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学的机遇与方向】文庙论道:秋风、任锋、柳河东

楼主:某山遗民 时间:2014-05-15 20:57:19 点击:2604 回复:83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儒学的机遇与方向】系列访谈:秋风、任锋、柳河东
  
  西风:【文庙论道】导言

  山西曾经是中华文明的核心地区,北宋以后逐渐失去了核心地位,七、八十年前又曾是反传统文化力量的壮大之地,儒家之遭涤荡尤为彻底。然而近十年以来,以山西当代儒学研究会诸同仁为代表的一群新儒生筚路蓝缕,一点点地在找回着传统、创造着传统。
  4月18日、19日,《新诸子论坛》学刊社与山西当代儒学研究会一起,并联合太原科技大学、太原师范学院、太原理工大学,荣幸地请到了当代儒学的代表性人物秋风、任锋二位先生,两天时间开展了五场活动,在省城太原刮起了一阵儒学旋风,其精华部分便是在太原文庙对秋风、任锋二先生及柳河东会长的专访。
  这是一场儒生之间的对话,儒生对儒生的专访,几位嘉宾比以往更为完善阐述了自己对儒学命运的看法,尤其是回答了长期以来为人质疑的一些问题,它们是:
  儒家宪政主义到底是与民主自由更为亲和还是与威权之治更为亲和;
  “自发秩序”在今天的背景之下是否主要会达到一种为现存政治辩护的客观效果;
  所谓宪政应该是指严格意义上的对政治权力的制度性约束?还是可以宽泛地理解为一般的文化性约束。
  答案,就在后文中!
  
  宋大琦:今天我们荣幸地请到了当今儒学复兴运动中最有代表性的人物秋风先生,在新儒学方面独成一家的学者任锋先生,山西省当代儒学研究会的会长柳河东先生来接受我们的访谈。
  这次活动是由《新诸子论坛》学刊社、山西省当代儒学研究会主办,河东书院、太原理工大学心泽心语网站承办的,今天来的听众主要有太原儒学界的朋友、太原几所大学儒学社团的同学,首先,让我们对秋风先生的到来,表示热烈的欢迎,也对柳会长和任锋教授接受采访表示感谢!
  这次访谈是我们《新诸子论坛学刊》组织的“儒学的机遇与方向”系列访谈中的一站,我们之前已经搞了三次,第一次是专访陈明和杨朝明,第二次是专访黄玉顺,第三次是配合教育部《传统文化新课纲》所搞的民间儒学推广者专题,台下前排的李刚教授也在内。
  这次采访的就是在座的三位,今天的活动方式是:先请就三位先生“儒学的机遇与方向”问题,简述一下自己的看法;然后,用我习惯的司法术语来说就是“交叉盘问”形式、展开讨论,进行更为深入的探讨;最后环节是台上台下大家互动的时间。
  大家都知道,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的主体,中华民族的精神家园,是儒家文化,但百年以来,学绝道丧,中国跟着别人走,也不思考自己是谁,但是,现在中国强大了,不能再一味跟着别人,要思考回答“我是谁”的问题。究竟什么人能有这种能力,究竟什么文化能够担当这个重任,能够成就中国文化的主体性,儒学能不能担起这个重任,那么今天我们就请三位先生,每人先用十几分钟简单阐述一下自己的观点。秋风先生您先来。

  秋风:非常荣幸有机会参与由大琦先生主持的,与在晋各位贤达讨论“儒学的机遇与方向”这样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这个问题之所以重要,是因为儒学对中国非常之重要。每一个民族,每一个族群,每一个文明与政治的共同体都有一套价值系统,也有一套教化这种价值系统的机制。
  在中国过去的两千多年中,就是由儒学来承担的这种责任,由儒学来守护中国的价值,由儒学来把这些价值教化给每一个中国人,从而塑造了每个中国人的文化生命,让我们的国家在漫长的岁月中,虽然历经各种各样的挫折,经历了各种各样的危险,但是始终有一个方向,始终知道我们要干什么?知道我们自己的生命来到这个世界上要干什么?知道我们国家要干什么?
  到了十九世纪中后期,随着西方与中国深度接触,让中国感受到了危机,其实主要就是儒家士大夫感受到了这种危机,他们看到了列强的坚船利炮,还看到坚船利炮背后的还有一套制度,以及一整套的价值。
  当时的中国处于比较弱势的地位,这样的事实,给那些敏锐的儒家士大夫一个巨大的冲击——情感上的和知识上的。我们中国人有一个最大的优势就是特别好学,特别善于自省。于是,我们开始反省自己,究竟哪儿做错了?于是我们特别认真的去学习西方,这就是过去一百年在这群最聪明中国人身上所呈现的最基本的心智特征,这在康有为的身上更是看的特别清楚,而从梁启超、孙文一直到新文化运动,则充分的展现了这样的一个反省历程。
  这种好学在强烈的情感推动下,在某种意义上、在某程度上,变成了对西方的一种迷信,而我们的内自省也在很大程度上变成了一种自我的否定。
  在过去的一百多年中有两种非常明显的倾向,一种是彻底否定、完全否弃的态度,这种态度非常普遍,这样一种知识界的心智,深深的影响到了我们几乎每一个人,直到今天我们依然能清晰的看到在一些50岁以上的人文及理工科学者身上所留下的这种痕迹,尤其在一些理工科背景人士的身上,他们对中国传统缺乏基本了解,对中国文化所蕴含的这些个价值,以及支撑这套价值的社会结构,都是持一种几乎完全否弃的态度。就其反对的逻辑结构来说,可以说是:他不知道,但就是要反对。
  知识界的这种心智,不免就影响到了中国的政治。政治上最大的变化就是发生在上个世纪中期——国朝建政所带来的非常重大的文化冲击。事实上,从清末开始我们的先贤都想努力建立一个现代国家,有很多人,很多从事政治设计的,以及从事日常政治管理的人士,都认为中国的文化、中国的价值,与当今中国的政治是不兼容的,甚至是完全相反的,所以政治利用自己的权力来改造中国文化,甚至为了引入一种先进的外来文化,一种先进的外来政治制度,而刻意破坏甚至全盘摧毁中国的文化,其巅峰状态就是文革。
  从七十年代末就有很多人提出要反省文革。我要问:文革究竟是一场什么样的运动?
  我的观察结果是:我们过去对文革的反省实际上偏离了方向。因为大多数反省都是基于政治角度的反省,譬如谁谁有什么错误,谁谁受到怎样的迫害,或政治路线有什么不对,这始终没有抓住要害。其实文革的性质非常简单,就是其名字告诉我们的:它就是一场对中国文化的大革命,政治斗争政治运动只是一种形态,其根本目的是要从根本上彻底摧毁中国文化,它并不只是为了破坏,它有一套自己的理想,是要在中国大地上建立一套自己的制度,所以它要清场,要建设新的先要拆掉旧的,它就好比拆旧房子的一场运动,之后在一张白纸上画最新最美的图画,这就是文化大革命发生的根源。其实在甚至文革前就形成的一种政治文化的取向,不过之前是毛毛雨,是和风细雨,发现不管用,还得来一场狂风暴雨才能彻底摧毁原有的房子。中国文化的厄运在文革到了史无前例的地步,是两千多年中破坏最严重的。
  周易讲到否极泰来,当被破坏到最谷底的时候,中国文化也开始向上走,因为他有自己的生命。四千多年的发展中,中国文化遭受过许多厄运,但是每一次他都又站起来了,我们的文化不仅仅是这十年在复兴,而是这三十五年都在复兴,在文革后期,七十年代中期,我们的中国文化就开始自发的复兴了,明显地表现在八十年代初,我们非常清楚地看到,一些曾在文革中被批判的礼俗有所恢复,比如南方人又建起了祠堂。
  这三十五年的复兴可以分成几个阶段:
  第一个阶段就是广大的在野的这些普通农民、商人,他们自发的回到了他们熟悉的父辈们流传下来的生活方式,这是一个非常伟大的文化复兴运动,但是不自觉的、无意识的,甚至还有报纸批评他们这是封建迷信又回来了,严厉批判这种现象。
  第二个阶段是学术的自觉,我们要感谢四九年后去港台的那些学着,后来我们称之为港台新儒学,他们在中国文化巨变的时代,在一个悲剧性的时代,保留了中国的儒学系统, 八十年代,他们又把传统儒学传回来了,当时,杜维明先生和成中英先生到北大办讲座,青年学生趋之若鹜、如醉如痴,因为我们第一次听到了有学术传承的老先生讲活生生的儒学,而当时大陆受环境影响像张岱年先生他们已经做成了哲学史、思想史了,杜先生、成先生他们则是把它当作文化的血脉来传承。
  这在当时影响很大,甚至影响了一代学者,有不少青年学者开始研究新儒学,这种学术传递把保存在海外的火种带回来,在大陆广袤的土地上把它又点燃了,之后才有了儒学在大中国的繁荣,今天,儒学研究在当代人文科学中应该算是显学,是一个比较繁荣的学科,这在哲学系体现的非常明显,现在哲学系大部分是在研究儒学。
  我们刚才回顾的普通民众不自觉的恢复和学术界的努力,最终影响到了政治。在观念引导权力,还是权力引导观念的问题上,我相信,儒家也是相信价值引导权力,是我们社会有一种向往、有一种追求,并且我们把它做出来,把它践行出来,政府最终也不能不往这个方向走。
  到了九十年代初期就有了国学热,这时政府就有了一个比较积极的态度,当时《人民日报》发文《国学热在燕园》,这篇报道影响非常大,执政党意识到传统文化对于党的重要性、对国家的重要性,这应该说是一个新的阶段,这中间的过程,我就不讲了,总之我们看到了在儒学复兴、在国学复兴的过程中,社会与政府、民间与党之间的互动比较多。
  现在,我们从文化政治的角度看,应该说儒学复兴的环境是最好的,我们也许到了一个最好的时间。可能河东兄已经向大家传达了习 的几篇重要讲话,大家都明白了 先生对儒家的态度。包括大琦采访杨朝明,我们从多个方面都了解到 先生对传统文化,尤其是儒家,有着非常深刻的体认。作家贾大山总结自己对 的认知说, 是一个儒生,这是他和习交往了十几年得出的论断。我们从习的种种讲话也可以看到这样一个判断是比较准确的。
  所以,我认为起码从政治环境的角度来看,儒学复兴的机遇比以前任何时候都要更宽广、更光明。但回过头来,我还是想说,这只是政治环境变得好了一点,但这并不意味着儒学一定能复兴,因为儒学能不能复兴并不取决于 怎么想,这当然很重要,他能给你提供一个空间,能够提供一个舞台,但你能不能把戏唱好,还是看你唱戏的功夫究竟怎么样?
  如果从这样一个角度看,我想我们从事儒学,不管是研究,还是弘扬,或者是践行儒学的这些方方面面朋友,其实都面临很大的挑战。简单地说就是:我们实际上没有做好准备,我们对儒学如何复兴?儒学以什么样的形态介入到当下中国人的生活中,公共的、私人的生活中,我们没有从知识上做好准备,我们也没有从理论上做好准备,我们没有提出一套能说服别人,甚至能说服自己的一系列的构想、方案。
  我们回过头来看一下,不管是汉儒,还是宋儒,他们都是经过了非常辛苦的努力,才形成了一套想法,他们不断的探索、实验、摸索,经过非常艰苦的努力形成方案,然后这些方案又有可行性,最后渗透到我们上上下下的生活中去,最后它影响了社会、改变了社会,塑造了一系列的制度。
  根据我们现在了解的、接触的情况看,我们在这方面还不乐观,因为我们更熟悉学界,起码学界的情况并不算乐观。当然河东兄的努力做了很多贡献,做了非常多的努力。所以最后我的看法就是:我们有空前良好的机遇,但是我们需要付出更多的努力,才能抓住这个机遇。这就是我的看法。

打赏

3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6次 发图:3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某山遗民 时间:2014-05-15 21:24:00
  宋大琦:按说任锋兄远来是客,应当先说,但我的印象里,秋风老师和河东兄都是那种热情洋溢的,而任锋兄更加冷峻,所以请河东兄先说,任锋兄做个带有评语意味的总结。

  柳河东:“儒学的机遇与方向”,这是个非常好的问题,我认为儒学复兴的前景是光明、机遇是空前的、美好的,方向是崇高的、伟大的,我一直对此是深感乐观的,乐观的基础是什么呢?是我们很多儒学同道都做了很多的工作,经过这三十多年来海内外很多学者,特别是近十多年来很多大陆包括官方民间学者做了大量细致的工作,推动了儒家文化的繁荣兴旺。
  历史是面镜子,以史为镜,可以让我们对未来作出更好的判断。
  西元前142年,大汉帝国建国65周年的时候,现在是2014年,同样也到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65周年的时候,抚今追昔,二者的发展历程也是如此之相似:都从战乱、贫穷、落后的旧时代,取得了强盛、富裕、繁荣的新成绩。但随之也面临了来自信仰、道德、情操、凝聚力、文化等软问题的强力挑战,历史上很多强大帝国之所以突然间就轰然倒塌,很多都是有内忧所引发的,譬如道德感的缺失,所导致的凝聚力崩解。
  虽说从战略层面来看,我们对未来是充满信心的,中华民族从被任何灾难和挑战所打败,但摆在我们目前的现实问题却是:我们究竟该以怎样的姿态,在把握古圣先贤的思想精髓与成功经验的基础上,开出符合新时代要求的国族强盛、儒学与文化复兴之路。
  二千多年前,汉武大帝为什么要罢黜百家,独尊儒术?这未必仅仅是在搞思想专制,而是希望为大家、为时代,确立一个可望形成统一步调的思想与价值基础。
  今天,我们当然不要提倡罢黜百家,独尊儒术,但我想说,我们不妨尊崇儒学、兼容百家,或携手百家,在一元为主,多元互补的条件下,重构我们新时代的思想与价值基础。
  儒学复兴目标是什么呢?
  就是要造福当下的家国天下,只有建设一个健康的家国天下,才能让赖以存活其间的我们每个人都能获到幸福,实现各自的中国梦。
楼主某山遗民 时间:2014-05-15 21:25:00
  宋大琦:刚才秋风老师对35年以来的儒家复兴运动作了个梳理,河东会长联想的更远,联想到了汉武大帝,秋风老师表示了谨慎的乐观,河东会长表现的非常乐观,任锋兄在我印象中一向是比较理性冷峻的,你对局势如何评价呢?

  任锋:作为一个具有典型的儒者自我期许的学者,在过去的一段时间里,我与秋风兄一起做了点符合儒者情怀的事情,这个经历也让我有些百感交集,诸如乐观、怀疑、谨慎等心境感受不时伴随着我。就总体的判断来说,经过这30多年的经济发展,也让我们意识到,幸福并不是单纯的财富量增加,而是我们这些曾经穷怕了的人们,如何在追求富裕获得成功的情况下,继续保持一个健康的心态与道德情怀。尤其是在富强国力的映射下,素来富有集体民族主义情节的我们,更加介意如何活得更有尊严,能否得到别人在财富以外条件下的价值认可,这是走在前沿的学者们近年来比较深入思考的问题,这就是:
  如何让其他国家认为我们不单是个可以为世界的财富做出贡献,而是个可以为人类的文明做出与五千年辉煌历史相称新贡献的人?
  这其中包括,我们的财富配置方式、结构,是否需要修正?
  我们财富的增长方式,消费主义的增长模式,是否是可持续的?我们对资源的过度索求,是否足以支持一个类似美国那样的发展模式?
  这些问题的挑战大就大在:这不单是一个中国是问题,还是一个世界的问题,是一个超越了我们暂时的知识界限,而难以回答的问题!我们将如何创造一个足以有效回应这种文明挑战的新模式?不是简单的复古,也不是简单的复制,而是创造一个继英美文明之后,由我们中国人所发展出来的新的现代文明!
  面对这种挑战,对我国的知识、政治、经济精英来说,仅凭一己之力,简简单单仅凭我们的儒家的传统经验资源,已经不能完全充裕应对。
  我们的知识结构、思想结构,精神构成方面,未免显得单一化、单面相、二极化、多极化,譬如要么是单纯的向西方学习,要么是虔诚的回归传统,在古今中西之间处于非此即彼、非彼即此的对抗、二元取舍的逻辑教条,这对我们希望创建一个现代新文明的气量与器局来说,都显得不那么具有天下观的格局,我们应该积极的向现代的知识与经验去学习,复兴传统不能仅仅通过穿着儒服、操着儒家话语来体现与承载,我们还应该充分意识到:只要你是一个中国人,可以说就是个天生的儒家!
  这是因为,儒家对中国之所以成为中国,做出了极为重要的根本贡献,儒家文化早已深入中华文明的骨髓。同时它也从一个地方性的知识,历经历朝历代,多元族群的添砖加瓦,早已成长为了一个西界疆藏,北际满蒙,东覆日韩,南逾越南的、世界性的普世文明。
  西方欧美文化,原本也是个典型的地方性文明,但他们正是通过卓绝的努力,塑造、建构成功了其不容忽视的普世意义,通过不懈的宣扬与推广,成功让世人认可了其普世特质。
  西方的成功经验与示范意义,构成了我们一个效仿的样板,也构成了我对在座各位的一个期许!
楼主某山遗民 时间:2014-05-15 21:27:00
  宋大琦:刚才秋风老师和任锋老师的话里透露出来这么一种意思,我感到很受震撼,儒家要在解决自己的问题的时候解决中国问题,这就是“大”。
  当儒家宪政提出来之后,遭到很多非议,很多人对儒家宪政根本不了解就非议,但也有很多人对儒家宪政有一定了解之后仍然抱有很多疑惑,我很关心那些反对的人,究竟反对些什么?
  问题集中在:儒家宪政主义究竟是民主的?还是威权的?
  刚才听了秋风老师的阐述,我想,秋风老师现在对这个问题的回答,可能会比以前更加模糊。我今天还是要勉为其难的请问一下,请回答,儒家宪政它究竟是与民主更亲和一些?还是跟威权之治更亲和一些?

  秋风:我不能做一个非此即彼的选择,我给出第三个回答吧,第三个词也许是共和吧,既不是民主的,也不是威权的。我晚上在理工大学讲课的时候,也许会涉及到这一点。因为我们都能看到,那些民主,单纯以选票作为基础的民主,都存在一些问题。
  但是这样一些民主制度存在问题,并不能证明威权就很好,也许我们需要寻找一条折中的,或者说第三条方案,而这种方案在我们的经典中其实是有很多论述的,我们需要把它在阐明出来,并且能够构想出它在当下能实现的形态,这就是我们这些儒者在知识上所要承担的一个使命。

  宋大琦:柳会长能不能说一下你心中的儒家政治方向,是民主的?还是威权的?

  柳河东:我依然希望通过历史来汲取出我们的心灵信标。
  当年董仲舒面对的也是强大的皇权,但他有效的吸收了春秋到汉代的各种思想成果,成功回应了当时政权所面临的问题与挑战,维护了汉王朝的统一,加强了社会凝聚力,这才开创了延续二千年之久的中国历史上第一个儒学盛世,实现了儒学价值与王朝利益的双赢。
  只要我们善能把握时代的脉搏,有效回应时代的挑战,踏着董仲舒之所以成功开启的儒学盛世的不朽脚步,再次开创儒学复兴的第二个盛世,完美实现儒学价值与国家利益的双赢,依然是可以期待,并值得努力的。

  宋大琦:很多儒家学者认为中国古代政治就是一种宪政,盛洪就说周代“就是”宪政,他说“就是”,不论证了。什么是宪政?一个通俗的说法,宪政就是“限政”,对权力进行限制。我的阅读经验是,中国古代对官僚的制约,官僚机构之间的制约制度是非常完备的,但是对皇帝的制约主要是文化性的约束,一种软约束,缺乏制度性的硬约束。那么,我想问问任锋兄,您的背景是政治学和法学的背景,立场可能会更中立一些。您认为,宪政之“限”,他它是应该有一种严格的定义,指正式的制度上的硬约束,还是我们可以宽泛一些,把文化上的软约束也成为宪政呢?

  任锋:大琦兄问得好,我觉得制度安排也好,制度也罢,不一定都要将其解释并表现为刚性的、有约束性的规则,才叫做制度。今天的新制度主义学派,已经将广义上的文化性的、道德性的秩序措施,视作为了制度。我们应该有一种立体的,开阔的视野,以一种历史的、演变的眼光,来审视所谓的民主宪政、儒家宪政,还是传统的善人之治,它们都是对政治制度中规则的确立,从来不是简单的以成文宪法为标志,一经确立与此相应的刚性规则,就意味着完成其秩序建构的过程。它从来就是一种基于长期的人们的生活方式、信仰当中产生出习惯、惯例、共识、礼俗,逐渐衍生为成文法或曰制定法、宪法,这样一个历史演变的过程。
  这一点往往是现代国人,在看待宪政时容易产生的一个误区,认为必须拥有一个符合美式宪政形态的基本样貌,才能符合其最基本的宪政想象。这就使我们对宪政的理解,未免呈现为一种较大的刚性,或曰狭窄。
  这在中国传统上也是如此,譬如邓小南阐述的所谓“宋代祖宗之法”,除了一些过去的行为惯例外,也有一些是对这些惯例的记载,甚至记忆,由帝师传授给未来的皇帝,再逐渐走向我们所熟知的成文法、成文规则。这是一个政治制度从创立、到成熟的,自然的历史过程。
  我们在进行制度审视时,所援引的这种标准,其实是源自法国大革命通过人为压缩其自然形成历程、再藉由人民同意的形式,在很短时期内将其迅速确定下来,以使其迅速成为成文法的扭曲式制度形成模式。忽视了这背后其实是一个牵涉到共同、长期的生活方式、道德规则,逐渐升级转化的过程。
  我们作为具有长时期自然法则形成传统的国家,首先应该具有与此相符的开阔视野、博大胸怀,以及长远的眼光,来理解这个制度转化的过程。
  譬如82宪法的如下表述“中国是世界上历史最悠久的国家之一。中国各族人民共同创造了光辉灿烂的文化,具有光荣的革命传统”,进行这种认定的基础是什么?
  它首先来自长期的实践、以及由此所形成的共识,如果缺乏了这一自然过程,就可能会在具体落实中失去了大家赖以认可,而甘愿遵行的切实效果。从而导致一些成文的权力保障,因为失落了其必要的制度环境,而沦为无根之木。
作者:象山一样2013 时间:2014-06-07 19:50:00
  儒学在历史上有其积极意义,现在谈儒学,是社会倒退的表现。
  
作者:丁国岭 时间:2014-06-07 20:11:00
  “文革的性质非常简单,就是其名字告诉我们的:它就是一场对中国文化的大革命,政治斗争政治运动只是一种形态,其根本目的是要从根本上彻底摧毁中国文化,它并不只是为了破坏,它有一套自己的理想,是要在中国大地上建立一套自己的制度,所以它要清场,要建设新的先要拆掉旧的”
  “文革的性质非常简单,就是其名字告诉我们的:它就是一场对中国文化的大革命,政治斗争政治运动只是一种形态。”
  赞同这个。
  “其根本目的是要从根本上彻底摧毁中国文化,它并不只是为了破坏,它有一套自己的理想,是要在中国大地上建立一套自己的制度,所以它要清场,要建设新的先要拆掉旧的。”
  反对这个。它不仅没有从根本上彻底摧毁中国文化,它恰恰将中国传统文化最为核心的东西保留下来了;不过是这个最为核心的东西披了一个马甲。
作者:科学僧 时间:2014-06-08 00:00:00
  @象山一样2013 7楼 2014-06-07 19:50:00
  儒学在 历史 上有其积极意义,现在谈儒学,是社会倒退的表现。
  -----------------------------

  古代的时候,当帝王穷奢极欲的时候,一定会遭到来自朝臣的批评,至于帝王是否纳谏,史书会做记载的。这些批评的动力,史书记载的动力来自儒家价值观。

  到了现代,对穷奢极欲的批评依然来自儒家价值观,那些媒体报道的动力也来自儒家价值观,即使中国不知道世界上存在美国、存在欧洲,儒家价值观一定会站出来反对穷奢极欲。儒家价值观是中国自古代以来独有的,与西方民主自由理念无关。

  尊老爱幼之价值观,也是儒家价值观,这个深入民族心灵的延续不断的价值观,将最终以福利的形式固化为国家制度。尊老爱幼价值观与西方民主自由理念无关,他自古就存在,早在周代就形成了。

  这些价值观是倒退吗?

作者:象山一样2013 时间:2014-06-08 09:30:00
  建议你先学习下墨家的著作,就知道为何这么说了,就知道什么是世上无人子墨子之言犹存了。墨家出于蓝而胜于蓝。儒家经典中有些话虽然不错,但是与儒家的核心价值观是不相融的,更像墨家或其他家的价值观。
  
作者:象山一样2013 时间:2014-06-08 09:40:00
  孔子的理想在战乱分争的春秋战国时期是有积极意义的,仅于此而已,与后代所谓的儒有很大差别!儒是寄生文化如藤,若无政权支持就只能是萎于地的败藤。你所说的那些价值观,很大程度上是后儒对他家的发挥或本就非儒。
  
作者:象山一样2013 时间:2014-06-08 09:50:00
  而民主思想非西方独有,老子、墨子等都有很好的表达,而人不自知而已,与古希腊的思想有戚戚鄢…儒家的核心价值观是反民主的。
  
作者:象山一样2013 时间:2014-06-08 10:12:00
  孔子之所以受后世尊重,是因为他打破了上层社会对文化的专享权,人只要爱学习不论出身皆因材施教以传播其思想,在客观上推动了文化向下层社会的传播,尽管非其初衷,但却是客观事实,是伟大创举!后世佛的传播亦袭之
  
作者:象山一样2013 时间:2014-06-08 10:18:00
  向你所说的尊老爱幼,怎可能是儒家独创?又怎能说就是儒家思想?…实因有用搬之而已,如此者多甚。其实质更接近墨家兼爱的价值观。
  
作者:象山一样2013 时间:2014-06-08 10:30:00
  而儒家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的价值观,严重阻碍了社会生产力和科技的发展,培养出难以计数的社会寄生虫!是导致中国历史上一切惨痛教训的源泉…当然,不能对前人求全责备。想与世界思想接轨,儒是个错误的方向!
  
作者:象山一样2013 时间:2014-06-08 10:35:00
  立不公不等之根,欲求与人公与人等,怎可能?尺子不直,非要量出直线;树上本没有鱼,却要上树摘鱼…
  
我要评论
作者:科学僧 时间:2014-06-08 22:17:00
  @象山一样2013 15楼 2014-06-08 10:30:00
  而儒家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的价值观,严重阻碍了社会生产力和科技的发展,培养出难以计数的社会寄生虫!是导致中国 历史 上一切惨痛教训的源泉…当然,不能对前人求全责备。想与世界思想接轨,儒是个错误的方向!
  -----------------------------

  丈人曰:‘四体不勤,五谷不分,孰为夫子?’ 《论语·微子》

作者:科学僧 时间:2014-06-08 22:25:00
  @象山一样2013 14楼 2014-06-08 10:18:00
  向你所说的尊老爱幼,怎可能是儒家独创?又怎能说就是儒家思想?…实因有用搬之而已,如此者多甚。其实质更接近墨家兼爱的价值观。
  -----------------------------

  《孟子·梁惠王上》: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

  意思是:在赡养孝敬自己的长辈时不应忘记其他与自己没有亲缘关系的老人。在抚养教育自己的小孩时不应忘记其他与自己没有血缘关系的小孩。
作者:象山一样2013 时间:2014-06-09 12:28:00
  孟子是性善论的提出者,有些观点接近墨子;荀子是性恶论的提出者,孕育了法家。其他不多说,自己多看多学习多体会吧。
作者:科学僧 时间:2014-06-09 16:43:00
  @象山一样2013 19楼 2014-06-09 12:28:00
  孟子是性善论的提出者,有些观点接近墨子;荀子是性恶论的提出者,孕育了法家。其他不多说,自己多看多学习多体会吧。
  -----------------------------

  性善论,大约可以让人分辨是非,例如仁义与暴虐的是非问题。儒家主张仁义,这对用暴力篡夺王位的行为是一种制约,例如弑君的行为一直为儒家所不齿,对此是可以立法的。

  在如今的民法之婚姻法中,其基本精神可以追溯到最早的儒家教义,例如财产的分割,这个精神来自古代对私奔的处罚,由于近代主张婚姻自由,但是婚姻自由并不是鼓励私奔,这就必须进行财产分割的限制,否则抚养后代就没有着落了。


作者:象山一样2013 时间:2014-06-10 12:51:00
  如果要讲仁爱等问题,建议学习墨家著作;儒家很多东西是为其核心价值观服务的,在某种程度上说是虚的(其心是可以理解的),甚至有一些矛盾的例子,当不符合其核心价值观时则变化之。墨家、道家包含了儒家一切合理有益的东西,对中国社会乃至世界的贡献其实区区时代产物的儒家可以相提并论,是永恒的主题,是未来发展的方向。建议而已。不做无谓之争,个人认知问题。
作者:科学僧 时间:2014-06-10 16:04:00
  @象山一样2013 21楼 2014-06-10 12:51:00
  如果要讲仁爱等问题,建议学习墨家著作;儒家很多东西是为其核心价值观服务的,在某种程度上说是虚的(其心是可以理解的),甚至有一些矛盾的例子,当不符合其核心价值观时则变化之。墨家、道家包含了儒家一切合理有益的东西,对中国社会乃至世界的贡献其实区区时代产物的儒家可以相提并论,是永恒的主题,是未来发展的方向。建议而已。不做无谓之争,个人认知问题。
  -----------------------------

  儒家的理论是一整套体系,其他诸子没有修炼到这个程度。例如儒家的礼制,他的起源来自上古的周代。礼制是上古时期的礼法,相当于伊斯兰教法。中国古代的法家,其立法的理论基础必须从儒家的礼制中寻找法源。

  否则怎么会有独尊儒术的历史呢?

作者:象山一样2013 时间:2014-06-11 12:10:00
  能称之为家的,没有理论不成体系的;从贡献上来讲,没有哪一家不如儒家的;儒家的认知还算不上真知,儒家更偏向主观唯心;礼是不得已而求之,虚不虚你自己掂量;儒家孕育了法家,没人否认,但并不是说法家就是儒家。不学习其他家,就以为只有儒家,什么都是儒家的……
作者:象山一样2013 时间:2014-06-11 12:12:00
  教只是社会团体的一个概念,离整个社会,离哲学,离真知……还是有差距的,
作者:象山一样2013 时间:2014-06-11 12:14:00
  从真知和整体社会的角度来看,儒家其实完全可以认为是儒“教”,与“家”还有差距。
作者:象山一样2013 时间:2014-06-11 12:16:00
  独尊儒术是因为儒术的核心价值观符合统治者的需要,不是因为儒术多么厉害,正体现了儒术的寄生特征。
作者:象山一样2013 时间:2014-06-11 12:18:00
  没有被尊的其他家为什么还能在独尊儒术后发扬光大,并被世界人民广泛认可(而儒术不行)?可以思考下……
作者:科学僧 时间:2014-06-11 15:23:00
  @象山一样2013 23楼 2014-06-11 12:10:00
  能称之为家的,没有理论不成体系的;从贡献上来讲,没有哪一家不如儒家的;儒家的认知还算不上真知,儒家更偏向主观唯心;礼是不得已而求之,虚不虚你自己掂量;儒家孕育了法家,没人否认,但并不是说法家就是儒家。不学习其他家,就以为只有儒家,什么都是儒家的……
  -----------------------------

  你有些气急了。诸子百家,各抒其见,本僧只是说了自己的感觉。

作者:科学僧 时间:2014-06-11 15:28:00
  @象山一样2013 26楼 2014-06-11 12:16:00
  独尊儒术是因为儒术的核心价值观符合统治者的需要,不是因为儒术多么厉害,正体现了儒术的寄生特征。
  -----------------------------

  世界上的宗教派别五花八门,哪一派能离开信众载体?如果宗教之精神附体于信众就是寄生,那么宗教都是寄生虫了。

  学术,有时要讲究遣词造句的。

作者:象山一样2013 时间:2014-06-12 22:38:00
  呵呵,非气急,只是真诚的建议不知何以被漠视之?另外关于宗教是否具有寄生特征你可思量之;真正对人类社会有所特别贡献者,少之又少,数万信众难见其一!说大多数教徒是把信教作为谋生手段实不为过。
  
作者:余一梦 时间:2014-06-28 20:54:00
  历代辞赋总汇出版了:

  http://bbs.tianya.cn/post-books-204630-1.shtml
作者:情绪与错觉2014 时间:2014-08-10 17:34:00
  我很早就读到秋风的文章,好像从一个什么的自杀,清末一个梁姓大官.因为清灭亡,他就殉国了.

  以后又读了他一个关于制度的辩论.

  都是在南方周末上看到的.

  无论他持什么观点或者说秉承什么流派,他都把客观表达得很好,令人信服.

  在这个谈论里,他说得比较谨慎.

  虽然学者谈政治都是过去时,但是时政是不是一定要套一个先例呢?

  也许,这正是与理工科看政治的时差分歧呢?
作者:情绪与错觉2014 时间:2014-08-11 06:53:00
  学习和模仿西方的文艺复兴与西方的文艺复兴不是一回事,或许是本质的不同.
  因为自动自发的流露更接近所在社会的真实需要.

  这个标题很谨慎,说的是儒家发展的契机,而不是说社会需要儒家.

  社会需要什么,还需要这个东西有和能承上启下的意义.所以是不是按过去的方针办捆住了手脚?

  我们门口的树上,每天早上有一只鸟来叫,每天推迟一两分钟.但是这个规律还会有另一个规律约束,或者说鸟在遵循另一个规律.不然早上叫就会变成了晚上叫.
  也可能这一切都服从冥冥中不存在的规律,只是在时间的集合中就表现了共同的性质.

  所以拘泥儒家没有必要.我们学不完儒家,但也不是说儒家一定比现代知道得多.秋风的谨慎,是不是除了学术态度还有这另外的原因呢?

  我觉得,能够让秋风没有顾虑的表达,也许就能证明做法合适.

  归根结底,学术与政治是两码事.研究儒学的契机,不是任何其它的契机.
作者:桃红李白三月阳春 时间:2015-01-27 14:27:00
  日本文化变革是通过渐变革新实现的,所以日本的主体文化始终能维持。
  这个世界上只有一个国家和民族的文化发展无法通过渐变来实现,因为这个国家的文字语言是与其他任何国家和民族不同的文字语言体系,就是中国。

  中国的文化变革只能依靠革命,是凤凰涅槃式的文化新生,是只能是先彻底否定,再回顾继承发扬。而历史也证明了这一点,中国的文化革新,全部伴随改朝换代的社会革命来根本性推动,几乎无法靠至上而下的革新来完成。中国社会革命之后,新的政治才有条件推陈出新。

  中国最近一次文化变革,始于戊戌变法,决定性否定来自文化大革命,而现今才开始最后一步:重新继承传统文化,以结合外来文化形成新的中华文化。也就是说,至今中国的最新的文化变革还没有完成。

  只有所谓中国梦、中国模式成型,成为完善全面的社会模式对应的完整文化,中国的文化变革才真正完成一个否定之否定的循环,完成一次螺旋式的上升过程。
  现在将未成型的中国新文化,还处于各种文化混杂下的现实中国文化与外国文化比较,是没有任何意义和理由的。这是拿一个混乱之中的文化与他国他民族完整成型文化去比较,所以,比较不出来什么各自优势和特点。只有等到中国新文化彻底建立起来,才有比较的意义和价值。

  另外,日本的文化不管受西方文化如何影响,都依然是属于儒家文化圈。也就是其主流文化的特征是集体主义文化,其主流文化依然是受儒家文化影响最大。主次关系上,日本文化受儒家文化最深。日本文化对应的集体哲学也主要是受儒家的实用主义哲学影响为主。包括将外来佛文化与本土的神道文化嫁接改造,都是实用哲学的体现。

  日本文化与儒家文化最大的区别,日本和韩国一样,都属于小国,都不能接受理解仁,只能理解其他的儒家的信条比如义礼智信。因为仁是强者大国的文化,不是弱者小国能理解接受的。但仁又是儒家文化的核心,因为仁才能保证实现大一统。所以,日韩始终只能属于儒家文化圈,代表不了儒家文化。中国才是儒家文化的真正继承者,儒家文化也代表着中国传统文化中的主流,是中国的主流文化的唯一代表。
作者:桃红李白三月阳春 时间:2015-01-27 14:27:00
  中国的文化变革与中国文化的现状

作者:桃红李白三月阳春 时间:2015-01-27 14:28:00
  日本的明治维新成功了,但中国的戊戌变法则失败了。

  就是因为中国的文化无法通过至上而下来完成渐变革新。因为中国足够大,中国的主体文化是大一统文化。大一统文化牵一发动全身,全面影响社会的各个层面,使得整个社会有强大的对旧共识旧习惯的惯性,简单依靠革新是无法推动的。大一统文化一旦要变革,就必然会引发社会动荡,会否定旧的集体共识的基础,最终导致所谓的礼崩乐坏,社会共识毁于一旦,从而引发深刻的社会危机和动荡。

  历史上,中国发生了很多次所谓的礼崩乐坏,都对应着中国文化的变革,且变革完成的周期有的长达百年甚至千年。

  成汤革命是中国历史第一次文化变革的序幕,果实就是实现了国家化,建立了文字,有了成文的文典:周官周礼和周易,进而有了儒家思想,儒家文化,最后实现新文化的建立,是在汉武帝时期的独尊儒学,实现了一次文化否定到新生的全过程。文化实现了全社会的统一,取得了社会集体共识,真正形成的汉文化和中华文化。这个过程长达近2000年。

  文化的概念,就是集体共识智慧。

  自王莽乱政,西汉灭亡东汉建立,儒家文化又一次被唾弃。中国文化又开始新的一次变革,不断在道家及外来佛家以及商业文化代表的自由开放中试错和摸索,直到北宋程朱理学建立,最终在中国形成儒教。这是儒家文化又一次中兴,也是中国传统文化又一次实现了否定之否定,螺旋式上升。期间经历多个朝代,过程也近1000年,主体文化得以又一次继承和发展。
  而从戊戌变法开始到现今,近200多年,中国最新一次文化变革还远未完成,仅仅又一次有儒家文化再次崛起的征兆。

  偶然吗?偶然之中有必然。必然就是规律性的总结,从不是偶然的因果性中,总结出必然,就是寻找规律性。这个必然,就是中国文化的变革,难以渐变革新。

  但中国文化又必须实现渐变革新,因为中国无法承受社会革命带来的社会动乱。而这个任务需要中国的文化人,中国的智者奋斗努力,去凝结集体智慧,实现文化的不断推陈出新。
作者:桃红李白三月阳春 时间:2015-01-27 14:29:00
  有人疑问人类相比地球其他生命的优势在哪里?
  人类的优势,就是人类有文化,有语言文字能传播文化。文化是人类集体共识智慧,包括生产、生活和社会关系等方面的集体智慧。不同的人类族群有不同的,对应自身的生存环境和生存智慧的集体共识,这就是不同民族的文化。文化延续着人类不同的族群,也意味着集体智慧的传承。

  各种人类社会的要素中,文化是决定性的要素之一。文化甚至可以选择政治,选择制度,选择社会规则,比如法律和道德。而社会又可以反过来影响文化,比如政治可以选择文化发展的方向。

  文化不是某个人的个体属性,而是全社会的集体属性。小社会虽然有区域文化,但却要从属于整体社会的统一文化。文化多样性,仅仅体现在社会不同的层面,但整体社会必须也只能首先保证文化的统一,否则,这个整体社会就会分崩离析,就会四分五裂。

  文化是社会凝聚的核心要素。
作者:桃红李白三月阳春 时间:2015-01-27 14:33:00
  文化和思想的关系

  思想是人类的单个个体的思维成果。通过一系列对应于实际和历史的概念、判断和推理,建立起一系列的个人逻辑,连贯成一个体系,这个人就形成了属于其个人的思想。思想代表着个人的智慧,而只有这个思想被其他人类认可,有了集体共识,被更多的人接受,思想就变成了文化。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逻辑。都会有自己的概念、判断和推理,但每个人的智慧却有截然不同的差别和差距。就是因为有些人掌握的概念太少,或者概念的掌握比较模糊。又或者判断上,没有掌握对应实际的方法,随意性太多,判断根据主观而不是根据客观。又或者缺乏足够清晰正确的推理方法,又或者思维惰性太大,不愿意思考,只愿意接受别人的逻辑得到的结论,盲目相信知识的正确无误。
  以上任何一个思维环节存在不足,都无法形成属于自己的思想,更无法总结出能推广到其他人类的智慧成果。

  所以,能形成自己的思想的人,是人类中的极少数。
  人类解决自身的智慧缺乏的办法,就是借助教育。素质教育和知识教育,是人类教育的两个主要内容和方向。其中素质教育,就是解决人类的基本思考和行为能力的,而知识教育则主要是为了让人类接受更多的,人类早已经获得的集体智慧,其中主要就是为了让人类获得更多概念,更多的逻辑结论,以减少人类获得智慧的重复性无效和低效的尝试和努力。素质教育和知识教育都是人类传播集体智慧的重要和主要方式,有同等重要的地位。

  一个民族的集体智商,直接联系着这个民族的整体教育。教育普及越高,教育质量也高,集体智商表现就越高。人类族群不会因为人种的差异,血统的差异,导致集体智慧有差距。只有教育不足,引起集体文化水平参次不齐,才会使得不同的民族,思维和行为表现的差距和落差。

  只有集体思维水平因为文化水平高,而集体表现相对更发达,个人的思想才有条件有基础成型,进而反过来促进所处民族和族群的文化的发展和提高。

  孔子思想变成儒家思想,后来成为儒家文化,最后成为中国古代文化的主体代表。
  儒家思想的核心是什么?

  大一统的社会整体对策用于社会管理。儒家的最高目标是平天下,那么何以平天下呢?
  以德治国。
  具体表现就是在社会提倡仁、义、礼、智、信、恕、忠、孝、悌。

  儒家思想是对内求一统和和谐思想,强调社会里的每个成员,无论是皇帝官员还是百姓,都要有自己的定位,有义务和责任。
  仁、义、礼、智、信、恕、忠、孝、悌。这些都是对他人的态度和意识,都是人与人关系的信条和规则,都是作为统一整体的社会对每个成员的教条教化。

  你自己对自己讲仁、义、礼、智、信、恕、忠、孝、悌?根本不是。都是对他人,对社会里的其他成员。

  仁是上位者对下级的态度和规矩。皇帝对百姓,强者对弱者才会讲仁。
  义是对朋友,对对自己好的他人的态度和规矩。其他就不一一解释了。

  总之,儒家的核心思想,就是继承和发扬了尧舜时代的原始共产社会的一统和联盟的文化,就是始终延续作为农耕部落必须联合才能共存,才能共同抵御外敌的共识智慧。
  董仲舒为什么能说服汉武帝?因为他提出的天命论,契合了大一统的汉帝国,也契合了德治天下的汉朝立国的思想。刘邦就是靠王道战胜了不可一世的楚霸王。
  天命论说服了皇帝,同意将社会用大一统的意识来认识。但却没有说服天下百姓。
  而理学则是用天理论,要讲理,来说服官员和百姓。给社会每个成员定位完成,所以,儒家又一次在宋明时期崛起,甚至满清当权也笃信儒家,且顺治帝因为发明了文字狱,自己甚至要去出家谢罪,向天下谢罪。

  我们必须认识到儒家思想并非孔子所专有,即便没有孔子,没有儒家思想,中国历史上还会出来一个某子,某思想,一样是孔子和儒家所提倡的内容。儒家继承的是原始华夏文化的根。
作者:桃红李白三月阳春 时间:2015-01-27 14:37:00
  与其争论政治,不如关注决定政治的更主要社会要素:文化。

作者:桃红李白三月阳春 时间:2015-01-27 14:39:00
  儒家文化是中国文化的全部吗?
  当然不是,但是却是中华古文化,传统思想的集大成者,也是宋明清一统的帝国奉行的主流文化。

  四书五经涵盖了社会的方方面面的思想,儒家的思想很杂,诸子百家的很多有益思想都最后被儒家吸纳,变成了自己的内容。
  至于道家、佛家,则是纯粹是个人修心修行的思想,而完全不是针对社会治理的思想,所以,是中国古代文化中对儒家思想的补充和反思的文化。儒释道,儒是主,释道是从属辅助。

  一个社会的整体思想,当然会压倒个人修心修行的思想,成为主流思想。

  所以,儒家思想无论从内容,针对性,还是历史事实上看,都是中华古代后期的主流文化,是中国传统文化的主要承载者。这是事实对应的,而不是空想妄断的。

  反之,后人对儒家的很多批判才恰恰不顾历史发展,不顾时代局限,以现代人看现代人的方式在空想和妄断。这显然是违背辩证唯物和历史唯物的。
作者:桃红李白三月阳春 时间:2015-01-27 14:40:00
  儒家思想可以支持中国走向现代化吗?

  儒家思想对应的是大一统的社会对内治理的思想。
  所以,当中国的农耕文化独领风骚的时候,古代中国可以长期居于世界领先地位。
  但是,在西方已经发明蒸汽机,进入工业时代、科技时代的时候,儒家对内再有优势,也抵不过外来对比。西方工业文明,最终战胜了中国农耕文明。

  所以,儒家不能支持中国走向工业化,也就是19世纪以后的现代化。

  但是,儒家却可以在大家都进入工业文明之后,带领全世界各国各民族走向和谐共存的新的人类时代。因为儒家思想所记载和成体系的理论,可以消除人类社会的各个成员的纯利益之争的原始丛林文化,用大一统的整体社会观让所有人类都建立起居于共同利益上的联合,以共存互利,和谐共同发展,实现共赢。

  儒家思想能带领人类走向和谐和大一统。而这个目标,正是共产运动的最终目标。所以,中国的革命者很容易的接受了马克思主义。

  所以,中国的执政党要在去年隆重纪念孔子。纪念的其实不是孔子,而是表示继承传统的文化。
  正因为儒家文化不能给中国带来工业化,所以,儒家思想才在近代被中国否定,才会有文化大革命。

  正因为儒家文化未来可以带来世界走向和谐,所以,中国才在即将实现工业化的今天,要祭孔,要继承传统文化,要重新认识儒家思想。这就是先有否定,后有继承。否定之否定的对立统一。
作者:桃红李白三月阳春 时间:2015-01-27 14:42:00
  当然,我们也必须认识到,儒家思想并不是一个完善的社会治理思想。
  从宋明时期的党争及内斗上看,儒家给社会其他成员的定位完整,但却没有给自己内部以合理的定位。儒家既要当裁判员,又要当运动员,最终的结果就是内斗和政治动乱不止,导致国力衰弱,违背了和谐稳定的儒家的核心追求。(这实际上是顺治要搞文字狱的主要原因之一)
  儒家思想必须经历一次新的革新和理论创新。
  所以,一次文化大革命并不是坏事,而是顺应潮流和社会需要的创举。但一定不能变文化自我革新革命为文化被外来文化取代。

  中西文化是完全不同类型的两类文化,再加上商业文化作为第三者的参与,三种文化的冲突交融,使得中国现代新的文化的建立困难重重,共识长期难以建立。
  文化的建立不是争论就可以自然产生的。百家争鸣之后,必须以取得共识为结果,文化革新才得以完成一个全过程。

  从诸子百家到最后独尊儒术,就是历史上伴随着残酷血腥的社会革命的第一次的文化大革命。这次文化大革命,比现代中国的文革要付出的社会代价大得多。
  而即便付出了那么大的社会成本,西汉的文化革命也最终遭到了彻底失败。从儒生王莽的超前革命遭遇惨败开始,新的一次文化试错和文化革命的暗潮涌动,则经历了几百年,甚至几乎在外来游牧文明的残酷征服中被彻底灭亡。

  从东汉开始,到五胡乱华,到隋唐,到五代十国,中国文化始终在道家、外来佛家,商业文明崛起等迷茫中沉浮,直到宋朝的理学诞生。这同样是一次否定之否定的文化变革。
  中国文化的内向特征,使得中国与西方文化完全不同,无法靠渐变来实现文化革新,而只能靠一次次的文化革命来阶段性破旧立新。有位伟人看到了这个中国历史上的规律,所以,他发动了文化大革命。

  从社会整体利益上,文革是居功至伟。但从社会的个体而言,文化革命都意味着巨大的社会牺牲和个人悲剧、灾难。
  文化革命必须是以新文化建立为结束标志,而从汉朝结束的第一次文化大革命的历史经验上看,新文化的建立离不开社会主导者和政治的主动发挥社会决定性的能力,离不开大一统社会的统治者的当然责任。

  必须解决代表着社会精英的儒士内部的定位,才能彻底让儒家文化得到完善。而制度完善,是克服儒士人为的唯一良策。
  我按照命理心智,这四字代表的相互关联的辩证唯心思考,提出建立一种新的儒家理论——天智论。
  即以唯社会集体共识智慧为最大目标和目的,以获得社会集体共识智慧为核心的理论。

  如何得到最符合社会利益,兼顾集体和个体利益,现实和长远利益的集体智慧,是这一理论需要解决的任务和主要内容。在社会中下层更细致的分工分权结合整体社会的大一统的整体统筹,并以民主选择社会精英,得到社会最适合的现实共识智慧为方式,实现社会的可持续长久的发展和和谐。

  简言之,政治上更完善的制度建设,更科学的民主方式,更统筹的全社会兼顾。
  一旦实现这个理论和目标,中国模式和中国梦都将成为现实。一个可以影响世界的中国新文化,将带领人类走入一个全新的时代。
  这就是儒家发展的方向。
作者:桃红李白三月阳春 时间:2015-01-27 20:22:00
  天命论,天理论,天心论,天智论。命理心智,都是人类所独有的特性,也是人的特性。
  天即是指社会,指人类社会环境,指人所处的环境。
  天命论,在于提出命运是社会确定的原则,指出每个人的社会定位,是社会确定,不是个人能决定的。所以,称为天决定命运。

  天理论,所谓理本论,则指出道理和逻辑是社会确定的,同样不是个人能自行决定的。
  天心论,所谓心本论,则认为社会的道理和逻辑,也是人的原创。先有个人的智慧,有个人的逻辑,后才有社会的集体道理和集体逻辑。心本论是对理本论的补充纠正和完善。

  而现在提出天智论,就是指出,有社会的道理和逻辑是不够的,必须得到一个兼顾各成员利益,真正追求中庸,实现中庸的,符合社会现实和发展的道理和逻辑。顽固坚持过时的道理和逻辑,仍然是一种个人行为,而不是社会的行为。社会的行为是始终追求和选择,最符合实际需要的集体共识智慧。社会决定的集体共识智慧,就是智本论的原则。

  如何创造智慧,如何选择智慧,如何普及智慧是智本论的主要关系的课题。
作者:象山一样2013 时间:2015-01-27 20:55:00
  无知的人对国家是有害的;虽然人不能无所不知,但不能看到一滴水,就以为懂了大海…
  
  • 桃红李白三月阳春: 举报  2015-01-27 23:15:13  评论

    有知而没有自己的知识体系,始终是别人的,不是自己的。而所有自己独创的思想,都是与众不同的,否则就不叫独创。你没认识到某个知识的本质,所以,只能误解别人揭露的本质是无知。真正的无知是既不认识自己,也不认识环境,更不认识别人的逻辑和道理,只作为知识,满足于了解,而不是理解。
  • 象山一样2013: 举报  2015-01-28 13:18:46  评论

    你真独、真与众不同呀!你的认识力真强!你真有知!……这是我说的,大家也许不同意了,怎么办?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桃红李白三月阳春 时间:2015-01-27 23:17:00
  欢迎指出具体的谬误在哪里,而不是空口白牙的评价,包括对人格的评价。

  这种只会评价人格的人,实际离学术殿堂非常遥远,很不合格。
  • 象山一样2013: 举报  2015-01-28 13:14:40  评论

    我没有听说过有人把无知认为是人格?不知大家有人听说过没?是的,学术的殿堂里坐的是这样的人的话,我真离得很远!
  • 桃红李白三月阳春: 举报  2015-01-28 15:31:09  评论

    既然你知道你离得很远就不要张口就是结论,而应该是虚心询问,也包括真诚质疑,而不是只会否定下结论。比如评论别人无知,表现自己的很有知,但却拿不出半点你的真知灼见,全是别人的理论和逻辑。
我要评论
作者:桃红李白三月阳春 时间:2015-01-27 23:46:00
  有时间我们可以具体分析一下孔子的思想,孟子的思想,荀子的思想,董仲舒的思想,程颢和程颐的思想,周敦颐的思想,朱熹的思想,以及王守仁的阳明学,陆九渊的思想,甚至曾国藩的家书。

  看看这些思想的本质,是说的什么。


  无知,恰恰是因为很多人不懂格物致知到底是啥概念。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天朝小乞丐 时间:2015-01-28 02:03:00
  任何文化的形成发展都有历史客观条件和局限,仅在文本内部去找答案的话难免眼光略短了点,个人觉得中国今天根本不是所谓“儒家文化”是否需要重生的问题,在我看来中国面临的是基于现代文化意识如何构建未来价值观体系。咋个说呢,“儒家”终究是解决社会次序的方法,无论如何不能深入解决人的精神内核的困境。
  我乱摘录了你们谈话其中一段:“儒学复兴目标是什么呢?
  就是要造福当下的家国天下,只有建设一个健康的家国天下,才能让赖以存活其间的我们每个人都能获到幸福,实现各自的中国梦。”
  这几句话倒是说得很漂亮,但在我看来几乎是文盲的观点,通常只有“政客学者”才会这样说,至少真正的学者得问清自己什么是“幸福”,什么是“家国天下”,谁让你有俯视众生的权利和视觉角度?什么是“中国梦”?
  我提出的几个问号希望提醒各位学者教授思考一下更深入的东西,别把学问弄得太肤浅。
  • 象山一样2013: 举报  2015-01-28 13:27:48  评论

    呵呵,幸福就是有些人为君主做好服务,是他们终生追求和赖以吃饭的本事!你的要求对某些人有些高……
  • 桃红李白三月阳春: 举报  2015-01-28 15:27:59  评论

    看看我的观点,我不认为儒学复兴的目标是仅仅为了实现中国梦。而家国天下,则必须更看重天下,天下观是儒家的核心要素。复兴儒家文化,实际是复兴中国传统文化,就是为了争天下。至于个人的幸福,不仅仅与利益有关,跟更于精神和意识有关。物质满足到一定程度,就会追求精神的满足。这是所有人的本性。
我要评论
作者:蔡玉志 时间:2016-02-24 10:58:00
  非常高兴的看到,仅仅两三年的时间,因为随随便便的放了一枪,所有新儒家的残渣余孽就被彻底的荡涤干净了!只希望这一次孔子的奴才思想将从中国的大地上被一次性的斩草除根,再也不会死灰复燃了!衷心感谢伟大的马克思提供的伟大的批判武器,“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攻无不克战无不胜!
作者:李琳玉壶 时间:2016-02-24 12:48:00
  @蔡玉志 2016-02-24 10:58:00
  非常高兴的看到,仅仅两三年的时间,因为随随便便的放了一枪,所有新儒家的残渣余孽就被彻底的荡涤干净了!只希望这一次孔子的奴才思想将从中国的大地上被一次性的斩草除根,再也不会死灰复燃了!衷心感谢伟大的马克思提供的伟大的批判武器,“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攻无不克战无不胜!
  -----------------------------
  幻觉吧?理由呢?
作者:天际斗牛星 时间:2017-02-17 17:21:00
  不重新回到易经中吸取营养,儒家复兴只是泡沫。
作者:公法与公正TY 时间:2017-09-08 23:17:36
  老子《道德经》简考
  http://bbs.tianya.cn/post-no01-495116-28.shtml#2729_8290604

  喇嘛教的人头碗、人皮鼓、人骨笛、骷髅鼓、人骨珠串?

  本草纲目有个人部,据说人体各部分吃了有奇效。

  鲁迅说的吃人,应该是在说道。

  骷髅头? 日本武士道,韩国太极虎……与希特勒纳粹,纳粹骷髅头军队。 日本武士道曾帮助纳粹德国,现在又帮新纳粹美帝。 说来话长
我要评论
作者:公法与公正TY 时间:2017-09-08 23:27:51
  日本人的兽行——刚解禁的照片_百度文库
  侵华战争 日军兽行_侵华日军吃掉被奸杀妇女 竟称比猪肉好
  日军杭州兽行:令二百多妇女脱衣等待被强奸_中国清明网
  日本人吃红烧肉?
  -----------------------------
  侵华日军讲述当年暴行:吃掉被奸杀妇女(图)-军事..._搜狐
  -----------------------------
  鲁迅说的吃人历史
  -----------------------------

  中药铺里有各种动物的阴茎卖,本草纲目还有个“吃人纲目”

  还要卖各种阴茎吗?裙中路线?
作者:公法与公正A 时间:2017-09-16 10:11:36
  楼主:u_99706734时间:2015-04-18 12:11:00 点击:259732 回复:4344
  毛泽东思想与道家思想密切相关,毛泽东思想的源头是中华文化和中国革命实践,而不是马列主义,也可以说毛 是法家人物,更可以说是道家人物。
  (国学明道的人说毛不是马列。)
  ------------------------

  毛衡山找道士算命?网上不少

  国学明道的人说毛不是马列,毛是道家的。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