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个地方——江海书社》作者:冯佳佳

楼主:校长小秘书 时间:2020-12-25 14:13:52 点击:9487 回复:29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7次 发图:3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校长小秘书 时间:2020-12-25 14:18:12
  《有一个地方——江海书社》作者:冯佳佳

  我希望我愁绪漫天的时候,有一个地方,可以让我坐下来,怀抱书籍,淡定地哼唱:我这一生,有几道旋转门。没有人会留意,这个城市的秋天。而后身若琉璃,内外澄明。
  这个地方,灯火不明,有很多书,沉淀了多年的影影绰绰、人来人往,偶尔还能找到一些蛛丝马迹。木格子的书架泛着烤漆的油光,你随手抽出一本,开始心跳加速,仿佛邂逅初恋情人般心潮起伏,闻着潮湿的油墨味,想象它存在的过往,探索你未知的一切。
  我不得不想起我大学的江海书社,即使它小小的存在,在那所大学显得局促而灰暗。店主是一个姓廖的先生,一个看不出年龄自称博士的小个子男人,其貌不扬,甚至可以说有点儿丑陋。
  书社经常混迹着一些小文青,背着吉他的,写着小诗的,写着字画的……不少跟店主混成了哥们,甚至常常聚在一起讨论文学或者其他。我和舍友常光顾,每回看见老廖抑扬顿挫,在一群学生中间讲得眉飞色舞。书社非常简陋,除了书,还是书,连个收银台都没有。墙壁上贴着老廖的字画,有时是水草中的金鱼,有时是自创的诗,有时是古代词话的一些注解或点评,还有一张白纸,上面龙飞凤舞写着不合时宜的“也租、也卖”。
  有次听见几个学生为了某个问题争论起来,有个学生站起来说,大家觉得我们校园里还能找到比店主更丑的人吗?老廖操起竹竿,像个孩子一样捅那学生,那学生四处躲避,碰得周围的书架哗哗乱响,乱作一团。每回想起都忍俊不禁,深深地怀念那个与世无争的地方,没有蝇营狗苟,没有虚伪做作。
  老廖也会给我们推荐一些书籍,也许只有讲到书,他才会自信满满,小小的眼睛闪闪发光,在那个黯然的小屋里令人砰然。我跟舍友每回出门散步,都会步入书社,淘几本诸如《笑林广记》、《人间词话》之类不起眼的书,难能可贵的是往往书的扉页刻着收藏过本书的人物刻章,令人欣喜。每次买回我都会郑重其事地扉页写上:购于江海书社。我怕有一天忘了这个地方,我很惭愧我在大学毕业之后再没有买书的冲动,因为没有了惊喜。再没有那样一个地方,承载着年轻和张狂的气息,引领我们意气风发走在路上。取而代之的是一排排气派的书架,夹杂着浮躁和功利,令人望而生畏。
  我只是希望,有那么一个地方,你看到它的时候内心注满了惊喜和感动,无论你选择入世还是遁世,它都能很应景地进入你的内心,没有任何多余。

  ——《读读书》 (2010年03期)
楼主校长小秘书 时间:2020-12-27 15:37:44
楼主校长小秘书 时间:2020-12-29 22:18:35
  • 一砖禅: 举报  2021-01-08 15:11:33  评论

    抢到了 校长小秘书 的口令红包"支持江海书社",0.01个天涯钻
我要评论
楼主校长小秘书 时间:2020-12-30 16:39:49
剩余 2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一砖禅 时间:2021-01-18 10:58:14
作者:一砖禅 时间:2021-01-18 10:58:34
  《那人那书店》之《江海书社》 作者:冯佳佳

  老廖曾写有藏头诗一首:“江湖一叶扁舟去,海阔天空任逍遥。书剑双绝闲无用,社稷一时少雄枭。”与郑板桥·兰·阳拓、怀素·藏真律公帖等拓片一起,贴于江海书社墙上,是为书店题名张目。如今我大学毕业已逾五载,这家60平米不到的江海书社却陪伴了我足足四年。现在回忆起来,仍能想起黑框眼镜之下老廖那张诙谐而猥琐的脸,胡子拉碴,眼神明亮。
  书社位于师大操场西面通往科文学院狭长的坡道下面,所以店内书架也呈条状分布,格局像个哑铃,大厅书架上是诸如《陕北榆林小曲》、《野坂参三选集》、《江西革命斗争故事连环画选》、《商君书校注》等一些市面并不多见的书籍,一直从“哑铃”的中间延伸至里间,里间的书架上贴着“也卖、也租”的字样,门楣上场贴有小图,或为连环画,或为趣味剪报。写诗犯老廖矮小的身躯穿梭于狭长的空间,有种不染尘世的天真与幽默。有时候,你在书社买下了一本书,老廖如觉着神清气爽,还会心血来潮即兴发挥,随书送你一幅字画。里间中央是个散列的书摊,有画报有杂志也有子史章集,常常是一群文艺青年的集聚地,他们时而激昂,高谈论阔,时而忧郁,浅吟轻诵,让我这个文科生心生畏惧,唯有偷偷侧目,也常见学生狂狼而起,口无遮拦,调侃老廖长相丑陋,老廖就持着长长的竹竿在局促的空间挥舞着赶人,动作夸张,十分搞笑。
  廖老板其实是个才子,自诩为中国先锋诗歌第一人,屁诗歌运动发起人,作品曾入选《低诗歌代表诗人诗选》、《低诗歌年鉴》、《世界诗人》(混语版)、《世界当代诗人大辞典》(混语版)等,书法曾获“中国当代书画名家精典”金奖。这也就解释了江海书社本质上即文艺学术的真情流露,梅兰竹菊书海幽香,书法文苑剪报兼俱,以其独特的质朴、悠然、耐人寻味的方式,与一伙儿志同道合渴望在路上的灵魂进行对话,嬉笑怒骂癫狂潦倒都在其中了。如果没有老廖,也就没有江海书社,徐州的先锋书店也从此少了一个重要标识。
  我那时候还是一个读着中文系的傻学生,没事整点儿小破文章,跟同学搞文学社、先锋报,发表点“大雪落在你的睫毛”之类的酸诗、一些玩弄学术的文章以及某些意识流,聊以自娱。但是老廖的江海书社却总让我有种久违的感动,就类似于现在流行的“永远年轻、永远热泪盈眶”的感觉吧,让你情不自禁想去虔诚一把,去默默地感受暗流涌动,义无反顾,乐意盈盈。
  老朱是我在江海书社认识的一个朋友。他那时候处于人生的低谷期,从物理系转到中文系,每日醉心于写诗和摇滚,在校园张贴大字报,抨击当代教育体制,呼吁性的解放和自由,将生殖器图画在学院宣传黑板上。每个诗人都有种纯粹的渴望,每个学生又都有种叛逆的情绪,当学生和诗人的身份结合在一起,让老朱在这所传统沉闷的大学校园里郁郁不得志,他我行我素,追求真理和创新,让院系领导十分难堪。在听闻老朱的种种不羁事迹后,我竟发现他常在江海书社出没,吉他置于书社角落,低着头认真临摹苏东坡的字,后来知道他和老廖是朋友,这样的人走到一起似乎是必然。而我作为一个走路都贴着墙走的乖乖女,本以为与这些人毫无瓜葛,江海书社也只能说恰好激起了我骨子里的某种情结。可自此,内心多少有些好奇和一厢情愿的怜悯,请原谅我当时的不解。于是我问老廖要到了老朱的号码。但是从未联系过,他并不认识我。
  有一天,他打印了他的诗集《第六日》和《疯狂堕向深渊》,在师大游泳馆对面空地上,一边谈着吉他,一边卖他的诗集。长长的头发覆盖住脸庞,在风中只顾低头弹唱。我经过的时候,瞥见诗集封面是个被他粗制滥造黑白打印的的歌手Tori Amos,迷蒙的眼睛半睁半醒地看着世人。内心又开始焦灼,于是我第一次发短信问他:卖出去几本了?过了许久,他回我,一本都没有。我觉得现实有些残忍,可能是“怜悯”驱使,转过身去买了一本,丢下5块钱,匆匆离开,听到身后飘来一句:谢谢。自己竟像做贼一般。然后我发短信说,这下卖出去一本了。他回:你长得挺好看的。于是便认识了。
  再次看见老朱,老朱和他的顶针乐队在五食堂门口演出,至今记得舞台上灯影交错,台下人头涌动,不辨真伪,不辨距离,主唱老朱双膝跪在舞台上,嘶哑着嗓子大声吼:就在我死的那张床上!就在我死的那张床上!……我只感觉梦幻而寒冷,我想是我太过单薄,那种沸腾和迷离的心让我觉得不真实,让我心痛。后来,他去了北京。在各酒吧驻唱,那天我在北师大旁边的一家小饭馆和他吃了一顿饭,他依然很寡言,只是激情不减,他手臂上长长的伤疤依然让我觉得心痛。聊起以前,都不愿意讲起江海书店的种种不平遭遇,人为地跳过了,只是讲现在讲以后,他那天的口头禅是“这样已经很好”,背后也许妥协了很久吧。后来两个傻瓜吃着冰糖葫芦在天桥胡乱晃荡,在十里屯迷了路,我只觉得北京好大,老朱好瘦小。在我离开北京的那天早上,他赶到我住的地方,送我一本诗集《rock&poem》,最后一页空白处写着:“不同的选择,不同的命运,所以才多姿多彩。美好的不曾消逝,也会为你而到来。”心下知道他并不绝望,也原谅我的以后,这样已经很好。
  再后来,我结婚生娃。很多年后突然想起他,于是问他:还写诗么?他说,哈哈,有时写。还唱歌么?哈哈,有时唱。有时写,有时唱,能有这样的生活状态,算是富足么。我也不知道。
  至于老廖的江海书社,现在已经不复存在。原因我不多说了,总有些时候,现实的残暴大过人的想象。只要记得它曾经在我心里辉煌过,这样也已经很好。

  (摘自: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阅读时节》一书,出版日期:2013年9月1日)
作者:一砖禅 时间:2021-01-19 16:26:46
作者:一砖禅 时间:2021-01-19 16:26:52
  黄永玉:《致徐州师范大学校长徐放鸣的 》

  尊敬的徐校长:
  我是徐师大科文学院文法系的一名大一学生。
  当我来到徐师大时,心感轻松,终于可以纵情于诗书之中了。然而为了学费已经是家中举债的我苦于囊中羞涩,为了看书,每天穿梭于宿舍楼和图书馆之间。后来有一次被同学拽着逛学校,发现了江海书社,自此脚步便常久地停留在这里。
  徜徉其中,我便被店主那一幅幅功力深厚的书法作品折服,心叹浅水藏卧龙。后来知道店廖海江是首届(1995年)“洗笔泉”书法大赛三等提名奖(徐州市文化局副局长、徐州国画院院长马奉信也获此奖)、中国当代书画名家精典金奖的获得者,作品曾被编入《当代中国书画名家精典》。我便不动声色地一个书架换一个书架地看书。因为去过各种各样的书店,老板或店员对于我这种只看不买的人深感厌烦,然而这个书店的老板却没有这样。他见我老是站着看,便拿板凳给我,说:“同学坐着看吧,老站着累!”后来,我读他那里的一本《前四史》,他说:“你一时读不完可以带回去看。”见我疑惑,他又说:“这里的书,你可以随便拿回去看,别弄坏就行了。”
  再之后与他交谈。谈历史谈经济谈政治谈绘画谈书法谈诗歌谈雕刻聊人情聊世故侃百态众生是非曲直黑白美丑善恶。我从中获益匪浅。
  很多同学,从大一新生到研究生,学中文的不学中文的,也大都聚集此地。彼此聊一些自己喜欢的艺术领域,或向店主请教。店老板有问必答,且总能让人很满意,由衷地佩服。期间也有很多同学义务帮店主打扫书店照看生意。
  师大才子刘俊(曾一夜编好《东方》杂志闻名南京新闻界),以一首《兔死狐悲》名扬网络的诗人秦海峰从这里走出,桃蹊文学社社长周英从这里走出,“童趣诗人”车道安从这里走出。店主廖海江荣获中国当代优秀诗人称号,并由中国国际文化出版社出书《低诗歌诗人选》,江海书社的3个人入选《低诗歌年鉴》。
  店主廖海江将书店作为一个文化地。他卖书,书便宜到只能够维持店面的经营;他给同学们讲东西,以至忘记了吃饭。通过自学苦读有所悟的其内心深处,已经把自己作为一个播种者,默默耕耘奉献。目前,在全中国的大学当中,也只有徐师大可以自豪地说,我们有一个书店,它不止卖书,它还是一个文化阵地。
  然而,由于一些原因书店不断被砸被锁被流氓恐吓,企图将其赶走。可以说,对书店的一系列长久地破坏活动也许牵扯到一些人的面子和利益。廖海江,一个书店店主,一介书生,对于这些江湖手腕自然是不能应付,他感到心力交疲。
  中文是徐师大的骄傲,书店在这几年经营中为师大文化的传播也做出了一定的贡献。社会无论发展到什么程度,书籍永远是学生不可或缺的一个营养汲取的工具。对于书店的遭遇,很多同学都为其哀叹。希望它能够留在师大,为师大增加更多的文化气息。
  这时候,我想到了您——徐校长,您在美学研究领域的成绩让我们看到您对作为学者的严谨。我恳请作为一校之长的您,能够在百忙之中关怀一下此事,看是否还有回旋的余地。

  此致
  师大学子:黄永玉 08.04.21
楼主校长小秘书 时间:2021-01-23 13:07:58
作者:砖妹小秘书 时间:2021-01-26 10:07:59
作者:砖妹小秘书 时间:2021-01-26 10:08:07
作者:砖妹小秘书 时间:2021-01-26 15:19:01
作者:砖妹小秘书 时间:2021-01-27 16:14:22
作者:砖妹小秘书 时间:2021-01-27 16:14:39
  《NaKuNa》郭采洁作词,伊德尔 Yider/郭采洁 AK作曲,郭采洁演唱

  NaKuNa Naku被写在脸上
  泣くな おーい 泣くな
  (不要哭 嘿 不要哭)
  NaKuNa Naku还留在脸上
  泣くな おーい 泣くな
  (不要哭 嘿 不要哭)
  NaKuNa Naku自己不说话
  曲ができましたな
  (这首歌写好了)
  NaKuNa Naku还留在脸上
  曲ができましたな
  (这首歌写好了)
  元気でやっていこう
  (要有精神的走下去)
  マジで ありがとう
  (真的 谢谢你)
  Farewell 各奔西东
  飞不走
  泣かないよー
  (不要哭)
  元気でやっていこう
  (要有精神的走下去)
  マジで ありがとう
  (真的 谢谢你)
  Farewell 各奔西东
  またね
  (再见了)
  泣かないよ
  (不要哭)
  Run into a rainstorm
  (逃进暴风雨里)
  Comes a mountain
  (眼前来了巨山)
  She loses her way in forest
  (她在森林里迷了路)
  She loses her way
  Run into a rainstorm
  (逃进暴风雨里)
  Comes a mountain
  (眼前来了巨山)
  She loses her way
  (她迷了路)
  She loses her way
  (她迷了路)
  Make a miracle
  (赐下奇迹吧)
  元気でやっていこう
  (要有精神的走下去)
  マジで ありがとう
  (真的 谢谢你)
  Farewell 各奔西东
  飞不走
  泣かないよー
  (不要哭)
  元気でやっていこう
  (要有精神的走下去)
  マジで ありがとう
  (真的 谢谢你)
  Farewell 各奔西东
  またね
  (再见了)
  泣かないよ
  (不要哭)
  泣くな おーい
  (不要哭 嘿 )
  泣くな おーい 泣くな
  (不要哭 嘿 不要哭)
  泣くな おーい
  (不要哭 嘿 )
  泣くな おーい 泣くな
  (不要哭 嘿 不要哭)
  泣くな おーい
  (不要哭 嘿 )
  泣くな おーい 泣くな
  (不要哭 嘿 不要哭)
  泣くな おーい
  (不要哭 嘿 )
  泣くな おーい 泣くな
  (不要哭 嘿 不要哭)
  泣くな 泣くかもしれない
  (不要哭 但是我会哭)
  曲ができましたな
  (这首歌写好了)
  泣くな 泣くかもしれない
  (不要哭 但是我会哭)
  曲ができましたな
  (这首歌写好了)
作者:砖妹 时间:2021-01-28 19:24:50
剩余 3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相关推荐

换一换

      本版热帖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