溧水,说不尽的辛酸

楼主:6312292008 时间:2020-08-04 23:31:47 点击:1737 回复:4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清乾隆十年,袁牧卸任溧水代理知县赴江浦任职,夹道欢送的黎民百姓为这位深得民心的父母官披上“万民衣”,令这位父母官感慨万千,当场赋诗一首:任延才学种甘棠,不料民情如许长。一路壶浆擎父老,万家儿女绣衣裳。早知花县此间乐,何必玉堂天上望? 更喜双亲同出境,白头含笑说儿强。
  溧水人民以如此高规格的礼仪欢送一位仅在任三年的知县,历史上绝无仅有。时光荏苒,星转斗移,两百多年后的今天,这位披着“万民衣”离任的父母官,万万不会想到,当初,那么淳朴善良的百姓后人,被他的继任者推下了万劫不复的深渊。。。。。。
  一, 谁设计的发展思路?
  溧水地处南京南部,以丘陵地貌为主要特征,同时,经过历代人的努力,使得溧水境内有较为完善、发达的水利资源,除了古丹阳湖(石臼湖)的波澜壮阔,胭脂河的绵延婉约,大大小小近百座人工水库,犹如一颗颗璀璨的明珠镶嵌在绿茵绵绵的地毯。溧水建县1400年,有深厚凝重的文化底藴,有独特浓郁的风土人情,有令人敬仰的历代儒士文豪,有流连忘返的秀美风光。。。。。。除袁牧,崔致远,周邦彦都曾在溧水为官,尤其周邦彦在任期间写下的《满庭芳.夏日溧水无想山作》脍炙人口,千古流芳,这些都是溧水的名片,溧水的底牌,更是溧水人的骄傲。
  溧水东面的白马镇,典型的丘陵地貌,当初的白马茶场名噪一时,随着“发展”观念的更新,大片茶园被毁,好端端一个国营茶场沦落到几近荒芜的境地。林科院、农科院进驻,又怎么啦?围挡外依旧是荒废的农田,一阵风吹过,人一般高的杂草发出一片哀嚎。
  石湫,借影视拍摄基地的名四处张扬,其实,影视基地是封闭的,并不对外开放,几年拍不了几级名不见经传的烂片,且与石湫八竿子都打不着,石湫拿的出手的只有土地,那些从农民手里哄骗过来的廉价土地,再转手倒卖给三流学校,开发商。。。。。。
  溧水经济开发区,实质就是一家靠卖地混日子的土地倒爷。开发区辖区内原来的柘塘、乌山、群力(一半划归东屏)三个乡被拆的只剩下10个村左右。上万亩良田荒废数年。这三个乡,原有着丰富深厚的历史积淀,李园的状元郎,河南的太尉庄(待拆),上店村元代容国夫人墓,桂庄青石板古道,以及无数座先秦土墩墓在推土机的轰鸣声中灰飞烟灭。
  溧水以山青水秀自然风光美而风靡江南,而溧水当局则以逆自然法则而行的思维,置自然优势与民生而不顾,一味的以牺牲绿水青山的自然资源为代价,盲目引进高风险及产能过剩企业。导致开发区的企业开的开,关的关。几年前引进银龙的时候可谓风风火火,场地平整的时候,开发区各个职能机构全部现场办公:机械、人力不够,调;有谁敢阻拦,抓;原定几个月就完工投产的项目,厂房没完工就被法院查封。。。。。

  这些现象难道溧水区领导就熟视无睹?不值得深思?
  袁牧在《随园食单》中有一段“柘塘乌饭酒”的记载:乾隆丙戍(1766年)出访柘塘叶继雯家(清朝两广总督、通商大臣叶名琛祖父),主人以乌饭酒招待的故事。叶姓家族的后人犹在,但已不见当年的风光。开发区乃至溧水历史人物众多,文化内涵丰富。而溧水政府的官员发展思路偏偏出了问题:弄个高淳人雕像,建个不伦不类的“状元坊”,号称弘扬溧水历史文化;明明几间破房子,种些草,就敢称“郭兴庄园”;大跃进农民在山顶挖了个小水库蓄水插秧,一眨眼成了“天池”。。。。。。荒缪透顶,没有一点历史遗风,满屋子铜臭味的“景区”玷污着溧水的历史和形象。可能,这也是一种无奈——真实的历史已经被这代败家子毁的精光。溧水商旅集团一帮没有文化,不懂历史的官员四处烧纳税人的钱,浮躁的没有一点文化内涵的人造“景点”如雨后春笋。
  二, 巧取豪夺,与民争利
  土地是农民的命,而溧水地方政府早已索取了数以万计农民的命。2013年前后,溧水开发区实行了惨绝人寰的土地大骗征。《土地管理法》明文规定了一整套的土地征收流程,其中对土地征收的审批权限要求非常严格,而在溧水开发区成了一张废纸,溧水开发区穷的揭不开锅,绞尽脑汁想出了一套骗征的妙计,既打了法律法规的擦边球,又骗来了土地:让村委会当棍子使,由村委会“征地”,管委会卖钱,卖的钱带村委会分一勺羹——每亩给4000“辛苦费”,村民就给14000,还骗老百姓:现在不是农民,成居民了,是城里人了。村委会改名居委会。骗的那些缴着农保的老百姓真把自己当成了城里人。几番神操作,耕地就“征”到了开发区名下。对于不在承包地范围的大量集体土地,开发区领导以超越犹太人的骗术,让居委会下设“经济合作社”,将地纳入“合作社”,每年随便赏几个小钱,美其名曰“分红”,对上骗取了政绩,对下安抚了失地农民。在骗征的同时,大肆“拆迁”,将世世代代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农民赶到集中营式的安置房中。于是,大片的土地要么被高价倒卖,要么杂草丛生。啃了一辈子土地的农民,懵懵懂懂的失去了耕地。在这场明火执仗的掠夺性“征收”中,害苦了世代务农的百姓。而溧水开发区的罪行且不说触犯了“反人类罪”中“强制迁徙”的条款,就连现行的我国众多土地管理法律法规也被溧水区政府糟蹋的面目全非。为了搞清溧水区政府征地的合法性,笔者与两级政府打了数场旷日5年的官司,字字含血的诉状最终剥下了溧水区政府伪装的合法外衣,将溧水区政府赤裸裸的强盗行径完全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

  三, 农民的命也是命
  在溧水开发区原河南村的这片土地下,

  沉睡着一个冤死的孤魂:4年前,一位60多岁的老人,为了阻止未经征收就被强占施工的土地,被推土机活埋在这里。后经政府相关部门认定,属于“意外”。。。。。。有多少个“意外”就这样不明不白的发生了。如果溧水区政府严格依法行政,把百姓利益看重一点,把农民的命也当是命,这样的“意外”会发生吗?历史总有一些不可捉摸的巧合:70多年前,有位国军飞行员驾驶战机与日军飞机格斗,被击中后“意外”坠落在同一个地点,飞行员当场牺牲,一个是保卫国家牺牲,一个是保卫家园丧命。

  这是位于联民村李园村一户农民的原址,拆迁的时候由于未与政府达成协议,迟迟未迁。儿子在外工作,家里只有二老。为逼其就范,夜深人静的时候,常常不是窗户“意外”被砸,就是大门“意外”被砸,最终,迫于“意外”的淫威,只能屈从签字搬走。如果说,每根枕木下都有一具华工的尸骨,那溧水开发区每寸土地下都浸润着农民的血泪。此时,德国波茨坦磨坊的故事浮现在眼前:普鲁士国王弗里德里希.威廉一世因嫌一座磨坊挡住了他的视线,要求磨坊主人搬走,而这主人因经营了数代,颇有感情,不愿搬迁,国王一怒之下令士兵强拆了磨坊,主人随即一纸诉状将国王告上了法庭,最终,法院判决国王败诉。。。。。。于是,行政诉讼法的鼻主诞生了。二十一世纪溧水区政府的所作所为、行政风格,连十九世纪的君主都不如,草菅人命、恣意妄为,你有什么脸说“溧水,来了才知好”?
  四, 只许政府种水泥,不许百姓种蔬菜
  2020年4月,溧水开发区突然在区政府网站发出12则招标公告,有12个“民生工程”招标,上午10点公告,下午2点就开标,仿佛哪里着了火一般急。拿到招标文件才知道:原来是开发区不惜花了近千万的血本,买了12块“遮羞布”。由于开发区盲目的大肆骗征骗拆,自身无能力开发利用,卖地行情又不景气,好不容易骗来的土地又舍不得还给农民耕种,导致绝大部份土地荒废数年,杂草树木丛生,为瞒骗上级政府的检查,动用近千万纳税人的血汗钱在清除杂草后“种”上5公分厚的混凝土,对上谎称“已开发建设”,这等侮辱智商的荒缪事,除了溧水开发区,还有哪个政府能做出来?

  1000万,不是小数目(实际可能少一点),如果5万元能资助一名贫困生读完大学,则等于让200名大学生完成了学业;如果50万能为一名肾衰竭病人换肾,则等于救了20条人命;200名大学生,20条人命,都比不上溧水开发区领导的一张脸值钱?一边是政府“种”水泥遮羞,而另一边,政府的恶行则令人发指:失去土地的农民自然成了身份尴尬的社会底层贫民,朴实的农民没有象美国黑人一样等政府救济,自已在荒地上种点蔬菜,一来免费给政府“遮羞”,二来也节省些生活开支,相得益彰,再者,按照《土地管理法》的规定,征后两年未开发的土地应该收回,还给农民耕种,农民在自已的荒地上种点蔬菜招谁惹谁了?

  溧水区政府难道是农民的天敌?有万利而无一弊的事,政府怎么就与农民过不去?
  五, 请对被榨干的农民高抬贵手
  1, 把农民的土地还给农民 征地,本就是个骗局,政府行骗,只是“程序有点瑕疵”,犯不上纲线,且在现行的体制下不会问责、追责。可是,当你拿着二、三十万人民币年薪公务员还叫苦叫累的时候,你想到拿着几百块钱一个月的农民是怎么过的吗?当年,他们被强征挖过河,挖不动就“卖方”,不给钱就扒粮,当年,他们交不出公粮就被你们上门抢,现如今,指望养老的承包地被你14000一亩就“征”去了,地留地、荒地被纳入了“合作社”,一年就几百块钱,溧水开发区的农民还被你们戏称为“居民”,可你们给了这些“居民”哪些城里人的待遇?有了地,多少还能种点菜,或者流转出去挣点小钱,而开发区成千上万亩的耕地荒着,不让农民种菜,为了面子,却用纳税人的钱种水泥,这是人做的事吗?
  2, 给农民留条生路行吗?袁牧离任的时候是披着“万民衣”、老百姓夹道欢送离去的,前任区领导离任之时,洋洋洒洒写了篇数千言的文章,尽管没有开口向溧水人民索要“万民衣”,但,自我标榜的暗示跃然纸上,大拆大征可能是他自认为的功绩,而,“征拆后遗症”有多严重?有几个政府官员细细为农民想过?五十岁以上的农民基本上就是靠只有政府官员二、三十分之一工资的养老金度日,最让人不能容忍的是:住着建在自已土地上的安置房,却要象城里人一样缴着相当于几个月养老金的物业费。这件事,石湫政府很有良心,物业管理由政府包揽了。在征地拆迁中,政府是唯一的既得利益者,当年奥斯维辛集中营也是由德国政府出钱管理的,开发区政府面对被你征的一无所有的农民,你有什么理由推卸物管责任?其实,相比拆迁前的村庄保洁,集中居住的管理成本更小,现在,市场模式下一年的物业费用达养老金两个月的数额,相当于房租的数目,住着自已的房,交着相当于租金的物业费,这是开发区政府把农民往绝路上逼啊。
  周邦彦的一首《满庭芳.夏日溧水无想山作》醉了世代多少文人骚客,其实,溧水不需“来了才知好”,溧水原本自古就是个好地方,只是,溧水不再是周邦彦眼里的溧水,溧水政府也不是袁牧任职时的领导。逐功近利,发展理念偏颇,不顾民生,骗征强拆与民争利。再不保护好溧水的自然风貌,文化遗存,以青山、绿水、人文、历史景观的保护发展为思路,挖掘溧水深厚的历史文化内涵,而以造几个浮躁乏味的景点,建几家摇摇欲坠的工厂为发展方向,只能将溧水送上颓废的绝路。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ty_142783522 时间:2020-08-04 23:32:11
  可以提供帮助、新闻曝光!
  • ty_142783522: 举报  2020-08-04 23:32:22  评论

    一点资讯、央广网、百度新闻、腾讯新闻、今日头条、凤凰新闻、中华网、网易新闻、搜狐新闻、人民网、
  • ty_142783522: 举报  2020-08-04 23:32:33  评论

    【薇d信】 → 【APP步TCP】 删掉 → 【步】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