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不息、维权不止,冤假错案,必须终身追责——连云港民告官大案(23年的杀人真相)

楼主:ty_136408520 时间:2018-06-27 11:48:44 点击:90 回复:2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生命不息、维权不止,冤假错案,必须终身追责——江苏省连云港民告官大案(23年的杀人真相)

  一起曾轰动全国各地、互联网、电视台、新闻媒体及多家报社的特大新闻【江苏省连云港市警方破获一起长达23年的杀人案】其真相切实为冤假错案……

  整个案件过程主要因灌云县刑警大队长张义国等人敲诈勒索、以及为了政绩、为了立功升职而徇私枉法所为。即故弄玄虚,以在押人员举报为由,滥用职权、恶意启动追诉,重新“处理”23年前早已经被妥善处理过的案件(流氓“刘云楼”意外死亡一案)并以颜廷洲在23年前“可能”涉嫌故意伤害为由,将其进行刑事拘留、逮捕,及延期关押,并且弄虚作假,以大案要案强行要求核准追诉。
  事实与经过:
  颜廷洲一向奉公守法,忠厚老实,从没有做过任何违法犯罪之事,但令人痛心的是——在1992年初秋,颜廷洲从家中走出,想去村口西部自己家承包的烤烟地里看看,刚走出村口不远,就遭到埋伏在道路旁边以刘云楼为首的流氓团伙故意挑衅、行凶殴打,因对方人多,而且手中都拿着行凶打人工具(有刀具、带铁扣皮带、木棍等)当时颜廷洲手中毫无任何物体抵挡对方,在被流氓(刘云楼)等人打得头破血流的情况下,颜廷洲只能抱头往回跑,由于穿的是拖鞋跑不快,刘云楼等人在身后一直穷追猛打,情急之下,颜廷洲看到路边割草的小姑娘(颜廷美)就抢下颜廷美草篓里的镰刀自卫,颜廷洲虽然手中握有割草用的镰刀,但仍无法阻止流氓(刘云楼)等人继续向前猛冲猛打,颜廷洲只能一手拿着(颜廷美)割草用的镰刀,左挡右挡守护在身前,一手不停地胡乱抓向攻击来的各种凶器。颜廷洲虽然手中拿着镰刀,但出于胆小怕事,所以始终没有反击过对方,更没有用镰刀挥砍过刘云楼等人,颜廷洲拿着镰刀左挡右挡守护在自己身前,其目的只是想让对方不敢靠近自己而已,完全属于正当防卫状态。后来,颜廷洲偶尔抓住了刘云楼攻向头部来的皮带,双方相拽互不松手,这时颜廷洲发现刘云楼左手正拿着一把刀具之类的利器,不停地刺戳颜廷洲拽着皮带的左手,双方抢拽一分钟左右,后来对方同伙(刘贵右)联手才夺去了皮带,再后来听到刘云楼的同伙(刘贵右)说了一句:“打坏了”去他家里,这时刘云楼及同伙才停止向颜廷洲殴打,颜廷洲向后退了好几步,此时才感觉与发现自己头部多处是伤,而且满脸是血,左手上也出现很多道刀具刺划的伤口,仍在不停地流血。同时颜廷洲看着刘云楼等人相扶向颜廷洲家的方向缓慢而去,但不知是否真的受伤,颜廷洲认为他们是要到家中耍流氓无赖,由于害怕及不知所措便跑离了现场,也未敢回家,只到晚上9点左右,颜廷洲才从女友家得知刘云楼不知因何受伤致死的消息。后来,颜廷洲听父母讲述当年事情被妥善处理的详细过程:自从颜廷洲离开之后,公安机关接到死者亲属报案后,工作人员在很短时间内就来到现场,迅速展开对事情发生原因与经过进行调查和走访,以及对死者刘云楼伤口做了鉴定之后,最后大家一致认定;“颜廷洲在当时的处境下,抢下小姑娘(颜廷美)草篓里的镰刀纯属自卫,而且刘云楼的伤口并非镰刀挥砍所致,而是意外受伤致死,颜廷洲根本没有防卫过当之情形,所以说根本不用负任何法律责任”。另外死者亲属也曾及时向死者同伙进行询问过,清楚与默认死者确实属于意外受伤致死、以及更清楚死者的一贯流氓行为之后,一再要求颜廷洲的父母或亲属能够拿出700元钱作为了断、作为死者的后事处理及相应“赔偿”,在经过办案人员和许多村民劝说及调解后,并且在办案人员诚恳承诺下(只要颜廷洲的亲属能够拿出700元钱给死者亲属,此事以后官方及双方都不准再追究,就此完全了结)在三方交换意见之后,颜廷洲的父母出于人道主义,从而答应了死者亲属提出的条件,当时颜廷洲家条件十分困难,700元钱还是在善良的邻居(颜双仕)家中借来的,随后死者亲属亲自接收了颜廷洲家借来的700元“赔偿款”,此时的办案人员、以及所有在场的死者亲属和围观村民全都默认双方达成的口头协议,所以没有立案(无须立案)事后,一直到颜廷洲被枉法追诉时,已长达23年,死者亲属非常清楚死者的死亡原因、以及通过调解后已被妥善处理过等事实,所以非常通情达理及深明大义,一直都没有再向颜廷洲及亲属主张过任何责任,更没有想过或者去过公安机关、人民检察院、人民法院等有关部门要求重新立案、控告、上访等,就连网上,直至颜廷洲被枉法追诉时,已长达23年,也从没有过关于颜廷洲“在逃”的任何相关信息,单凭这一事实,就足可以说明,事发当年,事情己经被妥善处理过的真实性和有效性。其次,颜廷洲因家中生活条件困难,以及害怕死者同伙继续进行挑衅报复而一直居住在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后来直至2014年,灌云县公安刑警大队长张义国,曾听人提起“颜廷洲”的父亲得了癌症,在哈尔滨大医院得到有效治疗,现已康复,并且了解到颜廷洲这些年,以家乡外出务工人员为基础,以诚实守信为原则,建立起自己的工程队,且每年收入可观。
  张义国出于敲诈勒索,曾多次要求深沟村党委书记做说客人,要求颜廷洲亲属给他(张义国)拿30万元,以作为刘云楼(1992年)意外死亡一案重新了断。由于村支书为人刚正不阿,在多次与张义国回话中强调:“颜廷洲当年属于正当防卫,刘云楼确实是意外受伤致死,以及事情当年已经被妥善处理过”等事实。
  就在颜廷洲被捕前几天,张义国还特意去深沟村支部书记家,还幻想能利用村支书进行说服颜廷洲亲属,能用钱重新处理刘云楼一案。因遭到村支书故意回避,所以气急败坏,以及权欲膨胀、利欲熏心而徇私枉法,张义国在与公安局方磊、戴乐雨等人合谋、策划后,于2015年1月26日在颜廷洲家中,实施越权、恶意启动追诉,以重新调查、处理23年前刘云楼意外死亡一案为由,当着颜廷洲的爱人及女儿面前,使用暴力胁迫颜廷洲成跪立姿势进行侮辱(进行拍照和录制视频)之后才推推搡搡押走,为了虚张声势及扩大影响,就在当天下午,刑警中队长(方磊)等人就把录制的视频和图像、以及加以临时编写的虚假材料,在没有做任何处理、在毫无遮挡、以及在事实没有得到证实的情况下,急不可待地送达黑龙江省电视台进行播放,随后又快速上传全国各大新闻媒体及互联网,之后在颜廷洲长时间没有得到休息的情况下,进行轮流式“审问”及长期关押,并且弄虚作假 ,以大案要案强行要求核准追诉,其行为严重违反法律规定,严重侵害颜廷洲的人身合法权益。
  现根据公安机关所保存下来当年法医对死者伤口鉴定的材料来看,仍然能够证实及说明、刘云楼当年是被2厘米左右扁平锐器刺破胸部血管而大出血死亡,而导致刘云楼死亡的伤口就是最好的“证据”,这一点人人皆知。现根据权威人士对当年法医鉴定的资料进行细致审查、分析,仍能够说明致刘云楼死亡的伤口,决不可能是被镰刀挥砍所致,审查、分析认为,如果系镰刀所砍伤或划伤,伤口长度至少在8~14厘米之间,甚至连胸骨都会断裂,众所周知,双方相对而立,如用镰刀砍向对方,对方的伤口应该在身体的外侧部分;如头部、肩膀、手臂、腰肋部份、臀部、腿部等,而且呈现的伤口应该比较长。但事实也许出乎有些人的意料,法医鉴定书上清楚地注明死者伤口非常微小,只有2厘米左右,单凭这一点就可以切实说明,致流氓(刘云楼)死亡的伤口,根本不可能是被镰刀砍伤或划伤,而是被自己或同伙拿的刀相互推撞误伤。
  其次,在颜廷洲被关押期间,张义国及方磊等人,因一直没能“搞到”颜廷洲任何违法犯罪的真凭实据,但为了政绩、“立功”心切,在得到“有关领导”暗示”之下,故采取极端手段,四处煽动无关群众及虚张声势,四处寻找死者亲属及同伙,进行诱导与串通,并且利诱无关人员联名对颜廷洲进行“指控”陷害(在此期间,张义国与方磊两人,曾多次开着警车到乡党委及村委会,进行强迫乡、村干部“按照要求作出“书面材料”,仅颠倒黑白,反把颜廷洲说成是流氓等事实)以此来要求对颜廷洲“严惩”。也许有些人出于溜须拍马,而违背良心充当了傀儡,但极大多数人出于正义黯然离开。张义国、方磊等人还曾用更恶劣“手段”,多次开着警车,并一路拉响警笛直奔颜廷洲父母及兄弟家,对其年迈父母以及全家老小进行恐吓、威胁,由于颜廷洲的父母比较年高,多次受到张义国、方磊等人恐吓、威胁等精神伤害,现常常出现头晕、头痛以及精神恐惧等症状,至今都处在痛苦及治疗之中。
  张义国、方磊、戴乐雨等人的所作所为,不仅给颜廷洲及亲属的身心健康带来极大伤害,同时也给颜廷洲在2014年7月份开始承包所建的几处工程带来巨大损失;由于突发事件,给工地施工人员带来恐慌,出现施工人员大量转离流失,几个工地同时出现停工状态,给甲方带来巨大损失,严重违反甲乙双方合同规定,同时,颜廷洲高额投入工程的运转资金也全毁于一旦,也给颜廷洲今后的事业与业务往来带来无比挫折与影响。
  国家主席曾多次强调,要全面推进以法治国,要文明执法,用法保障人民权益,惩治违法乱纪,维护社会公平正义,促进国家社会发展。然而,张义国等人仅仅为了政绩、为了立功升职,竟徇私枉法,故意违反刑事诉讼法相关条文规定,对颜廷洲实施枉法追诉,其主要目的只是想早日做成冤假错案,妄想达到立功升职为目的。
  张义国、方磊、戴乐雨、王玉荣等人,在预知最高人民检察院即将下达不予核准追诉决定书时,因都末能达到所愿,所以非常气急败坏,并再次联合、诱导、串通第三方及死者亲属,对颜廷洲实施敲诈勒索,以无罪也可以继续长期进行审查、关押为由,对颜廷洲及亲属进行恐吓、威胁、诱骗。迫使颜廷洲及亲属在事先早已准备好的“调解书”上签字:颜廷洲的亲属不明真相,加以戴乐雨、张义国、方磊、王玉荣等人不停地恐吓、威胁、诱导;公安副局长戴乐雨曾使劲拍着桌面对颜廷洲的爱人大声吼叫威胁,要求其爱人马上拿出30万元,以作为刘云楼一案重新了断,公安机关可以保证不再“追究”,而且可以马上放人,要不然根据“情形”可能强判十年八年等等;颜廷洲的爱人听了此言之后,觉得不可思议,没有马上接受签字,而且非常激动又很伤感的对着在场的所有人员说;“我爱人当年属于正当防卫,这一事实在当年就得到认定以及已被妥善处理过,而且出于人道主义,已经给对方进行过“赔偿”,现在凭什么强迫我们再次做出赔偿,你们这叫私立公堂,现在,我们全家都觉得冤枉,我们相信国家法律,我们一定要讨个公道。”后来刑警大队长张义国从中狡诈说;“经过商量,领导决定让你家拿出18万元,这可是最底限了”,颜廷洲的爱人还是没有答应,一时间气氛非常紧张,后来公安副局长戴乐雨又换了一副嘴脸,“友好”地对颜廷洲的爱人说;考虑到你们家上有老下有小,而且老人身体不太好,也很不容易,现在我们决定让你们家拿出14万元,剩余4万元有我们几个人帮你们家拿出吧,其次我们还可以出面帮你们家两位老人都办上底保,享受底保待遇;(颜廷洲的弟弟曾按照戴乐雨、张义国等人所说,把父母的身份证、户口本以及重大疾病住院证明,统统送交于刑警大队四楼方磊办公室,两个月后没有给办理又亲自取了回来)另外你爱人出去之后不存在有“前科”,仍没有任何污点,完全属于正常人,出去照样可以搞工程,现在只要你们同意签字,我们马上安排放人,接着他们还说,如果不相信的话,可以找个保人,钱可以先放在他那里,公安局如果不放人,钱可以要回来等……【担保人是公安局安排的,名叫颜世勇,时任灌云县小伊乡派出所所长之职,之前与颜廷洲所有亲属都互不相识,只是同姓而已】颜廷洲的爱人觉得他们说的有点道理,出于“救人”心切,所以就同意了在事先准备好的“调解书”上签了字,并在威胁诱导之下代签了颜廷洲的名字。
  中午11点多钟,刑警大队长张义国、中队长方磊、检察院王玉荣等人,拿着颜廷洲的爱人代签好的“人民调解协议书”,到看守所强迫颜廷洲签字,颜廷洲看了已被代签好的调解协议书之后,疑窦顿生,没能接受签字,此时回想自己曾遭流氓(刘云楼)等人故意挑衅、行凶殴打,惨到伤害的场面……
  当年,颜廷洲在自家附近,遭到流氓刘云楼等人故意挑衅且进行行凶殴打,虽然颜廷洲一再避让,但刘云楼等人穷凶极恶,对其始终穷追猛打,在被流氓(刘云楼)等人打的头破血流的情况下,颜廷洲才抢下路旁颜廷美草篓里的镰刀来抵挡防卫,当时的处境,颜廷洲完全属于正当防卫,而且从没有用镰刀挥砍过对方,其流氓(刘云楼)确实是意外受伤致死,颜廷洲没有防卫过当之情形与违法行为,根本不用负任何法律责任,而且这一事实在当年就已得到认定、以及已被妥善处理完毕。如今,在事件已被妥善处理二十三年之后,灌云县公安局及灌云县检察院等有关人员,仅仅为了政绩而徇私、徇情枉法,越权恶意启动追诉,重新(翻案)处理根本不存在的案件,同时也违反了“一事不再理”的原则规定。颜廷洲在经过半个多小时的思想斗争、在被他们威胁、谩骂、诱骗之下,其脑中充满及浮现张义国、方磊、王玉荣等人卑鄙狡诈的嘴脸;耳边回响起他们威胁、谩骂的声音,并且检察院的王玉荣在一旁不停地进行诱导、欺骗说;“你爱人已经把字都代签好了,钱已经给了对方,现在想要回来不大可能,应该想想早签字就能早回家……等等”。真的不敢再想象、灌云县公安局及灌云县检察院的相关人员,极其卑鄙狡诈、肮脏腐败的嘴脸。颜廷洲在与家人失去联系,同时也渴望自由、挂念家中年老父母、想念妻子和考虑到即将高考的女儿,想到不签字也许还会被继续关押,颜廷洲出于思想及精神崩溃,被逼无奈才违背意愿、签下了事先早被代签好的人民调解协议书(室内监控可以清楚看到、听到当时全部威胁、强迫过程)后来,颜廷洲被释放出来,才知道事实真相,其亲属同样也是在办案人员威胁、强迫、诱导的情况下才签了人民调解协议书,事实在颜廷洲签了协议3天后,其爱人才将款交于“担保人”。只因颜廷洲当时没有顺从张义国等人,没有以好的态度及时接受他们的安排、及时签订“人民调解协议书”,所以他们气急败坏,在最高人民检察院已经下达不予核准追诉决定书之后,仍目无法纪,继续将颜廷洲进行关押近一个星期,直至颜廷洲的爱人感觉受到欺诈,心里十分委屈、气愤,就给刑警大队长(张义国)和担保人(颜仕勇)打电话,强烈要求退款,在经过争吵及(担保人)说和之后,最终,刑警大队长(张义国)才答应当天放人。颜廷洲于当日晚9点多才被无罪释放。
  根据《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核准追诉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一条第二项规定;最高人民检察院决定不予核准追诉,侦查机关未及时撤销案件的,同级人民检察院应当予以监督纠正。犯罪嫌疑人在押的,应当立即释放。
  根据以上条文规定,更能够进一步说明江苏省灌云县人民公安局、人民检察院“天高皇帝远”且目无法纪、无法无天的腐败程度,以及虎假虎威,严重破坏党和政府形象的真实情景。
  颜廷洲在被关押后期,被胁迫所签订的《人民调解协议书》从整个事实经过和签订过程来认定,它是无效的、违法的,它就好比一张绑票:根据《民法通则》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相关条文规定;
  民法通则:第五十八条 下列民事行为无效:
  一方以欺诈、胁迫的手段或者乘人之危,使对方在违背真实意思的情况下所为的;
  无效的民事行为,从行为开始起就没有法律约束力。
  第五十九条 下列民事行为,一方有权请求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机关予以变更或者撤销:
  (一)行为人对行为内容有重大误解的;
  (二)显失公平的。
  被撤销的民事行为从行为开始起无效。
  合同法:第五十四条 下列合同,当事人一方有权请求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机构变更或者撤销:
  (一)因重大误解订立的;
  (二)在订立合同时显失公平的。
  一方以欺诈、胁迫的手段或者乘人之危,使对方在违背真实意思的情况下订立的合同,受损害方有权请求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机构变更或者撤销。
  当事人请求变更的,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机构不得撤销
  根据以上相关条文规定,颜廷洲及亲属所签订的协议,都是在办案人员胁迫、恐吓、诱导、欺骗以及不情愿和不平等的基础上进行的。其有权请求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机构变更或者撤销,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机构应当给予支持。
  另外根据调解法相关条文规定:
  第二条 本法所称人民调解,是指人民调解委员会通过说服、疏导等方法,促使当事人在平等协商基础上自愿达成调解协议,解决民间纠纷的活动。
  第三条 人民调解委员会调解民间纠纷,应当遵循下列原则:
  (一)在当事人自愿、平等的基础上进行调解;
  (二)不违背法律、法规和国家政策;
  第十八条 基层人民法院、公安机关对适宜通过人民调解方式解决的纠纷,可以在受理前告知当事人向人民调解委员会申请调解。
  从以上相关条文规定来讲,颜廷洲及亲属所签订的协议,不是在案件受理前,而是在受理后期、在颜廷洲被再三延期关押、被长期强行要求核准追诉之后,以及在即将被释放时,在毫无调解意义的情况下,被办案人员以胁迫、恐吓、诱导、欺骗等手段所签订,其有权请求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机构变更或者撤销,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机构应当给予支持。
  同时,灌云县人民调解委员会也违反法律规定,越权处理不属于其调解范畴的刑事案件:
  根据《人民调解工作若干规定》;第二十二条
  人民调解委员会不得受理调解下列纠纷:
  (一)法律、法规规定只能由专门机关管辖处理的,或者法律、法规禁止采用民间调解方式解决的;
  (二)人民法院、公安机关或者其他行政机关已经受理或者解决的。
  可见,人民调解只能处理民间纠纷,而本案已经被灌云县公安局于2013年12月31日立案,颜廷洲已经被刑事拘留、逮捕,以及两次遭受延期关押、并以大案要案,长期被强行要求核准追诉,截止2015年8月5日,一共被非法关押将近7个月,已经不属于人民调解委员会调解范畴,此时可以认为,本次调解其实就是灌云县公安局及人民检察院等“老虎”联合扮演的双簧,为冤假错案找个遮丑布而已,且调解过程始终充满恐吓辱骂、威胁利诱、胡作非为等肮脏场面,况且整个“调解”过程,根本就没有听到过所谓的“人民调解员”进行调解讲话,更没有见到“调解员”本人。从本案实体结果方面来讲,该案已于事发当年早被妥善处理过,流氓(刘云楼)确实是属于自己方造成的意外受伤致死,颜廷洲即没有犯罪动机,更无半点犯罪事实,根本不用负任何法律责任,但其父母还是在调解之后出于人道主义,给予死者亲属700元“赔偿款”,事发多年,死者亲属也非常通情达理,从没再向颜廷洲及亲属主张过任何责任,如二十三年之后即使想从新主张,其早已过诉讼时效,而且该案本身就是意外事件,根本不用承担任何法律责任,根本谈不上赔偿18万元的问题。另外,从灌云县民事法庭一审中可以明确,颜廷洲及亲属以及刘云楼的亲属都没有向(人民调解委员会)申请过调解,《人民调解委员会》也没有(不可能)主动、派调解员向双方要求调解,其全部调解过程全都由灌云县公安局及人民检察院“布局”及强行操作,而且为了能使“调解协议”强制签订成功,竟动用各种阴险狡诈手段,就连18万“赔偿金”其中的4万也帮着“分摊”拿出,另外连颜廷洲父母的底保都抢着说帮办,到底为什么?他们是良心发现、还是别有用心……
  至于人民调解员,在明知内情、明知整个调解是由公安局、人民检察院等相关人员联合串通及恶意安排,还勇于充当傀儡,知法犯法,是否也应当追究其相关的法律责任?
  这桩典型的冤假错案,以及充满了地方公安、检察部门腐败的“悲剧”,仅仅只是因为张义国等人为了政绩而徇私枉法所起。
  本案中的《人民调解协议书》严重存在灌云县公安局、人民检察院、人民调解委员会等相关人员,目无法纪,恶意串通他人,以恐吓、胁迫、诱导、欺骗等手段签订而成。
  颜廷洲曾依据《民法通则》第五十八条 (第3项)第五十九条(1,2两项)合同法:第五十四条(1,2两项)和《中华人民共和国调解法》第二条、第三条、第十八条,以及根据《人民调解工作若干规定》;第二十二条(1,2项)及时依法向江苏省灌云县人民法院进行民事诉讼,请求撤销调解协议书。同时,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赔偿法》第十七条(1,2两项)向县、市检察院及法院赔偿委员会,申请国家刑事赔偿,以及针对公安机关、检察机关相关人员徇私枉法、敲诈勒索、胡作非为等行为进行控告,但相关部门及相关领导,基本都是官腔扯皮,都以“客观”理由相互推脱(有的说可以到事发部门进行投诉,也就是说让他们自己查自己,有的仅说不服可以北京告去)从这一点就能看出,江苏省、连云港市、灌云县公检法互相包庇、以及纵容渎职犯罪的腐败场面;其次,在颜廷洲进行民事诉讼期间,曾多次申请灌云县人民法院调取“人民调解协议书”签订的全程录音录像,(因为录音录像可以清楚地听到、看到张义国等人对其作出的辱骂、威胁、诱导、欺骗等全部违法过程)可是灌云县法院始终推三阻四,故不进行调取;对于签订协议的过程是否公平、合法、有效等不做调查;对于张义国等人徇私枉法、滥用职权,以及胡作非为等行为不闻不问,对于公安机关、人民检察院联合串通第三方迫使颜廷洲签订协议的意义及目的不做审查、分析及认定,而只以当事人(颜廷洲)举证不能来加以枉断,试图以此来维护与包庇本案相关人员徇私枉法、敲诈勒索、胡作非为等腐败违法行为,就连民事判决书(2015)灌民初字第0084号中,灌云县一审法院也从没敢提到“是否应该调取录音录像”的敏感话题,然而连云港市中级人民法院竟然在(终审判决书中)巧妙地为灌云法院开脱渎职责任,竟信口开河,重新补充及表明原审法院曾经去过灌云看守所,后又进一步“解释”强调,该录音录像可能超过3月期限无法调取等等为由。原审法院始终不敢面对的话题 ,而终审法院为了百般掩饰及庇护一审法院渎职责任,竟然给予补充、遮掩,其真是欲盖弥彰极聪明过头。从这一点就能看出,连云港市公、检、法、攻守同盟、一致对外的工作“精神”。
  根据《公安机关讯问犯罪嫌疑人录音录像工作规定》 如果公安机关没按规定进行同步录音录像,或者有故意隐瞒该录音录像证据的行为,以此草率来认定当事人举证不能,其不利后果不应当由当事人承担,是否应该提出司法建议,或应当依法追究相关部门及相关人员的法律责任。
  对于张义国、方磊、戴乐雨、王玉荣等人的徇私枉法、滥用职权、敲诈勒索、胡作非为等严重违法乱纪行为,当事人曾多次向江苏省、连云港市、灌云县人民检察院逐级举报,但各部门不知是为了逃避自己曾经对该案审查不严的渎职责任,还是想继续纵容与包庇张义国等人徇私枉法、滥用职权、敲诈勒索、及胡作非为的法律责任,竟然屡次官腔扯皮、互相推脱,再三杜绝立案审查,由此可见江苏省、灌云县公安人员其“徇私枉法”办案的“风格”,以及更能够体现江苏省、连云港市、灌云县公检法严重渎职犯罪的普遍现象。
  其次,着重强调一下,从立案、拘留、逮捕,时间长达1年多,应该足够办案单位调查清楚当年事实经过、以及已被妥善处理过等事实【公安部长曾在2015年春节期间报道中强调:“公安机关侦查案件的同时,不光要找出犯罪嫌疑人犯罪的证据,同时还应当找出犯罪嫌疑人无罪的证据”】根据以上报道来讲,公安机关及检察部门对颜廷洲实施追诉的同时,是否已经考虑过流氓(刘云楼)当年是属于意外事件、颜廷洲属于正当防卫、案件当年已被妥善处理过、以及已经考虑到本案属于不应追诉范畴……
  况且受案部门负责人张义国及方磊,与流氓(刘云楼)及颜廷洲都是同乡,而且张义国与刘云楼两家相距仅一公里左右,对于以“刘云楼”为首的流氓团伙,长期在十里八村打人放火、作恶多端,以及当年对颜廷洲进行故意挑衅、行凶殴打,直至出现意外等等,对于本案当年的详细经过,以及早已被妥善处理过等事实,可以说人人皆知,张义国与方磊更是心知肚明。他们俩人对本案若非是经长期策划、徇私枉法以及故意进行陷害,此案不可能“扬名”全国、且致颜廷洲身败名裂。
  此案能致今天悲剧性的呈现又沉寂般地消失,我们痛恨及诅咒党内人民公安、人民检察队伍中的害群之马及腐败分子,同时也万分感谢最高人民检察院领导能够明察秋毫,及时阻止了悲剧的恶性发展,拯救了颜廷洲全家,要不然颜廷洲真的将成为第二个呼格吉勒图、第二个聂树斌及清末疑案中的杨乃武。
  如果本案能得以江苏省各级检察机关进行实质性审查,就不会被一些不法分子所利用,且有机可乘被蒙蔽过关,全国就不会出现许多类似的冤假错案。
  现江苏省、连云港市、灌云县等有关部门即使再狡辩,也绝不能够袪除或掩盖张义国等人的徇私枉法、滥用职权、敲诈勒索、胡作非为等违法犯罪的法律责任。
  同时,很真实地揭露一下,江苏省连云港市、灌云县人民检察院及公安机关对审查及办理此案件的态度:在此期间,颜廷洲的亲属以及代理律师,曾多次向公安机关、及人民检察院递交相关证明材料,且所有材料都具有真实性、合法性。其主要目的都是用来证明颜廷洲“属于不应追诉范畴”,而且都出自于广大民众的心声:其中有曾经遭到过流氓(刘云楼)等人的流氓行为所侵扰而发出的的怨恨;有多份是村民针对颜廷洲在23年后突遭逮捕,觉得太不公平而自愿联名签字联保、以此来恳请政府秉公处理本案的证明;有南岗乡深沟村党委书记(于成溪)的慷慨证词;有事发当年曾在调解现场,看到或听到双方亲属达成口头协议、及赔偿过程的人证明等等,但办案人员看完之后,都拒之门外。其次,在颜廷洲进行上诉、控告期间,办案人员竟动用各种关系及极端手段,对颜廷洲及亲属进行恐吓威胁,百般阻止其上诉、控告【办案单位曾多次托人用电话对颜廷洲进行威胁、利诱(有部份通话录音为证)都被一一回绝】办案人员还曾促使相关人员直达颜廷洲父母家,对年迈父母进行谩骂、恐吓,还强调威胁其父母转告家人都放老实点,不要到处找死乱告,公安局随时可以来抓人、重新“审查关押”等等(迫使深沟村主任于华新领至其父母面前进行恐吓威胁)以此来阻止颜廷洲上诉及控告。
  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胜利召开之后,颜廷洲继续向江苏省各级部门进行走访、投诉。希望此冤假错案能得到妥善处理,直至2018年6月7日,其父母突然收到一封恐吓信,但信的内容不是信访局及司法部门所意,而是灌云县南岗乡派出所副所长(杨帆)受人指使所为,其内容满满针对颜廷洲上访作出“警告”及威胁,别无它意。
  如此肮脏腐败的情景,也只能说明连云港市、灌云县执法部门老虎与苍蝇肆无忌惮,十分猖狂。
  以上所述完全事实,希望有关领导能够尽快察明、尽快剔除人民公安、人民检察队伍中的害群之马,消除恶劣社会影响,重树人民公安、人民检察在百姓心中的正派形象!

  真人真事~感谢友友们关注与支持,恳求大家微信帮助转发!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来自 天涯社区客户端 |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1次 发图:1张 | 更多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