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子秘解.外篇第十》秋水篇 第一段 秋水时至

楼主:大道横空d 时间:2021-01-23 22:27:20 点击:25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庄子秘解.外篇第十》秋水篇 第一段 秋水时至


  【原文】1
  秋水时至,百川灌河,泾流之大,两涘渚崖之间不辩牛马。于是焉河伯欣然自喜,以天下之美为尽在己。顺流而东行,至于北海,东面而视,不见水端。于是焉,河伯始旋其面目,望洋向若而叹曰:“野语有之曰,‘闻道百,以为莫己若’者,我之谓也。且夫我尝闻少仲尼之闻而轻伯夷之义者,始吾弗信;今我睹子之难穷也,吾非至于子之门则殆矣,吾长见笑于大方之家。”
  北海若曰:“井鼃不可以语于海者,拘于虚也;夏虫不可以语于冰者,笃于时也;曲士不可以语于道者,束于教也。今尔出于崖涘,观于大海,乃知尔丑,尔将可与语大理矣。天下之水,莫大于海,万川归之,不知何时止而不盈;尾闾泄之,不知何时已而不虚;春秋不变,水旱不知。此其过江河之流,不可为量数。而吾未尝以此自多者,自以比形于天地而受气于阴阳,吾在于天地之间,犹小石小木之在大山也。方存乎见少,又奚以自多!计四海之在天地之间也,不似礨空之在大泽乎?计中国之在海内,不似稊米之在大仓乎?号物之数谓之万,人处一焉;人卒九州,谷食之所生,舟车之所通,人处一焉;此其比万物也,不似豪末之在于马体乎?五帝之所连,三王之所争,仁人之所忧,任士之所劳,尽此矣!伯夷辞之以为名,仲尼语之以为博,此其自多也,不似尔向之自多于水乎?”

  【注释】
  崖涘(sì):崖,山崖,尤指临水的高崇山石;涘,水岸边,尤指平坦的河海岸。崖涘,泛指广阔平坦高崇的河海岸边。
  渚(zhu):水中小洲。
  井鼃:井蛙,鼃同蛙。
  曲士:一技之能、一得之见,或见识不广、偏颇者。与后天下篇“一曲之士”义同。
  尾闾(wěi lǘ):指海水下泄处。其本义为动物身体一经络穴位,位在尾部,那里有一废物排泄口,《老子》五十章的生之徒死之徒十有三者,尾闾即包括其中。又,尾闾道物运化之末聚而待出,亦为后天之道最后耗损之泛指。
  礨空(lěi kōng):礨同磊大块岩石。礨空,石头缝、石头上的孔道穴窝。
  稊(tí)米:细小的米粒。稊,一种似稗的草。
  九州:汉族先民自古划分为九个区域,即所谓九州。根据《尚书•禹贡》的记载,九州顺序分别是:冀州、兖州、青州、徐州、扬州、荆州、豫州、梁州、雍州。庄子文中多借以表示人身、万物整体及其各部分。

  【译文】1
  秋天洪水按时汹涌而至,百川众水汇入大河,波光粼粼水势滔滔,两岸沙洲遥遥,难分牛马。于是河神私心大喜,以为天下一切美好全都聚在它那里了。顺着水流向东寻去,来到北海边,朝东一望,不得了!哪里看得见大海的彼岸!于是河神颜色顿变,面对茫茫大海叹道:“民间俗言‘道理明白上百,就满以为天下再没有人能超过他’,说的不就是我吗?又曾听说:‘孔丘所知并不多,伯夷之义也不怎么样’的话,那时还不相信,如今若不来到你的门前,亲见你的浩淼博大、无边无际,可就真的浅薄到底了,那时我必将会遭到世人的永远耻笑。”
  北海若说:“同井里的青蛙,不可能谈论大海,是因为受到生存空间的限制;同夏天的昆虫,不可能谈论寒冰,是因为受到生存时间的限制;同乡里之民,不可能谈论大道,是因为受到得教范围的限制。如今你从岸崖走出来,见到了大海,方才知道自己的鄙陋,你可以参与谈论大道了。天下的水,没有比海更大的,千万条河川流归之,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停歇,而大海却从不会满溢。海底的尾闾泄漏海水,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停止而海水却从不曾减少。无论春秋都不会变化,无论水旱都不会觉知,这是因为海水远远超过江河,其数量之大无法计算。可是我从不曾因此而自以为多,因为我把自己与天地比较,且从它那里秉受了阴阳之元气,我在天地之间,那其实就像大山的一颗石子一株小树,我还惭愧自己的容量太小,又哪里会自以为多呢?仔细掂量,四海存在于天地之间,不就像小小的石间孔隙存在于大泽之中吗?再想一想,一国都城存在于四海之内,不就像大粮仓里的一粒米吗?号称事物的数字叫做万,人类只是万物万事中的一物。人们聚集于九州,取食以粮谷,通行以舟车,熙攘往来,在众多物事中人不过其中之一,人比起万物不就像是毫毛之末在于马体吗?五帝所相继禅让的,三王之所争夺的,仁人之所忧患的,贤才之所操劳的,全在于这毫末上头呢!伯夷辞让而博取名声,孔丘谈论而显示渊博,自以为很多很高大,其情形不就像你先前在河水暴涨时的洋洋自得吗?”

  【要义秘解】(外10 -1)
  此讨论人身道物,《老子》三十二章:“譬道之在天下,犹川谷之于江海。”
  天下比人身,百川、河即川谷比人身经、血、道物流通渠道。北海即江海,比人身下丹田,又即虚危。水比为道,海比道物汇集、存在环境。
  秋水,指人成年之后的后天道物,水为后天之道,秋比年长成人之后。因年长后视听言动大增,又加酒色财气欲念思虑,巨细皆来烦扰,故需后天道物甚多,所以谓秋水。秋水阴寒,为肃杀之水,利少害多,非比春夏之水,喻言此水越多越于身命不利。如在童幼青少,道物外耗有限,且身内道物之化尚未成水,无非氤氲之气而已,故水只言秋而不言春。
  百川灌河,河为水之汇流,经河而入于海。《老子》三十二章又曰:“天地相合,以降甘露,民莫之令而自均。”即言道物犹水自海升腾致雨,分赴身体处处,从而满足生命活动所需,然后再流归于海,如此不断循环反复。
  顺流而东行,水为雨落而成,故雨为正当在上之时,而水已是落下正当在下之时。道以左上右下,自古即有左东右西的惯例,故气雨在东,水在西,其流必自西而东,因此曰“顺流而东行”。其说恰好又暗合华夏地理特点,自然更顺理成章了。此正可见作者笔法巧妙处。
  至于北海东面而视,或问东行怎么不到东海而到北海?因为东面不是海而是水雾之气,前谓东行者,是强调水自右而下;此言至于北海者,是强调返归本根。如照常理,此句可谓不通,但是按照道家之理说,此句便是天经地义了。北海已是北之极,理应自北而南望,不南望者,南面非海无水。东面而视,则只见烟波浩渺、水雾连天,故曰“不见水端”,不是水,而是成水之气。气亦水,无边无际,故而“望洋兴叹”。
  井蛙、夏虫、曲士,比喻那些盲道之人,因为种种的局限,不知海、不知水(冰亦水)、不知“道”,它们就在于人身,对于人的生命起着极其重要作用。
  北海,先天祖物所居。为何居于此?因为此处最昏暗、幽静、空虚,须知这正是先天道物长留之所,所以这里成为万川来归之地。此海有何特点?
  (1)大:“天下之水,莫大于海,万川归之,不知何时止而不盈”;不盈,不满。
  (2)不虚:“尾闾泄之,不知何时已而不虚”。尾闾,人身穴位,位于海底、任督二脉交接处。泄者,指成人后日日生精,精满必泄,精为道化,故谓尾闾泄之,尾闾为失精之窍。泄之不止,失后又来,先天道物陆续补充之,故曰不虚。不虚为不穷竭义。
  (3)多:“春秋不变,水旱不知,此其过江河之流,不可为量数”。春秋言其时间早晚、身体适与不适,水旱指精生多寡,不变、不知指海水丝毫不受影响,没有反应。
  但是,北海之水虽多,其主(北海若)却“未尝以此自多”,没有头脑膨胀,而是十分冷静。为何?因为它清楚:“自以比形于天地而受气于阴阳,吾在于天地之间,犹小石小木之在大山也。”这是对自己的身份地位有着相当准确定位的论说:
  比形于天地,形即形质之万物。比者,等同、相当,此即谓变成为形质万物义。天地即阴阳,宇宙之阴阳。
  受气于阴阳,万物是阴阳道物变化来的,所以我北海只不过是整个大宇宙中极小的一小部分。在宇宙道物中,我这个海就像小石小木之在大山。又说:“方存乎见少,又奚以自多!计四海之在天地之间也,不似礨空之在大泽乎?计中国之在海内,不似稊米之在大仓乎?”我北海本来存乎不多,怎么可以言多?宇宙是大天地,万物是小天地,这话似乎都明白,其实并未真正明白,关键在于“天地”二字,天地非天地,乃是指阴阳,一是宇宙大阴阳,一是万物体内小阴阳。四海,指身内全部阴阳道物。谓四者,指金木水火四个五行,在人身分则布于四方,因皆是道物故曰四海;天地之间,指宇宙全部阴阳道物;石头缝与大泽比较,太小太少。石头本坚硬无缝,放大看也是有缝的,言其微小得很;中国,即中土,土为意,指身内由先天化为后天的识神,亦属于道物。海内整体道物,日日必化,而所化之识神后天,只是其中很小的一部分,故二者比较如稊米之在大仓。稊米比后天识神道物,大仓比身中总体道物,以此表明后天识神太小太少。
  而此日日所化的识神后天之道,正是本文所言之“秋水”,此水又谓人身之精,出于身外能生人,回返身内可为日用,视听言动无不需要它,无则身倦体乏、没精打彩!
  下面再说人,人只是万物之一物,在整个宇宙中实在微不足道。就是在九州陆地江河,采食五谷,舟车往来,不也渺小得很么!故曰“此其比万物也,不似豪末之在于马体乎?”人类如此渺小,那么人的个体呢?不是更其小了么?那么人体中日日所化的后天识神道物呢?不是尤其小得更其可怜了么!所以,北海若不自以为多。
  以上将人身之道物以比喻方式,明确了三点:一是人身道物甚少:用于识觉的后天道物即秋水,与全身道物总体比较,那是很小的,“似稊米之在大仓”;而人身总的道物与万物道物总体比较,也是很小的,人不过万物之一物而已;人身之道与整个宇宙道物比较,那就尤其很少了,“似礨空之在大泽”;二是人身道物之根在北海,那里是道物发源与归宿之地;三是人身道物总是在终而复始、循环往来,从而保障人的生命需要。
  “五帝之所连,三王之所争,仁人之所忧,任士之所劳,尽此矣!伯夷辞之以为名,仲尼语之以为博,此其自多也;不似尔向之自多于水乎?”五帝所连,连什么?天下!三王、仁人、任士所争、忧、劳的是什么?也都是天下!为天下谋利,为天下负责!在人,天下即人身,而它们则就是后天道物秋水,秋水识神道物对人身正常活动与存在起着极其重要作用,故谓“尽此矣”。至于伯夷的好名声、仲尼的博学多识,也同样是秋水,是秋水作用产生出来的结果,而秋水与大道的博大无边比较,能算得了什么?伯夷、仲尼自以为了不起,不也如河伯坐井观天自吹自擂么!
  不似豪末之在于马体乎?那些所连、所争、所忧、所劳,以及一切所谓名利、学识等等,“尽此矣”!都不过是“豪末之在于马体”的秋水,种种的作用表现罢了,从整个大道角度看,不是太过于微乎其微了么!

  解读此篇应关注之处在于下述几点:何为秋水?何为北海?何为四海?何为中国?等必要交代清楚;对于“顺流而东行,至于北海,东面而视,不见水端”,也要解释明白、合乎情理。此句十分微妙,句句不离玄机,粗心者哪里能晓得其中之奥?还有,对于那几种关系更要一一分辨开来,如秋水与北海、北海与天下、秋水与天下、人与万物、人与天下等,以及何为稊米、大仓?何为小石小树、大山?何为毫末、马体?如有一不能通,勉强凑合,甚至根本不合乎情理,那也是不能允许的,即可视为解读的失败!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