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鸡 (远离标题党,有益身心健康 保留心底的纯真)

楼主:小云朵朵1111 时间:2017-02-24 17:39:55 点击:96 回复:7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小时候我们家养过很多小动物,比如鸡、猪、鸽子、鹅、鸟······养的最多最久的当属鸡。
  春天是小鸡仔的季节,毛茸茸的小鸡仔,叽叽叽的乱叫,用屯粮的竹编圈在客厅,把小青菜叶子剁的碎碎的分给他们吃,再撒点小米,设置很巧妙的专用水壶装满水,就喜欢静静的看它们在阳光下用嫩黄嫩黄的小嫩嘴啄啊啄,唧唧的叫啊叫,再时不时扑棱个小翅膀,猛然来个人还吓得它们三五成群的聚在一起俨然一副不怕妖魔鬼怪的模样积聚力量共抗外敌。后来天慢慢热起来,小鸡仔慢慢长大,一点一点脱去小时候的稚嫩与可爱,成长为一只顶天立地的大鸡。往往这个时候他们的悲剧也一点一点悄然来临。
  爸爸说鸡是没有夜眼的,所以每次捉鸡都是凌晨天没亮的时候。那时候反正我跟老姐都还没醒,老爸老妈就早早的起床拿着手电筒跟稻草搓成的细绳子蹑手蹑脚的偷袭鸡窝大本营。一阵惨烈而嘹亮的鸡叫声之后老爸开始叫我们起床,因为昨儿一早说好的,我跟老姐即便睡意再浓也会边应边迷迷糊糊的起床,然后稍微收拾一下又踏上迷迷糊糊的赶路旅程。
  熟悉的路径,每次都是从田里走,一路迷迷糊糊昏昏呼呼的以小队形式前进,老爸带头,我在中间,老姐断后,现在想想我爸倒是心宽的很,每次都在前面自顾自的说话,有时还腿长走得快,甩我们几米远,也丝毫不担心我们在后面走丢了。看着东方由黑漆漆的一片慢慢的露出一点鱼肚皮,再慢慢的有第一缕阳光洒在我欲睁还休的小眼睛上,美好的一天就这样正式的开始了。半夜露水打湿了田间的菜叶子小麦苗们,在田埂上一路穿行露水也打湿了裤脚,偶尔掺杂着一星泥土。哦,对了,有次我还为了蹲下看一种不知名但开的很娇艳的小花,被老爸催着赶路把秤砣给落下了,后来只好又半路折回去找,幸亏太早还没有被人顺手捡走。嗯,看来我的破记性在我那么小的时候就已经出现点苗头了。
  目的地是邻镇,一个叫溱潼的小镇,比我们镇子要发达一些,菜市场很大,会有很多很多的人早起去买菜。每次到达溱潼时,整个小镇还在熟睡,首要任务是赶在没多少商贩时抢占一个绝佳位置:大桥边。临着菜市场,也是菜市场必经之路,想买鸡的人往往半路看到我们的大公鸡便会心动,十有八九会买下,这样就不用跟菜市场里面的鸡贩子竞争,甩他们八条十条街,想想我爸也是实力机智boy一枚。把鸡按着席位一一展示好后就坐等光顾,太早没什么人的原因,我跟老姐就会先在方圆五米之内玩一会。趴在桥上往下看,那时候的水还是很清澈的,近处能看到小鱼在嘻戏觅食的小身影,有一些早起的船儿一下一下的摇着船桨,揉碎一池刚睡醒的夏初的水儿,涟漪圈圈,激起一阵一阵轻微的哗哗水声;还有一些昨晚睡在小船里这会刚在刷牙洗脸的人儿,偶尔两三声清嗓子的咳咳声点开了一整天的生机勃勃;左手边不远处有烟雾袅绕的早餐铺子,热腾腾的包子刚刚出炉,偶有几个早起的人儿赶着这趟热气坐在店家放置的露天小桌子小长凳上边聊天或环顾四周边满脸幸福的大口吃着包子大口喝着豆浆,每每这时我都会好生羡慕的咽两口口水继续将目光转到湖面上,毕竟这些湖面上行走的小精灵更能得我芳心。
  没过多久,安安静静的小镇子变得热闹起来,各种小商贩的吆喝声,讨价还价声,还有那些可怜的鸡呀鹅啊鸭啊的惨叫声。光顾我们的主儿也不少,喜欢这儿看看那儿瞧瞧的,自家养的么,放养还是圈养啊各种关怀,我在想我们家鸡这会应该是最悲惨也是最幸福的时候吧,啥时候有人这么念叨着这些小家伙们,还关怀备至驱寒问暖的!
  老爸立马化身王婆一个劲的夸自家大公鸡怎么怎么好啊,一把屎一把尿的怎么含辛茹苦的把它们拉扯大啊,我跟老姐就看看热闹,偶尔在需要的时候附和两句,诸如“漂亮阿姨,买吧买吧,我们家鸡肥着呢,肯定划算,买一只吧”之类的。老爸负责称重,老姐负责算账,我嘛只管收钱,分工明确,生意还是很好的,不一会功夫卖出了好几只。记得有次有个阿姨买了一只鸡,要去买其他的菜,就先把鸡放这儿了,在这期间这家伙拉了一泡粑粑,然后我爸一称,少了二两,还好等她回来没要求复秤,我跟老姐笑半天,乖乖,这泡屎这么值钱啊!笑的肚子都疼,直不起腰。小时候就是爱这样,笑点低,总是为一些芝麻绿豆大的事笑个半天,感叹这个世界怎会如此神奇有趣。现在渐渐长大了,接触的东西越来越多,却发现越来越不会笑了,很少有事情会让我,让我们,找到小时候那样捧腹大笑的奇妙感觉(啊哦,小感慨一下)。
  每每快卖完的时候老爸看我们心猿意马的模样,就会先让我跟老姐去吃点东西。幸福时刻终于来临了,我俩像刚出笼的小鸟一下子找到自由一样,撒腿就跑。小脚丫子一路不停的跑到北边小桥下的那家馄饨店里,气喘吁吁的来一声“老板,来两碗馄饨!”。涨红着小脸蛋,气息还没恢复,就抄起一只勺子安安静静的坐在那边,小眼神滴溜溜的跟着老板娘的手,一个一个又一个··下锅··搅拌··直咽口水,感觉这辈子都没有那么心急过,实在不耐烦就很不耐烦的看看门外来来往往的行人,关键看到很多吃包子吃烧饼吃各式美食的,我这口水硬是深深的咽了一大口,小眼神只好继续转回来专注着老板娘的手。一碗热腾腾的小馄饨端上来,迫不及待的舀起一勺子,狼吞虎咽,完全不顾烫着舌头跟喉咙,随着一股热流从嗓子眼跑到肚子里,一种深深的满足感也从脚底心慢慢的慢慢的跑到头顶,再化作一股烟儿消失在小小馄饨店。接着才是怜香惜玉般舍不得吃,一小口一小口的品尝着这旷世美食。至今都有爱吃小馄饨的习惯,尤其是街边三四块钱一碗的那种,清汤寡水,飘着层层葱花,再加点醋跟小辣椒。
  我们吃的差不多时老爸才会来会师,等老爸也吃点,我们再趴在凳子上满眼冒心口水直咽的蹭几口之后,心满意足的去街上逛逛,看看新奇的事物,再给独自留守在家的老妈买点吃的玩的,再逛逛悠悠走上来时的路,晃悠个把小时累死累活的到家,至此一段卖鸡小故事就算画上完美小句号了。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更多
举报 | | 楼主 | 点赞
作者:sakura0824 时间:2017-03-11 15:21:00
  谢谢楼主分享
  
作者:u_103795059 时间:2017-03-12 21:57:00
  闲来无事
  
作者:李类迹 时间:2017-03-18 13:55:00
  给你32个赞,厉害哟
  
作者:乡著班腿 时间:2017-04-21 16:33:00
  不错啊,顶一下 河津市
  
作者:个大狗 时间:2017-04-21 19:21:00
  不错啊,顶一下 稷山县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