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华人华裔文言文大赛作品选之<守财奴>(转载)

楼主:王大训 时间:2011-03-08 20:44:11 点击:1223 回复:27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守 财 奴(作者:王大训)
      吾乡有翁曰万仓者,幼时贫寒节用,久而成习;今虽种粮得富,未变其性也。某日行路,遇运粮车队于树下,见后生嘻笑聚餐,饭遗狼藉,翁急趋而捡食其剩;菜梗馍屑,无所遗焉。后生不解,翁谓曰:“颗粒乃天,尔父滴汗而凝焉!”翁去远,后生相顾而笑曰:“酸佬儿!” 未久,车队至粮园,仓廪环堵而车马喧焉。有翁呼儿唤媳,颐使东西,众人颔首敬之不迭。后生视之汗出,窃窃相谓曰:“此乃路遇而捡我剩者也!”询之旁,翁乃仓主也。 翁有子三,娶而共居,饭而同食;子媳俯首父命,三餐无荤腥,常年惟贴馍而已。小媳初嫁难忍,忿谓其夫曰:“吾嫁一年,贴馍无数,倒我皮也!”小儿无奈,与兄嫂相谋,而得良策也。 父去农市,儿尾随其后,至鱼肆市鲅鱼二尾,于半途潜伏玉米林中。儿见父依路进,渐近,将鱼置路中,隐窥其情。父至,见鱼而惊,旋而大喜,以为昨夜梦成,果得意外之财也。 翁携鱼至其家,喜色满面谓其儿曰:“昨夜好梦,吾今得外财也!”儿与媳相顾忍笑,而谓翁曰:“得鱼如之何,破尔戒耶?”翁曰“今为外财,破戒可矣。” 众媳煎烹,三代大嚼。饭毕,翁四顾而醒,大惊而呼曰:“亏矣,亏矣,得鱼而多食五六贴馍;今而后,见鱼而拾者,剁其手也!”儿媳相顾笑久,父问其故;小儿以实情告,翁暴跳而起曰:“尔非吾子!” 翁气极,连卧数日,起而谓儿曰:“吾今即去挥霍,不为尔等守家也!”儿媳皆惊,不知乃父将如何挥霍也。 翁出,儿随其后以察之。父至农市,四问市价而摇首;终至一菜摊前,得红白萝卜各一,至树下而狼食之。儿在隐处窥,为父所得,翁忿曰:“勿用尔窥,吾食完白者食红也!”
      翻译:
      在我的家乡,有一个名叫万仓的老头儿,由于年幼时家境贫寒省吃俭用,久而久之养成了极为节俭的习惯。现在,虽然由于种粮富起来了,不过依然没有改变他极为节俭的生活习性。有一天他走在路上,遇见前来运送粮食的车队停在路边的树荫里,一群年轻人嘻嘻哈哈正在那里一块儿用餐,菜渣馍屑儿掉得太多了,一片狼藉的样儿。见到这情形,老头儿急忙跑上前,捡他们掉落的饭渣吃起来,菜梗馍屑儿等捡得干干净净,没一丁点儿遗漏。见此情形,年轻人大惑不解,老头儿给他们解释说:“粮食一颗一粒都是老天爷给的,是你们的爹甩汗珠子种出来的啊!”当老人走远以后,年轻人相顾议论而讥笑说:“这个穷酸老头儿!” 过了不多久,车队开进一座粮园拉粮食;园中车马喧闹,满眼都是一座座粮仓围绕着。年轻的司机们看见一老头儿呼唤老板和老板娘,跟指使儿子儿媳一样,指手划脚分咐大伙儿,众人无不点头哈腰地巴结他。仔细端相片刻,年轻的司机们吓出一身冷汗,相互间小声议论说:“这是在路边捡我们饭渣吃的那个老头儿!”向旁人一打听才晓得,他竟然是这粮园的主人。 这老头共有三个儿子,他们成婚以后并没有分家,仍然住在一起吃在一起。儿子媳妇对父亲百依百顺,在父亲的主导下,一年到头一日三餐,见不到一丝儿荤腥,全靠吃贴馍充饥。小媳妇刚刚嫁过来,不能忍受这么差的伙食,心中老大不高兴地对丈夫埋怨说“我嫁过来一年了,吃贴馍没有数了,再这样下去,要倒出我的皮来了!”小儿子没有办法,去找哥嫂商量,大伙动了一番脑筋,终于想出一条绝好的计策来。 父亲去赶集,小儿子就远远地跟在他的后面;老头走远的时候,自己就到鱼摊上买了两条大鲅鱼。回家路上,小儿子藏在半路的玉米林中,远远地看见父亲顺着小路走过来,较近了,就悄悄地将鲅鱼放在路中间,偷偷向路上看着。父亲到来,看见路上的鲅鱼大吃一惊,接着大喜过望,心想,我昨晚的好梦太灵了,今日果然得到这一笔外财啊。 老头提着捡到的鲅鱼回到家中,满面喜色地对儿子们说:“我昨晚上做了一个好梦,今天果然捡了两条鱼回来,发外财啦!”儿子和媳妇们强忍住笑对父亲说:“捡回来的鲅鱼咋办呢,吃不吃啊,吃了可要破您立下的规矩了?”老头说:“尽管吃,今个是捡来的外财啊,破一回规矩也是可以的!” 媳妇们于是立即动手,烹炒煎炸,一家三代大吃大嚼,非常开心。饭吃完了,老头察看一番,蓦然醒悟过来,吃惊地对全家发怒一样大声呼喊说:“捡回这两条鱼来可是亏了,亏大了,今个这一顿多吃掉五六个贴馍啊。从今往后,谁要再敢往回捡鱼,剁掉他的手!”儿子媳妇们听完这话,相互瞅着忍不住都笑起来,笑了很久。父亲问他们为什么这样笑,小儿子终于说了实话。老头听后暴跳起来骂道:“败家子,你不是我儿子!” 老头这一回气得不轻,在炕上躺了几天。他起来的时候忿忿地对儿子们说:“我今天就去挥霍去,从今往后我不会再给你们仔细看守这一份家业了!”儿子媳妇们听完这话都觉得害怕了,谁也不晓得父亲将要用什么法儿来挥霍他们得来不易的家业啊! 老头出门了,儿子就跟在他的后头暗暗地观察着。看见父亲在集市上的摊点前四处问价,问完后并未买什么,摇摇头走开了。最后来到一个菜摊前,买了一颗白萝卜一颗红萝卜,悄悄地走到大树下,狼吞虎咽地吃起来了。儿子在隐蔽处偷偷地看着,却被父亲瞅着了。老头气忿忿地说,“不用你瞅,我吃完了白的吃红的!”
      票数:3 转发:1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王大训 时间:2011-03-08 20:58:00
  “五四”“废文言,兴白话”,不仅是对中华数千年辞章传统的反叛,亦是对我们的母语——汉语言传统语境的颠覆。它带给我们的一颗最大苦果,是造成现代人词语思维的弱化和现代汉语的退化。面对浩如烟海的古典辞章,如同面对天书鸟语,已非个别现象。不能读文言、不能写文言,失去了与古人先哲交流的语言能力;其结果不是我们抛弃了古典,而是我们被古典所抛弃。
       本人由于对古文情有独钟,十几年前就开始思考“五四”“废文言”对汉语言所造成的危害和破坏。并在创作之余,尝试用文言撰写散文、辞赋、游记、碑文乃至议论文等等,对此体会尤深。实践证明,文言在相当的领域,不仅可以表现当代人的情感和生活,而且可以比白话文写得更具表现力和审美效果,文章的内在张力,也是白话文不能企及的。
  
楼主王大训 时间:2011-03-09 12:00:00
  汾酒公益杯全球华人华裔文言文大赛于3月1日正式开始,给参赛作品投票赢充值卡啦 吾友张李二君,为师徒。夏某日,李设...http://client.sina.com.cn/fenjiuwyw/show.php?id=1103
楼主王大训 时间:2011-03-09 20:41:00
  汾酒公益杯全球华人华裔文言文大赛于3月1日正式开始,给参赛作品投票赢充值卡啦 吾邻范君嗜酒,日三饮,常醉归。某日...http://client.sina.com.cn/fenjiuwyw/show.php?id=1237
楼主王大训 时间:2011-03-11 08:50:00
  王大训的博客[wangdaxun.blog.tianya.cn]
         邮箱:wangdaxun197961@gmail.com
         wangdaxun@yahoo.com.cn
         QQ:849219850 电话:0412——5839386
  
作者:sdjmncw 时间:2011-03-12 19:43:00
  大赛要求:1、紧扣主题,运用文言文描述当代生活。
  2、必须原创,没有在任何公开媒体(包括除本大赛以外的网络媒体上)发表过的文言文作品,严禁抄袭。如发现,取消获奖资格。
  3、地域不限、年龄不限、民族不限,字体不限,字数不限,参与本活动一律不收参赛费。
  4、作品内容立意积极、主题鲜明、内容健康,兼具思想性和艺术性,严禁含有反社会、侮辱他人等不健康内容。
  5、大赛不收手写稿,投稿统一通过“新浪网汾酒公益基金会全球华人华裔文言文大赛”进行在线提交。
  6、参赛作者需在活动页面中提交自己的真实姓名,性别、联系电话、所在地。如未填写完整或填写错误,导致主办方未能联系上,在2011年12月31日前没有及时领奖的,视为自动放弃。
  7、鼓励参赛者提交多个作品,但每个作品只可提交1次,严禁同一作品重复提交。
  8、150名入围选手,均需提供参赛作品的手迹(获奖后誊写)及作者小传。
作者:sdjmncw 时间:2011-03-12 20:33:00
  “五四”废文言、兴白话以来,中华文苑数千年之久的文言传统中止,代之以清一色的白话文。此固然填平了书言和口语的鸿沟,有益于文化普及,但也由此大大弱化了现代人汉语言词语思维的能力,使中华辞章文化传承发生断脉。
     如果要提升文言水准,就要与现在的语文教学语言环境反其道而行之;钟爱古文,多读古文,如有可能,最好要动笔写作古文;日积月累,长此以往方可见功。舍此,绝无捷径!
  
  
作者:sdjmncw 时间:2011-03-14 11:46:00
  醉友冠绿
     王大训
    
     吾友张李二君,为师徒。夏某日,李设宴邀张君与某友至其家;先麻将,尽开怀,继之以酒。至夜,张李酩酊,扶墙不起,某友亦醉,不辨东西。半醉半醒者,惟李妻而已。  
     诸友留睡,妻至里间,李与二友卧睡客间。三人着枕鼾起,声如雷焉。拂晓某友内急,归而诧焉;急推李起,四寻张君无觅。李君开门唤妻,见张君与妻拥睡,鼾响仍如雷焉。惊问其故,张曰:“夜半如厕归,以此为吾家也!”
  
作者:蛰龙惊雷 时间:2011-03-26 20:04:00
  苗 氏 碑 文
      
       華族賁皇,西晉良將;食采於苗,而得姓焉。兩朝以降,代有名出;唐師宋史,宋明武行,而功爵著矣。後代定鼎,漫布四方,亦有威武,禦倭海邦。
       一世祖苗玉,長自懷安,英武遠近;從戎終生,馳騁四海,戰功等身,為明季武將之良;克汴梁會州,破真定應昌,縱橫數十載,親任千百役,欽升懷遠將軍;而光耀列祖,蔭及子孫遠矣。永樂調任威海,苗氏隨遷海北,鎮疆守土,世代居矣。世祖興、秀,屢叩恩榮,雙襲懷遠將軍,祖澤相續,薪火興矣。
       永樂遷北,苗氏世代相守,依山樂樵,近水喜漁,親畝農桑,族脈繁昌。亦有學子商賈,舉人文士出焉,為族增輝,亦為方圓之名焉。西澇臺為苗氏聖土,已逾二十世;依連綿之峰,傍汪洋之水,逢盛世之景,成中興之業,又成當地之望矣。
       十八世華旭渡遼東,成魯班之藝,華克入戎行,為團長;各遂其願,多有祖風。華旭有子延威、延成,謹行先德,以信行商,成威海木業之首;且欲修葺祖墓,宏闊園制,刻石紀祖,凝族人之心,承先人之志,再圖偉業,立此以昭子孫!銘曰:
       先祖兮賁皇,食苗兮而長。
       千祀兮後裔,文武兮稱良。
       豐澤兮不絕,鎮國兮守邦。
       澇臺兮母土,山海兮相望。
       漁樵兮田畝,子孫兮繁昌。
       盛世兮中興,族脈兮無疆。
      王大訓撰於戊子春月之遼東
    
         电话:0412一5839386
      电子邮箱:wangdaxun@yahoo.com.cn wangdaxun197961@gmail.com
       QQ:849219850
       王大训的博客[wangdaxun.blog.tianya.cn]
      
  
作者:蛰龙惊雷 时间:2011-03-26 20:26:00
  張 公 碑 文
      王大训
      張公成海,先祖山東,高祖遼陽;以仁傳家,以商成業,至其父奎林,金、當、商數店並興,蔚然成遼海之望矣。公少聰敏,體、樂、技無不精,少時雙手珠算如神,為方圓所稱焉。為人直,為子孝,日省雙親,遠行必待父命。嗜讀書,先學醫,再學理,不惑而三學樂矣。身正,行潔,博成;電、勞、財、計皆精,而晚入教育,亦成一時之名。
      公一子一女,皆仁厚,承父志。女曰冰晶,樂醫兩用。子曰喜慧,溫良謙恭,信而專;以商入教,執“新世紀”之首,茂材成林,名播遼東,亦家業中興之象矣。銘曰:
      祖承山東兮仁風,以商成業兮遼東。
      公少聰敏兮神算,身正行潔兮博成。
      嗜書精進兮三學,日省雙親兮遵命。
      富而無驕兮寬厚,勤而有恒兮壽終。
      子承父業兮中興,源流無極兮昌永。
       己丑秋月于辽东
  
作者:蛰龙惊雷 时间:2011-03-26 20:53:00
  梁 公 碑 文
    王大训
     梁公殿玺,丁亥十月无疾归西,享年九十八岁,为方圆高寿之最也。其先为山东荣成举人村之望族,松柏石马之属绕墓;传石马夜出践谷怒而毁之,家业衰矣。兄弟涉海逃荒,抵岸一支走失;高祖至吉林落地,再成大族。公五岁丧母,幼时贫苦,寒无暖衣,而以猪溺暖足;先娶王氏,年余逝而无嗣;再娶张氏,一子三女。张氏四旬而逝,弱子成群;公兼为父母,勤苦农事,鸡卵无顾而成鸡矣。公勤俭守家,一生信实;七旬随子进城,见子薪薄难撑,毅然返乡,种瓜侍豆补家。年逾九旬,扫雪下窖,理菜编筐而不辍也。子佩平,学业有成而至高工,女芬、双、范,皆为贤良;孙吉峰、吉星、吉胜商学有成,而家业大兴,此梁公谆谆教诲之功也。梁公之风,而子孙有承矣!
     丁亥岁末于辽东
    电话:0412一5839386
      电子邮箱:wangdaxun@yahoo.com.cn wangdaxun197961@gmail.com
       QQ:849219850
       王大训的博客[wangdaxun.blog.tianya.cn]
      
  
作者:情在远方 时间:2011-04-02 20:27:00
  
    玉 华 赋
    王大训
    长白有灵,千华成焉;蟠龙含宝,岫山名焉。女娲补缺,终有遗焉;神尊赫赫,祥乃称焉。玉华呈极,八方匍焉;仰绝观止,百纪泽焉。
     夫其现矣,惊雷炸而腾鳞,巨风旋而崩石;既其出矣,灵鸟翔而云集,祥露润而四布;既其迁矣,山民立而塞途,烈响震而轮急;既其来矣,灵光耀而若水,瑞声发而如徵。
     宝既安矣,尊势成矣,面无极而倚琼峰,来灵光而纳五湖。百鸟互歌,僧者络绎;少趋之,老倡之,文亲之,武慕之;颂声起而车水,男女摩而钟鼓。至盛时节,香篆腾云,呵而成雨;匍而若水,动而如蚁。和风拂而若慈,甘雨润而乐土。
     金顶初绽,灿焉,举焉,腾焉;垂云蔽天,渺而宵汉,若夫大乘涉南,渡众万万;达彼岸之三山,入虚静之超远。银壁乍立,耀焉,屏焉,骋焉;金莲出污,菩提入禅,若夫小叶西向,净心千千;抵仙者之九层,脱躁嚣之俗凡。
     神柱擎焉,绿水环焉,天阶迭焉,帝都开焉。仙者如麻,翩者如霞,来者如涛,去者如鸦。有巨鼋守陂,金莲席地;雄兽当路,贝叶翻舞;四天立庭,呵风唤雨。亦有神剑刺天,鬼魅遁焉;太上守虚,灵龙匍焉。瑞华兴矣,羲和来矣,灵驾訇訇赤旌集;驻矣,天响汩汩万者迷;去矣,仪仗浩浩朱云驰。
     春醒焉,天华坠而雾起,曙色作而闻鸡;夏茂焉,贝叶密而送荫,丰水积而飞鲤。秋足焉,繁果悬而星摇,神兽跃而弹枝;冬息焉,琼花飞而净物,四望宁而砌玉。
     仙居之,僧护之,虔守之,灵来之。巍巍兮摩天,渺渺兮入虚;善善兮无类,尚尚兮泽物。瑞之,祥之,吉之,昌之,福之,佑之。千千兮无遗,万万兮共慈,彼岸兮可渡,福祸兮有倚;仁智者比圣,禅释者登极,大块兮呵气,万类兮昌足;逝川兮成梦,俯仰兮今古,彭祖兮为夭,玉华兮永煜!
  
作者:情在远方 时间:2011-04-03 10:35:00
  
    归 乡 赋
    王 大 训
    
     七月既望,溽暑蒸天。携妻挈子远涉数千里,而入乎北疆之崇山幽壑者,遂亲情乡情之愿也。
    数峰既过,旧村隐约,松风扑面,而群山奔涛焉,驼牛焉,象豚焉。依势转蛇,碧天水涟,划然中开,谷风远来;溪畔浣女,揭然而起者三四,相呼相迎。清流在石,细草裹足,嫂妹相将相扶,入乎柴扉篱墙,鹅鸣狗吠,慈母之惊吆喜泪矣夫。
     东家屠鸡西烹鹅,才饮醴酒又桂浆。更有小儿者三四,入水捉鲤,吆声激云,鱼飞鸟翔;鸡卵温而向灶,鳞翅敛而锅响。夜幕合,灯火疏,与吾老话旧,慈泪悬悬焉,唏嘘无已;亦品膝下寿喜,曾孙绕室,福水绵长,笑喧扬扬者久焉,未知灯火之将尽也。
     夜阑,星海绵渺,河汉滔滔,斗柄横目,其大如灯如炬,亦如蜂舞鸟翔,肥果悬枝,急雨跳珠焉。足可踏,手可接,目触耳摩,鼻息相嘘矣。
     将寝,推窗清凉,野气入胸,其来无形无声;汩汩焉,凛凛焉,如泉涌溪流,亦如甘霖润心魂焉。更有夜风在远,亲木涉水逾岗,来去无踪,汤汤切切,如情侣之卿我絮聒。梦酣迷离,斗悬萤飞,流星入窗,而河汉旋矣。
     犬声扰晨,雄鸡鸣墙,推扉涌雾若水;父子相携,黄犬追足,濯泉清寒彻骨。洗尽残梦,执篓西林,木茂而草密;露湿沾膝,菇肥动肠,入篓而向衣。宿鸟互歌,声若处子,男女相迷,此吆彼起。振木焉,动谷焉,入乎雾海而戾天矣。
     亦入北林,晨曦初露。已而雾色蓊郁,如幔,如冠,如帐,如环;继而阳光纷舞,娇娇弄姿,如涟,如晕,如绮。既入深林,菇出如涌,其形如伞,其质如茸,其色如金,其动如群雏之随母焉。高鸟鸣枝,其声悦耳,阳光跳枝,其色乱目。榛簇裹足,枝叶牵衣,迷途未远,群声吆矣。菇若群星,闪闪烁烁,隐隐约约,寻寻觅觅,未可尽也。如拾贝,如觅蝉,亦如火山取金焉。归哉归哉,炊烟四起,岗上牛哞,溪岸羊咩而云浮。
     依篱墙,寻旧庐,拨犬吠,问友故。旧迹半存,旧识难觅。曾是二八,苍苍然矣;曾是硕壮,亡亡然矣;曾是青丝,华发扬矣;曾是矫健,扶杖跄矣。寻旧茫茫,心魂伤伤,泫然泪零者久焉。想子曰川上,逝者如水,而发玄驹驰隙,世殊事异之叹;亦生须臾百年,俯仰陈迹,天道无情,万类转蓬之痛哉!叹曰:
    溽暑蒸天兮北行,游子归乡兮沐风。
    亲情若水兮滋魂,流泉潺湲兮心骋。
    雾海绵渺兮遁世,林壑幽茫兮有声。
    苍天薄情兮逝水,旧识无觅兮涕零。
    伏惟大块兮丰足,赐我万类兮昌永。
  
作者:sdjmncw 时间:2011-04-03 12:13:00
  醉 归(作者:王大训)
     吾邻范君嗜酒,日三饮,常醉归。某日归途,误入猪舍,卧拥母猪而睡焉。母猪新产子,主人筐载入其屋,范君补缺得就猪怀,抚猪乳甜睡者久,母猪亦相安而乐焉。
     夜深,家人与邻举火四寻,至猪舍而得范君也。范君与猪睡相逗乐,君面有喜色,嘴中呐呐,似有所梦。众人屡唤不醒,乃强之。数人扯其手,抬起足,离猪而出;君则挣脱者三,欲回猪舍而呼曰:“妻我相爱,为何强夺之,舍我而去也!”
    翻译:
     我的邻居范先生极爱喝酒,一天要喝三顿,常常喝醉了才回家。有一天回家路上,因为大醉而迷路走进一座猪舍中,躺在那里抱着一头老母猪睡着了。母猪刚刚产下崽儿,幼崽被主人用筐挎回屋中看护去了,范先生得以补缺睡在母猪怀中;手抚猪乳睡得很甜很久,母猪与他相安无事,看上去也很乐意的样子。
     半夜的时候见先生未归,家人与邻居一道举着火把四处寻找,最后在一座猪舍中找到了他。此时,范先生和母猪睡在一起的样子十分可笑。先生面带笑容,嘴中念念有词,好像在做什么美梦的样子。大伙儿屡次喊他不醒,无奈之下,只好强迫他。有的拽手,有的抬脚,将其从母猪身边抬离猪圈。他却从众人手中挣脱了三回,顽固地向猪舍扑去,仍要回到母猪身边而大声叫喊说:“我跟媳妇正在相爱哪,你们为什么强要抓她走,丢下不要我了呢!”
    
     王大训的博客[wangdaxun.blog.tianya.cn]
             邮箱:wangdaxun197961@gmail.com
             wangdaxun@yahoo.com.cn
             QQ:849219850 电话:0412——5839386
  
作者:sdjmncw 时间:2011-04-03 20:01:00
  问 稻 翁
    王大训
     丙戌秋鲁子远行,至于北疆崇山幽谷、松涛林海而亲农焉。晨兴天白,鸣焉,吠焉,嘎焉,哞焉;出篱及泉,溪蜿蜿,雾冉冉,禾漫漫,即岸而遇稻翁焉。稻翁者,年且八旬,颜若春水,冠草履胶,而向田也。其植近泉岸水,壮而硕,足而金焉;其邻矮疏青旗,方及秀焉。吾奇焉,思焉,不得其解而有问焉。
     翁曰,吾养稻六十年,尝学高丽,昼勤之,夜思之,日积之,月累之,而得其真焉。问曰,邻植早,尔早否?曰否。又问,尔种良而有异耶?曰,无也。又问,非良早,何邻弱株,惟尔壮茂,邻秀初露,尔穗丰焉硕焉金焉,气吞众焉?
     翁曰,植稻惟真惟精,得难守亦难也。吾六十年观于兹,研于兹,摩于兹,得真而守精;囊时为公植,为众师者久矣。晚老矣,体衰矣,慕泉乐水,趋林而亲;舍旧来新,邻溪守土,养老乐生矣夫!
     翁曰,植稻贵水,懂为上,管为要。稻喜水亦伤水,邻植者逃霜抢时,冰则畦之,融则植之,不知寒则杀根伤苗,弱株成矣。吾重时不抢,遂令而顺性焉;融而畦之,温而植之,壮株生矣。邻者知稻喜水,汩汩漫焉,浸焉,浮焉;一言蔽之曰,溺焉。溺则过之,过犹不及。其株生之长之,溺之害之,终其弱矣。弱则缓,缓则后,后则秀晚,短穗疏实而少出焉。吾则反之,爱而不伤,宠而不溺;初则灌之,继则漫之,始则浅之,终则深之。初春浅而成温,季春深而压草,否则株弱,疯草如发矣。阳则浅之,阴则深之;冷则懒之,热则勤之。遂性矣,成真矣;旺矣,盛矣。吾稻葳蕤,如日中悬,亦如望月而圆矣。
     亦有邻者抢令,白露撤水,望霜断流,以催熟焉。霜未及而穗黄,洋洋而喜曰,吾停水催熟,而抢成焉。众以为得,群趋之,争效之,未知其为大谬也。
     吾反而行之,望露添水,叶黄增流;添水以保温,增流以催实也。断流者似熟未熟,假熟也,枯也。株未保其天,籽未成其真也,米白而明。添水增流,得真成天,熟也,非枯也,米油而亮。
     吾望其面,问其岁。翁嘻然曰,八十不老,睡酣甘食,自得吾天,自食吾力焉;水田二亩,菜园一围,草舍数间,足矣。问其养年,翁乐而忘返曰,养年如养稻,遂性成天而已矣。
     翁曰,吾幼虽苦,青而向戎;未过劳,体得而壮焉。中而北迁,壮而入山,驻幽壑,亲林泉。幽而宜聪,林而宜气,泉而宜饮也。吾日出而出,日入而入,管园蔬,种水畦;食绿色,纳天然,汲良泉。园蔬宜肢,引泉宜足,望星养目,自乐自足而养心矣。寒则温之,暑则散之,春则旺之,冬则藏之。植株惟护,延年贵养;植株务水,养生务血。稻者水之精,体者血之形焉。血者气也,气者血也;水养株叶,血营藏府。好食肥血,佳气养血,良泉壮血也。血如水,水清益株,血净益吾。水呈肥温,血输吾需。血者,吾体之母,养年之重而又重也。
     翁又曰,护株养体,除害惟早耳。邻所轻,而吾所重者,养也,防也,除也;邻所重,而吾所轻者,治也。病如芽,徐徐而渐不觉,浩浩以成乃惊;破肠裂腹,折财伤命者,不亦晚乎?此舍本逐末,下下之策也!吾反其道以行,善待之,贵养之,勤防之,早除之;害未然而去,病未成而止,以尽天矣。吾尝谓子曰,尔父求天不求治,养性不养病;百年吾朽朽老矣,病发乃尽吾天,未可求治也。
     翁曰,吾非神也,亦有叵测。某年月日,夜行坠而伤股;子引医者至曰,膨也,热也,尔灶浸浸积水甚也,当输液驱之。吾闻而摇首曰,非也非也,遂送医返矣。子问何故,吾曰,乃翁植稻颇得水性,余则抑之,缺则补之,奈何吾灶多水而又注耶?此非南辕北辙,缘木而求鱼者欤?吾思良久,决而抑之;三日无饮,二日无食,四日闻鸡,醒而吾病去矣!
    
    
  
作者:sdjmncw 时间:2011-04-04 20:50:00
  
     归 来 辞
     王大训
     一
     七月既望,迢迢北疆,携妻挈子,入乎旧乡。松风扑面,环山呈祥,稚子随风,慈母倚望。泉流青石,姐妹相将,篱下鸡犬,鸣吠锵锵。烹鸡屠鹅,醴酒桂浆,塘水鲤跃,美鲜在嗓。灯窗忆旧,慈泪双双,膝下寿福,笑喧扬扬。
     二
     夜阑河汉,天孙望望,斗柄横目,星海茫茫。野风浸胸,林涛汤汤,梦鼾迷离,流星入窗。犬吠扰晨,鸡鸣在墙,推扉涌雾,濯泉清凉。执篓西林,采菇采芳,露湿浸衣,菇肥动肠。雾色笼枝,日出辉光,其流如水,其动如唱。炊烟散漫,牛哞动岗,山姑络绎,满车盈筐。
     三
     溪水蜿蜿,山道长长,林风切切,衰草黄黄。寻旧觅踪,心魂伤伤,物是人非,意绪凉凉。曾是二八,其态苍苍,曾是壮壮,其人亡亡。曾是青丝,华发扬扬,曾是硕强,扶杖跄跄。绕篱寻旧,旧处荡荡,朱颜华发,心神怅怅。人影幢幢,惟我茫茫,苍天渺渺,日悬煌煌。亲情若水,茶酒相向;伏惟吾老,身且康康,福且绵绵,寿且长长!
     2004年仲秋于北疆
  
  
楼主王大训 时间:2011-04-06 21:02:00
  
  
  避 孕(作者:王大训) 
  吾友者黄,入伍六载始婚。某日欲返乡省亲,军医诣其所,赠药一盒而三嘱曰:“晚育当在心,日服二粒,不可有辍焉!”黄曰“诺。”   
     其时倡晚育,黄遵嘱如铁,省亲一月而归。后二月,妻信告之有孕矣!黄惊诧,急赴医所而询其故。医曰:“赠药服未?”曰“服之。”又曰:“遵嘱否?”曰:“遵之,吾日服二粒如铁,一日不敢有辍也!”医闻言大笑曰:“谬哉,汝之不慧也,二粒者,当尔妻服之也!”
  
作者:蛰龙惊雷 时间:2011-04-07 20:06:00
  
     秋 江 行
     王大训
     暮秋,天高风清,绿水萦魂,作协相邀,群贤毕至,蜿行数百里而抵鸭绿江。溯江而上,至虎山河口龙泉,醉乎江水山涛, 诗情人情,而不免欣然命笔焉!
     一
     秋风瑟瑟兮木零,昊天渺渺兮澄青。
     心魂蜷蜷兮蛰苦,群英翩翩兮远行。
     峰绵绵兮奔浪,心欣欣兮飞鸿。
     男喧喧兮戏语,女喳喳兮忘形。
     水清清兮鸭绿,风缓缓兮无声。
     江阔阔兮如海,浪涌涌兮若鲸。
     舟荡荡兮击水,目骋骋兮览胜。
     依岸进兮欧鹭,远山迷兮霞红。
     灯璨璨兮星海,行匆匆兮追风。
     月皎皎兮若水,身飘飘兮如梦。
     二
     巡江骋兮旋旋,男女吆兮欢欢。
     风浩浩兮激水,波淼淼兮如天。
     车飞飞兮鼓翼,路迢迢兮修远。
     风奄止兮琉璃,涛乍起兮奔雁。
     鲤美美兮在嗓,浆溅溅兮酡面。
     扁舟翔兮凫凫,洲渚岸兮斑斑。
     残桥巍巍兮遗墟,河汉分分兮人间。
     涟漪清清兮可餐,暮天阔阔兮烟岚。
     狼烟纷纷兮逝水,烽火连连兮何缓?
     天道茫茫兮无语,人事苍苍兮何艰!
     大块载载兮众类,万兆营营兮未安。
     大同遥遥兮何及,日月煌煌兮永年。
     2004年暮秋于鸭绿江
     王大训的博客[wangdaxun.blog.tianya.cn]
                 邮箱:wangdaxun197961@gmail.com
                 wangdaxun@yahoo.com.cn
                 QQ:849219850 电话:0412——5839386
    wangdaxun197961&#306; http://blog.sina.com.cn/u/2012525745
楼主王大训 时间:2011-10-30 16:45:00
  
  淘 气 鬼
  王大训
   牟星者,智敏,厌学,潜心促狭,为乡校顽少之尤也。其时溽热,星空流江,少女五六裸泳;水波翻激,二鬼面鲸出,群女惊吆赴岸,衣裙无觅,乃星所为也。又,与少友野泳归,口渴,星等至瓜田,计诱其舅焉;舅坐瓜屋摇扇,星与二女与其寒暄,余少三四潜入瓜垅柿架,满怀盈拱而去也。未久,校长午睡,星潜其豆花葡架,竹管输其卧榻,吹水半瓶乃去;校长醒觉,胯褥淋漓,疑为梦溺,不胜其羞也。
   其同学曰牛、莉者,早恋,乃星所成;周年,莉窃父卡以报星,亦与群友同乐焉。数人滨海行乐,消费万元归,牛、莉门前抱吻,为母所得。莉父为乡长,雷霆大作,囚女十日;莉欲觅死,而牛援之无得,星献策也。二人携铁桶爆竹,至柳林,手机语莉父曰:“吾等携炸药一包候尔家,放莉则罢!”乡长怒曰:“否则何?”曰“否则爆也!”斥曰“贼死!”曰“听爆也!”乃桶中燃竹,手机以扩之,爆声山摇雷动,莉父坐地,惊汗淋漓,而警笛四鸣也。
   由是,星、牛双除名,离校。星父怒吊其子,皮带横飞之;臀隆如肥馍,青紫相叠,母抚其伤骂夫者久也。星囚家中,渐愈,窃母存折,阳台缒而逃之。与牛、莉四人共乘巴士,弃家矣。欲行天下,不复归,然半途下车而迷,失路山野。野餐宿,闻狼惊,循火道车声,车站至也。有贼窃摩托,三得二车将逃;星追视之,乃红黄绿毛,曾相恶斗殴之顽少也。数人租车而追之,拂晓,入山野,有覆车横路,三毛弃而逃之。呼众穷追,半日乃散,惟星等不舍。至山崖,见三毛拥囊分赃,巨额数万,星等狼跃而扑之。旧恶新过,交斗一刻,而三落崖焉;莉伤股,血浸衫,绿毛危重,破胸,血面。一时相救不迭,化敌为友也。相背相扶,相将相依,农车驰之,白衣救之;星、牛献血,莉、绿转危为安也。
   星家报警,莉父广告,警车星夜驰至,遇记者趋鹜,市长慰问也。当此时也,义勇远播,远近慕风,胸花簇拥,老少环堵,争睹芳容者也。花车至,鼓乐起,列迎毕;星等重入校门,而终复其名矣。
楼主王大训 时间:2011-10-30 19:30:00
   游 侠 传
   王大训
   吾友郝君,幼而嗜画,成而亲山,而立侠行九州,九死一生,独步名山十万里,为其时历险者之最也。
   此时,华夏历险者众,多有死伤,慕者望而却步。郝君则逆风,辞妻女,出乡关,向天歌,有易水之声,徐霞客之志也。单骑自行车,渡渤海,过胶东,至中原;相者长髯,称其灾星高悬,而郝君不坠其志也。戈壁饿狼两匹,随欲袭之,持刀相向者三十余里;惊饿相继,欲为狼食者几焉。忽有飙风,袭如雷霆,昼如子夜,沙如波涌,此为大风口烈之最也。未知几时许,而有歇焉,郝君钻丘而出,俨然出土文物,饿狼亦未知其踪矣。七月星峡,烈阳如炉,水罕如油,唇焦如炙;夕阳坠山,白骨满目,留宿苦水之遗墟,亟盼干尸之一睹。正午,骷髅丛中,得栗色干尸一具,素写之际尸布扇脊,而怵然惊汗矣。风火山,野狗成群,叼其裤,吠其毂,而坠沟矣。许久乃苏,踝肿如馍,匐行而出;单足骑,兵站入,终得愈焉。而餐野宿露,病卧荒谷,强人横刀,包藏迷失者,几欲使其止步也。
   八月唐古拉,飞雪迷天,步步趑趄,得碑跪吻久焉。九月珠穆朗玛,入攀险之营宿;崩岩拂面,如熊罴跃顶,冰塔环堵,石飞如雨。得高六千米,悬纱联于绝顶,望云蒸之四野,名己乎“云峰”。林芝通麦,路绝断壁,林深熊嗥,鹰嘴悬谷,独木一线,足虚通麦浪波矣。八十里盘山,饿鸦数万,云腾而鸣,俯冲其顶,抛石逐鸦,雪飞蔽空,而得脱焉。雪峰夜行,深而裹足,嘴吐霜花,冰粘睫目;三过冰鳌,两欲坠足,终见灯火,黄龙至矣。
   十万里独行,素写八荒,日记九州;归来鲜花,掌声,而郝君称其为长征一步,神州万里之长卷,云峰三载之游记,为其新愿也。未久,斗室悬幅鉴其志也,曰:
   半生蹉跎独行神州始成侠
   三载涉险素写八荒未尽怀
作者:情在远方 时间:2011-11-03 19:27:00
  过 白 论
  王大训
   古文废,“五四”作俑,白话兴,“五四”其成。由是以降八十余载,功耶,过耶?曰:五五分也。五五者何?必曰:过白也!
   苍颉作字,殷商甲骨,秦汉文章;由是以来五千年,华辞美章,骚赋诗词曲者,万万兆也。以此养吾文,兴吾脉,成吾统。中华数千岁,辞章之源,文脉之流,滔滔浩浩者,古文载之,雅言成之也。“五四”则逆风,古文废,白话兴,今古判若水火,隔为绝崖。废雅而向俗,废书而兴口;虽有便捷,益于普及之功,然亦截吾源,狭吾流,塞吾统,识者称其断吾脉者也。
   由是以来,吾民渐离古语,渐绝古声,渐失古境。而古者,思深,用约,旨大,义丰。先人思必奥,用必炼,成必雅;而童蒙入学,则诵古、识典、背书,句读、对仗、构词,可谓严苛之至也。古人生而亲古韵,幼而训古声,长而为古文,终不离古之雅深,以积其习,亦成其能。骆宾七龄而曲颈,王勃未成而蜚声,今者学子文士,博士教授者流多如牛毛,皓首不及者何也?非今无才,今无古境,亦无古人之语功使然也。何以失语功、弱吾能?必曰:“五四”废古之过,过白之过也。
   废古语,必失吾宗,必断吾脉,必弱吾功。语者,心之表,思之成也,而文与言,语之用也。失古心,违古意,亡古功,兴快餐之风,必为浅陋之语,滥俗之文。长此,则吾语浅矣,弱矣,劣矣;而以弱劣之语,载吾国之文,求吾族之振兴,难乎其难矣。文言吾之源,亦吾脉之血也,白话其流其变,亦其末也。文言之节,可矣,俱废,过矣;白话之用可矣,清一色,过矣。过犹不及,过而伤吾本,害吾体,譬注水吾血吾脉者矣。文言,酒之茅台者,白话,水之自来者也。以自来之水,注吾文之血脉,欲其强之,不亦惑乎?其浅俗而滥劣,不亦必乎?
   兴白以来,吾民弱语之势成矣,吾母之语伤筋而动骨,伤髓而及心脉者,史之未尝有矣。五四以降,早者强之,晚者弱之,早者优之,晚者劣之。如鲁迅、茅盾、巴金者,为雄强之文,因其未受其弊,有国学之功也;晚辈日劣,滥语弱文成海,因其深受其害,无回天之力也。滥而滥至于今,则舛误满纸,白字成群,而至网络,则“神马”“乌云”满天;以“给力”为至宝,“参参”为奇珍,终有故宫之“撼”,秋雨“致仕”。数千年之辞章孔孟,浩如烟海,而今人视而如天书,闻而如鸟语。长此,祖之统,文之脉,母之语,不亦危乎!
   吾语之危,如熊猫丹鹤,丹鹤他者所摧,吾语则自残之也。而究其根蒂,必曰:“五四”作俑,废古兴白之过也!
作者:情在远方 时间:2012-02-27 15:21:00
  过 白 论
  王大训
  古文废,“五四”作俑,白话兴,“五四”其成。由是以降八十余载,功耶,过耶?曰:五五分也。五五者何?必曰:过白也!
  苍颉作字,殷商甲骨,秦汉文章;由是以来五千年,华辞美章,骚赋诗词曲者,万万兆也。以此养吾文,兴吾脉,成吾统。中华数千岁,辞章之源,文脉之流,滔滔浩浩者,古文载之,雅言成之也。“五四”则逆风,古文废,白话兴,今古判若水火,隔为绝崖。废雅而向俗,废书而兴口;虽有便捷,益于普及之功,然亦截吾源,狭吾流,塞吾统,识者称其断吾脉者也。
  由是以来,吾民渐离古语,渐绝古声,渐失古境。而古者,思深,用约,旨大,义丰。先人思必奥,用必炼,成必雅;而童蒙入学,则诵古、识典、背书,句读、对仗、构词,可谓严苛之至也。古人生而亲古韵,幼而训古声,长而为古文,终不离古之雅深,以积其习,亦成其能。骆宾七龄而曲颈,王勃未成而蜚声,今者学子文士,博士教授者流多如牛毛,皓首不及者何也?非今无才,今无古境,亦无古人之语功使然也。何以失语功、弱吾能?必曰:“五四”废古之过,过白之过也。
  废古语,必失吾宗,必断吾脉,必弱吾功。语者,心之表,思之成也,而文与言,语之用也。失古心,违古意,亡古功,兴快餐之风,必为浅陋之语,滥俗之文。长此,则吾语浅矣,弱矣,劣矣;而以弱劣之语,载吾国之文,求吾族之振兴,难乎其难矣。文言吾之源,亦吾脉之血也,白话其流其变,亦其末也。文言之节,可矣,俱废,过矣;白话之用可矣,清一色,过矣。过犹不及,过而伤吾本,害吾体,譬注水吾血吾脉者矣。文言,酒之茅台者,白话,水之自来者也。以自来之水,注吾文之血脉,欲其强之,不亦惑乎?其浅俗而滥劣,不亦必乎?
  兴白以来,吾民弱语之势成矣,吾母之语伤筋而动骨,伤髓而及心脉者,史之未尝有矣。五四以降,早者强之,晚者弱之,早者优之,晚者劣之。如鲁迅、茅盾、巴金者,为雄强之文,因其未受其弊,有国学之功也;晚辈日劣,滥语弱文成海,因其深受其害,无回天之力也。滥而滥至于今,则舛误满纸,白字成群,而至网络,则“神马”“乌云”满天;以“给力”为至宝,“参参”为奇珍,终有故宫之“撼”,秋雨“致仕”。数千年之辞章孔孟,浩如烟海,而今人视而如天书,闻而如鸟语。长此,祖之统,文之脉,母之语,不亦危乎!
  吾语之危,如熊猫丹鹤,丹鹤他者所摧,吾语则自残之也。而究其根蒂,必曰:“五四”作俑,废古兴白之过也!
作者:情在远方 时间:2012-02-27 15:22:00
  过 白 论
  王大训
  古文废,“五四”作俑,白话兴,“五四”其成。由是以降八十余载,功耶,过耶?曰:五五分也。五五者何?必曰:过白也!
  苍颉作字,殷商甲骨,秦汉文章;由是以来五千年,华辞美章,骚赋诗词曲者,万万兆也。以此养吾文,兴吾脉,成吾统。中华数千岁,辞章之源,文脉之流,滔滔浩浩者,古文载之,雅言成之也。“五四”则逆风,古文废,白话兴,今古判若水火,隔为绝崖。废雅而向俗,废书而兴口;虽有便捷,益于普及之功,然亦截吾源,狭吾流,塞吾统,识者称其断吾脉者也。
  由是以来,吾民渐离古语,渐绝古声,渐失古境。而古者,思深,用约,旨大,义丰。先人思必奥,用必炼,成必雅;而童蒙入学,则诵古、识典、背书,句读、对仗、构词,可谓严苛之至也。古人生而亲古韵,幼而训古声,长而为古文,终不离古之雅深,以积其习,亦成其能。骆宾七龄而曲颈,王勃未成而蜚声,今者学子文士,博士教授者流多如牛毛,皓首不及者何也?非今无才,今无古境,亦无古人之语功使然也。何以失语功、弱吾能?必曰:“五四”废古之过,过白之过也。
  废古语,必失吾宗,必断吾脉,必弱吾功。语者,心之表,思之成也,而文与言,语之用也。失古心,违古意,亡古功,兴快餐之风,必为浅陋之语,滥俗之文。长此,则吾语浅矣,弱矣,劣矣;而以弱劣之语,载吾国之文,求吾族之振兴,难乎其难矣。文言吾之源,亦吾脉之血也,白话其流其变,亦其末也。文言之节,可矣,俱废,过矣;白话之用可矣,清一色,过矣。过犹不及,过而伤吾本,害吾体,譬注水吾血吾脉者矣。文言,酒之茅台者,白话,水之自来者也。以自来之水,注吾文之血脉,欲其强之,不亦惑乎?其浅俗而滥劣,不亦必乎?
  兴白以来,吾民弱语之势成矣,吾母之语伤筋而动骨,伤髓而及心脉者,史之未尝有矣。五四以降,早者强之,晚者弱之,早者优之,晚者劣之。如鲁迅、茅盾、巴金者,为雄强之文,因其未受其弊,有国学之功也;晚辈日劣,滥语弱文成海,因其深受其害,无回天之力也。滥而滥至于今,则舛误满纸,白字成群,而至网络,则“神马”“乌云”满天;以“给力”为至宝,“参参”为奇珍,终有故宫之“撼”,秋雨“致仕”。数千年之辞章孔孟,浩如烟海,而今人视而如天书,闻而如鸟语。长此,祖之统,文之脉,母之语,不亦危乎!
  吾语之危,如熊猫丹鹤,丹鹤他者所摧,吾语则自残之也。而究其根蒂,必曰:“五四”作俑,废古兴白之过也!
楼主王大训 时间:2012-03-05 20:18:00
  养 生 论
  王大训
  一者,道也,二者,阴阳也。阴阳合,吾形赋,吾命得,吾生始也。生者易,养者难,而善养吾生者,则难又难也。
  养生者何?依天顺性而已矣!必曰养之,实则护之,必曰护之,实则顺之。护之顺之,以遂吾性,以成吾天。夭者二三岁,非性之过,护之过,顺之过,未成其天之过也。彭祖八百岁,非性非天之功,护之功,顺之功,成其天之功也。
  《内经》载籍,轩辕问之曰:“上古之人,春秋皆度百岁,而动作不衰。今时之人,年半百而动作皆衰者,时世异也?”歧伯对曰:“上古之人,其知道者,法于阴阳,和于术数。饮食有节,起居有常,不亡劳作,故能形与神具,而尽终其天年,度百岁乃去。”郭橐驼善植名长安,询之则对曰:“驼橐非能使木寿且孳也,能顺木之天,以致其性焉尔。”
  吾命既得,吾生既始,吾天则行矣。行则用之,用则耗之矣。非行之,则无生,非用之,则无命。譬若灯烛,非用之则无明,而有明则有耗矣。譬若车船,非行之则无载,有载则有耗焉。非用之难,善用难也,非行之难也,善行难也。善行者,护也,顺也。善用灯烛,则明久,善用车船,则行久,而善用吾天者,则命久也!
  养生者,善用吾天而已矣。而善用者,节欲,善行吾欲而已矣。欲者,用之能,行之力也。无欲,则无能,亦无吾命吾生之行也。然欲者,易用易行,亦易过也。过欲为刀,为毒,伐吾生,害吾命者也。养生者,善用吾欲,节用吾欲,以成吾天,以延吾年也。智者曰,人生百岁,不及者,自损也。吾天有异,而吾用大异也;吾寿有天壤,非吾天之天壤,吾用之天壤也。
  今者浮嚣,欲水横流,节欲难矣,善用吾欲者则难又难矣。今之人,穷乐而极欲,舍常而遂妄,时伐其命,日损其生,而欲延年成其天者,乃缘木而求鱼,南辕而北辙者矣!
楼主王大训 时间:2016-05-08 14:25:00
  钟 山 赋
  王大训
  荆楚遗响,千载名焉,六朝形胜,斯山兴焉。地杰人灵,八方拱焉,乾坤无疆,盛世泽焉。福焉,祥焉,斯赋成焉!
  乾坤玄黄,九州灵祥,腾龙吴越(1),卧水一方。江涛兮濯足,玄波(2)兮呈浆,麒麟(3)兮守门,威虎(4)兮相将;燕雀(5)兮献声,琵琶(6)兮奏响,万方兮来仪,辐辏兮云翔。
  当其初矣,勾践阖闾(7);仲谋(8)持剑,魏王(9)逐鹿;晋称建邺,宋设陪都。明祖(10)挥戈,铁骑踏燕飞龙旅;天国惊梦(11),枪矛云霓向天梯。御倭残凶,半城兵民血成河;渡江号角,樯橹百万如卷席。
  龙蟠地杰,虎踞人灵;紫金(12)望月,扪斗弯弓。玄武(13)飞舟,手接青冥;灵谷(14)参禅,听涛松风。紫霞(15)戏水,遗城(16)留踪;富贵(17)采宝,覆舟(18)撷星。吴王兮遗冢(19),明孝兮寝宫(20);石兽兮夹路,文武兮守城。无梁(21)兮勒石,英名兮汗青;中山(22)兮魂魄,天阶兮摩空,遗训兮在耳,万祀兮长耿。
  新航既启,洪钟斯鸣,盛世修文,八方参拱。烟树坎坎兮既伐(23),鸡犬声声兮遁形(24);浓荫森森兮环列,巨木耸耸兮参穹;陂水湛湛兮星罗,新茵漫漫兮常青(25),异观纷纷兮日呈,吾民万万兮享生。
  巍巍兮斯脉,绵绵兮恒铭!
楼主王大训 时间:2016-11-25 13:38:00
  乐 秋 谣
  王大训
  天高九月九,霜染五色秋。
  友朋向摩云,丰岁一望收。
  堆金梨夹道,风甜蜜在喉。
  先向高远行,匍匐橡树沟。
  野果累如星,薄荷密如韭。
  登上鲫峰岭,远望天尽头。
  坡行古橡多,络绎若妪叟。
  撷星向藤葛,飞鼠跃枝头。
  蚁穴堆如冢,蜂巢悬如斗。
  紫色蒸霞蔚,警眼锐如钩。
  葡萄绿山枣,筐筐尖悠悠。
  忽有巨刺横,见血入我手。
  足下青蛇动,惊逃行嗖嗖。
  翻逾三座峰,横越两道沟。
  胸中满秋韵,肩上紫云浮。
  互歌虫声歇,下山急水流。
  夹道赤如火,山红无时休。
  落霞美如锦,炊烟归鸟啾。
  肥鹅横乡路,溪水跃黄狗。
  小女飞我迎,慈亲跷望久。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