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生三两事

楼主:天下熙攘IRIS 时间:2021-01-21 23:27:23 点击:3745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活着

  每个人从一出生就是不一样的,有的站在金字塔的顶端,而大部分人,都趴在马拉松跑道的起始点,起立,奔跑,终其一生,都得不知疲倦地向前。有人会说,出生无论富贵,死神都一样一视同仁,然而走向死亡的道路,却可能是完全不同的。

  最近科里多了两例卵巢癌术后肠梗阻的病人,先说A女士,60岁的她是术后12天的病人,因为腹痛腹胀入院,入院后经历了静脉补液、长期心监、胃肠减压以及多次会诊,险些要做肠造瘘手术,磨难了一周后情况好转,现已顺利进入化疗阶段。再说C女士,52岁的她已经是卵巢癌术后两年的病人,再次入院不是为了复诊,而是因为腹痛肠梗阻,入院以后用了药,腹痛情况很快就好转了,由禁食慢慢到流质,最后到普食,却只隔了一天,又再次禁食。三天时间内,她拒绝了主任的各种治疗建议,不做肠造瘘,拒绝化疗,甚至要求出院。

  对于这个病人,我有着很特殊的记忆。

  在妇科五年时间,来来去去的照顾过很多病人,除了一些反复住院的老病人,很难将谁特别地记住,C女士也一样。她入院当天我是床位护士,虽说是肠梗阻入院的,但她的状态很好,经历了一周的腹痛和急诊一夜的治疗,入院的时候肚子竟然已经不痛了,也有大便和肛门排气,我接待她的时候她还是笑眯眯的,很熟稔地跟我聊天,说两年前在这里住院,也是我照顾过的病人。我有点不好意思,因为脑海里一点印象都没有了,于是笑着跟她开玩笑,说在医院里啊,不被记住才是好事情,后来我才知道,不是C女士不容易让人记住,而是她在手术后做完了6次化疗,因为经济的原因,再也没有回来复查过。

  我值班的那天,是C女士自动出院的前一天,去看她的时候她问我晚上是不是都在,我说是的我今天值班,当时的她身上还走着两路静脉,她说,希望晚上能让我给她封管,她怕疼,那个时候,她的状态还是比较好的。可是到了晚上,也许是情绪上来了,她的眉头开始皱缩,陆续要求拔除了身上的两路静脉,穿着紫红色的秋衣,被子也不盖,整个人像只瑟缩的虾子一样躺在床上,也不太愿意说话了。C女士的老公来找我,整个人像是要哭出来一样,说怎么办呢,这病能不能治好呢,好好的一个人怎么能说没就没有了……反反复复,像是在问我,又更像是自我诘问。我只能安慰他,甚至告诉他我癌症肠梗阻去世的外婆的故事,希冀能创造些许共鸣让他心里舒服一点,只是那些话在一个绝望到甚至问我能不能安乐死的亲属面前,显得格外苍白而无力。

  C女士拒绝了所有的治疗,她说不想因为自己的病拖垮家里,她还有子女,还有孙子女,作为母亲和祖母,她想给本就不富裕的家庭留下一点点积蓄。C女士的老公在她住院期间一直陪伴,没事的时候就守在床边给C女士揉肚子,但出院前的那个晚上,我见到最多的是他一个人拿着手机在病房门口徘徊,似乎想给谁打电话,最后却谁也没有打,脸上纠结着许多情绪,有为难,有害怕,有不舍。我猜想,他可能还是尊重了妻子的意愿。

  晚上十点多了,C女士一个人走出了病房,也许是职业的敏感,我立即站起来问她要去哪里,她说想出去走走,说真的,这种时候,我并不敢让她一个人呆着,好在她老公也很快跟了出来,趿着拖鞋,连外套都没有穿。我站在护士站看着这对一前一后走着的夫妻,想到了每天晚上和女儿一起手牵手散步的A女士,思绪万千。

  几天之前,肠蠕动还没有恢复的A女士和家属还在同医生商讨更好的治疗方法,要用最贵最好的药,缓解A女士的病痛,而短暂恢复的C女士则每天在走廊散步,红光满面地来护士站称体重,我还和她开玩笑说她比我苗条。短短几天,情况反转,A女士开始了她下一步的治疗,每天晚上有女儿陪着她一起散步,而这个比我苗条的背影在渐行渐远,恍惚之间,显得格外单薄而夐远。

  跌宕的病程,始作俑者是C女士的病灶,而推波助澜的是经济的压力,无论是接受治疗还是放弃治疗,对C女士来说都是一个艰难的选择,有无奈,也有现实,不是谁都能够勇敢地直面生命的倒计时的,但每一种选择都有其优点和缺点,没人能保证当下的选择就一定是最好最正确的,只希望回到老家的C女士能在家人的陪伴下生活安然,春暖花开。

  人活一生,无法祈求每个人都平安健康,但愿此生无憾,在各自的马拉松赛道上跑的更久更远,幸福安然则已。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