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好的自由必须为最好的民主唱赞歌!

楼主:我是小泥童 时间:2014-05-13 21:33:47 点击:279 回复:29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最好的自由必须为最好的民主唱赞歌!


  附:电影《土地》(Raajneeti) http://v.pps.tv/play_35S4QR.html

  马庆云:《【观影】〈土地〉:不为民主唱赞歌便是最好自由》
  http://club.kdnet.net/dispbbs.asp?id=10048621&boardid=26&page=1&uid=&usernames=&userids=&action=
  .

  马庆云的《【观影】〈土地〉:不为民主唱赞歌便是最好自由》,引起了猫眼网友俗士的一些质疑(贴《也说“不为民主唱赞歌便是最好自由”》),以至于又引得马派的一些反质疑,斥之为只见标题不见诗外功夫的完全误读。于是我就稍稍看了一下马贴介绍,觉得,以“不为民主唱赞歌是最好自由”这个标题而论说-----所谓功夫在诗外的也许是这些:依据那土地上的邪恶形态,“民主”渗杂着各假色,渗杂着各邪恶,因此,不为它唱赞歌,也是一种自由;并且,因为,“不为民主唱赞歌”本身,在这个“民主”已经成为基本主导理念的世界上,有冒大不讳之险,却依然坚持为之,揭其实际操作过程的现世伪露其恶,是谓一种“最好自由”。。。。。。。.

  若是,我思考了一下,觉得,这标题下的诗外功夫,还是成些要命的问题:比如,民主的不充分与不成熟,不能等于否定民主的理由。因为,非民主的恶也应该同时纳入思考之中,不能只见某一土地上的民主实际的乱与恶,就单面否定民主的理念与实践所指向的基本正义性。.

  以下是我围绕这一贴的一些自由误读与独立思考:


  马派支持者急于辩白,“不为民主唱赞歌即最好自由”即否定民主是一种误读,准确的解读应该是“不(用)为民主唱赞歌(的自由)便是最好自由”。我承认,这也是一种特别用心的解读。以僻清被一转成“为独裁唱赞歌就是最好自由”之误。但是,我仍然得说,谁也别急于确定自己是唯一正确的解读;因为,这世上的事常常如此,容易被误读的句子本身也自有一种命定的逻辑缺陷,因此,质疑一贴即使按被质疑的标准有所误读,也是自有其价值的。



  回帖人待反者说:
  “我觉得民主,既是一理念,也有人人实践的因素。理论上,宪政,法治,民主,自由,人权是一套结构运作框架,这一套结构中的这些理念,都相互有关联性,且,缺一不可。而在人们的实践中,这里还关系到如何让其良性运作起来的课题。
  印度是公认的民主大国,印度社会中的人人,还存在着,等级种姓文化风俗的课题,且,印度人与印度人,受现代教育程度的高低,差距也是很大的。还存在着贫富差距过大的课题,但,互联网兴起之后,印度社会还是逐步弥补了这一些印度社会中的这一缺陷。还有人会说,印度社会中的法律细则太繁琐了,这是原来印度计划经济时代留下的痕迹,印度官僚们的贪污腐败问题也很严重。
  印度社会结构中,印度人站在里外,持各种观念,来衡量印度社会经济,及社会经济中的印度人人,有不满这太正常了。总体而言,印度还是进步的。”
  .


  回帖人舍得一身剐说:
  “自由哪有好坏之分?不过,不为民主唱赞歌也是一种自由,这没错~”


  从纯粹的概念角度,确实如此。谁不爱自己的自由?即使独裁者也爱自由,只不过是只爱他自己的那点自由。因此,自由的最大问题在于它的人类学边界。也正因为此,民主的理念有着不可替代的正义之意。无论这个世界到今,关于民主的具体实践还在不完美的过程之中。。。

  从纯粹无边界定义的角度,“不为民主唱赞歌”当然是一种个人自由,并且,即使“为独裁唱赞歌”也是一种极致的个人自由。问题就在于,这“最好的自由”对于“你”“我”“他”所盖涵的人类意义是同等份量的吗?显然,“最好的自由”对于不同的主体,有着完全不可等价的意义:“最好的自由”对于独裁者和对于平民而言,在同一时空间,怎么可能同时成立?!。。。。。

  因此,以任何方式任何理由来否定民主理念相对人类生活的基本正义性质,都存有对他者存在平等性的否定之义,也即相恶相克之自由。民主是众生尊严平等的基本立意所在,否定了它,那么,“自由”与“独裁”可以轻巧合伍。。。。


  民主的理念不容丝毫否定,正如正义,慈悲,博爱。尽管在这个人世间还远没有达到完美实践的程度,甚至常常起码的善知也轻易被践踏着。但,正因为实践它们是如此困难而有意义,因此,尤其值得我们众生倍加修心努力。否则,试想,这个人类世界,还有什么值得我们为称之为“人类”而努力的自由?回归丛林谁有能耐谁做猴大王就是最好的自由!何必还做人?


  因此,对于我们人类而言,“最好的自由”,既然要定义作“最好”,就不得不与“民主”的好理念与好实践相关。否则,这自由那自由就丧失了人类共同生活的基本边界,哪里还有一个“好”字,更休说“最好”。不首先以肯定的逻辑为民主赞歌,正如为人类的一切善良努力赞歌,怎么可能是"最好的自由"?

  民主的理念不容否定,正如善良,慈悲,博爱;民主的实践矛盾困难重重,因为现实世界还是一个利益角力的动力世界,恶在其中,能量离散而自由,如何达到一种动态的制衡以求尽可能广泛的丰富与幸福,需要我们人类不断的努力思考与实践。


  或者换言之,作为人类,最好的自由必须依托于最好的民主,因此,最好的自由必须为我们人类所能设想的最好的民主理念与方式唱出最好的赞歌!

  (当然,这里,没有必然的标准模式,英美也不是,一切需要从众生自己的实际生活出发--正如,人只能自己救自己,人们只能自己民主自己。)

打赏

1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10次 发图:0张 | 更多 |
楼主我是小泥童 时间:2014-05-13 21:34:00

  印度电影土地之邪,恰在于徒有民主仪式而实质民主极不充分之害。由于种姓等级的习惯势力,由于教育资源的极不平衡,信息占有量的极不平等,导致民主实践在既成社会等级势力之前的极度失衡,邪恶与智谋的自由结合,善良与愚昧的不期而遇,总之一切,既失范于社会精英范畴,又失效于普罗大众之间.民主因此相对失效,这完全可以是印度土地上的一种社会现实。但无论如何,正如网友待反者说“总体而言,印度还是进步的。”——这从百年的历史维度看,难道不是?


  中国的情况大致也是如此。资源相对人口的不足,受教育权利及程度的极端差异化,导致几千年上智下愚的逻辑现实地横行,招致封建官场逻辑的巨大惯性,家长制一言堂的独裁习性颇深。即使到今天这个受教育权利相对普及,信息获得权由于信息传播技术的极大丰富而成极大平等化的今天---民主有了这些坚实的现实基础的今天,官场欲黑箱操作构成的权力独裁倾向仍然如不死鸟常常横行于一区一县,腐败也因此仍然大有市场。在此情形下,怎么还能出命题“不为民主唱赞歌便是最好自由”?!相对这样一种现实世界,怎么还能忍心刻意却着喉头唱“最好的自由”?!怎能忍心弃民主实践的诸环节对权力的有效制约功能而不顾唱“最好的自由”?这哪里还有“最好的自由”?除非你所代表的正是现实世界腐败操作权的自由势力本身!那么我完全理解,对你所代表的势力而言,“不为民主唱赞歌”是你的“最好自由”,而不可能是我的最好自由!

  另外,选举民主在印度实践中存在着虚假层面,存在着表面性正义伪装,存在着被少数人操纵的恶毒,也仍然不能归结到民主理念与实践所指向的人类正义性本身。因为,作为“专制”与“独裁”的对立面而成的“民主”这一人类文明的自证性理念,从它成立并在大众的社会政治生活中成为理所当然的普及正义之时起,就是与大众自身的政治自由权利同生灭的。你不为民主唱赞歌,就是实质性地为它的对立面暗唱了一把赞歌,即使你否认唱出了声!

  完全可以承认,现实世界的受教育层次仍然或多或少存在差异,觉悟能力与智力水平也有差异,价值观与人生观由于不同成长境遇也确实细细有异,有人设想,从实践的有效性角度,考虑从“精英民主”构架开始,逐步向“普罗民主”推开,不一定事事从普选定式着眼,而可从具体事务点滴开端,比如,对官权实行群情普评制,落实群众集体弹劾罢免权,形成民主的有效制约机制,值得理解。但目标应该是明确的,众生的自由和幸福,而不只是少数人的自由与幸福,这就是民主的真义。
作者:真言斗罗甲 时间:2018-09-22 13:19:09
  @未有乡富翁 换号你还是猪,老母猪
我要评论
作者:高难饱2018 时间:2018-10-02 10:05:39
  如果某个理念、某种理论在现实中出现大量反例,就要反思该理念、理论的合理性和解释能力。比如,希特勒领导的“德国社会主义工人党”(简称“纳粹党”),是通过民主选举上台的,不是希特勒他爹传给他的。再说美国,二战后,韩战、越战、中东战争、侵略伊拉克、入侵利比亚、支持ISIS搞乱叙利亚,主要战争都是它发起的,死掉的人是否比二战还要多(没统计过)?每次出兵都是经过民主程序,国会批准,这样一个反人类的国家,居然号称是民主的典范。
  有人会说,这是民主被坏人利用了。如果社会科学某个理念、某种理论,建立在人人都是天使的假设上,稍受一些负面因素影响,就会走向反面,这个理念、理论值得推崇吗?
作者:高难饱2018 时间:2018-10-02 10:10:19
  如果某个理念、某种理论在现实中出现大量反例,就要反思该理念、理论的合理性和解释能力。比如,希特勒领导的“德国社会主义工人党”(简称“纳粹党”),是通过民主选举上台的,不是希特勒他爹传给他的。再说美国,二战后,韩战、越战、中东战争、侵略伊拉克、入侵利比亚、支持ISIS搞乱叙利亚,主要战争都是它发起的,死掉的人是否比二战还要多(没统计过)?每次出兵都是经过民主程序,国会批准,这样一个反人类的国家,居然号称是民主的典范。
  有人会说,这是民主被坏人利用了。如果社会科学某个理念、某种理论,建立在人人都是天使的假设上,稍受一些负面因素影响,就会走向反面,这个理念、理论值得推崇吗?
作者:高难饱2018 时间:2018-10-03 09:54:18
  民主在实践中为何会被利用?信息不对称。当鲍威尔晃着一小管洗衣粉,说伊拉克在生产炭疽和化学武器,美国人民、国会、联合国,谁敢说美国不是代表正义,谁敢反对对伊拉克动武?死了多少伊拉克人,萨达姆都被绞死了,也没发现伊拉克生产化学武器。然后解释说情报工作有误,这话鬼都不信,可我们崇拜美国民主的人,选择性地患了眼盲症。

  信息有可能对称吗?用膝盖都可以想明白,不可能。不要说复杂社会信息不可能对称,就是中学生选班长、农村选个村长,都可以利用信息不对称去操纵。待事后发现被“忽悠”,已经木已成舟,说啥都没用了。比如咱们湾湾的阿扁,讲了个“一颗子弹”的故事,就当了领导人;空心菜,承诺了那么多愿景,也当上了领导人。然后呢?没有然后了。

  选举也好,通过某项议案也好,就是有话语权的相关利益方背后事先勾兑好,然后利用信息不对称编一个能够达成自己目的的故事,然后忽悠一帮傻逼走民主程序通过,变成全民的意志。

  民主在现实社会中实现不了,与什么受教育程度那、智力水平那、人生观那、价值观那,从根本上说,毛线关系没有。只有假定人人都是天使(没坏人)、信息又充分对称,仍然对一个问题有不同看法,才涉及到受教育程度、智力水平、人生观、价值观问题。

  比如北宋王安石和司马光,尽管观点不同,双方还愿意努力沟通,观点实在无法达成一致,最多是司马光退休不干了,两人还是好朋友。这是“君子之争”。建立在道德基础上的“君子之争”,没有制度保障,没有可复制性。两人过世之后,“改革派”、“保守派”掐得鸡飞狗跳,就完全不是观点之争了(自己翻书去吧)。

  这与美国的民主演变惊人相似。开始是杰弗逊和汉密尔顿互掐,两人都是君子,最多是“道不同,不相与谋”;再看看特朗普和希拉里,怎么龌蹉怎么来,谁更没底线谁就上台,斗得比宫廷戏还精彩。说明了什么?民主是在信息对称基础上君子之间的游戏,是理想主义的游戏,民主制度具备天生不可弥补的缺陷,注定会演变为现实主义的“狗咬狗,两嘴毛”。如果有上帝,他应该会悲悯地注意到,“我播下的是龙种,收获的是跳蚤。”
作者:常熟随意的亲爹 时间:2018-12-12 20:32:00
  @未有乡富翁_ 、 @我是小泥童 、 @随意说说2014 、 @att2014 、 @abc12w @856u6j 你就是个傻B。
作者:常熟随意的亲爹 时间:2018-12-12 20:32:24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