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将

楼主:扫扫院子下下棋 时间:2011-03-27 02:34:12 点击:180 回复:5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一直以为自己是个麻将高手,沾沾自喜的原因是毕竟麻将也是国粹之一嘛。
  很小的时候,大概在71年左右吧,那时候麻将是一种赌具,是被禁止的,记得在公安工作的老爸,收缴成百上千的麻将,用麻袋装起来,扔进运河里。可那时候,我家里有一副麻将,极漂亮,是那种骨头竹子做成的,盒子是用老酸枝做成,黑里透红,时常看见老爸跟一帮朋友打麻将,那时候,老爸他们是断断不赌钱的,开着门,洋洋洒洒的打着,极其潇洒,记得有个吴叔,打得特别好,常常把别人打得没“种子”,那时候,他们称之为“脱裤子”,也就如此,但是,那种胡牌后的喜悦,深深的留在了脑海。
  上初中的时候,我就常带一帮同学回来学打麻将,苏北的麻将很复杂,每胡一手牌,都有名称,比如清一色,混一色,副副尖,副副秃,副副幺,七对,七星大乱,招招胡,等等,还要算小胡子,比如,老少副,三副五,三副同,一九头,缺五,缺一门,等等。
  工作以后,开始打麻将赌钱,胜负是平常事,最大的赢家是饭店,总是谁赢谁请客,感觉输赢不是很大,所谓“麻将如拉锯,那块来,那块去”。
  记得那时候打麻将,公安是要严查的,抓到要抬桌子游街,很难看,我们常常是出其不意,一大早起来打麻将,而且会开大声的音乐,遭罪。
  九三年到海南,我的个乖乖,看见到处都在公开的打麻将,椰子树下,比比皆是,也见一些穿制服的在玩,钱就放在桌上,感觉真是“开放”啊。
  我在海南很少打,要打也是朋友,或者老乡,不以赌钱为主,只是娱乐,可是,麻将这个东西,不赌钱,便毫无意思。输赢也是请客吃饭,常常是赢了三百,要花五百请客。
  昨晚跟几个老乡喝酒,喝完就闹着要去打麻将,打那种最简单的麻将,谁点炮谁付钱,每炮一百,自摸三家付钱,每家二百,点杠如点炮,暗杠算自摸,七对,清一色,碰碰胡算大牌,加倍。有一手牌,我三个二饼,三个一饼,一对四条,一对东风,一对四万,转手又摸一个二饼,我可以暗杠,可以先赢每家二百,可我没有,真有勇气啊,我竟然再叫一饼,仅过一轮,下家华总打出一饼,我胡成超豪华七对,华总这一牌输了八百。
  打完麻将,天都快亮了,请他们去吃早餐,郑处说我打牌的思路很清晰,我谦虚的说:没有啦,只是看得懂而已。他们骂我装逼,我只好笑笑。
  一直有个不能实现的梦想,就是想跟蒋介石,鲁迅,陈丹青这三个人坐下来打一次麻将,我想,那一定非常有意思,估计老蒋每次点炮都会骂一句“娘希匹”吧,哈哈。
  
  
  2011.3.26
  于海口海甸岛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扫扫院子下下棋 时间:2011-03-27 02:35:00
  国际惯例,沙发自己坐。
作者:韭菜飘香 时间:2011-05-22 09:20:00
  打麻将赌钱,胜负是平常事,最大的赢家是饭店
  ------------
  最大的赢家是饭店,最后的赢家是肚子。
作者:韭菜飘香 时间:2011-05-22 09:23:00
  聪明的人做什么事都拨尖,打麻将也不例外!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