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来说说位于雕庄街道的卞庄庵与“余阙庙”之争!之争!(转)(转载)

楼主:lee22332003 时间:2018-04-29 08:40:53 点击:72 回复:9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化龙巷有两篇文章,引起了我的兴趣:

  一、建议继续做好天宁区雕庄街道,余阙庙(卞庄庵)保护和修缮后续工作http://www.hualongxiang.com/chazuo/14045893

  二、天宁雕庄街道,一座建于元末明初洪武年间的余阙庙,至今六百多年历史http://www.hualongxiang.com/chazuo/14055427


  先来了解一下余阙这个人,百度了一下:余阙(1303~1358),字廷心,一字天心,生于庐州(今安徽合肥)。元末官吏,先世为唐兀人。元统元年(1333年)进士及第,授同知泗州(安徽泗县)事。至正十二年(1352年),余阙代理淮西宣慰副使、都元帅府佥事,分兵守安庆。此后五、六年间,余阙率兵与红巾军激战百余次。至正十八年(1358年)春,红巾军再次集结,战船蔽江而下,急攻安庆城西门。余阙身先士卒,亲自迎击。拼斗中,突见城中火起,余阙知城池已失守,遂拔刀自刎,自沉于安庆西门外清水塘中,时年五十六。谥忠宣。有《青阳集》传世。西夏党项后裔唐兀人,元朝末年官员,陈友谅攻打余阙守护的安庆,三败三起,付出了极为惨重的代价。一直打了七年,陈友谅损兵折将,终于拿下了安庆城,余阙“引刀自刭”,沉于清水塘中,他的妻妾也都投井而死,获得了“满门忠烈”的好名声。朱元璋不敢讨伐余阙,说什么此人是忠臣,如果大臣们都像余阙这样,元朝就不会乱了。再回头来看看上面两篇文章中所说的“余阙庙”呢。我翻下百度,最早见到这个名字是在:常州你把古迹全拆掉后用什么来评“历史古城”!看即将拆迁的余阙有感!http://www.hualongxiang.com/chazuo/8390354#tpc
  化龙巷的这篇叫做“常州你把古迹全拆掉后用什么来评历史古城!看即将拆迁的余阙有感!”的文章里(2011年9月)。文章中说“余阙的儿子避难来常落户卞庄,至今已有680多年”,下面又翻译了许多古人的文章来介绍余阙这个人和他后代子孙的下落。

  我们来看看《新元史·余阙传》中怎么写:“十八年春正月,普胜军东门,友谅军西门,饶州贼军南门,群贼蚊附,战舰蔽江而下。友谅攻西门急,阙自当之,分遣部将督三门之兵。阙身先士卒,斩馘无算,而阙亦身被十余创。俄城中火起,阙知城已陷,乃引刀自刎,坠濠西清水塘而死,年五十六。妻蒋氏、妾耶律氏、女安安,皆赴井死。子德臣,年十八,通经史大义,亦溺水死。甥福童战死。侄婿李宗可,蕲州人,为义兵元帅,手刃妻子自刎死。”全死节了。

  再看看《余忠宣公死节记》(元·贾良)元·贾良怎么写:戊戌春正月,盗整兵大合。舳舻延亘,旗帜燄燄。公率将士及城之居民战于城西门。力敌至午,城遂陷。公北面仰天叹曰:“吾守孤城七年,今兵疲力竭,不能灭寇,雪耻恨,愿以死报国。”乃拔剑自刎,堕濠西清水湾而死。陈氏以金购求得之,具棺椁衣衾,葬于城外。公之夫人蒋氏,闻公仗节,即率女安安,竟赴井死。长子名得臣,时年十八,能熟记诸经书,恸曰:“吾父死于忠,吾何以生为!”乃溺死于后园之深池。甥名福童,善战有勇力,亦战死于城濠之间。侄婿花李,为义兵万户,自城外驰单骑回,其家人劝之降。李怒曰:“吾受元帅节制,平日甘苦,元帅与吾共之,元帅已死,吾降,异日何以见元帅于地下!”且曰:“尔等亦当随我尽忠,毋为人所鱼肉。”乃尽驱之一室,大小咸殛杀。然后坐取巨觥以饮,拔剑自刎而死。贼众入见,断其首而去。

  全家也死节了。
  元·杨维桢的《余阙传》:城陷,贼下令曰:“生获余将军者,赏!”阙戟手骂曰:“余恨不嚼汝肉,吐餧乌鸢,宁愿免汝耶!”遂服朝服,垒土台,北面自刭,年五十六。妻子皆赴水死,诸将吏恸曰:“余将军不负国,我等可负将军耶?”从之死者数百人。朝廷赠官河南平章,谥文贞。
  明·宋濂的《余左丞传》:阙遂自刭沉水死,年五十六。其妻耶卜氏闻之,亦率其子得臣、女福章赴水死。……濂既作余廷心传,又见其门人汪河。言当廷心死时,其妾满堂生一子,甫晬,弃水滨。有伪万户杜某呼曰:“此必余参政子,是种也良,不可杀。”竟捐所钞诸物,怀子以去,今三岁矣。人或戏子曰:“汝父何在?”子横指拂喉曰:“如此矣!”此一事也。
  这个儿子就是“常州你把古迹全拆掉后用什么来评历史古城!看即将拆迁的余阙有感!”文章里说的:这个孩子长大后,取名余渊,参加乡试,一举高中,成了现在合肥肥东余姓的祖先,子孙繁衍至今。明清之际,余姓不仅遍布江南各地,而且北方各地的余姓也得到了迅速的发展。安徽歙县的余渊一支后代,迁居福建繁衍滋长。清朝初年,这支余氏后裔由福建移台,成为台湾的余氏先祖,是台湾的第40个大姓。清晰的支承脉络印证,台湾余氏之根就在武威。

  那么问题又来了,三篇化龙巷帖子里说的:余阙的儿子避难来常落户卞庄,何来这一说呢?元朝和明朝的官员和文人都没有调查清楚,漏了这一个“儿子”?我们来看看:2012年十月份,姚晓东市长在网友呼吁政府重视卞庄庵保护和修缮工作的帖文上,批示:“请建共、胡伟、建伟同志阅,文广新局牵头,安排相关同志调研一下,提出意见。”常州市文广新局、规划局以及天宁区相关部门立即就卞庄庵的保护和修缮问题进行了调研,并答复如下:(一)卞庄庵的由来。据《毗陵余氏宗谱》载:“阙公殁后,幸存子嗣星散避难。次子德富时仅十龄,随老仆逃难至常郡东南卞庄里定居,为毗陵余氏支始迁祖”。(节选)

  人家有宗谱记载总不会错吧?我好奇心发作,又到中国家谱网上去查了一下,还真有一本《毗陵余氏族谱:八卷》“清光绪34年(1908),木活字本,始迁祖文伊、文伦,明万历时自黟县迁常郡青山门外,文璧亦於明末迁来常郡西瀛里。是谱乃文伦後裔所修,记文伊、文伦、文璧三支。卷一谱序、祠产、祠规、祭仪等,卷二至七世系,卷八文传、行略、各房坟图。内有李鸿章、沈葆桢文。”人家是万历年间迁到常州来的,看来和《毗陵余氏宗谱》不是一本谱,族人也不是一支。

  我想如果作为卞庄余阙儿子一脉后人是另成一谱的话,拿出老家谱来证明一下自己的传承,雕庄街道肯定是屁话也没有,立即承认现在的卞庄庵就是余氏宗祠“余阙庙”。但是,“很不幸,老家谱在时代的变迁下没有了”,只有口耳相传的传说了。《毗陵余氏宗谱》也是近年才重新编纂印出来的(2011年)。

  文章中说:洪武年间,明太祖下令在江南选址,在常州卞庄、安徽安庆、武进东安等三地敕建纪念余阙专祠。我很想知道出处在哪里?我只知道“及安庆内附,大明皇帝嘉阙之忠,诏立庙于忠节坊,命有司岁时致祭云(选自《元史·列传三十四》)”。文章中还说:原庵内有数处破损石碑,上面有“常州府”、“洪武年间”等字样,其余看不清了,石碑后来修312国道填何做路基了(没有照片等资料留存)。在我看来这个也只是说明,卞庄庵或者说卞庄庵的前身有点年头了。文章里还提到:余阙庙毁于咸丰年间太平天国战火,后余氏子孙重修,在清末民初时改庙为庵,才叫做“卞庄庵”的。我很奇怪的是,这一支“耕读传家,人才辈出”余阙后人们,在那个还是宗族观念相当强的年代,怎么肯让祖宗的祠堂改为庵堂的?

  巧的是我家对门住了一个七十多岁的雕庄人,为此我也询问过老人家。老人家说他小学就是在卞庄庵改建的卞庄小学上的学,对周边很熟悉,只知道那里叫卞庄庵,从未听说过“余阙庙”。而且卞庄村也没有姓余的村民,倒是相距不远的柏树坟有姓余的村民,但是从来也没有听柏树坟余姓村民们说过还有“余阙庙”这个祠堂,反而相距几里路之外的其他村余姓人家来强命名这个地方。

  2010年10月1日(文化部令第46号)文物认定管理暂行办法实施,2007年4月-2011年12月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借国家政策这个东风,把一个无法考证的,有历史遗迹的庵堂和历史名人挂上钩,当做自家祠堂,再修一本家谱出来,是不是也可以申报文物,获得国家维修保护资金,中饱私囊?

  但愿我是小人之心了。毕竟不是谁都愿去附会一个名人做祖宗的,历史上明朝大臣为朱元璋修家谱时为他找了个朱熹一脉,朱元璋就不愿意,这个就是不忘本。

  中国历史之所以被称为“信史”,是由书籍和器物来支撑的。不是在媒体上讲讲故事,说几个民间传说就可以公有财产当做自家的“自留地”的。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4次 发图:1张 | 更多 |
楼主lee22332003 时间:2018-04-30 21:13:13
  张伯很可爱,很辛苦,
  明明可以淡然了,却还想招摇!
  那就趴一趴吧!

  史国瑛?常州市原 政 法 委副 书 记?
  综 治 办 主 任、市 政 府 调 研 员、
  哦,此人还有头衔:常州市地方文化研究会会长!
  怪不得张伯,余氏狂的!!!!
  原来如此 !
楼主lee22332003 时间:2018-04-30 21:17:39
  向张伯致敬!
  张伯去了雪浪轩!
  有没有吃喝,就不知道了!
  是不是常州地方民俗研究会的公款,不得而知!
  反正还有年轻人陪伴着!
  这么人,喝多少?也不知道?
  也有可能这里面的有公务员退休的,估计还不要花钱!
  不信,就晒下单子!人员构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