质监局:超越职权法定依据认定如痴情,徇私枉法不敢行政行政处罚如棉花!

楼主:称重包装生产线 时间:2018-02-12 11:03:58 点击:112 回复:17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2016年1月起,我们向常州市质监局(以下简称:该局)作为我公司属地法定行政监督机关自我举报故意“无证制造销售”成套《称重包装生产线》,该局拖延到2016年12月29日到我们公司调查取证,2017年1月3日以“涉嫌违法”予以立案,该局被迫在2018年1月8日出具(常)质监不罚字[2018]1号《不予行政处罚通知书》,其中该局首先依据一份推荐性(非强制性)(企业可以自由采用)国家标准GB/T14250-2008《衡器术语》中《重力式自动装料衡器》的定义,将我公司制造销售的成套《称重包装生产线》(鹿)是属于国家质检总局2005年第145号公告《中华人民共和国依法管理的计量器具目录(型式批准部分)》中第12项:重力式自动装料衡器(标准物质),“指鹿为马”将我公司制造的“称重包装生产线”是属于属于《重力式自动装料衡器》范畴的《称重包装生产线》的行为,按照2015年版计量法属于违法行为。但是,按照2017年12月27日新计量法决定:对唯竺公司2017年12月28日之前未取得《制造计量器具许可证》制造计量器具的违法行为不予行政处罚。
  我们作为退役创业的机械制造加工微企,应该时刻守法。该局既然对我们之前的所有制造销售指鹿为马敢于认为“属于违法行为”,又决定“不予行政处罚”的这种自相矛盾行政乱作为事件。
  作为该局的主管党委政府,现请常州市委政府机关通过调查真相,责成该局依法行政给出合法解释如下:
  一、常州市质监局在行政行为中先依据国家标准将我们的成套“称重包装生产线”行政认定成国家目录中的“重力式自动装料衡器”,然后对照法规认定我们属于违法行为的法定依据及授权条文?
  二、常州市质监局在同一行政行为中依据旧法认为我们违法、新法决定不予处罚的法定授权依据?

  常州市质监局不敢公开回复,更不敢解释。这样的行政机关是典型的官僚主义、形式主义流氓行政!!!

打赏

1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12次 发图:4张 | 更多
楼主称重包装生产线 时间:2018-02-12 11:07:51
  常州市质监局应当公开回复该依据国家标准的相关法定依据,如果真正拿不出也要敢于公开。
楼主称重包装生产线 时间:2018-02-13 12:18:18
  我们以亲身经历向省委、组织部投诉反映该同志在2015年12月作为分管计量工作的副局长,与下属滥用职权、超越职权、超越时效、违反程序、狂妄自大、徇私枉法、口出狂言的违法依据“技术规范”就将我们的成套“称重包装生产线”认定成国家目录中的“重力式自动装料衡器”标准物质计量器具,“指鹿为马”痴情的给法院出具公文说我们应当向省质监局申请取得《制造计量器具许可证》。我们自2016年1月起,向省质监局自我举报就不申请许可证继续制造类似的“称重包装生产线”,作为省局分管计量监督、行政许可的副局长,至今2年了,不敢履行法定“封存、没收、罚款”等职责。同时,2017年2月,我们被迫向省质监局递交“称重包装生产线”的计量器具许可证申请,省质监局又要求我们补正“计量器具型式批准证书”后才符合申请材料要求,2017年12月8日,省局又出具"材料不符合、审查不通过的无厘头“行政许可终止办理通知书”。2018年1月8日,作为属地法定监督行政机关,常州市质监局出具了(常)质监不罚字【2018】1号《不予行政处罚决定书》。
  孙春雷,这样的官僚主义、形式主义、两面人官员,是乱作为违法行政的特色典型代表。老百姓对这样的官员表示抗议,我作为党员,对党内放纵、提拔这样的党员干部,我迫不得已“退党”抗议。期望江苏省省委、组织部能够明察秋毫。我们愿意接受任何形式的调查取证,不怕黑白颠倒的违法行为。
  ​用老百姓贴切的将江苏省质监局与常州市质监局行为是:滥权“指鹿为马”认定如痴情、狡辩“不予处罚”履职如乌龟=质监流氓行政。
楼主称重包装生产线 时间:2018-02-13 12:26:00
  2018年2月12日网络公开的江苏省省管领导干部任职前公示第19位、孙春雷,现任省质量技术监督局副局长、党组副书记。男,1964年3月生,汉族,江苏东海人,研究生学历,博士学位,1992年5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85年7月参加工作。拟任省级机关正厅职干部。公示时间为:2018年2月13日至2月24日。
  我们以亲身经历向省委、组织部投诉反映该同志在2015年12月作为分管计量工作的副局长,与下属滥用职权、超越职权、超越时效、违反程序、狂妄自大、徇私枉法、口出狂言的违法依据“技术规范”就将我们的成套“称重包装生产线”认定成国家目录中的“重力式自动装料衡器”标准物质计量器具,“指鹿为马”痴情的给法院出具公文说我们应当向省质监局申请取得《制造计量器具许可证》。我们自2016年1月起,向省质监局自我举报就不申请许可证继续制造类似的“称重包装生产线”,作为省局分管计量监督、行政许可的副局长,至今2年了,不敢履行法定“封存、没收、罚款”等职责。同时,2017年2月,我们被迫向省质监局递交“称重包装生产线”的计量器具许可证申请,省质监局又要求我们补正“计量器具型式批准证书”后才符合申请材料要求,2017年12月8日,省局又出具"材料不符合、审查不通过的无厘头“行政许可终止办理通知书”。2018年1月8日,作为属地法定监督行政机关,常州市质监局出具了(常)质监不罚字【2018】1号《不予行政处罚决定书》。2017年10月,我给他办公室02585012038咨询为何不依法行政,他既然口出狂言说“你是疯狗”。
  孙春雷,这样的官僚主义、形式主义、两面人官员,如此不文明、无道德的官员,是乱作为违法行政的特色典型代表,能够胜任正厅?我作为党员,对党内放纵、提拔这样的党员干部,我迫不得已“退党”抗议。期望江苏省省委、组织部能够明察秋毫。我们愿意接受任何形式的调查取证,不怕黑白颠倒的违法行为。
  ​用老百姓贴切的将江苏省质监局与常州市质监局行为是:滥权“指鹿为马”认定如痴情、狡辩“不予处罚”履职如乌龟=质监流氓行政。详情请网络搜索:质监流氓
楼主称重包装生产线 时间:2018-02-13 16:27:33

  
  
作者:attachme一路风 时间:2018-03-05 17:12:54
  感恩感恩
楼主称重包装生产线 时间:2018-04-13 12:49:36
  2015年12月7日,常州市质监局计量监督管理处副处长丁红芳在给钟楼区法院对唯竺公司作为原告的一起普通买卖合同,诉请被告支付拖欠货款5万的案件审理中,法院仅凭官员个人的行为,作为判决依据,然后,省市质监局官官相护,超越了法定职权、法定时效、徇私枉法出具笔录:没有任何法规条文依据就个人签字认定唯竺公司2013年3月卖给河津市炬华铝业价值15.5万元的一套《称重包装生产线》需要申请办理《制造计量器具许可证》,并且被钟楼区法院(2016)钟商民初字515号作为唯一判决依据:双方签订合同无效,唯竺公司退货退全款10.85万元。并赔偿炬华公司擅自改装前端设备的损失3万元的“枉法”判决。
  为此,企业两年多来一直坚持自我举报违法生产,但常州市质监局至今没有履行法定监督职责,对此进行封存、没收、罚款等。在2018年1月8日江苏省质监局出具(常)质监不罚字[2018]1号《不予行政处罚通知书》中根据推荐性国家标准GB/T14250-2008《衡器术语》,同时该局又决定:对唯竺公司2017年12月28日之前未取得《制造计量器具许可证》制造计量器具的行为不予行政处罚。在事件发生2年多至今,原国家质监总局、江苏省质监局、常州市质监局敢于行政认定该企业一直以来的“无证行为”继续经营属于违法,却无视政府赋予权责履行法定监督职责,最终以“认定违法,决定不罚”想草草收场。试问:
  国家、省质监局对企业的这种涉及民事权益案而出函盖章认定行为难道不是行政行为属于“玩”吗?
  国家哪条法规授权可以仅仅以“行业技术规范”、“推荐性国家标准”就可以作为涉法权益的行政许可认定依据?
  江苏省质监局为什么会对同一涉案物做出两种截然不同的行证答复,认定依据自相矛盾,行政机关某官员可以目无法纪、法无授权任可为?
  行政机关与个人的答复,依法办案的法院难道不审查其合法性就可作为判决企业自主经营权益的法律依据吗?

  政治生态是一个地方政治生活现状的反映,是党风、政风、社会风气的综合体现。《中新网》曾报道《江苏常州质监原局长落马始末:潜逃动作大露马脚》,轰动了全国。今天的江苏常州质监局继续踩“红线”、闯“雷区”,对这种不作为乱作为的行为一定要“零容忍”!国务院多年来一直强调“自主经营、鼓励创新、简政放权、”“坚决防止不合理收费死灰复燃!”李克强说,“政府性收费必须卡住,限权审批;经营服务性收费要从制度上想办法,健全体制机制。”




  

  依法行政是行政执法的基本原则,未经法律许可,任何行政机关不得作出影响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合法权益或者增加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义务的行为和决定。此案显然是法院枉法裁判,故意制造违法证据,质监局不依法行政所造成的,这是对其拥有的行政权的滥用,是不符合依法行政原则的。

   书记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上指出“建设法治政府,推进依法行政,严格规范公正文明执法”作出重要部署,吹响了建设法治政府的冲锋号,开启建设法治政府的新征程。难道你们胆敢视中央和总书记的要求为儿戏吗?难道政府的公权就可以让你们肆意挥霍吗?
楼主称重包装生产线 时间:2018-04-30 10:10:46
  2015年12月7日,常州市质监局计量监督管理处副处长丁红芳在给钟楼区法院对唯竺公司作为原告的一起普通买卖合同,诉请被告支付拖欠货款5万的案件审理中,法院仅凭官员个人的行为,作为判决依据,然后,省市质监局官官相护,超越了法定职权、法定时效、徇私枉法出具笔录:没有任何法规条文依据就个人签字认定唯竺公司2013年3月卖给河津市炬华铝业价值15.5万元的一套《称重包装生产线》需要申请办理《制造计量器具许可证》,并且被钟楼区法院(2016)钟商民初字515号作为唯一判决依据:双方签订合同无效,唯竺公司退货退全款10.85万元。并赔偿炬华公司擅自改装前端设备的损失3万元的“枉法”判决。

  为此,企业两年多来一直坚持自我举报违法生产,但常州市质监局至今没有履行法定监督职责,对此进行封存、没收、罚款等。在2018年1月8日江苏省质监局出具(常)质监不罚字[2018]1号《不予行政处罚通知书》中根据推荐性国家标准GB/T14250-2008《衡器术语》,同时该局又决定:对唯竺公司2017年12月28日之前未取得《制造计量器具许可证》制造计量器具的行为不予行政处罚。在事件发生2年多至今,原国家质监总局、江苏省质监局、常州市质监局敢于行政认定该企业一直以来的“无证行为”继续经营属于违法,却无视政府赋予权责履行法定监督职责,最终以“认定违法,决定不罚”想草草收场。试问:
  国家、省质监局对企业的这种涉及民事权益案而出函盖章认定行为难道不是行政行为属于“玩”吗?
  国家哪条法规授权可以仅仅以“行业技术规范”、“推荐性国家标准”就可以作为涉法权益的行政许可认定依据?
  江苏省质监局为什么会对同一涉案物做出两种截然不同的行证答复,认定依据自相矛盾,行政机关某官员可以目无法纪、法无授权任可为?
  行政机关与个人的答复,依法办案的法院难道不审查其合法性就可作为判决企业自主经营权益的法律依据吗?

  透过一个人的境遇,往往能触摸到一个时代、一个国家制度环境的优劣与变迁。政治生态是一个地方政治生活现状的反映,是党风、政风、社会风气的综合体现。《中新网》曾报道《江苏常州质监原局长落马始末:潜逃动作大露马脚》,轰动了全国。今天的江苏常州质监局继续踩“红线”、闯“雷区”,对这种不作为乱作为的行为一定要“零容忍”!
楼主称重包装生产线 时间:2018-05-05 11:03:17
  原国家质检局、江苏省质监局与常州市质监局:滥用职权超越法规与时效认定时如痴情街女,违法认定后不敢公开解释如缩头乌龟。抗议省市党委政府两年多来的“为官不为”官僚形式主义,依法诉求党中央应问责为官不作为。详情网络搜索:质监流氓
楼主称重包装生产线 时间:2018-05-05 12:31:14
  今天收到江苏省质监局的行政复议决定书,对申请人要求审查常州市质监局适用依据国家标准GB/T,将申请人的“称重包装生产线”认定成“重力式自动装料衡器”范畴的法规依据,只字不提。整个决定书中对是否符合“依法行政”不敢进行审查答复,可见。下面就是行政诉讼了。
  原国家质检局、江苏省质监局与常州市质监局:滥用职权超越法规与时效认定时如痴情街女,违法认定后不敢公开解释如缩头乌龟。抗议省市党委政府两年多来的“为官不为”官僚形式主义,依法诉求党中央应问责为官不作为。详情网络搜索:质监流氓
楼主称重包装生产线 时间:2018-05-19 09:01:37
  原国家质检局、江苏省质监局与常州市质监局:滥用职权、超越法规与时效、指鹿为马臆想认定“无证”属于违法时如痴情女,在自我举报调查取证两年后不敢履行法定权责清单耍流氓决定“不予行政处罚”如缩头乌龟。抗议省市党委政府两年多来的“孙连诚式推诿欺骗作假为官不为”的官僚形式主义,依法诉求党中央应问责为官不作为。详情网络搜索:质监流氓。相关部门与相关官员人民与它讲道理,它和人民耍流氓,人民和它耍流氓,它和人民讲法制,人民和它讲法制,它和人民讲政治,人民和它讲政治,它和人民讲稳定。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