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马克思主义为什么不能再解释世界了

楼主:刘琅 时间:2017-06-15 22:03:33 点击:2743 回复:53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在整整一个历史时期里,西方马克思主义理论已成为一种奥秘学科,它所使用的艰深术语,是足以说明其远远脱离政治。当然,马克思本人的作品,对于他同代或后世的读者们来说,在概念上也并不总是很容易的。但是他早期的哲学作品和后期的经济著作(这是他的著作中最难懂的两大部分)最初使用的一套名词,都来自过去的各种理论著作--主要是黑格尔和李嘉图,--马克思的作品力图批判这些著作并超越它们,创造了一批更明确和更接近物质现实的新概念;较少“人格化的”(青年马克思用语),较少“神学的”(成熟马克思用语)。而且,马克思虽然从不讳言读者要掌握任何一门科学必然会有困难,但他在1848年以后总是设法把自己的思想以尽量简明易懂的方式提出来,尽量使他为之写作的工人阶级能够容易理解。他为了这个目的而在《资本论》法泽本上所花费的心血,是大家都知道的。
  与此相对照,在二十世纪,大部分西方马克思主义所特有的极其艰深的语言,却从来没有由于要同无产阶级读者建立直接或积极的联系而有所约束。相反,它超过了语言复杂性的必要极限,这足以说明它跟任何群众实践都是相脱离的。西方马克思主义理论的古怪深奥是形形色色的,卢卡奇的语言繁琐难解,充满学究气;葛兰西则因多年遭到监禁而养成使人绞尽脑汁的支离破碎的深奥文风;本杰明爱用简短而迂回的格言式语言;德拉•沃尔佩的语句令人无法捉摸,并喜欢反复地自我引证;萨特的语言则犹如炼金术士的一套刻板的新奇词汇的迷宫;阿尔都塞的语言则充满女巫般的遁词秘语。这些作家中大部分人是能够用明晰而直率的语言从事写作的。其中有些人,如萨特、阿多尔诺、本杰明,本身都是文艺界的重要人物。然而他们中几乎没有人用平易、直率的语言来写作他们常为人提及的主要理论著作。这种常见的、并为他们所共有的语言晦涩的现象,不能以个人或主观因素来加以解释。
  葛兰西的情况,作为决定这种理论从经典马克思主义语言普遍后退的历史规律的象征,是一个例外。他的《狱中札记》是整个西方马克思主义传统中最伟大的作品,是由一位工人阶级的革命领袖而不是一位专业哲学家所写的,他的社会出身比欧洲(不论西欧或东欧,不论是第一次世界大战以前或以后)任何重要的马克思主义知识分子的出身要贫贱的多。但是,由于当时残暴的检查制度和狱中的困难条件迫使葛兰西采用密码似的隐喻而不用有条理的说明,因此,这部作品里包含了无数暧昧不明的语言,而且其中有不少是当代学者们至今无法弄懂的。由于在阶级斗争中受到的挫败而在形体上遁世出俗的这种情况,预示着随后的理论家们所处的孤独形象--他们比葛兰西自由些,但是却更加远离群众。西方马克思主义的语言在这个意义上来说,受到这样一种范围更广的历史审查:即社会主义思想同群众革命土壤之间几乎长达五十年之久的隔绝。  
  现在可以来总结一下使西方马克思主义自成一体的那些特点。西方马克思主义是第一次世界大战后欧洲资本主义先进地区无产阶级革命失败的产物,它是在社会主义理论和工人阶级实践之间愈益分离的情况下发展起来的。原先因帝国主义孤立苏联而造成的这两者之间的鸿沟,由于苏联和斯大林领导下的共产国际的官僚主义化而从制度上扩大并固定下来。对于在西方兴起的新马克思主义的鼓吹者来说,正统的共产主义运动是他们所能理解的国际工人阶级的唯一真正体现--不管他们是投身进去也好,与之同盟也好,疏而远之也好。这个时代共产党的本质中固有的理论和实践的结构分离,使经典马克思主义特有的那种把政治-思想融合一体的著作不再可能。结果是,大学中的理论家和他们本国无产阶级的生活远远隔离,而且理论从经济学、政治学退回来而投进哲学。语言也随着这种专门化而愈益晦涩难懂,这种技术上的障碍是它脱离群众的结果。反过来,在不同的国家中关注西方马克思主义的理论家们越来越缺乏国际知识,或者他们本身之间的交流日益减少。由于丧失了同工人阶级实践的任何有力联系,反过来又使马克思主义理论滑向当代的非马克思主义的和唯心主义的思想体系,马克思主义体现在正典型地和这些体系处于密切的(即便是矛盾的)共生状态中一起发展着。同时,因为理论家们都从事专业性哲学研究,加上马克思早期著作的发现,导致了一场普遍的追溯探讨,要在以往的欧洲哲学思想中寻找马克思主义的思想渊源,并据此对历史唯物主义本身重新解释。这种做法有三重结果。首先,认识论的著作占显著优势,基本集中在方法问题上。其次,美学成了将方法实际加以运用的实质性领域--或者更广议地说,成了文化领域的上层建筑。最后,该领域以外理论上主要的离经判道,提出了古典马克思主义所没有的新主题--大多数是以一种探索的方式--并流露出一种一贯的悲观主义。谈方法是因为软弱无能,讲艺术聊以自慰,悲观主义是因为沉寂无为:所有这一切都不难在西方马克思主义的著作中找到。因为造成这种传统的根本决定因素在于它是失败的产物--1920年后西方工人阶级经历了长期的挫折和死气沉沉的局面,其中,许多年头之可怕是历史上罕见的。
  但是,西方马克思主义这种传统从整体来说,也不能仅仅归结为这一点。不管怎么说,其主要思想家并不接受改良主义。尽管他们脱离群众,却没有一个人像他们之前的、考茨基这样的第二国际理论家那样,虽然和阶级斗争要接近得多,却拜倒在得势的资本主义脚下。而且,尽管有种种禁忌和失言,在这些思想家的著作中所阐明的历史经验,在某些关键方面,还是世界是最先进的--包括资本主义经济的最高形式,最老的工业无产阶级,和最悠久的社会主义思想传统。这整部纪录中一些丰富多彩、错综复杂的内容,同它的苦难和失败一起,不可避免地进入它所产生或许可的那种马克思主义之中--尽管总是以一种转弯抹角的、不完全的形式。在它本身所选择的领域中,这种马克思主义较之以往所有阶段的历史唯物主义都更为深刻细致。它在这些方面的深度,是以牺牲其范围的广度为代价得来的。但是,如果说它注意的焦点大为缩小的话,它的活力倒并没有丧失殆尽。今天,过去十五年来帝国主义时期的全部经验,仍然是有待工人运动加以集中思考的不可避免的中心内容。西方马克思主义是那段历史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帝国主义国家中任何新一代的革命社会主义者,都不能对此简单地置若罔闻或回避不谈。同这种传统进行清算--既向它学习,又同它决裂--便成为今天马克思理论获得局部复兴的先决条件之一。这种必要的既复兴又决裂的双重运动,当然并不是唯一的任务。它的目标的性质排除了这一点。因为最终说来,这一传统同一个特定地区相联系,也是它的依赖性和弱点。
  在原则上,马克思主义渴望成为一种普遍的科学--同任何其他对现实的客观认识相比,并不更带有民族的或大陆的属性。从这种意义上说,“西方”这个词不可避免地暗示一种限制性的判断。缺乏普遍性,说明真理尚有欠缺之处。西方马克思主义正因为是西方的,所以必然比不上马克思主义。只有当历史唯物主义摆脱了任何形式的地方狭隘性,它才能发挥其全部威力。这种威力尚有待历史唯物主义加以恢复。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2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刘琅 时间:2017-06-17 17:45:46
  本文来自微信公共号:百韬百科。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我要评论
作者:磨拆小 时间:2017-06-17 18:39:35
  垃圾文章
  
作者:西风烈235 时间:2017-06-17 18:40:43
  我觉得共产主义是一种空想主义,不可能实现的
  
  • 珈郎: 举报  2017-06-17 18:43:58  评论

    你错了,在一种情况下是可能的,就是梦中
  • 太乙真二: 举报  2017-06-17 20:44:06  评论

    评论 珈郎:还有一个地方,也是人人平等,而且都有一个编号
剩余 2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u_109534799 时间:2017-06-17 18:57:46
  西方人信仰基督,中东人信仰伊斯兰,中国人信仰孔孟,印度人信仰佛教,这些都是传了上千年的文化,从没变过,马克思是德国人,写了本书传播共产主义,西方人,中东人,印度人没信,却让中国人捧若神灵,那就信吧,
  
我要评论
作者:yuntin0858 时间:2017-06-17 19:13:09
  楼主看过资本论吗?呵呵!
  
作者:yuntin0858 时间:2017-06-17 19:14:42
  资本论挺厚的,马克思恩格斯选集更厚,楼主估计连翻的勇气都没有吧,别看看书皮就来这里搞笑了。
  
作者:丫头欢喜不欢喜 时间:2017-06-17 19:17:59
  讲理,普世价值为什么不为社会主义接受?为什么几乎所有的发达国家都把马克思主义定为“邪说”?这样的作品太多了,不必我一一赘述。。。
  
  • 江南秋水2017: 举报  2017-08-22 23:04:52  评论

    一方面是没有成功的案例,大家都不知道通过什么途径去实现,另一方面是有些人用来欺世盗名的的工具
我要评论
作者:男儿壮怀赛柔肠 时间:2017-06-17 19:26:06
  实践出真知,事实胜于雄辩。人类社会的发展有其自身的规律,从原始社会到资本主义的发展都验证了这一点。马克思的理论可能是正确的,但从时间上看,似乎是历史的早产儿。只有人类社会的生产力发展到一个更高层次的水平,需要一种新的生产关系与之相适应时,现有的资本主义制度和资本主义体系才可能逐渐走向灭亡。
  
  • u_111942361: 举报  2017-08-14 03:47:05  评论

    共产主义目标是解放生产力,这就是资本主义灭完的标准
  • u_111942361: 举报  2017-08-14 03:49:39  评论

    在生产和需要平衡以后,已经无利可图,唯一的办法就是创造经济危机是社会倒退,以便进行资本的复苏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夯夯老汉 时间:2017-06-17 21:22:50
  马理论只是解释了历史,却没有准确预测未来,还停留在验证阶段。
  
作者:公子扶初 时间:2017-06-17 23:18:38
  只能说明没看过资本论,或者压根没看懂
  
作者:二月十四日ABC 时间:2017-06-17 23:39:44
  目前看,共产主义是人类能想到的最好的主义了,但如何实现或者说如何完善肯定有很长的路,也有可能是弯路。
  
作者:烈火之中 时间:2017-06-18 08:26:26
  百度一下法西斯和共产主义,他们几乎没有区别。哪位政治教授讲解下
  
作者:FOATOM 时间:2017-06-18 09:05:57
  我觉得当人类进去太空时面对有限的资源时,没有人会在生存问题上偷懒,专制的共产主义会形成
  
作者:几杵疏钟4 时间:2017-06-18 14:17:45
  西方把马克斯都研究透了,中国把马列却神化了
  
作者:ty_彦军1 时间:2017-06-18 17:32:36
  我不喜欢马克思主义,我更喜欢三民主义、
  
作者:勿忘历史1949 时间:2017-06-19 05:23:41
  马克思主义本来就是胡说八道,害死了中国6000万同胞,中华民族巨大的耻辱??
  
作者:俊逸88 时间:2017-06-19 15:02:46
  别出来丢人现眼!
  
作者:命运的蒙太奇 时间:2017-06-20 11:49:58
  我们应该汲取马克思主义的营养,而不是去完全于依赖某种思想去达到某种目的。

  你这种提问就是想靠某一种思想去直接达到目的。
  
作者:唯物主义思想家 时间:2017-07-01 17:28:49
  西方语言要表达一个概念需要不断创造新名词,英语单词都要突破百万了,而汉语则可以使用有限的汉字组成词语,这些词语可以望文生义的得出其意义。
作者:唯物主义思想家 时间:2017-07-02 06:50:44
  @ty_彦军1 2017-06-18 17:32:36
  我不喜欢马克思主义,我更喜欢三民主义、
  -----------------------------
  三民主义是什么?让地主资本家当家做主吗?
我要评论
作者:changelaowang 时间:2017-07-03 21:17:49
  昨晚在酒吧,邂逅一位半老徐娘。虽然47岁,但她依旧风韵犹存,我们推杯换盏、打情骂俏了一会儿,她用迷离的眼神看着我,问我有没有试过母女双飞。我说没有。我们又喝了一会儿酒,她说,今晚算你走运了哦。于是她领着我去她家。她进门,打开灯,对着楼上喊了一句: “妈,你还醒着么?”
  
我要评论
作者:我爱国只爱国 时间:2017-07-20 12:44:53
  时间证明一切,反正现在还有4个,而且这4个搜是四不像……!
  
作者:天命不敢辞 时间:2017-07-20 16:15:59
  @鉴定者 2017-06-19 11:13:21
  楼主这个帖子有些文不对题。
  从帖子标题来看,应该是讲马哲的,因为哲学才是用于解释世界的,但从帖子正文来看,却是关于社会的发展与变革的,这应属于科学社会主义部分。
  -----------------------------
  楼主固然是文不对题,观众、跟帖者则更是自说自话,与主帖内容完全无关。

  楼主提供的论据大都是关于现代马克思主义的作者之语言风格与无产阶级读者相分离的现象;
  却因此得出这些著作因此就“不能再解释世界了”的结论;
  似乎是否能够被无产阶级读者所理解,成了评判某种思想理论能否“解释世界”的必要条件;
  且不论其论据是否真实、充分,单就这个推理形式而言就大可说是文不对题了。

  更进一步来说,马克思自己的著作是否能够“解释世界”?
  或者干脆问,马克思是否打算提出某种“解释世界”的思想理论?
  或许在主帖看来,“解释世界”必定是哲学的专业工作;
  但好在马克思对此似乎并不那么在意;
  就此而言,试图解释世界的哲学固然死了,但立意改造世界的马克思思想却仍然活着。
作者:天命不敢辞 时间:2017-07-21 17:31:41
  @鉴定者 2017-07-21 16:09:44
  这是因为,在我看来,前者是后者的基础,很难想象一个缺乏远见卓识(哲学层面的认识)的人能说服世人跟着他的指导思想去改造世界。
  -----------------------------
  这个关于“基础”的判断是如何得到的?
  大禹治水、四大发明、瓦特蒸汽机这类改造世界的成果需要那个想象中的基础吗?

作者:天命不敢辞 时间:2017-07-25 17:50:45
  @鉴定者 2017-07-21 16:09:44
  我之所以做出这一判断的理由大致如下:
  1、要想“解释世界”,首先得认识世界,而认识世界是由哲学方法和科学方法来共同实现的(具备共同的方法论基础);
  2、要想“改造世界”,同样需要首先认识世界,而“解释世界”恰恰是认识世界的一个标志(亦即:你都解释不了世界,何以证明你已认识了世界?所以,这里的“改造世界”与“解释世界”、“认识世界”存在内在的逻辑关系,这里的“改造世界”是理性的,并非盲目冲动或政治暴动);
  3、没有深刻的认识就不可能有深刻的思想。马克思作为全世界无产阶级的革命导师,他的目光是远大的,放眼全人类的。站在这个高度上的他岂是大禹、瓦特之流能够比拟的?!作为这样一位伟人,他不仅需要自然科学的常识,更需要有超凡的哲学思辨,否则他的光辉巨著《资本论》以及《共产党宣言》恐怕也难以面世。
  -----------------------------
  当鉴定者说“改造世界”与“解释世界”、“认识世界”存在内在的逻辑关系时,你是如何理解自己所使用的这三个短语的?

  “解释世界”的具体意思是什么?
  一种什么程度的“认识世界”才足以去“解释世界”?
  某种必须建立在如此“解释世界”基础上才能进行的“改造世界”打算对世界造成什么程度的改造?
  如此程度的“认识世界”是可能的吗?
  ——且不论充分认识世界之后是否就足以“解释世界”。

  即便马克思的“目光是远大的,放眼全人类的”,这也很难说是“解释世界”啊,全人类并不能等同于全世界;
  况且马克思显然没有达到在科学上达到“认识世界”的高度——而这是你认为解释世界的必要条件。
  另外,马克思从来没有像其哲学导师黑格尔那样触及这个世界的来源和演进(即便是逻辑上的);
  一种仅仅是有关人类历史的思考如何就能被评价为解释了世界呢?

  关键在于,对于马克思来说,“解释世界”并非什么褒奖之辞;
  宣称自己做到了人类本性在原则上所不可及之事,这对于一位后康德哲学家来说,就是一件实实在在的学术嘲弄。
  哲学在其历史中经历了多次哥白尼式的转向;
  有些常理看上去“存在内在的逻辑关系”,其实正是哲学通过艰苦的精神探索才得以抛弃的语词幻相;
  更为重要的是,这种抛弃、拒斥、转向在哲学史上远不止一个回合。
作者:天命不敢辞 时间:2017-07-27 10:06:08
  @鉴定者 2017-07-21 16:09:44
  对任何人来说,“认识”虽是一种主观性的东西,但无论它是否符合客观实际,只有当它被表述出来时才能显示出其现实的“解释”功能(解释得是否圆满那是另外一回事),人人都把自己的“认识”闷在心里何来现实的“解释”(“认识”的外化就是“解释”,“解释”的内化就是“认识”)?
  人们一旦提出对某个对象的各种各样的解释,这些解释之间就会发生相互“碰撞”(难免会有口舌之争),如果能碰撞出智慧的火花且能形成广泛的共识,这种共识就会成为一种实践的指导思想,也就是具有共识的这个群体“改造世界”的指导思想(其本质仍然是一种认识)。

  “ 如此程度的“认识世界”是可能的吗? ”
  从这句提问不难看出,天命先生是自陷泥潭了。
  我并未提出“认识世界”一定要达到什么至高无上的绝对标准,也并未宣称谁的“解释”就是绝对真理,怎么就会生出这样的质问呢?
  所以,天命先生对“解释世界”的理解同样是处于泥潭之中。
  -----------------------------
  我对“解释世界”的理解或许的确处于泥潭之中,那也多半是因为“解释世界”这个短语本身就是一种“泥潭”式的概念;
  这类概念的主要特征就是使用者自以为“很清楚”,但其实那仅仅是字面上的清楚;
  使用者会很自然地使用这样的概念作出看起来颇为合乎逻辑的表述,而完全没有意识到其中的“泥潭性”;
  这种现象揭示出一个重要结论:哲学不是一个单纯的逻辑问题,一种貌似合乎逻辑的说法却往往在哲学上是不能成立的,反之亦然;
  哲学在其本性上的批判性正是就这个结论展开的,这种哲学批判决不是朴素的逻辑思维所能把握的,毋宁说正是要批判朴素的逻辑性。

  这类叙事颇为宏大,稍后再论;
  或许可以先向鉴定者提几个问题:
  1.“解释世界”对你来说具体的意思是什么?
  我不能说你在31楼有关认识与解释的叙述是在故意回避问题,但你毕竟没有明确给出你对这个概念的泥潭之外的理解。
  2. 如果认识世界、解释世界、改造世界之间具有显而易见的“内在的逻辑关系”,那么基于某种泛泛世界认识的世界解释如何避免陷于荒谬?
  3. 如果你不可能获得解释世界的“绝对真理”,那以某种非“绝对真理”的世界解释作为“关于社会革命的理论”之源和本,并以此掀起革命,那岂非太过草率!
  4. 经过这一番思想深化,你还会认为“改造世界”与“解释世界”、“认识世界”存在内在的逻辑关系吗?

  我的基本观点是:对于“改造世界”而言,“解释世界”既是不可能的也是不必要的;
  貌似逻辑地将“解释世界”确立为“改造世界”的前提条件,这是一种典型的语言幻相;
  而如果一方面宣称“解释世界”的必要性,同时又拒绝“绝对真理”的可能性,这其实是一种自我解构的“泥潭”形式。



  • 老麻花2016: 举报  2019-01-01 16:08:40  评论

    这里的难题在于:“实践(改造世界)”这个“起点”,在理论上为什么是可行的?(我知道这是废话,因为实践本身已证明了可行性!)或者换一个说法:物质与实践的关系(天人关系)!
我要评论
作者:u_111942361 时间:2017-08-14 03:53:35
  共产主义目标是解放生产力,这就是资本主义灭完的标准,在生产和需要平衡以后,已经无利可图,唯一的办法就是创造经济危机是社会倒退,以便进行资本的复苏,此时共产主义的的任务就是减少劳动时间,摆脱压迫下的劳动,成为需要性的劳动
作者:会飞额 时间:2017-09-17 22:20:57
  他是人,不是神。

相关推荐

换一换

      本版热帖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