曝光:南京鼓楼医院,我说什么都是错,你们说什么都是对!

楼主:S5B2 时间:2019-08-22 19:54:04 点击:558 回复:14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尊敬的各位领导,媒体记者,社会各界的朋友们,您们好:
  泣血求助人:丁超
  身份证:320105199211101219 电话:13912969517 微信:Q398909369
  微博:小白大蓝鲸
  被举报人:南京市鼓楼医院 地址:江苏省南京市鼓楼区中山路321号
  医院总机:025-83106666
  今天求助你们,实在是走投无路,万般无奈。我要向你们反映的是关于我父亲丁克强先生和南京市鼓楼医院的医疗纠纷事情。

  南京鼓楼医院实在是以大欺小,欺人太甚,很多人尤其是我的朋友还有邻居们,他们以前也与鼓楼医院有过矛盾,但最后都选择了息事宁人,因为鼓楼医院实在是太强大了,小老百姓惹不起。
  以前鼓楼医院还是不错的,但是这几年,鼓楼医院不知道是为了什么,到处怨声载道!哀鸿遍野!各方的投诉此起彼伏,人民群众叫苦连天,苦不堪言,真是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我一丁点都没有夸大其词,各位领导,只要您们在百度上搜索一下关于鼓楼医院的文章和帖子,就能体会到我说的这些词语了。不过您们看到的也只是冰山一角,医疗受保护也是不争的事实!
  其实我也投诉了很多地方,包括南京市卫健委,江苏省卫健委,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以及南京市市政府,江苏省省政府,纪律监察部门,中央扫黑除恶巡视组,国务院总理办公室等!
  结果我数次上访、举报、投诉,都被无故化解。或是不了了之,或是马虎草率,或是皮球乱踢,或是张冠李戴,或是避重就轻。反正完全没有一点解决问题的态度。当然也有书面受理的,可回答的内容却叫人大失所望,简直是欲哭无泪,雪上加霜!比伤口撒盐有过之而无不及。回答的语言多是晦涩难懂,主要以敷衍糊弄忽悠为主,是肉体和心灵的双重打击,让人无路可走,生不如死,整个人被折磨的夜夜无法安眠,日日不能入睡。我父亲惨死又面对如此蛮横无理的医院,身心俱疲,每天都感觉到很累很累,好似头顶上压着一座大山,连一口气也不允许我喘息。
  我为了给我父亲维权,从4.16号开始就在网上注册了一系列的自媒体,什么百家号,大鱼号,企鹅号,搜狐号,网易号,封面号,触电号,知乎号,一点号,凤凰号,简书,豆瓣,西祠胡同,天涯论坛,惠头条,趣头条,360号,微博,贴吧!结果很多自媒体号都被无情的删帖和永久封号。更有甚者,引来无数水军对我进行肆无忌惮的谩骂和污蔑,胡乱的攻击我去世的父亲和无端的对我个人进行指责,这点很难让人相信这些不是鼓楼医院请来的。
  我正当维权,却要被人称为“医闹”?难道只要是和医院有纠纷的患者家属就都是医闹了?这样的话明显很不公平,难道医生就不会犯错?难道犯错了就不应该惩罚?看看我们国家有多少医生是因为医疗事故受到惩罚和处理的?又有多少“医闹”被制裁的?这些东西就是一部辛酸的血泪史,每一部都是血与泪的交织。
  这些坏人视国家规定为无的放矢的一纸空文,随意践踏、扭曲和破坏,甚至公然抗拒。他们是非不分,真假不辨,荣辱不知。不除必将祸患无穷!
  想想也搞笑,患者这种弱势群体还要被无端的指责和妖魔化,这样才是对的吗?这样真的好吗?患者往往都是受伤最大的,却还要背负着这些痛苦,这是什么道理呢?有人说,惩罚医生会导致无人从医,今后医患矛盾会更大,但是我认为维护正义和正道永远是最重要的事情,您觉得呢?
  不能因为投鼠忌器就不去惩罚犯错的老鼠,如果这样的话就是本末倒置,倒行逆施。不错,一个杀人犯也许曾经是个好人,也救过人命,可是这一丁点也不能成为他赦免的理由,对就是对,错就是错,谎言总有一天会被勇敢的人戳破,儿童可以盲目的听从别人的意见,但是成年人不可以。人要有自己的辨别能力,什么事情该做什么事情不该做,不能人云亦云。可以说人人都是患者,人人都可能需要维权,每个人都需要理智的看待这个问题,不要等到问题发生在自己身上后才恍然大悟,总有一天你们也要面对这个问题的,到时候希望你们还能如此的无脑,试想一下什么样的人才会愚蠢到杀人这么荒唐的举动?
  从小到大我父亲陪我的时间最多了,他每天都要等我放学,给我开门,等我下班,给我开门,感情无比深厚,生死不肯分离!
  我父亲,年轻的时候在古平岗救过人。当时围墙倒了,压住了许多学生,剩余的围墙还摇摇欲坠,可是他毫无惧色奋不顾身的冲进去,在大石块和大石堆中,把砸的受伤的孩子抱了出来,因为及时的救援,使得一些孩子得以活命,可有些孩子却因为伤势过重,最终因故去世。而我父亲和其他参与救援的人不同,他救完人就匆匆的离开了。其他人则显得“聪明”的多了,他们就在原地等,等什么?等家属吗?最终等来的是各加一级工资。我父亲好“傻”,可他就是这么一个人,一个和雷锋同志一样的人,一样是在去世后,才被人知道自己做了多么伟大的事情!
  我爸爸很可怜的,这二年他的情感很脆弱,动不动就会感动,眼里面满是泪水,他以前不是这样的,他的脾气很爆的,可是他老了,真的老了。他仿佛就是为了付出爱而来,却不拖累任何人的离开。我每天上班都觉得眼前是我爸爸的影子,回到家,也很不习惯,总觉得他还在那里似的,还在那里一样!
  小时候,我父亲带我去医院打针,那个时候我很小,才几岁这样,有一个比我大的孩子,他欺负我。他爸爸带着他,想要插队,我父亲很勇敢的和他们理论,最终还打了起来,那个孩子的父亲很高大,有185这样,而我父亲只有170,论块头论力量都不如他,可是我父亲很勇敢,他为了保护我挺身而出,面对比自己强大数倍的“敌人”也没有丝毫的退缩和恐惧。我想,这不是任何一个爸爸都能够做到的,可是我爸爸就是这样的一个人,一个深深爱着我的人,一个爱我超过自己生命的人。
  今天,我也要和父亲一样,去面对一个更加强大的对手,以前是我父亲为我,今天是我为我父亲。这个对手无比强大,已经远远的超越了我爸爸当年面对的困难,虽然如此,虽然有很多人都败在他手上,虽然以后还会有更多人败在他手上,但是我不会屈服,我一定要为我父亲而战,我要用尽身上的最后一滴血!像他当年一样,挺身而出!
  在写下这段话的时候,我已经被多次劝说,“这不可能有结果的,你100%必输无疑”。“鼓楼医院可不是小医院”,“就凭你能斗得过鼓楼医院吗?”“你痴人说梦,异想天开”,“医学会,法院和鼓楼医院熟的不能再熟,你懂什么啊?”对不起,我一样也比不上南京鼓楼医院,一样都不如他,可就是这样,就是屡次失败,也仍然要屡败屡战,虽然我样样都比不上南京鼓楼医院,但是我为父报仇的决心不会动摇!
  劝我放弃的有:我母亲,我伯伯,我姑妈,我舅舅,我姨妈,表哥,堂哥,表姐,同事,朋友。我知道,面对强大的南京鼓楼医院,我可能是一点机会都没有。
  可是我父亲去世时,我三次替其闭眼,又三次睁开,事实如此,非我胡乱说之。
  我要为我父亲讨回公道,那怕只有一次机会,我也会牢牢的抓住它。
  除了我没有人会帮他了,这是我最后能为他做的事情了。
  我必须要替父报仇,就是粉身碎骨、人头落地、上刀山下火海,我也要替他讨回公道!
  我和我父亲既是父子,又是朋友,更是知己,为知己者死,死而无憾!
  他和“智伯”一样,以“国士”遇我,我必以“国士”报之。
  我为我父亲的事情生死不惧!
  太史公曾经说过:“人死有轻于鸿毛,或重于泰山”,毛 也说:“为人民利益而死就比泰山还重,替法西斯卖命,为剥削人民压迫人民去死,就比鸿毛还轻”。
  今天我也要为我父亲的事情做一回“泰山”!
  接下来请允许我把这次事情的经过告诉您们:
  2019年3月6日深夜,我妈突然发现我父亲生病,送去鼓楼医院急诊后,在全身CT之下,确诊是慢性脑积水导致的症状,而严重的肺部感染问题却被忽略了,医生并不知道他还有严重的肺部感染。属于严重的漏诊行为!
  急诊医生说,他这种情况的慢性脑积水是不用抢救的,但是后期还是要做手术的。
  3.8号下午1.50手术。手术后,肺部感染问题加重,肺部感染情况迅速达到极其严重的地步,下达了病危通知书,期间因为没有有效治疗,导致肺部感染控制不住,而且还被感染了甲型流感,并且没有隔离,还让我们去宁益眼科中心自费买药,最终在代海滨主任找关系的情况下送去鼓楼医院4号楼4楼的综合ICU。转入4号楼的时间是3.21号!注意!我们和代海滨主任非亲非故,而且还是在ICU加床,一般情况下是绝对做不到的,这是为什么?接下来我会展开!
  我父亲在鼓楼医院手术之后,因为肺部感染问题于4.2号去世,院方多次声称毫无问题可言,他们在严重肺部感染的情况下,还要给我们做慢性脑积水的手术,导致患者的肺部感染问题更加严重,最终去世。试问如果是正常的行为,为什么医院还愿意和我们协商三次有余呢?
  问题的关键不是手术做不做,而是要不要先做,他们对于我父亲的手术,连一个呼吸科和感染科的会诊都没有,就直接做了脑积水腹腔分流手术。为此我也咨询过很多专家,大家一致表示,如果是慢性的脑积水,应该要先控制或治疗肺部的感染问题,如果肺部感染都得不到有效的控制,即便是做了脑部手术,也未必能救命,所以要先解决肺部感染这种致命的问题,这点非常重要。
  医院没有先发现其严重的肺部感染,就进行了脑积水腹腔分流手术,注意这不是急性脑积水,否则当天夜里就要抢救了。
  进入ICU后使用了甘露醇,甘露醇是一种脱水剂,脑积水情况明显好转,因为他们不知道有严重的肺部感染问题,所以没有及时使用抗生素,直到晚上19:58才用的拜复乐,早上9点就进你的ICU了,夜里面3点就做了全身CT的扫描,你这个时候才使用抗生素?这是为什么呢?手术签字是发生在下午三点左右的,也就是说,晚上使用拜复乐的时候,我们并不知道,连手术医生也是不知道的!
  我也是在4.16号,也就是我父亲去世后第14天,才知道他居然入院的时候就有严重的肺部感染了,这是代海滨主任亲口告诉我的,我还拍了照和录了音。所以说之前我是一点都不清楚他的这个问题,那么之前说的加床情况,也就一目了然了,真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送人到医院的时候,只是发现他行动不便,当时并不知道他有严重的肺部感染,为什么我这么说?因为入院诊断时并没有肺部感染这一条,所以导致最终手术后,因为肺部感染问题死亡。直到3.12号问题非常严重的时候,管床医生张顶顶才发现,说他原来进来的时候就有很严重的肺部感染问题了,还有间质性肺炎。我当时以为是推卸责任,所以并没有留意,只要能救活,所有问题都不是问题。
  事后医院居然说脑积水问题比肺部感染更重要,所以必须要先做手术。其实这是谎话,因为当时急诊的医生就说了,那种严重的脑积水一过来就是要抢救的,比你父亲的这种还要厉害,立即会死人的,而他的脑积水问题是慢性的,慢性的是可以达到平衡的,不用立即抢救,所以安排在第二天下午1.50手术。而且代海滨在录音里面也说了,不治疗并不会死。你医院一会说不重要,一会又说非常重要,我们应该听谁的?话都被你们说光了,能让别人说二句吗?
  另外还有一种特别恶劣的现象值得大家深思,就是每当出现医疗事故后,医院和医生本能的要逃避,而这种本能逃避的行为,最终都会酿成更可怕、更极端的事故,这些事故已经很多很多了!多到让人不敢相信,为什么救你的人,最终却成为了仇人?
  我父亲还在医院被交叉感染了甲型流感,医院必须要为此负责,转入另外一个ICU的入院诊断赫然写着甲型流感四个大字。这时候居然有了甲型流感了?请问这是什么时候得的?我问过代海滨主任你一开始就知道他有这个问题吗?他说我们都没有检查过这个问题,怎么可能知道,我神经外科只看头,其余不看,做完手术就可以把你父亲推出去了,头部是他们负责的90%,其余是10%,如果你们对付不了肺部感染的问题,可以告诉我们,我们自己转去别的医院,最起码你得告知我们,这是不能拖的问题。
  今年年初香港就因为甲型流感导致了226人的死亡,可想而知,这种情况是多么的要命,别说是甲流了,就是被传染一个感冒也是天大的问题,ICU的患者都是重症,一个小的交叉感染,随时都可以要了他们的命,这点实在是太可怕了。如果我爸在家保守治疗,最多是瘫在床上,不可能这么快就没有的。
  而现在的医院和各方都在对其进行保护,最终只能因此造成更多的医疗纠纷,所谓千里之堤毁于蚁穴,你的保护只能成为他助纣为虐的焰火,不要担心没有人来行医,只要有公理的存在,只要能公平公正,用心去对待患者,患者不都是魔鬼,而医生也不会再遇到危险。
  我要为我父亲向鼓楼医院讨回公道!要让鼓楼医院向我和我父亲道歉,要他们承担应该承担的一切!
  最后一句话:愿世上再没有“救你”的仇人!
  接下来请允许我把具体的举报内容说给领导们听:
  投诉1
  漏诊!因为医院没有先发现其肺部的严重感染,就进行了慢性的脑积水分流手术,导致因为肺部感染问题恶化,以至于全身多器官的衰竭从而死亡!注意这不是急性脑积水,否则当天夜里就要抢救了,当天用了甘露醇(脱水剂),病情好转,而他们不知道有严重的肺部感染问题,没有使用抗生素,到3.7号晚上19:58分才使用的拜复乐(抗生素)早上9点就进你的ICU了,夜里面3点就做了全身CT,为什么这个时候才使用抗生素呢?(手术时间是:3.8号 下午1:50分)
  投诉2
  手术签字是3.7号下午三点左右,而使用抗生素是3.7号晚上7:58分,也就是说,我签字的时候,不但是我不知道我父亲的严重肺部感染问题,就连主刀的医生戴嵬也不知道有严重的肺部感染问题!那么请问这种签字还能算有效吗?这可就不是免责声明了。
  如果我知道的话,这个手术是万万不能做的,人命高于一切!问题是即便是晚上7:58分发现了严重的肺部感染,但是他们也从始至终都没有人告诉过我。如果不是我自己调查,也不会有人和我说的,这算什么?是你们要故意害死他吗?所以不肯告诉我真相?怕我知道后阻止你们,对吗?
  投诉3
  南京鼓楼医院非法开设宁益眼科中心,(院中院)南京市卫生局的同志和我说,这个事情他们知道,但是没办法处理,这是明显的违法乱纪行为,国家已经明令禁止了!
  投诉4
  我父亲在院被交叉感染甲型流感,医院必须要为此负责,而且还有很多患者都有被感染,但是均被鼓楼医院压制,据我所知,有三起,因为被压制,所以无从得到准确的答案!
  而我父亲的甲流问题,他们现在又说是不确定为甲流,只是怀疑是甲流,这样就可以逃避责任了!可是3.21号张北源医生和4.16号代海滨主任,他们都知道这个甲型流感的事情,我第一次得知这个事情就是从张北源医生那里知道的(他当时原话是,甲流来的快,症状去的也快),当时是3.21号入住4号楼4楼ICU的第一天,这点录音里面有,就是4.16号和代海滨主任的录音!鼓楼医院的地位在南京属于老大,一般市里面是拿他没有办法的,而且今年2月份香港甲流死亡过百,所以甲型流感问题不是小问题!而是人命关天的大事!
  投诉5
  在我父亲有甲型流感的情况下,还不对他进行隔离,因此导致会传染给其他患者的可能,也没有针对性治疗甲流,鼓楼医院107区ICU神经外科代海滨主任说,他都没有给他检查过这一项,也不知道他是什么情况,他只治头,其余不管,这点有录音为证,他说:做完手术就可以把你父亲推走,这是代海滨的原话,我一个字都没有动过!
  投诉6
  因为代海滨说的他们头部负责90%其余负责10%,所以治疗的13天内,情况毫无好转,越来越恶化,而转入4号楼4楼ICU几天情况就有所改善,属于延误治疗时机,而且代海滨还特别找关系,在治疗13天后把我们送到4号楼4楼的ICU进行治疗,他怕人死了会有责任,否则为什么要给你找关系呢!你的ICU还不是天天死人吗?而且ICU的病床是异常紧张的,小医院尚且如此,更不要说是全国有名的大医院了!
  投诉7
  转院后同样的治疗时间,连血液净化机都使用了,可费用却少了,这是什么原因?明显的知道自己有过错,从而减免了部分费用!很多医院都有这种补救的措施,辅助证明了自己的医疗事故!因为减少你的费用,可以降低或者抚平尖锐的矛盾和情绪!
  投诉8
  代海滨拒绝我打印病历和封存,并且篡改病历,这个时候我父亲已经去世15天了,我到第16天,也就是提出打印封存病历的第二天,才发现他们是必须要给的,在多次投诉之下,他们还是给我又拖了半天的时间,所以我完全有理由认为,他们是在违法篡改病历,病历内容难以被人信任!在我的主诉里面,也确实是有被改动的痕迹!只要被篡改就不能进行鉴定,这样他们就可以先赢我一局!
  投诉9
  鼓楼医院看到我发帖后,主动找我谈话,想给我钱私聊,请问没有责任,为什么要给我钱?还说是抚恤金?道理何在?而且还动用派出所的力量给我打电话!我想如果不是扫黑除恶的运动开展,我很可能就被他们以扰乱社会秩序和寻衅滋事罪抓进去坐牢了。
  我父亲被你们医治去世,我找你们讨回公道,还要被判刑,难道就没有公理了吗!难道说只要是和医院维权的就都是医闹?医闹都枪毙了好不好?全家都杀头满足吗?通过扣帽子的手法,让阅听人在还无法深入了解、思考之前就被负面的标签所影响、产生负面的情绪与认知,并产生抗拒,同时这种宣传也使攻击对象深受打击,你们还真是会玩呢!
  为了证明鼓楼医院确实和我谈到私聊的问题,我可以告诉打黑除恶巡视组的领导们,当时他们说的一些细节,医务处处长的权限是5000以内,副院长是5000-20000元,鼓楼医院院长是2万-10万!
  可以想象一下,这些东西如果不是鼓楼医院和我说的,我怎么可能知道的这么清楚,另外他们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内容?其实听话听音,可以从这点看出,鼓楼医院确实是有责任的,因为当时的一个中立律师说了,要是真的没有责任,完全没必要和你谈三次,完全不可能的事情!第二次就报警说你扰乱医疗秩序了,所以说鼓楼医院还是理亏的!
  前二次都是鼓楼医院主动打电话找我们来进行沟通的,只有第三次是我们主动找他的!
  时间为:
  4.24号!第一次谈判!
  5.9号!第二次谈判!
  5.15号!第三次谈判!
  谈判地点都是在鼓楼医院的医务处!
  负责人:戴玮
  投诉10
  南京市卫生局给我的关于鼓楼医院的回答中,有多处矛盾和错误,请各位领导以及大侠帮我主持公道!我相信邪恶永远不是正义的对手!
  我父亲姓名:丁克强
  身份证号:320105196105221213
  南京鼓楼医院病案号住院号:4887870
  1961年5月22日出生
  2019年3月6日深夜进入鼓楼医院急诊,3月8日下午1.50分进行脑积水腹腔分流手术
  3月7号入住南京市鼓楼医院1号楼7楼的神经外科ICU107病区28床
  3月21号入住4号楼4楼ICU
  于2019.4.2日晚7.30分去世
  维权实在是太难了,难比登天啊!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3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S5B2 时间:2019-09-05 20:49:00
  主流媒体监督医疗事故的处理权限被剥夺,如果你想让你遭遇的医疗事故被社会关注,也只能通过自媒体来实现了。 所谓的自媒体,也就是微博、贴吧、天涯、网易、腾讯等社交网站、论坛,通过自己或者一些炒作团队来制造影响力。
我要评论
作者:高邮老海 时间:2019-09-20 08:20:54
  支持楼主,医院给一点就拿一点,这种官司很难打的。
作者:如若不曾遇见 时间:2019-09-20 11:01:47
  忍无可忍,无需再忍!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