、此苦灭道迹圣谛如实知,是名圣道如实知见。
  “若于此五恐怖罪怨对休息,于三法决定离疑惑,于圣意如实知见,是圣弟子能自记说:我地狱尽,畜生、饿鬼恶趣尽,得须陀洹,不堕恶趣法,决定正趣三菩提,七有天人往生,究竟苦边。”
  佛说此经已,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
  解读:四圣谛如实知,是为圣道如实知见。于佛、法、僧(三事决定)、戒(五恐怖怨对休息)成就四不坏净,如实知见贤圣正道,得须陀洹,不堕恶趣法,决定正向三菩提,七有天人往生,究竟苦边。
    
  《杂阿含》第846经
  ========================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
  尔时世尊告诸比丘:如上说,差别者:“何等为圣道如实知见?谓八圣道,正见乃至正定。”
  次经亦如是说,差别者:“何等为圣道如实知见?谓十二支缘起如实知见,如所说:是事有故是事有,是事起故是事起,如缘无明行,缘行识,缘识名色,缘名色六入处,缘六入处触,缘触受,缘受爱,缘爱取,缘取有,缘有生,缘生老病死、忧悲苦恼,是名圣弟子如实知见。”
  佛说此经已,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
  解读:八圣道、十二因缘如实知,是为圣道如实知见。
    
    
    
  《杂阿含》第749经
  ========================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
  尔时世尊告诸比丘:“若无明为前相故,生诸恶不善法,时随生无惭、无愧;无惭、无愧生已,随生邪见;邪见生已,能起邪志、邪语、邪业、邪命、邪方便、邪念、邪定。
  “若起明为前相,生诸善法,时惭愧随生;惭愧生已,能生正见;正见生已,起正志、正语、正业、正命、正方便、正念、正定,次第而起。正定起已,圣弟子得正解脱贪欲、瞋恚、愚痴。如是圣弟子得正解脱已,得正知见:我生已尽,梵行已立,所作已作,自知不受后有。”
  佛说此经已,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
  解读: 佛法修证次第:先见缘起法(即十二因缘法),如实知五蕴集灭法,得明断无明,见古仙人道(八正道), 依明为前相,次第修习八正道,正定起已,解脱、解脱知见具足,如是即为四圣谛三转十二行。
楼主红色角落2019 时间:2020-08-14 09:20:54
  18 如何招得未来五蕴集?
    
  《杂阿含》第65经
  ========================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
  尔时世尊告诸比丘:“常当修习方便禅思,内寂其心。所以者何?比丘常当修习方便禅思,内寂其心,如实观察。云何如实观察?此是色,此是色集,此是色灭。此是受、想、行、识,此是识集,此是识灭。
  “云何色集,受、想、行、识集?愚痴无闻凡夫,于苦、乐、不苦不乐受,不如实观察此受集、受灭、受味、受患、受离。不如实观察故,于受乐著生取,取缘有,有缘生,生缘老病死、忧悲恼苦,如是纯大苦聚从集而生。是名色集,是名受、想、行、识集。
  “云何色灭,受、想、行、识灭?多闻圣弟子,受诸苦、乐、不苦不乐受,如实观察受集、受灭、受味、受患、受离。如实观察故,于受乐著灭,著灭故取灭,取灭故有灭,有灭故生灭,生灭故老病死、忧悲恼苦灭,如是纯大苦聚皆悉得灭。是名色灭,受、想、行、识灭。
  “是故比丘常当修习方便禅思,内寂其心。比丘禅思住,内寂其心,精勤方便,如实观察。”
  佛说此经已,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如观察,如是分别、种种分别、知、广知、种种知、亲近、亲近修习、入、触、证十二经,亦如是广说。
  ========================
  解读: 五蕴集灭法即十二因缘集灭法,要在六入处起观,对于五蕴缘生不如实知,而生爱取,取缘有,有缘生,生缘老病死、忧悲恼苦,如是纯大苦聚从集而生,此即五蕴集法,
  正观集法者,则知断集必有五蕴的灭尽,此即五蕴灭法。另据《杂阿含》第59经,五受阴集为爱喜集是色集,触集是受集,触集是想集,触集是行集,名色集是名识集,如实观五蕴集灭法,即观四念处。
    
    
  《相应部》第12.21经
  ========================
  [二一] 第一 十力(之一)  
    一 [尔时,世尊]住舍卫城。
    二 世尊宣曰:‘诸比丘!如来具足十力,具足四无所畏,示知牛王之事,于众中作狮子吼,转梵轮,济度众生。
    [所谓]:色如是如是,色之集如是如是,色之灭如是如是;受如是如是,受之集如是如是,受之灭如是如是;想如是如是,想之集如是如是,想之灭如是如是;行如是如是,行之集如是如是,行之灭如是如是;识如是如是,识之集如是如是,识之灭如是如是。
    此有时即彼有,此生时即彼生。此无时即彼无,此灭时即彼灭。
    三 即缘无明有行,缘行有识……如是此是全苦蕴之集。
    四 依无明之无余,依离贪灭乃行灭,依行灭乃识灭……如是此为全苦蕴之灭。’
  ========================
  解读: 此经明确指出五蕴集灭法即十二因缘集灭法,见十二因缘法,即如实知五蕴集灭法,即得明断无明。
楼主红色角落2019 时间:2020-08-14 09:21:34
  19 如实知味
    
  《杂阿含》第309经
  ========================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瞻婆国揭伽池侧。
  尔时尊者鹿纽,来诣佛所,稽首礼足,退坐一面,白佛言:“世尊,如世尊说,有第二住,有一一住。彼云何第二住?云何一一住?”
  佛告鹿纽:“善哉善哉!鹿纽,能问如来如是之义。”
  佛告鹿纽:“若眼识色,可爱乐念、可意,长养于欲,彼比丘见已,喜乐、赞叹、系著住;爱乐、赞叹、系著住已,心转欢喜,欢喜已深乐,深乐已贪爱,贪爱已阨碍。欢喜、深乐、贪爱、阨碍者,是名第二住。耳、鼻、舌、身、意,亦如是说。鹿纽,有如是像类比丘,正使空闲独处,犹名第二住。所以者何?爱喜不断、不灭故。爱欲不断、不知者,诸佛如来说第二住。
  “若有比丘,于可爱乐念、可意、长养于欲色,彼比丘见已,不喜乐、不赞叹、不系著住;不喜乐、不赞叹、不系著住已,不欢喜,不欢喜故不深乐,不深乐故不贪爱,不贪爱故不阨碍;不欢喜、深乐、贪爱、阨碍者,是名为一一住。耳、鼻、舌、身、意,亦如是说。鹿纽,如是像类比丘,正使处于高楼重阁,犹是一一住者。所以者何?贪爱已尽、已知故。贪爱已尽、已知者,诸佛如来说名一一住。”
  尔时尊者鹿纽闻佛所说,欢喜随喜,作礼而去。
  ========================
  解读: 修行在于六触入处远离贪爱。另据《相应部》35.63经,
  第二住:“...渴爱为彼之第二友伴者,彼于此尚未除灭故,彼仍称随伴住者。”
  一一住:“...渴爱为彼之第二友伴者,彼已除灭此故,彼称为单独住者。”
    
    
  《杂阿含》第243经
  ========================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毗舍离猕猴池侧重阁讲堂。
  尔时世尊告诸比丘:“若诸比丘于眼味者,当知是沙门、婆罗门不得自在脱于魔手,魔缚所缚,入于魔系。耳、鼻、舌、身、意,亦复如是。若沙门、婆罗门于眼不味者,当知是沙门、婆罗门不随于魔,脱于魔手,不入魔系。”
  佛说此经已,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如味,如是欢喜、赞叹、染著、坚住、爱乐、憎嫉,亦如是说。
  如内入处七经,外入处七经亦如是说。
  ========================
  《杂阿含》第245经
  ========================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拘留搜调伏驳牛聚落。
  尔时世尊告诸比丘:“我今当为汝等说法,初语亦善,中语亦善,后语亦善,善义善味,纯一满净,清白梵行,谓《四品法经》。谛听善思,当为汝说。
  “何等为《四品法经》?有眼识色,可爱、可念、可乐、可著,比丘见已,欢喜、赞叹、乐著、坚住。有眼识色,不可爱、不可念、不可乐著、苦厌,比丘见已,瞋恚、嫌薄。如是比丘于魔不得自在,乃至不得解脱魔系。耳、鼻、舌、身、意,亦复如是。
  “有眼识色,可爱、可念、可乐、可著,比丘见已,知喜不赞叹、不乐著坚实。有眼识色,不可爱、念、乐、著,比丘见已,不瞋恚、嫌薄。如是比丘,不随魔自在,乃至解脱魔系。耳、鼻、舌、身、意,亦复如是。是名比丘《四品法经》。”
  ========================
  解读: 根境为缘生识的当下,正观缘起,不生爱喜和嗔恚,如是修习者,不随魔自在,乃至解脱魔系。 另据《杂阿含》第41经:“谓色因缘生喜乐,是名色味,受。。想。。行。。识因缘生喜乐,是名识味”,喜乐是因不知五蕴因缘生故,而非受缘爱。
楼主红色角落2019 时间:2020-08-14 09:22:15
  20 如实知患

  《杂阿含》第42经
  ========================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
  尔时世尊告诸比丘:“有七处善、三种观义,尽于此法得漏尽,得无漏心解脱、慧解脱,现法自知身作证具足住:我生已尽,梵行已立,所作已作,自知不受后有。
  “云何比丘七处善?比丘,如实知色、色集、色灭、色灭道迹、色味、色患、色离如实知。如是受、想、行、识,识集、识灭、识灭道迹、识味、识患、识离如实知。
  “云何色如实知?诸所有色,一切四大及四大造色,是名为色,如是色如实知。云何色集如实知?爱喜是名色集,如是色集如实知。云何色灭如实知?爱喜灭是名色灭,如是色灭如实知。云何色灭道迹如实知?谓八圣道,正见、正志、正语、正业、正命、正方便、正念、正定,是名色灭道迹,如是色灭道迹如实知。云何色味如实知?谓色因缘生喜乐,是名色味,如是色味如实知。云何色患如实知?若色无常、苦、变易法,是名色患,如是色患如实知。云何色离如实知?谓于色调伏欲贪、断欲贪、越欲贪,是名色离,如是色离如实知。
  “云何受如实知?谓六受,眼触生受,耳、鼻、舌、身、意触生受,是名受,如是受如实知。云何受集如实知?触集是受集,如是受集如实知。云何受灭如实知?触灭是受灭,如是受灭如实知。云何受灭道迹如实知?谓八圣道。正见,乃至正定,是名受灭道迹,如是受灭道迹如实知。云何受味如实知?受因缘生喜乐,是名受味,如是受味如实知。云何受患如实知?若受无常、苦、变易法,是名受患,如是受患如实知。云何受离如实知?若于受调伏欲贪、断欲贪、越欲贪,是名受离,如是受离如实知。
  “云何想如实知?谓六想,眼触生想,耳、鼻、舌、身、意触生想,是名为想,如是想如实知。云何想集如实知?触集是想集,如是想集如实知。云何想灭如实知?触灭是想灭,如是想灭如实知。云何想灭道迹如实知?谓八圣道,正见乃至正定,是名想灭道迹,如是想灭道迹如实知。云何想味如实知?想因缘生喜乐,是名想味,如是想味如实知。云何想患如实知?若想无常、苦、变易法,是名想患,如是想患如实知。云何想离如实知?若于想调伏欲贪、断欲贪、越欲贪,是名想离,如是想离如实知。
  “云何行如实知?谓六思身,眼触生思,耳、鼻、舌、身、意触生思,是名为行,如是行如实知。云何行集如实知?触集是行集,如是行集如实知。云何行灭如实知?触灭是行灭,如是行灭如实知。云何行灭道迹如实知?谓八圣道,正见乃至正定,是名行灭道迹,如是行灭道迹如实知。云何行味如实知?行因缘生喜乐,是名行味,如是行味如实知。云何行患如实知?若行无常、苦、变易法,是名行患,如是行患如实知。云何行离如实知?若于行调伏欲贪、断欲贪、越欲贪,是名行离,如是行离如实知。
  “云何识如实知?谓六识身,眼识,耳、鼻、舌、身、意识身,是名为识,如是识如实知。云何识集如实知?名色集是识集,如是识集如实知。云何识灭如实知?名色灭是识灭,如是识灭如实知。云何识灭道迹如实知?谓八圣道,正见乃至正定,是名识灭道迹,如是识灭道迹如实知。云何识味如实知?识因缘生喜乐,是名识味,如是识味如实知。云何识患如实知?若识无常、苦、变易法,是名识患,如是识患如实知。云何识离如实知?若识调伏欲贪、断欲贪、越欲贪,是名识离如实知。比丘,是名七处善。
  “云何三种观义?比丘,若于空闲、树下、露地,观察阴、界、入,正方便思惟其义,是名比丘三种观义。
  “是名比丘七处善、三种观义,尽于此法得漏尽,得无漏心解脱、慧解脱,现法自知作证具足住:我生已尽,梵行已立,所作已作,自知不受后有。”
  佛说此经已,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
  解读: 五蕴之患为五蕴是无常、苦、变易法。
    
    
  《杂阿含》第214经
  ========================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
  尔时世尊告诸比丘:“有二因缘生识。何等为二?谓眼色、耳声、鼻香、舌味、身触、意法。如是广说,乃至非其境界故。所以者何?眼、色因缘生眼识,彼无常、有为、心缘生。色若眼、识,无常、有为、心缘生。此三法和合触,触已受,受已思,思已想,此等诸法无常、有为、心缘生,所谓触、想、思。耳、鼻、舌、身、意,亦复如是。”
  佛说此经已,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
  解读: 如何正见五蕴无常呢?需从六处缘生五蕴入手,五蕴为缘生故无常变异法,若执五蕴为我、我所,而生常乐我净之贪爱,则必生忧悲恼苦。
    
    
    
    
  《相应部》22.102 第十 无常性(想)
  ========================
    一~二 [尔时,世尊]住舍卫城……乃至……
    三 ‘诸比丘!以修习无常想,多习者,永尽一切欲贪,永尽一切色贪,永尽一切有贪,永尽一切无明,永断一切我慢。
    四 诸比丘!譬如田夫,秋时执大犁而耕,以断一切生长之根。诸比丘!如是修习无常想,多习者,永尽一切欲贪,永尽一切色欲,永尽一切有贪,永尽一切无明,永断一切我慢。
    五 诸比丘!譬如割婆罗波草人,割波罗波草,以捉其端而振动上下,振动左右,振动而弃之。诸比丘!如是修习无常想……乃至……
    六 诸比丘!譬如庵罗果脱离于树干,着于树干之庵罗果,悉随于此。诸比丘!如是修习无常想……乃至……
    七 诸比丘!譬如重阁之一切重檐之向于屋顶、趣于屋顶、集于屋顶,以屋顶为最上。诸比丘!如是修习无常想……乃至……
    八 诸比丘!譬如诸根香中,以随时檀为最上。诸比丘!如是修习无常想……乃至……
    九 诸比丘!譬如诸核香中,以赤檀为最上。诸比丘!如是修习无常想……乃至……
    一〇 诸比丘!譬如诸华香中,以夏生之花为最上。诸比丘!如是修习无常想……乃至……
    一一 诸比丘!譬如诸小王悉随属于转轮王,转轮王为其最上。诸比丘!如是修习无常想……乃至……
    一二 诸比丘!譬如诸星之光明,悉不应于月光十六分之一,以月光为其最上。诸比丘!如是修习无常想……乃至……
    一三 诸比丘!譬如秋时,空豁无云时,日升于苍天,以除一切虚空之闇冥,辉耀热照。诸比丘!如染修习无常想,多习者,永尽一切欲贪,永尽一切色贪,永尽一切有贪,永尽一切无明,永断一切我慢。
    一四 诸比丘!如何修习无常想?如何多修习者,永尽一切欲贪……乃至……永断一切我慢耶?
    一五 此是色,此是色之集,此是色之灭,此是受……想……行……识之集,此是识之灭。
    一六 诸比丘!如是修习无常想,如是多习者,永尽一切欲贪,永尽一切色贪,永尽有贪,永尽一切无明,永断一切我慢。’
  ========================
  解读:以如实见五蕴集灭法,而修习无常想。
楼主红色角落2019 时间:2020-08-15 10:31:41
  21 贪爱五蕴, 则系缚于苦
    
  《杂阿含》第62经
  ========================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
  尔时世尊告诸比丘:“有五受阴,谓色受阴,受、想、行、识受阴。愚痴无闻凡夫无慧无明,于五受阴生我见系著使,心系著而生贪欲。比丘,多闻圣弟子有慧有明,于此五受阴,不为见我系著使,心结缚而起贪欲。
  “云何愚痴无闻凡夫,无慧无明,于五受阴见我系著使,心结缚而生贪欲?比丘,愚痴无闻凡夫无慧无明,见色是我、异我、相在。如是受、想、行、识,是我、异我、相在。如是愚痴无闻凡夫,无慧无明,于五受阴说我系著使,心结缚而生贪欲。
  “比丘,云何圣弟子有慧有明,不说我系著使,结缚心而生贪欲?圣弟子不见色是我、异我、相在。如是受、想、行、识,不见是我、异我、相在。如是多闻圣弟子有慧有明,于五受阴不见我系著使,结缚心而生贪欲。若所有色,若过去、若未来、若现在、若内若外、若粗若细、若好若丑、若远若近,彼一切正观皆悉无常。如是受、想、行、识,若过去、若未来、若现在、若内若外、若粗若细、若好若丑、若远若近,彼一切正观皆悉无常。”
  佛说此经已,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
  解读: 无明凡夫,不见缘起法,不知五蕴因缘生,以五蕴是我、异我、相在,心结缚而生贪爱,然缘生法无常故,彼法变异,则生忧苦!
楼主红色角落2019 时间:2020-08-15 10:32:18
  22 什么是结法和结所系法?
    
  《杂阿含》第239经
  ========================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毗舍离猕猴池侧重阁讲堂。
  尔时世尊告诸比丘:“我今当说结所系法及结法。云何结所系法?眼色、耳声、鼻香、舌味、身触、意法,是名结所系法。云何结法?谓欲贪,是名结法。”
  佛说此经已,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
  《杂阿含》第240经
  ========================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毗舍离猕猴池侧重阁讲堂。
  尔时世尊告诸比丘:“我今当说所取法及取法。云何所取法?眼色、耳声、鼻香、舌味、身触、意法,是名所取法。云何取法?谓欲贪,是名取法。”
  佛说此经已,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
  解读: 六根、六境是结所系法,欲贪是结法。在贪爱驱动下,“识缘名色,名色缘识”,形成身心结缚,此处名色即六根、六境,而识即六识,根境为缘生识,无明凡夫于识生贪爱,则引起根境的系缚,二因缘复生识,如此循环不息。
    
    
  《杂阿含》第19经
  ========================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
  尔时有异比丘从座起,为佛作礼,而白佛言:“世尊,为我略说法要。我闻法已,当独一静处,专精思惟,不放逸住。不放逸住已,思惟所以善男子正信家非家,出家乃至自知不受后有。”
  尔时世尊告彼比丘:“善哉善哉!汝今作是说:善哉世尊,为我略说法要,我闻法已,当独一静处,专精思惟,不放逸住,乃至自知不受后有耶?”
  比丘白佛言:“如是,世尊。”
  佛告比丘:“谛听谛听,善思念之,当为汝说。比丘,结所系法,宜速除断。断彼法已,以义饶益,长夜安乐。”
  时彼比丘白佛言:“知已,世尊。知已,善逝。”
  佛告比丘:“汝云何于我略说法中广解其义?”
  比丘白佛言:“世尊,色是结所系法;是结所系法,宜速除断;断彼法已,以义饶益,长夜安乐。如是受、想、行、识,结所系法;是结所系法,宜速除断;断彼法已,以义饶益,长夜安乐。是故我于世尊略说法中广解其义。”
  佛告比丘:“善哉善哉!汝于我略说法中广解其义。所以者何?色是结所系法,此法宜速除断;断彼法已,以义饶益,长夜安乐。如是受、想、行、识,是结所系法,此法宜速除断;断彼法已,以义饶益,长夜安乐。”
  时彼比丘闻佛所说,心大欢喜,礼佛而退。独一静处,专精思惟,不放逸住。乃至心得解脱,成阿罗汉。
  ========================
  解读: 五蕴是结所系法,欲贪是结法。在贪爱驱动下,“识缘名色,名色缘识”,此处名色即色(眼耳鼻舌身意六根+色声香味触五境)、受(六受)、想(六想)、行(六思),显然,色受想行即六根、六境。
    
    
  《杂阿含》第39经
  ========================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
  尔时世尊告诸比丘:“有五种种子。何等为五?谓根种子、茎种子、节种子、自落种子、实种子。此五种子不断、不坏、不腐、不中风,新熟坚实,有地界而无水界,彼种子不生长增广。若彼种新熟坚实,不断、不坏、不中风,有水界而无地界,彼种子亦不生长增广。若彼种子新熟坚实,不断、不坏、不腐、不中风,有地、水界,彼种子生长增广。
  “比丘,彼五种子者,譬取阴俱识。地界者,譬四识住。水界者,譬贪喜四取攀缘识住。何等为四?于色中识住,攀缘色,喜贪润泽,生长增广;于受、想、行中识住,攀缘受、想、行,贪喜润泽,生长增广。比丘,识于中若来、若去、若住、若没、若生长增广。比丘,若离色、受、想、行,识有若来、若去、若住、若生者,彼但有言数,问已不知,增益生痴,以非境界故。色界离贪,离贪已,于色封滞,意生缚断;于色封滞,意生缚断已,攀缘断;攀缘断已,识无住处,不复生长增广。受、想、行界离贪,离贪已,于行封滞,意生触断;于行封滞,意生触断已,攀缘断;攀缘断已,彼识无所住,不复生长增广。不生长故不作行,不作行已住,住已知足,知足已解脱。解脱已,于诸世间都无所取、无所著;无所取、无所著已,自觉涅槃:我生已尽,梵行已立,所作已作,自知不受后有。我说彼识不至东西南北、四维、上下,无所至趣,唯见法,欲入涅槃、寂灭、清凉、清净、真实。”
  佛说此经已,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
  解读: 喜贪润泽,识住于色受想行,名色攀缘增长,即爱识缘名色;根境为缘复生识,即名色缘识。
楼主红色角落2019 时间:2020-08-15 10:33:14
  23 于五阴爱喜者则于苦爱喜
  《杂阿含》第7经
  ========================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
  尔时世尊告诸比丘:“于色爱喜者,则于苦爱喜;于苦爱喜者,则于苦不得解脱。如是受、想、行、识爱喜者,则爱喜苦;爱喜苦者,则于苦不得解脱。诸比丘,于色不爱喜者,则不喜于苦;不喜于苦者,则于苦得解脱。如是受、想、行、识,不爱喜者,则不喜于苦;不喜于苦者,则于苦得解脱。”
  时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
  解读: 于五蕴生贪爱,则生苦,于五蕴离贪爱,则解脱。
  本经非说五蕴即是苦(?),若五蕴即苦,则佛陀、阿罗汉亦有苦。
  或有说苦为“不圆满性”,恐非“苦圣谛”之苦真义?
  五蕴是缘生,缘生无常,若于缘生法不如实知,而生常我见,期待保持拥有,则必随五蕴无常而生苦;解脱者断常我见,远离贪爱,若五蕴变异,而不生苦,故于苦得解脱。
楼主红色角落2019 时间:2020-08-15 10:45:56
  24 什么是说法比丘和多闻比丘?
    
    
  《杂阿含》第363经
  ========================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
  尔时世尊告诸比丘:“所谓说法比丘,云何说法比丘?云何如来施设说法比丘?”
  诸比丘白佛:“世尊是法根、法眼、法依,唯愿为说说法比丘。诸比丘闻已,当受奉行。”
  佛告诸比丘:“若有比丘说老、病、死,生厌、离欲、灭尽法,是名说法比丘。如是说生、有、取、爱、受、触、六入处、名色、识、行,是生厌、离欲、灭尽法,是名说法比丘。诸比丘,是名如来施设说法比丘。”
  佛说此经已,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
    
  《杂阿含》第362经
  ========================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
  尔时世尊告诸比丘:“有多闻比丘,云何如来施设多闻比丘?”
  诸比丘白佛:“世尊是法根、法眼、法依,唯愿为说多闻比丘。诸比丘闻已,当受奉行。”
  佛告比丘:“谛听善思,当为汝说。诸比丘,若有比丘闻老、病、死,生厌、离欲、灭尽法,是名多闻比丘。如是生、有、取、爱、受、触、六入处、名色、识、行,生厌、离欲、灭尽法,是名多闻比丘。是名如来所施设多闻比丘,”
  佛说此经已,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
  解读: 为人演说十二因缘之比丘,是为说法比丘;听闻十二因缘之比丘,是为多闻比丘。
  佛法的核心即十二因缘,佛陀亦自说观十二因缘成正觉,而今佛教界对十二因缘鲜有问津,即使有人讲说十二因缘,也沦为三世轮回的粗浅说,而不知如何起观。“过去事已灭,未来复未至”,如何能作为观的对象呢?
  十二因缘即立足于当前,乃现前身心五蕴之缘起,观十二因缘法,即观五蕴集灭法,一切由六入处开始!
  无明起于当前六入处不正思维五蕴因缘生,因而起常、我之见(行),进而对所起六识生贪爱执取,形成名色与识的循环系缚,此即当前身心的缘起。
  于六入处,根境为缘生识,三事和合触,缘触受想行,若于五蕴集灭不如实知而生无明,无明缘爱取,形成有身集起。
  此生命尽前最后一刹那,若不断贪爱,则未来六根生,新的五蕴形成,有生则有老病死忧悲恼苦。
  佛陀所说十二因缘,怎么会是神识投胎的粗浅轮回说呢,学习这样的十二因缘又怎能见法解脱呢?
楼主红色角落2019 时间:2020-08-15 10:49:07
  25 当于五蕴断欲贪
    
  《杂阿含》第363经
  ========================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
  尔时世尊告诸比丘:“当断色欲贪,欲贪断已,则色断;色断已,得断知;得断知已,则根本断,如截多罗树头,未来不复更生。如是受、想、行、识欲贪断,乃至未来世不复更生。”
  佛说此经已,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
  解读: 五蕴缘生流转即是生命轮回,对五蕴的欲贪即是对生命的爱取,于五蕴的欲贪不舍断,则轮回不可出。
  世人所说的欲贪指的是对非自己本分之人、事、物的贪求,仅止于道德层面;
  而佛陀正法所讲的欲贪则指于眼、耳、鼻、舌、身、意等六识随起的贪求,是修行层面。
  于五蕴离贪,主要是于六识离贪!
    
    
    
  《杂阿含》第551经
  ========================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
  尔时尊者摩诃迦旃延住释氏诃梨聚落精舍。
  时诃梨聚落长者诣尊者摩诃迦旃延所,稽首礼足,退坐一面,白尊者摩诃迦旃延:“如世尊《义品》答摩揵提所问偈:
  “断一切诸流,亦塞其流源,
  聚落相习近,牟尼不称叹。
  虚空于五欲,永以不还满,
  世间诤言讼,毕竟不复为。
  “尊者摩诃迦旃延,此偈有何义?”
  尊者摩诃迦旃延答长者言:“眼流者,眼识起贪,依眼界贪欲流出,故名为流。耳、鼻、舌、身、意流者,谓意识起贪,依意界贪识流出,故名为流。”
  长者复问尊者摩诃迦旃延:“云何名为不流?”
  尊者迦旃延语长者言:“谓眼识、眼识所识色,依生爱喜,彼若尽、无欲、灭、息、没,是名不流。耳、鼻、舌、身、意、意识、意识所识法,依生贪欲,彼若尽、无欲、灭、息、没,是名不流。”
  复问:“云何?”
  尊者摩诃迦旃延答言:“谓缘眼及色,生眼识,三事和合生触,缘触生受,乐受、苦受、不苦不乐受,依此染著流。耳、鼻、舌、身、意、意识、意识法,三事和合生触,缘触生受,乐受、苦受、不苦不乐受,依此受生爱喜流,是名流源。”
  “云何亦塞其流源?”
  “谓眼界取心法境界系著使,彼若尽、无欲、灭、息、没,是名塞流源。耳、鼻、舌、身、意取心法境界系著使,彼若尽、无欲、灭、息、没,是名亦塞其流源。”
  复问:“云何名习近相赞叹?”
  尊者摩诃迦旃延答言:“在家、出家共相习近,同喜同忧,同乐同苦,凡所为作,悉皆共同,是名习近相赞叹。”
  复问:“云何不赞叹?”
  “在家、出家不相习近,不同喜,不同忧,不同苦,不同乐,凡所为作,悉不相悦可,是名不相赞叹。”
  “云何不空欲?”
  “谓五欲功德,眼识色,爱、乐、念,长养爱欲,深染著。耳声、鼻香、舌味、身触,爱、乐、念,长养爱欲,深染著。于此五欲,不离贪,不离爱,不离念,不离渴,是名不空欲。”
  “云何名空欲?”
  “谓于此五欲功德,离贪、离欲、离爱、离念、离渴,是名空欲。说我系著使,是名心法还复满。彼阿罗汉比丘诸漏已尽,断其根本,如截多罗树头,于未来世更不复生,云何当复与他诤讼?是故世尊说《义品》答摩揵提所问偈:
  “若断一切流,亦塞其流源,
  聚落相习近,牟尼不称叹。
  虚空于诸欲,永已不还满,
  不复与世间,共言语诤讼。
  “是名如来所说偈义分别也。”
  尔时诃梨聚落长者闻尊者摩诃迦旃延所说,欢喜随喜,作礼而去。
  ========================
  解读: 根境为缘生识,若不如实知五蕴集灭法,则以五蕴为我、我所,进而贪爱美好的觉知经验(于识生贪)或嗔恚不适的觉知经验(于识生嗔),又不知六识为因缘所生,误以为贪爱的为六境,则形成根境追逐的系缚,贪爱识而缘名色。
    
    
  在《杂阿含》中是否有一个六识之外的“结生识”、“有分心”、“入胎识”、“神识”或“阿赖耶识",存储业力信息,作为轮回再生的开始呢?
  这是没有的,识分位的十二因缘非佛所说,乃为部派佛教论义,无明、行、识、名色等缘起支的涵义都与原始佛法有了很大改变,佛陀说法以贪爱为轮回近因,此生不断贪爱,则必有未来生现起,以无明为远因,由不见因缘法而生无明,进而生我见贪爱。
  轮回不是造业受报,而是五蕴身心系缚的轮转,身口意的行为必然产生影响,但不必然受报,若断贪爱,此生六根败坏,究竟涅盘则,无有报处。
  佛教和耆那教最大不同在于,佛教不讲消业,不鼓励苦行,不推崇高深禅定,而主要讲如何以智慧善观,随于正见,住于正念,行于正道!
    
  《杂阿含》第39经
  【于色中识住,攀缘色,喜贪润泽,生长增广;于受、想、行中识住,攀缘受、想、行,贪喜润泽,生长增广。比丘,识于中若来、若去、若住、若没、若生长增广。比丘,若离色、受、想、行,识有若来、若去、若住、若生者,彼但有言数,问已不知,增益生痴,以非境界故。】
    
  《杂阿含》第64经
  【谓色识住、色攀缘、色爱乐、增进、广大、生长。于受、想、行识住,攀缘、爱乐、增进、广大、生长。比丘,识于此处,若来、若去、若住、若起、若灭,增进、广大、生长。若作是说:更有异法,识若来、若去、若住、若起、若灭、若增进、广大、生长者,但有言说,问已不知,增益生痴,以非境界故。】
    
  《杂阿含》第273经
  【今当为汝说于二法,谛听善思。云何为二?眼、色为二,耳、声,鼻、香,舌、味,身、触,意、法为二,是名二法。比丘,若有说言:‘沙门瞿昙所说二法,此非为二。我今舍此,更立二法。’彼但有言数,问已不知,增其疑惑,以非境界故。所以者何?缘眼、色,生眼识。...如眼、耳、鼻、舌、身、意法因缘生意识,三事和合触,触俱生受、想、思,此诸法无我、无常,乃至空我、我所。】
    
  《杂阿含》第319经
  【佛告婆罗门:“一切者,谓十二入处,眼色、耳声、鼻香、舌味、身触、意法,是名一切。若复说言‘此非一切,沙门瞿昙所说一切,我今舍,别立余一切’者,彼但有言说,问已不知,增其疑惑。所以者何?非其境界故。”】
楼主红色角落2019 时间:2020-08-15 10:50:05
  26 生乃有因, 依其因灭, 则知生已尽
    
  《杂阿含》第345经
  ========================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王舍城迦兰陀竹园。
  尔时世尊告尊者舍利弗:“如我所说波罗延耶阿逸多所问:
  “若得诸法数,若复种种学,
  具威仪及行,为我分别说。
  “舍利弗,何等为学?何等为法数?”
  时尊者舍利弗默然不答,第二、第三亦复默然。
  佛言:“真实,舍利弗!”
  舍利弗白佛言:“真实,世尊!世尊,比丘真实者,厌、离欲、灭尽向。食集生,彼比丘以食故,生厌、离欲、灭尽向。彼食灭是真实灭,觉知已,彼比丘厌、离欲、灭尽向,是名为学。”
  “复次真实,舍利弗!”
  舍利弗白佛言:“真实,世尊!世尊,若比丘真实者,厌、离欲、灭尽,不起诸漏,心善解脱。彼从食集生,若真实即是灭尽,觉知此已,比丘于灭生厌、离欲、灭尽,不起诸漏,心善解脱,是名法数。”
  佛告舍利弗:“如是如是,如汝所说。比丘于真实生厌、离欲、灭尽,是名法数。”
  如是说已,世尊即起,入室坐禅。
  尔时尊者舍利弗知世尊去已,不久语诸比丘:“诸尊!我不能辩世尊初问,是故我默念住。世尊须臾复为作发喜问,我即开解如此之义。正使世尊一日一夜,乃至七夜,异句、异味问斯义者,我亦悉能乃至七夜,以异句、异味而解说之。”
  时有异比丘往诣佛所,稽首礼足,退住一面,白佛言:“世尊,尊者舍利弗作奇特未曾有说,于大众中,一向狮子吼言:‘我于世尊初问,都不能辩,乃至三问,默然无答。世尊寻复作发喜问,我即开解。正使世尊一日一夜,乃至七夜,异句、异味问斯义者,我亦悉能乃至七夜,异句、异味而解说之。’”
  佛告比丘:“彼舍利弗比丘,实能于我一日一夜,乃至七夜,异句、异味所问义中,悉能乃至七夜,异句、异味而解说之。所以者何?舍利弗比丘善入法界故。”
  佛说此经已,彼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
  解读: 五受阴身心是以“食”为因而生,因缘生的现况即是一种消磨损耗的过程,只有不再贪爱,才能不滋养五受阴,而达五受阴的灭尽。
  “学”是学习观察这缘生的事实,认知败坏的现况,以及明白离贪断爱才是解脱痛苦的道路。
  “法数”是学习之后,如法修行,解脱于因错误知见而贪求这五受阴身心的诸苦之因,从而不起种种烦恼。
    
    
    
    
  《相应部》第12.32经
  ========================
  [三二] 第二 伽拉罗  
    一 [尔时,世尊]住舍卫城。
    二 尔时,伽拉罗刹利比丘,走近尊者舍利弗。近已,与尊者舍利弗俱相致问、交谈问候可记忆之语后,坐于一面。
    三 坐于一面之伽拉罗刹利比丘,向尊者舍利弗作如是言:
    ‘友!舍利弗!牟犁破群那比丘已舍戒还家矣。’
    ‘我想,彼尊者乃于此法与律中,是不得安慰。’
    四 ‘然,尊者舍利弗于此法与律中得安慰否?’
    ‘友!我于此法与律中,是无惑。’
    五 ‘友!于当来之事,又云何耶?’
    ‘友、我于当来之事,是无疑者。’
    六 尔时,伽拉罗刹利比丘则从座起,来诣世尊座之处。诣已,礼敬世尊,坐于一面。
    七 坐于一面之伽拉罗刹利比丘,向世尊作如是言:‘大德!尊者舍利弗自说:‘得智,知生已尽,梵行已立,应作已办,不再有生。’’
    八 尔时,世尊告一比丘曰:‘来,比丘!汝以我语告舍利弗:‘友!舍利弗!师唤汝。’’
    九 ‘大德!唯然!’彼比丘奉答世尊,诣尊者舍利弗之处。诣已,向舍利弗曰:‘友!舍利弗!师唤汝。’
    一〇 ‘友!唯然!’尊者舍利弗答彼比丘,来诣世尊之处。诣已,礼敬世尊,坐于一面。
    二
    一一 世尊对坐于一面之尊者舍利弗曰:‘舍利弗!汝自说:‘得智,知生已尽,梵行已立,应作已办,不再有生。’此事真实耶?’
    ‘大德!勿以此等之句,以此等之文谓非义。’
    一二 ‘舍利弗!良家之子应依如何法门以记智耶?时而可如是记说耶?’
    一三 ‘大德!我亦不如是说。大德!此等之句,不依此等之文说义。’
    一四 ‘舍利弗!若对汝作如是问:‘友!舍利弗!云何知,云何见,而称说:‘我,自得智,知生已尽,梵行已立,应作已办,不再有生耶?’舍利弗!汝如是被问,如何作答耶?’
    一五 ‘大德!若如是问我:‘友!舍利弗如何知、如何见、自得智、称说知生已尽、梵行已立、所作已办、不再有生。’大德!如是问我,应如是答:
    一六 ‘友!生乃有因,依其因灭,于其因尽,则知生已尽。于因之尽,知生已尽,而‘知:生已尽,梵行已立,应作已办,更不有生。’
    大德!如是之问,我则如是作答’。
    一七 ‘舍利弗!若再以如是问汝:‘友!舍利弗!生又由何因、何集,依何而生,以何为本耶?’舍利弗!如是问汝,如何作答耶?’
    一八 ‘大德!若如是问我:‘友!舍利弗!生又以何为因……以何为本耶?’大德!如是问我,应如是作答:‘友!生为有因、为有集、依有而生、以有为本。’大德!对如是问,我如是作答。’
    一九 ‘舍利弗!若又如是问汝:‘友!舍利弗!有又以何为因、以何为集、依何而生、以何为本耶?’舍利弗!如是问汝,如何作答耶?’
    二〇 ‘大德!若如是问我:‘友!舍利弗!有又以何为因……以何为本耶?’大德!如是问,我如是作答:‘友!有以取为因、以取为集、依取而生、以取为本。’大德!如是问,我如是作答。’
    二一 ‘舍利弗!若又如是问汝:‘友!取以何为因……?’
    二二~二三 ‘舍利弗!若如是问汝:‘友!爱又以何为因、以何为集、依何而生,以何为本耶?’舍利弗!如是问,汝如何作答耶?’
    二四 ‘大德!若如是问我:‘友!舍利弗!又爱以何为因、以何为集、依何而生,以何为本耶?’大德!如是问,我如作是答:‘友!爱以受为因、以受为集、依受而生、以受为本也。’大德!如是问,我如是作答。’
    二五 ‘舍利弗!若又如是问汝:‘友!舍利弗!如何知、如何见时,汝无乐着于受耶?’舍利弗!如是问,汝如何作答耶?’
    二六 ‘大德!若如是问我:‘友!如何知,如何见时,汝无乐着于受耶?’大德!如是问,我如是作答。’
    二七 ‘友!此等有三受。三受者何耶?乐受、苦受、不苦不乐受是。友!此等之三受是无常。如是无常苦时,而不乐着于受。’
    大德!如是问,我如是作答。
    二八 ‘善哉,善哉!舍利弗!舍利弗!此法门亦略得作答,即:如何所受皆是苦。’
    二九 ‘舍利弗!若又如是问汝:‘友!舍利弗!如何自称得解脱智,知生已尽,梵行已立,应作已作,更不再有生耶?’舍利弗!对如是问,汝如何作答耶?’
    三〇 ‘大德!若如是问我:‘友!舍利弗!如何自称得解脱智,知生己尽,梵行已立,应作已作,更不来此生耶?’大德!对如是问,我如是作答:
    三一 ‘友!我于内解脱,依一切取灭,住于正念。住正念故,诸漏不随增,我不认我。’
    大德!对如是问,我如是作答。’
    三二 ‘舍利弗!善哉!善哉!舍利弗!此为略说此义之法门。依沙门所云之诸漏,于彼等诸漏,我无惑,我已尽无疑。’
    二三 世尊说已,即从座起,入室。
    三
    三四 尊者舍利弗,于世尊离去未久、向诸比丘曰:
    三五 ‘友!我先前尚未经验时,世尊起初问我,时我是愚昧。友!世尊初问于我予随喜耶?友!我作是念:
    三六 ‘世尊!若一日,以异文、异方便之义问我,我亦一日,以异文、异方便之义,奉答世尊。
    三七 世尊!若一夜以异文、异方便之义问我,我亦一夜以异文、异方便之义,奉答世尊。
    三八 世尊若一日一夜,以异文、异方便之义问我,我亦一日一夜,以异文、异方便之义,奉答世尊。
    三九 世尊若二日二夜,以此义问我,我亦二日二夜,以此义奉答世尊。
    四〇 世尊若三日三夜,以此义问我,我亦三日三夜,以此义奉答世尊。
    四一 世尊若四日四夜,以此义问我,我亦四日四夜,以此义奉答世尊。
    四二 世尊若五日五夜,以此义问我,我亦五日五夜,以此义奉答世尊。
    四三 世尊若六日六夜,以此义问我,我亦六日六夜,以此义奉答世尊。
    四四 世尊若七日七夜,以此义问我,我亦七日七夜,以此义奉答世尊。’’
    四
    四五 尔时,伽拉罗刹利比丘,即从座起,走近世尊。近已,礼敬世尊,坐于一面。
    四六 坐于一面之伽拉罗刹利比丘,向世尊作如是言:
    ‘大德!尊者舍利弗,作如是之狮子吼:‘友!我先尚未经验时,世尊初问于我,时我愚昧。友!世尊初问于我,予随喜耶?友!我作如是念:世尊若一日,以异文、异方便之义问我,我亦一日,以异文、异方便之义,奉答世尊。世尊若一夜……一日一夜……世尊若二日二夜……三、四、五、六、七日七夜,以异文、异方便之义问我,我亦七日七夜,以异文、异方便之义,奉答世尊。’’
    四七 ‘比丘!是故,舍利弗是善达法界。彼善达法界故,我若一日以异文、异方便之义,以此义问舍利弗,舍利弗亦一日以异文、异方便之义答我。我又一夜,以异文、异方便义问舍利弗,舍利弗亦一夜,亦此义答我。我若一日一夜,将此义问舍利弗,舍利弗亦一日一夜,以此义答我。我若二日二夜,以此义问舍利弗,舍利弗亦二日二夜,以此义答我。若我三日三夜,以此义问舍利弗,舍利弗亦三日三夜,以此义答我。我若四日四夜,以此义问舍利弗,舍利弗亦四日四夜,以此义答我。我若五日五夜,以此义问舍利弗,舍利弗亦五日五夜,以此义答我。我若六日六夜,以此义问舍利弗,舍利弗亦六日六夜,以此义答我。我若七日七夜,以异文、异方便之义问舍利弗,舍利亦七日七夜,以异文、异方便之义答我。’
楼主红色角落2019 时间:2020-08-15 10:51:58
  27 什么是灭和灭法?
    
  《杂阿含》第345经
  ========================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
  尔时尊者舍利弗,诣尊者阿难所,共相问讯已,却坐一面。时尊者舍利弗问尊者阿难言:“欲有所问,仁者宁有闲暇见答以不?”
  阿难言:“仁者且问,知者当答。”
  舍利弗言:“阿难,所谓灭者,云何为灭耶?谁有此灭?”
  阿难言:“舍利弗,五受阴是本行所作、本所思愿,是无常、灭法;彼法灭故,是名为灭。云何为五?所谓色受阴是本行所作、本所思愿,是无常、灭法;彼法灭故,是名为灭。如是受、想、行、识,是本行所作、本所思愿,是无常、灭法;彼法灭故,是名为灭。”
  舍利弗言:“如是如是,阿难,如汝所说,此五受阴是本行所作、本所思愿,是无常、灭法;彼法灭故,是名为灭。云何为五?所谓色受阴是本行所作、本所思愿,是无常、灭法;彼法灭故,是名为灭。如是受、想、行、识,是本行所作、本所思愿,是无常、灭法;彼法灭故,是名为灭。阿难,此五受阴,若非本行所作、本所思愿者,云何可灭?阿难,以五受阴是本行所作、本所思愿,是无常、灭法;彼法灭故,是名为灭。”
  时二正士各闻所说,欢喜而去。
  ========================
  解读: 五受阴为因缘所生,凡集法者,皆为灭法。
  灭法是指以因缘集起之法必随因缘流转而灭。
  灭是指五受阴的灭尽,彼法灭故,是名为灭,也即涅盘。
  因此,经中讲五蕴集灭法(生灭法),是说五蕴的“集法和灭法”,即五蕴如何集起和灭尽。
  十二因缘集灭法亦如是说,如实观十二因缘集法,则见八正道为断集证灭之道,此即十二因缘灭法。
  次第修行八正道,正定起已,生解脱、解脱知见,能自记说,我生已尽,不受后有;
  此生六根败坏,未来世六根不生,五蕴灭尽不起,此为灭,此为涅盘!
    
    
    
  《相应部》23.21、23.22经
  ========================
  一∼三 [尔时,世尊]舍卫城...乃至...一面坐已。具寿罗陀白世尊言:“大德!集法,说集者。大
  德!如何为集法耶?”
  四 “罗陀!色是集法,受是集法,想是集法,行是集法,识是集法。
  五 罗陀!如是观者......乃至,如......不更受后有。”
    
  一∼三 [尔时,世尊]舍卫城...乃至...一面坐已。具寿罗陀白世尊言:“大德!灭法,说灭法者。
  大德!如何为灭法耶?”
  四 “罗陀!色是灭法,受......想......行是灭法,识是灭法。
  五 罗陀!如是观者......乃至,知......不更受后有。
  ========================
    
  《相应部》56.11经
  ========================
  ......
  一五 世尊如是说示已,五比丘欢喜、信受于世尊之所说。又说示此教时,具寿憍
    陈如生远尘离垢之法眼:‘有集法者,悉皆有此灭法。’
  ......
楼主红色角落2019 时间:2020-08-15 10:54:13
  28 七十七种智
    
  《杂阿含》第357经
  ========================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
  尔时世尊告诸比丘:“有七十七种智,谛听善思,当为汝说。云何七十七种智?生缘老死智,非余生缘老死智,过去生缘老死智,非余过去生缘老死智,未来生缘老死智,非余未来生缘老死智,及法住智,无常、有为、心所缘生、尽法、变易法、离欲法、灭法、断知智。如是生、有、取、爱、受、触、六入处、名色、识、行、无明缘行智,非余无明缘行智,过去无明缘行智,非余过去无明缘行智,未来无明缘行智,非余未来无明缘行智,及法住智,无常、有为、心所缘生、尽法、变易法、无欲法、灭法、断智,是名七十七种智。”
  佛说此经已,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
  解读: 通常,人们会认为过去的事在过去发生,现在的事在现在发生,未来的事在未来发生,这是把过去、现在、未来切成三段;实际上,过去的改变即是现在,现在的改变即是未来,只有因缘的改变,而没有实在的过去、现在和未来。
  过去的影响必于现在展现,而现在的作为可以改变过去影响之表现,要改变历史事件对现在的影响,不用回到过去,而应尽力在当前改变因缘、改变想法、改变做法。
  对于修行者而言,无论以往无明贪爱影响多么深重,但现在起开始改变,亲近善士、听闻正法,如理作意,改变认知模式,生命的方向将由追逐喜乐,改变成为以断离烦恼为导向,不会后悔过去,不会期待未来,而会尽力于当前。
    
    
  ==============================================================
  佛教目前最大的困境是宿命论,这本是奥义书、耆那教的外道思想,由于渗入佛教日久,毒害着古往今来的学佛人。
  学佛人遇到困难障碍,往往归因于个人过去世业障深重,或是臆想过去不当言行导致,解决困难的办法多是拜忏、布施、放生等。
  《了凡四训》是这类思想之集大成者,给人造成只要做善事,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想法,这当然不是佛陀的教导,也和佛法没有任何关系!
  佛陀不会讲过去决定现在,或现在决定未来,这不符合缘生无常的基本教义,缘生的现实是有影响而不决定,否则必然陷入宿命论的窠臼。
    
  佛陀讲根据问题发生的现况,探究问题发生的原因,原因就在现况之中,而不在遥远的过去。

  宿命论本身就是悖论,只要细想就知道多么荒谬!
  譬如,某人在家中种一棵芒果树,以备夏日荫凉;过了三年,芒果树长大了,还结了芒果,这人就摘来品尝,结果发现味道不好,就把芒果摘下来,晒成芒果干,味道就好很多。按照宿命论,怎么说呢,为什么会吃到芒果干呢?因为三年前种了芒果树。
  但他种芒果树时从来没想过吃芒果干啊,为什么会成为原因呢?如此,就必须把这三年的经历述说一遍,如果要扯的话,还要说这棵芒果树的品种和来源,家里土地的土质,来解释芒果为何会酸,再来说此人有吃芒果干的经验才想晒芒果,诸如此类,其实这些只是过程,而不是原因。
  这是不是和经中所讲中了毒箭之后,不去寻找解毒之法,而去探究箭头、箭簇的材质一样荒唐可笑呢?
  实际上,问题本身也是矛盾,种树的人和吃芒果干的人并非同一人,一切都在因缘中流转,哪里有什么可追溯的原因呢?
  现在为何如此,从当前寻找原因即可,这样问题就不会失焦,当前有一棵结芒果的芒果树,这不就是过去的影响吗?
  佛法不会让人否定过去的影响,而是要破除在过去找原因的错误思维,另外,现在人的作为也很重要!
  同样是面对味道不好的芒果,他可能会去拿来做芒果干,也可能拿去喂猪,甚至可能让它烂在树上,那么结果也就不同。
  这时,如理思维的见法者和不如理思维的无明凡夫的区别就体现出来了,过去已发生之事实无法更改(种下一棵芒果树),现在如何看待当前的事实(结出的芒果味道不好),实施何种行为(基于对事实的判断而行),得到何种结果(问题的解决或转变)。
    
  修行是什么呢,不就是改变自己认识世界的思维模式,修正处理问题的行为模式,在生活中断除烦恼,如此而已!
  不断解决问题,度越烦恼,这就是解脱者的生活啊;离此寻找解脱,幻想脱离现实,另有一片天地,无异于缘木求鱼,南辕北辙矣!
楼主红色角落2019 时间:2020-08-15 10:56:10
  29 四十四种智
    
  《杂阿含》第356经
  ========================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
  尔时世尊告诸比丘:“有四十四种智,谛听善思,当为汝说。何等为四十四种智?谓老死智,老死集智,老死灭智,老死灭道迹智。如是生、有、取、爱、受、触、六入处、名色、识、行智、行集智、行灭智、行灭道迹智,是名四十四种智。”
  佛说此经已,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
  解读: 于四圣谛如实知,如实知见四十四种智。
楼主红色角落2019 时间:2020-08-15 10:57:26
  30 七佛如实观十二因缘而正觉
    
  《杂阿含》第369经
  ========================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
  尔时世尊告诸比丘:“昔者毗婆尸佛未成正觉时,住菩提所,不久成佛,诣菩提树下,敷草为座,结跏趺坐,端坐正念,一坐七日,于十二缘起逆顺观察:所谓此有故彼有,此起故彼起,缘无明行,乃至缘生有老死,及纯大苦聚集,纯大苦聚灭。彼毗婆尸佛正坐七日已,从三昧觉,说此偈言:
  “如此诸法生,梵志勤思禅,
  永离诸疑惑,知因缘生法。
  若知因生苦,知诸受灭尽,
  知因缘法尽,则知有漏尽。
  如此诸法生,梵志勤思禅,
  永离诸疑惑,知有因生苦。
  如此诸法生,梵志勤思禅,
  永离诸疑惑,知诸受灭尽。
  如此诸法生,梵志勤思禅,
  永离诸疑惑,知因缘法尽。
  如此诸法生,梵志勤思禅,
  永离诸疑惑,知尽诸有漏。
  如此诸法生,梵志勤思禅,
  普照诸世间,如日住虚空,
  破坏诸魔军,觉诸结解脱。”
  佛说此经已,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如毗婆尸佛,如是尸弃佛、毗湿波浮佛、迦罗迦孙提佛、迦那迦牟尼佛、迦叶佛,亦如是说。
  ========================
    
  《杂阿含》第366经
  ========================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
  尔时世尊告诸比丘:“毗婆尸佛未成正觉时,独一静处,专精禅思,作如是念:‘一切世间皆入生死,自生自熟,自灭自没,而彼众生于老死之上出世间道不如实知。’即自观察:何缘有此老死?如是正思惟观察,得如实无间等起知:有生故有此老死,缘生故有老死。复正思惟:何缘故有此生?寻复正思惟,无间等起知:缘有故有生。寻复正思惟:何缘故有有?寻复正思惟,如实无间等起知:有取故有有。寻复正思惟:何缘故有取?寻复正思惟,如实无间等起观察:取法味著、顾念,缘触爱所增长。当知缘爱取,缘取有,缘有生,缘生老病死、忧悲恼苦,如是纯大苦聚集。譬如缘油、炷而燃灯,彼时时增油治炷,彼灯常明,炽燃不息。”如前来叹譬、城譬广说。
  佛说是经已,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如毗婆尸佛,如是尸弃佛、毗湿波浮佛、迦罗迦孙提佛、迦那迦牟尼佛、迦叶佛,皆如是说。
  ========================
  解读: 读《杂阿含》会发现世尊正觉是通过观十二因缘,这与佛教常识不符。
  通常说法为,阿罗汉修四圣谛法成就,辟支佛修十二因缘法成就,佛陀修六度万行成就,为何本经说过去七佛都是以十二缘起逆顺观察成就呢?
  四圣谛初转见法(观十二因缘法,见八正道),二转修道(修习八正道,圆满七觉支),三转证道(解脱、解脱知见),可见,四圣谛和十二因缘并非两个法门,十二因缘只是四圣谛初转内容,难道这不值得思考吗?
  又《杂阿含》第393经说,佛陀以四圣谛成就而证得无上正等正觉,阿罗汉以四圣谛成就,辟支佛亦以四圣谛成就,【若一切漏尽,无漏心解脱、慧解脱,见法自知作证:我生已尽,梵行已立,所作已作,自知不受后有。彼一切悉知四圣谛。何等为四?谓知苦圣谛、知苦集圣谛、知苦灭圣谛、知苦灭道迹圣谛。如是知,如是见、如是无间等,亦如是说。
  若得辟支佛道证,彼一切知四圣谛故。何等为四?谓知苦圣谛、知苦集圣谛、知苦灭圣谛、知苦灭道迹圣谛。如是知,如是见、如是无间等,亦如是说。
  若得无上等正觉,彼一切知四圣谛故。何等为四?谓知苦圣谛、知苦集圣谛、知苦灭圣谛、知苦灭道迹圣谛。如是知,如是见、如是无间等,亦如是说。】
  佛陀是自悟,辟支佛也是自悟,有何差别?
  通常说法是,佛陀证悟后教化众生,而辟支佛不说法,又或辟支佛证悟虽较阿罗汉高,而不如佛陀圆满,诸如此类,好像可以解释,但又不能完全信服...
    
  十二因缘真的是造业受报的三世轮回说吗,佛陀到底在菩提树下观察到了什么,这个问题不清楚,学佛还真的不知在做些什么!
  【如来说正法律,现法离诸炽然,不待时节,通达涅盘,即身观察,缘自觉知。】
作者: 时间:2020-08-15 11:30:07
  水木社区居然有这样的帖子,萨度!萨度!
楼主红色角落2019 时间:2020-08-16 22:14:23
  31 如实观察“生死的集与灭”
    
  《杂阿含》第367经
  ========================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
  尔时世尊告诸比丘:“当勤方便,修习禅思,内寂其心。所以者何?比丘禅思,内寂其心,精勤方便者,如是如实显现。云何如实显现?老死如实显现,老死集、老死灭、老死灭道迹如实显现。生、有、取、爱、受、触、六入处、名色、识、行如实显现,行集、行灭、行灭道迹如实显现。此诸法无常、有为、有漏,如实显现。”
  佛说此经已,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
    
  《杂阿含》第368经
  ========================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
  尔时世尊告诸比丘:“当修无量三摩提,专精系念。修无量三摩提,专精系念已,如是如实显现。云何如实显现?谓老死如实显现,乃至行如实显现。此诸法无常、有为、有漏,如是如实显现。”
  佛说此经已,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
    
    
  《杂阿含》第428经
  ========================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王舍城迦兰陀竹园。
  尔时世尊告诸比丘:“当勤禅思,正方便起,内寂其心。所以者何?比丘禅思,内寂其心成就已,如实显现。云何如实显现?谓此苦圣谛如实显现,此苦集圣谛、苦灭圣谛、苦灭道迹圣谛如实显现。”
  佛说此经已,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
    
  解读: 目前,佛教界广为流传“由戒生定,由定发慧”,然而修定并不必然开发智慧,否则佛陀六年苦行,修至非想非非想处定为何仍然无慧呢?
  最终佛陀是回到早年的初禅经验,住于初禅,内寂其心,如理作意,正观十二缘起,方成正觉。
  《杂阿含》68 经亦如是说:“常当修习方便禅思,内寂其心,如实观察...”。
  实际上,修定为发慧的善方便,犹如吃饭用的筷子,有筷子可以更好的吃饭,没有筷子也不是不能吃,只是不很方便而已。
  佛陀为人说法,很多听法者并无禅定力,却能当下见法,足以说明慧非由定发,实由观而发也!
  如实观察“生死的集与灭”,从哪里下手呢,还是要回到根境为缘生识的当下,现前身心的缘起就是十二缘起,离此去思维,过去世因无明造作而有此生的业报,此生继续造业,而有未来世的生死,这只是妄想罢了,与修行何干?
  作为佛法核心的“十二因缘”沦为三世业报轮回的浅见,岂不悲哉!
楼主红色角落2019 时间:2020-08-16 22:15:25
  32 无明所盖, 爱结所系, 长夜轮回
  《杂阿含》第266经
  ========================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
  尔时佛告诸比丘:“于无始生死,无明所盖,爱结所系,长夜轮回,不知苦之本际。
  “有时长久不雨,地之所生百谷草木,皆悉枯干。诸比丘,若无明所盖,爱结所系,众生生死轮回,爱结不断,不尽苦边。
  “诸比丘,有时长夜不雨,大海水悉皆枯竭。诸比丘,无明所盖,爱结所系,众生生死轮回,爱结不断,不尽苦边。
  “诸比丘,有时长夜,须弥山王皆悉崩落。无明所盖,爱结所系,众生长夜生死轮回,爱结不断,不尽苦边。
  “诸比丘,有时长夜,此大地悉皆败坏。而众生无明所盖,爱结所系,众生长夜生死轮回,爱结不断,不尽苦边。
  “比丘,譬如狗子系柱,彼系不断,长夜绕柱,轮回而转。如是比丘,愚夫众生不如实知色、色集、色灭、色味、色患、色离,长夜轮回,顺色而转。如是不如实知受、想、行、识,识集、识灭、识味、识患、识离,长夜轮回,顺识而转。诸比丘,随色转、随受转、随想转、随行转、随识转。随色转故,不脱于色。随受、想、行、识转故,不脱于识。以不脱故,不脱生老病死、忧悲恼苦。
  “多闻圣弟子如实知色、色集、色灭、色味、色患、色离;如实知受、想、行、识,识集、识灭、识味、识患、识离故,不随识转。不随转故,脱于色,脱于受、想、行、识,我说脱于生老病死、忧悲恼苦。”
  佛说此经已,时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
  解读: 修行第一步见因缘法(即如实知五蕴集灭法)断无明,第二步修八正道(即圆满七觉分)断贪爱,最后生解脱、解脱知见:我生已尽,梵行已立,所作已办,不受后有。
    
  众生最大的痛苦就是轮回之苦,但却不知不觉,因为没有体验!事实上,轮回的形态在日常生活中也有表现。
  譬如,我们都有过这样的经验,为了完成一项任务,我们努力工作,不舍昼夜,最终完成任务,然后我们会休息放松。
  当然,适当的休息是必要的,但我们可能会很放逸,好像无事一身轻,尽情释放努力工作时所产生的压抑情绪,这更像是对自己的一种物质和精神的补偿,吃大餐、看电影、旅游等等,直到新的任务降临!
  人们持续这样的轮转生活,就像把发条用力旋紧,再慢慢松开,再旋紧再松开,如此循环往复。
  这就像是在海边的沙滩上堆城堡,人们一直想要保有城堡,可是海水不断地将城堡打坏,可是他觉得不死心,继续将城堡修复好。
  他会想:“坏了没有关系,我再把它修复就好,持续地修复呢,我还是拥有一座城堡”。
  可是有智慧的人一看,他并没有拥有城堡,他拥有一件工作,一个永远做不完,怎么做都不会成功的工作。
  那么,最好的办法是什么呢?放弃那个工作!如何放弃呢?你就静静看着:只要你不继续做,城堡自然会没有。
  城堡会维持是因为有那个不断的建造者和持续建造的意愿。可是建造者是什么呢,只是一个概念。  
  比如说,这本书是什么样子?当这样放的时候,它就是这个样子;当那样放的时候,它就是那个样子。
  所有的样子都是不同条件所显现的状况!那书是什么样子呢?每种样子都是特定条件的状况,如果没有这些条件就没有样子。
  最重要的是当你摆出任何样子的时候,它就一直在改变。书没有样子,所呈现的只是一种条件的状况,所以没有表现出种种样子的那一本书。
  这些样子就是所谓的那一本书,而这些样子就是条件的状况,所以书就是条件的状况。  
  那么,建造者呢,也只是一个概念,在现实当中,只是五蕴因缘的变化。当你明白这件事,就会放下那个完不成工作。
  离开工作的是谁呢?没有离开工作的那个人,只有工作的结束!你可能会想:那我不做这个工作以后会失去什么?
  你不会失去城堡,也不会失去你自己,你只有失去迷惑和贪爱,还有这件永远做不完的痛苦工作的结束;没有得到任何的事物,只有痛苦的结束!
楼主红色角落2019 时间:2020-08-16 22:16:00
  33 无明故,于五蕴生爱喜,取著五阴是我、我所
    
    
  《杂阿含》第44经
  ========================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
  尔时世尊告诸比丘:“若生则系著,不生则不系著。谛听善思,当为汝说。
  “云何若生则系著?愚痴无闻凡夫于色集、色灭、色味、色患、色离不如实知故,于色爱喜、赞叹、取著,于色是我、我所而取;取已,彼色若变、若异,心随变异;心随变异故,则摄受心住;摄受心住故,则生恐怖、障碍、顾念,以生系著故。受、想、行、识,亦复如是。是名生系著。
  “云何不生不系著?多闻圣弟子,色集、色灭、色味、色患、色离如实知;如实知故,不爱喜、赞叹、取著,不系我、我所而取;以不取故,彼色若变、若异,心不随变异;心不随变异故,心不系著摄受心住;不摄受心住故,心不恐怖、障碍、顾念,以不生不著故。受、想、行、识,亦复如是。是名不生不系著。”
  佛说此经已,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
  解读: 无明缘爱、爱缘取,取已,彼法变异,心随变异,以生系著故,则生恐怖。
    
  古代有一位将军拿出他所珍爱的玉杯把玩,一不小心玉杯滑了下来,他吓了一跳。还好那位将军动作快抓住滑下来的杯子,不过他已经惊吓得满头大汗了。
  当他回过神镇定下来之后,心里想着:“我在战场上面对千军万马、冲锋陷阵、出生入死从来没有害怕过,可是为什么一个小小的玉杯就让我吓成这样?”
  那位将军想了一阵子之后,就将他心爱的玉杯打碎。那位将军虽然在沙场上无所畏惧,但心系著于玉杯,当玉杯快摔坏时,心生恐惧。
  后来他沉思良久,将那个玉杯打碎。就如同佛陀经文中所教的:“...以不取故,彼色若变、若异,心不随变异;心不随变异故,心不系著摄受心住。
  不摄受心住故,心不恐怖、障碍、顾念,以不生不著故。......”
  “玉杯”不一定都会带在身边,可是五受阴则是随时都在。只是“系著于玉杯”,就能让一位沙场老将心生恐怖、汗流浃背,更遑论众生于色、受、想、行、识爱喜、赞叹、取著时的情况。这是很难想像的,可是众生却是每天无时无刻都得面对及承受啊!
楼主红色角落2019 时间:2020-08-16 22:17:48
  34 先断无明,后断贪爱
  《杂阿含》第31经
  ========================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王舍城迦兰陀竹园。
  尔时尊者舍利弗在耆阇崛山。
  时有长者子名输屡那,日日游行,到耆阇崛山,诣舍利弗所,头面礼足,却坐一面。
  时舍利弗谓输屡那:“若沙门、婆罗门,于色不如实知,色集不如实知,色灭不如实知,色灭道迹不如实知故,输屡那,当知此沙门、婆罗门,不堪能断色。如是沙门、婆罗门,于受、想、行、识不如实知,识集不如实知,识灭不如实知,识灭道迹不如实知故,不堪能断识。输屡那,若沙门、婆罗门,于色如实知,色集如实知,色灭如实知,色灭道迹如实知故,输屡那,当知此沙门、婆罗门,堪能断色。如是输屡那,若沙门、婆罗门,于受、想、行、识如实知,识集如实知,识灭如实知,识灭道迹如实知故,输屡那,当知此沙门、婆罗门,堪能断识。输屡那,于意云何?色为常、为无常耶?”
  答言:“无常。”
  又问:“若无常者,是苦耶?”
  答言:“是苦。”
  舍利弗言:“若色无常、苦者,是变易法。圣弟子宁于中见色是我、异我、相在不?”
  答言:“不也。”
  “输屡那,如是受、想、行、识,为常、为无常耶?”
  答言:“无常。”
  又问:“若无常者,是苦耶?”
  答言:“是苦。”
  又问:“若无常、苦者,是变易法。圣弟子宁于中见识是我、异我、相在不?”
  答曰:“不也。”
  输屡那,“当知色,若过去、若未来、若现在、若内若外、若粗若细、若好若丑,若远若近,于一切色不是我、不异我、不相在,是名如实知。输屡那,圣弟子于色生厌、离欲、解脱,解脱生老病死、忧悲苦恼。如是受、想、行、识,若过去、若未来、若现在、若内若外、若粗若细、若好若丑、若远若近,彼一切识不是我、不异我、不相在,是名如实知。输屡那,圣弟子于识生厌、离欲、解脱,解脱生老病死、忧悲苦恼。”
  时输屡那闻舍利弗所说,欢喜踊跃,作礼而去。
  ========================
  解读: 舍利弗教导输屡那,如实知五蕴集灭法,堪能断五蕴(之喜贪)。
  因为见五蕴集灭法,则能断除五蕴为常、乐、我之妄见,如实知五蕴为缘生,故无常、苦、非我我所,从而于五蕴生厌离,贪欲断则能解脱生老病死、忧悲苦恼。
    
    
  《相应部》第22.49经
  ========================
  [四九] 第七 输屡那(一)  
    一 如是我闻。尔时,世尊住王舍城竹林迦兰陀园。
    二 时,有居士子输屡那,来诣世尊之住处。诣而……乃至……
    三 一面坐时,世尊谓于居士子输屡那曰:
    四 ‘输屡那!若诸沙门、婆罗门,以无常、苦,变易法之色,观我是胜,观我是等,观我是劣者,如何得非不见如实耶?
    五 以无常、苦,变易法之受,观我是胜,观我是等,观我是劣者,如何得非不见如实耶?
    六 以无常、苦,变易法之想……
    七 以无常、苦,变易法之行,观我是胜,观我是等,观我是劣者,如何得非不见如实耶?
    八 以无常、苦、变易法之识,观我是胜,观我是等,观我是劣者,如何得非不见如实耶?
    九 输屡那!若诸沙门、婆罗门,以无常、苦、变易法之色,不观我是胜,不观我是等,不观我是劣者,如何得不见如实耶?
    一〇~一二 以无常、苦、变易法之……想……行……
    一三 以无常、苦变易法之识,不观我是胜,不观我是等,不观我是劣者,如何得不见如实耶?
    一四 输屡那!汝意云何,色是常耶?是无常耶?’
    ‘大德!是无常。’
    ‘若是无常者,是苦耶?是乐耶?’
    ‘大德!是苦。’
    ‘若无常、苦、变易之法,得观此,而此是我所,此是我,此是我体耶?’
    ‘大德!不也。’
    一五 ‘受是常耶?是无常耶?’
    ‘大德!是无常……’
    一六~一七 想……行……
    一八 ‘识是常耶?是无常耶?’
    ‘大德!是无常。’
    ‘若无常者,是苦耶?是乐耶?’
    ‘大德!是苦。’
    ‘若无常、苦、变易之法者、得观此,此是我所,此是我,此是我体耶?’
    ‘大德!不也。’
    一九 ‘输屡那!是故于此处所有色之过去、未来、现在、内、外、粗、细、劣、胜、远、近者,此非我所,此非我,此非我体,应以如是正慧如实见。
    二〇~二二 所有受之……想之……行之……
    二三 所有识之过去、未来、现在、内、外、粗、细、胜、劣、远、近者,此非我所,此非我,此非我体,应以如是正慧如实见。
    二四 输屡那!如是有闻之圣弟子,厌患于色、厌患于受、厌患于想、厌患于行、厌患于识、厌患而离欲,离欲故解脱,令解脱故谓解脱智生,知:生已尽、梵行已立、所作已办、不受后有。’
    
  《相应部》第22.50经
  ========================
    [五〇] 第八 输屡那(二)  
    一 如是我闻。尔时,世尊住王舍城竹林迦兰陀园。
    二 时,有居士子输屡那,来诣世尊住处。诣已,敬礼世尊,坐于一面。
    三 一面坐时,世尊谓于居士子输屡那曰:
    四 ‘输屡那!若诸沙门、婆罗门,不知色,不知色集,不知色灭,不知顺色灭之道。不知受,不知受集 ,不知受灭,不知顺受灭之道。不知想……乃至……不知行,不知行集,不知行灭,不知顺行灭之道。不知识,不知识集,不知识灭,不知顺识灭之道者。输屡那!彼沙门、婆罗门,不相应于我沙门中之沙门,不相应婆罗门中之婆罗门者。又彼具寿等亦非于现法自证知、现证、具足沙门之义、婆罗门之义而住。
    五 输屡那!若诸沙门、婆罗门,知色,知色集,知色灭,知顺色灭之道。知受……想……行……知识,知识集,知识灭,知顺识灭之道者。输屡那!彼沙门,婆罗门、相应于我沙门中之沙门,相应于婆罗门中之婆罗门者。又彼具寿等,亦于现法自证知、现证、具足沙门之义、婆罗门之义而住。’
  ========================
  解读: 《相应部》第22.49~22.50两经是《杂阿含》第31经的异译。
  可以看到,两种翻译的经文次序有所颠倒,22.49经讲观五蕴无常、苦、非我我所,断我见;
  22.50经讲如实知五蕴集灭法,于现法自证知、现证。  
  显然,这是两种不同的修行次第,到底是先见五蕴集灭法(断无明),还是先观无常苦非我(断我见)呢?
  这是佛教界相当困扰的问题,根源在于十结论义。
  五下分结:身见、戒取、疑、贪、瞋;五上分结:色爱、无色爱、掉、慢、无明。
  通常说法是初果断三结(身见、戒取、疑),而阿罗汉断十结(无明最后断),然而,在《杂阿含》中只有五下分结,并未出现五上分结,其中掉是五盖,如何成为结?
    
  无明是于五蕴集灭法不如实知,不断无明如何断我见。
  《杂阿含》第296经  
  【多闻圣弟子于此因缘法、缘生法,正智善见。不求前际,言我过去世若有、若无?我过去世何等类?我过去世何如?
  不求后际,我于当来世为有、为无?云何类?何如?内不犹豫,此是何等?云何有此?为前谁终?当云何之?此众生从何来?
  于此没当何之?若沙门、婆罗门起凡俗见所系,谓说我见所系、说众生见所系、说寿命见所系、忌讳吉庆见所系,尔时悉断、悉知,断其根本,如截多罗树头,于未来世成不生法。是名多闻圣弟子,于因缘法、缘生法,如实正知,善见、善觉、善修、善入。】
    
  另外,慢以我见为根源,不断无明如何断慢。
  《杂阿含》第58经  
  【愚痴无闻凡夫,于色见我、异我、相在,于受、想、行、识见我、异我、相在,于此生我慢】
    
  在转-法-论-经中,佛陀明确指出四圣谛三转十二行的修证次第,初转见法即得明断无明,二转修八正道断贪爱,三转成就解脱、解脱知见。
  《相应部》第56.18经 (初转见四圣谛,见四圣谛即是明)
  【大德!所谓明、明者。大德!云何为明耶?云何为随明耶?’ ‘比丘!苦之智,苦集之智,苦灭之智,顺苦灭道之智,此名之明;如是者为随明。】
  《杂阿含》第646经 (慧根即是四圣谛)
  【尔时世尊告诸比丘:“有五根。何等为五?谓信根、精进根、念根、定根、慧根。信根者,当知是四不坏净。精进根者,当知是四正断。
  念根者,当知是四念处。定根者,当知是四禅。慧根者,当知是四圣谛。”】
  《杂阿含》第654经 (慧根为首,摄受余四根)
  【尔时,世尊告诸比丘:“有五根。何等为五?谓信根、精进根、念根、定根、慧根。此五根,一切皆为慧根所摄受。譬如堂阁众材,栋为其首,
  皆依于栋,以摄持故。如是五根,慧为其首,以摄持故。”】
  《相应部》第48.52经 (慧根生已,余四根安住)
  【诸比丘!于圣弟子,若尚未生圣智者,则无四根之等住,无四根之安住。诸比丘!于圣弟子,若已生圣智,则有四根之等住,有四根之安住。】
  《杂阿含》第749经 (明为前相,次第修行八正道)
  【若起明为前相,生诸善法,时惭愧随生;惭愧生已,能生正见;正见生已,起正志、正语、正业、正命、正方便、正念、正定,次第而起。
  正定起已,圣弟子得正解脱贪欲、瞋恚、愚痴。如是圣弟子得正解脱已,得正知见:我生已尽,梵行已立,所作已作,自知不受后有。】
  《相应部》第45.1经 (以明为前,次第修行八正道)
  【以明为前,因生善法,随生惭愧。诸比丘!随明于有智者则生正见,有正见则生正思惟,有正思惟则生正语,有正语则生正业,有正业则生正命,有正命则生正精进,有正精进则生正念,有正念则生正定。】
    
  可知,佛法修行次就是先断无明后断贪爱。
  因此,须陀洹断无明后,才能断我见(无明灭则行灭),才能断戒取(见八正道),才能断疑(成就四不坏净),这就是经中所说的断无明慧解脱。
  《杂阿含》第710经  
  【贪欲染心者,不得、不乐;无明染心者,慧不清净。是故比丘,离贪欲者心解脱,离无明者慧解脱。若彼比丘离贪欲,心解脱,得身作证;离无明,慧解脱。】
  至于阿罗汉,就是再断除贪欲和嗔恚,三毒断尽,成就心解脱、解脱知见。
  《杂阿含》第1经  
  【比丘,心解脱者,若欲自证,则能自证:我生已尽,梵行已立,所作已作,自知不受后有。】
    
  为什么佛法修证次第发生如此混乱?根本原因在于后世论师人为篡改经教,罪魁祸首即是《舍利弗阿毗昙论》!
  目前,无论《杂阿含》还是《相应部》,增加的很多部派论义多是源自此论,它不但修改佛法修正次第,也转变佛教圣者典范,提出十结烦恼、识分位十二因缘、阿罗汉有漏不究竟,并发展出菩萨、辟支佛的圣者典范,这才导致部派分裂,大众部异军突起,阿难系经师僧团远走雪山,最后佛法在世间销声匿迹,果然如世尊预言正法五百年。。。
    
  真谛《部执异论疏》
  【上座弟子部,唯弘经藏,不弘律、论二藏故。……从迦叶已来,至优波笈多,专弘经藏,相传未异。以后稍弃根本,渐弘毘昙。至迦旃延子等,弃本取末,所说与经不相符。欲刊定之,使改末归本,固执不从。再三是正,皆执不回,因此分成异部。】
楼主红色角落2019 时间:2020-08-16 22:19:22
  35 先知法住,后知涅盘
    
  《杂阿含》第347经
  ========================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王舍城迦兰陀竹园。
  若王、大臣、婆罗门、长者、居士,及余世人,所共恭敬、尊重、供养佛及诸声闻众,大得利养、衣被、饮食、卧具、汤药。都不恭敬、尊重、供养众邪异道衣被、饮食、卧具、汤药。
  尔时众多异道聚会未曾讲堂,作如是论:“我等昔来常为国王、大臣、长者、居士及余一切之所奉事,恭敬供养衣被、饮食、卧具、汤药,今悉断绝,但恭敬供养沙门瞿昙声闻大众衣被、饮食、卧具、汤药。今此众中,谁有智慧大力,堪能密往诣彼沙门瞿昙众中出家,闻彼法已,来还广说。我等当复用彼闻法,化诸国王、大臣、长者、居士,令其信乐,可得还复供养如前。”
  时有人言:“有一年少,名曰须深,聪明黠慧,堪能密往沙门瞿昙众中出家,听彼法已,来还宣说。”
  时诸外道诣须深所,而作是言:“我今日大众聚集未曾讲堂,作如是论:‘我等先来为诸国王、大臣、长者、居士及诸世人之所恭敬奉事,供养衣被、饮食、卧具、汤药,今悉断绝。国王、大臣、长者、居士,及诸世间,悉共奉事沙门瞿昙声闻大众。我此众中,谁有聪明黠慧,堪能密往沙门瞿昙众中出家学道,闻彼法已,来还宣说,化诸国王、大臣、长者、居士,令我此众还得恭敬、尊重、供养。’其中有言:‘唯有须深聪明黠慧,堪能密往瞿昙法中出家学道,闻彼说法,悉能受持,来还宣说。’是故我等故来相请,仁者当行。”
  时彼须深默然受请,诣王舍城迦兰陀竹园。时众多比丘,出房舍外,露地经行。尔时须深诣众多比丘,而作是言:“诸尊!我今可得于正法中出家受具足,修梵行不?”
  时众多比丘将彼须深,诣世尊所,稽首礼足,退住一面,白佛言:“世尊,今此外道须深,欲求于正法中出家受具足,修梵行。”
  尔时世尊知外道须深心之所念,告诸比丘:“汝等当度彼外道须深,令得出家。”
  时诸比丘愿度须深出家,已经半月。有一比丘语须深言:“须深当知,我等生死已尽,梵行已立,所作已作,自知不受后有。”
  时彼须深语比丘言:“尊者,云何学离欲恶不善法,有觉有观,离生喜乐,具足初禅,不起诸漏,心善解脱耶?”
  比丘答言:“不也,须深。”
  复问:“云何离有觉有观,内净一心,无觉无观,定生喜乐,具足第二禅,不起诸漏,心善解脱耶?”
  比丘答言:“不也,须深。”
  复问:“云何尊者,离喜舍心住,正念正智,身心受乐,圣说及舍,具足第三禅,不起诸漏,心善解脱耶?”
  答言:“不也,须深。”
  复问:“云何尊者,离苦息乐,忧喜先断,不苦不乐,舍净念一心,具足第四禅,不起诸漏,心善解脱耶?”
  答言:“不也,须深。”
  复问:“若复寂静解脱,起色、无色,身作证具足住,不起诸漏,心善解脱耶?”
  答言:“不也,须深。”
  复问:“云何尊者所说不同,前后相违?云何不得禅定而复记说?”
  比丘答言:“我是慧解脱也。”
  作是说已,众多比丘各从座起而去。
  尔时须深知众多比丘去已,作是思惟:“此诸尊者所说不同,前后相违,言不得正受,而复记说自知作证。”作是思惟已,往诣佛所,稽首礼足,退住一面,白佛言:“世尊,彼众多比丘于我面前记说:‘我生已尽,梵行已立,所作已作,自知不受后有。’我即问彼尊者:‘得离欲恶不善法,乃至身作证,不起诸漏,心善解脱耶?’彼答我言:‘不也,须深。’我即问言:‘所说不同,前后相违。言不入正受,而复记说自知作证?’彼答我言:‘得慧解脱。’作此说已,各从座起而去。我今问世尊,云何彼所说不同,前后相违?不得正受,而复说言自知作证?”
  佛告须深:“彼先知法住,后知涅槃。彼诸善男子,独一静处,专精思惟,不放逸住,离于我见,不起诸漏,心善解脱。”
  须深白佛:“我今不知,先知法住,后知涅槃,彼诸善男子独一静处,专精思惟,不放逸法,离于我见,不起诸漏,心善解脱。”
  佛告须深:“不问汝知不知,且自先知法住,后知涅槃。彼诸善男子,独一静处,专精思惟,不放逸住,离于我见,心善解脱。”
  须深白佛:“唯愿世尊为我说法,令我得知法住智,得见法住智。”
  佛告须深:“我今问汝,随意答我。须深,于意云何?有生故有老死,不离生有老死耶?”
  须深答曰:“如是,世尊。有生故有老死,不离生有老死。”
  “如是生、有、取、爱、受、触、六入处、名色、识、行、无明,有无明故有行,不离无明而有行耶?”
  须深白佛:“如是,世尊。有无明故有行,不离无明而有行。”
  佛告须深:“无生故无老死,不离生灭而老死灭耶?”
  须深白佛言:“如是,世尊。无生故无老死,不离生灭而老死灭。”
  “如是乃至无无明故无行,不离无明灭而行灭耶?”
  须深白佛:“如是,世尊。无无明故无行,不离无明灭而行灭。”
  佛告须深:“作如是知、如是见者,为有离欲恶不善法,乃至身作证具足住不?”
  须深白佛:“不也,世尊。”
  佛告须深:“是名先知法住,后知涅槃。彼诸善男子,独一静处,专精思惟,不放逸住,离于我见,不起诸漏,心善解脱。”
  佛说此经已,尊者须深远尘离垢,得法眼净。尔时须深见法、得法、觉法、度疑,不由他信,不由他度,于正法中,心得无畏。稽首佛足,白佛言:“世尊,我今悔过!我于正法中盗密出家,是故悔过!”
  佛告须深:“云何于正法中盗密出家?”
  须深白佛言:“世尊,有众多外道来诣我所,语我言:‘须深当知,我等先为国王、大臣、长者、居士及余世人恭敬供养,而今断绝,悉共供养沙门瞿昙声闻大众。汝今密往沙门瞿昙声闻众中出家受法,得彼法已,还来宣说我等,当以彼闻法教化世间,令彼恭敬供养如初。’是故世尊,我于正法律中盗密出家。今日悔过,唯愿世尊听我悔过,以哀愍故!”
  佛告须深:“受汝悔过。汝当具说:‘我昔愚痴、不善无智,于正法律盗密出家,今日悔过,自见罪,自知罪,于当来世律仪成就,功德增长,终不退减。’所以者何?凡人有罪,自见、自知而悔过者,于当来世律仪成就,功德增长,终不退减。”
  佛告须深:“今当说譬,其智慧者以譬得解。譬如国王有防逻者,捉捕盗贼,缚送王所,白言:‘大王,此人劫盗,愿王处罪。’王言:‘将罪人去,反缚两手,恶声宣令,周遍国中,然后将出城外刑罪人处,遍身四体,劖以百矛。’彼典刑者受王教令,送彼罪人,反缚两手,恶声宣唱,周遍城邑,将出城外刑罪人处,遍身四体,劖以百矛。日中,王问:‘罪人活耶?’臣白言:‘活。’王复敕臣,复劖百矛。至日晡时,复劖百矛,彼犹不死。”
  佛告须深:“彼王治罪,劖以三百矛,彼罪人身宁有完处如手掌不?”
  须深白佛:“不也,世尊。”
  复问须深:“时彼罪人,劖以三百矛因缘,受苦极苦剧不?”
  须深白佛:“极苦,世尊。若劖以一矛,苦痛难堪,况三百矛当可堪忍!”
  佛告须深:“此尚可耳。若于正法律盗密出家,盗受持法,为人宣说,当受苦痛,倍过于彼。”
  佛说是法时,外道须深漏尽意解。
  佛说此经已,尊者须深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
  解读: 此经讲述须深盗法,后皈依正法,漏尽解脱。
  断无明慧解脱,断贪欲心解脱,心解脱者则能自知作证,这是《杂阿含》绝大多数经文的共说。
  本经中有一比丘自称慧解脱,却自记说“生死已尽,梵行已立,所作已作,自知不受后有”,这是不符合正统佛法的。
  根据后面佛陀讲述,慧解脱者只是见十二因缘法的见法者,即先知法住,但还未证涅盘,必须继续修行,“独一静处,专精思惟,不放逸住,离于我见,不起诸漏,心善解脱。”
  见法(十二因缘集灭法)、断无明、慧解脱,这是修行的第一步,也即是五根的慧根成就(然后起信根、精进根、念根、定根),也是八正道的正见成就(然后起正思维、正语、正业、正命、正精进、正念、正定),最后定根和正定成就,解脱、解脱知见生。
  因而,慧解脱者并不需要禅定功夫,例如,舍利弗和目犍连出家前并未修习禅定,却在听闻缘起偈后当下见法。
  慧解脱的证量为须陀洹,绝不是阿罗汉,后世学人揉杂部派论义,认为无明最后断,而将慧解脱者误认为是阿罗汉。
    
  为何后世论师会将最先断的无明,放在十结的最后断呢?
  这有两方面的原因:一是受奥义书梵我、耆那教业清净的影响,
  凡夫识受无明和业障染污,必须由苦行和禅定才可回归本来的智慧;
  二是对涅盘的误解,众生期盼圣者住世,但断无明后则七有天人往生,究竟苦边,
  圣者涅盘似乎与众生永别,如何让圣者长久的在轮回中教导众生修行呢?
  必须把断无明移至最后断,或者分段断,不断无明而又能断身见、戒取、疑、贪、嗔,
  这样的圣者即非凡夫,又能长久轮回,这就是后来的菩萨信仰。
  实际上,不断无明就是凡夫,身见、戒取、疑、贪、嗔是绝不可能先于无明而断的!
  佛陀的教导是,见法者务必勤修七觉分,漏尽解脱,此为精进,否则为放逸,见《杂阿含》212经。

  (觉得这是乱解读。
    
  按本经所说,得慧解脱者“生死已尽,梵行已立,所作已作,自知不受后有”,怎么可
  能“证量为须陀洹”?
    
  而且慧解脱者也并非不需要禅定,凡是无定解脱者(得灭尽定)都称为慧解脱,所以慧
  解脱有很多种,有些无禅定,有些证到初禅,有些能证到四禅八定。)
楼主红色角落2019 时间:2020-08-16 22:20:11
  36 当精进不放逸
    
    
  《杂阿含》第855经
  ========================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
  时有难提优婆塞来诣佛所,稽首佛足,退坐一面,白佛言:“世尊,若圣弟子于此五根,一切时不成就者,为放逸,为不放逸?”
  佛告难提:“若于此五根,一切时不成就者,我说此等为凡夫数。若圣弟子不成就者,为放逸,非不放逸。难提,若圣弟子于佛不坏净成就,而不上求,不于空闲林中,若露地坐,昼夜禅思,精勤修习胜妙出离,饶益随喜;彼不随喜已,欢喜不生;欢喜不生已,身不猗息;身不猗息已,苦觉则生;苦觉生已,心不得定;心不得定者,是圣弟子名为放逸。于法、僧不坏净,圣戒成就,亦如是说。
  “如是难提,若圣弟子成就于佛不坏净,其心不起知足想,于空闲林中,树下露地,昼夜禅思,精勤方便,能起胜妙出离随喜;随喜已,生欢喜;生欢喜已,身猗息;身猗息已,觉受乐;觉受乐已,心则定。若圣弟子心定者,名不放逸。法、僧不坏净,圣戒成就,亦如是说。”
  佛说此经已,难提优婆塞闻佛所说,欢喜随喜,从座起,礼佛足而去。
  ========================
  解读: 若于五根不成就,于七觉支不圆满,于佛法僧戒不成就者,是为放逸!
    
    
  《杂阿含》第212经
  ========================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
  尔时世尊告诸比丘:“我不为一切比丘说不放逸行,亦非不为一切比丘说不放逸行。
  “不向何等像类比丘说不放逸行?若比丘得阿罗汉,尽诸有漏,离诸重担,逮得己利,尽诸有结,心正解脱。如是像类比丘,我不为说不放逸行。所以者何?彼诸比丘已作不放逸故,不复堪能作放逸事。我今见彼诸尊得不放逸果,是故不为彼说不放逸行。
  “为何等像类比丘说不放逸行?若诸比丘在学地者,未得心意增上安隐,向涅槃住。如是像类比丘,我为其说不放逸行。所以者何?以彼比丘习学诸根,心乐随顺资生之具,亲近善友,不久当得尽诸有漏,无漏心解脱、慧解脱,现法自知作证:我生已尽,梵行已立,所作已作,自知不受后有。所以者何?彼眼识所可爱乐、染著之色,彼比丘见已,不喜、不赞叹、不染、不系著住。以不喜、不赞叹、不染、不著住故,专精胜进,身心止息,心安极住不忘,常定一心,无量法喜,但逮得第一三昧正受,终不退减随于眼色。于耳、鼻、舌、身、意识法,亦复如是。”
  佛说此经已,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
  解读: 无学比丘(阿罗汉)已断尽烦恼,心正解脱,不复放逸。云何不复放逸?圣弟子正定起已,随正见,随正念,住于正智,行于正道,堪为人天供养。
  有学比丘,当精勤于离贪断爱之八正道,即于可爱乐染著之色,不喜、不赞叹、不染、不系著住,专精胜进,身心止息,心安极住不忘,常定一心,无量法喜。
    
    
    
  《杂阿含》第212经
  ========================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
  尔时世尊告诸比丘:“我于二法依止多住。云何为二?于诸善法未曾知足,于断未曾远离。于善法不知足故,于诸断法未曾远离故,乃至肌消肉尽,筋连骨立,终不舍离精勤方便,不舍善法,不得未得,终不休息,未曾于劣心生欢喜,常乐增进,升上上道。如是精进住故,疾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等。比丘,当于二法依止多住,于诸善法不生足想,依于诸断未曾舍离,乃至肌消肉尽,筋连骨立,精勤方便堪能,修习善法不息。是故比丘,于诸下劣勿生欢喜想,当修上上升进。多住如是修习,不久当得速尽诸漏,无漏心解脱、慧解脱,现法自知作证:我生已尽,梵行已立,所作已作,自知不受后有。”
  佛说此经已,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
  解读: 精进即四正勤:未生恶法令不生,已生恶法令灭,未生善法令生,已生善法令增长。
  就修行而言,即未生五盖令不生,已生五盖令灭,未生七觉支令生,已生七觉支令增长。
    
    
  《杂阿含》第727经
  ========================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力士聚落人间游行,于拘夷那竭城希连河中间住。于聚落侧,告尊者阿难:“令四重襞叠,敷世尊郁多罗僧,我今背疾,欲小卧息。”
  尊者阿难即受教敕,四重襞叠,敷郁多罗僧已,白佛言:“世尊,已四重襞叠,敷郁多罗僧,唯世尊知时。”
  尔时世尊厚襞僧伽梨枕头,右胁而卧,足足相累,系念明相,正念正智,作起觉想,告尊者阿难:“汝说七觉分。”
  时尊者阿难即白佛言:“世尊,所谓念觉分,世尊自觉成等正觉,说依远离、依无欲、依灭、向于舍。择法、精进、喜、猗、定、舍觉分,世尊自觉成等正觉,说依远离、依无欲、依灭、向于舍。”
  佛告阿难:“汝说精进耶?”
  阿难白佛:“我说精进,世尊。我说精进,善逝。”
  佛告阿难:“唯精进修习多修习,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说是语已,正坐端身系念。
  时有异比丘即说偈言:
  “乐闻美妙法,忍疾告人说,
  比丘即说法,转于七觉分。
  善哉尊阿难,明解巧便说,
  有胜白净法,离垢微妙说。
  念择法精进,喜猗定舍觉,
  此则七觉分,微妙之善说。
  闻说七觉分,深达正觉味,
  身婴大苦患,忍疾端坐听。
  观为正法王,常为人演说,
  犹乐闻所说,况余未闻者!
  第一大智慧,十力所礼者,
  彼亦应疾疾,来听说正法。
  诸多闻通达,契经阿毗昙,
  善通法律者,应听况余者!
  闻说如实法,专心黠慧听,
  于佛所说法,得离欲欢喜,
  欢喜身猗息,心自乐亦然。
  心乐得正受,正观有事行,
  厌恶三趣者,离欲心解脱。
  厌恶诸有趣,不集于人天,
  无余犹灯灭,究竟般涅槃。
  闻法多福利,最胜之所说,
  是故当专思,听大师所说。”
  异比丘说此偈已,从座起而去。
  ========================
  解读: 佛陀听闻阿难讲说精进,不顾病痛,正坐端身系念,怎不令人感动!
  “唯精进修习多修习,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何为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杂阿含》379经说成就四圣谛三转十二行即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声闻弟子亦成就四圣谛三转十二行称为阿罗汉,佛陀和阿罗汉有何差别?
  《杂阿含》75经
  【佛告比丘:“谛听善思,当为汝说。如来、应、等正觉,未曾闻法,能自觉法,通达无上菩提。于未来世开觉声闻,而为说法,谓四念处、四正勤、四如意足、五根、五力、七觉、八道。比丘,是名如来、应、等正觉,未得而得,未利而利,知道、分别道、说道、通道,复能成就诸声闻,教授教诫。如是说正顺欣乐善法。是名如来、罗汉差别。”】
楼主红色角落2019 时间:2020-08-16 22:21:25
  37 十二因缘之“行”
    
  《杂阿含》第57经
  ========================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
  尔时世尊着衣持钵,入舍卫城乞食还,持衣钵,不语众,不告侍者,独一无二,于西方国土人间游行。
  时安陀林中有一比丘,遥见世尊不语众,不告侍者,独一无二。见已进诣尊者阿难所,白阿难言:“尊者,当知世尊不语众,不告侍者,独一无二而出游行。”
  尔时阿难语彼比丘:“若使世尊不语众,不告侍者,独一无二而出游行,不应随从。所以者何?今日世尊欲住寂灭,少事故。”
  尔时世尊游行,北至半阇国波陀聚落,于人所守护林中,住一跋陀萨罗树下。
  时有众多比丘诣阿难所,语阿难言:“今闻世尊住在何所?”
  阿难答曰:“我闻世尊北至半阇国波陀聚落,人所守护林中,跋陀萨罗树下。”
  时诸比丘语阿难曰:“尊者当知,我等不见世尊已久,若不惮劳者,可共往诣世尊,哀愍故。”
  阿难知时,默然而许。
  尔时尊者阿难与众多比丘,夜过晨朝,着衣持钵,入舍卫城乞食。乞食已,还精舍,举卧具,持衣钵,出至西方人间游行,北至半阇国波陀聚落,人守护林中。时尊者阿难与众多比丘,置衣钵,洗足已,诣世尊所,头面礼足,于一面坐。
  尔时世尊为众多比丘说法,示教利喜。
  尔时座中有一比丘作是念:“云何知、云何见,疾得漏尽?”
  尔时世尊知彼比丘心之所念,告诸比丘:“若有比丘于此座中作是念:云何知、云何见,疾得漏尽者。我已说法言:‘当善观察诸阴,所谓四念处、四正勤、四如意足、五根、五力、七觉分、八圣道分。’我已说如是法,观察诸阴。而今犹有善男子不勤欲作、不勤乐、不勤念、不勤信,而自慢惰,不能增进得尽诸漏。若复善男子于我所说法,观察诸阴,勤欲、勤乐、勤念、勤信,彼能疾得尽诸漏。
  “愚痴无闻凡夫,于色见是我,若见我者,是名为行。彼行何因、何集、何生、何转?无明触生爱,缘爱起彼行。彼爱何因、何集、何生、何转?彼爱受因、受集、受生、受转。彼受何因、何集、何生、何转?彼受触因、触集、触生、触转。彼触何因、何集、何生、何转?谓彼触六入处因、六入处集、六入处生、六入处转。彼六入处,无常、有为、心缘起法;彼触、受、爱、行,亦无常、有为、心缘起法。如是观者,而见色是我;不见色是我,而见色是我所;不见色是我所,而见色在我;不见色在我,而见我在色。不见我在色,而见受是我;不见受是我,而见受是我所;不见受是我所,而见受在我;不见受在我,而见我在受。不见我在受,而见想是我;不见想是我,而见想是我所;不见想是我所,而见想在我;不见想在我,而见我在想。不见我在想,而见行是我;不见行是我,而见行是我所;不见行是我所,而见行在我;不见行在我,而见我在行。不见我在行,而见识是我;不见识是我,而见识是我所;不见识是我所,而见识在我;不见识在我,而见我在识。不见我在识,复作断见、坏有见;不作断见、坏有见,而不离我慢;不离我慢者,而复见我,见我者即是行。彼行何因、何集、何生、何转?如前所说,乃至我慢。作如是知,如是见者,疾得漏尽。”
  佛说此经已,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
  解读: 十二因缘之“行”通常说为身行、口行、意行(见《杂阿含》298、344、355等经),或福行、非福行、非福不福行(见《杂阿含》292经),
  这两种说法中行为造作意,行缘识中识理解为携带业的识(结生识,入胎识等),尤其后一种说法,很明显是造业受报论,
  传统十二因缘解说为:过去世因无明而造作(行),今生业识入胎(名色),名色生长为六处...,取缘有,未来世有缘生,生缘老病死。
  这样,佛陀在菩提树下悟到的十二因缘就成为一种学说,而不可能如法修行,任你倒背如流,于法何益?
  本经中,佛陀指出“行”为我见。“无明”是于五蕴集灭法不如实知,不如实知故,见五蕴是我、我所、相在,于五蕴生爱取,因而“行”实际上就是“取”,这从“无明触生爱,缘爱起彼行”可以看出,另见《杂阿含》第43、44经
  《杂阿含》第43经
  【“云何取故生著?愚痴无闻凡夫于色见是我、异我、相在,见色是我、我所而取;取已,彼色若变、若异,心亦随转;心随转已,亦生取著摄受心住;摄受心住故,则生恐怖、障碍、心乱,以取著故。愚痴无闻凡夫于受、想、行、识,见我、异我、相在,见识是我、我所而取;取已,彼识若变、若异,彼心随转;心随转故,则生取著摄受心住;住已,则生恐怖、障碍、心乱,以取著故,是名取著。】
  《杂阿含》第44经
  【“云何若生则系著?愚痴无闻凡夫于色集、色灭、色味、色患、色离不如实知故,于色爱喜、赞叹、取著,于色是我、我所而取;取已,彼色若变、若异,心随变异;心随变异故,则摄受心住;摄受心住故,则生恐怖、障碍、顾念,以生系著故。受、想、行、识,亦复如是。是名生系著。】
    
  若如此解读,则十二因缘即可观矣!于六入处不正思维五蕴集灭法,而生无明,由无明故,见五蕴是我、我所、相在,因而贪爱执取五蕴,形成身心结缚,爱为结法,根境(五蕴)为结所系法,如此则有未来生老病死、忧悲恼苦,如是如是纯大苦聚集。
  《杂阿含》第19经
  【色是结所系法;是结所系法,宜速除断;断彼法已,以义饶益,长夜安乐。如是受、想、行、识,结所系法;是结所系法,宜速除断;断彼法已,以义饶益,长夜安乐。】
  《杂阿含》第239经
  【“我今当说结所系法及结法。云何结所系法?眼色、耳声、鼻香、舌味、身触、意法,是名结所系法。云何结法?谓欲贪,是名结法。”】
  《杂阿含》第283经
  【若于结所系法,随生味著、顾念、心缚,则爱生;爱缘取,取缘有,有缘生,生缘老病死、忧悲恼苦,如是如是纯大苦聚集。如人种树,初小软弱,爱护令安,壅以粪土,随时溉灌,冷暖调适,以是因缘,然后彼树得增长大。如是比丘,结所系法,味著将养,则生恩爱;爱缘取,取缘有,有缘生,生缘老病死、忧悲恼苦,如是如是纯大苦聚集。】
    
    
    
  《相应部》第22.81经
  ========================
  [八一] 第九 波陀聚落  
    一 尔时,世尊住拘睒弥国瞿师多罗园。
    二 时,世尊清晨着下衣、持钵、衣,入拘睒弥乞食,行于拘睒弥乞食,食已,从乞食还,自收藏卧、坐具,持钵、衣,未告侍者,不顾比丘众,独去游方。
    三 时,有一比丘,于世尊出去未久,来至具寿阿难处,来而言于具寿阿难曰:
    ‘友阿难!世尊自收藏卧、坐具,持钵、衣,未告侍者,不顾比丘众,独去游方矣。’
    四 ‘友!世尊自收藏卧、坐具,持钵、衣,未告侍者,不顾比丘众,独往游方时,世尊欲独住,任何人皆不得随从。’
    五 时,世尊顺次游方到波陀聚落。于此,世尊住于波陀聚落跋陀萨罗树下。
    六 时,有众多比丘,来至具寿阿难之处,与具寿阿难俱相交谈庆慰、欢喜、感铭之言后,坐于一面。
    七 坐于一面之彼诸比丘,言具寿阿难曰:
    ‘友阿难!已久不亲闻世尊之说法。友阿难!我等欲亲闻世尊之说法。’
    八 时,具寿阿难,与彼诸比丘众俱,来诣波陀聚落跋陀萨罗树,世尊之住处。诣已,敬礼世尊,坐于一面。
    九 坐于一面时,世尊为彼诸比丘说法,教示、劝导,赞叹勉励,令之欢喜。
    一〇 尔时,有一比丘!心生如是思念:
    ‘如何知,如何观者,得无间尽诸漏耶?’
    一一 时,世尊知彼比丘心之所思念,以告诸比丘曰:
    ‘诸比丘!我思择而说法,思择而说四念处,思择而说四正勤 ,思择而说四如意足,思择而说五根,思择而说五力,思择而说七觉分,思择而说八圣道分。
    诸比丘!如是乃我思择之说法。
    一二 诸比丘!如是我思择说法,时,此处有一比丘,心生是念:‘如何知,如何观者,得无间尽诸漏?’
    一三 诸比丘!如何知,如何观者,得无间尽诸漏耶?
    一四 诸比丘!于此处有无闻凡夫,不见圣人,不知圣人之法,不顺圣人之法,不见善知识……乃至……不随善知识之法,以见色为我。诸比丘!彼以见为行,此行以何为因?以何为集?从何而生?从何而现耶?诸比丘!若于无明触所生之所受触者,于无闻之凡夫,生渴爱,依此而生行。诸比丘!如是彼行亦是无常、有为、缘无间尽诸起所生,彼渴爱亦是无常、有为、缘起所生。彼受……彼触亦是无常、有为、缘起所生。彼受……彼触亦是无常、有为、缘起所生。彼无明亦是无常、有为、缘起所生。诸比丘!如是知,如是观者,于无间尽诸漏。
    一七 虽不见色是我,却见我有色。诸比丘!彼以见为行,此行以何为因?以何为集?从何而生?从何而现耶?诸比丘!若于无明触所生之所受触,于无闻凡夫生渴爱,由此而生行。诸比丘!如是彼行亦是无常、有为、缘起所生。诸比丘!彼渴爱……受……触……无明亦是无常、有为、缘起所生。诸比丘!如是知、如是观者,于无间而尽诸漏。
    一八 虽不见色是我,亦不见我有色,却见我中有色。诸比丘!彼以见为行。此行以何因、以何集、从何而生?从何而现耶?诸比丘!于无明触所生之所受触者,于无闻之凡夫,生渴爱,由此而生行。诸比丘!如是彼行亦是无常、有为、缘起所生。彼渴爱……受……触……无明亦是无常、有为、缘起所生。诸比丘!如是知,如是观者,于无间尽诸漏。
    一九 不见色是我,不见我有色,亦不见我中有色,却见色中有我。诸比丘!彼以见为行。此行以何为因、以何为集、从何而生?从何而现耶?诸比丘!于无明触所生之所受触者,于无闻凡夫生渴爱,由此而生行。诸比丘!如是彼行亦是无常、有为、缘起所生。彼渴爱……受……触……无明亦是无常、有为、缘起所生。诸比丘!如是知……乃至……尽诸漏。
    二〇 虽不见色是我,亦不见我有色,我中有色,色中有我。
    二一 但见受是我,见我有受,见我中有受,见受中有我。
    二二~二三 见想……行是我,见我有行,见我中有行,见行中有我。
    二四 见识是我,见我有识,见我中有色,见识中有我。诸比丘!彼以见为行。此行以何为因……乃至……从何而现耶?诸比丘!于无明触所生之所受触者,无闻凡夫生渴爱,由此而生行。诸比丘!如是彼行亦是无常、有为、缘起所生。彼渴爱……受……触……无明亦是无常、有为、缘起所生。诸比丘!如是知,如是观者,于无间尽诸漏。
    二五 不见色是我,不见受是我,亦不见想……行……识是我,以起如是见,[谓]此是我,此是世间,死后有我、有常、恒、永住而不变易之法。诸比丘!彼以常见为行。此行以何为因……乃至……诸比丘!如是知,如是观者,于无间尽诸漏。
    二六 虽不见色是我,亦不见受……想……行……识是我,以起如是见,而虽不以为此是我,此是世间,死后有我、常、恒、永住不变易之法,但起如是见,[谓:]应非有我,非有我所,应非我、非我所。
    二七 诸比丘!彼以断见为行。此行以何为因、以何为集、从何而生、从何而现耶?诸比丘!于无明触所生之所受触者,无闻凡夫生渴爱,由此而生行。诸比丘!如是彼行亦是无常……乃至……诸比丘!如是知、如是观者,于无间尽诸漏。
    二八 不见色是我,不见受……想……行……识是我,以起如是之见,但不以为此是我,此是世间,死后有我、常、恒、永住不变易之法,起如是之见,不以为非有我,非有我所、非我、非我所,唯疑惑、犹豫而不追究于正法。
    二九 诸比丘!彼疑惑、犹豫,而不追究于正法为行。此行以何为因、以何为集、从何而生、从何而现耶?诸比丘!于无明触所生之所受触者,无闻凡夫生渴爱,由此而生行。诸比丘!如是,彼行亦是无常,有为、缘起所生。彼渴爱亦是无常、有为、缘起所生。彼受亦是无常、有为、缘起所生。彼触亦是无常、有为、缘起所生。彼无明亦是无常、有为、缘起所生。
    三〇 诸比丘!如是知、如是观者,于无间尽诸漏。’
  ========================
  解读: 本经同样指出“行”为我见、断见和常见。
楼主红色角落2019 时间:2020-08-16 22:22:12
  38 什么是身见?
    
  《杂阿含》第570经
  ========================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庵罗聚落庵罗林中,与众多上座比丘俱。
  时质多罗长者诣诸上座所,稽首礼足,退坐一面,白诸上座言:“诸世间所见,或说有我,或说众生,或说寿命,或说世间吉凶。云何尊者,此诸异见,何本、何集、何生、何转?”
  时诸上座默然不答,如是三问,亦三默然。
  时有一下座比丘名梨犀达多,白诸上座言:“我欲答彼长者所问。”
  诸上座言:“善能答者答。”
  时长者即问梨犀达多:“尊者,凡世间所见,何本、何集、何生、何转?”
  尊者梨犀达多答言:“长者,凡世间所见,或言有我,或说众生,或说寿命,或说世间吉凶。斯等诸见,一切皆以身见为本,身见集、身见生、身见转。”
  复问:“尊者,云何为身见?”
  答言:“长者,愚痴无闻凡夫见色是我、色异我、色中我、我中色;受、想、行、识见是我、识异我、我中识、识中我。长者,是名身见。”
  复问:“尊者,云何得无此身见?”
  答言:“长者,谓多闻圣弟子不见色是我,不见色异我,不见我中色,色中我;不见受、想、行、识是我,不见识异我,不见我中识,识中我,是名得无身见。”
  复问:“尊者,其父何名,于何所生?”
  答言:“长者,我生于后方长者家。”
  质多罗长者语尊者梨犀达多:“我及尊者二父,本是善知识。”
  梨犀达多答言:“如是,长者。”
  质多罗长者语梨犀达多言:“尊者若能住此庵罗林中,我尽形寿供养衣服、饮食、随病汤药。”
  尊者梨犀达多默然受请。时尊者梨犀达多受质多罗长者请,供养障碍故,久不诣世尊所。
  时诸上座比丘为质多罗长者种种说法,示教照喜。示教照喜已,质多罗长者欢喜随喜,作礼而去。
  ========================
  解读: 见五蕴是我、非我、相在,是名身见。
  本经讲“凡世间所见,或言有我,或说众生,或说寿命,或说世间吉凶。斯等诸见,一切皆以身见为本。”,而多闻圣弟子不见五蕴是我、非我、相在,是名无身见,这里多闻圣弟子为对因缘法、缘生法,正智善见者。
  另在《杂阿含》296经,见因缘法、缘生法者,则断我见、众生见、寿命见、忌讳吉庆见。
  【多闻圣弟子于此因缘法、缘生法,正智善见。不求前际,言我过去世若有、若无?我过去世何等类?我过去世何如?不求后际,我于当来世为有、为无?云何类?何如?内不犹豫,此是何等?云何有此?为前谁终?当云何之?此众生从何来?于此没当何之?若沙门、婆罗门起凡俗见所系,谓说我见所系、说众生见所系、说寿命见所系、忌讳吉庆见所系,尔时悉断、悉知,断其根本,如截多罗树头,于未来世成不生法。是名多闻圣弟子,于因缘法、缘生法,如实正知,善见、善觉、善修、善入】
  因此,不见因缘法,而断身见者,无有是处!须陀洹断三结,必先见因缘法,而见五蕴集灭法者,得明断无明,此为众经共说,奈何佛弟子为后世增添之论义所误导,以为无明最后断,先观无常断身见,若不见因缘法,如何知无常,如何断身见?
楼主红色角落2019 时间:2020-08-16 22:25:35
  39 三法印
    
  《杂阿含》第262经
  ========================
  如是我闻。一时有众多上座比丘住波罗奈国仙人住处鹿野苑中,佛般泥洹未久。
  时长老阐陀,晨朝着衣持钵,入波罗奈城乞食。食已还,摄衣钵,洗足已,持户钩,从林至林,从房至房,从经行处至经行处,处处请诸比丘,言:“当教授我,为我说法,令我知法、见法,我当如法知、如法观。”
  时诸比丘语阐陀言:“色无常,受、想、行、识无常,一切行无常,一切法无我,涅槃寂灭。”
  阐陀语诸比丘言:“我已知色无常,受、想、行、识无常,一切行无常,一切法无我,涅槃寂灭。”阐陀复言:“然我不喜闻一切诸行空寂、不可得、爱尽、离欲、涅槃。此中云何有我,而言如是知、如是见,是名见法?”第二、第三亦如是说。
  阐陀复言:“是中谁复有力,堪能为我说法,令我知法、见法?”复作是念:“尊者阿难今在拘睒弥国瞿师罗园,曾供养亲觐世尊,佛所赞叹,诸梵行者皆悉识知。彼必堪能为我说法,令我知法、见法。”
  时阐陀过此夜已,晨朝着衣持钵,入波罗奈城乞食。食已还,摄举卧具。摄卧具已,持衣钵,诣拘睒弥国。渐渐游行,到拘睒弥国,摄举衣钵,洗足已,诣尊者阿难所,共相问讯已,却坐一面。
  时阐陀语尊者阿难言:“一时诸上座比丘住波罗奈国仙人住处鹿野苑中。时我晨朝着衣持钵,入波罗奈城乞食。食已还,摄衣钵,洗足已,持户钩,从林至林,从房至房,从经行处至经行处,处处见诸比丘而请之言:‘当教授我,为我说法,令我知法、见法。’时诸比丘为我说法言:‘色无常,受、想、行、识无常,一切行无常,一切法无我,涅槃寂灭。’我尔时语诸比丘言:‘我已知色无常,受、想、行、识无常,一切行无常,一切法无我,涅槃寂灭。然我不喜闻一切诸行空寂、不可得、爱尽、离欲、涅槃。此中云何有我,而言如是知、如是见,是名见法?’我尔时作是念:‘是中谁复有力,堪能为我说法,令我知法、见法?’我时复作是念:‘尊者阿难今在拘睒弥国瞿师罗园,曾供养亲觐世尊,佛所赞叹,诸梵行者皆悉知识。彼必堪能为我说法,令我知法、见法。’善哉!尊者阿难,今当为我说法,令我知法、见法。”
  时尊者阿难语阐陀言:“善哉!阐陀,我意大喜。我庆仁者能于梵行人前,无所覆藏,破虚伪刺。阐陀,愚痴凡夫所不能解,色无常,受、想、行、识无常,一切诸行无常,一切法无我,涅槃寂灭。汝今堪受胜妙法,汝今谛听,当为汝说。”
  时阐陀作是念:“我今欢喜,得胜妙心,得踊悦心,我今堪能受胜妙法。”
  尔时阿难语阐陀言:“我亲从佛闻,教摩诃迦旃延言:‘世人颠倒,依于二边,若有、若无。世人取诸境界,心便计著。迦旃延,若不受、不取、不住、不计于我,此苦生时生、灭时灭。迦旃延,于此不疑、不惑,不由于他,而能自知,是名正见如来所说。所以者何?迦旃延,如实正观世间集者,则不生世间无见。如实正观世间灭,则不生世间有见。迦旃延,如来离于二边,说于中道。所谓此有故彼有,此生故彼生,谓缘无明有行,乃至生老病死、忧悲恼苦集。所谓此无故彼无,此灭故彼灭,谓无明灭则行灭,乃至生老病死、忧悲恼苦灭。’”
  尊者阿难说是法时,阐陀比丘远尘离垢,得法眼净。尔时阐陀比丘见法、得法、知法、起法,超越狐疑,不由于他,于大师教法,得无所畏。恭敬合掌,白尊者阿难言:“正应如是,如是智慧梵行善知识教授教诫说法。我今从尊者阿难所,闻如是法,于一切行皆空、皆寂、悉不可得、爱尽、离欲、灭尽、涅槃,心乐正住解脱,不复转还,不复见我,唯见正法。”
  时阿难语阐陀言:“汝今得大善利,于甚深佛法中,得圣慧眼。”
  时二正士展转随喜,从座而起,各还本处。
  ========================
  解读: 佛教有三法印之说,即:诸行无常、诸法无我,涅盘寂静,常作为印证经法的法印。
  本经中阐陀(即车匿)比丘已知“色无常,受、想、行、识无常,一切行无常,一切法无我,涅槃寂灭。”,但却仍未能见法,此时佛陀已经灭度,就去请教阿难。
  阿难赞叹阐陀的直心,“我庆仁者能于梵行人前,无所覆藏,破虚伪刺”(此真学佛者!),然后说出一番令人震惊的话,“愚痴凡夫所不能解,色无常,受、想、行、识无常,一切诸行无常,一切法无我,涅槃寂灭。”
  愚痴凡夫是不可能理解三法印的,这对那些常常拿三法印来印证佛经的人来说,无异于晴天霹雳!
  接着,阿难以缘起中道观教导阐陀:“如实正观世间集者,则不生世间无见。如实正观世间灭,则不生世间有见...
  此有故彼有,此生故彼生,谓缘无明有行,乃至生老病死、忧悲恼苦集。所谓此无故彼无,此灭故彼灭,谓无明灭则行灭,乃至生老病死、忧悲恼苦灭。”
  阐陀听法后,远尘离垢,得法眼净,见法、得法、知法、起法,超越狐疑,不由于他,于大师教法,得无所畏。
    
  为何三法印是愚痴凡夫所不能解呢?这是因为,现实不能说是无常、无我,现实是缘生。
  譬如,眼前的字符是汉字,这是现实,如实见到现实后,即可了知眼前字符非英文、非日文。
  只有见到因缘法和缘生法,才是见到真实,只有见到真实,才能破除虚伪(常见、我见)。
  缘生的现实,必然是无常的,诸法因缘生,在法现起的当下,就在破坏其赖以生起的因缘。
  所以,缘生法是一种自我破坏的显现,而非一种存在,不具有任何存在的属性(颜色、味道、位置等等),它即不是有(不住),也不是无(非虚无),只能通过观因缘的集灭来理解缘生法。
  阿难对阐陀的说法,即是以显正来破邪,只有对因缘法正知善见,才能了解无常、无我,否则只能如阐陀一般,但知名相,不知其理,若人不知而强以为知,则诸佛亦难度矣!
    
  分享一段很有智慧的问答,有人问什么是幽默?
  Ans:在今天的现场,某人一句话,一个动作,只有此时此地的这些人会觉得津津有味,为之喜乐欢笑,
  如果写下来登在报纸上,其他人看了并不觉得有趣。临场效果出现,并非某个人的幽默,也不是那句话或动作幽默,而是大家在这样的环境下表现出幽默感,幽默不能离开现场这些因缘。
    
  佛陀的禅法就在《杂阿含》68经,
  【尔时世尊告诸比丘:“常当修习方便禅思,内寂其心,如实观察。云何如实观察?如实知此色、此色集、此色灭;此受、想、行、识,此识集、此识灭。
  “云何色集,受、想、行、识集?缘眼及色,眼识生,三事和合生触,缘触生受,缘受生爱,乃至纯大苦聚生,是名色集。如是缘耳、鼻、舌、身、意,缘意及法生意识,三事和合生触,缘触生受,缘受生爱,如是乃至纯大苦聚生,是名色集,受、想、行、识集。
  “云何色灭,受、想、行、识灭?缘眼及色,眼识生,三事和合生触,触灭则受灭,乃至纯大苦聚灭。如是耳、鼻、舌、身、意,缘意及法,意识生,三事和合生触,触灭则受灭,受灭乃至纯大苦聚灭,是名色灭,受、想、行、识灭。是故比丘,常当修习方便禅思,内寂其心。”】
  本经已经明确指出,禅修就是观五蕴的集灭法,如何观呢?
  不明所以的人,恐怕会直接观色、受、想、行、识无常,以为集灭就是无常,分别观色(四大)无常、受(三受)无常、想无常,行无常、识(六识)无常,很遗憾,《杂阿含》中真有几篇这样的经文(乃后世添加之论义)误导学人,结果就如阐陀比丘,不见因缘法,怎会知无常?
  本经,佛陀教导从六入处观五蕴集灭法,而非分别观五蕴各蕴。
  “缘眼及色,眼识生”,这一句经文就能把人卡住,眼色都是色法,怎么缘眼色生眼识呢,这是唯物论吗?
  大乘增加阿赖耶识、见性、如来藏,当然这些是画蛇添足,佛陀没有施设六识外的其他识,佛法已然圆满。
  如果对上面“幽默”缘生有点意会的话,就能知道眼识就是“幽默”,它不能离开眼色来说,
  它不是眼的功能(眼为缘生,眼不会看),也不是色的表现(色为缘生,没有其属性)。
  现实就是缘生的眼触,眼色相互改变,伴随眼识的现起,而眼识的现起,又引起眼色的改变,其中,没有能看的人,也没有所看的法,一切都是因缘的现起,只能经验,不能掌握。
  于六识经验中,若能时刻保持正念正智,于所乐法不生贪爱,于所不乐法不生嗔恚,尽力于当前,行于正道,自利利他,此生六根败坏,无明贪爱断故,未来六根不生,缘生五蕴灭尽,此为涅盘!
楼主红色角落2019 时间:2020-08-17 09:54:12
  40 十二因缘之“名色缘识,识缘名色”(一)
    
  《杂阿含》第288经
  ========================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王舍城迦兰陀竹园。
  尔时尊者舍利弗、尊者摩诃拘絺罗,在耆阇崛山。
  尔时尊者舍利弗,晡时从禅觉,诣尊者摩诃拘絺罗,共相问讯庆慰已,于一面坐,语尊者摩诃拘絺罗:“欲有所问,宁有闲暇见答以不?”
  尊者摩诃拘絺罗语尊者舍利弗言:“仁者且问,知者当答。”
  尊者舍利弗问尊者摩诃拘絺罗:“云何尊者摩诃拘絺罗,有老不?”
  答言:“有,尊者舍利弗。”
  复问:“有死不?”
  答言:“有。”
  复问:“云何老死自作耶?为他作耶?为自他作耶?为非自非他无因作耶?”
  答言:“尊者舍利弗,老死非自作,非他作,非自他作,亦非非自他作无因作,然彼生缘故有老死。”
  “如是生、有、取、爱、受、触、六入处、名色,为自作?为他作?为自他作?为非自他无因作?”
  答言:“尊者舍利弗,名色非自作,非他作,非自他作,非非自他作无因作,然彼名色缘识生。”
  复问:“彼识为自作?为他作?为自他作?为非自非他无因作?”
  答言:“尊者舍利弗,彼识非自作,非他作,非自他作,非非自他作无因作,然彼识缘名色生。”
  尊者舍利弗复问:“尊者摩诃拘絺罗,先言名色非自作、非他作、非自他作、非非自非他无因作,然彼名色缘识生,而今复言名色缘识,此义云何?”
  尊者摩诃拘絺罗答言:“今当说譬,如智者因譬得解。譬如三芦立于空地,展转相依,而得竖立。若去其一,二亦不立。若去其二,一亦不立。展转相依,而得竖立。识缘名色,亦复如是,展转相依,而得生长。”
  尊者舍利弗言:“善哉善哉!尊者摩诃拘絺罗。世尊声闻中,智慧明达,善调无畏,见甘露法,以甘露法具足身作证者,谓尊者摩诃拘絺罗,乃有如是甚深义辩,种种难问皆悉能答。如无价宝珠,世所顶戴。我今顶戴尊者摩诃拘絺罗,亦复如是。我今于汝所,快得善利。诸余梵行,数诣其所,亦得善利,以彼尊者善说法故。我今以此尊者摩诃拘絺罗所说法故,当以三十种赞叹,称扬随喜。尊者摩诃拘絺罗说老死厌患、离欲、灭尽,是名法师。说生、有、取、爱、受、触、六入处、名色、识,厌患、离欲、灭尽,是名法师。若比丘于老死厌患、离欲、灭尽向,是名法师。乃至识厌患、离欲、灭尽向,是名法师。若比丘于老死厌患、离欲、灭尽,不起诸漏,心善解脱,是名法师。乃至识厌患、离欲、灭尽,不起诸漏,心善解脱,是名法师。”
  尊者摩诃拘絺罗语尊者舍利弗言:“善哉善哉!于世尊声闻中,智慧明达,善调无畏,见甘露法,以甘露法具足身作证者,谓尊者舍利弗,能作如是种种甚深正智之问。犹如世间无价宝珠,人皆顶戴。汝今如是,普为一切诸梵行者之所顶戴,恭敬奉事。我于今日快得善利,得与尊者共论妙义。”
  时二正士更相随喜,各还所住。
  ========================
  解读: 自2012年读《杂阿含》起,至今已快四年多,本经中“名色缘识,识缘名色”一直萦绕在脑海,幸运地是,这也引导我走上学习正法的道路,因缘不可思议!
  《杂阿含》中不存在六识以外的识,因此,前后的“识”都是六识,这样问题就成了“鸡生蛋,蛋生鸡”。
  本经中以三芦喻为解,只能说明名色和识的相依共存关系,而相依性并非缘起性,由此也无法明见解脱之道。
  这个问题需要多篇经文相互印证,兹为第一篇,先指出问题!
楼主红色角落2019 时间:2020-08-17 09:55:24
  41 十二因缘之“名色缘识,识缘名色”(二)
    
  《杂阿含》第294经
  ========================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王舍城迦兰陀竹园。
  尔时世尊告诸比丘:“愚痴无闻凡夫,无明覆,爱缘系,得此识身。内有此识身,外有名色,此二因缘生触。此六触入所触,愚痴无闻凡夫,苦、乐受觉,因起种种。云何为六?眼触入处,耳、鼻、舌、身、意触入处。
  “若黠慧者,无明覆,爱缘系,得此识身。如是内有识身,外有名色,此二缘生六触入处。六触所触故,智者生苦、乐受觉,因起种种。何等为六?眼触入处,耳、鼻、舌、身、意触入处。愚夫、黠慧,彼于我所修诸梵行者,有何差别?”
  比丘白佛言:“世尊是法根、法眼、法依。善哉世尊!唯愿演说,诸比丘闻已,当受奉行。”
  尔时世尊告诸比丘:“谛听善思,当为汝说。诸比丘,彼愚痴无闻凡夫,无明所覆,爱缘所系,得此识身。彼无明不断,爱缘不尽,身坏命终,还复受身。还受身故,不得解脱生老病死、忧悲恼苦。所以者何?此愚痴凡夫,本不修梵行,向正尽苦,究竟苦边故,是故身坏命终,还复受身。还受身故,不得解脱生老病死、忧悲恼苦。
  “若黠慧者,无明所覆,爱缘所系,得此识身。彼无明断,爱缘尽,无明断、爱缘尽故,身坏命终,更不复受。不更受故,得解脱生老病死、忧悲恼苦。所以者何?彼先修梵行,正向尽苦,究竟苦边故,是故彼身坏命终,更不复受。更不受故,得解脱生老病死、忧悲恼苦。是名凡夫及黠慧者,彼于我所修诸梵行,种种差别。”
  佛说此经已,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
  解读: 何为名色?“内有此识身,外有名色,此二因缘生触。”,又根境识俱生触,见《杂阿含》68经  
  “缘眼及色眼识生,三事和合生触...如是缘耳、鼻、舌、身、意,缘意及法生意识,三事和合生触”
  可知,名色为“根境”之因缘,即(眼、耳、鼻、舌、身、意,色、声、香、味、触、法),其中六根和前五境(眼、耳、鼻、舌、身、意,色、声、香、味、触)为色法,法境(受、想、行)为名法,合称名色。
    
    
  《杂阿含》第59经
  ========================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
  尔时世尊告诸比丘:“有五受阴。云何为五?色受阴,受、想、行、识受阴。观此五受阴是生灭法,所谓此色、此色集、此色灭;此受、想、行、识,此识集、此识灭。云何色集,云何色灭?云何受、想、行、识集,云何受、想、行、识灭?爱喜集是色集,爱喜灭是色灭。触集是受、想、行集,触灭是受、想、行灭。名色集是识集,名色灭是识灭。比丘,如是色集、色灭,是为色集、色灭。如是受、想、行、识集,受、想、行、识灭,是为受、想、行、识集,受、想、行、识灭。”
  佛说此经已,时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
  解读: “名色集是识集,名色灭是识灭”,即名色缘识,又根境为缘生识,见《杂阿含》214经  
  “有二因缘生识。何等为二?谓眼色、耳声、鼻香、舌味、身触、意法。如是广说,乃至非其境界故。”
  由此可知,根境二因缘生识就是名色缘识,根境二因缘即是名色。
    
    
  其实,《杂阿含》第298经给出了名色的定义,但却是有问题的
  【云何名?谓四无色阴,受阴、想阴、行阴、识阴。云何色?谓四大、四大所造色,是名为色。此色及前所说名,是为名色】
  此处“色”说为四大及四大所造色,这是迎合印度唯物论思想的异说,四大说和缘起法毫无关系,反形成法我见。
  佛陀关注五蕴和六处的缘起,色本应为(眼、耳、鼻、舌、身、意,色、声、香、味、触),而解析色法,更提出观四大无常来观色无常,则是后世论师们的杰作!
  此处“名”说为受想行识四无色阴,这就很难解释“名色缘识,识缘名色”。
  这里增加“识阴”是有意而为,是为了把“意根”说为识阴,后面会专文论述。
  对应本经的南传《相应部》12.2经
  【何为名色?受、想、思、触、作意、以此谓之名;四大种及四大种所造之色,以此谓之色。如是此名与此色,谓之名色。】
  可以发现,“名”就是受想行,而不是受想行识。
    
  需要指出的是,目前流传甚广的“名色”为受精胚胎,是公元一世纪《大毗婆娑论》的观点,为了配合识分位的十二因缘而编造出,绝非佛法。
  佛陀讲因缘法,说法每以根境为缘生识切入,禅观亦由根境为缘生识起观,每一生之始应为六入处。
  君不见,无明生于六入处不正思维,有缘生的生即为六根生,“名色缘识,识缘名色”是现前身心循环,而非识投胎,难道十二因缘需要讲受精胚胎发育生长为六根这样的生理过程吗,佛法未免太粗浅了点吧!
楼主红色角落2019 时间:2020-08-17 09:56:24
  42 十二因缘之“名色缘识,识缘名色”(三)
    
  《杂阿含》第39经
  ========================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
  尔时世尊告诸比丘:“有五种种子。何等为五?谓根种子、茎种子、节种子、自落种子、实种子。此五种子不断、不坏、不腐、不中风,新熟坚实,有地界而无水界,彼种子不生长增广。若彼种新熟坚实,不断、不坏、不中风,有水界而无地界,彼种子亦不生长增广。若彼种子新熟坚实,不断、不坏、不腐、不中风,有地、水界,彼种子生长增广。
  “比丘,彼五种子者,譬取阴俱识。地界者,譬四识住。水界者,譬贪喜四取攀缘识住。何等为四?于色中识住,攀缘色,喜贪润泽,生长增广;于受、想、行中识住,攀缘受、想、行,贪喜润泽,生长增广。比丘,识于中若来、若去、若住、若没、若生长增广。比丘,若离色、受、想、行,识有若来、若去、若住、若生者,彼但有言数,问已不知,增益生痴,以非境界故。色界离贪,离贪已,于色封滞,意生缚断;于色封滞,意生缚断已,攀缘断;攀缘断已,识无住处,不复生长增广。受、想、行界离贪,离贪已,于行封滞,意生触断;于行封滞,意生触断已,攀缘断;攀缘断已,彼识无所住,不复生长增广。不生长故不作行,不作行已住,住已知足,知足已解脱。解脱已,于诸世间都无所取、无所著;无所取、无所著已,自觉涅槃:我生已尽,梵行已立,所作已作,自知不受后有。我说彼识不至东西南北、四维、上下,无所至趣,唯见法,欲入涅槃、寂灭、清凉、清净、真实。”
  佛说此经已,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
  解读: 五种子喻四取阴(色、受、想、行)和识阴。
  “于色中识住,攀缘色,喜贪润泽,生长增广;于受、想、行中识住,攀缘受、想、行,贪喜润泽,生长增广”
  指出识必须依色受想行(名色)而住,由贪喜故,生长增长。
  “若离色、受、想、行,识有若来、若去、若住、若生者,彼但有言数,问已不知,增益生痴,以非境界故”
  指出没有离于色受想行(名色)的识,所谓的神识投胎,但有言数,不可能存在一种识离开色法而有来去。
  “于色、受、想、行界离贪,离贪已...彼识无所住,不复生长增广。不生长故不作行,不作行已住,住已知足,知足已解脱”
  指出离贪乃解脱之道,贪爱断故,识不复增长,识灭则名色灭,未来六根不生,此为解脱、涅盘。
  “我说彼识不至东西南北、四维、上下,无所至趣,唯见法,欲入涅槃、寂灭、清凉、清净、真实”
  涅盘是什么?现前五蕴是无法理解涅盘的,缘生法之灭尽,非五蕴所能缘。阿罗汉漏尽解脱,生前可以体验解脱,但不可能体验涅盘。
  一些南传讲有个能观的心,涅盘就是解脱的心,然而《杂阿含》中“心”就是“识”,心解脱也就是识解脱,并非涅盘。
  能观的是什么?当然不是识,也不是色、受、想、行。
  佛陀讲五蕴,只是一组概念,至于什么在观,就像问什么在贪爱、什么在无明一样,佛陀会说此有故彼有,而不会说能观的是什么。
    
  另见《杂阿含》第64经
  【“愚痴凡夫、无闻众生,于无畏处而生恐畏。愚痴凡夫、无闻众生,怖畏无我、无我所,二俱非当生,攀缘四识住。何等为四?谓色识住、色攀缘、色爱乐、增进、广大、生长。于受、想、行识住,攀缘、爱乐、增进、广大、生长。比丘,识于此处,若来、若去、若住、若起、若灭,增进、广大、生长。若作是说:更有异法,识若来、若去、若住、若起、若灭、若增进、广大、生长者,但有言说,问已不知,增益生痴,以非境界故。所以者何?比丘,离色界贪已,于色意生缚亦断;于色意生缚断已,识攀缘亦断,识不复住,无复增进、广大、生长。受、想、行界离贪已,于受、想、行意生缚亦断;受、想、行意生缚断已,攀缘亦断,识无所住,无复增进、广大、生长。识无所住故不增长,不增长故无所为作,无所为作故则住,住故知足,知足故解脱,解脱故于诸世间都无所取,无所取故无所著,无所著故自觉涅槃:我生已尽,梵行已立,所作已作,自知不受后有。比丘,我说识不住东方、南西北方、四维、上下,除欲见法,涅槃、灭尽、寂静、清凉。”】
    
  《杂阿含》第284经
  ========================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
  尔时世尊告诸比丘:“若于所取法,随生味著、顾念、心缚,其心驱驰,追逐名色;名色缘六入处,六入处缘触,触缘受,受缘爱,爱缘取,取缘有,有缘生,生缘老病死、忧悲恼苦,如是如是纯大苦聚集。譬大树根干、枝条、柯叶、花果,下根深固,壅以粪土,溉灌以水,彼树坚固,永世不朽。如是比丘,于所取法,随生味著、顾念、心缚,其心驱驰,追逐名色;名色缘六入处,六入处缘触,触缘受,受缘爱,爱缘取,取缘有,有缘生,生缘老病死、忧悲恼苦,如是如是纯大苦聚集。
  “若于所取法,随顺无常观,住生灭观、无欲观、灭观、厌观,心不顾念,无所缚著,识则不驱驰追逐名色,则名色灭;名色灭则六入处灭,六入处灭则触灭,触灭则受灭,受灭则爱灭,爱灭则取灭,取灭则有灭,有灭则生灭,生灭则老病死、忧悲恼苦灭,如是如是则纯大苦聚灭。犹如种树,不随时爱护,令其安隐,不壅粪土,不随时溉灌,冷暖不适,不得增长。若复断根截枝,段段斩截,分分解析,风飘日炙,以火焚烧,烧以成粪,或扬以疾风,或投之流水。比丘,于意云何?非为彼树断截其根,乃至焚烧,令其磨灭,于未来世成不生法耶?”
  答言:“如是,世尊。”
  “如是比丘,于所取法,随顺无常观,住生灭观、无欲观、灭观、舍观,不生顾念,心不缚著,识不驱驰追逐名色,则名色灭;名色灭则六入处灭,六入处灭则触灭,触灭则受灭,受灭则爱灭,爱灭则取灭,取灭则有灭,有灭则生灭,生灭则老病死、忧悲恼苦灭,如是如是纯大苦聚灭。”
  佛说此经已,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
  解读: “若于所取法,随生味著、顾念、心缚,其心驱驰,追逐名色”,
  于根境为缘生识的当下,若于识生贪爱,见《杂阿含》第551经
  【眼流者,眼识起贪,依眼界贪欲流出,故名为流。耳、鼻、舌、身、意流者,谓意识起贪,依意界贪识流出,故名为流】
  由贪爱识故,误以为贪爱六境,根追逐境,形成根境系缚,根境为缘复生识,如此“贪爱驱动,名色缘识,识缘名色”。
  这样就不是“鸡生蛋,蛋生鸡”的死循环,而是有贪爱参与的缘生过程,解脱之道就在于离贪断爱,这也与“结”和“结所系法”的讲法(《杂阿含》第19、239、240经)相一致!
楼主红色角落2019 时间:2020-08-17 09:57:19
  43 十二因缘之“名色缘识,识缘名色”(四)  
    
    
  《杂阿含》第359、360、361经
  ======================== 359经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
  尔时世尊告诸比丘:“若思量、若妄想生,彼使,攀缘识住;有攀缘识住故,有未来世生老病死、忧悲恼苦,如是纯大苦聚集。
  “若不思量、不妄想,无使,无攀缘识住;无攀缘识住故,于未来世生老病死、忧悲恼苦灭,如是纯大苦聚灭。”
  佛说此经已,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 360经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
  尔时世尊告诸比丘:“若思量、若妄想者,则有使,攀缘识住;有攀缘识住故,入于名色;入名色故,有未来世生老病死、忧悲恼苦,如是纯大苦聚集。
  “若不思量、无妄想,无使,无攀缘识住;无攀缘识住故,不入名色;不入名色故,生老病死、忧悲恼苦灭,如是纯大苦聚灭。”
  佛说此经已,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 361经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
  尔时世尊告诸比丘:“若有思量、有妄想,则有使,攀缘识住;有攀缘识住故,入于名色;入名色故,则有往来;有往来故,则有生死;有生死故,则有未来世生老病死、忧悲恼苦,如是纯大苦聚集。
  “若不思量、无妄想,无使,无攀缘识住;无攀缘识住故,不入名色;不入名色故,则无往来;无往来故,则无生死;无生死故,于未来世生老病死、忧悲恼苦灭,如是纯大苦聚灭。”
  佛说此经已,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
  解读: 由贪爱妄取引发“名色缘识,识缘名色”,识住名色之缘,又名识食,长养未来世生死。
  本经中“有攀缘识住故入于名色”的译法是不确切的,识为缘生、无出入,见《相应部》相应经文“其识之住增长时,则有名色之显现” 。  
  佛陀教导人们明白身心状况,修习离贪,不再攀缘识住,从而断除忧悲恼苦。
    
    
  《相应部》第12.38、12.39、12.40经
  ======================== 12.38经
    一 [尔时,世尊]住舍卫城。
    二 [尔时,世尊曰:]‘诸比丘!虽思量、企画、考虑之任何事,此为识定之所缘。有所缘故而有识住。其识之住增长时,于未来而有再生,于未来至有再生时,生未来之老死、愁、悲、苦、忧、恼。如是乃此全苦蕴之集。
    三 诸比丘!若无思量,无企画,然有思虑时,此为识定之所缘。有所缘故有识之住,其识之住增长时,于未来有再生,于未来至有再生时,生未来之老死、愁悲、苦、忧、恼。如是乃此全苦蕴之集。
    四 诸比丘!若无思量,无企画,无思虑,则无此识定之所缘,无所缘故无识之住,无识住且不增长时,于未来则无再生;于末来无再生,则灭未来之生、老、死、愁、悲、苦、忧、恼。如是乃此全苦蕴之灭。’
  ======================== 12.39经
    一 [尔时,世尊]住舍卫城。
    二 [尔时,世尊曰:]‘诸比丘!虽思量,企画,考虑之任何事,此乃识定之所缘。有所缘故有识之住,其识之住增长时,则有名色之显现。
    三 缘名色有六处,缘六处有触,缘触而有受,……爱,……取,……有,……生,……生老死、愁、悲、苦、忧、恼。如是乃此全苦蕴之集。
    四 诸比丘!若无思量,无企画,而有思虑,此乃识定之所缘。有所缘故有识之住,其识住增长时,有名色之显现。
    五 缘名色有六处……如是乃此全苦蕴之集。
    六 诸比丘!若无思量,无企画,无思虑者,则此识定无所缘,无所缘故无识之住,无识住且不增长时,无名色之显现,因名色灭,有六处灭……如是乃此全苦蕴之灭。’
  ======================== 12.40经
    一 [尔时,世尊]住舍卫城。
    二 [尔时,世尊曰:]‘诸比丘!思量,企画,思虑之任何事,此乃识定之所缘。有所缘故有识之住。
    三 其识之住增长时,有系着,有系着故有往来,有往来故有生死,有生死故于未来有生、老、死、愁、悲、苦、忧、恼。如是乃此全苦蕴之集。
    四 诸比丘!若无思量,无企画,而有思虑时,此为识定之所缘。有所缘故有识之住。
    五 诸比丘!其识之住增长时有系着,有系着时有往来,有往来故有生死,有生死故有未来生、老、死、愁、悲、苦、忧、恼。
    如是,乃此全苦蕴之集。
    六 诸比丘!若无思量、无企画、无思虑,则此识定无所缘,无所缘则无住。
    七 无识之住,且不增长时,则无系着,无系着故无往来,无往来故无生死,无生死故,未来之生、老、死、愁、悲、苦、忧、恼灭。
    如是,乃此全苦蕴之灭。’
    此颂曰:
    生者迦拉罗 二智无明缘
    非汝所有物 以及三种思
  ========================
  解读: 《杂阿含》57经讲“无明触生爱,缘爱起彼行”,而十二因缘又讲“行缘识”,
  从以上经文可知,“行缘识”是说“缘爱取而引起识住于名色”,而不是“缘行生识”,“缘爱取而引起识住于名色”也就是“爱缘取,取缘有”,识住于名色称为“识食”,也就是“有”。
  传统十二因缘把“行”说为身口意三行,“识”说为“业”,“名色”说为受精胚胎,这和缘起法有什么关系呢?
  难道断无明就没有身口意三行吗,阿罗汉解脱后就没有宿业了吗?
楼主红色角落2019 时间:2020-08-17 10:04:12
  插一层:

  当时我是因为想学“十二缘起”中的“识缘名色、名色缘识”,但对有些地方百思不得其解,于是上网搜资料,无意中发现这份材料。也就是因为对40——43部分有好感,进而又搜索了帖子的全部。有缘人可以仔细阅读这部分,如果对经文很熟悉,重点看“解读”部分就好了。

  我觉得有价值,也仅仅是我的主观感受……
楼主红色角落2019 时间:2020-08-20 12:31:54
  (书接上回)

  44 有四食,资益众生,令得住世,摄受长养
    
  《杂阿含》第371经
  ========================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
  尔时世尊告诸比丘:“有四食资益众生,令得住世,摄受长养。何等为四?谓一粗抟食、二细触食、三意思食、四识食。
  “此四食何因、何集、何生、何触?谓此诸食爱因、爱集、爱生、爱触。此爱何因、何集、何生、何触?谓爱受因、受集、受生、受触。此受何因、何集、何生、何触?谓受触因、触集、触生、触触。此触何因、何集、何生、何触?谓触六入处因、六入处集、六入处生、六入处触。六入处集是触集,触集是受集,受集是爱集,爱集是食集,食集故未来世生老病死、忧悲恼苦集,如是纯大苦聚集。
  “如是六入处灭则触灭,触灭则受灭,受灭则爱灭,爱灭则食灭,食灭故于未来世生老病死、忧悲恼苦灭,如是纯大苦聚灭。”
  佛说此经已,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
  解读:  
  “六入处集是触集,触集是受集,受集是爱集,爱集是食集,食集故未来世生老病死、忧悲恼苦集,如是纯大苦聚集。”
  “六入处灭则触灭,触灭则受灭,受灭则爱灭,爱灭则食灭,食灭故未来世生老病死、忧悲恼苦灭,如是纯大苦聚灭。”
  此为观食的集灭法,也是四念处的集灭法,亦为五蕴的生灭法,亦为十二因缘观,起观处为六入处!
    
    
  《杂阿含》第372经
  ========================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
  尔时世尊告诸比丘:“有四食资益众生,令得住世,摄受长养。何等为四?一粗抟食、二细触食、三意思食、四识食。”
  时有比丘名曰颇求那,住佛后扇佛,白佛言:“世尊,谁食此识?”
  佛告颇求那:“我不言有食识者,我若言有食识者,汝应作是问。我说识是食,汝应问言:‘何因缘故有识食?’我则答言:‘能招未来有,令相续生,有有故有六入处,六入处缘触。’”
  颇求那复问:“为谁触?”
  佛告颇求那:“我不言有触者,我若言有触者,汝应作是问为谁触。汝应如是问:‘何因缘故生触?’我应如是答:‘六入处缘触,触缘受。’”
  复问:“为谁受?”
  佛告颇求那:“我不说有受者,我若言有受者,汝应问为谁受。汝应问言:‘何因缘故有受?’我应如是答:‘触缘故有受,受缘爱。’”
  复问:“世尊,为谁爱?”
  佛告颇求那:“我不说有爱者,我若说言有爱者,汝应作是问为谁爱。汝应问言:‘何因缘故有爱?’我应如是答:‘缘受故有爱,爱缘取。’”
  复问:“世尊,为谁取?”
  佛告颇求那:“我不说言有取者,我若说言有取者,汝应问言为谁取。汝应问言:‘何缘故有取?’我应答言:‘爱缘故有取,取缘有。’”
  复问:“世尊,为谁有?”
  佛告颇求那:“我不说有有者,我若说有有者,汝应问言为谁有。汝今应问:‘何缘故有有?’我应答言:‘缘取故有有,能招当来有触生,是名有。’有六入处,六入处缘触,触缘受,受缘爱,爱缘取,取缘有,有缘生,生缘老病死、忧悲恼苦,如是纯大苦聚集。谓六入处灭则触灭,触灭则受灭,受灭则爱灭,爱灭则取灭,取灭则有灭,有灭则生灭,生灭则老病死、忧悲恼苦灭,如是纯大苦聚集灭。”
  佛说此经已,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
  解读: 佛陀以四食的法义来解说身心流转的机制。
  侍者颇求那比丘提问是谁在食用识,佛陀于是指出识食是导致未来格的有身的缘由,而每一生的起始处则是六处。
  佛陀指出轮回是以「六处」为分位,接着以因缘法教导禅观者如何从六处的现实经验去观察这个机制:
  从六触缘生受阴、想阴、行阴,凡夫的取着与渴贪又造成下一生的有身生起的缘由,接着又有老、病、死的一生过程。
  缘起法的轮回观是“有业报,无作者,此阴灭已,异阴相续”,愚痴凡夫有很强的我见,无法理解无我的轮回,因而编造出补特伽罗、命根、神识这类假我,以此无常相续作为生命的联接。
  这种识分位或识贯穿的轮回观,已然沦为奥义书的思维“识就是梵、识就是生主”。
  颇求那比丘虽为佛陀的侍者,但固执于己见,以原有的思维模式去理解因缘法,最终,因无法在佛法中获得内心安稳而舍戒还俗,见《相应部》12.32 经。
    
    
    
  《杂阿含》第373经
  ========================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
  尔时世尊告诸比丘:“有四食资益众生,令得住世,摄受长养。云何为四?谓一粗抟食、二细触食、三意思食、四识食。
  “云何比丘观察抟食?譬如有夫妇二人,唯有一子,爱念将养。欲度旷野险道难处,粮食乏尽,饥饿困极,计无济理,作是议言:‘正有一子,极所爱念,若食其肉,可得度难,莫令在此三人俱死。’作是计已,即杀其子,含悲垂泪,强食其肉,得度旷野。云何比丘,彼人夫妇共食子肉,宁取其味,贪嗜美乐以不?”
  答曰:“不也,世尊。”
  复问:“比丘,彼强食其肉,为度旷野险道以不?”
  答言:“如是,世尊。”
  佛告比丘:“凡食抟食,当如是观。如是观者,抟食断知;抟食断知已,于五欲功德贪爱则断;五欲功德贪爱断者,我不见彼多闻圣弟子于五欲功德上有一结使而不断者。有一结系故,则还生此世。
  “云何比丘观察触食?譬如有牛,生剥其皮,在在处处,诸虫唼食,沙土坌尘,草木针刺;若依于地,地虫所食;若依于水,水虫所食;若依空中,飞虫所食;卧起常有苦毒此身。如是比丘,于彼触食,当如是观。如是观者,触食断知;触食断知者,三受则断;三受断者,多闻圣弟子于上无所复作,所作已作故。
  “云何比丘观察意思食?譬如聚落城邑边有火起,无烟无焰。时有士夫聪明黠慧,背苦向乐,厌死乐生,作如是念:‘彼有大火,无烟无焰,行来当避,莫令堕中,必死无疑。’作是思惟,常生思愿,舍远而去。观意思食,亦复如是。如是观者,意思食断;意思食断者,三爱则断;三爱断者,彼多闻圣弟子于上更无所作,所作已作故。
  “诸比丘,云何观察识食?譬如国王有防逻者,捉捕劫盗,缚送王所,如前《须深经》广说,以彼因缘,受三百矛苦,觉昼夜苦痛。观察识食,亦复如是。如是观者,识食断知;识食断知者,名色断知;名色断知者,多闻圣弟子于上更无所作,所作已作故。”
  佛说此经已,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
  解读: 有情众生的生命需要有四种食(粗抟食、细触食、意思食、识食)来维持,其中,粗抟食是滋养有情众生色身所必需的食物,细触食、意思食、识食是精神层面的感受、思想与觉知。
  人们喜欢追逐饮食和物欲,其实这些只是对于眼、耳、鼻、舌、身、意等感官神经的暂时刺激,在神经的刺激减弱后,人们仍想持续的追逐这些感受,贪婪就会令人陷入物欲的深渊。
  本经,佛陀举出令人怖畏的譬喻,来提醒佛弟子要时时警觉,提起正念,远离对于四食的追逐!
楼主红色角落2019 时间:2020-08-20 12:32:33
  45 于四食有喜贪,则识住增长,识食集故未来世生老病死集
    
    
  《杂阿含》第374经
  ========================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
  尔时世尊告诸比丘:“有四食资益众生,令得住世,摄受长养。何等为四?一者抟食,二者触食,三意思食,四者识食。
  “若比丘于此四食有喜有贪,则识住增长;识住增长故,入于名色;入名色故,诸行增长;行增长故,当来有增长;当来有增长故,生老病死、忧悲恼苦集,如是纯大苦聚集。
  “若于四食无贪无喜,无贪无喜故,识不住、不增长;识不住、不增长故,不入名色;不入名色故,行不增长;行不增长故,当来有不生不长;当来有不生长故,于未来世生老病死、忧悲恼苦不起,如是纯大苦聚灭。”
  佛说此经已,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
    
  《杂阿含》第377经
  ========================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
  尔时世尊告诸比丘:“有四食资益众生,令得住世,摄受长养。何等为四?一者抟食,二者触食,三意思食,四者识食。诸比丘,于此四食有贪有喜,识住增长,乃至纯大苦聚集。譬如比丘,楼阁宫殿,北西长广,东西窗牖,日出东方,应照何所?”
  比丘白佛言:“应照西壁。”
  佛告比丘:“如是四食有贪有喜,识住增长,乃至如是纯大苦聚集。若于四食无贪无喜,亦无识住增长,乃至如是纯大苦聚灭。譬如比丘,画师、画师弟子,集种种彩色,欲妆画虚空,宁能画不?”
  比丘白佛:“不能,世尊。所以者何?彼虚空者,非色、无对、不可见。”
  “如是比丘,于此四食无贪无喜,亦无识住增长,乃至如是纯大苦聚灭。”
  佛说此经已,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
  解读: 食相应是七事修多罗(因缘、食、圣谛、蕴、处、界、道品)之一。
  佛陀演说四食,其中抟食为眼、耳、鼻、舌、身五根受色、声、香、味、触五境滋养;
  触食为根境识因缘为触,缘触生受、想、行;意思食为意根受法境(受、想、行)的滋养;识食为以无明贪爱而起之“名色缘识,识缘名色”的结缚。
  显然,四食是十二因缘法的另一种形式,若于四食生喜贪,则识住增长,住于名色,此为识食,识食集故未来世生老病死集。
楼主红色角落2019 时间:2020-08-20 12:33:43
  46 十二因缘之“六入处”
    
  《杂阿含》第334经
  ========================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拘留搜调牛聚落。
  尔时世尊告诸比丘:“今当为汝说法,初、中、后善,善义善味,纯一满净,梵行清白。谛听善思,谓《有因有缘有缚法经》。云何《有因有缘有缚法经》?谓眼有因、有缘、有缚。何等为眼因、眼缘、眼缚?谓眼业因、业缘、业缚。业有因、有缘、有缚,何等为业因、业缘、业缚?谓业爱因、爱缘、爱缚。爱有因、有缘、有缚,何等为爱因、爱缘、爱缚?谓爱无明因、无明缘、无明缚。无明有因、有缘、有缚,何等无明因、无明缘、无明缚?谓无明不正思惟因、不正思惟缘、不正思惟缚。不正思惟有因、有缘、有缚,何等不正思惟因、不正思惟缘、不正思惟缚?谓缘眼、色,生不正思惟,生于痴。缘眼、色,生不正思惟,生于痴,彼痴者是无明,痴求欲名为爱,爱所作名为业。如是比丘,不正思惟因无明,无明因爱,爱因为业,业因为眼。耳、鼻、舌、身、意,亦如是说。是名《有因有缘有缚法经》。”
  佛说此经已,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
  解读:“不正思惟因无明,无明因爱,爱因为业,业因为眼。耳、鼻、舌、身、意,亦如是说。”
  对比“爱缘取,取缘有”和“爱集是食集”(《杂阿含》371经)可知,经文中“业”译为“有”或者“食”更好些。
  “业因为眼”即“有缘生”或“食集则身集”(《杂阿含》609经),未来生是指六根生,根境为缘生识,三事俱为触,缘触受想行。
  因此,佛陀说六入处即世间,五蕴即世间,一切法不出五蕴身心之外。
  十二因缘偈诵中“名色缘六入”应为“贪爱为结,名色缘识,识缘名色”(即识食)缘六入处。
  若“名色缘六入”,而经文又说“名色缘识”,当如何作答?!
    
    
  《相应部》第48.53经
  ========================
  [五三] 第三 有学
    一 如是我闻。一时,世尊住拘睒弥城瞿师罗园。
    二 于此,世尊告诸比丘曰:……乃至……
    ‘诸比丘!有何理趣,依此理趣故,有学之比丘住有学地,知‘我为有学’;无
    学之比丘住无学地,知‘我为无学’耶?
    ‘大德!我等于法,以世尊为根本……乃至……
    三 ‘诸比丘!有理趣。依此理趣故,有学之比丘住有学地,知‘我为有学’;无学
    之比丘住无学地,知‘我为无学。’
    四 诸比丘!有何之理趣,依其理趣故,有学之比丘住有学地,知‘我为有学’耶?
    诸比丘!此处有有学之比丘,对此为苦亦如实知,此为苦集亦如实知,此为苦灭亦
    如实知,此为顺苦灭道亦如实知。诸比丘!有此理趣,依此理趣故,有学之比丘住
    有学地,知‘我为有学。’
    五 诸比丘!复次,有学之比丘如是思择:‘其余之沙门、婆罗门,有如世尊之如
    是真实、如是说法者耶?’彼如是知:‘其余之沙门、婆罗门,有如世尊之如是真
    实、如是说法者,无也。’诸比丘!有此理趣,依此理趣故,有学之比丘住有学地,
    知‘我为有学。’
    六 诸比丘!复次有学之比丘,知于五根,即:信根、精进根、念根、定根、慧根
    是。以其趣、其最胜、其果、其究竟,于身不触而住,于慧通达而观。诸比丘!有
    此理趣,依此理趣故,有学之比丘住有学地,知‘我为有学。’
    七 诸比丘!有何之理趣、依何之理趣故,无学之比丘,住无学地,知‘我为无学’
    耶?诸比丘!于此无学之比丘,知于五根。即:信根、精进根、念根、定根、慧根
    是。以其趣、其最胜、其果、其究竟,于身触而住,于慧通达而观。诸比丘!有此
    理趣,依此理趣故,无学之比丘,住无学地,知‘我为无学。’
    八 诸比丘!复次,无学之比丘,知于六根,即眼根、耳根、鼻根、舌根、身根、
    意根是。总此六根一切一切种,皆可灭于一切无余,于任何他处不再生六根,此当
    知。诸比丘!有此理趣,依此理趣故,无学之比丘,住无学地,知‘我为无学。’
  ========================
  解读:“无学之比丘,知于六根,即眼根、耳根、鼻根、舌根、身根、意根是。
  总此六根一切一切种,皆可灭于一切无余,于任何他处不再生六根,此当知”
  这句经文,明确指出解脱圣者于未来世不生,指的是六根不生。
  若无根境因缘则无识,无根境识则无触,无触则无受想行,五蕴不生,五蕴随因缘灭而灭!
  传统十二因缘认为无明最后断,识不入胎则无名色,无名色则不生长为六入处,解脱者最后生的识为清净心,转识成智,脱离轮回后,有此本心常住不坏。
  其实这就是耆那教和印度教的外道思想,无论穿什么马甲也改变不了“常乐我净”的本质!
  缘生法无常,非我非我所;而涅盘不是缘生法,不能说常或无常,有我或无我,也不是什么清净本心、真如。
  奥义书和道家的思想一脉相承,佛教无论在印度还是中国都避免不了被同化的命运,悲乎!
    
  至于凡夫,此生六根败坏已,未来世六根相续再生,于中无有任何识传递,如何实现?
  末学粗浅理解:“如实观世间集,不生世间无见,如实观世间灭,不生世间有见”,缘生法为因缘生故,不具有独立的属性,包括颜色、味道、质碍、大小、形状、位置等等,缘生法生起的当下即破坏其现起的因缘,因而缘生法必然无常、不可留住,当下不是一个确切可维持的状态,也没有任何变化轨迹可循(若有即是我见),一切都是在影响中变化,而变化又会引发新的影响,缘生法只能经验,而不能执取,认知标记都是记忆与当前现况的比对结果,这也是常见和我见的由来。
  举例来说,没有一法可以由A迁移到B,初始此法不在A,终末此法也不在B(初始和终末已隐含时间,这是语言的障碍),也不是此法转变为另一法在B(刹那生灭),位置和AB间的距离都是想像,而不是现观,因缘法中无有空间、时间、距离、内外,这些概念都是不见因缘法而形成的妄见,也是大脑的default认知模式。
  通常,学人为解释一法由A至B,只得说法为刹那生灭(避免常见),认为一法在A,另一法在B,无论把刹那生灭描述为因缘相续,还是生住灭同时,都不过是断见和常见的交互,而和佛法没有多少关系!
  此生六根于此处败坏,未来世六根于彼处再生,这本是凡夫所见,圣者唯见因缘流转,随顺世俗说于此处没,于彼处生,如是而已!
楼主红色角落2019 时间:2020-08-20 12:38:22
  47 如何修根律仪
    
  《杂阿含》第282经
  ========================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迦徵伽罗,牟真邻陀林中。
  时有年少名郁多罗,是波罗奢那弟子,来诣佛所,恭敬问讯已,退坐一面。
  尔时世尊告郁多罗:“汝师波罗奢那,为汝等说修诸根不?”
  郁多罗言:“说已,瞿昙。”
  佛告郁多罗:“汝师波罗奢那,云何说修诸根?”
  郁多罗白佛言:“我师波罗奢那说:眼不见色,耳不听声,是名修根。”
  佛告郁多罗:“若如汝波罗奢那说,盲者是修根不?所以者何?唯盲者眼不见色。”
  尔时尊者阿难在世尊后,执扇扇佛。尊者阿难语郁多罗言:“如波罗奢那所说,聋者是修根不?所以者何?唯聋者耳不闻声。”
  尔时世尊告尊者阿难:“异于贤圣法律无上修诸根。”
  阿难白佛言:“唯愿世尊为诸比丘说贤圣法律无上修根,诸比丘闻已,当受奉行。”
  佛告阿难:“谛听善思,当为汝说。缘眼、色,生眼识,见可意色,欲修如来厌离,正念正智。眼、色缘生眼识,不可意,欲修如来不厌离,正念正智。眼、色缘生眼识,可意、不可意,欲修如来厌离、不厌离,正念正智。眼、色缘生眼识,不可意、可意,欲修如来不厌离、厌离,正念正智。眼、色缘生眼识,可意、不可意、可不可意,欲修如来厌、不厌俱离,舍心住,正念正智。如是阿难,若有于此五句,心善调伏、善关闭、善守护、善摄持、善修习,是则于眼、色无上修根。耳、鼻、舌、身、意法,亦如是说。阿难,是名贤圣法律无上修根。”
  尊者阿难白佛言:“世尊,云何贤圣法律,为贤圣修根?”
  佛告阿难:“眼、色缘生眼识,生可意,生不可意,生可意不可意。彼圣弟子如是如实知,我眼、色缘生眼识,生可意,生不可意,生可意不可意;此则寂灭,此则胜妙,所谓俱舍,得彼舍已,离厌、不厌。譬如力士弹指顷灭,如是眼、色缘生眼识,生可意,生不可意,生可意不可意,俄尔尽灭,得离厌、不厌舍。
  “如是耳、声缘生耳识,生可意,生不可意,生可意不可意。圣弟子如是如实知,我耳识闻声,生可意,生不可意,生可意不可意;此则寂灭、胜妙,所谓为舍,得舍已,离厌、不厌。譬如大力士夫弹指,发声即灭。如是耳、声缘生耳识,生可意,生不可意,生可意不可意,生已尽灭,是则为舍,得彼舍已,离厌、不厌。
  “鼻、香缘生鼻识,生可意,生不可意,生可意不可意。圣弟子如是如实知,鼻、香缘生鼻识,生可意,生不可意,生可意不可意;此则寂灭,此则胜妙,所谓为舍,得彼舍已,离厌、不厌。譬如莲花,水所不染。如是鼻、香缘生鼻识,生可意,生不可意,生可意不可意,生已尽灭,所谓为舍,得彼舍已,离厌、不厌。
  “舌、味缘生舌识,生可意,生不可意,生可意不可意。彼圣弟子如是如实知,舌、味缘生舌识,生可意,生不可意,生可意不可意;生已尽灭、寂灭、胜妙,所谓为舍,得彼舍已,离厌、不厌。譬如力士舌端唾沫,尽唾令灭。如是舌、味缘生舌识,生可意,生不可意,生可意不可意,生已尽灭,所谓为舍,得彼舍已,离厌、不厌。
  “身、触缘生身识,生可意,生不可意,生可意不可意,生已尽灭。圣弟子如是如实知,身、触缘生身识,生可意,生不可意,生可意不可意;生已尽灭、寂灭、胜妙,所谓为舍,得彼舍已,离厌、不厌。譬如铁丸烧令极热,小滴水洒,寻即消灭。如是身、触缘生身识,生可意,生不可意,生可意不可意,生已尽灭,所谓为舍,得彼舍已,离厌、不厌。
  “意、法缘生意识,生可意,生不可意,生可意不可意,生已速灭。圣弟子如是如实知,意、法缘生意识,生可意,生不可意,生可意不可意;生已尽灭,是则寂灭,是则胜妙,所谓为舍,得彼舍已,离厌、不厌。譬如力士断多罗树头,如是意、法缘生意识,生可意,生不可意,生可意不可意,生已尽灭,所谓为舍,得彼舍已,离厌、不厌。阿难,是为贤圣法律,为圣弟子修诸根。”
  “云何为圣法律觉见迹?”
  佛告阿难:“眼、色缘生眼识,生可意,生不可意,生可意不可意,彼圣弟子惭耻厌恶。耳、鼻、舌、身、意法缘生意识,生可意,生不可意,生可意不可意,彼圣弟子惭耻厌恶。阿难,是名贤圣法律觉见迹。阿难,是名贤圣法律无上修诸根。已说贤圣修诸根,已说觉见迹。阿难,我为诸声闻所作,所作已作,汝等当作所作。”广说如《箧毒蛇经》。
  佛说此经已,尊者阿难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
  解读: “缘眼、色,生眼识,见可意色,欲修如来厌离,正念正智。眼、色缘生眼识,不可意,欲修如来不厌离,正念正智。。。。舍心住,正念正智。”
  修行不是一味厌离,而是于可爱法修厌离,于不可爱法修不厌离,达至舍心,正念正智住!
  这不是违逆个人意愿的忍耐,见法者必然会走向离贪的道路,这是见法后得到的明见,苦因爱而集起,断爱则断苦。
  不见因缘法的凡夫,遇到顺逆境界,随生可意、不可意想,继而升起贪爱和嗔恚,念起后再觉已迟了,修行就成了忍人所不能忍,行人所不能行。
  这就好比踩着油门点刹车,刚要减速,刹车一抬,又继续加速,如此反复,终不能停;只有松油门,汽车才会停下来,而点刹车能快速停车,如是而已!
  因此,佛陀说见法的有学(已松油门),当精进修习不放逸(要踩刹车),而无学之比丘,诸漏已尽,贪嗔痴永不复起!(停车)
    
    
    
  《杂阿含》第1170经
  ========================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拘睒弥国瞿师罗园。
  尔时世尊告诸比丘:“如癞病人,四体疮坏,入茅荻中,为诸刺叶针刺所伤,倍增苦痛。如是愚痴凡夫,六触入处受诸苦痛,亦复如是。如彼癞人为草叶针刺所伤,脓血流出。如是愚痴凡夫,其性弊暴,六触入处所触,则起瞋恚,恶声流出,如彼癞人。所以者何?愚痴无闻凡夫,心如癞疮。
  “我今当说律仪、不律仪。云何律仪?云何不律仪?愚痴无闻凡夫眼见色已,于可念色而起贪著,不可念色而起瞋恚,于彼次第随生众多觉想相续,不见过患;复见过患,不能除灭。耳、鼻、舌、身、意,亦复如是。比丘,是名不律仪。云何律仪?多闻圣弟子若眼见色,于可念色不起欲想,不可念色不起恚想,次第不起众多觉想相续住,见色过患;见过患已,能舍离。耳、鼻、舌、身、意,亦复如是。是名律仪。”
  佛说此经已,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
  解读: 什么是律仪呢?即相应四圣谛的清净解脱戒,戒必须与断集相应,趋向于解脱,否则即为戒禁取
  “若眼见色,于可念色不起欲想,不可念色不起恚想,次第不起众多觉想相续住,见色过患;见过患已,能舍离。耳、鼻、舌、身、意,亦复如是。是名律仪”
  解脱者的心境就是如此,不是眼不见色,不是眼见色与凡夫不同,而是见可念色不生欲想,见不可念色不生恚想,正念正智住。
  这就是出世间八正道的修行,一切以见法为基础(明为前相),否则犹如沙地建高楼,迟早会倒塌,见《杂阿含》749经
  【“若起明为前相,生诸善法,时惭愧随生;惭愧生已,能生正见;正见生已,起正志、正语、正业、正命、正方便、正念、正定,次第而起。
  正定起已,圣弟子得正解脱贪欲、瞋恚、愚痴。如是圣弟子得正解脱已,得正知见:我生已尽,梵行已立,所作已作,自知不受后有。”】
楼主红色角落2019 时间:2020-08-20 12:43:36
  48 明为前相,次第起八正道  
    
  《杂阿含》第749经
  ========================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
  尔时世尊告诸比丘:“若无明为前相故,生诸恶不善法,时随生无惭、无愧;无惭、无愧生已,随生邪见;邪见生已,能起邪志、邪语、邪业、邪命、邪方便、邪念、邪定。
  “若起明为前相,生诸善法,时惭愧随生;惭愧生已,能生正见;正见生已,起正志、正语、正业、正命、正方便、正念、正定,次第而起。正定起已,圣弟子得正解脱贪欲、瞋恚、愚痴。如是圣弟子得正解脱已,得正知见:我生已尽,梵行已立,所作已作,自知不受后有。”
  佛说此经已,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
    
  《相应部》第45.1经
  ========================
    一 如是我闻。一时世尊住舍卫城,只树林给孤独园。
    二 于此,世尊告诸比丘曰:
    ‘诸比丘!’
    ‘大德!’
    彼诸比丘应诺世尊。世尊说曰:
    三 ‘诸比丘!无明为前,因生不善法,而随生无惭无愧。诸比丘!随无明于无智者
    生邪见。有邪见则生邪思惟,有邪思惟则生邪语,有邪语则生邪业,有邪业则生邪
    命,有邪命则生邪精进,有邪精进则生邪念,有邪念则生邪定。
    四 诸比丘!以明为前,因生善法,随生惭愧。诸比丘!随明于有智者则生正见,  有正见则生正思惟,有正思惟则生正语,有正语则生正业,有正业则生正命,有正
    命则生正精进,有正精进则生正念,有正念则生正定。
  ========================
  解读: 修行的第一步是见因缘法(观五蕴集灭法,观十二因缘集灭法,观四念处集灭法,观识食集灭法,四圣谛初转),得明断无明,成就慧解脱。
  见因缘法者,如实知五蕴为缘生,无常、非我我所,断身见;正见贪爱为苦集,断爱为离苦之道,即见八正道,断戒禁取见;见缘起者即见法,见法者即见如来,于佛、法、僧、戒净信,成就四不坏净,断疑;断三结为须陀洹的证量!
  以明为前,当精进修行离贪断爱的八正道,圆满七觉分,依远离、依离欲、依灭尽、向于舍,正觉解脱!
楼主红色角落2019 时间:2020-08-20 12:44:11
  49 慧根为首,摄持诸根
    
  《杂阿含》第655经
  ========================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
  尔时世尊告诸比丘:“有五根。何等为五?谓信根、精进根、念根、定根、慧根。信根者,当知是四不坏净。精进根者,当知是四正断。念根者,当知是四念处。定根者,当知是四禅。慧根者,当知是四圣谛。此诸功德,一切皆是慧为其首,以摄持故。”
  佛说此经已,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
    
  《杂阿含》第656经
  ========================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
  尔时世尊告诸比丘:“有五根。何等为五?信根、精进根、念根、定根、慧根。若圣弟子成就慧根者,能修信根,依离、依无欲、依灭、向于舍,是名信根成就;信根成就,即是慧根。如信根,如是精进根、念根、定根、慧根,亦如是说。是故就此五根,慧根为其首,以摄持故。譬如堂阁,栋为其首,众材所依,以摄持故。如是五根,慧为其首,以摄持故。”
  佛说此经已,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
    
  《相应部》第48.52经
  ========================
    一 如是我闻。一时,世尊住末罗国一名郁鞞罗劫波之末罗村。
    二 于此,世尊告诸比丘曰……乃至……
    三 ‘诸比丘!于圣弟子,若尚未生圣智者,则无四根之等住,无四根之安住。诸比
    丘!于圣弟子,若已生圣智,则有四根之等住,有四根之安住。
    四 诸比丘!譬如于重阁,尚未建屋顶,则无重檐之等住,无重檐之安住。诸比丘!
    于重阁若已建屋顶,则有重檐之等住,有重檐之安住。诸比丘!如是于圣弟子,若
    圣智尚未生,则无四根之等住,无四根之安住。诸比丘!于圣弟子,若圣智已生,
    则有四根之等住,有四根之安住。以何为四根耶?信根、精进根、念根、定根是。
    五诸比丘!圣弟子若有慧,则随信等而住,随精进等而住,随念等而住,随定等
    而住。’
  ========================
  解读: “慧根者,当知是四圣谛。此诸功德,一切皆是慧为其首,以摄持故”,慧根为四圣谛初转成就,见苦、见苦之集、知有苦之灭,见灭苦之道,即见因缘法,得明断无明,知八正道为灭苦之道!
  成就慧根已,则信根成就,于佛、法、僧、戒净信,成就四不坏净,断疑,此为四圣谛初转。
  精勤修行八正道,成就精进根,住于正念正智,成就念根,达至正定,成就定根,此为四圣谛二转。
  “正定起已,圣弟子得正解脱贪欲、瞋恚、愚痴。如是圣弟子得正解脱已,得正知见:我生已尽,梵行已立,所作已作,自知不受后有。”
  正定起已,成就解脱,解脱知见生,自知不受后有,此为四圣谛三转。
  相应部经文更提出“若圣智尚未生(慧根),则无四根之等住,无四根之安住...若圣智已生,则有四根之等住,有四根之安住”,显然,佛法修行次第是先观因缘法,成就慧根,然后以慧根为摄导,次第成就信根、精进根、念根、定根四根。
楼主红色角落2019 时间:2020-08-20 12:44:44
  50 何谓正念正智住?
    
  《杂阿含》第622经
  ========================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跋祇人间游行,到鞞舍离国庵罗园中住。
  尔时庵罗女闻世尊跋祇人间游行,至庵罗园中住,即自庄严,乘车出鞞舍离城,诣世尊所,恭敬供养。诣庵罗园门,下车步进,遥见世尊与诸大众围绕说法。
  世尊遥见庵罗女来,语诸比丘:“汝等比丘,勤摄心住,正念正智。今庵罗女来,是故诫汝。云何为比丘勤摄心住?若比丘已生恶不善法当断,生欲方便,精进摄心;未生恶不善法不令起;未生善法令生;已生善法令住不忘,修习增满,生欲方便,精勤摄心,是名比丘勤摄心住。云何名比丘正智?若比丘去来威仪,常随正智,回顾视瞻、屈伸俯仰、执持衣钵、行住坐卧、眠觉语默,皆随正智住,是正智。云何正念?若比丘内身身观念住,精勤方便,正智正念,调伏世间贪忧;如是受、心、法法观念住,精勤方便,正智正念,调伏世间贪忧,是名比丘正念。是故汝等勤摄其心,正智正念,今庵罗女来,是故诫汝。”
  时庵罗女诣世尊所,稽首礼足,却住一面。
  尔时世尊为庵罗女种种说法,示教照喜,示教照喜已,默然而住。
  尔时庵罗女整衣服,为佛作礼,合掌白佛:“唯愿世尊与诸大众,明日受我请中食。”
  尔时世尊默然受请。
  庵罗女知世尊默然受请已,稽首礼足,还归自家,设种种食,布置床座。晨朝遣使,白佛时到。
  尔时世尊与诸大众,诣庵罗女舍,就座而坐。时庵罗女手自供养种种饮食。食讫,澡漱、洗钵竟,时庵罗女持一小床坐于佛前,听佛说法。
  尔时世尊为庵罗女说随喜偈:
  “施者人爱念,多众所随从,
  名称日增高,远近皆悉闻。
  处众常和雅,离悭无所畏,
  是故智慧施,断悭永无余。
  上生忉利天,长夜受快乐,
  尽寿常修德,娱乐难陀园,
  百种诸天乐,五欲悦其心。
  彼于此人间,闻佛所说法,
  为善逝弟子,乐彼受化生。”
  尔时世尊为庵罗女种种说法,示教照喜,示教照喜已,从座起而去。
  ========================
  解读: “若比丘内身身观念住,精勤方便,正智正念,调伏世间贪忧;如是受、心、法法观念住,精勤方便,正智正念,调伏世间贪忧,是名比丘正念。”
  正念正智住即以四念处集灭法,摄导身心观察,调伏世间贪忧,成就贤圣律仪,这也就是八正道之具体修行内容!
作者:hysylsm70 时间:2020-08-20 18:19:55
  顶礼世尊!顶礼善知识!顶礼师兄!
楼主红色角落2019 时间:2020-08-21 10:01:23
  51 如何修习四念处?
    
  《杂阿含》第607经
  ========================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
  尔时世尊告诸比丘:“有一乘道,净诸众生,令越忧悲,灭恼苦,得如实法,所谓四念处。何等为四?身身观念处,受、心、法法观念处。”
  佛说此经已,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
    
  《杂阿含》第609经
  ========================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
  尔时世尊告诸比丘:“我今当说四念处集、四念处没,谛听善思。何等为四念处集、四念处没?食集则身集,食灭则身没,如是随身集观住,随身灭观住,随身集灭观住,则无所依住,于诸世间永无所取。如是触集则受集,触灭则受没,如是随集法观受住,随灭法观受住,随集灭法观受住,则无所依住,于诸世间都无所取。名色集则心集,名色灭则心没,随集法观心住,随灭法观心住,随集灭法观心住,则无所依住,于诸世间则无所取。忆念集则法集,忆念灭则法没,随集法观法住,随灭法观法住,随集灭法观法住,则无所依住,于诸世间则无所取。是名四念处集、四念处没。”
  佛说此经已,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
    
  《相应部》第47.42经
  ========================
  ※二 ‘诸比丘!我说四念处之集起与灭坏,且谛听。
  三 诸比丘!以何为身之集起耶?依食集起,而身集起;依食灭坏,而身灭坏。
  四 ……依触集起,而受集起;依触灭坏,而受灭坏。
  五 ……依名色集起,而心集起;依名色灭坏,而心灭坏。
  六 ……依作意集起,而法集起;依作意灭坏,而法灭坏。
  ========================
  解读: “有一乘道,净诸众生,令越忧悲,灭恼苦,得如实法,所谓四念处。何等为四?身身观念处,受、心、法法观念处。”  
  四念处为佛陀临涅盘所付嘱之修行法门,观四念处是观四念处集灭法,内容同为十二因缘观!
  食集则身集,色、声、香、味、触为抟食,滋养眼、耳、鼻、舌、身五根,即根境为缘生识;触集则受(想、行)集,根境识俱为触,缘触生受想行;以意根和法境(受想行)为缘生意识,三事俱为意触,缘意触生受想行;名色集则心集,在根境为缘生识的当下,不正思维根境识为因缘生,执取五蕴为我我所,于可意、不可意生贪爱和嗔恚,引起根境的结缚,此为“名色集则识集,贪爱识则名色集,形成有结”,名色集则心集之“心集”应为识集;作意集则法集,即如理作意则生缘起正见,如实知苦乃以贪爱而起,断贪为灭苦之道,即见贤圣八正道!
  佛陀原说之四念处和目前北传广泛流传的“观身不净,观受是苦,观心无常,观法无我”有很大区别,这是后世西北印论师的意见,在《大毗婆沙论》被提出,后来引入大乘佛经中。
楼主红色角落2019 时间:2020-08-21 10:02:12
  52 如何修习七觉分?
    
  《杂阿含》第729经
  ========================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
  尔时世尊告诸比丘:“当修七觉分。何等为修七觉分?谓念觉分,乃至舍觉分。若比丘修念觉分,依远离、依无欲、依灭、向于舍;如是修择法、精进、喜、猗、定、舍觉分,依远离、依无欲、依灭、向于舍。”
  佛说此经已,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
    
  《杂阿含》第810经
  ========================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金刚跋求摩河侧萨罗梨林中。
  尔时尊者阿难独一静处,思惟禅思,作如是念:“颇有一法,修习多修习,令四法满足;四法满足已,七法满足;七法满足已,二法满足?”
  时尊者阿难从禅觉已,往诣佛所,稽首礼足,退坐一面,白佛言:“世尊,我独一静处,思惟禅思,作是念:‘颇有一法,多修习已,令四法满足,乃至二法满足?’我今问世尊,宁有一法,多修习已,能令乃至二法满足耶?”
  佛告阿难:“有一法,多修习已,乃至能令二法满足。何等为一法?谓安那般那念,多修习已,能令四念处满足;四念处满足已,七觉分满足;七觉分满足已,明、解脱满足。
  “云何修安那般那念,四念处满足?是比丘依止聚落,乃至如灭出息念学。阿难,如是圣弟子入息念时,如入息念学;出息念时,如出息念学;若长、若短,一切身行觉知入息念时,如入息念学;出息念时,如出息念学;身行休息入息念时,如身行休息入息念学;身行休息出息念时,如身行休息出息念学。圣弟子尔时身身观念住,异于身者,彼亦如是随身比思惟。若有时圣弟子喜觉知、乐觉知、心行觉知、心行息觉知入息念时,如心行息入息念学;心行息出息念时,如心行息出息念学。是圣弟子尔时受受观念住,若复异受者,彼亦随受比思惟。有时圣弟子心觉知、心悦、心定、心解脱觉知入息念时,如入息念学;心解脱出息念时,如心解脱出息念学。是圣弟子尔时心心观念住,若有异心者,彼亦随心比思惟。若圣弟子有时观无常、断、无欲、灭,如无常、断、无欲、灭观住学。是圣弟子尔时法法观念住,异于法者,亦随法比思惟。是名修安那般那念,满足四念处。”
  阿难白佛:“如是修习安那般那念,令四念处满足。云何修四念处,令七觉分满足?”
  佛告阿难:“若比丘身身观念住,念住已,系念住不忘,尔时方便修念觉分,修念觉分已,念觉分满足。念觉满足已,于法选择、思量,尔时方便修择法觉分,修择法觉分已,择法觉分满足。于法选择、分别、思量已,得精勤方便,尔时方便修习精进觉分,修精进觉分已,精进觉分满足。方便精进已,则心欢喜,尔时方便修喜觉分,修喜觉分已,喜觉分满足。欢喜已,身心猗息,尔时方便修猗觉分,修猗觉分已,猗觉分满足。身心乐已,得三昧,尔时修定觉分,修定觉分已,定觉分满足。定觉分满足已,贪忧则灭,得平等舍,尔时方便修舍觉分,修舍觉分已,舍觉分满足。受、心、法法念处,亦如是说。是名修四念处,满足七觉分。”
  阿难白佛:“是名修四念处,满足七觉分。云何修七觉分,满足明、解脱?”
  佛告阿难:“若比丘修念觉分,依远离、依无欲、依灭、向于舍,修念觉分已,满足明、解脱。乃至修舍觉分,依远离、依无欲、依灭、向于舍,如是修舍觉分已,明、解脱满足。阿难,是名法法相类,法法相润。如是十三法,一法为增上,一法为门,次第增进,修习满足。”
  佛说此经已,尊者阿难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
  解读: 七觉分是佛陀教导的完整禅法,相应于四圣谛三转十二行。
  念觉分(观四念处集灭法,成就慧根,断无明、身见、疑)、择法觉分(见八圣道,断戒取)为四圣谛初转;精进觉分(成就四正勤、精进根)、喜觉分、猗觉分、定觉分(成就正定、定根)为四圣谛二转;舍觉分(成就解脱、解脱知见,自知作证)为四圣谛三转。
  具体而言,依安那般那念修习满足四念处,依四念处修习满足七觉分。
  “依远离、依无欲、依灭、向于舍”,这是见法者的用功处!
楼主红色角落2019 时间:2020-08-21 10:02:52
  53 如何修习安那般那念?
    
  《杂阿含》第746经
  ========================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
  尔时世尊告诸比丘:“若比丘修习安那般那念,多修习已,得大果大福利。云何修习安那般那念,多修习已,得大果大福利?是比丘心与安那般那念俱,修念觉分,依远离、依无欲、依灭、向于舍;乃至修舍觉分,依远离、依无欲、依灭、向于舍。”
  佛说此经已,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
    
  《杂阿含》第803经
  ========================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
  尔时世尊告诸比丘:“修习安那般那念,若比丘修习安那般那念,多修习者,得身心止息,有觉有观,寂灭纯一,明分想修习满足。
  “何等为修习安那般那念,多修习已,身心止息,有觉有观,寂灭纯一,明分想修习满足?是比丘若依聚落城邑止住,晨朝着衣持钵,入村乞食,善护其身,守诸根门,善系心住。乞食已,还住处,举衣钵,洗足已,或入林中、闲房、树下,或空露地,端身正坐,系念面前,断世贪爱,离欲清净,瞋恚、睡眠、掉悔、疑断,度诸疑惑,于诸善法心得决定。远离五盖,烦恼于心,令慧力羸,为障碍分,不趣涅槃。念于内息,系念善学;念于外息,系念善学。息长、息短,觉知一切身入息,于一切身入息善学;觉知一切身出息,于一切身出息善学。觉知一切身行息入息,于一切身行息入息善学;觉知一切身行息出息,于一切身行息出息善学。觉知喜,觉知乐,觉知心行,觉知心行息入息,于觉知心行息入息善学;觉知心行息出息,于觉知心行息出息善学。觉知心,觉知心悦,觉知心定,觉知心解脱入息,于觉知心解脱入息善学;觉知心解脱出息,于觉知心解脱出息善学。观察无常,观察断,观察无欲,观察灭入息,于观察灭入息善学;观察灭出息,于观察灭出息善学。是名修安那般那念,身止息,心止息,有觉有观,寂灭纯一,明分想修习满足。”
  佛说此经已,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
    
  《杂阿含》第804经
  ========================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
  尔时世尊告诸比丘:“当修安那般那念,安那般那念修习多修习者,断诸觉想。云何安那般那念修习多修习,断诸觉想?若比丘依止聚落城邑住,如上广说,乃至于出息灭善学,是名安那般那念修习多修习,断诸觉想。”
  佛说此经已,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如断觉想,如是不动摇、得大果、大福利,如是得甘露、究竟甘露、得二果、四果、七果,一一经亦如上说。
  ========================
    
  《杂阿含》第807经
  ========================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一奢能伽罗林中。
  尔时世尊告诸比丘:“我欲二月坐禅,诸比丘勿复往来,唯除送食比丘,及布萨时。”
  尔时世尊作是语已,即二月坐禅。无一比丘敢往来者,唯除送食,及布萨时。
  尔时世尊坐禅二月过已,从禅觉,于比丘僧前坐,告诸比丘:“若诸外道出家来问汝等:‘沙门瞿昙于二月中云何坐禅?’汝应答言:‘如来二月以安那般那念,坐禅思惟住。’所以者何?我于此二月念安那般那,多住思惟。入息时念入息如实知,出息时念出息如实知,若长若短,一切身觉入息念如实知,一切身觉出息念如实知,身行休息入息念如实知,乃至灭出息念如实知。我悉知已,我时作是念:‘此则粗思惟住,我今于此思惟止息已,当更修余微细修住而住。’尔时我息止粗思惟已,即更入微细思惟,多住而住。时有三天子,极上妙色,过夜来至我所。一天子作是言:‘沙门瞿昙时到。’复有一天子言:‘此非时到,是时向至。’第三天子言:‘非为时到,亦非时向至,此则修住,是阿罗诃寂灭耳。’”
  佛告诸比丘:“若有正说圣住、天住、梵住、学住、无学住、如来住,学人所不得当得、不到当到、不证当证,无学人现法乐住者,谓安那般那念,此则正说。所以者何?安那般那念者,是圣住、天住、梵住,乃至无学现法乐住。”
  佛说此经已,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
  解读: 安那般那念修习多修习,成就初禅,此为观四念处集灭法之前行。
  若不修安那般那,直接观四念处,亦可见因缘法,为利根之人所能成就,如舍利弗。
  佛法不重视禅定修行,然初禅正受,言语寂止,有利于观因缘法,故佛陀也提倡先修安那般那,继而修习四念处。
  值得注意的是,五根中之定根和八正道之正定,并非四禅八定(某些新增经文有此一说),也不是安那般那所能成就。
楼主红色角落2019 时间:2020-08-21 10:03:36
  54 最胜定与最胜乐
    
    
    
  《杂阿含》第474经
  ========================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王舍城迦兰陀竹园。
  尔时尊者阿难独一静处禅思,念言:“世尊说三受,乐受、苦受、不苦不乐受,又复说诸所有受悉皆是苦,此有何义?”作是念已,从禅起,诣世尊所,稽首礼足,退住一面,白佛言:“世尊,我独一静处禅思,念言:如世尊说三受,乐受、苦受、不苦不乐受,又说一切诸受悉皆是苦,此有何义?”
  佛告阿难:“我以一切行无常故,一切行变易法故,说诸所有受悉皆是苦。又复阿难,我以诸行渐次寂灭故说,以诸行渐次止息故说,一切诸受悉皆是苦。”
  阿难白佛言:“云何世尊以诸受渐次寂灭故说?”
  佛告阿难:“初禅正受时,言语寂灭。第二禅正受时,觉观寂灭。第三禅正受时,喜心寂灭。第四禅正受时,出入息寂灭。空入处正受时,色想寂灭。识入处正受时,空入处想寂灭。无所有入处正受时,识入处想寂灭。非想非非想入处正受时,无所有入处想寂灭。想受灭正受时,想受寂灭。是名渐次诸行寂灭。”
  阿难白佛言:“世尊,云何渐次诸行止息?”
  佛告阿难:“初禅正受时,言语止息。二禅正受时,觉观止息。三禅正受时,喜心止息。四禅正受时,出入息止息。空入处正受时,色想止息。识入处正受时,空入处想止息。无所有入处正受时,识入处想止息。非想非非想入处正受时,无所有入处想止息。想受灭正受时,想受止息。是名渐次诸行止息。”
  阿难白佛:“世尊,是名渐次诸行止息。”
  佛告阿难:“复有胜止息、奇特止息、上止息、无上止息。如是止息,于余止息无过上者。”
  阿难白佛:“何等为胜止息、奇特止息、上止息、无上止息,诸余止息无过上者?”
  佛告阿难:“于贪欲心不乐、解脱,恚、痴心不乐、解脱,是名胜止息、奇特止息、上止息、无上止息,诸余止息无过上者。”
  佛说此经已,尊者阿难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
  解读: 佛陀说四色定、四无色定、想受灭尽定(耆那教之解脱)都是世间禅定,只有贪嗔痴不起的正定解脱为最胜!
  佛陀对禅定从来不如耆那教、印度教重视,佛教更重视智慧,而缘起的智慧不需要依赖禅定而现起,而是要在六入处如理作意五蕴集灭法。
    
    
  《杂阿含》第485经
  ========================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王舍城迦兰陀竹园。
  尔时瓶沙王诣尊者优陀夷所,稽首作礼,退坐一面。时瓶沙王白尊者优陀夷言:“云何世尊所说诸受?”
  优陀夷言:“大王,世尊说三受,乐受、苦受、不苦不乐受。”
  瓶沙王白尊者优陀夷:“莫作是言:‘世尊说三受,乐受、苦受、不苦不乐受。’正应有二受,乐受、苦受。若不苦不乐受,是则寂灭。”如是三说。
  优陀夷不能为王立三受,王亦不能立二受。俱共诣佛所,稽首礼足,退住一面。
  时尊者优陀夷以先所说,广白世尊:“我亦不能立三受,王亦不能立二受。今故共来,具问世尊如是之义,定有几受?”
  佛告优陀夷:“我有时说一受,或时说二受,或说三、四、五、六、十八、三十六,乃至百八受,或时说无量受。云何我说一受?如说所有受皆悉是苦,是名我说一受。云何说二受?说身受、心受,是名二受。云何三受?乐受、苦受、不苦不乐受。云何四受?谓欲界系受、色界系受、无色界系受及不系受。云何说五受?谓乐根、喜根、苦根、忧根、舍根,是名说五受。云何说六受?谓眼触生受,耳、鼻、舌、身、意触生受。云何说十八受?谓随六喜行、随六忧行、随六舍行受,是名说十八受。云何三十六受?依六贪著喜、依六离贪著喜、依六贪著忧、依六离贪著忧、依六贪著舍、依六离贪著舍,是名说三十六受。云何说百八受?谓三十六受,过去三十六、未来三十六、现在三十六,是名说百八受。云何说无量受?如说此受、彼受等,比丘,如是无量名说,是名说无量受。优陀夷,我如是种种说受如实义,世间不解故而共诤论,共相违反,终竟不得我法律中真实之义,以自止息。优陀夷,若于我此所说种种受义,如实解知者,不起诤论、共相违反、起未起诤,能以法律止令休息。
  “然优陀夷,有二受,欲受、离欲受。云何欲受?五欲功德因缘生受,是名欲受。云何离欲受?谓比丘离欲恶不善法,有觉有观,离生喜乐,初禅具足住,是名离欲受。若有说言,若众生依此初禅,唯是为乐非余者,此则不然。所以者何?更有胜乐过于此故。何者是?谓比丘离有觉有观,内净,定生喜乐,第二禅具足住,是名胜乐。如是乃至非想非非想入处,转转胜说,若有说言,唯有此处,乃至非想非非想极乐非余,亦复不然。所以者何?更有胜乐过于此故。何者是?谓比丘度一切非想非非想入处,想受灭身作证具足住,是名胜乐过于彼者。若有异学出家作是说言:‘沙门释种子,唯说想受灭,名为至乐。’此所不应。所以者何?应当语言:‘此非世尊所说受乐数。’世尊说受乐数者,如说优陀夷,有四种乐。何等为四?谓离欲乐、远离乐、寂灭乐、菩提乐。”
  佛说此经已,尊者优陀夷及瓶沙王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
  解读: 佛法不以想受灭为至乐,此为耆那教之说,世尊说最胜乐者为四,即离欲乐、远离乐、寂灭乐、菩提乐。
楼主红色角落2019 时间:2020-08-21 10:04:05
  55 亲近善士、听闻正法、内正思惟、法次法向
    
  《杂阿含》第843经
  ========================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
  尔时世尊告尊者舍利弗:“所谓流者,何等为流?”
  舍利弗白佛言:“世尊所说流者,谓八圣道。”
  复问舍利弗:“谓入流分,何等为入流分?”
  舍利弗白佛言:“世尊,有四种入流分。何等为四?谓亲近善男子、听正法、内正思惟、法次法向。”
  复问舍利弗:“入流者成就几法?”
  舍利弗白佛言:“有四分成就入流者。何等为四?谓于佛不坏净、于法不坏净、于僧不坏净、圣戒成就。”
  佛告舍利弗:“如汝所说,流者谓八圣道;入流分者有四种,谓亲近善男子、听正法、内正思惟、法次法向;入流者成就四法,谓于佛不坏净、于法不坏净、于僧不坏净、圣戒成就。”
  佛说此经已,尊者舍利弗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
  解读: 须陀洹者,名为入流,谓亲近善男子、听正法、内正思惟、法次法向;
  入流者成就四不坏净,谓于佛不坏净、于法不坏净、于僧不坏净、圣戒成就。
楼主红色角落2019 时间:2020-08-21 10:04:35
  56 何谓善知识?
    
  《杂阿含》第726经
  ========================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王舍城夹谷精舍。
  尔时尊者阿难亦在彼住。时尊者阿难独一静处,禅思思惟,作如是念:“半梵行者,所谓善知识、善伴党、善随从,非恶知识、恶伴党、恶随从。”
  时尊者阿难从禅觉,往诣佛所,稽首礼足,退坐一面,白佛言:“世尊,我独一静处,禅思思惟,作是念:半梵行者,所谓善知识、善伴党、善随从,非恶知识、恶伴党、恶随从。”
  佛告阿难:“莫作是言:‘半梵行者,谓善知识、善伴党、善随从,非恶知识、恶伴党、恶随从。’所以者何?纯一满净,梵行清白,所谓善知识、善伴党、善随从,非恶知识、恶伴党、恶随从。我为善知识故,有众生于我所,取念觉分,依远离、依无欲、依灭、向于舍;如是择法觉分,精进、喜、猗、定、舍觉分,依远离、依无欲、依灭、向于舍。以是故当知,阿难,纯一满净,梵行清白,谓善知识、善伴党、善随从,非恶知识、非恶伴党、非恶随从。”
  佛说此经已,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
    
  《杂阿含》第768经
  ========================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王舍城山谷精舍。
  时尊者阿难独一静处,作如是念:“半梵行者,谓善知识、善伴党、善随从。”
  乃至佛告阿难:“纯一满净具梵行者,谓善知识。所以者何?我为善知识故,令诸众生修习正见,依远离、依无欲、依灭、向于舍;乃至修正定,依远离、依无欲、依灭、向于舍。”
  佛说此经已,尊者阿难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
  解读: “纯一满净,具梵行者,谓善知识。” 善知识已圆满自利修行;
  “令诸众生修习正见,依远离、依无欲、依灭、向于舍;乃至修正定,依远离、依无欲、依灭、向于舍。” 善知识能摄导利他修行。
  圣贤远去,世间已罕有善知识,学法者当善自观察,常当亲近真善知识!
楼主红色角落2019 时间:2020-08-21 10:06:01
  57 圣弟子的典范
    
    
  智慧第一舍利弗尊者
    
  《杂阿含》第345经
  ========================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王舍城迦兰陀竹园。
  尔时世尊告尊者舍利弗:“如我所说波罗延耶阿逸多所问:
  “若得诸法数,若复种种学,
  具威仪及行,为我分别说。
  “舍利弗,何等为学?何等为法数?”
  时尊者舍利弗默然不答,第二、第三亦复默然。
  佛言:“真实,舍利弗!”
  舍利弗白佛言:“真实,世尊!世尊,比丘真实者,厌、离欲、灭尽向。食集生,彼比丘以食故,生厌、离欲、灭尽向。彼食灭是真实灭,觉知已,彼比丘厌、离欲、灭尽向,是名为学。”
  “复次真实,舍利弗!”
  舍利弗白佛言:“真实,世尊!世尊,若比丘真实者,厌、离欲、灭尽,不起诸漏,心善解脱。彼从食集生,若真实即是灭尽,觉知此已,比丘于灭生厌、离欲、灭尽,不起诸漏,心善解脱,是数法。”
  佛告舍利弗:“如是如是,如汝所说。比丘于真实生厌、离欲、灭尽,是名法数。”
  如是说已,世尊即起,入室坐禅。
  尔时尊者舍利弗知世尊去已,不久语诸比丘:“诸尊!我不能辩世尊初问,是故我默念住。世尊须臾复为作发喜问,我即开解如此之义。正使世尊一日一夜,乃至七夜,异句、异味问斯义者,我亦悉能乃至七夜,以异句、异味而解说之。”
  时有异比丘往诣佛所,稽首礼足,退住一面,白佛言:“世尊,尊者舍利弗作奇特未曾有说,于大众中,一向狮子吼言:‘我于世尊初问,都不能辩,乃至三问,默然无答。世尊寻复作发喜问,我即开解。正使世尊一日一夜,乃至七夜,异句、异味问斯义者,我亦悉能乃至七夜,异句、异味而解说之。’”
  佛告比丘:“彼舍利弗比丘,实能于我一日一夜,乃至七夜,异句、异味所问义中,悉能乃至七夜,异句、异味而解说之。所以者何?舍利弗比丘善入法界故。”
  佛说此经已,彼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
  解读: “彼舍利弗比丘,实能于我一日一夜,乃至七夜,异句、异味所问义中,悉能乃至七夜,异句、异味而解说之。所以者何?舍利弗比丘善入法界故。”,这是世间佛陀对舍利弗尊者的评价,再对比大乘经典中的舍利弗,真的是一个人吗?
  舍利弗初为怀疑论外道删阇那毗罗胝子弟子,后听闻马胜比丘四句偈见法开悟(未修禅定,直接见法的典范),于佛陀所出家,证悟阿罗汉果。
  佛陀非常信任舍利弗,罗睺罗即随舍利弗出家,舍利弗与目犍连称为双贤圣弟子,为佛法兴传之得力法将,居功厥伟。
    
    
  神通第一目揵连尊者
    
  《杂阿含》第506经
  ========================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三十三天骢色虚软石上,去波梨耶多罗拘毗陀罗香树不远,夏安居,为母及三十三天说法。
  尔时尊者大目揵连,在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安居。
  时诸四众诣尊者大目揵连所,稽首礼足,退坐一面,白尊者大目揵连:“知世尊夏安居处不?”
  尊者大目揵连答言:“我闻世尊在三十三天骢色虚软石上,去波梨耶多罗拘毗陀罗香树不远,夏安居,为母及三十三天说法。”
  时诸四众闻尊者大目揵连所说,欢喜随喜,各从座起,作礼而去。
  时诸四众过三月安居已,复诣尊者大目揵连所,稽首礼足,退坐一面。
  时尊者大目揵连为诸四众种种说法,示教照喜,示教照喜已,默然而住。
  时诸四众从座而起,稽首作礼,白尊者大目揵连:“尊者大目揵连,当知我等不见世尊已久,众甚虚渴,欲见世尊。尊者大目揵连,若不惮劳者,愿为我等往诣三十三天,普为我等问讯世尊,少病少恼,起居轻利,安乐住不?又白世尊:阎浮提四众愿见世尊,而无神力升三十三天礼敬世尊,三十三天自有神力来下人中。唯愿世尊,还阎浮提,以哀愍故。”
  时尊者大目揵连默然而许。
  时诸四众知尊者大目揵连默然许已,各从座起,作礼而去。
  尔时尊者大目揵连知四众去已,即入三昧,如其正受,如大力士屈伸臂顷,从舍卫国没,于三十三天骢色虚软石上,去波梨耶多罗拘毗陀罗香树不远而现。
  尔时世尊与三十三天众,无量眷属围绕说法。时尊者大目揵连遥见世尊,踊跃欢喜,作是念:“今日世尊,诸天大众围绕说法,与阎浮提众会不异。”
  尔时世尊知尊者大目揵连心之所念,语尊者大目揵连言:“大目揵连,非为自力,我欲为诸天说法,彼即来集。欲令其去,彼即还去。彼随心来,随心去也。”
  尔时尊者大目揵连稽首佛足,退坐一面,白世尊言:“种种诸天大众云集,彼天众中有曾从佛世尊闻所说法,得不坏净,身坏命终来生于此?”
  佛告尊者大目揵连:“如是如是,此中种种诸天来云集者,有从宿命闻法,得佛不坏净,法、僧不坏净,圣戒成就,身坏命终来生于此。”
  时天帝释,见世尊与尊者大目揵连叹说诸天众,共语已,语尊者大目揵连:“如是如是,尊者大目揵连,此中种种众会,皆是宿命曾闻正法,得于佛不坏净,法、僧不坏净,圣戒成就,身坏命终来生于此。”
  时有异比丘,见世尊与尊者大目揵连及天帝释语言,善相述可已,语尊者大目揵连:“如是如是,尊者大目揵连,是中种种诸天来会此者,皆是宿命曾闻正法,得于佛不坏净,法、僧不坏净,圣戒成就,身坏命终而来生此。”
  时有一天子从座起,整衣服,偏袒右肩,合掌白佛:“世尊,我亦成就于佛不坏净,故来生此。”
  复有天子言:“我得法不坏净。”
  有言:“得僧不坏净。”
  有言:“圣戒成就,故来生此。”
  如是诸天无量千数,于世尊前各自记说得须陀洹法,悉于佛前即没不现。
  时尊者大目揵连知诸天众去,不久从座起,整衣服,偏袒右肩,白佛言:“世尊,阎浮提四众稽首敬礼世尊足,问讯世尊,少病少恼,起居轻利,安乐住不?四众思慕,愿见世尊。又白世尊:我等人间无有神力升三十三天礼觐世尊,然彼诸天有大德力,悉能来下至阎浮提。唯愿世尊,还阎浮提,愍四众故。”
  佛告目揵连:“汝可还彼,语阎浮提人,却后七日,世尊当从三十三天,还阎浮提僧迦舍城,于外门外优昙钵树下。”
  尊者大目揵连受世尊教,即入三昧,譬如力士屈伸臂顷,从三十三天没,至阎浮提,告诸四众:“诸人当知,世尊却后七日,从三十三天还阎浮提僧迦舍城,于外门外优昙钵树下。”
  如期七日,世尊从三十三天,下阎浮提僧迦舍城,优昙钵树下。天龙鬼神,乃至梵天,悉从来下,即于此时,名此会名天下处。
  ========================
  解读: “即入三昧,如其正受,如大力士屈伸臂顷,从舍卫国没,于三十三天而现。”
  目揵连尊者受四众请而以神足面见世尊,于此处没,彼处现,此过人法非禅定精深者不可达。
  众生轮回亦是如此,于此处没,彼处现,然则实无一法迁移,缘生法本无空间方所可言。
  世人以为物体运动是由A到B,经历AB之间所有点,这种常见思维是与缘起根本矛盾的。
    
    
    
  头陀第一大迦叶尊者
    
  《杂阿含》第1141经
  ========================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
  尔时尊者摩诃迦叶住舍卫国东园鹿子母讲堂,晡时从禅觉,诣世尊所,稽首礼足,退坐一面。
  尔时世尊告摩诃迦叶言:“汝今已老,年耆根熟。粪扫衣重,我衣轻好,汝今可住僧中,着居士坏色轻衣。”
  叶迦白佛言:“世尊,我已长夜习阿练若,赞叹阿练若、粪扫衣、乞食。”
  佛告迦叶:“汝观几种义,习阿练若,赞叹阿练若;粪扫衣、乞食,赞叹粪扫衣、乞食法?”
  迦叶白佛言:“世尊,我观二种义:现法得安乐住义,复为未来众生而作大明。未来世众生当如是念:‘过去上座六神通,出家日久,梵行纯熟,为世尊所叹,智慧梵行者之所奉事。彼于长夜习阿练若,赞叹阿练若;粪扫衣、乞食,赞叹粪扫衣、乞食法。’诸有闻者,净心随喜,长夜皆得安乐饶益。”
  佛告迦叶:“善哉善哉!迦叶,汝则长夜多所饶益,安乐众生,哀愍世间,安乐天人。”
  佛告迦叶:“若有毁訾头陀法者,则毁于我。若有称叹头陀法者,则称叹我。所以者何?头陀法者,我所长夜称誉赞叹。是故迦叶!阿练若者,当称叹阿练若;粪扫衣、乞食者,当称叹粪扫衣、乞食法。”
  佛说此经已,摩诃迦叶闻佛所说,欢喜随喜,作礼而去。
  ========================
  解读: “头陀法者,我所长夜称誉赞叹。是故迦叶!阿练若者,当称叹阿练若;粪扫衣、乞食者,当称叹粪扫衣、乞食法。”
  佛陀对大迦叶尊者头陀行非常赞赏,尝分半座于大迦叶,足见对大迦叶格外重视;另外,经律中佛陀从未斥责大迦叶,而有舍利弗和目犍连被呵责的记载。
  初次经典结集也是大迦叶主导,若无大迦叶,世间恐无佛法流转,当铭记尊者的功绩!
    
    
    
  多闻第一阿难尊者
    
  《杂阿含》第234经
  ========================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
  尔时世尊告诸比丘:“我不说有人行到世界边者,我亦不说不行到世界边而究竟苦边者。”
  如是说已,入室坐禅。
  时众多比丘,世尊去后即共议言:“世尊向者略说法言:‘我不说有人行到世界边者,我亦不说不行到世界边而得究竟苦边者。’如是说已,入室坐禅。我等今于世尊略说法中未解其义,是中诸尊,谁有堪能于世尊略说法中,广为我等说其义者?”复作是言:“唯有尊者阿难,聪慧总持,而常给侍世尊左右,世尊赞叹多闻梵行。堪为我等于世尊略说法中,广说其义。今当往诣尊者阿难所,请求令说。”
  时众多比丘往诣尊者阿难所,共相问讯已,于一面坐,具以上事广问阿难。
  尔时阿难告诸比丘:“谛听善思,今当为说。若世间、世间名、世间觉、世间言辞、世间语说,此等皆入世间数。诸尊!谓眼是世间、世间名、世间觉、世间言辞、世间语说,是等悉入世间数。耳、鼻、舌、身、意,亦复如是。多闻圣弟子于六入处集、灭、味、患、离如实知,是名圣弟子到世界边、知世间、世间所重、度世间。”
  尔时尊者阿难复说偈言:
  “非是游步者,能到世界边,
  不到世界边,不能免众苦。
  是故牟尼尊,名知世间者,
  能到世界边,诸梵行已立。
  世界边唯有,正智能谛了,
  觉慧达世间,故说度彼岸。
  “如是诸尊,向者世尊略说法已,入室坐禅,我今为汝分别广说。”
  尊者阿难说是法已,众多比丘闻其所说。欢喜奉行。
  ========================
  解读: “尊者阿难,聪慧总持,而常给侍世尊左右,世尊赞叹多闻梵行”,阿难侍佛25年,多闻强记,初次经典结集,诵出经藏,功不可没!
  本经中,阿难为众比丘讲述世间边和灭苦,而佛陀说“我不说有人行到世界边者,我亦不说不行到世界边而究竟苦边者。”
  世间边在何处?六入处即世间,因而不可能有人行到世间边,赤马天子即是明证,故不说有人行到世界边者;然而,究竟苦边的涅盘是六根灭尽不起,世间随因缘灭而灭,若不灭尽世间则不可能灭苦,故亦不说不行到世界边而究竟苦边者。
楼主红色角落2019 时间:2020-08-21 10:06:43
  58 出家者,舍非时乐得现前乐
    
  《杂阿含》第1078经
  ========================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王舍城迦兰陀竹园。
  时有异比丘,于夜明相出时,出榻补河边,脱衣着岸边,入水洗浴。浴已上岸,被一衣,待身干。
  时有一天子,放身光明,普照榻补河侧,语比丘言:“汝少出家,鲜白发黑,年始盛美,应习五欲,庄严璎珞,涂香花鬘,五乐自娱。而于是时,违亲背俗,悲泣别离,剃除须发,着袈裟衣,正信非家,出家学道。如何舍现前乐,而求非时之利?”
  比丘答言:“我不舍现前乐,求非时乐。我今乃是舍非时乐,得现前乐。”
  天问比丘:“云何舍非时乐,得现前乐?”
  比丘答言:“如世尊说,非时之欲,少味多苦,少利多难。我今于现法中,已离炽然,不待时节,能自通达,现前观察,缘自知觉。如是天子,是名舍非时乐,得现前乐。”
  天复问比丘:“云何复是如来所说非时之欲,少乐多苦?云何复是如来所说现法利乐,乃至缘自觉知?”
  比丘答言:“我年少出家,不能广宣如来所说正法律仪。世尊近在迦兰陀竹园,汝可往诣如来,问其所疑,如世尊说,随忆受持。”
  天子复言:“比丘,于如来所,有诸方天众多围绕,我先无问,未易可诣。比丘,汝若能为先白世尊者,我可随往。”
  比丘答言:“当为汝去。”
  天白比丘:“唯然尊者,我随后来。”
  时彼比丘往诣佛所,稽首礼足,退住一面,以向天子往反问答具白世尊:“今者世尊,彼天子诚实言者,须臾应至。不诚实者,自当不来。”
  时彼天子遥语比丘:“我已在此,我已在此。”
  尔时世尊即说偈言:
  “众生随爱想,以爱想而住,
  以不知爱故,则为死方便。”
  佛告天子:“汝解此偈者,便可发问。”
  天子白佛:“不解,世尊。不解,善逝。”
  佛复说偈而告天子曰:
  “若知所爱者,不于彼生爱,
  彼此无所有,他人莫能说。”
  佛告天子:“汝解此义者,便可发问。”
  天子白佛:“不解,世尊。不解,善逝。”
  佛复说偈言:
  “见等胜劣者,则有言论生,
  三事不倾动,则无软中上。”
  佛告天子:“解此义者,则可发问。”
  天子白佛:“不解,世尊。不解,善逝。”
  佛复说偈言:
  “断爱及名色,除慢无所系,
  寂灭息瞋恚,离结绝悕望,
  不见于人天,此世及他世。”
  佛告天子:“解此义者,乃可发问。”
  天子白佛:“已解,世尊。已解,善逝。”
  佛说此经已,彼天子闻佛所说,欢喜随喜,即没不现。
  ========================
  解读: “我不舍现前乐,求非时乐。我今乃是舍非时乐,得现前乐。”
  常有人说学佛是舍弃现世的安乐,获得未来世安乐,这些人大概是对佛法完全不了解的。
  如果佛法只是提供宗教的慰藉,那么它就不值得以毕生生命来学习和追求!
  “我今于现法中,已离炽然,不待时节,能自通达,现前观察,缘自知觉。”
  这是我非常喜欢读的一句经文,直指佛法核心,修行本是自知自觉,现法作证。
  学佛是要有受用的,这不是指神通、感应等非常之事,而是检查自己烦恼是否减少。
  佛法就是断烦恼之法,除此别无所讲,以要言之,即苦圣谛、苦集圣谛、苦灭圣谛、苦灭道迹圣谛。
  出家者,务必以实践佛法、断苦为要,自利方能利人,不然则以盲导盲,长夜轮回生死。
    
  佛陀自正觉后四十余年间,行迹遍布恒河两岸,广化众生。
  世间的佛陀,和常人一样,缺乏饮食会饥饿,缺乏衣物会寒冷,生病时会疼痛,临终前行脚至拘尸那罗,再无力行走,于婆罗双树下圆寂。
  以世人眼光来看,这样的佛陀实在没有大乘中的伟大和崇高,这些都被说为示现,然而,这样的佛陀不正是我们可以学习和跟随的吗?
  初学佛时,总感觉佛陀非常遥远,三大阿僧袛劫、相好庄严、无量功德,而自己一个博地凡夫,简直遥不可及。
  经年以后,佛陀是人间的佛陀,他依然相好庄严、智慧神通,然而我却不再感觉遥远,他是可以学习效仿的,是可以企及的。
  佛陀发现了苦、苦如何生起、苦的止息,以及灭苦之道,这不是发现一个全新世界,而是提供一个观察现前世界的新视角!
  这个视角就是缘起,以缘起观待世间,则不生世间有无见,缘生法者则非恒常(无常)、非自我(无我)、非实有(空),见法者不以五蕴为我我所,不生贪爱取著,则识食断(名色缘识、识缘名色断),未来六根不生,缘生五蕴灭尽,涅盘寂静!
楼主红色角落2019 时间:2020-08-22 08:47:05
  59 经法和禅法(一)佛陀如何修证成就无上菩提
    
  (一)佛陀先见因缘法、缘生法
    
  《杂阿含》第296经
  ========================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王舍城迦兰陀竹园。
  尔时世尊告诸比丘:“我今当说因缘法及缘生法。云何为因缘法?谓此有故彼有,谓缘无明行,缘行识,乃至如是如是纯大苦聚集。云何缘生法?谓无明、行。若佛出世,若未出世,此法常住,法住法界,彼如来自所觉知,成等正觉,为人演说,开示显发,谓缘无明有行,乃至缘生有老死。若佛出世,若未出世,此法常住,法住法界,彼如来自觉知,成等正觉,为人演说,开示显发,谓缘生故,有老病死、忧悲恼苦。此等诸法,法住、法空、法如、法尔,法不离如,法不异如,审谛、真实、不颠倒。如是随顺缘起,是名缘生法,谓无明、行、识、名色、六入处、触、受、爱、取、有、生、老病死忧悲恼苦,是名缘生法。
  “多闻圣弟子于此因缘法、缘生法,正智善见。不求前际,言我过去世若有、若无?我过去世何等类?我过去世何如?不求后际,我于当来世为有、为无?云何类?何如?内不犹豫,此是何等?云何有此?为前谁终?当云何之?此众生从何来?于此没当何之?若沙门、婆罗门起凡俗见所系,谓说我见所系、说众生见所系、说寿命见所系、忌讳吉庆见所系,尔时悉断、悉知,断其根本,如截多罗树头,于未来世成不生法。是名多闻圣弟子,于因缘法、缘生法,如实正知,善见、善觉、善修、善入。”
  佛说此经已,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
  解读: 佛陀及圣弟子,依明见因缘法、缘生法(明),正知缘生法无常、有为,是灭尽之法、败坏之法、离贪之法、灭法(正见),于未来世成不生法。
    
    
  (二)佛陀见十二因缘集法后,再见灭法,而后见八正道  
    
  《杂阿含》第287经
  ========================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
  尔时世尊告诸比丘:“我忆宿命,未成正觉时,独一静处,专精禅思,作是念:‘何法有故老死有?何法缘故老死有?’即正思惟,生如实无间等:生有故老死有,生缘故老死有。如是有、取、爱、受、触、六入处、名色,何法有故名色有?何法缘故名色有?即正思惟,如实无间等生:识有故名色有,识缘故有名色有。我作是思惟时,齐识而还,不能过彼,谓缘识名色,缘名色六入处,缘六入处触,缘触受,缘受爱,缘爱取,缘取有,缘有生,缘生老病死、忧悲恼苦,如是如是纯大苦聚集。
  “我时作是念:‘何法无故则老死无?何法灭故老死灭?’即正思惟,生如实无间等:生无故老死无,生灭故老死灭。如是生、有、取、爱、受、触、六入处、名色、识、行,广说。我复作是思惟:‘何法无故行无?何法灭故行灭?’即正思惟,如实无间等:无明无故行无,无明灭故行灭,行灭故识灭,识灭故名色灭,名色灭故六入处灭,六入处灭故触灭,触灭故受灭,受灭故爱灭,爱灭故取灭,取灭故有灭,有灭故生灭,生灭故老病死、忧悲恼苦灭,如是如是纯大苦聚灭。
  “我时作是念:我得古仙人道、古仙人径、古仙人道迹,古仙人从此迹去,我今随去。譬如有人游于旷野,披荒觅路,忽遇故道,古人行处,彼则随行,渐渐前进,见故城邑,故王宫殿,园观浴池,林木清净。彼作是念:‘我今当往白王令知。’即往白王:‘大王当知,我游旷野,披荒求路,忽见故道古人行处,我即随行。我随行已,见故城邑,故王宫殿,园观浴池,林流清净。大王可往居止其中。’王即往彼,止住其中,丰乐安隐,人民炽盛。今我如是,得古仙人道、古仙人径、古仙人迹,古仙人去处,我得随去,谓八圣道,正见、正志、正语、正业、正命、正方便、正念、正定。
  “我从彼道见老病死、老病死集、老病死灭、老病死灭道迹;见生、有、取、爱、受、触、六入处、名色、识、行、行集、行灭、行灭道迹。我于此法自知自觉,成等正觉,为比丘、比丘尼、优婆塞、优婆夷,及余外道沙门、婆罗门,在家、出家,彼诸四众闻法正向、信乐、知法善、梵行增广,多所饶益,开示显发。”
  佛说此经已,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
  解读: 佛陀从苦和苦集入,先见苦的集起(因缘法),在明见苦的灭法(依苦因的灭尽,而有苦的灭尽),后依苦圣谛、苦集圣谛、苦灭圣谛之正见,得见灭苦之正道(八正道),此即于四圣谛初转四行,生眼智明觉,成等正觉。
    
    
    
  (三)佛陀见八正道后,再修八正道,最后成就解脱和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杂阿含》第379经
  ========================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波罗奈国鹿野苑中仙人住处。
  尔时世尊告五比丘:“此苦圣谛,本所未曾闻法,当正思惟,时生眼、智、明、觉。此苦集、此苦灭、此苦灭道迹圣谛,本所未曾闻法,当正思惟,时生眼、智、明、觉。
  “复次苦圣谛,智当复知,本所未闻法,当正思惟,时生眼、智、明、觉。苦集圣谛,已知当断,本所未曾闻法,当正思惟,时生眼、智、明、觉。复次苦集灭,此苦灭圣谛,已知当作证,本所未闻法,当正思惟,时生眼、智、明、觉。复次此苦灭道迹圣谛,已知当修,本所未曾闻法,当正思惟,时生眼、智、明、觉。
  “复次比丘,此苦圣谛,已知知已出,所未闻法,当正思惟,时生眼、智、明、觉。复次此苦集圣谛,已知已断出,所未闻法,当正思惟,时生眼、智、明、觉。复次苦灭圣谛,已知已作证出,所未闻法,当正思惟,时生眼、智、明、觉。复次苦灭道迹圣谛,已知已修出,所未曾闻法,当正思惟,时生眼、智、明、觉。
  “诸比丘,我于此四圣谛三转十二行,不生眼、智、明、觉者,我终不得于诸天、魔、梵、沙门、婆罗门闻法众中,为解脱、为出、为离,亦不自证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我已于四圣谛三转十二行,生眼、智、明、觉,故于诸天、魔、梵、沙门、婆罗门闻法众中,得出、得脱,自证得成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尔时世尊说是法时,时尊者憍陈如,及八万诸天,远尘离垢,得法眼净。
  尔时世尊告尊者憍陈如:“知法未?”
  憍陈如白佛:“已知,世尊。”
  复告尊者憍陈如:“知法未?”
  拘邻白佛:“已知,善逝。”
  尊者拘邻已知法故,是故名阿若拘邻。尊者阿若拘邻知法已,地神举声唱言:“诸仁者!世尊于波罗奈国仙人住处鹿野苑中,三转十二行法轮,诸沙门、婆罗门、诸天、魔、梵所未曾转,多所饶益,多所安乐,哀愍世间,以义饶益,利安天人,增益诸天众,减损阿修罗众!”
  地神唱已,闻虚空神天、四天王天、三十三天、焰摩天、兜率陀天、化乐天、他化自在天,展转传唱,须臾之间,闻于梵身天,梵天乘声唱言:“诸仁者!世尊于波罗奈国仙人住处鹿野苑中,三转十二行法轮,诸沙门、婆罗门、诸天、魔、梵及世间闻法未所曾转,多所饶益,多所安乐,以义饶益诸天世人,增益诸天众,减损阿修罗众!”
  世尊于波罗奈国仙人住处鹿野苑中转法轮,是故此经名《转法轮经》。
  佛说此经已,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
  解读: 佛陀先正觉苦圣谛、苦集圣谛、苦灭圣谛、苦灭圣谛(四圣谛),再进而修习苦灭道迹圣谛(八正道),最后完成苦已出、苦集已断、苦灭已证、苦灭正道已修,次第圆满四圣谛三转十二行,成就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楼主红色角落2019 时间:2020-08-22 08:50:40
  以下内容很长,为方便阅读,我分几次转发,以A、B、C……区分。转者注)

  60 经法和禅法(二)A佛陀教导菩提道修行次第及方法
    
    
  四预留支:亲近善男子、听正法、内正思惟、法次法向(如于圣法流)
    
  《杂阿含》第843经
  ========================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
  尔时世尊告尊者舍利弗:“所谓流者,何等为流?”
  舍利弗白佛言:“世尊所说流者,谓八圣道。”
  复问舍利弗:“谓入流分,何等为入流分?”
  舍利弗白佛言:“世尊,有四种入流分。何等为四?谓亲近善男子、听正法、内正思惟、法次法向。”
  复问舍利弗:“入流者成就几法?”
  舍利弗白佛言:“有四分成就入流者。何等为四?谓于佛不坏净、于法不坏净、于僧不坏净、圣戒成就。”
  佛告舍利弗:“如汝所说,流者谓八圣道;入流分者有四种,谓亲近善男子、听正法、内正思惟、法次法向;入流者成就四法,谓于佛不坏净、于法不坏净、于僧不坏净、圣戒成就。”
  佛说此经已,尊者舍利弗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
    
    
    
  (一)亲近善知识
    
  《杂阿含》第920经
  ========================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王舍城迦兰陀竹园。
  尔时世尊告诸比丘:“世有三种良马,王所服乘。何等为三?谓良马色具足,力具足,捷疾具足。如是于正法律,有三种善男子,世所奉事、供养、恭敬,为无上福田。何等为三?谓善男子色具足,力具足,捷疾具足。何等为色具足?谓善男子住于净戒、波罗提木叉律仪,威仪、行处具足,见微细罪,能生怖畏,受持学戒,是名色具足。何等力具足?已生恶不善法令断,生欲精勤方便,摄受增长;未生恶不善法不起,生欲精勤方便,摄受增长;未生善法令起,生欲精勤方便,摄受增长;已生善法住不忘失,生欲精勤方便,摄受增长,是名力具足。何等为捷疾具足?谓此苦圣谛如实知,乃至得阿罗汉,不受后有,是名捷疾具足。是名善男子色具足,力具足,捷疾具足。”
  佛说此经已,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
  解读: 纯一满净,梵行清白,为善知识
    
    
  《杂阿含》第717经
  ========================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
  尔时世尊告诸比丘:“于外法中,我不见一法,未生恶不善法令生,已生者重生令增广,未生善法令不生,已生者令退,如恶知识、恶伴党。恶知识、恶伴党者,未生贪欲盖令生,已生者重生令增广;未生瞋恚、睡眠、掉悔、疑盖令生,已生者重生令增广。未生念觉分令不生,已生者令退;未生择法、精进、喜、猗、定、舍觉分令不生,已生者令退。
  “诸比丘,我不见一法,未生恶不善法令不生,已生者令断,未生善法令生,已生者重生令增广,所谓善知识、善伴党、善随从者。若善知识、善伴党、善随从者,未生贪欲盖令不生,已生者令断;未生瞋恚、睡眠、掉悔、疑盖令不生,已生者令断。未生念觉分令生,已生者重生令增广;未生择法、精进、喜、猗、定、舍觉分令生,已生者重生令增广。”
  佛说此经已,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
  解读: 亲近善知识,远离恶知识,得离五盖,起七觉分
    
    
  (二)听闻正法
    
  《杂阿含》第363经
  ========================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
  尔时世尊告诸比丘:“所谓说法比丘,云何说法比丘?云何如来施设说法比丘?”
  诸比丘白佛:“世尊是法根、法眼、法依,唯愿为说说法比丘。诸比丘闻已,当受奉行。”
  佛告诸比丘:“若有比丘说老、病、死,生厌、离欲、灭尽法,是名说法比丘。如是说生、有、取、爱、受、触、六入处、名色、识、行,是生厌、离欲、灭尽法,是名说法比丘。诸比丘,是名如来施设说法比丘。”
  佛说此经已,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
  解读: 说老病死...行、无明,生厌、离欲、灭尽法者,是说法比丘
    
    
  《杂阿含》第362经
  ========================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
  尔时世尊告诸比丘:“有多闻比丘,云何如来施设多闻比丘?”
  诸比丘白佛:“世尊是法根、法眼、法依,唯愿为说多闻比丘。诸比丘闻已,当受奉行。”
  佛告比丘:“谛听善思,当为汝说。诸比丘,若有比丘闻老、病、死,生厌、离欲、灭尽法,是名多闻比丘。如是生、有、取、爱、受、触、六入处、名色、识、行,生厌、离欲、灭尽法,是名多闻比丘。是名如来所施设多闻比丘,”
  佛说此经已,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
  解读: 听闻老病死...行、无明,生厌、离欲、灭尽法者,是多闻比丘
楼主红色角落2019 时间:2020-08-22 08:53:00
  60 经法和禅法(二)B

  (三)如理作意(对生死之因,追根究底的观察、思维)
    
    
  《相应部》第22.126经
  ========================
  一 [尔时,世尊]在舍卫城……乃至……
    二 时,有一比丘,来诣世尊住处。诣而……乃至……
    三 坐于一面而彼比丘,白世尊言:
    ‘大德!无明,说无明者。大德!何为无明?如何为无明人耶?’
    四 ‘比丘!此处有无闻之凡夫,于色有集法,不如实知 色乃有集法。于色有灭法,
    不如实知色乃有灭法。于色有集灭法,不如实知色乃有集灭法。
    五 于受有集法,不如实知受乃有集法。于受有灭法,不如实知受乃有灭法。于受
    有集灭法,不如实知受乃有集灭法。
    六 想有集法……乃至……
    七 于行有集法,不如实知行乃有集法。于行有灭法,不如实知行乃有灭法。于行
    有集灭法,不如实知行乃有集灭法。
    八 于识有集法,不如实知识乃有集法。于识有灭法,不如实知识乃有灭法。于识
    有集灭法,不如实知识乃有集灭法。
    九 比丘!说此为无明,如是为无明人。’
    一〇 如是说已,彼比丘白世尊言:
    ‘大德!明,说明者。大德!何者为明?何者为明人耶?’
    一一 ‘比丘!于此处有有闻之圣弟子。有色集法者,如实知有色集法。有色灭法
    者,如实知有色灭法。有色集灭法者,如实知有色集灭法。
    一二 有受集法者……乃至……
    一三 有想集法者……乃至……
    一四 有行集法者……乃至……
    一五 有识集法者,如实知有识集法。有识灭法者,如实知有识灭法。有识集灭法
    者,如实知有识集灭法。
    一六 比丘!说此为明,如是为明人。’
  ========================
  解读: 如实知五蕴集灭法为明,不如实知五蕴集灭法为无明
    
    
    
  《相应部》第12.21经
  ========================
  一 [尔时,世尊]住舍卫城。
    二 世尊宣曰:‘诸比丘!如来具足十力,具足四无所畏,示知牛王之事,于众中作狮子吼,转梵轮,济度众生。
    [所谓]:色如是如是,色之集如是如是,色之灭如是如是;受如是如是,受之集如是如是,受之灭如是如是;想如是如是,想之集如是如是,想之灭如是如是;行如是如是,行之集如是如是,行之灭如是如是;识如是如是,识之集如是如是,识之灭如是如是。
    此有时即彼有,此生时即彼生。此无时即彼无,此灭时即彼灭。
    三 即缘无明有行,缘行有识……如是此是全苦蕴之集。
    四 依无明之无余,依离贪灭乃行灭,依行灭乃识灭……如是此为全苦蕴之灭。’
  ========================
  解读: 五蕴集法和灭法即为十二因缘之集法和灭法
    
    
    
  《杂阿含》第334经
  ========================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拘留搜调牛聚落。
  尔时世尊告诸比丘:“今当为汝说法,初、中、后善,善义善味,纯一满净,梵行清白。谛听善思,谓《有因有缘有缚法经》。云何《有因有缘有缚法经》?谓眼有因、有缘、有缚。何等为眼因、眼缘、眼缚?谓眼业因、业缘、业缚。业有因、有缘、有缚,何等为业因、业缘、业缚?谓业爱因、爱缘、爱缚。爱有因、有缘、有缚,何等为爱因、爱缘、爱缚?谓爱无明因、无明缘、无明缚。无明有因、有缘、有缚,何等无明因、无明缘、无明缚?谓无明不正思惟因、不正思惟缘、不正思惟缚。不正思惟有因、有缘、有缚,何等不正思惟因、不正思惟缘、不正思惟缚?谓缘眼、色,生不正思惟,生于痴。缘眼、色,生不正思惟,生于痴,彼痴者是无明,痴求欲名为爱,爱所作名为业。如是比丘,不正思惟因无明,无明因爱,爱因为业,业因为眼。耳、鼻、舌、身、意,亦如是说。是名《有因有缘有缚法经》。”
  佛说此经已,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
  解读: 欲断无明,当正思维,即于六触入处,如实观察五蕴集法和灭法
    
    
  《杂阿含》第68经
  ========================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
  尔时世尊告诸比丘:“常当修习方便禅思,内寂其心,如实观察。云何如实观察?如实知此色、此色集、此色灭;此受、想、行、识,此识集、此识灭。
  “云何色集,受、想、行、识集?缘眼及色,眼识生,三事和合生触,缘触生受,缘受生爱,乃至纯大苦聚生,是名色集。如是缘耳、鼻、舌、身、意,缘意及法生意识,三事和合生触,缘触生受,缘受生爱,如是乃至纯大苦聚生,是名色集,受、想、行、识集。
  “云何色灭,受、想、行、识灭?缘眼及色,眼识生,三事和合生触,触灭则受灭,乃至纯大苦聚灭。如是耳、鼻、舌、身、意,缘意及法,意识生,三事和合生触,触灭则受灭,受灭乃至纯大苦聚灭,是名色灭,受、想、行、识灭。是故比丘,常当修习方便禅思,内寂其心。”
  佛说此经已,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如观察,乃至作证十二经,亦如是广说。
  受与生及乐,亦说六入处,
  一一十二种,禅定三昧经。
  ========================
  解读: 佛陀亲述禅法---如何于六触入处,观察五蕴集法和灭法
    
    
  《杂阿含》第251经
  ========================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王舍城迦兰陀竹园。
  尔时尊者舍利弗、尊者摩诃拘絺罗,俱在耆阇崛山中。
  尊者摩诃拘絺罗晡时从禅觉,诣尊者舍利弗所,共相问讯已,退坐一面,语尊者舍利弗:“欲有所问,宁有闲暇见答以不?”
  舍利弗言:“随仁所问,知者当答。”
  尊者摩诃拘絺罗问尊者舍利弗言:“谓无明者,云何为无明?”
  尊者舍利弗言:“所谓无知,无知者是为无明。云何无知?谓眼无常不如实知,是名无知。眼生灭法不如实知,是名无知。耳、鼻、舌、身、意,亦复如是。如是尊者摩诃拘絺罗,于此六触入处如实不知、不见、不无间等、愚痴、无明、大冥,是名无明。”
  尊者摩诃拘絺罗又问尊者舍利弗:“所谓明者,云何为明?”
  舍利弗言:“所谓为知,知者是明。为何所知?谓眼无常,眼无常如实知。眼生灭法,眼生灭法如实知。耳、鼻、舌、身、意,亦复如是。尊者摩诃拘絺罗,于此六触入处如实知、见、明、觉、悟、慧、无间等,是名为明。”
  时二正士各闻所说,展转随喜,各还其所。
  ========================
  解读: 若于六触入处,如实知五蕴集灭法,是名为明
    
    
  《杂阿含》第845、846经
  ========================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
  尔时世尊告诸比丘:“若比丘于五恐怖怨对休息,三事决定,不生疑惑,如实知见贤圣正道,彼圣弟子能自记说:地狱、畜生、饿鬼恶趣已尽,得须陀洹,不堕恶趣法,决定正向三菩提,七有天人往生,究竟苦边。
  “何等为五恐怖怨对休息?若杀生因缘罪,怨对恐怖生;若离杀生者,彼杀生罪怨对因缘生恐怖休息。若偷盗、邪淫、妄语、饮酒罪,怨对因缘生恐怖;彼若离偷盗、邪淫、妄语、饮酒罪,怨对者因缘恐怖休息。是名罪怨对因缘生五恐怖休息。
  “何等为三事决定,不生疑惑?谓于佛决定离于疑惑,于法、僧决定离疑惑,是名三法决定离疑惑。
  “何等名为圣道如实知见?谓此苦圣谛如实知,此苦集圣谛、此苦灭圣谛、此苦灭道迹圣谛如实知,是名圣道如实知见。
  “若于此五恐怖罪怨对休息,于三法决定离疑惑,于圣意如实知见,是圣弟子能自记说:我地狱尽,畜生、饿鬼恶趣尽,得须陀洹,不堕恶趣法,决定正趣三菩提,七有天人往生,究竟苦边。”
  佛说此经已,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
  尔时世尊告诸比丘:如上说,差别者:“何等为圣道如实知见?谓八圣道,正见乃至正定。”
  次经亦如是说,差别者:“何等为圣道如实知见?谓十二支缘起如实知见,如所说:是事有故是事有,是事起故是事起,如缘无明行,缘行识,缘识名色,缘名色六入处,缘六入处触,缘触受,缘受爱,缘爱取,缘取有,缘有生,缘生老病死、忧悲苦恼,是名圣弟子如实知见。”
  佛说此经已,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
  解读: 如实知十二因缘集灭法,是明,是为预留
楼主红色角落2019 时间:2020-08-22 08:59:24
  60 经法和禅法(二)C

  (四)法次法向(随法随顺法)
    
  《杂阿含》第749经
  ========================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
  尔时世尊告诸比丘:“若无明为前相故,生诸恶不善法,时随生无惭、无愧;无惭、无愧生已,随生邪见;邪见生已,能起邪志、邪语、邪业、邪命、邪方便、邪念、邪定。
  “若起明为前相,生诸善法,时惭愧随生;惭愧生已,能生正见;正见生已,起正志、正语、正业、正命、正方便、正念、正定,次第而起。正定起已,圣弟子得正解脱贪欲、瞋恚、愚痴。如是圣弟子得正解脱已,得正知见:我生已尽,梵行已立,所作已作,自知不受后有。”
  佛说此经已,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
  解读: 明为前相,生诸善法,惭愧随生,能生正见;正见生已,起八正道!
    
    
    
  《相应部》第22.102经
  ========================
  一~二 [尔时,世尊]住舍卫城……乃至……
    三 ‘诸比丘!以修习无常想,多习者,永尽一切欲贪,永尽一切色贪,永尽一切有贪,永尽一切无明,永断一切我慢。
    四 诸比丘!譬如田夫,秋时执大犁而耕,以断一切生长之根。诸比丘!如是修习无常想,多习者,永尽一切欲贪,永尽一切色欲,永尽一切有贪,永尽一切无明,永断一切我慢。
    五 诸比丘!譬如割婆罗波草人,割波罗波草,以捉其端而振动上下,振动左右,振动而弃之。诸比丘!如是修习无常想……乃至……
    六 诸比丘!譬如庵罗果脱离于树干,着于树干之庵罗果,悉随于此。诸比丘!如是修习无常想……乃至……
    七 诸比丘!譬如重阁之一切重檐之向于屋顶、趣于屋顶、集于屋顶,以屋顶为最上。诸比丘!如是修习无常想……乃至……
    八 诸比丘!譬如诸根香中,以随时檀为最上。诸比丘!如是修习无常想……乃至……
    九 诸比丘!譬如诸核香中,以赤檀为最上。诸比丘!如是修习无常想……乃至……
    一〇 诸比丘!譬如诸华香中,以夏生之花为最上。诸比丘!如是修习无常想……乃至……
    一一 诸比丘!譬如诸小王悉随属于转轮王,转轮王为其最上。诸比丘!如是修习无常想……乃至……
    一二 诸比丘!譬如诸星之光明,悉不应于月光十六分之一,以月光为其最上。诸比丘!如是修习无常想……乃至……
    一三 诸比丘!譬如秋时,空豁无云时,日升于苍天,以除一切虚空之闇冥,辉耀热照。诸比丘!如染修习无常想,多习者,永尽一切欲贪,永尽一切色贪,永尽一切有贪,永尽一切无明,永断一切我慢。
    一四 诸比丘!如何修习无常想?如何多修习者,永尽一切欲贪……乃至……永断一切我慢耶?
    一五 此是色,此是色之集,此是色之灭,此是受……想……行……识之集,此是识之灭。
    一六 诸比丘!如是修习无常想,如是多习者,永尽一切欲贪,永尽一切色贪,永尽有贪,永尽一切无明,永断一切我慢。’
  ========================
  解读: 如实知五蕴集灭法,则正见五蕴无常。如何修习无常想?当观此是色、色之集、色之灭,此是受……想……行……识之集,此是识之灭。
    
    
  《相应部》第35.73经
  ========================
    二 ‘诸比丘!任何之比丘不如实知六种触处之生起、灭没、甘味、患难、出离者,
    为尚未果其梵行,离此法犹远矣!’
    三 如是言时,有一比丘白世尊曰:‘大德!此处某者心不平。大德!此某者不如实
    知六种触处之生起、灭没、甘味、患难、出离者。’
    四 ‘比丘!汝对此作如何思惟耶?‘眼是常住耶?抑是无常耶?’
    ‘大德!此是无常。’
    ‘凡物之无常,彼是苦耶?抑为乐耶?’
    ‘大德!彼是苦。’
    ‘凡物之无常、苦而变坏之法,以‘此是我所,此是我,此是我之我。’如是认
    识耶?’
    ‘不也,大德!非然。’
    五~九 ‘耳是……鼻是……舌是……身是……意是常住耶?抑是无常耶?’
    ‘大德,是无常。’
    ‘凡物之无常,是苦耶?抑乐耶?’
    ‘大德!是苦。’
    ‘凡物之无常、苦而变坏之法,以‘此是我所,此是我,此是我之我。’如是认
    识耶?’
    ‘不也。大德!非然。’
    一〇 ‘比丘!如是观之,有闻圣弟子厌嫌于眼……厌嫌于意,因厌嫌而离欲,因离
    欲而得解脱,于解脱有解脱之智。证知:生已尽、梵行已成、应作已作、不为如是
    再生。’
  ========================
  解读: 六触入处,集灭味患离不如实知,去我法律远
    
    
    
  《杂阿含》第768经
  ========================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王舍城山谷精舍。
  时尊者阿难独一静处,作如是念:“半梵行者,谓善知识、善伴党、善随从。”
  乃至佛告阿难:“纯一满净具梵行者,谓善知识。所以者何?我为善知识故,令诸众生修习正见,依远离、依无欲、依灭、向于舍;乃至修正定,依远离、依无欲、依灭、向于舍。”
  佛说此经已,尊者阿难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
  解读: 依远离、离贪、灭尽,向于舍,修习正见,乃至正定
    
    
  《杂阿含》第364经
  ========================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
  尔时世尊告诸比丘:“谓法次法向,诸比丘,云何名为法次法向?”
  诸比丘白佛:“世尊是法根、法眼、法依。善哉世尊!唯愿为说,诸比丘闻已,当受奉行。”
  佛告诸比丘:“若比丘于老、病、死,生厌、离欲、灭尽向,是名法次法向。如是生,乃至行,生厌、离欲、灭尽向,是名法次法向。诸比丘,是名如来施设法次法向。”
  佛说此经已,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
  解读: 于老病死...行、无明,生厌、离欲、灭尽,是名法次法向。
    
    
    
  《杂阿含》第365经
  ========================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
  尔时世尊告诸比丘:“谓见法般涅槃,云何如来说见法般涅槃?”
  诸比丘白佛:“世尊是法根、法眼、法依。善哉世尊!唯愿为说见法般涅槃,诸比丘闻已,当受奉行。云何比丘得见法般涅槃?”
  佛告比丘:“谛听善思,当为汝说。若有比丘于老、病、死,厌、离欲、灭尽,不起诸漏,心善解脱,是名比丘得见法般涅槃。”
  佛说此经已,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
  解读: 于老病死...行、无明,生厌、离欲、灭尽,不起诸漏,心善解脱,是名比丘得见法般涅槃。
楼主红色角落2019 时间:2020-08-22 09:03:03
  (以下内容很长,为方便阅读,我分七次转发,以A、B、C……区分。转者注)

  61 经法和禅法(三)A

  学人如何实践菩提道次第修行
    
    
  修习止观,满足七觉分,成就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杂阿含》第746经
  ========================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
  尔时世尊告诸比丘:“若比丘修习安那般那念,多修习已,得大果大福利。云何修习安那般那念,多修习已,得大果大福利?是比丘心与安那般那念俱,修念觉分,依远离、依无欲、依灭、向于舍;乃至修舍觉分,依远离、依无欲、依灭、向于舍。”
  佛说此经已,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
  解读: 止观之法:依安那般那念修七觉分
    
  《杂阿含》第727经
  ========================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力士聚落人间游行,于拘夷那竭城希连河中间住。于聚落侧,告尊者阿难:“令四重襞叠,敷世尊郁多罗僧,我今背疾,欲小卧息。”
  尊者阿难即受教敕,四重襞叠,敷郁多罗僧已,白佛言:“世尊,已四重襞叠,敷郁多罗僧,唯世尊知时。”
  尔时世尊厚襞僧伽梨枕头,右胁而卧,足足相累,系念明相,正念正智,作起觉想,告尊者阿难:“汝说七觉分。”
  时尊者阿难即白佛言:“世尊,所谓念觉分,世尊自觉成等正觉,说依远离、依无欲、依灭、向于舍。择法、精进、喜、猗、定、舍觉分,世尊自觉成等正觉,说依远离、依无欲、依灭、向于舍。”
  佛告阿难:“汝说精进耶?”
  阿难白佛:“我说精进,世尊。我说精进,善逝。”
  佛告阿难:“唯精进修习多修习,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说是语已,正坐端身系念。
  时有异比丘即说偈言:
  “乐闻美妙法,忍疾告人说,比丘即说法,转于七觉分。
  善哉尊阿难,明解巧便说,有胜白净法,离垢微妙说。
  念择法精进,喜猗定舍觉,此则七觉分,微妙之善说。
  闻说七觉分,深达正觉味,身婴大苦患,忍疾端坐听。
  观为正法王,常为人演说,犹乐闻所说,况余未闻者!
  第一大智慧,十力所礼者,彼亦应疾疾,来听说正法。
  诸多闻通达,契经阿毗昙,善通法律者,应听况余者!
  闻说如实法,专心黠慧听,于佛所说法,得离欲欢喜,欢喜身猗息,心自乐亦然。
  心乐得正受,正观有事行,厌恶三趣者,离欲心解脱。
  厌恶诸有趣,不集于人天,无余犹灯灭,究竟般涅槃。
  闻法多福利,最胜之所说,是故当专思,听大师所说。”
  异比丘说此偈已,从座起而去。
  ========================
  解读: 修七觉分满足,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楼主红色角落2019 时间:2020-08-22 09:04:36
  61 经法和禅法(三)B

  (一)先净其戒,直其见,具足三业
    
  《杂阿含》第624经
  ========================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
  尔时尊者郁低迦来诣佛所,稽首佛足,退坐一面,白佛言:“善哉世尊!为我说法。我闻法已,当独一静处,专精思惟,不放逸住,思惟所以善男子剃除须发,正信非家,出家学道。如上广说,乃至不受后有。”
  佛告郁低迦:“如是如是,如汝所说。但于我所说法,不悦我心,彼所事业亦不成就,虽随我后而不得利,反生障碍。”
  郁低迦白佛:“世尊所说,我则能令世尊心悦,自业成就,不生障碍。唯愿世尊为我说法,我当独一静处,专精思惟,不放逸住。如上广说,乃至不受后有。”如是第二、第三请。
  尔时世尊告郁低迦:“汝当先净其初业,然后修习梵行。”
  郁低迦白佛:“我今云何净其初业,修习梵行?”
  佛告郁低迦:“汝当先净其戒,直其见,具足三业,然后修四念处。何等为四?内身身观念住,专精方便,正智正念,调伏世间贪忧;如是外身、内外身身观念住,受、心、法法观念住,亦如是广说。”
  时郁低迦闻佛所说,欢喜随喜,从座起而去。
  时郁低迦闻佛教授已,独一静处,专精思惟,不放逸住,思惟所以善男子剃除须发,着袈裟衣,正信非家,出家学道,乃至不受后有。
  如郁低迦所问,如是异比丘所问,亦如上说。
  ========================
  解读: 先净其戒,直其见,具足三业,然后修四念处
楼主红色角落2019 时间:2020-08-22 09:05:30
  61 经法和禅法(三)C

  (二)依安那般那念,修四念处,次第起七觉分
    
  《杂阿含》第810经
  ========================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金刚跋求摩河侧萨罗梨林中。
  尔时尊者阿难独一静处,思惟禅思,作如是念:“颇有一法,修习多修习,令四法满足;四法满足已,七法满足;七法满足已,二法满足?”
  时尊者阿难从禅觉已,往诣佛所,稽首礼足,退坐一面,白佛言:“世尊,我独一静处,思惟禅思,作是念:‘颇有一法,多修习已,令四法满足,乃至二法满足?’我今问世尊,宁有一法,多修习已,能令乃至二法满足耶?”
  佛告阿难:“有一法,多修习已,乃至能令二法满足。何等为一法?谓安那般那念,多修习已,能令四念处满足;四念处满足已,七觉分满足;七觉分满足已,明、解脱满足。
  “云何修安那般那念,四念处满足?是比丘依止聚落,乃至如灭出息念学。阿难,如是圣弟子入息念时,如入息念学;出息念时,如出息念学;若长、若短,一切身行觉知入息念时,如入息念学;出息念时,如出息念学;身行休息入息念时,如身行休息入息念学;身行休息出息念时,如身行休息出息念学。圣弟子尔时身身观念住,异于身者,彼亦如是随身比思惟。若有时圣弟子喜觉知、乐觉知、心行觉知、心行息觉知入息念时,如心行息入息念学;心行息出息念时,如心行息出息念学。是圣弟子尔时受受观念住,若复异受者,彼亦随受比思惟。有时圣弟子心觉知、心悦、心定、心解脱觉知入息念时,如入息念学;心解脱出息念时,如心解脱出息念学。是圣弟子尔时心心观念住,若有异心者,彼亦随心比思惟。若圣弟子有时观无常、断、无欲、灭,如无常、断、无欲、灭观住学。是圣弟子尔时法法观念住,异于法者,亦随法比思惟。是名修安那般那念,满足四念处。”
  阿难白佛:“如是修习安那般那念,令四念处满足。云何修四念处,令七觉分满足?”
  佛告阿难:“若比丘身身观念住,念住已,系念住不忘,尔时方便修念觉分,修念觉分已,念觉分满足。念觉满足已,于法选择、思量,尔时方便修择法觉分,修择法觉分已,择法觉分满足。于法选择、分别、思量已,得精勤方便,尔时方便修习精进觉分,修精进觉分已,精进觉分满足。方便精进已,则心欢喜,尔时方便修喜觉分,修喜觉分已,喜觉分满足。欢喜已,身心猗息,尔时方便修猗觉分,修猗觉分已,猗觉分满足。身心乐已,得三昧,尔时修定觉分,修定觉分已,定觉分满足。定觉分满足已,贪忧则灭,得平等舍,尔时方便修舍觉分,修舍觉分已,舍觉分满足。受、心、法法念处,亦如是说。是名修四念处,满足七觉分。”
  阿难白佛:“是名修四念处,满足七觉分。云何修七觉分,满足明、解脱?”
  佛告阿难:“若比丘修念觉分,依远离、依无欲、依灭、向于舍,修念觉分已,满足明、解脱。乃至修舍觉分,依远离、依无欲、依灭、向于舍,如是修舍觉分已,明、解脱满足。阿难,是名法法相类,法法相润。如是十三法,一法为增上,一法为门,次第增进,修习满足。”
  佛说此经已,尊者阿难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
  解读: 安那般那念多修习已,令四念处满足;四念处满足已,七觉分满足;七觉分满足已,明、解脱满足。
楼主红色角落2019 时间:2020-08-22 09:06:30
  61 经法和禅法(三)D

  (三)住四念处,观集法与灭法
    
  《杂阿含》第609经
  ========================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
  尔时世尊告诸比丘:“我今当说四念处集、四念处没,谛听善思。何等为四念处集、四念处没?食集则身集,食灭则身没,如是随身集观住,随身灭观住,随身集灭观住,则无所依住,于诸世间永无所取。如是触集则受集,触灭则受没,如是随集法观受住,随灭法观受住,随集灭法观受住,则无所依住,于诸世间都无所取。名色集则心集,名色灭则心没,随集法观心住,随灭法观心住,随集灭法观心住,则无所依住,于诸世间则无所取。忆念集则法集,忆念灭则法没,随集法观法住,随灭法观法住,随集灭法观法住,则无所依住,于诸世间则无所取。是名四念处集、四念处没。”
  佛说此经已,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
  解读: 观四念处集与四念处没,此为四念处修行之法
    
    
  《杂阿含》第295经
  ========================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王舍城迦兰陀竹园。
  尔时世尊告诸比丘:“此身非汝所有,亦非余人所有,谓六触入处,本修行愿受得此身。云何为六?眼触入处,耳、鼻、舌、身、意触入处。彼多闻圣弟子,于诸缘起,善正思惟观察:有此六识身、六触身、六受身、六想身、六思身,所谓此有故,有当来生老病死、忧悲恼苦,如是如是纯大苦聚集,是名有因有缘世间集。谓此无故,六识身无,六触身、六受身、六想身、六思身无,谓此无故,无有当来生老病死、忧悲恼苦,如是如是纯大苦聚灭。
  “若多闻圣弟子,于世间集、世间灭,如实正知,善见、善觉、善入,是名圣弟子招此善法、得此善法、知此善法、入此善法,觉知、觉见世间生灭,成就贤圣出离、贯穿、正尽苦,究竟苦边。所以者何?谓多闻圣弟子,世间集灭如实知,善见、善觉、善入故。”
  佛说此经已,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
    
  《杂阿含》第306经
  ========================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
  时有异比丘,独一静处,专精思惟,作是念:“比丘云何知、云何见,而得见法?”作是思惟已,从禅起,往诣佛所,稽首礼足,退坐一面,白佛言:“世尊,我独一静处,专精思惟,作是念:比丘云何知、云何见,而得见法?”
  尔时世尊告彼比丘:“谛听善思,当为汝说。有二法,何等为二?眼、色为二。如是广说,乃至非其境界故。所以者何?眼、色缘生眼识,三事和合触,触俱生受、想、思。此四无色阴、眼色,此等法名为人。于斯等法,作人想、众生、那罗、摩[少/兔]阇、摩那婆、士夫、福伽罗、耆婆、禅头。又如是说:‘我眼见色,我耳闻声,我鼻嗅香,我舌尝味,我身觉触,我意识法。’彼施设又如是言说:‘是尊者如是名,如是生,如是姓,如是食,如是受苦乐,如是长寿,如是久住,如是寿分齐。’比丘,是则为想,是则为志,是则言说。此诸法皆悉无常、有为、思愿缘生。若无常、有为、思愿缘生者,彼则是苦。又复彼苦生,亦苦住,亦苦灭,亦苦数数出生,一切皆苦。若复彼苦无余断,吐、尽、离欲、灭、息、没,余苦更不相续,不出生,是则寂灭,是则胜妙,所谓舍一切有余,一切爱尽、无欲、灭尽、涅槃。
  “耳、鼻、舌、身触缘生身识,三事和合触,触俱生受、想、思。此四是无色阴,身根是色阴,此名为人。如上说,乃至灭尽、涅槃。
  “缘意、法,生意识,三事和合触,触俱生受、想、思。此四无色阴,四大士夫所依,此等法名为人。如上广说,乃至灭尽、涅槃。若有于此诸法,心随入住,解脱不退转,于彼所起系著无有我。比丘,如是知、如是见,则为见法。”
  佛说此经已,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
  解读: 于诸缘起,善正思惟观察:有此六识身、六触身、六受身、六想身、六思身,谓此有故有当来生老病死,此无故无当来生老病死,如是知见者,名为见法。
楼主红色角落2019 时间:2020-08-22 09:07:52
  61 经法和禅法(三)E


  (四)如实知集法与灭法,正见无常、苦、非我,正向离贪、解脱
    
  《杂阿含》第855经
  ========================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
  时有难提优婆塞来诣佛所,稽首佛足,退坐一面,白佛言:“世尊,若圣弟子于此五根,一切时不成就者,为放逸,为不放逸?”
  佛告难提:“若于此五根,一切时不成就者,我说此等为凡夫数。若圣弟子不成就者,为放逸,非不放逸。难提,若圣弟子于佛不坏净成就,而不上求,不于空闲林中,若露地坐,昼夜禅思,精勤修习胜妙出离,饶益随喜;彼不随喜已,欢喜不生;欢喜不生已,身不猗息;身不猗息已,苦觉则生;苦觉生已,心不得定;心不得定者,是圣弟子名为放逸。于法、僧不坏净,圣戒成就,亦如是说。
  “如是难提,若圣弟子成就于佛不坏净,其心不起知足想,于空闲林中,树下露地,昼夜禅思,精勤方便,能起胜妙出离随喜;随喜已,生欢喜;生欢喜已,身猗息;身猗息已,觉受乐;觉受乐已,心则定。若圣弟子心定者,名不放逸。法、僧不坏净,圣戒成就,亦如是说。”
  佛说此经已,难提优婆塞闻佛所说,欢喜随喜,从座起,礼佛足而去。
  ========================
  解读: 未具足五根、依明而离贪,摄导成就正定的有学,当精勤修习七觉分,成就离贪之正定;阿罗汉已修习五根究竟满足,成就离贪之正定!
    
    
  《杂阿含》第248经
  ========================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波吒利弗多罗国鸡林园。
  尔时尊者阿难往诣尊者大纯陀所,共相问讯已,于一面坐。
  尔时尊者阿难语尊者纯陀言:“欲有所问,宁有闲暇见答以不?”
  尊者纯陀语尊者阿难言:“随仁所问,知者当答。”
  尊者阿难问尊者纯陀:“如世尊、如来、应、等正觉所知所见,说四大造色,施设、显露此四大色非我。如来、应、等正觉所知所见,亦复说识非我耶?”
  尊者纯陀语尊者阿难言:“仁者最为多闻,我从远来诣尊者所,为问此法故。今日尊者唯愿为说此义。”
  尊者阿难语纯陀言:“我今问尊者,随意见答。尊者纯陀,为有眼、有色、有眼识不?”
  答言:“有,尊者阿难。”
  复问:“为缘眼及色,生眼识不?”
  答言:“如是,尊者阿难。”
  复问:“缘眼及色生眼识,彼因、彼缘为常、为无常?”
  答言:“无常,尊者阿难。”
  又问:“彼因、彼缘生眼识,彼因、彼缘无常变易时,彼识住耶?”
  答曰:“不也,尊者阿难。”
  尊者阿难复问:“于意云何?彼法若生、若灭可知,多闻圣弟子于中宁见是我、异我、相在不?”
  答曰:“不也,尊者阿难。”
  “耳、鼻、舌、身、意、法,于意云何?有意、有法、有意识不?”
  答曰:“有,尊者阿难。”
  复问:“为缘意及法,生意识不?”
  答曰:“如是,尊者阿难。”
  复问:“若意缘法生意识,彼因、彼缘为常、为无常?”
  答曰:“无常,尊者阿难。”
  复问:“若因、若缘生意识,彼因、彼缘无常变易时,意识住耶?”
  答曰:“不也,尊者阿难。”
  复问:“于意云何?彼法若生、若灭可知,多闻圣弟子宁于中见我、异我、相在不?”
  答言:“不也,尊者阿难。”
  尊者阿难语纯陀言:“是故尊者,而如来、应、等正觉所知所见,说识亦无常。譬如士夫持斧入山,见芭蕉树,谓堪材用,断根截叶,斫枝剥皮,求其坚实,剥至于尽,都无坚处。如是多闻圣弟子正观眼识,耳、鼻、舌、身、意识,当正观时,都无可取,无可取故无所著,无所著故自觉涅槃:我生已尽,梵行已立,所作已作,自知不受后有。”
  彼二正士说是法时,展转随喜,各还其所。
  ========================
  解读: 缘根境生识,根境为缘生,缘生者无常、变异、迁流,识不得安住,故知,识无常、苦、非我我所。
  圣弟子如实正观六识,都无可取,无可取故无所著,无所著故自觉涅盘!
    
    
  《杂阿含》第1166经
  ========================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拘睒弥国瞿师罗园。
  尔时世尊告诸比丘:“有手故知有取舍,有足故知有往来,有关节故知有屈伸,有腹故知有饥渴。如是比丘,有眼故眼触因缘生受,内觉若苦、若乐、不苦不乐。耳、鼻、舌、身、意,亦复如是。
  “诸比丘,若无手则不知取舍,若无足则不知往来,若无关节则不知有屈伸,若无腹则不知有饥渴。如是诸比丘,若无眼则无眼触因缘生受,内觉若苦、若乐、不苦不乐。耳、鼻、舌、身、意,亦复如是。”
  佛说此经已,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
  解读: 若无未来世六根生,则无六触入处,此为世间之灭尽、不起、解脱!
    
    
  《相应部》第48.53经
  ========================  
  一 如是我闻。一时,世尊住拘睒弥城瞿师罗园。
    二 于此,世尊告诸比丘曰:……乃至……
    ‘诸比丘!有何理趣,依此理趣故,有学之比丘住有学地,知‘我为有学’;无
    学之比丘住无学地,知‘我为无学’耶?
    ‘大德!我等于法,以世尊为根本……乃至……
    三 ‘诸比丘!有理趣。依此理趣故,有学之比丘住有学地,知‘我为有学’;无学
    之比丘住无学地,知‘我为无学。’
    四 诸比丘!有何之理趣,依其理趣故,有学之比丘住有学地,知‘我为有学’耶?
    诸比丘!此处有有学之比丘,对此为苦亦如实知,此为苦集亦如实知,此为苦灭亦
    如实知,此为顺苦灭道亦如实知。诸比丘!有此理趣,依此理趣故,有学之比丘住
    有学地,知‘我为有学。’
    五 诸比丘!复次,有学之比丘如是思择:‘其余之沙门、婆罗门,有如世尊之如
    是真实、如是说法者耶?’彼如是知:‘其余之沙门、婆罗门,有如世尊之如是真
    实、如是说法者,无也。’诸比丘!有此理趣,依此理趣故,有学之比丘住有学地,
    知‘我为有学。’
    六 诸比丘!复次有学之比丘,知于五根,即:信根、精进根、念根、定根、慧根
    是。以其趣、其最胜、其果、其究竟,于身不触而住,于慧通达而观。诸比丘!有
    此理趣,依此理趣故,有学之比丘住有学地,知‘我为有学。’
    七 诸比丘!有何之理趣、依何之理趣故,无学之比丘,住无学地,知‘我为无学’
    耶?诸比丘!于此无学之比丘,知于五根。即:信根、精进根、念根、定根、慧根
    是。以其趣、其最胜、其果、其究竟,于身触而住,于慧通达而观。诸比丘!有此
    理趣,依此理趣故,无学之比丘,住无学地,知‘我为无学。’
    八 诸比丘!复次,无学之比丘,知于六根,即眼根、耳根、鼻根、舌根、身根、
    意根是。总此六根一切一切种,皆可灭于一切无余,于任何他处不再生六根,此当
    知。诸比丘!有此理趣,依此理趣故,无学之比丘,住无学地,知‘我为无学。’
  ========================
  解读: 有学者,知四圣谛,五根未究竟满足;无学者,五根究竟满足,身触而住,无有未来六根生。
    
    
    
  《杂阿含》第305经
  ========================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拘留搜调牛聚落。
  尔时世尊告诸比丘:“我今当为汝等说法,初、中、后善,善义善味,纯一满净,梵行清白,所谓《六分别六入处经》,谛听善思,当为汝说。何等为《六分别六入处经》?谓于眼入处不如实知见者,色、眼识、眼触、眼触因缘生受,内觉若苦、若乐、不苦不乐,不如实知见;不如实知见故,于眼染著,若色、眼识、眼触、眼触因缘生受,内觉若苦、若乐、不苦不乐,皆生染著。如是耳、鼻、舌、身、意,若法、意识、意触、意触因缘生受,内觉若苦、若乐、不苦不乐,不如实知见,不如实知见故生染著。如是染著相应、愚暗、顾念、结缚其心,长养五受阴,及当来有爱、贪、喜悉皆增长。身心疲恶,身心烧燃,身心炽然,身心狂乱,身生苦觉。彼身生苦觉故,于未来世生老病死、忧悲恼苦,悉皆增长,是名纯一大苦阴聚集。
  “诸比丘,若于眼如实知见,若色、眼识、眼触、眼触因缘生受,内觉若苦、若乐、不苦不乐,如实知见;见已于眼不染著,若色、眼识、眼触、眼触因缘生受,内觉若苦、若乐、不苦不乐,不染著。如是耳、鼻、舌、身、意法如实知见,若法、意识、意触、意触因缘生受,内觉若苦、若乐、不苦不乐,如实知见;如实知见故,于意不染著,若法、意识、意触、意触因缘生受,内觉若苦、若乐、不苦不乐,不染。不染著故,不相杂、不愚暗、不顾念、不系缚,损减五受阴,当来有爱、贪、喜、彼彼染著,悉皆消灭。身不疲苦,心不疲苦,身不烧,心不烧,身不炽然,心不炽然,身觉乐,心觉乐。身心觉乐故,于未来世生老病死、忧悲恼苦,悉皆消灭,如是纯大苦聚阴灭。
  “作如是知、如是见者,名为正见修习满足,正志、正方便、正念、正定,前说正语、正业、正命清净修习满足,是名修习八圣道清净满足。八圣道修习满足已,四念处修习满足,四正勤、四如意足、五根、五力、七觉分修习满足。若法应知、应了者,悉知、悉了。若法应知、应断者,悉知、悉断。若法应知、应作证者,悉皆作证。若法应知、应修习者,悉已修习。何等法应知、应了,悉知、悉了?所谓名色。何等法应知、应断?所谓无明及有爱。何等法应知、应证?所谓明、解脱。何等法应知、应修?所谓正观。若比丘于此法应知、应了,悉知、悉了;若法应知、应断者,悉知、悉断;若法应知、应作证者,悉知、悉证;若法应知、应修者,悉知、悉修,是名比丘断爱结缚,正无间等,究竟苦边。诸比丘,是名《六分别六入处经》。”
  佛说此经已,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
  解读: 于六触入处观集与灭,得见五蕴缘生与灭尽(老死集与灭),成就出世正见,摄导修习出世八正道满足,得具足三十七道品,如是明、解脱满足。
楼主红色角落2019 时间:2020-08-22 09:09:08
  61 经法和禅法(三)F


  (五)修七觉分,如实知集法与灭法,正见无常,向于离贪,修慈悲喜舍
    
  《杂阿含》第743经
  ========================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释氏黄枕邑。
  时众多比丘,晨朝着衣持钵,入黄枕邑乞食。时众多比丘作是念:“今日太早,乞食时未至,我等可过外道精舍。”尔时众多比丘即入外道精舍,与诸外道出家共相问讯慰劳已,于一面坐。
  诸外道出家言:“沙门瞿昙为诸弟子说如是法:‘不断五盖,恼心,慧力羸,为障碍分,不趣涅槃。善摄其心,住四念处,心与慈俱,无怨无嫉,亦无瞋恚,广大无量,善修充满。四方、四维、上下,一切世间,心与慈俱,无怨无嫉,亦无瞋恚,广大无量,善修习充满。如是修习悲、喜、舍心俱,亦如是说。’我等亦复为诸弟子作如是说。我等与彼沙门瞿昙,有何等异?所谓俱能说法。”
  时众多比丘闻诸外道出家所说,心不喜悦,默然不呵,从座起去。入黄枕邑,乞食已,还精舍,举衣钵,洗足已,往诣佛所,稽首礼足,退坐一面,以彼外道出家所说,广白世尊。
  尔时世尊告诸比丘:“如彼外道出家所说,汝等应问:‘修习慈心,为何所胜?修习悲、喜、舍心,为何所胜?’如是问时,彼诸外道出家,心则骇散,或说外异事,或瞋慢、毁呰、违背、不忍,或默然萎熟,低头失辩,思惟而住。所以者何?我不见诸天、魔、梵、沙门、婆罗门、天人众中,闻我所说随顺乐者,唯除如来及声闻众者。比丘,心与慈俱多修习,于净最胜;悲心修习多修习,空入处最胜;喜心修习多修习,识入处最胜;舍心修习多修习,无所有入处最胜。”
  佛说此经已,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
    
    
  《相应部》第46.54经
  ========================  
    一 一时,世尊住于拘利国之一名日黄枕邑之拘利村。
    一二 诸比丘!云何修习慈心解脱?若修习者,则趣于何、以何为最胜、以何为果、
    究竟于何耶?
    诸比丘!于此有比丘,依远离、依离贪、依灭尽,回向于舍,以修习慈俱行之
    念觉支……[择法觉支……精进觉支……喜觉支……轻安觉支……定觉支]……修
    习慈俱行之舍觉支。彼若欲于非违逆,以违逆想而住者,则以违逆想而住。若欲于
    违逆,以非违逆想而住者,则以非违逆想而住。若欲于非违逆与违逆,以违逆想而
    住者,则以违逆想而住。若欲于违逆与非违逆,以非违逆想而住者,则以非违逆想
    而住。若欲俱遮非违逆与违逆,以舍正念、正知而住者,则住于舍正念、正知或具
    足清净解脱而住。诸比丘!慈心解脱,是以清净为其最胜,此比丘未通达更上解脱
    ,而有此之慧。
    一三 诸比丘!云何修习悲心解脱?若修习者,则趣于何、以何为最胜、以何为果、
    究竟于何耶?
    诸比丘!于此有比丘,依远离、依离贪、依灭尽,回向于舍,以修习悲俱行之
    念觉支……[择法觉支……精进觉支……喜觉支……轻安觉支……定觉支]……以
    修习悲俱行之舍觉支。彼若欲于非违逆,以违逆想而住者,则以违逆想而住……乃
    至……若欲俱遮非违逆与违逆,以舍正念、正知而住者,则住于舍正念、正知、或
    偏超色想,由灭有对想,不作意种种想,则虚空为无边,俱足虚空无边处而住。诸
    比丘!悲心解脱,是以虚空无边处为其最胜,此比丘未通达更上解脱,而有此之慧。
    一四 诸比丘!云何修习喜心解脱?若修习者,则趣于何、以何为最胜、以何为果、
    究竟于何耶?
    诸比丘!于此有比丘,依远离、依离贪、依灭尽,回向于舍,以修习喜俱行之
    念觉支……[择法觉支……精进觉支……喜觉支……轻安觉支……定觉支]……修
    习喜俱行之舍觉支。彼若欲于非违逆,以违逆想而住者,则以违逆想而住……乃至
    ……若欲俱遮非违逆与违逆,以舍正念、正知而住者,则以舍正念、正知而住,或
    偏超虚空无边处,为识无边,具足识无边处而住。诸比丘!喜心解脱是以识无边处
    为其最胜,此比丘未通达更上解脱,而有此之慧。
    一五 诸比丘!云何修习舍心解脱?若修习者,则趣于何、以何为最胜、以何为果、
    究竟于何耶?
    诸比丘!于此有比丘,依远离、依离贪、依灭尽,回向于舍,以修习舍俱行之
    念觉支……[择法觉支……精进觉支……喜觉支……轻安觉支……定觉支]……依
    远离、依离贪、依灭尽,回向于舍,以修习舍俱行之舍觉支。彼若欲于非违逆,以
    违逆想而住者,则以违逆想而住。若欲于违逆,以非违逆想而住者,则以非违逆想
    而住。若欲于非违逆与违逆,以违逆想而住者,则以违逆想而住。若欲于违逆与非
    违逆,以非违逆想而住者,则以非违逆想而住。若欲俱遮非违逆与违逆,以舍正念、
    正知而住者,则以舍正念、正知而住。或偏超识无边处,为无所有,具足无所有处
    而住。诸比丘!舍心解脱是以无所有处为其最胜,此比丘未通达更上解脱,而有此
    之慧。’
  ========================
  解读: 未具出世间智慧者,依远离、无欲、灭、舍、修慈悲喜舍心俱之七觉分,慈心解脱胜住于色界四禅,悲心解脱胜住于无色界空无边处,喜心解脱胜住于无色界识无边处,舍心解脱胜住于无色界无所有无边处,然此等皆未达更上之智慧!
楼主红色角落2019 时间:2020-08-22 09:10:04
  61 经法和禅法(三)G

  (六)修七觉分,明、离贪、解脱满足,慈悲喜舍心俱,成就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杂阿含》第75经
  ========================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
  尔时世尊告诸比丘:“有五受阴。何等为五?谓色受阴,比丘于色厌、离欲、灭、不起、解脱,是名如来、应、等正觉;如是受、想、行、识,厌、离欲、灭、不起、解脱,是名如来、应、等正觉。比丘亦于色厌、离欲、灭,名阿罗汉慧解脱;如是受、想、行、识,厌、离欲、灭,名阿罗汉慧解脱。比丘,如来、应、等正觉,阿罗汉慧解脱,有何差别?”
  比丘白佛:“如来为法根、为法眼、为法依,唯愿世尊为诸比丘广说此义,诸比丘闻已,当受奉行。”
  佛告比丘:“谛听善思,当为汝说。如来、应、等正觉,未曾闻法,能自觉法,通达无上菩提。于未来世开觉声闻,而为说法,谓四念处、四正勤、四如意足、五根、五力、七觉、八道。比丘,是名如来、应、等正觉,未得而得,未利而利,知道、分别道、说道、通道,复能成就诸声闻,教授教诫。如是说正顺欣乐善法。是名如来、罗汉差别。”
  佛说此经已,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
  解读: 于五受阴厌、离欲、灭、不起、解脱,佛陀与阿罗汉证量相同;所异之处在于,佛陀是未闻法而能自觉法,阿罗汉为闻法而觉。
作者: 时间:2020-08-22 19:21:29
  随喜赞叹,楼主辛苦了!2020/8/22
楼主红色角落2019 时间:2020-08-23 08:14:30
  62 什么是真正的佛法?
    
    
  《杂阿含》第1258经
  ========================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波罗奈国仙人住处鹿野苑中。
  尔时世尊告诸比丘:“过去世时,有一人名陀舍罗诃。彼陀舍罗诃有鼓名阿能诃,好声、美声、深声,彻四十里。彼鼓既久,处处裂坏。尔时鼓士裁割牛皮,周匝缠缚,虽复缠缚,鼓犹无复高声、美声、深声。彼于后时,转复朽坏,皮大剥落,唯有聚木。
  “如是比丘修身、修戒、修心、修慧,以彼修身、修戒、修心、修慧故,于如来所说修多罗,甚深明照,难见难觉,不可思量,微密决定,明智所知,彼则顿受、周备受,闻其所说,欢喜崇习,出离饶益。
  “当来比丘不修身、不修戒、不修心、不修慧,闻如来所说修多罗,甚深明照,空相应随顺缘起法,彼不顿受持,不至到受。闻彼说者,不欢喜崇习,而于世间众杂异论、文辞绮饰、世俗杂句,专心顶受,闻彼说者,欢喜崇习,不得出离饶益。于彼如来所说,甚深明照,空相要法,随顺缘起者,于此则灭。犹如彼鼓,朽故坏裂,唯有聚木。
  “是故诸比丘,当勤方便修身、修戒、修心、修慧,于如来所说甚深明照,空相要法,随顺缘起,顿受、遍受。闻彼说者,欢喜崇习,出离饶益。”
  佛说此经已,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
  解读: 什么是真正的佛法?
  本经中,佛陀以阿能诃鼓为喻,预言未来世佛法逐渐变质和消亡,但仍以佛法的名义流传,缘生法无常,这是无可避免的。
  从现存三藏十二部佛经,探知两千五百佛陀的原说教法,这是极困难的,也基本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北传《杂阿含经》和南传《相应部》是目前学界确认最接近佛陀教说的经典,但不幸的是,很多经文也被后世论师有意和无意更改,大量部派论义充斥其中。
  《杂阿含经》包含很多说一切有部论义,《相应部》夹杂很多分别说部论义,即使对比研究,也有很多部派论义间的相互融涉,共同内容也不一定是佛陀原说。
  研究这些是极繁琐而又出力不讨好的事情,必然为佛教界所反对,有些禁忌是碰不得的,印顺导师就是先例!
  然而,佛陀原说毕竟不是佛教学者凭世俗智慧可考证出的,这需要深厚的修行体验为基础,以及突破信仰情感的魄力,通览三藏经典的能力,非见法者不可能完成。
  对大部分学佛之人,大概从来不会思考这些问题,犹如基督徒会说圣经一字不易,佛弟子也说离经一字如同魔说,宗教情感如此。
  佛经的权威必须尊重,但佛经自结集之日起,真的未更易过一字吗?有什么东西经历两千五百年,还能保持原样呢,佛陀说这不可能,佛经亦然!
楼主红色角落2019 时间:2020-08-23 08:35:44
  (这部分内容应该是作者转发的,在此省略了11条引文出处,转者注)


  63 再谈名色
    
    
  一、「名色」原义之释疑
    
  佛陀教法的核心是「十二因缘」,见「十二因缘」是为「见法」、「正觉」,也称为「见佛」。见《杂阿含》296经[1]、《毘尼母经》卷第四[2]:
    
  「我今当说因缘法及缘生法。云何为因缘法?谓此有故彼有,谓缘无明行,缘行识,乃至(缘生有老死),如是如是纯大苦聚集。云何缘生法?谓无明、行……。若佛出世,若未出世,此法常住,法住、法界,彼如来自所觉知,成等正觉,为人演说,开示、显发,谓缘无明有行,乃至缘生有老死。」
    
  「阿难!若人见十二因缘,是为见法,亦得见我。」
    
  在「十二因缘」中有「名色缘识(nāmarūpa-paccaya viññāna),识缘名色(viññāna-paccaya nāmarūpa)」的教导,而「十二因缘」提到的「名色」,指的是甚么呢?这问题一直是佛教分裂以后,部派之间争论的主要议题之一。在后世分化的各部派中,有将「名色」说为名聚及色聚[3],又有说是尚未长出六根的「受精胚胎」[4],或者认为「名色」是「色、受、想、行、识」等五阴[5],又有学者以为是「色、声、香、味、触、法」[6],对于「名色」的解说是非常的分歧。如果要探究此一问题的真相,应当从各部派传诵的古老经说中,依据当中共同的说法来勘定。
    
  释迦佛陀对于身心活动,是以六根、六境为缘而有六识(六触入)来说明。见于大正藏《杂阿含》214经[7]、《相应部》『六处相应』93经:
    
  《杂阿含》214:「有二因缘生识,何等为二?谓眼、色,耳、声,鼻、香,舌、味,身、触,意、法。……眼、色因缘生眼识,彼无常,有为,缘生。……此三法和合触……耳、鼻、舌、身、意,亦复如是。」
    
  《相应部》35.93:「诸比丘!缘二法而生识。诸比丘!如何缘二法而生识耶?以眼与色为缘而生眼识。……凡此等三法之合会、集结、和合,诸比丘!称此为眼触。……以耳与声为缘而生耳识……以鼻与香为缘而生鼻识……以舌与味为缘而生舌识……以身与触为缘而生身识……。」
    
  将六根、六境为缘而有六识,因为根据古老经法的共说,眼、耳、鼻、舌、身、意等六根是色法,色、声、香、味、触等五外境也是色法,另为意根所缘的法境,是精神活动的受、想、行等非色的名法,所以六根与六境总称为「色、受、想、行」等四取阴。在此之下,六识依六根、六境之缘而生,又有用五阴来表达说为「识依色、受、想、行住」。见大正藏《杂阿含》39经[8]、南传《相应部》蕴相应54经:
    
  《杂阿含》39:「地界者,譬四识住。水界者,譬贪喜四取(阴)攀缘识住。何等为四?于色中识住,攀缘色,喜贪润泽,生长增广;于受、想、行中识住,攀缘受、想、行,贪喜润泽,生长增广。比丘!识于(色、受、想、行)中,若来、若去、若住、若没、若生长增广。比丘!若离色、受、想、行,识有若来、若去、若住、若生者,彼但有言数,问已不知,增益生痴,以非境界故。」
    
  《相应部》22.54:「诸比丘!于色封滞而住识者,以色为所缘,止住于色,近依喜而住,生长、增广。诸比丘!于受封滞而住识者,乃……近依喜而住,生长、增广。诸比丘!于想封滞……乃至……诸比丘!。诸比丘!如说「我离于色、离于受、离于想、离于行,而施设于识之来往、死生、长益、广大」者,无有是处。」
    
  此外,因为六根与六境总称为「色、受、想、行」等四取阴,而法境的受、想、行是为非色的名法[9],所以「色、受、想、行」简称为「名、色」。因此,六根、六境为缘而有六识的说法,又有说为「名色集则识集」,将六根、六境为缘,转说为「名、色」。见于大正藏《杂阿含》41经[10]、《相应部》『蕴相应』56经:
    
  《杂阿含》41:「云何识如实知?谓六识身,眼识身,耳、鼻、舌、身、意识身,是名为识身,如是识身如实知。云何识集如实知?谓名色集是名识集,如是识集如实知。」
    
  《相应部》22.56:「诸比丘!以何为识耶?诸比丘!六识身是[谓]:眼识、耳识、鼻识、舌识、身识、意识是。诸比丘!此名为识。依名色之集而有识之集,依名色之灭而有识之灭。」
    
  由于缘六根、六境而有六识,根、境、识俱足名「触」,所以将六根、六境为缘,转说为「名、色」的说法,在《杂阿含》又有「识」与「名色」生「触(根、境、识三者具足)」之说。见大正藏《杂阿含》294经[11]、《相应部》『因缘相应』19经:
    
  《杂阿含》294:「内有此识身,外有名色,此二因缘生触。……云何为六?眼触入处,耳、鼻、舌、身、意触入处。」
    
  《相应部》12.19:「诸比丘!被无明所覆、渴爱所系之愚夫,生如是之(识)身,依此(识)身与外之名色,如是依此二者,有触、六触处。」
    
  由以上诸经可知,《杂阿含》及《相应部》中的「名色」,是指「六根、六境之缘」了。后世的部派佛教,有以为「名色」是受精胚胎,或说「名色」是色、受、想、行、识等五受阴,又如分别说部有主张是名聚及色聚,都是和传统经说有着难以契合的差异。
    
  二、「名色」之异说、异义
    
  在说一切有部传诵的《杂阿含》中,另有「名色」是色、受、想、行、识等五受阴的见解,造成《杂阿含》的传诵,在「名色」的解说上出现自相矛盾的问题。见《杂阿含》298经:
    
  《杂阿含》298:「云何为识?谓六识身:眼识身,耳识身,鼻识身,舌识身,身识身,意识身。缘识名色者,云何名?谓四无色阴:受阴、想阴、行阴、识阴。云何色?谓四大,四大所造色,是名为色。此色及前所说名,是为名色。」
    
  根据说一切有部《杂阿含》298经的说法,「名色」是色、受、想、行、识等五受阴,将「名色」改为「色、受、想、行、识」,完全是不通的说法。因为在《杂阿含》41,298经都说到「识是谓六识身」、「名色集是名识集」,而《杂阿含》288经提到「十二因缘」的名色与识时,说到「名色缘识,识缘名色」。试问:如果「名色」真是「色、受、想、行、识」等五阴,那么「名色缘识,识缘名色」也就是「五阴缘六识,六识缘五阴」,这要作何解?
    
  但是在分别说系铜鍱部《相应部》中,同样传诵此经的《相应部》『因缘相应』2 经,则有不同《杂阿含》298经的说法。见《相应部》『因缘相应』2 经、『蕴相应』56 经;《杂阿含》41经:
    
  《相应部》12.2:「诸比丘!何为名色?诸比丘!受、想、思、触、作意,以此谓之名;四大种及四大种所造之色,以此谓之色。如是此名与此色,谓之名色。诸比丘!何为识?诸比丘!此等有六识身:眼识、耳识、鼻识、舌识、身识、意识是。」
    
  《相应部》22.56:「以何为行耶?诸比丘!六思身是。[谓:]色思、声思、香思、味思、所触思、法思是,此名之为行。依触之集而有行之集,依触之灭而有行之灭。」
    
  《杂阿含》41:「云何行如实知?谓六思身,眼触生思,耳、鼻、舌、身、意触生思,是名为行,如是行如实知。云何行集如实知?触集是行集,如是行集如实知。」
    
  在铜鍱部传诵的《相应部》『因缘相应』2 经,保持了「名色」是「色、受、想、行」的说法(「触、作意」可以归为行蕴?),增说「触、作意」应是部派自增的新义、新解。
楼主红色角落2019 时间:2020-08-23 08:38:28
  (这部分内容应该是作者转发的,我分六次转发,并在此省略了19条引文出处,转者注)


  64 再谈意根
    

    
  一、意根是色或非色之争议
    
  关于六根当中的意根,佛教诸部派中,有说是「色」,也有主张是「非色」,而意根是色或是非色,一直是佛教分裂以后,部派之间的争论议题之一。若要探究此一课题的真相,应当从部派传诵的古老经说中,依部派间的共同说法来勘定。
    
  汉译《杂阿含》是阿难系说一切有部的传诵,而说一切有部对于「意根」的见解,有主张「意根」是「非色」的说法。见大正藏《杂阿含》322经:
    
  「意内入处者,若心、意、识,非色,不可见,无对,是名意内入处。」
    
  北方阿难系说一切有部传诵的《杂阿含》322经,又名为『别法处经』,此经是南方优波离师承分别说系铜鍱部传诵的《相应部》所无有,经文内容中有「不可见,无对」的用语,如同论师论说的口吻,似是出于后世的增新。根据说一切有部传诵的《阿毗达磨顺正理论》[1],可以见到公元二、三世纪时,转变自阿难系师承的说一切有部的论师,还有出自阿难系师承坚决反对说一切有部「重论」的发展,提倡以阿难为师、「依经为量」的经部经师,双方为了「六根」是色或非色的见解差异而起的论争。
    
  见《阿毗达磨顺正理论》卷三[2]、卷六[3]:
    
  卷三:「(顺正理)论曰:即六识身无间灭已,能生后识,故名意界。」
    
  卷三:「如契经说:意及法为缘生于意识者。(如果)说一切法皆为意境,彼但有言,理教无故。若必尔者,何名决定立处相别,且不遍立境及有境?过则同前。又(有部)上座说:诸法无非意所行故,皆法处摄。若尔!唯应立一法处,以一切法皆意境故。此但有言,无定量证。又彼所言:虽实一处,而于一中据差别相。立余十一,谓初眼处亦名法处,乃至意处亦名法处,最后法处唯名法处。若尔!便越『顺别处经』。如彼经说:苾刍当知,法谓外处,是十一处所不摄法。又处处说,法为意境,都无处言。眼等十一名为法处,故不可谓虽皆法处,而彼经中据别法处,说十一处所不摄法名为法处,是故彼言唯自计度。」
    
  卷六:「彼谓如意根是内处摄,为意识所缘,复外处摄。如是所说品类言词,皆率己情,不能遮过。有似比度,无真教理。所以者何?违契经故。如契经说:由此经中非如意处说无色故,彼宗唯执受想思蕴,名『别法处』,于中无色。」
    
  经部的经师们提出说一切有部论师依据的『顺别处经』(又称『别法处经』),是出自后来增新的经篇,在初始结集时编集的集经摄颂中,并无有『顺别处经』的记录,认为『顺别处经』是有部对法(论)诸师诸师的主张,而以经为依归的经部经师们,则不接受此经的说法。见《阿毗达磨顺正理论》卷一[4]、卷四[5]:
    
  「又(经部)彼不以一切契经皆为定量,岂名经部?谓见契经,与自所执宗义相违,即便诽拨;或随自执改作异文,言本经文传诵者失;或复一切皆不信受,如『顺别处等经』皆言非圣教摄,是对法者(即有部论师)实爱自宗,制造安置阿笈摩内。」
    
  「彼(经部)谓此经非入结集,越总颂故。如说,制造『顺别处经』立为异品。」
楼主红色角落2019 时间:2020-08-23 08:44:20
  64 再谈意根

  二、意根是色或非色释疑
    
  若审视汉译《杂阿含》,则可见到主张意根是色法的传诵。见大正藏《杂阿含》306经[6]:
    
  「眼、色缘,生眼识,三事和合触,触俱生受、想、思。此四无色阴,眼、色,此等法名为人  。于斯等法,作人想,众生……。耳……。鼻……。舌……。身、触缘,生身识,三事和合触,触俱生受、想、思。此四是无色阴,身根是色阴,此名为人……。缘意、法,生意识,三事和合触,触俱生受、想、思。此四无色阴、四大,士夫所依,此等法名为人。如上广说。」
    
  从此经可知,根、境缘生识,三事和合触,触俱生受、想、思,对于「识」与「受、想、思」,都是说为非色的四无色阴,再加上根与境的色法,总说为五受阴,亦假名施设为「人」,众生不知而对五受阴作人想、众生想,这也就是「我见」、「众生见」。特别需注意的是,此经在「意、法缘生意识,三事合为触,缘触生受、想、思。此四无色阴、四大,士夫所依,此等法名为人」,当中除了提到意识及受、想、思等四无色阴之外,对于意根、法境是色或非色的判定上,除了认定心理活动的法境――受、想、行,是为非色的无色阴,已无庸致疑以外,是将「意根」说为「四大」,而「四大」在《杂阿含》中是判定为色阴。见大正藏《杂阿含》41经[7]:
    
  「云何色如实知?诸所有色,一切四大及四大造色,是名色,如是色如实知。」
    
  如是可知,意根为四大之色阴,是色法,应是《杂阿含》与《相应部》的共同传诵,并且是出于古老之七事相应教的共同传诵。《杂阿含》322经不仅是《相应部》所无有,并且当中以「意根为非色」的说法,事实上是与《杂阿含》及《相应部》的众多经说相违不合,如是可见此经是后世的增新,并不可信。这在《阿毗达磨顺正理论》[8]中,见到公元二世纪时,北方上座有部论师与经部经师的论争,提出『顺别处经』是后来增新的经篇,在初始结集时编集的集经摄颂中,并无有此经的记录,并且此经是有部对法(论)诸师的主张,而以经为归的经部经师们,则不接受此经的说法。
    
  因为眼、耳、鼻、舌、身、意等六根是色法,色、声、香、味、触等五外境也是色法,另为意根所缘的法境,是受、想、行等非色的名法[9],而六根与六境总合归纳为「色、受、想、行」等四取阴。因此,六根、六境缘生六识,又有用五阴的说法,表达为「识依色、受、想、行住」。见大正藏《杂阿含》39经 、南传《相应部》蕴相应54经:
    
  《杂阿含》39:「地界者,譬四识住。水界者,譬贪喜四取(阴)攀缘识住。何等为四?于色中识住,攀缘色,喜贪润泽,生长增广;于受、想、行中识住,攀缘受、想、行,贪喜润泽,生长增广。比丘!识于(色、受、想、行)中,若来、若去、若住、若没、若生长增广。比丘!若离色、受、想、行,识有若来、若去、若住、若生者,彼但有言数,问已不知,增益生痴,以非境界故。」
    
  《相应部》22.54:「诸比丘!于色封滞而住识者,以色为所缘,止住于色,近依喜而住,生长、增广。诸比丘!于受封滞而住识者,乃……近依喜而住,生长、增广。诸比丘!于想封滞……乃至……诸比丘!于行封滞而住识者,以行为所缘,而止住于行,近倚喜而住,生长、增广。诸比丘!如说「我离于色、离于受、离于想、离于行,而施设于识之来往、死生、长益、广大」者,无有是处。」
    
  因为受、想、行为非色,所以六根、六境的「色、受、想、行」,又简称为「名、色」。如《杂阿含》41经[11]、《相应部》『蕴相应』56经:
    
  《杂阿含》41:「云何识如实知?谓六识身,眼识身,耳、鼻、舌、身、意识身,是名为识身,如是识身如实知。云何识集如实知?谓名色集是名识集,如是识集如实知。」
    
  《相应部》22.56:「诸比丘!以何为识耶?诸比丘!六识身是[谓]:眼识、耳识、鼻识、舌识、身识、意识是。诸比丘!此名为识。依名色之集而有识之集,依名色之灭而有识之灭。」
    
  六根、六境缘生六识,名色缘生识(六识),可知「名、色」即是指六根、六境。如《杂阿含》294经:
    
  「内有此识身,外有名色,此二因缘生触。」
    
  六根、六境缘生六识,根、境、识的因缘又称为「触(是代名词,有六触)」。《杂阿含》294经说「识」与「名色」为「触」,可以得知「名色」确实是指六根、六境。
    
  当六识依六根、六境之缘(名色)而现起,此等六触入处(十八界),即归纳为色、受、想、行、识等五受阴。关于六根当中的意根,在原始的教说中是为色法,但是在后世部派的教说中,被曲解为非色,并将错解增新于部派传诵的经说当中。
楼主红色角落2019 时间:2020-08-23 08:45:07
  64 再谈意根


  三、对照十二因缘的教示
    
  在 佛陀教导的教法中,主要是「十二因缘法」,禅观的内容也是「十二因缘法」。在「十二因缘」的教法中,证明「食(识食)」为未来世「六入」的再有、再生之缘。见《相应部》『念处相应』42经 、『因缘相应』12经[13]、《杂阿含》372经:
    
  《相应部》47.42:「我说四念处之集起与灭坏,且谛听。诸比丘!以何为身之集起耶?依食集起,而身集起;依食灭坏,而身灭坏。」
    
  《杂阿含》372:「‘何因缘故有识食?’我则答言:‘能招未来有,令相续生,有有故有六入处,六入处缘触。……」
    
  《相应部》12.12:「识食为未来之再有、再生之缘,因有识故有六处、缘六处而有触……。」
    
  此外,《杂阿含》与《相应部》又都说「爱集是食集,食集则有未来世生集」、「爱集是食集,食集则使有情或众生存住」。见《杂阿含》371经、《相应部》『因缘相应』11经:
    
  《杂阿含》371经:「六入处集是触集,触集是受集,受集是爱集,爱集是食集,食集故未来世生老病死、忧悲恼苦集,如是纯大苦聚集。」
    
  《相应部》『因缘相应』12.11经:「诸比丘!有此等四食,使有情或众生存住,摄受为生。四食者何?或麤、或细之搏食,二是触食,三是意思食,四是识食。诸比丘!此等四食使有情或众生存住,摄受为生。诸比丘!此等四食,以何为因、以何为集、以何为生、以何为起耶?此等四食乃以爱为因、以爱为集、以爱为生、以爱为起。诸比丘!此爱以何为因、以何为集、以何为生、以何为起耶?爱乃以受为因、以受为集、以受为生、以受为起。诸比丘!此受以何为因、以何为集、以何为生、以何为起耶?受乃以触为因、以触为集、以触为生、以触为起。诸比丘!此触以何为因、以何为集、以何为生、以何为起耶?触乃以六处为因、以六处为集、以六处为生、以六处为起。」
    
  纵合前面诸经可知,缘「爱」而有「食」,缘「食(识食)」而有「未来世生」,而依据《杂阿含》372经、《相应部》『因缘相应』12经的说法,「识食为未来之再有、再生之缘,因有识(食)故有六处」,所以缘「识食」而起的「生」,是指「六入处生」。经中说,渴爱为因缘,而有六入处(眼处、耳处、鼻处、舌处、身处、意处)。见《相应部》『谛相应』14经:  
    
  《相应部》『谛相应』56.14经:「诸比丘!云何为苦圣谛耶?谓:六入处是。以何为六入处耶?眼处、耳处、鼻处、舌处、身处、意处是。诸比丘!此名为苦圣谛。诸比丘!云何为苦集圣谛耶?后有起而喜贪俱行,是随处欢喜之渴爱。」
    
  如此可知,「识食」为未来世「六入」的再有、再生因缘,「六入」即是指「六入处」,也就是眼、耳、鼻、舌、身、意等六根。如漏尽阿罗汉(无学人)不再有生,就说未来不再生「六根」。见《相应部》『根相应』53经、『六处相应』72经:
    
  《相应部》48.53:「无学之比丘,知于六根,即眼根、耳根、鼻根、舌根、身根、意根是。总此六根一切一切种,皆可灭于一切无余,于任何他处不再生六根,此当知。」
    
  《相应部》35.73:「有闻圣弟子厌嫌于眼……厌嫌于意,因厌嫌而离欲,因离欲而得解脱,于解脱有解脱之智。证知:生已尽、梵行已成、应作已作、不为如是再生。」
    
  依「食」而生的「六入处」,是色或非色呢?经说:「依食之集而有色之集,依食之灭而有色之灭。」可见六根是色法。见《相应部》『蕴相应』56经:
    
  《相应部》22.56:「诸比丘!四大种及四大种所造之色,名为色。依食之集而有色之集,依食之灭而有色之灭。」
    
  试问:六根,是色或非色呢?
    
  依《杂阿含》371,306经及《相应部》『因缘相应』11,12经、『蕴相应』56经来看,六根应当是「色法」。
楼主红色角落2019 时间:2020-08-23 09:21:59
  64 再谈意根


  四、对照禅法的教示
    
  在 佛陀教导的观察生死缘起的「十二因缘观」,有说是四念处禅观法,是指「观四念处集与灭」,也有说是「观五阴集与灭法」。在古老经说当中,四念处禅观法的「身观念处」,是「观(六入处)身的集与灭」。对「身」的集起,是以观「食」为因缘,谓「食集起,而身集起」,而「身」的集起,也就是「生」的集起。如《杂阿含》609经说:
    
  「食集则身集,食灭则身没。如是随集法观身住,随灭法观身住,随集、灭法观身住,则无所依住,于诸世间永无所取。」
    
  当观「六入处身」时,也就是观六根、六境为缘生六识,而当中的六根就是「依食之集而有色之集」,有了六根的再生,才会有六根、六境为缘生六识,而依六根、六境、六识的具足,才有「六触」生「受、想、行」,而在每一入处起五受阴。如《杂阿含》306经说:
    
  「眼、色缘,生眼识,三事和合触,触俱生受、想、思。此四无色阴,眼、色,此等法名为人。……缘意、法,生意识,三事和合触,触俱生受、想、思。此四无色阴、四大,士夫所依,此等法名为人。」
    
  对于五受阴(有身)之集起的观察,也就是从六根、六境为缘生六识的六触入处观察起,这是 佛陀教导断无明的禅观根本。见《杂阿含》68,209经[14]、南传《相应部》『六处相应』107经 、『蕴相应』126经:
    
  《杂阿含》68:「常当修习方便禅思,内寂其心,如实观察。云何如实观察?如实知此色,此色集,此色灭。此受……。想……。行……。(此)识,此识集,此识灭。
    
  云何色集?受、想、行、识集?缘眼及色眼识生,三事和合生触,缘触生受,缘受生爱,乃至纯大苦聚生,是名色集(,受、想、行、识集)。如是缘耳……。鼻……。舌……。身……。缘意及法生意识,三事和合生触,缘触生受,缘受生爱,如是乃至纯大苦聚生,是名色集,受、想、行、识集。」
    
  《相应部》35.107:「诸比丘!以何为世间之生起耶?以眼与色为缘,而生眼识,三者和合为触,依触之缘生受,依受之缘生爱,依爱之缘而取,依取之缘而有,依有之缘而生,依生之缘而有老死、忧悲苦恼绝望,此即世间之生起。……以耳与声为缘……以鼻与香为缘……以舌与味为缘……以身与触为缘……。以意与法为缘生意识,三者和合为触,依触之缘生受,依受之缘而爱,依爱之缘而取,依取之缘而有,依有之缘而生,依生之缘而有老死、忧悲苦恼绝望。此即世间之生起。」
    
  《杂阿含》209:「世尊告诸比丘:「有六触入处,云何为六?眼触入处,耳、鼻、舌、身、意触入处。沙门、婆罗门,于此六触入处,集、灭、味、患、离不如实知,当知是沙门、婆罗门去我法律远,如虚空与地。」
    
  《相应部》35.73:「诸比丘!任何之比丘不如实知六种触处之生起、灭没、甘味、患难、出离者,则彼尚未果其梵行,离此法、律犹远。」
    
  《相应部》22.126:「比丘!于此处有有闻之圣弟子。有色集法者,如实知有色集法。有色灭法者,如实知有色灭法。有色集、灭法者,如实知有色集、灭法。有受集法者……乃至……;有想集法者……乃至……;有行集法者……乃至……;有识集法者,如实知有识集法。有识灭法者,如实知有识灭法。有识集、灭法者,如实知有识集、灭法。比丘!说此为明,如是为明人。」
楼主红色角落2019 时间:2020-08-23 09:23:01
  64 再谈意根


  五、无色有名的异说
    
  佛陀说「名色」的语词,说到五阴的识阴是指六识,而六识的识阴是如何起呢?佛说:「名色集是名识集;依名色之集而有识之集。」见《杂阿含》41经、南传《相应部》『蕴相应』56经:
    
  《杂阿含》41:「云何识如实知?谓六识身,眼识身,耳、鼻、舌、身、意识身,是名为识身,如是识身如实知。云何识集如实知?谓名色集是名识集,如是识集如实知。」
    
  《相应部》22.56:「诸比丘!以何为识耶?诸比丘!六识身是[谓]:眼识、耳识、鼻识、舌识、身识、意识是。诸比丘!此名为识。依名色之集而有识之集,依名色之灭而有识之灭。」
    
  关于六识的生起, 佛陀教的是「眼、色缘生眼识,耳、声缘生耳识,鼻、香缘生鼻识,舌、味缘生舌识,身、触缘生身识,意、法缘生意识」。见《杂阿含》214经、南传《相应部》『六处相应』93经:
    
  《杂阿含》214:「有二因缘生识,何等为二?谓眼、色,耳、声,鼻、香,舌、味,身、触,意、法。如是广说,乃至非其境界故。所以者何?眼、色因缘生眼识,彼缘生、无常,有为……。」
    
  《相应部》35.93:「诸比丘!缘二法而生识。诸比丘!如何缘二法而生识耶?以眼与色为缘而生眼识。……以耳与声为缘而生耳识……以鼻与香为缘而生鼻识……以舌与味为缘而生舌识……以身与触为缘而生身识……以意与法为缘而生意识。」
    
  六根、六境缘生六识,六识也就是五阴的识阴,又说「名色集是识集」,可见「名色」是六根、六境的另一简称。
    
  为甚么六根、六境又说是「名色」?因为眼、耳、鼻、舌、身、意等六根是色法,色、声、香、味、触等五外境也是色法,另为意根所缘的法境,是受、想、行等非色的名法,而六根与六境总合归纳为「色、受、想、行」等四取阴。见大正藏《杂阿含》39经、南传《相应部》蕴相应54经:
    
  《杂阿含》39:「于色中识住,攀缘色,喜贪润泽,生长增广;于受、想、行中识住,攀缘受、想、行,贪喜润泽,生长增广。比丘!识于中若来、若去、若住、若没、若生长增广。」
    
  《相应部》22.54:「诸比丘!于色封滞而住识者,以色为所缘,止住于色,近依喜而住,生长、增广。诸比丘!于受封滞而住识者,乃……近依喜而住,生长、增广。诸比丘!于想封滞……乃至……诸比丘!于行封滞而住识者,以行为所缘,而止住于行,近倚喜而住,生长、增广。」
    
  因为六境的法境是属精神活动的受、想、行阴,属于非色而简称为「名」,所以「色、受、想、行」又归纳简称为「名、色」。如《杂阿含》294经、《相应部》『因缘相应』19经说:
    
  《杂阿含》294:「内有此识身,外有名色,此二因缘生触。」
    
  《相应部》12.19:「诸比丘!被无明所复、渴爱所系之愚夫,生如是之(识)身,依此(识)身与外之名色,如是依此二者,有触、六触处。」
    
  佛陀说「触」,是指根、境、识的因缘称为「触」,共有眼触、耳触、鼻触、舌触、身触、意触等六触。《杂阿含》294经说「识」与「名色」生「触」,而「触」是根、境、识的因缘,可见「名色」是指根与境了。因此,依六根、六境之缘(名色)而有六识现起,正是《杂阿含》41经、南传《相应部》『蕴相应』56经中,共同记载的「名色集是识集」的古老传诵。
    
  佛世时有六师外道,在六师外道当中有浮陀・迦旃延(Pukudha Kaccayana),为了修正纯粹唯物论者阿夷多・翅舍钦婆罗(Ajita Kesakambala)提倡的「四大――地、水、火、风」说法,将「四大说」改为「心物二元论」。浮陀・迦旃延主张有情众生是由「地、水、火、风、苦、乐、命」等七要素组成,依据七要素的聚合离散,而有有情众生的生死现象,但是七要素则是本有、不坏的存在。见《大般涅盘经》卷第十九[16]:
    
  「今有大师名末伽黎拘舍离子,一切知见怜愍众生犹如赤子,已离烦恼能拔众生三毒利箭,一切众生于一切法无知见觉,唯是一人独知见觉。如是大师常为弟子说如是法:一切众生身有七分。何等为七?地、水、火、风、苦、乐、寿命,如是七法非化、非作,不可毁害。如伊师迦草,安住不动如须弥山,不舍、不作犹如乳酪,各不诤讼。若苦、若乐,若善、不善,投之利刀无所伤害。何以故?七分空中无妨碍故,命亦无害。何以故?无有害者及死者故,无作、无受、无说、无听,无有念者及以教者。……」
    
  「苦、乐」与「命」都是指精神的表现,特别是「命(汉译《杂阿含》的译语)」是指常、乐、我、净的「神我、梵性ātman」,是一种永恒、超越的存有,又说是有情众生的精神自我。此一精神自我的「神我、梵性ātman」是非色,可以独自存有在无色的世界,也就是无色界。后世的部派佛教,融摄了外道浮陀・迦旃延的「心物二元论」思想,也主张有情众生可以生于无色界。然而,佛陀的思想是说「五阴,五阴缘生」,不说「地、水、火、风、苦、乐、命,七要素常在」的异说。试问:提倡五阴缘生的佛法,如何可以「无色」,而又有「受、想、行」及「识」的精神活动与觉知?因此,无色,又能有受、想、行、识的现起,只是融摄外道见解的「部派异说」,绝不可信。譬如:说一切有《阿毗昙毗婆沙论》卷十三 :
    
  「无色界,虽无色有名,虽无色根,而有意根。」
    
  说一切有部《阿毗昙毗婆沙论》的论义,确实是把「意根」解说为非色,才有「无色界,虽无色有名,虽无色根,而有意根」的说法。这正是将原是色法的意根,改说为非色的部派异说,也是《杂阿含》322经的思想来源。
楼主红色角落2019 时间:2020-08-23 09:23:56
  64 再谈意根


  六、意根为色是古老的传诵
    
  因此,目前《杂阿含》322经提到的「若心、意、识,非色,不可见,无对」,只是《杂阿含》传诵的孤经而已!《杂阿含》是说一切有部的传诵,而说一切有部的形成,是因为佛灭后约250年「重经不说论」的古阿难系僧团中,有迦旃延尼子受到优波离系分别说部提倡「新教义」之《舍利弗阿毗达磨》「论书」的影响,而写出与传统经说不合的《发智论》,才造成重经的阿难系僧团,分裂为原阿难系的雪山部及迦旃延尼子学众的说一切有部。
    
  部派分裂初期,优波离师承分别说部提倡「新说」,宣称无常是「刹那生、刹那灭」,建立「有分识(心)」作为业报之所依,而大众部则提倡「根本识」为业报之所依。当时的阿难系僧团,是坚持古老经说教法为己任,反对优波离系分别说部及大众部的「新教义」,所以无有「有分识(心)」、「根本识」为业报所依的说法。日后,阿难系的迦旃延尼子受到分别说部「新教义」的影响,在无常及生死十二因缘的说法上,偏离了古老的经法,生为「六入生」的古说,改变依「识」作为生死业报之先行。但是古阿难系原本无有「有分识(心)」、「根本识」的说法,当时新出的说一切有部只好从古经法的六识中,取「意识」代替「有分识(心)」、「根本识」为用。见《阿毗达磨顺正理论》卷三[18]:
    
  「论曰:即六识身无间灭已,能生后识,故名意界。」
    
  然而,意识需有意根与法境为缘,若无意根,何来「意、法为缘」而生意识?因此,新出的说一切有部为了合理「意识」为生死之先行,只好将色法的意根,改说是「不可见、无对的意根」。见《阿毗昙毗婆沙论》卷十三[19]:
    
  「无色界,虽无色有名,虽无色根,而有意根。彼应作是说:识缘名,名缘意入,意入缘触,以是义故,一切处悉有十二支缘。」
    
  依据说一切有部《阿毗昙毗婆沙论》的论义,确实是把「意根」解说为非色,才有「无色界,虽无色有名,虽无色根,而有意根」的说法。因此,这才有了说一切有部诵本中,《杂阿含》322经的出现,并且是其他部派无有的说法。
    
  反之,率先改转经说的优波离系分别说部及大众部,因为早已创出非色、不可见的「有分识(心)」、「根本识」,作为业报所依的说法,所以还能保留「意根是色」的古说。
    
  古阿难系保留佛法原说的「六识」,无有离开六根、六境因缘(色、受、想、行)以外的「识」,当然也无有「有分识(心)」、「根本识」的说法。见大正藏《杂阿含》39经、南传《相应部》蕴相应54经:
    
  《杂阿含》39:「比丘!若离色、受、想、行,识有若来、若去、若住、若生者,彼但有言数,问已不知,增益生痴,以非境界故。」
    
  《相应部》22.54:「诸比丘!如说「我离于色、离于受、离于想、离于行,而施设于识之来往、死生、长益、广大」者,无有是处。」
    
  因此,出自阿难系的说一切有部就将意根加以改说,从色法改说为「非色」,造成有所谓不可见的意根在生之初能生意识,才能建立以意识与名色(受精胚胎)结生,作为生之始的新教说。
楼主红色角落2019 时间:2020-08-24 10:00:39
  (第65帖,我分五次转发完成。转者注)


  65 生法、灭法 VS. 刹那生灭
    
    
    
  一、云何是生、灭法
    
  生、灭法的说法,在佛教界是多数学人都听过的讲法,最让人耳熟能详的说法,是记载在《大般涅盘经》[1]卷下的「诸行无常,是生灭法;生灭灭已,寂灭为乐。」这是 释迦佛陀在入灭前,提醒弟子们的教导。
    
  甚么是生、灭法?根据《杂阿含》的说法,色、受、想、行、识等五阴是生法、灭法。见《杂阿含》256经:
    
  「所谓明者是知,知者是名为明。又问:何所知?谓色生、灭法,色生、灭法如实知;色无常,色无常如实知;色磨灭法,色磨灭法如实知。(受……;想……;行……;)识生、灭法,识生、灭法如实知;识(无常),识无常如实知;识磨灭法,识磨灭法如实知。」
    
  除此以外,在《杂阿含》与《相应部》的说法中,色、受、想、行、识等五阴的生法、灭法,也说是色、受、想、行、识等五阴的集法、灭法。见《杂阿含》103经、《相应部》『蕴相应』89经:
    
  《杂阿含》103经:「于五受阴,增进思惟,观察生、灭:此色,此色集,此色灭;此受……。想……。行……。(此)识,此识集,此识灭。于五受阴如是观生、灭已,我慢、我欲、我使一切悉除,是名真实正观。」
    
  《相应部》22.89经:「于五取蕴观生、灭而住。[谓:]此是色,此是色集,此是色灭,此是受……想……行……识,此是识集,此是识灭。彼若于此五取蕴观生、灭而住者,随伴五取蕴之我慢、我欲、我随眠之未断者,达永断。」
    
  色、受、想、行、识等五阴的集法、灭法,说的是甚么呢?五阴的集法、灭法,即是指「十二因缘的集法、灭法」。见《相应部》『因缘相应』21经:
    
  《相应部》『因缘相应』12.21:「色如是如是,色之集如是如是,色之灭如是如是;受如是……;想如是……;行如是……;识如是如是,识之集如是如是,识之灭如是如是。……即缘无明有行,缘行有识……如是此是全苦蕴之集。依无明之无余,依离贪灭乃行灭,依行灭乃识灭……如是此为全苦蕴之灭。」
    
  如实知「五阴集法、灭法」(「五阴生法、灭法」),即得明、断无明,而不如实知「五阴集法、灭法」,即是无明。见《相应部》『蕴相应』126经:
    
  「此处有无闻之凡夫,于色有集法,不如实知色乃有集法。于色有灭法,不如实知色乃有灭法。于色有集、灭法,不如实知色乃有集、灭法。于受……;想……;行……;识……。比丘!说此为无明,如是为无明人。……于此处有有闻之圣弟子。有色集法者,如实知有色集法。有色灭法者,如实知有色灭法。有色集、灭法者,如实知有色集、灭法。有受集法者…乃至…有想集法者…乃至…有行集法者…乃至…有识集法者,如实知有识集法。有识灭法者,如实知有识灭法。有识集、灭法者,如实知有识集、灭法。比丘!说此为明,如是为明人。」
    
  如实知「五阴集法、灭法」,或说如实知「十二因缘的集法、灭法」,得明、断无明,是修证的第一步。见《相应部》『预流相应』28经、《杂阿含》846-2经:
    
  《相应部》55.28经:「圣弟子当止息五种怖畏、怨雠,成就四种预流,以慧善观圣理,善通达时,若心欲者,则自得记别,而曰:「于我地狱灭尽、畜生灭尽、饿鬼趣灭尽、恶生、恶趣、堕处灭尽,而得预流,堕法灭、决定、趣向等觉。……以何为慧善观圣理,善通达之耶?……谓:缘无明生行,缘行生识,……缘生生老死愁悲苦忧恼。如是,此为一切苦蕴之集起。又:无明无余离灭故行灭,……生灭故老死愁悲苦忧恼灭。如是,此为一切苦蕴之灭。」
    
  《杂阿含》846-2经:「若比丘于五恐怖、怨对休息,三事决定不生疑惑,如实知见贤圣正道,彼圣弟子能自记说:地狱、畜生、饿鬼恶趣已尽,得须陀洹,不堕恶趣法,决定正向三菩提,七有天、人往生,究竟苦边。……何等为圣道如实知见?谓十二支缘起如实知见。如所说:是事有故是事有,是事起故是事起,如缘无明行,缘行识,缘识名色,缘名色六入处,缘六入处触,缘触受,缘受爱,缘爱取,缘取有,缘有生,缘生老病死、忧悲恼苦,是名圣弟子如实知见。」
    
  当年舍利弗入道的因缘,是听阿说示尊者转说 释迦佛陀的教法时,说出的法偈。据汉译《根本说一切有部毗奈耶》[2]『出家事』的记载,当五比丘得度后不久,舍利弗[3]Sāriputta(又称为邬波底沙、优波提舍)、目犍连Mahā-Moggallāna(又译为俱哩多)听闻五比丘之一的马胜Assaji(又称阿说示)比丘,转达佛陀教诲说「诸法从缘起,如来说是因,彼法因缘尽,是大沙门说」,而得见法、得法眼,明见:「凡有集法者,皆有此灭法」[4],进而慕道出家于世尊的僧团。
楼主红色角落2019 时间:2020-08-24 10:01:22
  65 生法、灭法 VS. 刹那生灭


  二、如实知生、灭法,建立无常想、无我想
    
  佛陀教导的禅观方法及次第,是根据如实知「五阴集法、灭法」(如实知「十二因缘法」),才能断「常见」、「我见」。见《相应部》『蕴相应』102经、『因缘相应』20经、《杂阿含》296经:
    
  《相应部》22.102经:「诸比丘!如何修习无常想?如何多修习者,永尽一切欲贪…乃至…永断一切我慢耶?此是色,此是色之集,此是色之灭,此是受……想……行……识之集,此是识之灭。诸比丘!如是修习无常想。如是多习者,永尽一切欲贪,永尽一切色贪,永尽有贪,永尽一切无明,永断一切我慢。」
    
  《相应部》12.20经:「诸比丘!缘生而有老死。诸比丘!缘有而有生。诸比丘!缘取而有有。诸比丘!缘爱而有取。诸比丘!缘受而有爱。诸比丘!缘触而有受。诸比丘!缘六处而有触。诸比丘!缘名色而有六处。诸比丘!缘识而有名色。诸比丘!缘行而有识。诸比丘!缘无明而有行。如来出世、或不出世,此事之决定、法定性、法已确立。……诸比丘!何为缘生之法耶?诸比丘!老死是缘生、无常、有为、灭尽之法,败坏之法,离贪之法,灭法。诸比丘!生是缘生、无常、有为、灭尽之法、败坏之法、离贪之法、灭法。……无明是缘生、无常、有为、灭尽之法、离贪之法、灭法。诸比丘!此等谓之缘生法。」
    
  《杂阿含》296经:「多闻圣弟子,于此因缘法、缘生法,正智善见。……若沙门、婆罗门,起凡俗见所系,谓说「我见」所系,说「众生见」所系,说「寿命见」所系,「忌讳吉庆见」所系,尔时悉断、悉知,断其根本,如截多罗树头,于未来世成不生法。是名多闻圣弟子,于因缘法、缘生法,如实正知,善见,善觉,善修,善入。」
    
  「常见」、「我见」,都是妄见、妄想。若是断「常见」、「我见」,也就成为「无常想」、「无我想」了,或者是说:无「常想」、无「我想」。
楼主红色角落2019 时间:2020-08-24 10:03:39
  65 生法、灭法 VS. 刹那生灭


  三、观五阴生、灭法
    
  如实观五阴的生、灭法,也就是如实观五阴的集、灭法,修学方法是从「观六触入处集法、灭法」入手,这一禅观法又称为「如实观世间集法、灭法」。见大正藏《杂阿含》68,1307, 230经、南传《相应部》『蕴相应』94经、『六入相应』68,107经:
    
  《杂阿含》68经:「世尊告诸比丘:常当修习方便禅思,内寂其心,如实观察。云何如实观察?如实知此色,此色集,此色灭。此受……。想……。行……。(此)识,此识集,此识灭。
    
  云何色集?受、想、行、识集?缘眼及色眼识生,三事和合生触,缘触生受,缘受生爱,乃至纯大苦聚生,是名色集(受、想、行、识集)。如是缘耳……。鼻……。舌……。身……。缘意及法生意识,三事和合生触,缘触生受,缘受生爱,如是乃至纯大苦聚生,是名色集,受、想、行、识集。」
    
  《杂阿含》1307经:「何等为世间?谓五受阴。何等为五?色受阴,受受阴,想受阴,行受阴,识受阴,是名世间。」
    
  《相应部》22.94经:「诸比丘!色是世间之世间法。如来现等觉现观于此,而说现等觉现观、示教、立说、开显、分别、显发。……受是世间之世间法……想是世间之世间法……行是世间之世间法……识是世间之世间法。如来现等觉现观于此,而说现等觉现观、示教、立说、开显、分别、显发。」
    
  《杂阿含》230经:「世尊!所谓世间者,云何名世间」?佛告三弥离提:「谓眼,色,眼识,眼触,眼触因缘生受――内觉若苦、若乐、不苦不乐。耳……。鼻……。舌……。身……。意,法,意识,意触,意触因缘生受――内觉若苦、若乐、不苦不乐,是名世间。所以者何?六入处集则触集,如是乃至纯大苦聚集。三弥离提!若无彼眼,无色,无眼识,无眼触,无眼触因缘生受――内觉若苦、若乐、不苦不乐。无耳……。鼻……。舌……。身……。意,法,意识,意触,意触因缘生受――内觉若苦、若乐、若不苦不乐者,则无世间,亦不施设世间。所以者何?六入处灭则触灭,如是乃至纯大苦聚灭故。」
    
  《相应部》35.68经:「大德!世间、所称世间者,如何为世间、或世间之名义耶?三弥离提!凡有眼,有色,以眼识所识知之法,则为世间或世间之名义。有耳……有鼻……有舌……有身……有意……则为世间或世间之名义。三弥离提!凡无眼,无色,无眼识,无眼识所识知之法,则无世间或世间之名义。无耳……无鼻……无舌……无身……无意……则无世间或世间之名义。」
    
  《相应部》35.107经:「诸比丘!以何为世间之生起耶?以眼与色为缘,而生眼识,三者和合为触,依触之缘生受,依受之缘生爱,依爱之缘而取,依取之缘而有,依有之缘而生,依生之缘而有老死、忧悲苦恼绝望,此即世间之生起。以耳与声为缘……以鼻与香为缘……以舌与味为缘……以身与触为缘……以意与法为缘……依生之缘而有老死、忧悲苦恼绝望。此即世间之生起。」
    
  「观六触入处集法、灭法」,正是「如实观五阴的集、灭法」的实践禅法,也正是「观十二因缘集法、灭法」的禅法。修习这一禅法, 佛陀赞许是「梵行之初」。如果不修习此一禅观,离佛陀的法与律,猷如虚空与地。见《相应部》『因缘相应』45经、『六入相应』73经;《杂阿含》209经:
    
  《相应部》12.45经:「世尊,独自宴坐,而宜说此法门曰:依于眼与色生眼识,三之和合乃有触,缘触而有受,缘受而有爱,缘爱而有取……。如是乃此全苦蕴之集。依耳与声……依鼻与香……依舌与味……依身与触……依于意与法而生意识,三之和合乃有触,缘触而有受,缘受而有爱,缘爱而有取……如是乃此全苦蕴之集。依眼与色生意识,三之和合乃有触,缘触而有受,缘受而有爱,依彼爱之无余、离贪、灭而有取灭,依取灭而有有灭……。如是,此乃全苦蕴之灭。……比丘!汝应受持此法门。比丘!汝应善知此法门。比丘!具足此法门之义,是乃梵行之初。」
    
  《杂阿含》209经:「世尊告诸比丘:「有六触入处,云何为六?眼触入处,耳、鼻、舌、身、意触入处。沙门、婆罗门,于此六触入处,集、灭、味、患、离不如实知,当知是沙门、婆罗门去我法律远,如虚空与地。」
    
  《相应部》35.73经:「诸比丘!任何之比丘不如实知六种触处之生起、灭没、甘味、患难、出离者,则彼尚未果其梵行,离此法、律犹远。」
楼主红色角落2019 时间:2020-08-24 10:04:41
  65 生法、灭法 VS. 刹那生灭


  四、云何是灭法与灭
    
  在佛陀的教导中,「五阴是集法,五阴也是灭法」,说的是色、受、想、行、识等五阴,既是因缘生的缘生法,当然也必是「因缘灭则灭的缘灭法」,谓:「此生故彼生,此灭故彼灭」。因此,凡是缘生之法,也必是「缘灭则灭之法」。譬如:赖水活命的鱼,也必是无水即死的鱼,谓:此鱼有水则生,此鱼亦离水则死。所以,「五阴是集法,五阴也是灭法」。见《相应部》『谛相应』11经、『蕴相应』21经;《杂阿含》260经:
    
  《相应部》56.11经:「具寿憍陈如生远尘离垢之法眼:『有集法者,悉皆有此灭法。』」
    
  《相应部》22.21经:「大德!曾说于灭,灭。大德!如何法之灭故而说灭耶?阿难!色是缘起所生,无常、有为,为尽法、坏法、离法、灭法者。彼之灭故说是灭。受……。想……。行……。识……。」
    
  《杂阿含》260经:「阿难!所谓灭者,云何为灭耶?谁有此灭?阿难言:『舍利弗!五受阴是(本行所作,本所思愿?),是无常、灭法;彼法灭故,是名为灭。云何为五?所谓色受阴是(本行所作,本所思愿?),是无常、灭法;彼法灭故,是名为灭。如是受、想、行、识,是(本行所作,本所思愿?),是无常、灭法;彼法灭故,是名为灭。』」
    
  《杂阿含》260经中「本行所作,本所思愿」的经文,原来应当是如同《相应部》『蕴相应』21经说的「缘起所生」或「缘生之法」,但是因为译经师求那跋陀罗宗仰「唯心」思想,故自行依照「唯心」思惟而修改为「本行所作,本所思愿」的经句。这句文辞不是说一切有部的诵本形式,是译经师的自行修改。
    
  依据此经的经文,我们可以得知「五阴已灭」才说是「灭」,所以「灭法」不是指「灭」。「五阴是灭法」,说的是正见「五阴如何灭尽」(或说是「老病死如何灭尽」),绝对不是「见到五阴已灭尽的涅盘」。
    因此,佛陀教导弟子需「如实观五阴的生、灭法」,也就是「如实观五阴的集、灭法」,说的是从「六触入处」,如实观集法、灭法,这是「如实观察十二因缘」的禅观法。
楼主红色角落2019 时间:2020-08-24 10:05:28
  65 生法、灭法 VS. 刹那生灭


  五、观察刹那生、刹那灭的讹误
    
  然而,许多学人分不清楚「灭法」与「灭」的差异,不知「灭法」是「缘灭则灭之法」,也是「缘生法如何灭尽」的说法,不是指「缘生法已经灭尽不起」的「灭」。
    因此,后世的学人误将「生法」当作是「已生」,又误以为「灭法」是「已灭」。如此一来,「如实观五阴的生、灭法」,原是从「六触入处」入手,如实观「十二因缘集法、灭法」的禅观法,被误解是「观察五阴的已生、已灭」了。
    
  可是,怀著这种误解的学人,却没想明白观察「五阴的已生、已灭」的交替,是纯属不可能的事。因为「未生」则何有「生」可观,如何观察「生」?所以只能观察「已生」!又「未灭则何有「灭」可观」?若是「已灭」,又如何观察「已灭」而无有的「灭」?
    
  虽然「未生」则无从观察「生」,而「已灭」必是无从观察「灭」,「未生」与「已灭」都无可观察,但是不明白甚么才是「如实观五阴的生、灭法」的学人,依然坚定的相信「观五阴的生、灭法」,即是「观察五阴的已生、已灭」。
    
  如此一来,「已生」是现前的事实,「已灭」却是无从观察。试问:学人如何观察「生」与「灭」?有趣的事,是学人将「缘生」的现前事实,在「缘生则无常」的观察中,也就是面对「在影响中发生,同时在影响中改变」的现前事实时,想像「在影响中改变」的过程中,发生了「灭而续生」的事。因此,这种面对「在影响中发生,同时在影响中改变」时,经由「想像」而认为发生「灭而续生」,将「在影响中改变」的现实,误以为是一种「刹那生、刹那灭」的相续过程。
    
  「刹那(巴khaṇa)」指极短的时间,是出自后世部派佛教的新用语。在后世的《起世经》卷第十[5]:「诸比丘!六十刹那,名一罗婆;三十罗婆,名牟休多。」《一切经音义》卷二十一[6]∶「刹那者!时之极促名也。」《阿毗达磨顺正理论》卷第三十三[7]:「时之极促,故名刹那。」承续部派佛教的「刹那」部义,后起的大乘《仁王护国般若经》云[8]∶「一念中有九十刹那,一刹那经九百生灭。」
    
  怀抱「刹那生、灭相续」想法的学人,在实际的禅观经验中,只有实际经验到「生的改变」,而无法实际的经验到「灭」。但是这些学人又强烈、固执的「想像」有著极为快速的「刹那灭」,交错的发生在「生的改变」的过程中。因此,经由妄见与想像,这些学人认为现实是一种「刹那生、刹那灭」的相续过程,却不知他们实际面对的是「缘生法在影响中发生、改变」的过程,只因为他们加入了「灭而续生」的想像,才会自以为现实是「刹那生、刹那灭」的相续过程。
    
  在此之下,部派佛教的学人,对于「观察生、灭法」、建立「无常想」,即曲解、改变成「刹那生、刹那灭,生、灭相续」的无常观了。
    然而,佛法的基本教法是「诸法依因缘生而生,诸法依因缘灭而灭」,这才是正确的生法、灭法。如是之下,部派见解下的「刹那灭」,是「灭」必当是「依因缘已灭而灭尽」,否则即为异说了。那么试问:若是「刹那灭,而接续的刹那生」,如是因缘既已先灭于前一刹那,又依何因缘而得刹那续生于后?若「已灭」又得续生于后,「生」岂非「无因生」?又续生之因缘如依其他因缘而起,则成为与前因缘无关之业报,如是前、后因缘业报的连贯性如何成立?部派佛教时代的分别说部,为了解释「刹那灭」之后,如何赖之续生于后的疑问,才发展出「有分识」的部派义解,目的是在「刹那生、刹那灭」的教说下,作为合理解说如何贯串前生与续生的载体。
    
  部派佛教某些部派提倡「刹那生、刹那灭」的教说,这些部派为了合理解释三世因缘业报的连贯性,所以分别说部别立了「有分识」,大众部则别说「根本识」,这是作为贯串三世因缘的承载与业报肇始处。当然,这些新说部义不是出自佛说,并且后来辗转的改变、发展为大乘教说的「阿赖耶识」。
    
  关于「刹那生、刹那灭」的教说,在部派佛教时代不是所有部派都同意这种新教说,许多的部派是持反对的立场。见世友《十八部论》[9]:
    
  「彼迦叶惟部根本见者,有断法、断知,无有不断法而断知;业熟而受报,不熟不受报;有过去因果,无有未来因果;有一切法刹那,有觉法有报。」
    
  世友《十八部论》的另一译本,由唐朝玄奘翻译的《异部宗轮论》,提说部派各部的教义时,说到分别说系的化地部、法藏部、饮光部之本宗同义,还有分化自受分别说部影响之说一切有部系的犊子部本宗同义,都有说到「一切行皆刹那灭」、「有刹那灭」,可见「刹那生、刹那灭」,主要出自分别说部系的共说。
    
  例如:分别说系各部的主张,化地部主张「一切行皆刹那灭」[10],法藏部主张「余义多同大众部执」[11],饮光部主张「一切行皆刹那灭」[12]。受分别说部影响之说一切有部之本宗同义有「说一切行皆刹那灭」[13],犊子部(此部分成法上部、贤乘部、正量弟子部、密林住部)之本宗同义有「一切有为法刹那刹那灭」、「有刹那灭」[14]。另在大众系部系的部义中,大众部、一说部、说出世部、鸡胤部,四部本宗同义,谓四部同说,都有说到「一刹那心了一切法,以一刹那现观边智」[15],有「一刹那」之说。大众系的多闻部[16],除了如来出世五音及大天五事外,其他主张也多与说一切有部相同。可见刹那、刹那的分别、差异,还有刹那生与刹那灭,也是大众部的共说。
    
  如是可知,将「观察五阴的生法、灭法」的禅法,误以为是「观察刹那生、刹那灭」,并且误以为这是确立「无常想」的入手处,是部派佛教时代,受到分别说部系影响的许多部派所接受。当中为了合理解释三世因缘业报的连贯性,分别说部立了「有分识」,大众部则说出「根本识」,而说一切有部则不立刹那生、灭当中的主体,别说三世诸法分别是在三世生与灭,所以说出「三世实有」的主张。这些新说法的出现,都是受到刹那不住、生灭相续的妄见所影响,才发展出来的部派部义。
楼主红色角落2019 时间:2020-08-24 10:07:57
  66 离经一字,即同魔说?
    
    
  《杂阿含》第288经
  ========================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王舍城迦兰陀竹园。
  尔时尊者舍利弗、尊者摩诃拘絺罗,在耆阇崛山。
  尔时尊者舍利弗,晡时从禅觉,诣尊者摩诃拘絺罗,共相问讯庆慰已,于一面坐,语尊者摩诃拘絺罗:“欲有所问,宁有闲暇见答以不?”
  尊者摩诃拘絺罗语尊者舍利弗言:“仁者且问,知者当答。”
  尊者舍利弗问尊者摩诃拘絺罗:“云何尊者摩诃拘絺罗,有老不?”
  答言:“有,尊者舍利弗。”
  复问:“有死不?”
  答言:“有。”
  复问:“云何老死自作耶?为他作耶?为自他作耶?为非自非他无因作耶?”
  答言:“尊者舍利弗,老死非自作,非他作,非自他作,亦非非自他作无因作,然彼生缘故有老死。”
  “如是生、有、取、爱、受、触、六入处、名色,为自作?为他作?为自他作?为非自他无因作?”
  答言:“尊者舍利弗,名色非自作,非他作,非自他作,非非自他作无因作,然彼名色缘识生。”
  复问:“彼识为自作?为他作?为自他作?为非自非他无因作?”
  答言:“尊者舍利弗,彼识非自作,非他作,非自他作,非非自他作无因作,然彼识缘名色生。”
  尊者舍利弗复问:“尊者摩诃拘絺罗,先言名色非自作、非他作、非自他作、非非自非他无因作,然彼名色缘识生,而今复言名色缘识,此义云何?”
  尊者摩诃拘絺罗答言:“今当说譬,如智者因譬得解。譬如三芦立于空地,展转相依,而得竖立。若去其一,二亦不立。若去其二,一亦不立。展转相依,而得竖立。识缘名色,亦复如是,展转相依,而得生长。”
  尊者舍利弗言:“善哉善哉!尊者摩诃拘絺罗。世尊声闻中,智慧明达,善调无畏,见甘露法,以甘露法具足身作证者,谓尊者摩诃拘絺罗,乃有如是甚深义辩,种种难问皆悉能答。如无价宝珠,世所顶戴。我今顶戴尊者摩诃拘絺罗,亦复如是。我今于汝所,快得善利。诸余梵行,数诣其所,亦得善利,以彼尊者善说法故。我今以此尊者摩诃拘絺罗所说法故,当以三十种赞叹,称扬随喜。尊者摩诃拘絺罗说老死厌患、离欲、灭尽,是名法师。说生、有、取、爱、受、触、六入处、名色、识,厌患、离欲、灭尽,是名法师。若比丘于老死厌患、离欲、灭尽向,是名法师。乃至识厌患、离欲、灭尽向,是名法师。若比丘于老死厌患、离欲、灭尽,不起诸漏,心善解脱,是名法师。乃至识厌患、离欲、灭尽,不起诸漏,心善解脱,是名法师。”
  尊者摩诃拘絺罗语尊者舍利弗言:“善哉善哉!于世尊声闻中,智慧明达,善调无畏,见甘露法,以甘露法具足身作证者,谓尊者舍利弗,能作如是种种甚深正智之问。犹如世间无价宝珠,人皆顶戴。汝今如是,普为一切诸梵行者之所顶戴,恭敬奉事。我于今日快得善利,得与尊者共论妙义。”
  时二正士更相随喜,各还所住。
    
  《相应部》第12.67经
  ========================
  一 一时,尊者舍利弗、尊者摩诃拘絺罗,住波罗奈之仙人堕处鹿野苑。
    二 尔时,尊者摩诃拘絺罗,暮时自宴坐起,诣尊者舍利弗之处。诣已,与尊者舍利弗俱相致问,交谈致候可记忆之语后,坐于一面。
    三 坐于一面之尊者摩诃拘絺罗,向尊者舍利弗作斯言曰:‘友,舍利弗!老死为自作耶?老死为他作耶?老死为自作、他作耶?或老死为非自作、非他作、无因生耶?如何?’
    四 ‘友,拘絺罗!老死非自作,老死非他作,老死亦非自作、他作,老死非自作、非他作、非无因生,是缘生而有老死。’
    五 ‘友,舍利弗!生为自作耶?生为他作耶?生为自作、他作耶?或生为非自作、非他作、无因生耶?如何?’
    六 ‘友,拘絺罗!生非自作,生非他作,生非自作、他作,生亦非自作、非他作,非无因生,是缘有而有生。’
    七~一八 ‘友,舍利弗!有为自作耶?……取为自作耶?……爱为自作耶?……受为自作耶?……触为自作耶?……六处为自作耶?……如何?
    一九 ‘名色为自作耶?名色为他作耶?名色为自作、他作耶?或名色为非自作、非他作,无因生耶?’
    二〇 ‘友,拘絺罗!名色非自作,名色非他作,名色非自作、他作,亦非自作、他作,亦非无因生,是缘识而有名色。’
    二一 ‘友,舍利弗!识为自作耶?识为他作耶?识为自作、他作耶?识为非自作、非他作,亦非无因生耶?如何?’
    二二 ‘友,拘絺罗!识非自作,识非他作,识非自作、他作,识非自作、非他作,亦非无因生,是缘名色而有识。’
    二三 如今我等如是知尊者舍利弗之所说:‘友,拘絺罗!名色非自作,名色非他作,名色亦非自作、他作,名色非自作、非他作。名色非自作、非他作,亦非无因生,是缘识而有名色。’’
    二四 如今我等又如是知尊者舍利弗之所说:‘友,拘絺罗!识非自作,识非他作,识非自作、他作,又,识非自作、非他作、亦非无因生,是缘名色而有识。’
    二五 ‘友,舍利弗!应如何知此所说之义耶?’
    二六 ‘友!譬如两芦束,相互依持则能直立。友!同此,缘名色而有识,缘识而有名色。缘名色而有六处,缘六处而有触、……如是,此乃全苦蕴之集。友!若此等之芦束中,取其一;而另一则仆倒;取他,而另他则仆倒。友!同此,缘名色之灭,而有识灭。缘识之灭,而有名色灭。缘名色之灭而有六处灭。缘六处之灭,而有触灭……如是,此乃全苦蕴之灭。’
    二七 ‘友,舍利弗!是希有。友,舍利弗!是未曾有。此为尊者舍利弗之善说。我等对尊者舍利弗之所说,应以此等三十六事当予随喜。’
    二八 友,若比丘,依老死之厌离、离贪、灭而说法,则适称为:‘法师比丘。’友!若比丘,行老死、厌离、离贪、灭,则适称为:‘行法、随顺法比丘。’友! 若比丘,对老死、厌离、离贪、灭,不取着、予解脱,则适称为:‘达现法涅盘比丘。’
    二九~三八 友!若比丘,生之厌离……若有之……若取之……若爱之……若受之……若触之……若六处之……若名色之……若识之……若行之……
    三九 友!若比丘,依无明之厌离、离贪、灭、说法、适称之谓:‘法师比丘。’友,若比丘,行无明之厌离、离贪、灭,则适称之谓:‘行法、随顺法比丘。’友,若比丘,依无明之厌离、离贪、灭、不取着、予解脱、则适称之谓:‘达现法涅盘比丘。’
  ========================
  解读: 以上两篇同为三芦喻经文,北传《杂阿含》288经是尊者舍利弗向尊者摩诃拘絺罗提问,而南传《相应部》12.67经是尊者摩诃拘絺罗向尊者舍利弗提问,
  哪篇经文是“离经一字,即同魔说”呢?从其他相关经文(如《杂阿含》250、251、256、257、258、259、344经)可以看出,都是尊者摩诃拘絺羅向尊者舍利弗提问,
  可见《杂阿含》288经的记载与其他诸经不一致,或说南传《相应部》12.67经的说法比较可靠,但难道此经就一定可靠吗?
  依三芦喻发展出的相依缘起为部派论义,和佛陀原说之缘起法差异巨大,而且本经中宗喻不合,经文说名色和识相依而立,这并不能说明名色和识如何生,是完全无解的循环论证!
  识缘名色,名色缘识前面已有叙及,此处不再赘述,须知相依生绝非因缘生!
    
    
    
  另外,《杂阿含》254经提到,二十亿耳尊者因精进修行但无法悟道而想还俗,此事也在《中阿含》123经、《增支部》「六集」5经、《增一阿含》23.3 经中看到,
  但说法地点不一,分别为
  ========================
  《杂阿含》254经【如是我闻。一时,佛住王舍城迦兰陀竹园。尔时,尊者二十亿耳住耆阇崛山。】
  《中阿含》123经【我闻如是。一时。佛游舍卫国。在胜林给孤独园。尔时。尊者沙门二十亿亦游舍卫国。在暗林中。】
  《增支部》「六集」5经【如是我闻。一时,世尊住王舍[城]之鹫峰山。又,尔时具寿守笼那住王舍[城]之寒林。】
  《增一阿含》23.3经【闻如是:一时,佛在占波国雷声池侧。是时,尊者二十亿耳在一静处。】
  ========================
  这是结集经文的比丘记忆错误吗?印顺导师所著《原始佛教圣典之集成》提出了如下观点来解释这一现象:
  ...佛说(及弟子说),从传说而集成一定文句,展转传诵,到结集而成为部类,成为现存的形态,是经过多少过程而成的。原始传诵而结集的,是佛说及弟子所说的短篇。没有说在那里说,为谁说,为什么事说;这些是在传授中加以说明的(有的忘记了,有的传说不同)。其后,人、事、处,逐渐编集在内,篇幅渐长;开始与终了,也渐有一定的形式。以「四阿含」及「四部」来说:序说是:「如是我闻:一时,佛在某处住」(或加上「与比丘……俱」,及特殊的事缘)。结说,形式不一,如泛为比丘们说的,结为:「佛说是经(法)已,彼比丘(等)闻世尊所说,欢喜信受(奉行)」...
  ...没有「说人、谈所、说事」的「传说」,在宗教的立场,一般人是难以生信的。。。在序说方面:「如是我闻,一时,佛在某处住」等,正如古人所说:「说方时人,令人心生信故」,表现为从佛所听闻而来的直接性。参入「说人、谈所、说事」;而长行、偈颂、重颂,多姿多彩。...
  ...「相应教」经过部派的整治,补充(编入『相应部』中),成为不同的诵本。大众部本没有传来,所以原形已无从考论。但可以决定的是:「修多罗」的原始结集,文体是精简的(「如是我闻」等序说、结说,都是以后加上的)。...
    
    
  通过比较四经的说法过程,我们也可以发现一些明显差异,
  ========================
  《杂阿含》254经【尔时,世尊知二十亿耳心之所念,告一比丘:「汝等今往二十亿耳所,告言:『世尊呼汝』」。是一比丘受佛教已,往诣二十亿耳所,语言:「世尊呼汝。」】
  《中阿含》123经【尔时,世尊以他心智知尊者沙门二十亿心之所念。便告一比丘:「汝往至彼,呼沙门二十亿来。」于是一比丘白曰:「唯然。」即从坐起,稽首礼足,遶三匝而去。往至尊者沙门二十亿所,而语彼曰:「世尊呼汝。」】
  《增支部》「六集」5经【其时,世尊以心了知具寿守笼那心之所念,犹如力士伸屈臂、或屈伸臂,正如是消失于鹫峰山,现于寒林具寿守笼那之前。】
  《增一阿含》23.3经【尔时,世尊遥知二十亿耳心之所斯念,便腾游虚空,至彼经行处,敷坐具而坐。是时,尊者二十亿耳前至佛所,头面礼足,在一面坐。】
  ========================
  说一切有部的《杂阿含》与《中阿含》的经文,都是世尊吩咐比丘去呼唤二十亿耳尊者来见他。
  南传分别说部《增支部》与「大众部」的《增一阿含》,都是记载世尊大显神通而来到二十亿耳尊者的修行所在。
  早期结集的《杂阿含》与《中阿含》都比较朴实,而晚期结集的《增一阿含》已经开始神化,大乘经典尤其是密乘经典已经非神化不能彰显了!
  佛陀当然有神通,然而,大觉世尊于世间教化众生,又怎会以神通引人猎奇?
  「神格化的佛陀」是多元性的佛教、众生的佛教所信仰的佛陀,而非真实人间的释迦佛陀。


  (到此,原帖转发完毕,就算是给论坛留下点资料吧。转者注)
作者:御宅澈 时间:2020-08-24 12:58:14
  能勤勤恳恳作经文比对的工作 佛陀原说在历史长河中的演变 就能越发清晰 于修行来讲 是有极大益处的 ^_^在贫僧贴里 你的最后一问 我有回复 可惜他的帖子看不见了 如若就此有疑 俺愿为您解答此惑 就在此处说吧
  • 红色角落2019: 举报  2020-08-24 14:19:20  评论

    关于贫僧说的实相,如果我没理解错的话,就是五蕴身心感知到的事物。一丁点玄妙都没有。当然,这需要当事人出来说话。我个人很支持这说法。我说句大白话:一提“背后”,我心里就没底儿。
  • 御宅澈: 举报  2020-08-24 14:22:04  评论

    评论 红色角落2019:从你对阿含经的理解 如何通过五蕴感知呢? 俺对贫僧 强调 识缘名色 就是担心 你们的想法 偏出佛陀原说了
剩余 6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红色角落2019 时间:2020-08-26 13:30:52
  按照我自己的所谓惯例,内容转发完,再说说我自己的一点点读帖感受。

  我转发过的所有内容,我都仔细的阅读过,并且对其中的内容很有好感。

  我偏居一隅,不能说对佛教界有所了解,但有自己的感受:那就是帮派林立,各执一词,谁也说服不了谁。我也有自己的偏好和选择,从我所转发的内容可见一斑。

  之所以转发如上内容,就算是给“国学明道”论坛留下一份资料,万一有人喜欢看呢。

  以我朴素的想法,私下里把佛教圈子做个简单的划分:1佛教徒(人数众多,以信为主,以求为目的,等等);2佛教理论爱好者(不满足于普通佛教徒的身份,有文化有知识有思辨能力,对佛教理论感兴趣,阅读过大量的经文,沉浸在两千年来积攒的富丽堂皇的佛教理论中,面对纠缠不清的理论“难题”,孜孜不倦。也可能实修,但想“明理”的成分更多些);3以解脱为目的的修行人(这类人最少。我猜,他们生来就对常人司空见惯的原则、标准感到难以接受,对“苦”、“无常”的感受比普通人深刻,俗世的干扰对他们起不了太大的作用。接触佛经以后,解脱的概念即刻入心,在浩繁的经典中迅速找到“修法”,并身体力行。至于成就否,那是人家的事儿,我连猜都没法猜了)。

  我是从“1”起步,短暂经过“2”、试图走向“3”的人。

我要评论
作者:ty_贫僧253 时间:2020-08-26 18:49:48
  因缘法、缘生法,刚听闻时只觉得啰嗦、繁琐、教条化,只觉得就像一个食古不化的老人,不厌其烦、反反复复地向思想开化的年轻人兜售着早已过时的繁文缛节。远不及“空义”“顿悟”那样听起来让人热血澎湃,心旷神怡。

  若干年过去,发现自己对“空义”“顿悟”很多东西也挺能上手,与人辩论随手就能引用经典,哲学逻辑概念也可以说是口若悬河,信手拈来。但是,却无法面对自己,无法欺骗自己----虽然有点作用,但内心的苦,却只是如同打了一针镇痛剂,似乎可以让自己暂时感知不到痛苦,但是真正的老病死苦袭来,自己真招架不住。

  又若干年后,我又拿起那本老人常念叨的经典,反反复复像老人当年食古不化那样,自己也食古不化地思索着老人当年的教导。猛然间,却发现老人看似啰嗦的教导里面,却蕴含着他和前辈们浓缩的一切智慧,一切来源于他们血泪和汗水凝结的智慧。

  初听不识曲中意,再闻已是曲中人。




作者:ty_贫僧253 时间:2020-08-26 19:25:35
  最开始时,只觉得现在的经典与原始的经典只是观点不同,有些合乎逻辑,合乎哲学,呵护“胜意”的见解,改与不改,无伤大雅。

  也就是后来才发现,真不能改。因为我发现一个原则:经法是指导禅法的!十二因缘观是佛陀在世的时候宣说的禅法,在经法里面也记录着十二因缘每一环结的含义。后来的学人可以依据经法的指导,而可以修正自己的禅法所出现的偏差。

  但是经法一改动:如同现在主流把“名色”解释为“受精胚胎”(宣化上人);把“行”解释为“过去世”的业行;把“有”解释为“有分识”“结生识”.............你把经法都改动了,禅法也就无法展开。

  最后,不得已,把佛陀原说的“现观缘起”的禅观方法,改变成了什么“不净观”“白骨观”“青红赤白遍地观”“观佛庄严”“准提法”.........................等等。还有,知道佛陀倡导无常、无我、空,但不知道怎么个观法,所以教人直接从现象界直接观无常、无我、空..........这些,都不会成功的,经法乱了,禅法也就乱了,观不起来的知道吗?你可以骗自己很多年,但是到临死来,骗得了自己吗?

  到后来啊,我反而觉得自己当初最反感的净土宗说得最好:赶快念佛吧,现在已经是末法时代,什么都不可能解脱的,唯有念佛往生比较实际。
  我有时在想啊,是不是净土宗的某个祖师,也发现了存在的问题,但是那个时代又得不到解脱的方法,不得已才出此下策,哈哈。



  但是对于选择,我也有个人的见解:当你觉得无所适从,又觉得自己对佛法的解读无能为力的时候,最好的选择,是律宗,但是律宗在这个年代又急速地衰退,很难!

  所有对佛法的流变改动,《律》的改动是最小的,虽然《律》也是靠经法来驱动的,但是由于历代律师们的执拗,我们今天还能大致推导出佛陀当初的律法,它不像经法改动得那么大。

  至于南北律法的区别:吃肉、吃素;乞食、供养,自己劳作.............等等,是属于枝丫末节的,无伤大雅;反而,对于日常的一举一动的行为规范,那才是精华。
  严格行律,到最后你会明白一个道理:佛法是心法没错,但是身心佛法从来不是分开的,实际上身法比心法更难执行,这就是我推崇律宗的原因,佛法不能学成唯心论,不能靠思维,靠觉悟解脱,最难的,在持戒。
  到这时候,你也许能体会到戒律的宝贵,也可能体会到戒律到今天不被改变太多而感到欣慰。
  • ty_贫僧253: 举报  2020-08-26 20:00:03  评论

    评论 剑_龙:喜欢喝酒,以前在剑兄帖子里发过酒疯,希望别介意。
  • 红色角落2019: 举报  2020-08-26 20:46:04  评论

    我自爆家丑,就是想唤起大家的思考。这里有太多的网友比我强了。“诚”字好写,做到难啊!在网上都舍不得“不自欺”,何况现实中了!
剩余 2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ty_贫僧253 时间:2020-08-26 20:24:03
  我前些年,特烦那些唠叨的老人,老觉得那些老人在兜售自己食古不化的封建挂念。可是,到了一定的层度,我才反思自己:老人的叨念,他们虽没有能媲美当下传销的言辞说得那么美妙,那么能打动人心。但是,他们的确是从心底发出的感叹。

  佛陀灭度的最后几年,他的表现,如同我们生活的人一般,他也是个老人了,他也爱唠叨,他唠叨什么?唠叨的还是千篇一律的十二因缘的禅观法,他可能也想我们现代人理解一样:不过是个垂垂老矣的老者,推销自己食古不化的挂念而已。

  我进来在网上听过一首歌,叫做《一剪梅》,台湾的,港澳台大陆都不陌生吧?陈彼得作词曲,娃娃填词,费玉清演唱,这首歌捧红了费玉清。费云清的唱功大家都了解吧,甜美,温柔.....他唱得《一剪梅》,几乎是绝唱。

  但是,当74岁的原作者,陈彼得老爷子重新唱这首歌的时候,给了我不一样的感觉。这种感觉,怎说呢,不好说、


  费云清的演唱,唱功极好,但是他唱《一剪梅》的感觉,及其甜美,及其滋润,及其有“再世潘安”的感觉,简直是迷妹们的梦中美男子。
  陈彼得原唱者,这个老爷子把同一首歌唱出什么来了,沧桑?感慨?独钓寒江雪?

  所以,我在想,同样的解脱法,由于宣说人的不同,会给与普通人什么感觉呢?
  宣说现实的佛陀:不讨人喜欢,小乘人的佛陀。
  宣说哲学意义上的佛陀:大乘佛陀,人见人爱。

  我要是佛陀在世,我一定在想:我是该死呢?还是该死呢?还是该死呢.........
楼主红色角落2019 时间:2020-08-27 13:30:02
  上层楼我说到我想解脱。那这解脱的说法我又是咋知道的呢?

  得承认:我不是生而知之。我是听别人说起,再加上看书才知道的。

  啥叫解脱啊?解脱有啥用啊?凭啥我就想解脱呢?

  得承认:我对解脱的期待里,包含着“长生不老”的内容,包含着“上天入地、呼风唤雨”的期待和向往。

  如果我当时听说的是:解脱就是心里感受,俗话说就是活明白了,把世间的追求都放下了,然后就是该老老、该病病、该死死,我还求解脱不?

  实话实说,不一定!

  从我个人的想法里就能知道,俗人对解脱是有自己的期待的,极容易加入自己的想象。

  最近听到一句话,觉得挺好,分享给大家也看看:“广大的世间,人们寻求信仰,不一定是为了追求真理。即便嘴上说追求真理,也只是他们想象的真理。多数人选择信仰,不是选择真实,而是选择需要。这就是世间的现实。”

  对号入座,我们是不是也犯同样的错误?!
作者:获取验证码2020 时间:2020-08-27 15:32:18
  看了楼主和贫僧的帖子,很有感触。我也说说我对佛法的认识。
  很早就看过道德经、易经等,也早看过几本大乘经典,金刚经、心经、六祖坛经等。
  说实话,当时对修证没什么认识,因为那时觉得没必要修证什么。年轻时,对这些个经典的认知是:除了易经有些用处,其他都是心灵鸡汤。
  既然大乘经典都是心灵鸡汤,那小乘经典就更没必要读了。
  岁月是把杀猪刀。人过中年,随着精力一天天衰退,不得不面对现实。三十五岁之后,就明显感觉到在走下坡路。这时如何能长久地支撑起家庭生活的问题,就摆在眼前。
  通过各种理论学习。四十岁时,开始修行,目标是长生不老。因为在我看来,各种修行的终极目标,如成佛、神通、成仙等中,就是长生不老最靠谱。
  因为在我的理解中,修证长生不老的方法就是求真务实。
  求真务实,用俗话说就是:老老实实做人,踏踏实实做事。
  在十多年的修行中,最深的感触是:求真务实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很难。如果有在生活中真实修行的网友,想必会赞同我的观点。
  到现在,对经典的认知和理解已发生180度的转变。那些经典不是什么心灵鸡汤,而是描述宇宙、人生真理的宝典。人可以按照这个真理修行,而实证所谓的不可思议的目标。
  对于个人世界观来说,修行的经历把我锻炼成绝对的唯物主义者。
  如果现在有人告诉我成佛是唯心的、解脱是心理方面的、成仙是不可能的、神通是虚幻的。对于这些,在现实中我可能不会说什么,但我心里明白,这是因为这些事情是超出了人们所能理解的范围。但我认为这些事情是可以客观发生的,是人通过正确的修行所能达到的。
  至于往生净土,到现在我也是不会介入。因为我是要解决眼前的事情,如果要到来世才能解脱烦恼,还不如现在就得乐一时是一时,何必辛苦修行。
使用“←”“→”快捷翻页 上页 1 2 下页  到页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