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说雕庄街道关于卞庄庵、“余阙庙”之争!(本是讨论,化龙巷居然删帖)(转载)

楼主:lee22332003 时间:2018-04-29 09:27:03 点击:50 回复:6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本想在常州化龙巷怼下老在董们,
  年轻一代也是有人会对历史有所研究的!
  可是惨遭封杀!
  特转发此帖子,
  以示天下!
  百家都可争鸣,何况现在!!!


  余阙何许人也,也许常州的居民不熟悉,但是在安徽安庆就比较有名了。百度上说:余阙(1303~1358),字廷心,一字天心,生于庐州(今安徽合肥)。元末官吏,先世为唐兀人。元统元年(1333年)进士及第,授同知泗州(安徽泗县)事。至正十二年(1352年),余阙代理淮西宣慰副使、都元帅府佥事,分兵守安庆。此后五、六年间,余阙率兵与红巾军激战百余次。至正十八年(1358年)春,红巾军再次集结,战船蔽江而下,急攻安庆城西门。余阙身先士卒,亲自迎击。拼斗中,突见城中火起,余阙知城池已失守,遂拔刀自刎,自沉于安庆西门外清水塘中,时年五十六。谥忠宣。有《青阳集》传世。
  唐兀人?再百度一下:在最早的汉文文献记载中,将党项人称作“党项羌”。“Tangghut”(党项)这个名字最初是在鄂尔浑突厥鲁尼文碑铭中出现的,时间是在唐玄宗开元二十三年(735年)。可以肯定,这个字最初必定是来源于某种阿尔泰语系的形式,此后很可能是通过中亚的媒介——可能是于阗语或粟特语,从吐蕃的自称衍生出来的。后来,党项(汉文中又作“唐古特”或“唐兀’)就成了北亚和中亚地区对于某些居住在安都——青海湖、甚至甘肃地区的部落群体的通称。这个名称一直使用到了19世纪。在以后的汉文、突厥文、阿拉伯文的文献中,以及19、20世纪前往汉藏交界地区的西方探险家的传记中,都广泛使用了这个称谓。
  那余阙明明是党项人,为什么姓余呢?再次百度一下“余姓源流四”:源于党项羌人,属于汉化改姓,最早生活在松藩草原上。唐代迁至河西走廊和今宁夏西部;西夏时期,党项羌贵族和大户分布在灵州和西凉府。《西夏书事》载:“(1226年)秋七月,蒙古破西凉府。蒙古主进兵攻西凉,宿卫官粘合重山执大旗指挥六军,手中流矢,不稍动。守臣斡扎箦力屈,率父老启门降。于是,搠罗、河罗等县皆不守。”由于是“启门降”,蒙古军没有对西凉府百姓进行大规模杀戮,居住在西凉的党项族大户得以保全了家业。余阙的高祖父是“铣节”一族的首领,以族名为姓名,代代世袭。铣节家族生活在凉州南山,到余阙祖父时,蒙古军队扩充兵源,把西凉州的唐兀色目人编为军户,开拨内地同南宋作战。余阙父亲在战争中因功赐官,被元朝统治者赐以蒙古名字“沙喇藏卜”,派往庐州驻守。生子五改汉姓余:闑、少剌八、供保、阙、福。第四子即忠宣阙公余阙。沙喇藏卜即为合肥余氏追认始祖。
  那“余阙庙”(姑且这么叫)是什么来头呢?据常州市地方文化研究会副会长兼秘书长余忠良的“考证”,《毗陵余氏宗谱》载:“阙公殁后,幸存子嗣星散避难。次子德富时仅十龄,随老仆逃难至常郡东南卞庄里定居,为毘陵余氏卞庄支始迁祖。”余阙后人在常州繁衍生息,耕读传家,至今已有六百余年。明朝洪武年间,为褒扬忠烈,朝廷下令在江南选址,于安庆西门外及常州东郊之卞庄等地修建纪念余阙的专祠(俗称余阙庙)。《毗陵余氏宗谱》载:“元末忠宣公蹇蹇王臣,舍生取义,询为一代之贤大夫也……令有司建祠致祀,制以为典,春秋祀祭,显扬先烈,子孙世守弗替。”余阙庙巨石累累,翚栱兽镮。传说祠内供奉大禹王圣像,明清两代,府县官员在此祈福求雨。
  《毗陵余氏宗谱》都记载了,还会有错?那我们再来看看这个宗谱的怎么来的:

  

  哦,原来是余忠良先生花费五年时间,在2010年5月修订完成重生的一本家谱。我很好奇的是余先生的这支大禹第三子罕的后代的家谱中会去记载一位改汉姓的党项人?姑且用中国人的老话:同姓五百年前是一家,这个余阙1303年出生,算起来也700多年了。
  我们要知道家谱是以记载一个血缘家族的世系与事迹为主要内容的史类文献。盛世修谱,修家谱的意义在于:存根留本、清源备查、增知育人、血肉连情、承前启后。我相信余忠良先生为修这本家谱付出了很多心血,查阅了很多资料。不知为何会把这位“同姓非同族”的余阙先生收录在内?是不是手头有什么老的资料可以提供出来供大家查考,说不定会有新的历史发现。

  

  

  这位常州市地方文化研究会副秘书长,“龙城张伯”张先生,也请把你的泗水堂珍藏拿出来亮亮。
  据《新元史 余阙传》及元代文人纪念余阙的文章里(大家自行百度),余阙全家死节了;但是我们在明代宋濂的《余左丞传》中了解到,余阙留有一子,名余渊,也就是余秋雨先生在他的《我等不到了》中写的:“凭一种难以表述的直觉,我猜我家应该是余阙、余渊之后,是从安徽流徙到浙江来的。那也就是说,我们的祖先是发端于古代羌族的唐兀人”。
  那《毗陵余氏宗谱》中所说的余阙“次子德富”所从何来?余、张两位先生所珍藏的资料是不是可以公开一下,让我们见识一下。
  宗谱中所言:明朝洪武年间,为褒扬忠烈,朝廷下令在江南选址,于安庆西门外及常州东郊之卞庄等地修建纪念余阙的专祠(俗称余阙庙)。与《元史•列传三十四》中“及安庆内附,大明皇帝嘉阙之忠,诏立庙于忠节坊,命有司岁时致祭云”参照,很难相信洪武帝在安庆立的“余忠宣公祠”会和在常州卞庄立的祠堂名字不一样,甚至连《常州府志》都不去记载它,现在仅能在新编纂的宗谱中得见,真是一个新发现。
  宗谱中再言:余阙庙巨石累累,翚栱兽镮。传说祠内供奉大禹王圣像,明清两代,府县官员在此祈福求雨。再参考余忠良先生等在2012年6月《关于余阙庙(卞庄庵)历史文化价值及其保护的调查报告》中所言:清咸丰年间,卞庄余阙庙曾毁于战火。至光绪七年(1881),余氏族人集资重修余阙庙。清末民初,改庙为庵,称卞庄庵。建国初年,此处曾作为卞庄小学。既然我上文中对余阙有次子逃难到常州及纪念余阙专祠存疑,那么我们尝试着把宗谱和报告中的“余阙”去掉,代之以“大禹”的话,一切也说得通。因为是“大禹庙”,所以供奉大禹像;因为大禹是“常州余姓”始祖,所以余姓族人集资重修大禹庙;因为这个“大禹庙”不是私产或专祠,所以在清末民初改庙为庵才没有任何宗族势力的阻挠。
  但是为什么有人会坚称“余阙庙”呢?一旦定论之后有什么好处呢?我们再来看上面调查报告中所写:首先余阙庙在全国仅存常州一座。其历史文化价值是显而易见的。余阙,党项羌族和中原文化融合以及余阙党项羌族和华夏民族的产物,无论是研究西夏民族历史文化,还是研究西夏遗民的历史,这座全国仅存在常州的余阙庙,都是近代人研究远古羌族文化和汉族文化的重要历史佐证,是余氏族人心中的圣殿。“保护常州余阙庙,就是保护好一段羌族文化和汉族文化融合的珍贵历史文化”(谢忱《读史新札》)。…… 对常州这一座老城市来说,它的记忆之一是文化。这个记忆功能主要表现在,激发市民对自己城市的悠久历史的热爱,加深外地人对这个城市的历史和文化的了解。现代人对一座陌生城市的认识,城市厚重的历史文化往往是吸引人的重要因素。在城市古老历史“构件”中,历史博物馆、名人名居、民居老街、古迹堪称是“硬件”,有文化涵义有“故事”的老地名则是“软件”,它们共同组成了城市的文化历史,是城市独特文化的符号,独特文化的传承,增添城市的魅力,提高了城市的知名度。其次应发挥宗亲关系作用,以利于弘扬常州文化,发展地区经济。2012年4月5日,余阙忠宣公后裔,余氏祭祖大会在南京六合区丁解镇隆重举行。南京丁解余氏后人余大明主持祭祀会议,来自安徽合肥、舒城、桐城洪涛山、安庆、江苏扬州、徐州等地的余氏代表共计300多人欢聚丁解,祭祀余氏先祖忠宣公余阙。祭祀大会上,扬州籍代表,当代著名诗人余建国《救救常州余阙庙》的发言,会场立即活跃起来,各地余氏代表心情激昂,纷纷要求组团到常州进行朝拜余阙庙活动。2012年6月9日, 余阙后裔南京余氏代表余大明、余大壮,会同诗人余建国一行来常,寻访先祖忠宣公余阙庙。常州市地方文化研究会副会长余忠良和全国地理学会副秘书长余文华一起作陪。他们用最传统的方式祭拜余氏族人心中的圣殿常州余阙庙.(卞庄庵)鞠躬,跪拜拍照留念.最后,著名诗人余建国还在余阙庙地上捡拾了一块破砖和一张破瓦,拿回去珍藏。充分体现余阙庙在余氏族人心里的重要性。陪同祭拜的还有来自武进灌墩村余阙21世孙余伟忠等余氏族人。日前接到徐州余纪年先生电话,他想组织部分徐州余氏族人,来常州祭拜余阙庙。还问及有关现在余阙庙保护情况。鉴于目前状况,联系人十分无奈地婉言拒绝了他的行动。宗亲是中国特有的文化与精神的基因。基于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对先祖、对古建筑的追寻,是对所在地域曾经存在的历史的追寻,没有历史记忆的城市,是缺少历史内涵的城市。如今,把这些规划放到建设常州文化名城的大蓝图中去,把对有历史文化意义的建筑、地名的保护摆在打造“文化名城”的当务之急,通过立法等手段建立起保护的约束机制,这将是功在当代,利传世千秋的大业绩,无疑是对常州历史文化的负责,也是对常州后人的负责。余氏家族名人颇多,遍布各地,我国著名学者余秋雨先生在他的散文中说他是余阙的子孙。台湾中国国民党中常委、《中国时报》及华英文教基金会创办人余纪忠先生更确定是毗陵余氏族人,这支强大的力量汇聚到常州,势必对本地区经济文化产生重大影响。保护余阙庙或许会引来余氏华人的归宗热,把余姓圣地建设好。极大可能是凤凰新城引来的一只真正金凤凰。我们为何不能利用资源锦上添花呢?
  说的多好啊!那接下来余氏族人有什么设想呢:余阙庙修复后,除部分恢复祭祀大禹、余阙项目外,还将专设余纪忠先生(毗陵余氏族人,台湾中国国民党中常委、《中国时报》及华英文教基金会创办人)纪念室和农耕文化陈列馆。修复将保持原貌,修旧如旧,务请有资质的古建筑工程队施工,并邀请文物管理及古建筑专家指导监理。
  要我说,这么好的事,雕庄街道怎么就死脑筋呢?这么好的出政绩机会,体现历史底蕴,发展地方经济,怎么就不同意“余阙庙”这个名字呢?还专门针对网友的质询回复:

  

  各位朋友们、同志们啊,毛泽东同志于1941年5月19日在《改造我们的学习》一文中提出“实事求是”的态度:“这种态度,有实事求是之意,无哗众取宠之心。这种态度,就是党性的表现,就是理论和实践统一的马克思列宁主义的作风”。 总书记在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三十三次会议中强调:实事求是、求真务实,善始善终、善作善成,把准方向、敢于担当,亲力亲为、抓实工作。
  非常感谢龙城张伯等对常州地方文物与文化的保护之心,但请拿出你们的证据来。我想在证据面前,雕庄街道肯定会还“余阙庙”一个“清白”,大力发展人文建设与地方经济,何乐而不为呢?
  若无证据,那么我看卞庄庵、余阙庙之争也可以歇歇了。再不然改成我上面“考证”的“大禹庙”也行啊!

  

  再一个也请张伯不要挑起雕庄余氏后人的仇恨,雕庄街道回复中明明是说“卞庄村”无余氏族人,而不是雕庄无余氏后人。不利于雕庄人民的团结啊,呵呵!
楼主发言:4次 发图:6张 | 更多
举报 | | 楼主 | 点赞
楼主lee22332003 时间:2018-04-30 21:12:58
  张伯很可爱,很辛苦,
  明明可以淡然了,却还想招摇!
  那就趴一趴吧!

  史国瑛?常州市原 政 法 委副 书 记?
  综 治 办 主 任、市 政 府 调 研 员、
  哦,此人还有头衔:常州市地方文化研究会会长!
  怪不得张伯,余氏狂的!!!!
  原来如此 !
楼主lee22332003 时间:2018-04-30 21:17:11
  向张伯致敬!
  张伯去了雪浪轩!
  有没有吃喝,就不知道了!
  是不是常州地方民俗研究会的公款,不得而知!
  反正还有年轻人陪伴着!
  这么人,喝多少?也不知道?
  也有可能这里面的有公务员退休的,估计还不要花钱!
  不信,就晒下单子!人员构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