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文化造假背后的秘密

楼主:楚在边 时间:2012-04-24 11:45:05 点击:16645 回复:53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伪科学有两面性,当“造假帮”极力鼓吹假文物、伪科学的时候,群众被骗,科学事业受挫;当人们群众觉醒了的时候,假文物、伪科学就是反面教员,它存在一天就向民众诉说一天它的真实身份,就揭露一天“造假帮”的卑鄙和罪恶。从这个意义上说:“文物”、《简本》、《简报》等是“造假帮”永远也缩不回去的黑手。下面,仅就龙文化造假谈几点个人看法,如有不妥,还请大家斧正。



  一、龙文化造假的背景



  “古老的东方有一条龙……”
  1985年,当央视春晚唱响《龙的传人》,进一步唤醒人们的造龙意识时,凡是表示发展、腾飞思想的标志物,大多用龙来表示,在这种氛围下,考古上龙文化造假应运而生。
  1987年,河南濮阳西水坡遗址M45蚌塑龙虎墓出土了长1.78米、高0.67米蚌塑龙。
  1993年,湖北焦墩遗址抢救发掘出长7米,高2.26米,采用河卵石精心摆塑的龙。
  1994年,查海遗址发掘出一条长19.7米、宽1~2米的褐色石块堆砌的石龙。
  1998年末,湖北省考古所研究员孟华平在秭归东门头遗址“发现”了一条用150块河卵石摆塑的龙。


  在《龙的传人》唱响之前,考古人员没有想到“龙文化”造假。《龙的传人》唱响之后,1985年,赵宝沟文化小山遗址的四灵尊(2:30) “龙”还只是伏笔。中国造假第一龙当属河南濮阳西水坡遗址M45蚌塑龙虎墓。下面,我们先探讨龙文化造假背后的秘密。






  二、蚌塑龙虎墓开龙文化造假之先河



  河南濮阳西水坡遗址M45蚌塑龙虎墓的造假线索就记录在考古简报里。该遗址1987年6月发掘,工地上百十号人,布挖探方数百个,第一次发掘同年11月末结束。1988年《文物》杂志第3期上刊登《河南濮阳西水坡遗址发掘简报》,一下称《简报1》;1988年3月进行了第二次发掘, 1989年《考古》月刊第12期上发表《1988年河南省濮阳西水坡遗址发掘简报》,一下称《简报2》。
  1、蚌塑材料的来源
  《简报1》三次提到第五层有蚌壳,是有科学依据的。第五层贴近生土,大约是距今六千年至距今六千五百年之间的遗存。这个时间段正是北方温暖湿润的历史时段,黄淮之间的年平均气温比现在高2°左右,年降雨比现在多400毫米左右(参考张丕远主编:《中国历史气候变化》等),与现在江浙的气候条件接近。温暖湿润的气候为水生动物的繁育提供的条件。濮阳西水坡是历史上的黄泛区,是蚌类繁育的理想场所。
  “当时考古工地上有100多号人”,每次开探方几十个,从1987年6月22日至11月30日五个多月,共开探方数百个。第五层的陶片、石片、兽骨、蚌壳都是考古收集的对象。
  造假所用蚌壳材料来源不是问题。
  2、大规模造假是分期完成的
  6~8月出土的蚌壳造出了M45蚌塑龙虎遗迹:“1987年8月17日,在西水坡考古工地T137(第137号探方,下同)第四层下清理出一座蚌壳摆组的龙虎墓。编号M45。”(中共濮阳市:《探中华第一龙奥秘展中华龙乡风采》)


  8~9月出土的蚌壳造出了第二组蚌塑龙、虎、鹿、凤(蜘蛛)四灵图遗迹:“1987年9月10日,西水坡考古工地T176的东部第四层下,打破第五层的一个浅坑中,发现第二组用蚌壳摆组的图案。”(同上)



  9~11月出土的蚌壳造出了第三组蚌塑北虎南龙,人骑龙遗迹:“1987年11月23日,T215第五层下清理出第三组蚌图:为北虎南龙,背相对。”(同上)



  孙德萱等人没有说谎,8月17日“发现”M45是可信的, 9月10日在第五层的前坑中“发现”第二组蚌塑图是可信的,11月23日清理出第三组蚌图是可信的,“到11月30日起取结束”也是可信的。这个“发现”过程正好是收集蚌壳所需的时间和过程。



  土层是现成的,第五层;材料是现成的,第五层的蚌壳;思路是现成的,1977年,湖北随县曾侯乙墓出土的漆箱盖上有左青龙右白虎的图案;现实是现成的,1985年春晚首唱《龙的传人》,余韵绕梁,好龙者趋之若鹜。就这样,原汁原味的濮阳西水坡蚌塑龙虎墓就这样造出来了。


  造假是在探方底部进行的,土和蚌壳都没有问题,也没有土方回填的必要。造假是几个少数人的暗箱操作,其他人不知底细,再说,群众也没有多少话语权。“‘也许有人会问:蚌壳到处都是,那造假还不容易?我可以告诉大家,这是我们今天的思维方式,是要不得的。’李文颖说,‘再者,结绳都能记事记账,用贝壳做货币,总比结绳让你认账吧!贝壳做货币其实是人类一次大的飞跃。’”(同上)听听吧,他们连群众的思维权也剥夺了;看看吧,更可气的是把普通的贝壳与贝币等同起来,如同把普通的纸说成纸币一样,是明目张胆地欺骗公众。偷换概念,剥夺群众的话语权是“造假帮”惯用的的鬼蜮伎俩。
  3、造假信息的发布
  遗址发掘从6月22日开始,到11月30日第三组蚌塑龙虎图起出为止,工程告一段落。发掘告一段落,写个《报告》,发个《简报》是顺理成章的事情,发《河南濮阳西水坡遗址发掘简报》是自然的,什么先发,什么后发,如何把造假的风险降到最低,是大有学问的。
  孙德萱等人制造了三组蚌塑龙虎图当初缺少一个明确的主题思想。蚌图不能全部公布,公布的多了容易露马脚。三组蚌塑龙虎图是相互呼应,还是随意摆放;是以M45为核心,前后左右的摆,或摆成品字形,还是以M45为龙头,摆成一字形?反映一个什么主题,这要听听专家的意见。


  专家来了,意见很快统一了。 在第二、第三组蚌塑图没有在《简报2》发布前,1988年5月《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学报》第3期,刊出李学勤撰写的《西水坡“龙虎墓”与四象起源》文章,开了M45天文学研究的先河。1989年《自然科学史研究》(第9卷)第2期,刊出冯时的《中国早期星象图研究》,“对濮阳西水坡出土的墓葬蚌塑龙虎进行深入研究,认为这是迄今所见中国最早的星象图,将中国天文学起源时间,从过去的公元前1000年提到公元前4500年。”(同上)



  直到李学勤、冯时等托过以后,直到1989年12月,第二、第三组蚌塑图才在1989年《考古》月刊第12期上《1988年河南省濮阳西水坡遗址发掘简报》里羞羞答答地,犹抱琵琶半遮面地闪现尊容。托走在了《简报2》的前面,一个探方(T215)第三、四层的M50发布在《简报1》里,第五层第三组蚌塑遗迹发布在《简报2》里。



  这是搞笑,还是奇迹。



  《简报1》、《简报2》是缩不回去的黑手,是记载“造假帮”罪恶的铁证。



  4、M45墓主是什么人


  M45墓主是谁?“一说是黄帝颛顼、二说是人祖伏羲、三说是战神蚩尤”(河南日报报业集团:《中华第一龙》)


  从《简报1、2》上看,该遗址是个普普通通的遗址,没有多少像样的拿得出手的遗物。只有孙德萱等人的造假是亮点。与同一时期的半坡、姜寨、大汶口、大墩子遗址比,除去蚌塑部分,该遗址只能称为穷乡僻壤。M45与那个时代宗教思想、生产生活脱节。那个时代的宗教宏旨是生死轮回,死者如生,墓就是死者的房子,随葬品就是死者的生活用品,家族的标记就是墓主轮回时的记号。孙德萱等人没有给墓主准备一点生活用品,没有给墓主准备轮回的标记,还把墓主推上“大巫”、黄帝的空座上,逼墓主给他们沽名钓誉,墓主吃什么?喝什么?怎么轮回?
  那个时代,彩陶盛行,彩陶是那个时代科学技术最高成就的象征,是财富的象征,同时也是身份地位的象征。如半坡、大汶口等遗址,无一不是以彩陶(随葬品)显示墓主的科学技术、财富、身份地位的。M45墓主没有随葬品,是个穷光蛋,充其量是个村长或动物园饲养员,根本就不是什么骑龙飞天的黄帝颛顼、人祖伏羲、战神蚩尤。

  5、关于人殉
  中国距今五千年前后出现了人殉、人牲。如大汶口文化晚期(距今5000年左右)花厅遗址16号墓有用少男少女和幼儿殉葬的迹象。再如齐家文化(距今4100年左右)皇娘娘台等遗址有人殉情况。
  仰韶文化早期没有人殉、人牲现象,半坡遗址没有人殉、人牲现象,西水坡遗址与半坡遗址为同一时期的同属于仰韶文化的遗址,不具备人殉、人牲的条件。从出土文物比较,从技术和经济比较,西水坡远远比不上半坡。半坡彩陶技术独步天下,是技术进步经济繁荣的写照。西水坡的陶器拿不出手,是愚昧落后的记录。考古人员造出一个蚌塑龙虎墓,并不能反映当时当地的科学技术和经济面貌。

  6、关于科学技术
  科学技术是一个民族进步的足迹,在世界民族大家庭里各有各的存在和地位。中国距今6500年前后有四象思想,但不是李学勤等人所说的“四象”。四象是哲学语言,不是天文学词汇。四象是对四季、四方的抽象。四象指四方:东南西北,四季:春夏秋冬等。李学勤等人跑到西水坡卖弄“四象”,在夏商周断代工程里又极力否认夏商有四季,真是权力大了就有了搞笑的资本?
  M45刻意表现的是春秋以来的“天圆地方”思想。距今6500年前后没有“天圆地方”思想。冯时“还原”出的“北斗”,是造假兼行托的伪科学。
  龙尾巴的演变也是有规律可循的。红山文化的玉龙尾部是镯断面形;殷商、春秋战国的玉龙是蛇尾,尾尖内卷;汉代龙是蛇尾如鞭,五代出现狮子尾,清代出现鱼尾,这就是龙尾巴的演变史。蚌塑区别于贝雕、贝币,蚌塑技术始见于“文革”渔村。濮阳西水坡45号墓蚌塑龙是仿工艺品龙造的,是狮子尾和鱼尾的混合物,是明目张胆地造假。



  三、查海石堆龙后来居上



  伪科学是腐蚀剂,它在精神上瓦解了一个民族进军科学事业的意志力,促使科学技术泯灭、迷信横行,民族衰败,直至灭亡。伪科学的制造者往往打着“爱国”、“地方”经济利益的旗号,使伪科学驶上绿色通道。
  我们先看看发现查海石堆龙的神秘故事:“在发掘这条龙时,还有段神秘的故事: 1994年6月,考古队正在进行第七次、也是最后一次发掘。就在发掘即将结束的一天晚上,考古队员发现查海遗址处发出几道神秘的地光,时隐时现。几个考古队员拿着手电,拎着锹镐,赶到出现地光的地方进行挖掘,这个地方正是住宅区和墓葬区中间。挖了一阵,露出几块石头,又继续挖掘,露出的石头越来越多,快天亮时,挖掘完毕,大家仔细辨认,出土的石头竟象一条龙。大家兴奋至极,互相拥抱,祝贺这个意外发现。据考古专家张忠培、郭大顺鉴定,认为这是到目前为止,我国发现最早、体积最大的石堆龙。”
  这个神秘故事就记载在《查海遗址博物馆》的文章里,就记载在2010年1月4日CCTV—4:《走遍中国》《阜新》系列之《查海遗址巨龙背后的秘密》里。伪科学借助科学的翅膀,飞向全世界。
  请问辽宁省考古专家组组长郭大顺先生:你是怎样鉴定石堆龙的?“地光”是何物?石块埋在一米厚的黄土下面怎么会发光?是物理反应,化学反应,还是人为反应?
  请问《查海遗址巨龙背后的秘密》的制片人:“地光”是何物?石块埋在一米厚的黄土下面怎么会发光?是物理反应,化学反应,还是人为反应?
  请问辽宁省考古专家组组长郭大顺先生:“几个考古队员拿着手电,拎着锹镐”挖了一夜,是考古?还是“盗墓”?这符合《田野考古工作规程(试行)》吗?领队那里去了?郭大顺先生是不是领队?查海的玉器可信吗?查海的房基可信吗?郭大顺等人如此搞笑,谁还能笑得出来?
  伪科学横行,迷信横行,到处造假,造假攀比,谁还相信你们?是 “发展地方经济”?还是丧失民心?! 1987年,河南濮阳西水坡遗址造出了“中华第一龙”,1994年,辽宁查海遗址造出了“世界第一龙”,以后,谁能造出“宇宙第一龙”、“超宇宙第一龙”呢?龙文化造假背后的秘密仅仅是少数人骗取国家项目经费的一种手段,“发展地方经济”、“地方利益”只是泡影,人们群众永远也不能从伪科学那里得到(精神的、物质的)任何利益,国家永远也不能从伪科学那里得到(精神的、物质的)任何利益,人民群众得到的只是被愚弄,被欺骗,国家得到的只是被愚弄,被欺骗!




  主要参考文献:



  《河南濮阳西水坡遗址发掘简报》,1988年《文物》,第3期。



  《1988年河南省濮阳西水坡遗址发掘简报》,1989年《考古》第12期。



  孙德萱:《探“中华第一龙”奥秘展“中华龙乡风采” ——“中华第一龙”发现发掘研究传播大事记》来源:中共濮阳市委。



  李学勤:《西水坡“龙虎墓”与四象起源》,1988年5月《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学报》,第3期。



  冯时:《中国早期星象图研究》,1989年《自然科学史研究》(第9卷)第2期。



  《中华第一龙》2006-08-11 来源:
  河南日报报业集团。



  W11xc:《“简报”是缩不回去的罪恶的黑手》



  网上文章:《查海遗址博物馆》。



  2010年1月4日,CCTV—4:《走遍中国》《阜新》系列之《查海遗址巨龙背后的秘密》。

打赏

179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楚在边 时间:2012-04-24 11:52:00
  这个是转帖,不是原创。

  转帖此帖的目的,是希望古代文化的研究者,在选取研究材料的时候,一定要谨慎,有疑问的东西一定不要把它作为自己研究的根据,不要为了求证自己的观点而不加分析地采用任何有疑问的材料。这是对自己负责,也是对历史文化负责。
楼主楚在边 时间:2012-04-26 00:09:00
  今天搜到一篇文章,关于m45号墓的发掘情况,看了确实让人产生怀疑。
  伪学术何日得止?
作者:冷杉子是我 时间:2012-04-26 22:13:00
  主啊!是时候了。夏日曾经很盛大。
  把你的阴影落在日规上,
  让秋风刮过田野。

  让最后的果实长得丰满,
  再给它们两天南方的气候,
  迫使它们成熟,
  把最后的甘甜酿入浓酒。

  谁这时没有房屋,就不必建筑,
  谁这时孤独,就永远孤独,
  就醒着,读着,写着长信,
  在林荫道上来回
  不安地游荡,当着落叶纷飞
作者:糯稻 时间:2012-06-05 13:56:00
  绝不是巧合
  
  
楼主楚在边 时间:2012-06-06 00:01:00
  人们竟然对濮阳蚌塑龙及查海石堆龙深信不疑,并且用它们来探讨中国龙文化的起源问题。真令人郁闷。
  为了地方利益而不惜造假,蒙骗世人,这真是滑稽的中国学术。
作者:再不言 时间:2012-06-07 23:22:00
  华风之弊,八字尽之,始作于伪,终于无耻!
楼主楚在边 时间:2012-06-08 23:09:00
  看盲目的学者们是怎样为濮阳的蚌塑龙欣喜若狂的:

  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冯时说,“濮阳仰韶时期墓葬的龙虎蚌塑图被证实为天文图后,不仅把中国天文学的‘四象’传统在夏鼐的基础上又前推了3700年,让历史翻了一个跟头,而且还让那些坚持中国‘四象’西来的人哑口无言。濮阳天文图不但是中国最早的天文图,也是世界上最早的天文图。我们不说埃及、巴比伦、印度的天文学是从我们这儿学去的,但至少别人不能再对我们说三道四,如果他们想再说,那就必须拿出比濮阳天文图更早的证据来!”

  这是典型的由文化的自卑导致的文化的狂妄症。想要迫不及待地为中国的文化证明些什么,但却恰恰在这里忘记了求实、理性、审慎的研究态度。
作者:海洋大帝 时间:2012-06-10 22:27:00
  顶
作者:十一PARTY纪念 时间:2012-06-10 22:48:00
  造假成灾
楼主楚在边 时间:2012-06-11 00:49:00
  早就有人提出濮阳蚌塑龙及查海石堆龙有造假的嫌疑,但在这里我们却反复地看到有人拿它们作为其研究龙文化的根据。这总是使人对中国的学术充满疑惑。
  一般而言,如果一项考古结论明显悖于常理,那我们就一定要怀疑结论的可靠性。其原因,要么是逻辑推论谬误,要么就是故意造假。我这里的转帖对于濮阳蚌塑龙的质疑,就是基于常理。
  必须要质疑濮阳蚌塑龙的真伪。如果没有造假,那么我们就要追问这个龙虎图的真实的意义,必须要考问专家们把它解读为天文图的理由是否可靠?必须要追问,在文字都还没有产生的年代,甚至是在二十八星宿系统观念都还没有产生的年代,古人是如何具有这种四象观念的?他们是如何把他们的这种知识传递下去,并且使得几千年后与我们在湖北随县曾侯乙墓出土的漆箱盖上看到的左青龙右白虎的图案具有如此惊人的相似的?
  其实这种惊人的相似,已经向我们透露了一些秘密,也就是说,他们是有可能造假的,这个造假的范本就可能是那个漆箱盖上的青龙白虎图。这个转帖已经谈到很多的不可能来证明濮阳龙造假的可能。下面我将根据找得到的一些的材料,从另一个角度谈谈我对此造案假的质疑。只可惜,当事人不可能到这里来对质。
作者:三苗部族 时间:2012-06-12 21:31:00
  顶楼主的质疑精神
楼主楚在边 时间:2012-06-13 00:44:00
  谢谢顶帖。


  我认为,把苍龙白虎的形象作为星象系统来表达的知识认知,应该依赖于二十八星宿系统的建立,并且,这样的知识系统在文字还没有产生以前就存在的观点是不可想象的。因此,如果濮阳蚌塑龙确实是真的,那么,要把这个墓葬形式与天文图联系起来,那就首先必须要证明6500百年的时代的人们已经建立成熟的文字系统,并且也建立了成熟的二十八星宿系统。但是,专家们能证明吗?这本身就是一个谜,但要把这个谜作为前提来证明濮阳的天文墓葬,那真的的是需要专家们有一副异想天开的大脑,有化腐朽为神奇的能力,以把中国人的龙文化向着子虚乌有时代推断。
  而这不过是民族的盲目的文化自大所带给他们的历史幻觉而已。
作者:青鸟12345 时间:2012-06-13 07:27:00
  我认为,把苍龙白虎的形象作为星象系统来表达的知识认知,应该依赖于二十八星宿系统的建立,并且,这样的知识系统在文字还没有产生以前就存在的观点是不可想象的。
  ----------------------------------------
  顶这句
楼主楚在边 时间:2012-06-20 23:41:00
  关于女娲的尸骨发现,这已被证明是某学者或地方官方的滑稽造假表演,但考古学界有目的的造假活动或许并不会终止,只要有机会,他们就敢于得出任何惊世骇俗的结论。因为这不需要承担什么责任,有的,只是利益。
  或许过不了多久,濮阳M45号墓中的尸骨就会被证明是中国人的某个人文始祖比如少昊或其他的什么人的万年遗骸了,管他呢,反正死无对证,一般的人又没有兴趣和能力来质疑他们的结论,只要让上上下下、方方面面皆大欢喜就好。
  一个周老虎倒下了,但在考古界,更多的周老虎仍然屹立不倒。
楼主楚在边 时间:2012-06-21 23:09:00
  看看下面的文章,我真好奇这么多稀奇古怪的结论,这些学者们是如何得出来的?
楼主楚在边 时间:2012-06-21 23:12:00
  探“中华第一龙”奥秘展“中华龙乡风采”
  ——“中华第一龙”发现发掘研究传播大事记

  发布时间: 2007-05-25 来源:中共濮阳市委

  编者按:濮阳是龙的故乡,是“中华第一龙”是怎样发现、发掘、研究和传播的呢?希望“中华第一龙”的考古发现、发掘、研究参与者、濮阳龙文化研究会副会长孙德萱撰写的这篇文章,能够满足你对“中华第一龙”有关信息的需求。

  1987年4月1日,位于濮阳老城西南隅的西水坡“引黄从水调节池”工程开工。市政府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文物保护法》,指示我市文物主管部门派出文物考古专业人员,同时进入该工地配合工程建设搞好文物保护。

  1987年5月下旬,我市文物考古工作者在调节池工地的西南部发现一处仰韶文化遗址(约5万平方米)。按考古惯例命名为“西水坡遗址”。市文物主管部门随即依法向文化部填报了《中华人民共和国考古发掘申请书》。

  1987年6月22日,文化部向我市文物主管部门颁发了《中华人民共和国考古发掘证照》[考执字(1987)第227号]。同日,我市组织考古技术力量,开始对西水坡遗址进行抢救性发掘。中国社科院考古研究所安阳工作队从小屯村派出两名经验丰富的老技工来西水坡考古工地帮助工作。

  市政府依法从调节池工程经费中先后分期分批拨出30万元用于西水坡遗址的考古费用。

  1987年8月17日,在西水坡考古工地T137(第137号探方,下同)第四层下清理出一座蚌壳摆组的龙虎墓。编号M45。墓主人头南足北,其东侧为一龙图案,长1.78米;西侧为一虎图案,长1.39米,皆用蚌壳摆组的圆角三角形图案,它的东边平行摆放两根人腿骨,指南龙角。发掘者认为,M45是一重要考古发现,随即逐级上报省、国家文物行政管理部门。

  1987年8月30日,省文化厅副厅长丁发杰、省文物局局长杨焕成、副局长杨育彬同著名考古学家安金槐先生一行,闻报来我市察看西水坡出土的龙虎墓等重要发出。察看后,他们一致认为这是重大考古发现。要求我们充分认识它的重要地位和作用,必须:一要发掘好,二要保护好;并且传达了国家文物局的四点意见:一要把地层搞清楚;二要增加发掘的技术力量,把该遗址发掘清理好;三是把资料取净、取绝、取彻底;四是把M45周围的情况弄清楚。同时指出中国文明起源是国内外都很重视的研究课题。而它的研究要依靠考古资料,要拿出过硬的证据。

  1987年9月10日,西水坡考古工地T176的东部第四层下,打破第五层的一个浅坑中,发现第二组用蚌壳摆组的图案。经认真清理,图案有龙、虎、鹿和蜘蛛(暂名)等。龙头朝南,背朝东,张口、伸舌、瞠目。龙口前方有一椭圆形的图形;虎头在北,两耳竖起,虎脸上眉、眼、鼻、口清晰可辨,北朝东,龙虎蝉联为一体;鹿似卧在虎背上,头朝北,臂上似卧一鸟,头北尾南;蜘蛛摆组于龙头东边,头南躯北;另在蜘蛛和鸟尾之间,安放一件精致的石斧,刃朝西北,背向东南。

  1987年9月20日至25日,省文物研究所根据国家文物局对西水坡遗坡发掘的四点指示,派丁清贤、王明瑞二位专业技术人员来西水坡考古工地帮助弄清M45与周边的情况。通过打隔梁(M137的北隔梁、西隔梁、南隔梁),弄清了M45南边是圆孤形,北边是方形,西、北东三边各殉一个未成年人,西边是十二岁的小女孩。

  1987年9月30日,国家文物局文物处黄景略处长一行四位专家由副市长范保国陪同检查了西水坡考古工地。认真观察了M45和第二组蚌图的地层和出土物之后,黄处长语重心长地就如何进一步做好发掘保护工作作了重要指示。

  1987年10月21日,国家文物局派出以故宫博物院院长张忠培为组长,中央考古所副所长张长寿为副组长的专家组,一行10人来濮阳检查西水坡考古工地。他们说,别处发现的龙,不怎么像,这里的龙非常像,而且地层关系清楚,是一处很重要的发现,特别是张忠培院长看过西水坡的蚌龙后,兴奋得夜不能寐,次日早餐时激动地对原市委常委、宣传部部长穆绍珩说:“我总算为故宫里的龙找到了祖先,这不仅是中华第一龙,也是世界第一龙。”

  1987年11月13日,为保证考古发掘质量,又不误工程按时放水,国家文物局指示:下段时间省、市合作发掘,省里主持。为此,省文化厅、市政府、市委宣传部的领导同志,在濮阳宾馆召集、市文物主管部门负责人研究、决定成立由省文物研究所、市文管会联合组成的“濮阳西水坡遗址考古队”,李京华(省文物所第二研究室主任)、孙德萱分别为正、副领队。实行省文化厅和市政府双重领导,省市共同对国家负责。同时,还研究发发掘时间、面积、考古新发现的传播、资料发表、出土文物及资料归属、安全保护、发掘经费、加强领导等具体领导。

  1987年11月23日,T215第五层下清理出第三组蚌图:为北虎南龙,背相对。龙头朝东,昂首、挺颈、舒身,前后两腿呈八字斜伸。龙背骑一人,皆用蚌壳摆组而成。人面向东,口中吐出一细长物,人腿下垂,两臂前后斜伸。引乃黄帝、颛顼等乘龙传说的注脚。虎头朝西,颈直前伸,尾翘起,腿均弯曲,鬃毛高竖,呈疾奔飞跑状。龙虎人北、东、南三面有三片疏密有致的散蚌壳,酷似浩翰的星空。

  1987年11月25日,按照国家文物局对M45和第2组蚌壳图整起的意见,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技术室王振江主任主持起取工作,到11月30日起取结束。

  1987年11下旬,濮阳电视台录制的新闻片《中华第一龙》在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时间播出。同年,该消息获1987年主全国城市电视台“好新闻”评比一等奖和河南省1987年度“好新闻”评比一等奖。

  1987年12月10日新华社第一次发通稿《河南濮阳出土华夏第一龙》,《人民日报》、《光明日报》等各大报竟相刊出。

  1988年1月17日《人民日报》(包括海外版)、《光明日报》,1月29日《中国文物报》等各大报均在头版、头条详细报道河南濮阳西水坡仰韶文化遗址的重大发现。

  1988年1月26日,日本《读卖新闻》晚刊,刊出驻北京特派员高井的文章:《距今六年千,在河南“帝丘”,中国发现最早的“龙”》,同时刊发新华社记者陆珂拍摄的M45中龙的大照片。1月30日,香港《大公报》翻译转载。

  1988提3月9日,由省文物研究所和市文物管理委员会专业人员30人组成的“濮阳西水坡遗址考石队·对该遗址进行了第二次发掘。为加强专业技术领导,省文物研究所杨肇清副所长亲驻西水坡考古工地。同时,北京大学历史系考古专业李仰松教授带4名学生、郑州大学历史系考古专业匡瑜教授带师生21人来西水坡参加考古发掘。

  1988年3月,《文物》第3期首篇位置发表了我市文物管理委员会等三家文博单位署名的《河南濮阳西水坡遗址发掘简报》。同时,《中原文物》第1期、《华夏考古》第1期均以首篇位置刊出了这篇简报。

  1988年3月28日,省文物局发出通知〈豫文物字(1988)第50号〉转发国家文物局发给河南省文化厅的《关于做好濮阳仰韶文化蚌砌龙虎遗址保护发掘工作的函》〈(1988)文物字第129号〉:“自去年8月以来,濮阳市文管会在配合中原化肥厂引黄供水调节池发掘工作中,连续发现仰韶文化地层迭压下的蚌砌龙虎墓,引起了国内外考古学家的高度重视。为将这一目前罕见、学术价值较高的仰韶文化墓地的发掘工作搞好。我局提邮如下意见:一、鉴于此遗址在施工之后将不复存在,故必须尽可能扩大发掘面积,力争全面揭露,并切实注意质量,以保证资料的完全性和科学性;二、请欠厅尽快会同濮阳引黄工程指挥部做好发掘的协商工作。工作中如有问题,请及时报告我们。”省局要求将此文精神向市委、市政府汇报。

  1988年3月,《人民画报》用19种文字版本占两大页篇幅,文图并茂,向世界122个国家和地区介绍了我市出土的“中华第一龙”。继而《世界知识画报》(1995年第1期)、《中华文化画报》(2000年第6期)同题刊发。

  1988年3月,《美术》杂志第3期刊发了丁清贤等的《中国美术史上的新发现》,从美术史的角度对西水坡“龙虎墓”的艺术价值进行了探讨。之后,我国考古学泰斗苏秉琦先生评价西水坡蚌图是“中原地区最早的‘艺术神器’”。上海大学文学院杨群教授则赞扬西水坡蚌图“不仅形象生动,气势更雄伟磅礴,使现代人们见之也不为6000多年前的精湛摆塑工艺和艺术所震惊。”“西水坡龙虎造型蚌壳堆塑构思精巧,思维设计高超,显得十分成熟。”[《龙和龙文化起源的史前考古学研究》(上海人民出版社:《龙文化与民族精神》2000年1月第一版)]。
楼主楚在边 时间:2012-06-21 23:13:00
  1988年5月《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学报》第3期,刊出李学勤撰写的《西水坡“龙虎墓”与四象起源》文章,开了M45天文学研究的先河。他在文章开头描述了西水坡龙虎墓出土后在北京轰动的盛况:“河南濮阳西水坡的一座仰韶文化墓,可以说是近期最受人注目的考古发现了。除了报纸上报道以外,有关发掘简报竟在三种考古刊物同时发表。这样的情形,近若干年来还没有见到过。”他还写到:“45号墓揭露后,当时‘中国殷商文化国际讨论会’于安阳举行,有些学者闻讯前往参观,均传为奇觏。今年开春,消息在报端刊出,由于墓占现象被称为天下第一龙,成为尽人皆知的新闻。”1989年,《自然科学史研究》(第9卷)第2期,刊出冯时的《中国早期星象图研究》,对濮阳西水坡出土的墓葬蚌塑龙虎进行深入研究,认为这是迄今所见中国最早的星象图,将中国天文学起源时间,从过去的公元前1000年提到公元前4500年。1993年《自然科学史研究》第12卷第1期发表自然科学史研究所赵慧荥等的《“自然科学史研究”十年》文章中指出:“冯时的上述见解“引起了国内外学术界的重视和反响,《中国日报》、《光明日报·文摘报》、《新华文摘》、中国国际广播电台等新闻媒介进行了专访报道。意大利驻香港总领事马西莫·马斯特罗基(M·Baistrocchi)撰文在国外作了介绍。”

  1988年7月10日至13日,为了进一步审慎地做好西水坡遗址的发掘和遗迹遗物的保护工作,濮阳西水坡遗址考古队邀请国家文物局、省文物局、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中国历史博物馆、北京大学、郑州大学、省文物研究所的领导和专家,召开该遗址发掘现场会,广泛听取专家的意见。专家们高度评价了西水坡考古的重大学术价值。指出:西水坡遗址的发现在新石器时代考古中是一个重大突破。最重要的发现是完整的3组蚌图,尤其是第一组蚌图(M45)保存最完好,龙虎形象最真实,是前所未有的重要发现。濮阳古称帝丘,传说是颛顼的遗都。除这个遗址外,还有不少重要的新石器时代遗址。通过考古发掘,不仅对解决和探索濮阳地区的古文化序列有重要学术价值,而且还能结合文献研究,对解决古史传说中的有关问题提供很重要的实物资料。所以,濮阳地区的考古是大有前途的。西水坡的发掘收获是很大的,对于探索龙的起源,对于探索中国文明起源都有不可抵估的学术意术。专家们对发掘中应当注意的事项和下步必须作的工作提出了很中肯的意见。

  1988年9月14日,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办公室主任薛玉尧等用安阳航校飞机,对西水坡考古现场进行高空摄影,使该考古发掘工地有了全景照片。

  1990年3月,《文物》第3期刊出冯时:《河南濮阳西水坡45号墓的天文学研究》对上述见解又作了深入探讨。同时,中国科学院院士、科学技术史研究所原所长席泽宗先生,以“大陆杰出人士”身份应邀赴台湾访问,先后在中央研究院、清华大学、台北圆山天文台讲授《科学史八讲》,在第五讲《天文学在中国传统文化中的地位》中讲了“1987年在河南濮阳的一个仰韶文化遗址中,发现一个成年男性骨架的左右两则,有贝壳摆塑的龙虎图像,最近用碳十四检定结果,断定是8000年前的遗物,(编者注:应为6000多年前)从而把四象的起源往前推到了约6000年,使得我们对许多问题得以重新认识。”同年英文版《中国日报》以近半版篇幅向海外传播了冯时的这一研究成果。
楼主楚在边 时间:2012-06-21 23:14:00
  1999年10月,中国科学技术史国际学术讨论会,在英国伦敦召开。北京古观象台原台长伊工同教授应邀参加,并提交论文《星象考源——中国星象的原始和演变》,该论文收入1992年8月由中国科学技术出版社出版的《中国科学技术史国际学术讨论会论文集》(陈美东、林文照、周嘉华主编)。该文向海内外介绍了“现在的多种迹象表明,涉及中国传统星象的探索研究、面临着一场极为重要的历史性全面突破。河南省濮阳西水坡遗址的发掘证实:中国经典天文学的星象背景,其原始年代不会晚于6000年前,其上限可达万年,比过去学者们的谨慎论证提前了一倍;用天文学方法推算或以其他旁证资料为线索,也可以导出类似的结果。

  1988年11月,中央研究院(台)副院长、美国科学院院士、哈佛大学人类学系主任张不直教授撰写的《“濮阳三躜”与中国古代美术上的人兽母题》在是年《文物》第11期刊出。结合西水坡三组蚌图,通过论证,文中得出如下认识:“从考古学和美术史的资料来看,仰韶到魏晋这5000年间一直不断地有巫躜的符号存在,只是过去我们没有把它的意义把握清楚,没有把这一类村料集在一起研究就是了。濮阳新发现的重要性之一,便是它在我们对历代巫躜符号的辨认上,发挥了点睛的作用。中国古代美术中常见的一个符号便是人兽相伴的形象,我们在这里不妨叫它作人兽母题或迳称之为‘巫躜’母题,也说法是环太平洋地区古代和原始美术中常见的所谓alteregoAK ‘亲密伙伴’的母题。从濮阳发现的启示,我们确定地认识到,这个母题的成分便是表现一个巫师和他的动物助手或‘躜’。张光直先生的这一认识被我国考古界的不少学者所认同。在著名历史学家白寿彝先生总主编的二十二卷本《中国通史》第2卷《远古时代》中,著名考古学家苏秉琦、张忠培、严文明就引用张光直教授对西水坡M45及其相关遗存进行研究的结果。使这部史学巨著中有7页都写了濮阳西水坡重大考古发现的内容。(见该巨著,上海人民出版社1994年第1版。2000年1月第7次印刷)。

  1989年8月10日,《中州古今》第4期刊出《濮阳西水坡第45号墓主人考》,指出M45墓主人很可能是“我国古代传说中的颛顼。”1995年、1999年,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黄石林先生,两次撰文《龙与考古研究》,皆言西水坡M45是帝颛顼墓,第三组人骑龙图案,就是帝颛顼乘龙至四海。1998年4月,“黄帝与中国传统文化学术讨论会”在西安召开。黄石林与石兴邦先生共同撰文《龙与中华民族》深入论证了M45墓主是帝颛顼,第三组蚌图中人骑龙说法是大宗教主颛顼乘龙邀游天地之间的写照。1992年5月,止此,已发现至少有河南省、上海市将“中华第一龙”编入中学乡土教材——历史图册。

  1989年12月,濮阳西水坡遗址考古队编写的《1988年河南省濮阳西水坡遗址发掘简报》在《考古》月刊第12期发表。截至1988年9月底,西水坡遗址发掘面积共约5000平方米,清理出灰坑361个、房基7座、墓葬218座,瓮棺葬69个,东周阵亡士卒排葬坑30座、烧陶窑3座、蚌图4组等遗址,出土遗物:陶、石、骨、蚌器千余件,还有数以吨计的蚌壳、螺壳计45个品种和各种脊椎动物遗骸。遗物中有的也是首次发现。

  1992年9月,《青岛师专学报》第9卷第3期,发表杨东晨《论河南濮阳墓和淮阳平粮城的族属》文章,论证了濮阳西水坡M45墓主“应为太昊伏羲氏部族中的一个部落首领。”1993年7月起,台湾出版的《中华易学》月刊(陈立夫为该刊的名誉理事长)第161期至164期连续发表湖北师范学院段邦宁教授的《从伏羲时代星图的研究到十三万三千前年天球的考古证实》,指出:“本项研究将分若干篇在《中华易学》月刊上陆续发表。首篇是通过对河南濮阳西水坡仰韶文化遗址距今六千五百年的M45墓的形制和蚌塑星象图案的研究来论证所表现的十三万三千多年的天球在春分日落时的星象,即M45是伏羲时代复制的十三万三千年前的天球。”

楼主楚在边 时间:2012-06-21 23:15:00
  1996年《中华易学》月刊第193期至195期,刊登段邦宁教授的《伏羲遗址研究之二》,论述了濮阳西水坡M45墓主人就是“百王先首”的太昊伏羲帝,不是神话传说中的神,而是真实可信的历史人物。而西水坡遗址就是伏羲遗址,M45墓图则应称为“伏羲星图”。1997年,《中华易学》月刊第211期至216期,连续刊表了段邦宁教授的《河南濮阳伏羲遗址研究之三·伏羲墓殉人考》。目前,段邦宁教授对西水坡伏羲遗址的研究,经认真修改后,已经上网。其分别为《伏羲与龙虎文化考——论濮阳西水坡遗址中的龙和虎》(根据西水坡遗址研究成果重新解释易之乾卦);《濮阳西水坡M45墓主为伏羲考》(一至三);《伏羲墓殉人考》(一至十一)。2000年5月中州古籍出版社出版《河南文物考古论集》载张维华研究员《濮阳西水坡M45新观察》,再次论证M45墓主人是:“百王先首”伏羲氏,中华人文始祖伏羲圣地在濮阳,中华民族根在濮阳,恢复和再造龙祖圣寝是多么重要的一件事啊。

  1994年5月下旬,晋冀鲁豫四省经济协作区在我市召开。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著名学者费孝通与会。他带时带带一个研究课题:M45墓主的古人种学研究。会间他观看了西水坡M45的展览,看得认真,问个深入。回北京后写出一文《从蚌龙想起》,刊在《读书》月刊1994年第9期上。

  1995年10月8日至12日,中华炎黄文化研究会、河南省炎黄文化研究会、濮阳市人民政府共同在濮阳主办了“95濮阳‘龙文化与中华民族’学术研讨论会”,与会代表60余人,其中著名专家学者40多位,提交论文49篇,包括考古学、历史学、科技史、宗教史等多个学科。专家们通过论证一致认为濮阳蚌壳龙确是“中华第一龙”,根据与会学者的意见,中华炎黄文化研究会常务副会冯征代表学会向濮阳市政府颁发了命名濮阳为“龙乡”的铜牌。鉴于冯时、伊世同等几位天文史学者提出M45为中国及世界上最早的天象图的看法为大家所认同。为此新华社再次发通稿《濮阳发现世界上最早的天文图》。已有《中华第一龙——’95濮阳“龙文化与中华民族”学术讨论会论文庥》于2000年3月由中州古籍出版社出版,有43篇论文刊入。同年,濮阳中原电视台用采访该学术讨论会与会学者的录象制作的《龙乡探幽》专题片,在中央电视台播出,获当年中国电视学会颁发的全国电视片文化类二等奖。

  1998年,中国社会科学院民族研究所何星亮研究员,在日本期间多次作学术报告的题目就是《河南濮阳仰韶蚌壳龙新探》(3.7万字),1993年《东南文化》(双月刊)第3期曾刊发他写的《华夏第一龙探析》论文。

  1998年4月应邀出席在西安举办的“黄帝与中国传统文化学术讨论会”的中央研究院院士、美国科学院院士、芝加哥大学何炳棣教授在他向大会提交的《中国现存最古老的私家著述:〈孙子兵法〉中关于‘黄帝’、‘四帝’的论述》论文中指出:’龙的考古物证是以距今6000多年前河南濮阳西水坡仰韶文化遗址用蚌壳摆组而成的龙形图像为最早。这类重要的考古发现,对研究古史传说记载的价值是无法估量的。”

  1999年8月28日至30日,中华炎黄文化研究会在上海主办“龙文化与民族精神”学术研讨会,来自北京、上海、河南、贵州、武汉、西安等省市的专家学者70余人出席。我市应邀派代表带论文和中华第一龙录相带出席会议,录相放出后,在会上引起强烈反响。已有论文集《龙文化与民族精神》由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2000年1月第一版),选登论文24篇。有12篇论述了西水坡出土的蚌图。且会议小结时仍称西水坡蚌龙为“中华第一龙”。香港特别行政区知识产权署署长谢肃方先生,是英国的少数民族——威尔士族人,古代的威尔士王国国旗和现代威尔士区区旗上都绘一长翅的龙。去掉翅膀酷似我国汉代瓦当上的龙。谢先生应邀与会并即兴讲演。他说,“透过两千多年前国际贸易和文化交流,欧亚大陆东西两极端共同有《龙》这个文化标志。”因为濮阳是中华第一龙的故乡,会后,他从香港给我市与会代表寄来一帧英国威尔士区旗,作为友谊纪念。

  2000年是农历龙年,我市举办首届龙文化活动周。其间,4月11至14日,由中华炎黄文化研究会、中国太平洋学会、中华侨联、河南省炎黄文化研究会、河南省侨、河南省炎黄文化研究会、河南省侨联和濮阳市人民政府联办了“2000濮阳‘龙文化与现代文明’学术讨论会。与会代表50人,提交论文45篇,学术交流1天半,28人发言。这次会议档次高,与会学者有历史学、考古学、天文学、文学、甲骨学、民俗学、神话学、社会学、伦理学等十多个方面造诣很深的专家。多学科从不同角度来研究龙文化,是一条行之有效的经验。这是本次会议的第一个特点;第二个特点是对龙文化研究深入了,且取得了共识。同时,又提出了许多新问题、新见解、新课题,把龙文化研究同华夏文化纽带工程结合起来,把龙文化研究同两个文明建设结合起来,方向更明确,视野更开阔。大家建议,把濮阳这个龙乡培育发展为全国龙文化研究的中心。濮阳要培养自己的专家,要尽早把“龙文化研究会”这一群众性学术团体组建起来;濮阳市要培育“龙乡”品牌,发展旅游业,把这一经济增长点落到实处。(论文集体将出)

  2000年4月,国家“华夏文化纽带工程”组委会、国家体育总局与海南省政府联合在海南东方市举办中国第一届龙文化艺术节,会间还组织了东南亚各国华人参加的国际舞龙大赛。我市应邀派代表携论文与会。提高了我市的知名度。

  2000年农历二月,海峡对岸的台北《故宫文物》月刊第203期载文,高度赞扬我市出土的蚌壳龙,说:中国龙的形象,自夏商以来,即以中原的、历史文化底蕴深厚的仰韶文化蚌壳龙的基形演变而成。不信,大家可以把最生动,晚到明清时代龙的图案同濮阳蚌龙放在一起比照,虽然时间跨度惊人地超越了五六千年,除了细部刻画有些微差别以外,基本形体十分一致。这不是历史的巧合,而是龙的传人,中华民族核心文化强盛生命力的标志。

  2000年前后,为迎接和庆祝这千年一遇的龙年。我国龙文化研究又出现一个高潮。“中华第一龙”出土十多年来,专家学者潜心研究,相继有一批专著问世:

  1993年9月,庞进著《八千年中国龙文化》,(人民日报出版社)第129页:《中华第一龙》。

  1995年8月,陆思贤《神话考古》,由文物出版社出版(第八章“伏平等鳞身,女娲蛇躯”的渊源第三节“河南濮阳西水坡仰韶文化遗址出土的“华夏第一龙”)文物出版社。该专著由日本风田阳一翻译,《中国の神话考古》,由日本言丛社于2001年5月出版。翻译者称赞该专著为“神话考古学的先驱”。

  1996年9月冯时《星汉流年——中国天文考古录》(内有M45共2.5万字)(四川教育出版社出版)。

  1998年7月,庞进《呼风唤雨八千年——中国龙文化探秘》第19-22页载西水坡龙图文章,四川教育出版社。)

  1998年5月,王大有《图说中国图腾》(第71-78页〈濮阳西水坡M45蚩尤真身帝王陵的划时代意义〉),人民美术出版社。

  1998年5月,王大有《图说太极宇宙》(第46-49页,蚩尤真身墓与二十八宿四陆星象起源及形成)人民美术出版社。

  1998年12月何星亮《苍龙腾空》(第61-66页,河南西水坡蚌壳龙)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2000年8月,陆思贤、李迪《天文考古通论》(第一章公元前前40世纪中叶的四时天象图——濮阳西水坡仰韶文化蚌塑图破译。第三章第一节濮阳西水坡45号墓的“盖天说”宇宙模式)紫禁城出版社出版,中国考古通论系列之一。

  2000年5月,王大有《中国龙种文化》(第45-125页,〈二〉千古悠悠原龙真真大白。〈三〉二十八宿天象格局6500年中国社会出版社。

  2001年11月胡绳主编,冯时著《中国天文考古学》第278-301页河南濮阳西水坡45号墓诸遗迹的天文学研究,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出版。作者在本书自序中说:“自1988年底我对河南濮阳西水坡星象图的论证工作完成以后,便萌生了建立中国天文考古学体系的想法”,由此可知,西水坡M45的天文学研究对本专著杀青的价值和意义。

  2003年1月,卢嘉锡总主编的《中国科学技术史·天文学卷》(陈美东著)由科学出版社。这部科巨著的第一章第一节就是讲述的仰韶文化中期的天文知识:濮阳龙虎斗图与龙虎鸟麟四象图及其授时功能,龙虎鸟麟象与图腾及星象崇拜。无疑,把西水坡遗址出土的M45及第二组、第三组蚌图列为我国天文学史的排头兵了。

  2003年4-5月,中央电视台10频道“探索·发现”摄制组来我市历时一个半月录制的《濮阳M45为中国和世界上最早的天象图角度向海内外传播这一重要考古研究成果。该节目近期将要播出,与观众见面。

  作者:孙德萱 责编:王晓飞

楼主楚在边 时间:2012-06-22 21:50:00
  问题是这些考古界的造假垃圾还真难得清理。
楼主楚在边 时间:2012-06-22 22:43:00
  1987年10月21日,国家文物局派出以故宫博物院院长张忠培为组长,中央考古所副所长张长寿为副组长的专家组,一行10人来濮阳检查西水坡考古工地。他们说,别处发现的龙,不怎么像,这里的龙非常像,而且地层关系清楚,是一处很重要的发现,特别是张忠培院长看过西水坡的蚌龙后,兴奋得夜不能寐,次日早餐时激动地对原市委常委、宣传部部长穆绍珩说:“我总算为故宫里的龙找到了祖先,这不仅是中华第一龙,也是世界第一龙。”

  ————————————————————————————————
  看看,中央的专家们竟兴奋得夜不能寐,但他们却忘记了一个基本的常识,也就是他们本应当具有的质疑精神,为什么这个被证明为6000千年前的蚌龙,怎么会与现代的龙特别像呢?在长达几千年的时间里,在人们还缺乏书画传承方式和手段的时代,古代人是如何将他们心中的龙的形像传达给后人的?只有一个原因,如果没有造假,这是不可能的。但兴奋的专家们宁可信其有,也不愿信其无。
  龙与虎是不同的,虎是一种实际存在的动物,即使没有任何书画传承,我们后来人获得的虎的形像,也与几千年向万年前的虎毫无两样。龙却不同,就我们现代龙的形像而言,它不过观念的产物,每个时代的龙,都是那个时代观念的反映,因此,它们的形态特征是有区别的。商周时代的龙肯定与我们时代的龙不同,人们发现的“红山玉龙”也非常不同,如果中国真有自远古时代到现代龙的传承,那它的形像一定是一个自然的发展和变化的过程,但我们能从专家的们的研究中能看到这一点吗?6000千年前的濮阳竟然有一条龙能够穿越几千年来到现代人头脑中了,这是如何可能的?难道这真是一条无比神奇的龙吗?非也,世上本无龙,全是人在闹。
  我们甚至并不能确定,6000年前的人们究竟有无龙崇拜风俗,但专家们却要与用濮阳龙来证明这一点,这样的证明能成立吗?上面转载的文章“探“中华第一龙”奥秘展“中华龙乡风采”的作者是孙德萱,记得他在一篇文章说过这样的话,认为濮阳龙与故宫里的龙非常像。6000年前的龙怎么可能与故宫的龙非常像?他的话正好露馅了,即故宫龙也是濮阳龙的范本之一。孙德萱写了很多文章宣扬濮阳龙,他是一个非常可疑的人物。
楼主楚在边 时间:2012-06-25 22:27:00
  夜不能寐的学者们都得出了些什么样的惊世骇俗的结论呢?上面的孙德萱写的文章已经罗列得很全面了,他让我们知道了自濮阳“蚌壳龙”被发现后,中国的学人们据此显现了多么惊人的想像力,得出了多么令人惊异的考古学结论。他们的伟大成果真的可以让中国的龙文化变得诡异莫测。

  我国考古学泰斗苏秉琦先生评价西水坡蚌图是:“中原地区最早的‘艺术神器’”。
  上海大学文学院杨群教授则赞扬西水坡蚌图:“不仅形象生动,气势更雄伟磅礴,使现代人们见之也不为6000多年前的精湛摆塑工艺和艺术所震惊。”“西水坡龙虎造型蚌壳堆塑构思精巧,思维设计高超,显得十分成熟。”

  但我反复观察,却始终发现不了这种粗陋的摆塑究竟神在哪里?如果它们确实是真的,那我们除去学人们套在那上面的天文学光环,它们显露给我们的,也不过两件粗陋的动物摆塑制品而已,神奇在哪里?而当我们开始怀疑它们有可能是某些人的文化恶作剧的时候,那我们真要耻笑学者们的艺术眼光了。
楼主楚在边 时间:2012-06-25 23:09:00
  但神奇的结论还不是这种艺术的上谬赞,那星象学的幻觉使得学者可以从中为中国人的龙文化源头找到它的子虚乌有的时代及其传说中的神:

  1988年5月《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学报》第3期,刊出李学勤撰写的《西水坡“龙虎墓”与四象起源》文章,开了M45天文学研究的先河。
  1989年,《自然科学史研究》(第9卷)第2期,刊出冯时的《中国早期星象图研究》,对濮阳西水坡出土的墓葬蚌塑龙虎进行深入研究:认为这是迄今所见中国最早的星象图,将中国天文学起源时间,从过去的公元前1000年提到公元前4500年。

  这还不够,早就有人开始为这个莫名其妙的尸骨来证明他的千古法身了。有人说他是颛顼,有人说他是伏羲,甚至也有人说他就是蚩尤。管他是个什么,反正是个圣物就对了,这里不需要DNA及任何科学技术的严格证明,只需要学者们的奇思妙想,就可以把这个6500年前的骷髅与我们传说中的神话人物联系起来了。妙哉!
  而这种奇思妙想对于河南、濮阳而言,更是意义重大“2000年5月中州古籍出版社出版《河南文物考古论集》载张维华研究员《濮阳西水坡M45新观察》,再次论证M45墓主人是:“百王先首”伏羲氏,中华人文始祖伏羲圣地在濮阳,中华民族根在濮阳,恢复和再造龙祖圣寝是多么重要的一件事啊”,是啊,多么重要,大批的资金将会飞往河南,飞往濮阳,旅游经济、考古经济将会使他们富裕起来,一些人会发财,一些人会升官,一些人会出名。这是多么重大的意义。当初怂恿周正龙干傻事的地方官员们就是这么想的,可惜,周老虎栽了,而濮阳的老虎却飞黄腾达。
楼主楚在边 时间:2012-06-26 23:28:00
  地方利益和个人利益搅合到一起,任何神奇的事情都可以在中国大地发生。我们没有任何机制来制约和监督有地方政府背景的、涉及到地方利益的考古造假行为。濮阳龙确实蒙骗了许多的学者,从而使得各种关于濮阳龙的奇怪结论一个胜过一个,没有最怪,只有更怪:

  1993年7月起,台湾出版的《中华易学》月刊(陈立夫为该刊的名誉理事长)第161期至164期连续发表湖北师范学院段邦宁教授的《从伏羲时代星图的研究到十三万三千前年天球的考古证实》,指出:“本项研究将分若干篇在《中华易学》月刊上陆续发表。首篇是通过对河南濮阳西水坡仰韶文化遗址距今六千五百年的M45墓的形制和蚌塑星象图案的研究来论证所表现的十三万三千多年的天球在春分日落时的星象,即M45是伏羲时代复制的十三万三千年前的天球。”

  这真是令人瞠目结舌,这教授究竟是如何证明他的结论的呢?我想我们是勿须太在意这样的东西,甚至没有必要阅读,这种以天文考古之名而写出来的东西,只能令人喷饭,犹如学术版的现代“山海经”。难道我们还能指望他能够用严格的逻辑证明来让我们相信他的学术胡话?难道人们还能相信6500年前的濮阳人,竟然可以通过某种神秘的方式而知道与他们相隔十万年之距的天象吗?
  不过,我们的教授的非凡想象力,却也让许多人着迷,《中华易学》月刊就看中他的成果。但或许这样的成果也只能被《中华易学》这样的刊物赏识了。
楼主楚在边 时间:2012-06-30 23:31:00
  用蚌壳、河卵石、石头一类的东西来摆塑遥远时代的龙形象是很容易造假的,相反用玉器来造假,风险却很大,因为这很容易被识破。因而,红山玉龙可信度就很高,如果我们确实可以把红山玉龙视之为龙的原始形象的话,那我们就可以从它造型上看到龙在观念上的演化过程,它可以证明,并非从龙的观念一产生的时候,它就在形态上就有着同我们现代人龙的观念一样的造型结构。正如远古的房屋、器具一定与我们现代的房屋、器具有着很大的不同一样,如果我们一定要把龙的观念追索到遥远的时代,那么,在形态上,那个时代的龙就一定与我们时代的龙有着非常的不同。这点,红山玉龙就是一个明证。但濮阳龙却创造了这样一个奇迹,在文化传承关系上,它的观念和形态不是与它接近的时代相类似,却反倒与同它相隔遥远的现代人的龙相类似,这怎么可能呢?
  没有造假行为,这是不可能的。正如我前面所述,濮阳龙有两个范本,一个是在观念上以曾侯乙墓出土的漆箱盖上有左青龙右白虎的图案为范本,二是在造型上以故宫龙为范本。这很可能是造假者事先设计好了的,所以,他们在解释上就漏洞百出,但却能够被学者们普遍接受,这真是一件令人感到怪异的事情。
楼主楚在边 时间:2012-07-01 00:22:00
  然而,尽管我认为他们确实是造了假,但却没有确凿的证据来指证他们。因为证据已被毁了,现场现在已成为一片汪洋。而濮阳已如他们所愿,不仅被封为“中华龙乡”的尊号,而且还获得大量的资金,用以修造那所谓的“圣寝”。
  不过,尽管如此,尽管网上的质疑或许对扼制现实的造假活动没有什么作用,但我们依然要对这样的东西表达质疑和批判,要尽可能让更多的人来了解这样的事实。而且,网上也会搜到一些东西,可以让我们从他们挖掘过程中显露出来的蛛丝马迹,来揭示他们可能存在的造假行为。下面就是我们搜到的关于M45号墓的情形的记录,其中记载的东西确实让人怀疑该墓有很大的可能造假。

  “ 西水坡水库是濮阳的水源地,李文颖和马学泽蹲在水边,眨眼间站起来,手上就多了数枚3类不同的鲜蚌。“‘中华第一龙’就是用这3类蚌壳摆塑的。这河蚌繁殖得很快,就是怕污染,水一旦被污染,这河蚌很快就会死去。从我们这儿向正北看,约200米处的水面就是1987年出土‘中华第一龙’的地方。”他们两人是当年西水坡考古工地的带方者(就是带着民工发掘一个个5米见方的大坑,这坑在考古学上被称为探方),目前都在濮阳戚城景区管理处工作,李文颖是该处主任、副研究员。
  西水坡位于濮阳县城老城墙的北侧,这儿原是濮阳老城内的一块低洼地带,在这样的地方建水库,文物部门自然是要“跟进”的。1987年4月1日水库工程动土后,挖土机在前面轰鸣,文物部门的人员就紧跟在后面寻找“宝贝”。“那情景惨极了,尘土满天飞,我们只好用毛巾把头包起来,露着眼睛满地找文物,看到什么砖头瓦块碎瓶烂罐的,就叫挖土机停下,然后在这儿插个我们从附近柳树上砍下来的小棍儿,把其列为挖土机的禁区。后来,整个工地都插满了大大小小、高高低低的柳棍,一算有5万多平方米,挖土机简直就寸土难挖了。”李文颖说,“然后我们进行抢救性发掘,在清理出30多个普通墓葬后,并没有发现特别重要的文物,这时来自各方面的压力就不期而至了。无奈之下,领导决定集中发掘一下,就此准备草草收场。当时考古工地上有100多号人,再说考古发掘也是个很细致的活儿,不是赶大集,那么多人挤在一块儿,从探方里撂出来的土都没地方搁,还咋干活?尽管有人吆喝,我就是不想和大家挤在一起干,偏在我原先开挖的探方附近开了新方。大约挖了1米多深的时候,市文化局的人事科长来到工地,通知我离开工地,第二天到局里上班,这一天我记得很清楚,是6月12号。”
  8月17日一早,在李文颖搭乘市文化局副局长、西水坡考古工地总指挥孙德萱的便车去局里上班时,孙德萱对李文颖说:“听说工地上挖出来个蚌壳摆塑的东西,有人说是狗,有人说是虎,有人说是龙,争论不休,要不,咱们去看看?”到工地后,李文颖看到东西就说:“这是龙,不是别的!”看看探方,正是自己坚持要开挖的那个。
  据在该探方挖土的民工舒金梅回忆,当时他们4人在清理中发现有蚌壳后,就马上叫来了李金堂师傅。“李师傅是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所安阳工作队的技工,解放前曾跟李济、董作宾在小屯搞殷墟发掘,很有经验。”孙德萱对记者说。李师傅首先清出来了个尾巴,然后顺着尾巴继续向北清理,“越看越像个蛤蚌(河蚌)壳摆的东西,用了几个小时,整个东西才弄出来!”另一个在此挖土的民工张二旗说。
  孙德萱当即决定自龙向西继续清理,之后发现人的骨架,再向西清理,又挖出一条虎来。“虎出来后,前面的那个东西就肯定是龙了!”李文颖说,“多亏坚持开了这个探方,不然我们收兵后,挖土机轰隆而过,还不知道会把它糟蹋成什么样子,搞不好整体一掀,七零八散,什么都没有了!不就是蚌壳和人骨头,也没有棺材,更没有盆盆罐罐,开挖土机的师傅是不会把这些东西放在眼里的。在当时的情况下,水库工程施工单位正嫌我们碍手碍脚,他们发现这些东西后,能向我们文物部门报告吗?很难说呀!”
  该墓葬是西水坡考古工地发现的第45个古墓,所以它被命名为西水坡45号墓
  所以濮阳市被喻为---中华龙乡”
楼主楚在边 时间:2012-07-03 23:14:00
  我最初对龙虎墓情况了解并不多,也没有多大的兴趣,但偶尔看到此帖转载的文章后,觉得其质疑很有道理,这个濮阳的龙虎墓确实有很多疑点。想不到,中国的造假之风,在考古界已经达到了如此严重的程度。为了地方和部门的利益,我们的学术已经堕落到什么程度?那位湖北段教授对濮阳龙虎墓天象的论证,让人觉得学术如同儿戏,他们几乎可以随便就得出令人瞠目结舌的考古结论。
  我为了验证此转帖对濮阳m45号墓的质疑,特意在网上搜了一些东西看了,觉得这个所谓的“中华第一龙”确实很有问题。上帖摘录的文章记载了当时发掘现场的带方者李文颖对当时挖掘情况的一些回忆,而根据其记载,让我觉得这个M45号的发掘有很多疑点。
  其一,根据其记录,1987年4月1日,水库工程一动工,文物部门就跟进,除了两个李文颖和另外一个带方者,其它一百多人都是临时请进来进行考古挖掘的。但直到6月12日以前,他们确定探方五万多平米,清理普通墓葬三十多个,却没有发现特别重要的文物,这时就产生了“各方面的压力不期而至”情形。
  这个“来自各方面的压力”究竟是什么样的压力呢?无非是,一为地方政府,无非是想通过一项重大的考古发现,来为地方争取利益,比如上级政府的拨款,因这考古成果而带来的旅游经济等。二为上级主管部门,也就是官僚化的学术机构,希望通过这项考古发掘,来为中国的远古文明寻找重要的根据,或者这种远古文明的根据本来就已经被他们确定为龙文化了。他们要为这种在观念上本来就已经过时了的东西寻找它的传承谱系。
  压力就是动力,特别是在目前这种官场文化的氛围之中,这种为了地方利益和官员们的乌纱帽而普遍造假的时代,濮阳龙的的横穿出世,确实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那些地方官员是不会主动追查龙虎墓的真假的,他们本来就会默认它。而那些被愚弄了的学者也不会去追问龙虎墓的真假了,因为他们要保住自己的学术颜面。
作者:abcd98762012 时间:2012-07-04 14:41:00
  帮顶一下
楼主楚在边 时间:2012-07-05 22:32:00
  其二,1987年5月,这里被确定为仰韶文化遗址,命名为“西水坡遗址”,可以想见,这时候地方官员们对这个遗址寄予了多么重大的希望,只要接下来的挖掘能够找到更有价值的东西,那就可以很容易地向中央申请到大量的遗址保护资金。但前期的挖掘却没有发现特别重大能引起轰动的文物,如此,官员们的失望就会给相关的人员以压力,而这样的压力又会给他们以造假的胆量和勇气,因而,谋划造假活动就开始进行了,那么,在这一过程中自然就会暴露出许多疑点。
  根据李文颖的回忆,在前期挖掘即将结束的时候,他自己避开众人又另开了一个探方,并且挖了一米多深的时候,市文化局人事科长通知他第二天到局里上班。这一天,李文颖清楚地记得是6月12日。那么,这里有下面几个疑点:一为什么突然通知李文颖去上班?二,是只是通知李文颖撤离,还是所有考古挖掘全部撤离?三,6月22日他们获得了《中华人民共和国考古发掘证照》后组织考古技术力量正式开始挖掘时,他们对李文颖曾经开挖过的探方是如何处理的?这些我网上看到的材料没有讲明,但无论如何,从6月12日李文颖从工地撤离,到8月17日考古人员竟然再次在李文颖已经开挖过的探方挖出了龙虎墓,这是非常令人怀疑的。两个多月的时间,他们足可以在这里伪造出龙虎墓。并且,李文颖当时已经开挖了一米多深,他也没有谈到他发现了任何有价值的东西,但偏偏在两个多月后,这个地方竟然挖出了龙虎墓?这是不是可以让我们怀疑呢?
楼主楚在边 时间:2012-07-07 23:42:00
  三,据李文颖的回忆,他最后新开的控方已经开挖了一米多深,而据孙德萱的简报记录,当时的考古遗址共分五层,第四层距地面1.1至1.1.35,厚0.1至0.2米,第五层距地表1.25至1.5米,而m45号“墓口开在T137第四层下,打破第五层和生土”。
  这里说明什么问题呢?两个月前,李文颖在此探方开挖了一米多深,没有任何东西,但两个月后,这里竟然还是在一米多深的地方发现了龙虎墓,因此,一个很大的疑点就是,1987年6月12日之后,这个墓被掩埋过,然后又由民工重新挖掘,好象他们是无意中发现了蚌壳龙。
楼主楚在边 时间:2012-07-09 23:22:00
  四、李文颖的回忆有这么一段话:“8月17日一早,在李文颖搭乘市文化局副局长、西水坡考古工地总指挥孙德萱的便车去局里上班时,孙德萱对李文颖说:“听说工地上挖出来个蚌壳摆塑的东西,有人说是狗,有人说是虎,有人说是龙,争论不休,要不,咱们去看看?”到工地后,李文颖看到东西就说:“这是龙,不是别的!”看看探方,正是自己坚持要开挖的那个”
  根据这段回忆可知,李文颖这个当时的带方者,从6月12日撤离挖掘现场后,竟然一直没有去工地,也不知道那里发生了什么事情,而在8月17日一早,即发现蚌塑龙的当天,他却神奇地搭乘孙德萱的车去上班,而且被孙德萱带到工地,而那个龙虎墓正是他开挖过的。这样的巧合是非常有疑问的。
  在车上,孙对李说的一番话更成问题:“听说工地上挖出来个蚌壳摆塑的东西,有人说是狗,有人说是虎,有人说是龙,争论不休”。如果各位读者有细心,会在那文章中看到,当他们到达工地后,工人还只是挖出了一条龙出来,而这条龙与红山玉龙完全不同,它与我们现代龙可以说是一模一样,可以说任何一个中国人看到了,都会说是一条龙,怎么会出现有人说是狗,有人说是虎的争论呢?
  可以说,孙德萱说了谎。只有龙和虎一起被挖掘出来了,才会产生这样的争论,人们是不会把一条看成一只狗或者虎的。孙德萱为什么会说出这样的话来呢?真相就是,这样的争论是孙德萱想象出来的,因为他事先知道那里就埋着龙和虎,只要它们一起被挖掘出来了,那就一定会出现这样的争论,但实际上,孙对李说这话的时候,人们还只挖出了一条龙,所以,这是孙德萱说漏了嘴。好在当时李没有识破他说的话。
楼主楚在边 时间:2012-07-09 23:58:00
  可以得出一个结论,孙德萱是濮阳龙造假的主要参与者之一。
  那么,我现在要郑重地请教学术中国的科学达人das先生,我的这个推测有道理吗?
作者:snoopy1234567 时间:2012-07-11 09:58:00
  龙文化是中国传统的文化
作者:上古研究 时间:2014-09-15 02:16:00
  今天搜最早的龙图形看到了这个所谓“中华第一龙”,看到我就想笑了,早起的龙怎么可能是这个样子,还真的是现代并卡哇伊着呢!然后我就搜“中华第一龙 造假”,就搜到了这片文章。
作者:传图人 时间:2014-09-15 21:02:00
  怪不得我说怎么这个图案摆得不对?这个图明显是根据周易中估计是宋人后做的"先天图"的方位摆成的.这明显是不懂这些流传的人的做假.
  
作者:想个名字容易吗 时间:2014-09-22 05:00:00
  九龙至尊、称皇帝为真龙化身、这些都是70年代造的?
  龙文化是根深蒂固的,不是说造一个龙的传人的词就说龙文化是造假了。
作者:流浪之浪花 时间:2014-09-22 20:40:00
  就像一个民族不能没有信仰一样,龙图腾形成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从《易经》开始,到民国,中国龙不尽相同,九五之尊造出来难道是先称皇帝?真有小学生文化!
作者:传图人 时间:2014-09-22 23:22:00
  两码亊.你们不看正文?
作者:黑背 时间:2014-09-23 11:59:00
  哎呀,楚老师,靠着一些不靠谱的猜想就说人家作假,太不好了。作者难道亲眼见过人作假?
作者:黑背 时间:2014-09-23 12:03:00
  单讨论学术,我的那篇论文台大已经收稿了。楚老师一定记得我的研究结论,尚书尧典的天象是公元前9500-10500年的,这幅星象只有朱雀,没有青龙,说明青龙是之后年代的。那有6500年前的青龙,很对呀。
  考古所作假,那尚书也是作假?这么疑古,什么考古都不必做,就自己天然认为就行了。
作者:金正径 时间:2015-03-28 19:02:00
  什么不能造假?人牲就不能造假?为了证明奴隶社会的存在,为了政治目的,无所不用其极,他们做出什么,都不必吃惊。
作者:saziluo 时间:2016-11-08 20:04:00
  毫无证据的胡猜乱想。青龙、白虎跟二十八宿没有必然的关系,可能是天文观念早期的产物。按现代人的审美,还真的做不出这样的两条龙、虎。
作者:放飞的小白龙 时间:2018-01-21 17:26:49
  你说的就是真的,拿出证据,说的全他妈臆测的,小心告你诽谤
作者:ty_刘伟杰1 时间:2018-01-25 14:14:49
  谣言至于智者,谁真谁假谁又能说的清楚呢?
作者:杨云鹰yyy 时间:2019-03-25 08:16:02
  楼主
作者:杨云鹰yyy 时间:2019-03-25 08:25:49
  楼主对造假的质疑可谓有理有据,考古学者对西水坡大墓的推崇也是有理有据,那么一个很重要的问题是历史学在所有学科中主观性最强,所以这是话语权的问题。君不见现在对古希腊史的质疑也越来越多?单一的考古学已经很难说清楚这些。不过,根据最新多学科交叉研究,中国5分之1男性的y染色体基因都可以追溯到这个墓葬中,说明墓的主人肯定是贵族,或是民族首领,穷人不可能传下这么多后代。那你说到底谁对谁错呢?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