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界异闻: 一位纪检工作者遇到两位故意枉法法官(沈慧娟、刘伟),结局(转载)

楼主:ty_曙光292 时间:2020-07-10 14:51:14 点击:1708 回复:3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法界异闻:
  一位纪检工作者遇到两位故意枉法法官(沈慧娟、刘伟),结局如何?
  举报徐州中院法官沈慧娟故意枉法裁判的依据如下:
  1、首先,沈慧娟你故意撒谎目的是什么?一个简单的案子,故意“拖而不审、审而不结”一年多,我就怀疑有违法乱纪问题。该案到底是2020年6月16日审结的,还是2020年7月3日审结的。按判决书是6月16日结的案,6月25日以后我多次给你打电话催要,甚至打电话到信访和监察处投诉你,你为什么一直撒谎说还没写判词呢?你人品有问题,说谎成性。
  2、其次,庭审时,我明确告知你,我妻子在第三人配偶的厂子任现金会计,所有借款第三人均要求为现金,就是不是现金,也要负责取出来(原因厂子销售款零钱大多,付款货款时搭配使用)。还告诉你一审时我向法庭提供2人证言,原一审法官说这些证据就够了,三张欠条就足以证明田永欠我的钱了,听了法官的话,我就没提交。我还在一审庭审笔录里留下很多电话号码,说明这些人都知道田某欠我这笔款。我关于这方面的合理陈述也是证据,怎么能说没有证据呢?另外,我拿田永交给的欠条交给一审被告赵成武,让他把欠款直接还给我就行了,赵某因为知道第三人欠我的钱,所以就默认了,二审他知道必定败诉,所以才没参与上诉。以上证据足以构成证据链条,证明第三人欠我的款。沈慧娟你认定我虽持有田永出具的三张欠条,但在诉讼中对该三笔借款的情况并未提交任何证据证实,显然是主观故意错误认定。沈法官请你用证据事实和法律事实负责任地推翻我的证据链是假的,不符合我认为的法律事实。推翻不了,就说明你为了他人请托故意枉法了。
  3、再其次,第三人田永欠我的钱,田永把赵成武、苗成朴给其打的16万元欠条交给我,我立即(中间没有5分钟)就告知了赵成武。如果此欠条不真实,或是更新设备需要补差价的款,赵成武肯定不愿意,当时立即就会去找田永。欠条不真实或是更新设备需要补差价的款,田永敢给我此欠条让我找赵成武要钱吗?当时田某、申请人、赵成武我们三人就在一个院里,欠条有问题,可能吗?啥叫证据,当面告知赵成武,二次庭审他都承认了,这不是证据是什么?赵成武的承认、16万的欠条及申请人合情合理的陈述就是一个完整的证据链。我告知赵成武、苗成朴欠条的事了,他们不找田永要说法就是证据。田永不是给过我欠条就离开厂子跑了,赵成武、苗成朴知道欠条在我手里,如果是苗成朴说的那样是更新设备需要补的差价,欠条在别人手里他会无动于衷,符合常理吗?鬼都不信的虚假陈述。法官沈慧娟你主观故意采用虚假陈述,主观故意否定第三人和苗成朴、赵成武有真实的债务关系。倒是他们俩拿不出任何证据证明其虚假陈述可信-----欠条是更新设备需要补差价的款。沈法官是不是接受了他人的请托,才如此主观故意。请沈法官你用证据事实和法律事实推翻我上面的证据链是假的,不符合我认为的法律事实。
  4再次、田永欠我的钱,没钱给,给我苗成朴、赵成武欠他钱的欠条,有什么主观恶意?田永离家出走是房子拆迁,要账的人多,是他的自由,和主观恶意有什么关联?与给我的欠条有什么关系?取得欠条的时间上看有什么关系?我那段时间天天找他要账,要账还要看时间吗?法官沈慧娟你从哪里体察到的主观恶意,给我解释一下。我认为,你为了达到让我败诉的目的,你什么鬼点子都能想出来,竟然能杜撰出以“田某行为是否存在主观恶意亦需其本人到庭才能查明”为由,判被我败诉,主观故意十分明显。典型的“莫须有”理由,没有任何依据的臆测,你这个理由太荒唐。我没看到田永的主观恶意,我倒看到你的审判底裤太脏。按法官你的说法,诉讼双方缺一人就不能断案了,理由十分拙劣。你是为了枉法裁判,为了他人的请托或其他原因,你丧失了道德底线和职业操守底线。请你给我解释田永的主观恶意从哪儿流露出来的,你是从哪个、还是哪几个证据事实揣摩出来的,还是为了故意枉法裁判自己杜撰出来的?还是言为心声,自己当时的心态。你和沛县法院法官刘伟犯了同样的错误,就是请托你的一方依据法理不能赢,你们创造条件让他们赢。你和刘伟都这样做的,是不是有点丧尽天良。你们二级法院二位法官舞弊手法,一脉相承。“田某行为是否存在主观恶意亦需其本人到庭才能查明”这个认定是你主观故意枉法裁判的铁证,你是聪明反被聪明误。就这一条就足以认定你没有居中裁判,你违规了,沈法官。
  5、苗成朴、赵成武可以说手里没有任何证据事实推翻我的证据事实。二审拿的证据与本案基本没有关系,一审拿的和田永结账手续是复印件,没有原件佐证,不能充当证据,你竟然能认定事实写在判决书上,一审时我已否决此证据。剩下就是虚假陈述,我一审、二审均指出为虚假陈述,依法本应该给予处罚,你竟然能在认定事实里故意揉进去混淆是非。沈法官,你主观故意枉法裁判太明显了。苗成朴他们的虚假陈述,漏洞百出,还需要我教你怎么辨别虚假陈述吗?你是老法官了。举证分配原则、裁判规则在你眼里就是你的提线木偶,你想怎么提就怎么提,不守规矩、不守规章制度,肆意妄为,践踏法条。
  总之,沈法官,你践踏了法律的公正性。你没有敬畏法律、敬畏组织、敬畏百姓。你在本案故意以权压法,欺压百姓,有些任性而为了。我知道,法院是强势单位,你是强势的人。再强势不能藐视法律,何况你是靠法律吃饭的人。记住一句格言:给别人挖坑的人最终埋进去的是自己,这是血的教训。沈法官还是主动向组织认错吧,给我道歉吧。问题不在大小,关键看态度。请你珍惜机会。

  举报沛县法院法官刘伟涉嫌民事枉法裁判罪。
  主要事实证据如下:1、擅自篡改申请人的诉讼事实和理由。申请人在《民事诉讼状》上、庭审笔录第四页陈述的、《原告代理词》中书写的诉讼事实和理由(材料已被刘伟销毁)与刘伟在判决书上书写的事实和理由内容大相径庭,诉讼实体被刘伟恶意篡改,造成申请人诉讼主张成为无源之水无本之木。目的通过篡改便于捏造虚假的法律基本事实,用以掩盖该案真实的基本法律事实。另一个目的就是审判网上裁判文书公示合法化,逃避监督。2、主观故意隐匿对申请人所有有利证据(篡改诉讼事实和理由就是便于操作隐匿证据)。申请人向沛县法院提供了十三组(条)相互关联、相互印证的证据,凡是有利于申请人的均被故意隐匿不采信。3、违反法律规定,故意剥夺申请人辩论权利(见庭审笔录第13页)。当时庭审时,申请人代理要念庭审辩论材料,被要求交书面辩论材料,申请人代理当庭递交了该材料(此材料已被刘伟装卷时销毁,见卷宗申请人编号缺失页码)。4、主观故意让申请人承担诉讼费。此案按简易程序审理,按普通程序收取诉讼费(见1069号判决书)。5、在卷宗装订中舞弊,故意销毁申请人证据说明材料共计26页(详细见提交本庭的案卷失真情况说明)。在卷宗中,原审故意把申请人的材料算作被申请人的材料共计67页(证据见卷宗第153页最能说明问题)。页码的编排也可以认定其主观故意行为(证据见卷宗151--152页,故意模仿申请人代理编排号。申请人代理不可能在编号时把被申请人的证据编进去,划掉152-157就是证明。)事实行为的目的就是让申请人败诉到底,以权压法意图明显。也说明该案不是个案、偶案,屡用不爽,二级法院案件质量监管体系失灵,否则不会如此无所顾忌、明目张胆。6、故意销毁申请人提交的《关于本案审理适用“证明妨害规则”的申请书》,故意不调查收集、不要求开发公司提供帐簿,目的是极力回避开发公司存在合同欺诈、价格欺诈问题(该材料已提交本庭)。开发公司拒不拿出2002年账簿(申请人在沛县纪委见过该帐),仅该帐薄就足以证明开发公司存在合同欺诈、价格欺诈申请人。价格欺诈、剥夺申请人房产处置权等诉讼问题还被法官故意漏审。7、故意篡改证据产生时间。《房地产买卖契约》签订时间应为2010年4月2日,与《产权证明书》(李敏署名)2010年4月2日,它们配套。法官刘伟主观故意把这一日期(判决书第三页)改成2000年4月2日,并写道:2002年4月2日,开发公司与陈英杰签订房地产买卖契约。更改时间的目的,就是制造申请人是从案外人手里买的假象,与开发公司毫无关系,为枉法判决开篇行文。8、刘伟操作的路径就是借用开发公司提供的唯一证据《徐州中院(2018年)苏03民终7956号判决书》掩盖申请人和开发公司存在房屋买卖行为的法律事实,把开发公司合同欺诈、价格欺诈及帮助案外人企图敲诈勒索申请人的证据全部隐匿。实际该证据是对申请人有利的,能支持申请人的诉请。该判决书明确认定申请人和案外人“就涉案房屋共同出资购买”,从法理上已经认定申请人是开发公司的合同相对方。法官刘伟故意视而不见,故意跑题“明理释法”让申请人败诉,有意枉法裁判意图和事实行为十分露骨,就是“投桃报李”为开发公司开脱应该承担的法律责任。刘伟不愧是一位有着二三十年丰富审判经验的高手,舞弊能力不可小觑。以上证据及事实,已与法官刘伟见过面,并提供邮箱要其确认。沛县法院及法官刘伟默认了以上所有证据及法律事实。刘伟的反智、反常行为,可以合理怀疑其故意枉法行为是受不法利益驱使。铁证如山,毋容置疑。
  法官刘伟主观故意隐匿案件真实的证据事实和认定错误的法律事实。申请人代理依据证据的“三性”总结归纳的案件法律事实材料,被沛县法院法官刘伟在装卷时故意销毁。原告依据证据事实认为的案件法律事实是:案外人当时没钱买房(开发公司2002年7月31假收款给案外人开具收款收据票号2871241、《商品房买卖合同》第七页第六款、建行贷款手续三个证据关联印证),被申请人的房子卖不出去(庭审笔录第十页王浩陈述、开发公司账簿载明价格偏低为证,同时也间接证明存在价格欺诈,当时房价1500元平方米,而合同签订价格2534元平方米,虚高1000多元,目的为案外人骗取沛县建行贷款9万元服务。告诉申请人需付款15,2万元,而实际12万以下,欺诈申请人超过1.6万元)。于是被申请人和案外人恶意通谋,骗原告到开发公司财务科先交款(收款票号2871240)、给案外人开假收款收据(票号2871241)(二张房票、及合同分期付款表述等为证)等手段,以一套门面房不能写两个人名字为噱头(申请人和案外人份额合同的表述:开发公司一套门面房不给开二个名字的票据;与案外人母亲的电话录音说明当时可以开两个名字的票据,为了贷款开发公司欺骗了申请人相互关联印证),通过胁迫和虚假承诺(申请人要求退款及被迫接受陈英杰名字票据的陈述证据合乎常理)为案外人骗取了合同签订主体资格(见《商品房买卖合同》)。然后以原告交的款为首付,骗取银行贷款9万元,打入2390087771被申请人账户(建行一套证据)案外人实际用于购房不足5万元,余款它用(见开发公司账簿)。申请人在欺诈下与案外人签订了份额协议即《购房协议书》(此合同可以看出申请人和案外人虽然合买,但本意一家一间产权清晰,对只用陈英杰名字开票反对过,开发公司和案外人合谋欺诈违背了申请人本意)。期间被申请人和案外人以价格欺诈为手段骗取申请人超过1.6万元(18年前。证据见申请人账簿;开发公司和案外人手里的实际付款合同,因为虚假合同和实际付款数差距较大,依据经济往来常识,实际付款合同应该存在,应该让开发公司拿出来),从此结成利益联盟,不断造假证据蚕食原告的财产,并偷办房产证,故意剥夺申请人对自己房产的处置权(证据房产证、土地使用证,开发公司违背了不给陈英杰办证的承诺)。开发公司为了帮助陈英杰超低价购买申请人的份额,并请托原沛县房管局职员王磊帮忙掩盖偷办房产证的事实(申请人数次到房产局查询情况,均被王磊欺骗。2014年1月申请人给租户办手续需要房产证明,王磊继续欺骗申请人,给申请人开了一张房产证正在办理之中的证明,实际2010年4月房产证已经办好了,开发公司、案外人及房产局恶意串通故意掩盖已偷办房产证的事实,动机就是敲诈勒索),造成申请人本应该在2015年8月就能在徐州市里买上住房,结果因涉案房无法出售被迫租房三年,给申请人因房价较快增长造成巨大经济损失(证据33页)。申请人在2018年年底高价购房。沛县房屋开发公司与案外人通谋欺骗,特别是开发公司财务工作人员的欺诈操作,造成申请人一些错误认知进而产生不利后果。开发公司一些人在价格欺诈而获益的诱惑下,让案外人没钱能买房,申请人遭受经济损失。法官刘伟认定的案件基本法律事实:原告和案外人共同从开发公司购买商品房,合同是案外人和开发公司签订的,所以原告不是开发公司的合同相对方(造成这个情况恰恰是开发公司和案外人恶意串通欺诈造成的,没有钱怎么买的房?依据证据被告败诉无疑。刘伟篡改诉讼事实和理由、隐匿证据正是为了极力掩盖这个事实。通过申请人的事实行为足以证明申请人是开发公司的合同相对方)。出现完全迥异的二个基本法律事实原因何在?事出反常必有妖。就是法官刘伟主观故意篡改原告诉讼事实和理由,彻底屏蔽对原告所有有利证据造成的。被申请人没有任何证据能推翻申请人认为的证据事实和法律事实。
  依据证据事实和法律事实申请人是开发公司的合同相对方。申请人和案外人是并列关系(都是买受人),共同去开发公司财务科交的款,独立分别和开发公司(出卖人)产生法律关系。申请人所有受骗的根源都在开发公司,如果开发公司不欺诈,案外人没有欺诈申请人的基础和能力。申请人现金交给开发公司的,要求用自己的名字开票了,开发公司不愿意;也要求退款了,开发公司胁迫不给退;开发公司为案外人骗取了合同签订主体资格,开发公司直接进行了价格欺诈,申请人的所有损失均应由开发公司给付。开发公司的损失可以起诉它单位参与欺诈的职工和案外人,这是二个不同的法律关系。申请人和案外人之间只是在开发公司欺诈下产生的份额合同法律关系,该关系通过共有产权诉讼已经了结。根据该共有产权判决书判决的面积,申请人退给开发公司即可。申请人的商品房买卖合同相对方是开发公司;份额合同相对方是案外人陈英杰。
  2019年十一月十三日申请人的上诉被徐州中院按撤回上诉处理,此中有违法乱纪的成分,故意剥夺申请人的合法诉权,有为法官刘伟逃脱法律惩处之嫌,目的拖延案件真相大白于天下。相关人员里定有不守规矩、不守道德底线的违法乱纪之人。(具体情况见《按撤诉处理情况说明》)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三十四画2018 时间:2020-07-10 15:30:03
  楼主,你好。你遇到的问题和我遇到的都是枉法裁决的问题,一遇到这种问题,老百姓真的毫无办法。法制两个字对它们来说就是狗屁。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