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省投资企业违法运营与当地政府的行政管理

楼主:中煤矿工110 时间:2018-04-11 16:16:08 点击:1371 回复:7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跨省投资企业违法运营与当地政府的行政管理
  ——企业违法经营与政府渎职管理

  2008年8月,在Q省西部城市高新开发区,S省国有矿业集团投资的郭家河煤矿和光伏项目一起举行了隆重的开工仪式。
  1、郭家河煤矿2008年8月开工建设时,无任何煤矿建设项目核准审批手续,2009年9月仅拿到国家能源局“路条”,2011年11月建成投产,2012年7月取Q得省矿产资源主管部门颁发的采矿许可证时,尚未取得30多公顷土地使用权,2013年5月通过Q省煤炭工业主管部门联合试运转验收,属于典型的未经核准、未批先建行为项目。
  郭家河煤矿持有的郭家河井田探矿权(近8亿吨煤炭资源)是经Q省矿产资源主管部门批准、从Q省煤田地质局协议转让而来,但是,Q省矿产资源主管部门却在批准这约8亿吨煤炭资源探矿权协议转让手续时没有征收该煤炭资源探矿权价款,按照Q政办发[2012]127号文件规定,因郭家河井田探矿权价款问题至少给Q省财政造成的损失高达约二十多亿元。
  郭家河井田探矿权和相邻的另外两个探矿权是按照所处矿区总体规划把原来一个大的探矿权一分为三分立成三个“小”探矿权而来的,这三个探矿权是同根同源的一母同胞的“三胞胎兄弟”,相邻的那两个探矿权Q省矿产资源主管部门先后按照规定程序征收了探矿权价款,而郭家河井田探矿权却没有征收探矿权价款,Q省矿产资源主管部门在征收矿业权价款时对这“三胞胎兄弟”使用标准不一,处置结果截然不同,不知道Q省矿产资源主管部门如何解释?
  2、光伏项目取得市高新工业园区563亩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之后一直没有投资建设,但中途却于2011-2012年分两次经Q省土地主管部门批准,把其中265亩建设用地用途性质变更成商住开发用地。2017年11月光伏项目主体公司注销之前,265亩商住开发用地和剩余的298亩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分别被收回撤销。
  该市特殊的地理位置限制了城市范围,使得该市高新工业园区内土地极为稀缺珍贵,这563亩土地使用权存续期间,土地持有人“按地不动”,荒草丛生,始终既不投资也不开发,Q省土地主管部门何以允许这种土地使用权如此长期存在?又是怎样在工厂林立的高新工业园区内,批准变更土地用途性质,形成265亩商住开发用地的“特区”?

  对于《矿产资源法》、《矿产资源勘查区块登记管理办法》、《探矿权采矿权转让管理办法》、Q政办发[2012]127号文件以及《土地管理法》、《城市房地产管理法》、《闲置土地处置办法》等政策法规,S省矿业集团投资的上述两家企业为何在Q省可以不遵守?Q省矿产、土地主管部门为何允许S省矿业集团投资的上述两家企业可以不执行?是企业无知无畏,还是主管部门胆大妄为?
  以上情况是否属于特例不得而知!


  恳请社会各界人士、媒体和各级党委、政府组织机构关注上述事件。
  谢谢关注!


打赏

1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4次 发图:0张 | 更多 |
楼主中煤矿工110 时间:2018-04-17 10:34:22
  Q省为陕西省
楼主中煤矿工110 时间:2018-05-07 10:46:49
  是因为“依据不足”还是“依据不同”?
  就郭家河煤矿探矿权价款征收问题,2016年7月曾有人向Q省矿产资源主管部门提出异议,直到2017年5月Q省矿产资源主管部门的答复是:“……专家认为,该探矿权属于之前以申请在先方式获得,按照探矿权价款政策,郭家河井田探矿权设立时该区不属于国家出资探明矿产地。因此,征收矿业权价款依据不足……根据专家意见,我厅决定,待国发[2017]29号文件具体执行时,按国家政策收取郭家河井田矿业权出让收益。”,显然,专家不是专家,Q省矿产资源主管部门的部分领导才是真正的“专家”,他们当初审批郭家河井田探矿权协议转让时很是快速利落,工作效率极高,但复核时却用了近一年的时间,而且巧合的是是在2017年4月国发[2017]29号文件出台之后的次月就“立即”拿出了复核意见!但事实情况是:郭家河井田探矿权和相邻的另外两个探矿权是按照所处矿区总体规划把原来一个大的探矿权一分为三分立成三个“小”探矿权而来的,这三个探矿权是同根同源的一母同胞的“三胞胎兄弟”,分立出来的相邻的那两个探矿权Q省矿产资源主管部门先后按照规定程序征收了探矿权价款,而郭家河井田探矿权却没有征收探矿权价款,Q省矿产资源主管部门在征收矿业权价款时对这“三胞胎兄弟”使用标准不一,处置结果截然不同,不知道Q省矿产资源主管部门如何解释?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