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粹理性批判阅读日记

楼主:岳迩 时间:2018-11-05 14:11:57 点击:618 回复:59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有人说《纯粹理性批判》是本很好的书,但就是有点艰深晦涩,这种艰深晦涩可能除了因为该书本身抽象的哲学性之外,便是因为该书尽量详缜的叙述方式了,所以,如果能接受那种独特的叙述方式并通过那种方式读懂该书意旨的话,则会成为一件十分幸运的事情。但如果能将那些意旨用另一种平易明快的方式再叙述一遍以消除其艰深晦涩的话,则更将成为一件愉快且有意义的事情,因为这样做无疑会使那些苦恼于该书艰深晦涩的人眉头舒展,还会使那些因其艰深晦涩而放弃该书的人心回意转。

打赏

6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53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岳迩 时间:2018-11-05 16:23:53
  导言
  一、区别于经验性知识的纯粹知识

  知识始于经验,很少有人会对此产生怀疑。因为普遍认为,只有当事物的特征影响到感官形成印象时,才会激起我们的知性活动,进而通过对事物进行综合的或分析的比较,最终将那些鲜活的感官素材概括成普遍的知识。我们想象不出,若非经历如此体验,知识还可能从何而来!所以,我们很容易按照知识产生的这种时间顺序得出这样的结论,经验之前是不可能有任何知识的,我们的一切知识都是始于经验的。
  尽管说知识始于经验,但也不能就此以为经验便是知识的最初来源。因为即使就那些经验的知识而言,与其笼统地说它们是经验形成的,不如说它们更可能是由感官印象结果与内心知识能力通过某种方式结合而形成的。
  然而对于这种可能存在的发自内心的知识能力的依据,除非我们精密审察,才有可能注意到它并将它辨别出来,否则我们根本不可能将它从那些普通知识的原料中细分出来。
  不过至少有个问题不能再被忽视而应引起重视了,那就是这样一种脱离经验与感官印象的知识是否真的存在,而且它还可以被人称作先天的知识,从而与那些后天的经验性的知识区别开来。
  在这个问题中,需要特别指出的是,“先天的”这个概念仍不能准确表达我所指的意思,因为很多出自经验的知识可以使人形成预先的判断,我们也习惯地把这种“预先的”叫做“先天的”。但这种预知所依赖的知识仅是些规则,而这些格则最初仍然是靠经验获得的。比如我们会说,一个挖自家墙角的人,他不必等到房倒屋塌,也能预知到结果。但这种预知毕竟不同于完全先天地知道,因为在此之前,他一定得具备一些有关重力和支撑的经验。
  因此,我所说的先天的知识,一定要排除上面的这种情况。先天的知识不仅不依赖于某一次某一种经验,而且任何时候都不依赖于任何经验。与先天知识相比,经验性知识则是那种来自于经验的、或者间接来自于经验的知识,而完全先天的知识是纯粹的、不夹杂任何经验性的知识。比如说,任何变化都有其原因,这是一个通常认为的先天的判断,但其中“变化”这个概念却只能从经验中获得,所以它就不是一个纯粹先天的判断,因而也不不能被称作纯粹先天的知识。






楼主岳迩 时间:2018-11-13 16:16:38
  二、普遍知识中必然包含着与生俱来的先天知识
  在此,我们最好设立一个标准,用来正确区分经验知识与先天知识。而只要对经验知识稍加注意,我们就会发现,经验只能展示对象的如此这般,而不能展示对象的何必如此。所以,当我们用必然的口吻判断事物时,这种判断就不能称之为经验的判断,而应称之为先天的判断了。而当这个先天的判断只来源于本身,或者只来源于别的必然而有效的判断时,则可称为纯粹先天的判断,即纯粹的知识了。
  另外,我们还会发现,经验永远不能为它的判断提供严格的普遍性,它所谓的普遍性都是假定的、相对的。以至于我们对任何经验性的规则都只能说:‘迄今为止,还未发现这个规则的例外。’所以,当一种关系中被设定了不承认任何例外的严格的普遍性时,它就不可能来自经验,而只能来自先天有效的判断了。
  来自经验的普遍性只能将某些场合下的有效性不自信地试着应用于一切场合,例如将“某些物体有重量”推广为“一切物体都有重量”。但这种推广出来的普遍性,完全不同对于这个判断中本来就具备的严格的普遍性,推广出来的普遍性永远只能碰巧猜对这种普遍性,而真正的普遍性则是这个判断在一切场合下的本质。这样,我们就可以通过这一判断中的普遍性,来确定它是否是一个先天有效的判断,即纯粹的知识了。
  尽管我们找到了必然性与普遍性两个标准,它们都可以用来区分纯粹知识与经验知识,但由于这两个标准相互从属而不可分割,所以,我们更喜欢根据哪个标准更容易指明而分别使用,因为只使用一个标准进行判断时,既简捷又可靠。
  有了这些标准,我们就不难在人类知识中找出一些必然的、普遍的因而也是纯粹先天的判断。如果想从科学中寻找一个这样的例子,不妨把目光投向一切数学命题;如果想从理性在日常生活的应用中找出一个例子,则不妨看看“一切结果都是有原因的”这个命题。
  在这个命题中,“原因”这个概念很明显与“结果”有着必然的联系,命题所包含的普遍性也是严格的,并且这个命题与一切经验无关!那么它就只能是一个纯粹先天的命题了!所以,如果我们想像休谟那样对着相伴发生的事物不断联想,即使照他说的能养成联想的习惯,也不可能从联想的习惯中引出这个命题,而即使完全靠主观杜撰出这个命题,也只能是个完全空洞的命题。
  只靠经验得不出这种先天命题以及其中所包含这些先天原理!甚至连命题这种形式恐怕也形不成。即使我们不用这个例子,我们也仍然可以通过证明经验的能力正是源于那些先天的原理,而证明早在经验之前,那些先天原理已然存在。因为,如果经验所依据的原理仍然是经验的,这些原理就不可能成为必然的,那么经验的确实性又从何而来呢?经验如果没有经验前的这些先天准备,它就无法展开了,因而我们也就永远不会把这些来自于经验的任何原理看作第一原理了。
  我们本该为此感到满意,因为我们已经证明了我们的确具有一种纯粹先天的认识能力,并指明了它所依据的那些先天原理及其特征。但这些先天原理的根源,不仅在一些判断中能被找到,而且在一些概念中也能追踪到它们的形影。例如,你从物体这个概念中,把它的颜色、软硬或者重量,甚至不可入性等一切经验性的东西都一一除去,最后仍会留下一个它曾占据过的空间,而这个空间,是无法除去的,也就是说物体这个概念中有着先天的属性。
  如果再进一步,从任何一个经验性的概念中——无论这个概念来自有形还是无形的对象——把那些可由经验提供的的一切属性再一一除去,最后仍会剩下一个属性无法除去,那就是对象赖以被我们当作一个实在或者依附于某个实在的实在性。而所谓的必然性以及必然性的先天性,正是受概念的这一属性强迫所致,也就是说,正是这种强迫,构成了我们先天知识中必然性的依据。 因此,我们不得不承认,概念中那些先天的属性,不仅为先天知识的必然性提供了依据,从而为先天知识提供了必然性,而且它本身就是我们先天知识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作者:凡间凡人的烦恼 时间:2018-11-14 07:51:44
  大家怎么忙。顺手顶一下,今天点赞分最多。
楼主岳迩 时间:2018-11-19 09:04:36
  三、形而上学需要对先天知识进行专门的研究
  我们需要知道的远不止以上所说,我们知道,通过经验会形成与经验对象一致的概念,但我们有某些知识,它们不能从任何一个地方通过经验获得,甚至压根儿就不在我们的经验范围之内,它们似乎在暗示我们,我们的判断范围需要而且已经超出经验的界限之外了。
  正是这些超出经验之外的知识,使经验的方法黯然失色,却为知性提供了绝佳的用武之地。不难想象,知性在这方面的研究要远比知性在现象领域里的探索重要得多,而且对人类而言,进行这种超验的研究,还具有无比崇高的意义。所以,不管有人希望不求甚解而对此抱以蔑视或者漠视的态度,还是害怕引发质疑而对此加以各种妨害社会的罪名,我们也甘冒一切风险,坚持这项对人类来说如此重要的研究。
  上帝、自由与永恒,这些都是纯粹知性无法回避且该正视的问题,此前,人类已有一门专门解决这类超验问题的学问,叫形而上学。但它的方法有些鲁莽,因为在它满怀信心地从事这项工作前,并未对自己的能力进行一番评估,看看自己是否能实现这项庞大的计划。任谁来看,都不应该使用那些不是出自经验的知识,信任那些不知底细的原理,建造那些不对地基进行任何检查的大厦,这是很自然的。那么当我们急切地对超验的东西下结论时,自然更应该返回去先解决这样的一个问题:我们的知性何以能够获得这些先天知识?这些知识的范围、有效性和价值又如何呢?这些存在于认识中的、所谓的“自然”,如果把它理解为“本该如此或不言而喻”的话,那么就没有比提前提出这个问题更“自然”的了;而如果把它理解为“习惯如此或无可奈何”的话,那么也就没有比一直无视这个问题更“自然”的了。
  因为数学历来已久的可靠性已深入人心,所以我们很可能会想当然地以为其他先天知识也是可靠的,而忽视了它们与数学有着不同的本质;另外一个问题是,这种研究将超出经验的范围,从而再也无法靠经验来纠正它了,扩展知识的诱惑太大了,以至于不遭遇明显的矛盾,我们就根本停不下来。不过对于这些问题,只要我们在假设时极尽谨慎,是可以避免的,在此需要强调的是,这些假设终归是假设,不能因为没有矛盾便以为它们就是真实可靠的。对于这一点,数学便是一个光辉典范,它给我们指明了离开经验后,我们还可以走多远。数学尽管也要求研究对象与知识能够被直观地表达,但这种限制是徒然的,因为这种直观也可以出自先天,因而这种直观其实也只是一个纯粹的先天概念。由此我们也能感受到,当证明其他事物的理性用来证明自己时,理性的力量反而会鼓动我们冲破一切限制。一只受阻于空气的鸽子也许会想象离开空气会飞得更高远;而柏拉图也想摆脱感官对知性的限制,他挥动理念的两翼,企图飞进纯粹知性的真空,但他不知道,如果不提供给知性一个着力点,他除了空想外,不会有任何作为。
  人在应用理性时,总有这样的打算,那就是先用思辨尽快建造一座思想的大厦,然后再去检验它的根基是否牢靠。但当大厦落成后,又会用各种粉饰之辞来强调它的牢固,以使大家安心于此,他们甚至会为苟且偷安而拒绝进行任何检查,因为任何检查都有可能揭露大厦的危险性。所以,我们应该将这种检查安排在建造之初,如此就可以使我们彻底摆脱各种疑虑而对它感到真正的心满意足。又因为建造所用材料,则是一些与建造有关的事物形成的概念,那么这样的检查其实就是应用理性,对那些参与建造思想大厦的基本概念,逐一进行仔细分析。
  就在这种分析的工作中,会派生出大量的知识,尽管这些知识只不过是对我们概念中那些模糊的东西进行了澄清或者阐明,并且就其质料或内容来说,它也没有对概念有所扩展,但它们在形式上仍像新的洞见一样令人激动。既然靠这种工作就能获得现成的、先天的知识,而且获取这些知识的过程又如此可靠而有效,理性也不禁会着迷于此,这使它在不知不觉中,擅自将一些完全陌生的、未曾经验的、先天的概念,掺进那些正在被它分析的概念中去。
  对于这种情形,没人能明了自己是如何做到的,甚至根本就没人能注意到这种事,所以现在,我要立即对这种知识进行研究,看看它与分析出来的知识究竟有何不同。
作者:ufo2218 时间:2018-11-20 17:06:31
  夫志,气之帅也;气,体之充也
楼主岳迩 时间:2018-11-26 23:09:44
  四、分析判断与综合判断的区别
  在一切判断关系中,主词与谓词的概念都存在两种关系,其一,谓词完全包含于主词内,其二,主词虽然与谓词存在某种密切的关系,但在概念上并不包含于另一方。这时,我们把前者称为分析判断,后者称为综合判断。由此可以看出,前者判断的依据是同一性,后者则不是;前者的判断是说明性的,是对概念内部某部分进行说明,后者则是扩展性的,是与概念外部的其他概念进行联结。通过分析只能从主概念中分解出一个次概念,而这个次概念早在我们建立主概念时,就被考虑进去了,它已不能再为主概念增添任何内容了;而通过综合则能将一个主概念中从未考虑过的内容通过某种联结附着于其上,从而为主概念增添了新的内容,这个内容从概念自身是无论如何也分解不出来的。
  例如我说“一切物体都有广延”,这就是一个分析判断,因为我在“物体”所内涵的杂多内容中,就可以找到“广延”这个内容,而不必跑到“物体”这个概念之外才能发现这部分内容。也就是说,我只通过对“物体”这个主词的理解,就可以从中找出“广延”这个谓词,显然,这个判断只是对主词进行了分析,所以它就是个分析判断。
  而当我说“一切物体都有重量”时,与前种情况就有所不同了,“重量”作为判断中的谓词,全然不是我单纯地建立“物体”这个主词概念时,所能想到的任何内容,在这个判断中,“重量”显然是从别处增加在“物体”之上的,那么,它就构成一个综合的判断。
  就经验所能得出的判断来看,它们只能是综合的,而企图将一个分析判断建立于经验之上,也是荒谬的。因为我在概念之内就可以完成分析判断,根本无须经验提供任何证据。例如,说一个物体有广延,这是一个先天确定的命题,而不需要什么经验来判断。也就是说,在我对“物体”经验之前,我已经在“物体”这个概念中具备了判断“广延”的一切条件,我只要根据矛盾律从主概念中抽出这个谓词就可以了。另外,我借此判断所能意识到的一种必然性,也是经验永远无法提供的。
  “物体有重量”的说法则与此不同,尽管我在一般“物体”的概念中根本没有包含进“重量”这个谓词,但当“物体”这个概念作为经验的对象参与到某个经验中时,它就会成为“经验”这个概念中被经验的那一部分,这时,它与参与经验的其他的部分一起,构成了“经验”这个概念,并隶属于这个概念。此前,我们已经学会了通过广延、不可入性、形状等隶属于物体的部分,来对“物体”这个概念进行分析性的认识,而现在,我们对这种认识方式沿着相反的方向加以扩展,就会通过反顾,注意到那个从中分析出“物体”概念的“经验”,并且通过对“经验”的分析,我们又会发现,不论什么时候,与“物体”一道出现的,还有个“重量”,于是,我们便可以将“重量”作为谓词附加于“物体”之上。由此看出,“经验”就是“重量”得以综合到“物体”上的基础,“物体”与“重量”虽不相互包含,但它们都是“经验”这一整体的各个部分,而经验本身又是由各直观因素综合形成,所以,“重量”作为一种直观,也是可以与“物体”这个概念形成隶属关系的,尽管这种隶属只是暂时的偶然的。
我要评论
楼主岳迩 时间:2018-11-27 22:22:32
  在先天综合判断那里,上述辅助手段是完全派不上用场的,那么,是什么支持我们将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综合起来加以认识的呢?或者说,不由任何辅助手段,这种综合是通过什么达成的呢?以“事必有因”为例,我在事中能想到一种存续,并且能引出诸多分析判断,但在其中完全找不到任何原因的概念,因为原因的表现与事全然不同,根本无法包含于事中。那么,我们明知道事件的概念不包含原因,但仍要用原因来说明事件,而且还认为原因是属于、乃至是必然属于事件的,这是如何做到的呢?
  在这里,原因与事件的综合不可能基于经验,因为这种因果关系所表达出来的普遍性与必然性是经验所不具备的,所以,将这两种表象结合起来的,只能是先天的基于纯概念的某种原理。如此,则我们通过先天的思辨知识所能达到的一切目标,也都基于这种综合的、扩展性的判断原理。分析判断固然重要且必要,但清晰概念的作用毕竟有限,而且其必要性,也只有用于获得真正的新知识、即那些确实被扩展了的综合判断时,才能体现出来。
楼主岳迩 时间:2018-12-02 17:53:58

  五、理论科学都是以先天的综合判断作为其原理的
  1、数学的判断都是综合的。尽管这种综合不容置疑且富有成效,但至今也未被人类理性的分析家们所注意,他们对数学判断的理解甚至正好与此相反。这是因为,当他们看到数学中的推论都依据矛盾律进行时,就以为整个数学也是确立于矛盾律的。其实问题就出在这里,当一个综合命题是从另外一个综合命题中推导出来的时,当然是可以根据矛盾律来确信的,但当它不来自其它综合命题时,矛盾律就无效了。
  分析家们首先应该注意到,经验是无法提供必然性的,所以真正的数学命题总是先天的判断。假如有人对此难以接受,那我就将这个说法只用于纯粹的数学,也就是说,纯粹数学的命题,全部都是先天的判断,而不包含任何经验性的判断。
楼主岳迩 时间:2018-12-02 18:34:03
  比如“7+5=12”这个命题,最初人们可能会把它当做一个单纯的分析命题,认为它是从“7加5之和”的概念中,根据矛盾律推出来的,但进一步审察,就会发现,“7加5之和”的概念是指把两个数合起来,并不包含合起来是什么。这个12仅凭对“7与5之和”的思考是思考不出来的,而且对“7加5之和”进行分析也分析不出来。我们必须超出这些概念之外,借助5的直观,将5一一加之于7的概念之上,于是12的概念就产生了。这个过程显然与直接面对5+7的情形不同,因为直接面对5+7是永远不能得出12的概念来的。可见,算术命题总是综合的,而当这两个数的取值越大时,我们越容易看出这一点,不论我们将那些概念怎么颠来倒去或者怎么分析研究,倘若不借助直观,就决不可能得出那个和数。
楼主岳迩 时间:2018-12-02 23:25:41
  同理,纯粹几何中的命题也不是分析的。例如“两点之间直线最短”便是一个综合的命题,因为直的概念中不存在大小,所以“最短”一定是附加上去的,并且它一定是通过直观附加上去的。但在通常,我们总觉得作为谓词的概念就寓于主概念中,因而也总觉得这种判断便是分析性的,其实,这是一种错觉,而这种错觉则来源于分析判断与综合判断相同的表述方式。我们通过目前的概念想到某些与此概念必然有关的内容,这很正常,但问题是我们并不在乎这些内容是否与此概念有关,而是想明确它是否在此概念之内,哪怕它们只是模糊地存在于此概念之内。由此我们便可厘清,虽然有些谓词必然会与主概念结合为一体,但它并非此概念中的内容,它只是通过直观到的某种必然性而附加于此概念之上的。
楼主岳迩 时间:2018-12-03 09:00:21
  在几何学中,也有一些分析命题的原理,是可以作为前提来使用的,但由于它们是基于矛盾律建立起来的,所以它们也像基于同一性建立起来的命题一样,它们只能提供一种方法,使主概念在与其他内容进行联结时仍能保持自己的完整,却不能为这种联结提供原则。例如,a=a,即全体等于自身;或a+b>a,即全体大于部分。这些命题尽管从表面上看起来,仅靠单纯的概念就可以建立,但它们并不被数学当做原则来使用,而是当做概念的一种(可以直观表现出来的)性质,来使用的。
楼主岳迩 时间:2018-12-04 09:35:46
  2、作为原则包含于自然科学中的先天综合判断,我可以用两个定理的例子来说明,一个是“物质在变化中质量守恒”;另一个是“作用力与反作用力在运动传递中二力平衡”。显然,这两个命题的起源都是先天的,这由定理的必然性可以看出来,另外,这两个命题也是综合的,比如在物质的概念中只包含它占据着空间而存在,而并不包含它在空间中持久地存在,是我们越出了物质的概念范围,先天地将一些本不属于该范围的内容加诸于物质的概念之上,所以,这个命题就不是分析的,而是综合的,并且还是先天综合的。由此可知,自然科学中的其他命题也都是这样的。
楼主岳迩 时间:2018-12-05 23:52:35
  3、形而上学的无所建树,为人所批评;但它作为研究理性的工具,也为人类所必需。它当然也应该包含着先天的综合知识,而且也不会满足于对一些先天概念做出分析,它一定会去扩展我们的知识。为此它必须基于这样一些先天综合的原理,给一个概念附加上此概念中从未曾有的内容,并且以此获得越来越多的超出此概念的知识,这种扩展,是经验根本无法企及的。所以,正如“世界必有一个起始点”等命题中所昭示的那样,形而上学至少就其当下研究的目标及其终将达到的目的而言,都是由先天综合命题所构成的。
楼主岳迩 时间:2018-12-06 22:11:34
  六、纯粹理性概述
  如果我们将一大堆问题的研究能归到某一个问题名下,就已经很有收获了。因为这会明确研究的方向,从而使我们对研究任务进行精准规划时变得轻松一些,同时也使别人对我们的研究任务进行检查时变得更容易些。因此,我们可以将纯粹理性的一切问题归结到这样一个问题中:即先天综合判断是如何可能的?
楼主岳迩 时间:2018-12-07 07:27:44
  形而上学之所以直到现在还动摇于玄虚与自相矛盾之中,就是因为它从未先行考虑过这个问题,它甚至连分析判断与综合判断的区别都没有考虑到。因此,形而上学的成败便取决于这个问题的解决,要不然就干脆证明形而上学自己所宣称的理性并不存在,而休谟则是最接近这个证明的哲学家。不过休谟也远远不会明确地在普遍性中对这种证明进行思考,他只是被结果和原因的综合关系搞蒙了,我自以为已经证明了这样的一种出自理性的先天命题是绝无可能的。按照他的推论,一切我们称之为形而上学的东西,都只不过是些幻想,而我们自以为自己具有的那些理性的洞见,也只是些借自经验的东西,并且这些东西的必然性也只是通过习惯而幻想出来的。其实,如果休谟能对先天命题的普遍性加以注意的话,他就不会摔倒在一切纯粹哲学的面前了。因为普遍性会教他发现,根据他的论证,那些包含先天综合判断的数学也是不该存在的。这样一来,保护他免遭摔跤之苦的或许正是他所不承认存在的那种理性。
楼主岳迩 时间:2018-12-08 16:35:55
  既然纯粹理性不容无视,我们就必须解决其如何可能的问题。而且此问题一旦解决,我们自然也就能够理解,正是纯粹理性为一切学科的奠定和发展提供了可能,只要这些学科对其对象的研究中含有先天理论的知识。也就是说,随着此问题的解决,诸如“纯粹数学是如何可能的”、“纯粹自然科学是如何可能的”这类问题也会迎刃而解,因为这些学科存在的可能性已经被它们存在的现实性所证明,所以它们的问题只剩下“如何可能”的问题了。而对于形而上学,一方面由于其无所作为,一方面由于其研究的根本对象,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一个是可以被掌握的存在于现实中的,因而连它存在的可能性也饱受怀疑。其实,就某种意义上说,形而上学这类知识虽然空洞,但毕竟也有其来源,它即使没有被视为现实的科学,至少也是作为一种人类的自然使然而存在的。人类理性的这种自然使然,不只是受博学多知的虚荣心所吸引,更是受自身对知识的渴望所驱使,它天然地能为经验提供原则,却对自己“如何可能”的问题无能为力,这个问题无法通过它在经验中的运用以及它为经验提供的那些原则来解决,因此,无论是谁,无论在什么年代,只要理性成熟到足以反思的程度,他就会存在某种形而上学,并且从此与之形影不离。
楼主岳迩 时间:2018-12-09 15:54:39
  既然形而上学是以此种形式存在的,那么我们便可以提问:形而上学作为一种自然使然是如何可能的呢?也就是说,人类这种自然流露出来的纯粹理性,有着提出问题的欲望和解决问题的能力,那它自己又是如何从人类最普遍最根本的理性中产生出来的呢?
  迄今为止,人类对于这种自然而然的问题——诸如“世界如何如此”等问题——进行提问时,只能毫无原则地尝试着回答,但无论怎样尝试,仍然会碰到各种无法避免也无法解决的矛盾。这个事实已经证明,我们不应该仅将形而上学解释为自然使然,也不应该仅靠纯粹理性的能力——即使它产生了各种形而上学——来回答这个问题。所以我们真正需要的是某种有关理性的原则,据此我们可以对理性进行确切的判断,看看它究竟是否有能力处理它的对象。也就是说,我们要么证明理性有能力处理一切对象,要么划定对象的范围,以便我们要么放心大胆地用理性扩展我们的知识,要么小心谨慎地对理性加以可靠而明确的限制。
  这个有关理性判断原则的问题,也是由本节开头“先天综合判断如何可能”这个总课题引申出来的最后一问,严肃地表达出来就是:形而上学作为科学是如何可能的?
楼主岳迩 时间:2018-12-10 18:40:00
  由此可以看出,对理性进行批判会使人走向科学,而不加思索地对理性进行独断的应用则只会招来同样独断的反驳,这些因为毫无根据而模糊不清的独断主张,最终都会使人堕入怀疑论的深渊。
  作为科学的形而上学不会再因为漫无边际而令人手足无措,它不再针对那些杂乱无边的理性的对象,而只针对理性本身及由它本身带来的课题,并且这些课题正是它自己提交给自己的,而不由与它不同性质的其它事物所提供。这样做的原因在于:只要理性在经验之前完全了解它对经验中各种对象的能力,它就能在超出经验的应用中切实把握其范围和界限了。
楼主岳迩 时间:2018-12-10 21:44:30
  为此,我们应该而且必须放弃那种依靠对概念的独断去建立形而上学的一切尝试,因为在迄今为止的各种形而上学中,一切靠分析得出的判断——即对先天地寓于我们理性中的概念进行分解——根本不是形而上学的目的,充其量只是一种准备,准备对这些概念的先天知识加以扩展。但这种扩展仅靠概念分析是远远不够的,因为分析只能提供概念中有什么,而不能提供概念是如何先天地被我们掌握并且能对它加以规定,以使它在知识的对象中获得有效的应用。其实,放弃独断的形而上学在容易不过了,因为理性已经无可置疑地指出其缺陷,加之这种独断方式下不可避免的矛盾,早令迄今为止的一切形而上学颜面无存了。我们需要采取一种与过往截然不同的处理问题的方式,振奋精神,全力克服一切来自内部的困难、破除一切来自外部的阻挠,
楼主岳迩 时间:2018-12-10 23:56:43
  尽早促使这门人类理性所必需的科学迎来蓬勃发展的一天!要知道,我们即使可以砍掉从人类理性萌发出来的任何科学的枝干,也绝不能将人类理性所必需的根本也一同铲除。
楼主岳迩 时间:2018-12-11 16:43:29
  七、命名为《纯粹理性批判》的一门特殊科学的主旨及内容划分
  综上所述,我们已经对这门特殊的科学有所了解,我们可以把它总结为对纯粹理性的批判。如果说理性是一种能力,即它能在认识事物时为人提供某种原理,那么纯粹理性所能提供的原理则足以使人完全先天地认识事物。纯粹理性作为一种机能,不仅包括了获得一切纯粹的先天知识所依据的全部原则,而且还能将这些原则应用于现实中来,当这种机能全面展开时,就会形成一个纯粹理性的体系。但要建立一个体系,就会有很多要求,至少还得论证这个体系是否对普通知识进行了某种扩展,以及在什么情况下这些知识才是可能的等等。为了避免繁杂,我们就仅对纯粹理性的来源和界限进行单纯的批判,并将这种批判视为纯粹理性体系的入门科学,这样,我们便不必称之为理论,而仅把它命名为《纯粹理性批判》。其实,就思辨方面的用处而言,它也并不积极,它并没有扩展我们的理性,只是对理性加以澄清从而避免其犯错,而它能给人的收获也仅此而已了。
楼主岳迩 时间:2018-12-12 21:12:36
  我知道一种事关先天理性的知识,与其说它关注于对象,不如说它更关注我们认识对象的方式,并且就此方式在世间上的可能性而言,它只能是先于经验的,我把这种知识叫做先验的知识。如果将这类知识组成一个体系的话,则应称之为先验哲学。用一个体系做一个学科的开端显然是很夸张的,并且就我们的研究意图所涉及到的范围而言也根本用不着如此大张旗鼓,我们只想对先天综合知识的诸原则就其所在范围内加以洞察,另外还需要一些必不可少的、某种程度的分析就够了,而不必为此准备一套分析与综合都完备的先验哲学。
  我们现在所从事的便是这样一种研究,它还不能称之为真正的先验哲学,而只能叫做先验的批判,并且它的意图也并非扩展知识,而只是校正知识,我们对它的期许也只是一个标准,一个能担当起衡量一切先验知识有无价值的试金石,也就是说,这种批判的一切努力只是为了揭示先天知识的一切机能,如不能够,则至少也要为这类知识提供明确的法则,因为不管纯粹理性在机能上可以用来扩展知识还是需要在应用上加以限制,这些法则都是使纯粹理性在未来成为一套兼顾分析与综合的、完备的哲学体系所必需的。
  至于说纯粹理性成为一个体系是可能的,甚至于还预言说它完全不必大费周章就可能全部完成,这些说法都是从以下事实推断出来的:即它的研究对象不是事物及其无穷无尽的性质,而是对事物进行判断的知性,并且还只是就其先天知识而言的知性,这种知性不必从外收罗,所以它不能总对我们避而不见,这使我们可以对它进行多方面的审察,它的总量小到能被我们完全呈现,这也使我们更容易通过比较衡量其有无价值,从而得出正确的结论。
楼主岳迩 时间:2018-12-13 10:04:12
  在这项研究中,我们不能指望对描绘纯粹理性的某本书或某个体系进行批判而有所收获,只能指望对纯粹理性本身的批判,只有以此为基础的批判,我们才能获得一个可靠的试金石,来衡量该领域内一切新旧著作的哲学价值。否则,我们便会和那些资历尚浅的史学家和法官一样,用一种毫无根据的主张来评判另一种毫无根据的主张。
楼主岳迩 时间:2018-12-13 16:24:32
  先验哲学对于纯粹理性批判来说,就如在同建筑规划中总需要一门建筑科学的道理一样,先验哲学便是纯粹理性批判中所需要的一门科学,它要保障纯粹理性这座建筑上的每一个环节,都完备而可靠,它就是纯粹理性体系中全部的原则。批判之所以自己不去成为先验哲学,只是因为它不想为了成为一个完备的体系而对人类全部的先天知识做详尽的分析,更不想对由此派生出来的概念做完备的论述,这一方面是由于做这种分析为时过早故而将不能达到它的目的,因为我们还不具备在(整个批判为之努力的)那种关于综合的洞见之上思考的能力;另一方面是由于额外承担这些(人们暂时完全可以根据自己的意图完成的、对这些概念分析推导的)任务,将使我们远离我们的目标,因为概念的综合的原则一旦被完备,则概念完备性的主要内容就被补足了,那种概念分析的完备性以及由它派生出来的推导的完备性,也就很容易满足了。
楼主岳迩 时间:2018-12-14 09:46:49
  综上所述可以看出,纯粹理性批判中既包含着所有先验哲学的内容,本身又是先验哲学中完备的理念,但它并不就是先验哲学,总的原因就是它的分析不完备,它只做对先天综合知识有意义的分析。
  对这门科学的内容做划分时,首先要注意,不能让任何含有经验性内容的概念掺杂进来,一定要保证该科学内容中先天知识的纯粹性。比如说道德,尽管无论其最高原则还是基本概念都是先天知识,但它仍不属于先验哲学,就是因为它虽然没有低级到将苦乐、欲愿、好恶等源自经验的概念用于教化,但在其教规中践行义务时,却将这些概念当做需要克服的障碍或者不应当接受的诱惑,一同纳入了它的体系中,我们知道,任何实践的行为(就其所包含的动机而言)都与感情相连,紧随感情而来的便是经验的知识,但先验哲学则是一门完全思辨的、纯粹的、只包含理性的学问。
  其次,要对这门科学的内容做一个系统的划分,首先一定是论述纯粹理性原理的要素论;其次是论述纯粹理性应用的方法论;然后再在这两个主要部分之下逐次划分。逐次划分的理由在这里不便论述,只能先行做个提示:人类的知识分两大主干,即感性与知性(它们之下可能又有着不为人所知的共同的根干),通过前者,对象被呈现;通过后者,对象被思维。只有当感性具备先天的表象能力时,对象才能得以呈现,这时感性就属于先验哲学,而又因为人类所有知识的对象得以呈现的那些条件,比起其得以思维的那些条件,更为优先,所以先验的感性论就肯定应该排在纯粹理性要素论的第一部分了。
楼主岳迩 时间:2018-12-14 15:45:15
  纯粹理性的先验原理

  第一部  先验感性论

  §1.
  有关对象的知识不论用什么方式通过什么方法与对象生成联系,它得以与对象发生直接关系的就是直观,并且使一切思维得以应用于对象的还是直观。直观仅限于对象可能呈现的条件下才会发生,至少对人而言,直观只有内心被对象刺激的情况下才可能发生,这种被对象刺激获得表象的能力就称为感性。这样对象就可以通过感性呈现给我们,不过感性提供出来的只是直观,直观只有被知性思维,才能从思维中产生概念。一切思维,不管它是直截了当还是沿着一些痕迹拐弯抹角,最终都得与直观(对人类来说是感性)发生关系,此外再无任何方法能使我们获得任何对象。
楼主岳迩 时间:2018-12-14 23:36:29
  在我们被对象刺激时,会产生一种反应,这种刺激体现在表象能力上的结果就称为感觉。那种通过感觉与对象相关的直观可以称之为经验性的直观,一个经验性的尚未被规定的对象就称为现象。在现象中与感觉相应的东西,我把它称为现象的质料,在现象中对杂多进行规定并使之能在某种关系中条理化的东西,我把它称为现象的形式。而在感觉中唯有通过它才能对感觉进行规定,唯有通过它才能使感觉条理化的东西,它自身绝不可能还是感觉,所以,一切现象的质料都是后天呈现给我们的,而它的形式却早就先天地在心中为感觉的条理化做好了准备,因此一定可以脱开感觉来考察它。
楼主岳迩 时间:2018-12-17 22:51:25
  一切表象中的这种形式,不含感觉的成分,因而也不含经验的成分,所以我称它为单纯的形式, 这种形式无疑是先天地存在于我们心中的,也就是说,直观中的一切杂多都是以某种关系在这种形式中被直观的,这便是所谓的感性直观中最纯粹的形式,因此也可以称之为纯粹的直观。
  现在如果先将物体表象中那些能被知性思维的东西一一除去,例如实体、力、可分性等,再将那些属于感觉的东西一一除去,例如不可入性、坚、色等,但当我们回头看时,就会发现,经过这层层去除,从物体表象的直观中仍有东西留存下来,那就是广延与形状,而它们便是纯粹的直观,它们虽然在现实中没有感官或感觉与之相对应,但仍作为感性的纯粹方式先天地存于我们的心中。
楼主岳迩 时间:2018-12-20 10:33:47
  一切有关这些先天感性原理的研究,我称之为先验感性论。相对于先验逻辑论——即对先天纯粹思维的诸原理的研究——来说,将先验感性论作为先验原理论的开端,也是理所当然的。
  而在先验感性论中,我们又必须先从感性中除去知性根据概念思维出来的一切,只留下感性单独形成的经验直观;然后再从经验直观中除去属于感觉的一切,这样才能获得感性唯一能够先天提供的那种纯粹直观,或者说现象的纯粹方式。在这个研究过程中,我们将获得两种有关先天知识原理的纯粹直观,即空间与时间,所以我们马上要对空间与时间做进一步的研究。
楼主岳迩 时间:2018-12-20 21:43:55
  第一节 空间
  §2.形而上学对空间概念的阐明
  当心灵向外感受时,一切感受对象就表现为存在于我们之外,并且表现为存在于空间之中,而对象的形状、大小及其相互关系也都能在空间中得到明确的规定。当心灵向内感受时,即心灵直观其自身或其内部状态时,则不能产生像把心灵自身看作一个对象那样的直观,不过在内感中还有一种叫做时间的特殊方式,在且只有在此方式中心灵及其内部状态才能得以直观,也就是说,对心灵内部事物的规定,都是以时间关系表现出来的。
  时间不能直观为外部的存在,犹如空间不能直观为内部的事物一样。那么空间与时间究竟是什么?它们是否真实存在?或者它们只是属于事物却不能被直观的规定或关系?又或者空间与时间只是直观的方式,它们决定着心的主观属性,离开这种方式心灵便无所归宿?要想理清这些问题,首先应该阐明空间的概念。所谓阐明,就是使属于概念的内容有一个足够清晰的表象(虽然不必周密详尽)。如果在对概念的阐明中含有先天所与的内容时,就称之为形而上学的阐明。
  1.空间不是由经验抽引出来的经验性概念。
  因为要使某种感觉与对象以外在于我的方式发生关系(即我与发生关系的对象不是同体的)、并且要使对象不仅表现为外在于我而且可以与我并列地存在(即虽然有异体却在一起),就必须有个空间的表象为其前提,所以这个空间表象和来自经验的现象并无任何关系,相反,即使经验自身也只有靠空间表象才能产生。
  2.空间是存在于一切外来直观根底中的绝对的先天表象。
  我们当然能把空间思维成空无一物,但绝不能想象出空间不存在的样子,所以必须把空间当作现象产生的条件,而不能视为依存于现象的某种限制,也就是说,空间是必然地存在于外来现象根底中的先天的表象。
  3.空间不是一般所说的那种由事物的关系推导出来的概念,也不是我们所说的一般概念,而是一种纯粹的直观。
楼主岳迩 时间:2018-12-21 14:57:05
  这是因为,第一、我们仅凭自己所能表现出来的也仅有一个空间,即使我们所谈到的种种空间,意思也总是指向同一个空间中的各部分空间。第二、部分空间决不能认为自己是构成这个唯一空间的一部分,而先于这个包括一切的唯一空间而存在,相反,这些部分空间只有在唯一空间中才能被设想出来,因为本来空间就只有这么一个,至于种种空间中的杂多以及种种有关空间的概念,其实也是基于这个唯一的空间才能添加的种种限制。这样说来,存在于一切空间概念根底中的便是一种先天的而非经验的直观,以此而推,像“三角形中两边之和大于第三边”这样的几何命题,就决不能从线及三角的普遍概念抽引出来,而只能从直观中得出来。进而推出,这种直观其实就出自先天,并且具有绝对的正确性。
  4.空间在直观中被表现为一种可以无限提供的量。
  因为一切概念都是被当做无数不同的可能的表象之一来思维的(这是不同表象的共同性质),所以应该为一切表象提供一个概念,但一个有效的概念就其自身的表象能力来说,是无法把自己思维成一个囊括一切表象的表象,在这里,只有空间表象才能被思维成包含无限表象的表象,因为在空间的表象里,一切部分本来就是同时无限地存在着的,而不管这些部分的表象如何不同。所以,空间之所以有这种根底性的表象能力,就因为它是先天的直观,而不是某种表象的概念。
楼主岳迩 时间:2018-12-24 23:07:56
  §2.空间概念的先验阐明
  我所说的先验阐明,就是将一切先天综合知识得以成立的那个先天条件作为一个概念而加以阐明。为此,就不仅要阐明那些先天综合知识的成立确实有这么一个先天条件;还要阐明那些先天综合知识只有在这个条件下才能成立。比如说,在几何学这门先天综合的显示空间性质的科学中,为了使这些空间知识成立,我们应该具备怎样的空间条件呢?第一、这种空间的表象必须源自直观,因为从单纯的概念中决不能得出超越概念以外的命题(如导言五、几何学中所述);第二、此直观必须是先天的,即必须在我们感受到任何对象之前就早已存在于心中了,因而它也必须是纯粹的不含任何经验的直观。这是因为几何命题都是必然的,都有着必然如此的意识,例如像空间只有三个向量这样的命题,由此也能看出这类命题决不能是经验的,也就是说,它们即不能为经验判断,更不能由任何经验判断推导出来(如导言二中所述)。
  对这个先于对象并且在对象自身之外的直观,在其中还能给对象的概念以先天的规定,它是如何存在于我们心中的呢?显然,这个直观只能存在于主观中而且是作为主观方式的性质而存在的,因为只有这样,当主观被对象激动时,才能获得对象的直接表象(即对象之直观),因此也可以说,它只能作为普通外感的方式而存在。
  所以,我们唯有对空间做如此阐明,才能使人理解几何学这种先天综合知识成立的条件。对于其他阐明方法,凡说不清楚这个条件的,哪怕它与我们的阐明方法多类似,也因这个标准而与我们的方法形成本质区别。
楼主岳迩 时间:2018-12-27 00:21:08
  由上述阐明所得结论
  a.空间不是物体某种性质的表象,也不是物体某种关系的表象,也就是说空间不是物体自身——即便不加任何主观条件,仍能呈现出来——的某种表象。因为属于事物自身的东西,不管是绝对的还是相对的,都不能先于该事物的存在而呈现,所以也不能提前看到它们。
  b.空间其实只是向外感受事物时获得现象的一种方式,因此空间也是感性在主观上的条件,只有在此条件下,我们才能向外获得对事物的直观。主观感受性作为感受刺激的能力,肯定应该先于刺激及由刺激形成的直观,这样我们便容易理解现象的方式如何能先于知觉而存于心中了,从而也就明白了规定对象的纯粹直观是先于经验而规定对象的。
  所以,我们也只是从人的角度去谈论空间、谈论有体积的事物,假设人离开了获得直观的主观条件,离开了那种易被对象刺激的本能,则所谓的空间表象也就失去了表现的意义。像空间、体积这些名词之所以能加诸于事物之上,就是因为这些事物能表现于我们的感受范围之内,所以这些名词也是加诸于感性对象之上的。这种感性的固有方式能使对象被直观为在我们之外,它是我们与对象之间发生一切关系的必要条件。假设这种感性的固有方式离开了那些对象,它就成了一个名为空间的纯粹直观。只因为我们不能将感性这种特殊条件视为事物存在的条件,而只能视为事物现象呈现的条件,所以我们只能说空间包括一切表现为我们之外的事物,而不能不管这些事物能被哪种主观所直观,也不管这些事物能否被直观,就说包括一切事物及事物的一切。因为我们不能判断有直观能力的其他存在者,他们的直观是否也和我们一样受制于相同的条件。将限制判断的条件加在被判断的对象上时,便会绝对适用并且有效。
楼主岳迩 时间:2018-12-27 09:43:25
  例如“一切事物并存于空间中”这个命题,其实仅限于将这些事物视为感性直观的对象时,才是有效的,所以如果把这个条件加上去,然后说“能被视为外部现象的一切事物并存于空间中”,那么这个命题才是有效的并且普遍适用再无限制。
  所以我们阐明这个外部对象得以表现在感性上的条件,就是为了证明空间的实在性(客观上普遍有效),另外我们不顾及自身的感受而只就事物本身考虑,则可以证明空间的观念性(主观上的产物)。于是我们对一切来自外部的经验,就会按照空间经验的实在性来对待,但同时仍不放弃空间经验的观念性,换言之,我们如果对经验的条件不加限制,而只把空间视为存在于事物本身根底中的另一事物,那就不存在我们所说的空间了。
  除了空间,就再没有一种表象能被称为客观的或先天的了,因为其他事物在主观上的表象,没有一个能如我们在空间中所进行的直观那样,可以引申出先天的综合命题(如导言三中所述)。所以严格来说,对其他事物的主观表象,就其仅属于感性的主观性而言,反而并不具有观念性。
楼主岳迩 时间:2018-12-29 12:23:00
  例如我们在对色、声、热的感觉中形成了视、听、触等表象,它们尽管与空间表象很相似,但由于前者只是经验性的感觉而非纯粹的直观,所以它们本身不能产生有关对象的知识,至于先天的知识,那就更不是它们力所能及的了。
  做这种说明就是为了防止人们在这里产生误解,而用那些不充分的例证,如色、味等来说明空间的观念性,因为那些色、味等并不应该直接视为事物的性质,它们其实只是主观中的一些直接变化,而且这些变化还是因人而异的。在这些有关色、味等的例证中,比如说玫瑰,它本身仅仅是现象,只是在经验中才被知性视为物自身的,但它的颜色、香味则一定还会因各人的感觉差异而获得不同经验。反过来说,正是空间对其中现象具有先验的观念,才能使人觉察到那些空间中的现象并不是事物本身,而空间也不是性质一类的属于事物自身的内在的一种东西。对象自身是根本不为人知的,一切我们所谓的外部对象,只是我们感性的表象,而空间就是这种感性表象的方式。至于与感性相应的真实事物,即物自身,则不该也不能通过这种表象而认识到,何况在经验中从来就没有出现过有关事物自身的东西。
楼主岳迩 时间:2018-12-29 21:31:43
  第二节 时间

  §4.时间概念的形而上学阐明
  1.时间不是出自经验的经验性的概念。这是因为如果假设时间的表象不是先天的存在于知觉的根底中,那么或者同时或者相续的事情就不会进入人的知觉。换言之,只有在时间的前提下,一群事物的存在才能或同时或相续,呈现于我们心中。
  2.时间是存于一切直观根底中的绝对的表象。我们能够除去现象而思维时间,但不能除去时间而思维现象,所以时间是先天所授予的,现象的现实性只有在时间中才能成立,现象可以不复存在,但时间作为现象产生的绝对条件,它本身是无法根除的。
  3.时间这种先天的必然性决定了时间关系或称之为时间普遍原理的必然性。像“时间只有一维”、“种种时间或者同时或者相续”这些有关时间的原理,一定不是从经验获得的,因为经验不能提供严格的普遍性和明确的必然性,对于来自经验的东西,我们只能说“是这样”而不能说“必须是这样”,甚至那些经验唯有依据这些时间原理才能成立。由此可见,这些原理不仅不依赖经验,反而还决定着我们的经验。
楼主岳迩 时间:2018-12-30 11:53:27
  4.时间不是通过论证所能得出的概念,更不是那种一般所说的概念,而是一种感性直观的纯粹方式。因为种种时间都是同一时间的一部分,它们的表象只能在直观中由单一的对象所提供;另外像“种种时间不能同时存在”这样的命题,也不是从作为一个普通概念的时间中可以引出的,这是一个综合的命题,仅凭概念根本无法完成,所以它还需要从时间的直观及其表象中直接得出。
  5.时间的无限性。这个无限性只是相对于一切被规定的有限的时间而言的,因为一切被规定的时间必须在其根底中存在一个能够规定他们的时间,而这个作为本源的时间的表象,一定是不受任何限制的。那些只有伴随着对象的出现,才能明确其体量的时间,不能担当全体表象的时间,因为这些被规定的时间概念中不仅只有自己的一点表象,而且它自身的概念还得靠另一基本的直观来规定。
楼主岳迩 时间:2018-12-30 14:57:58
  §5.时间概念的先验阐明
  在这里我本该援引上一节的第三项,因为属于先验阐明的内容已列入其中,但为了简便,就此略过。我现在要补充说明的是,变化及其运动的概念也只有通过时间并在时间表象中才能成立,而且这个时间表象也必须是先天的直观,否则人们就没有办法通过任何概念来理解变化何以成为变化了,也就是不能使人理解矛盾对立的双方何以能结合在同一对象中。例如同一事物在同一处所的存在与不存在,唯有在时间中,矛盾对立的双方才能在同一对象中体现,并且体现为彼此继起。所以,能说明整个运动学理论——这些知识可不是无用之物——中那些先天的综合知识之所以可能的,便是我们在此所阐明的先验的时间概念了。
楼主岳迩 时间:2019-01-01 17:47:46
  4.时间不是通过论证所能得出的概念,更不是那种一般所说的概念,而是一种感性直观的纯粹方式。因为种种时间都是同一时间的一部分,它们的表象只能在直观中由单一的对象所提供;另外像“种种时间不能同时存在”这样的命题,也不是从作为一个普通概念的时间中可以引出的,这是一个综合的命题,仅凭概念根本无法完成,所以它还需要从时间的直观及其表象中直接得出。
  5.时间的无限性。这个无限性只是相对于一切被规定的有限的时间而言的,因为一切被规定的时间必须在其根底中存在一个能够规定他们的时间,而这个作为本源的时间的表象,一定是不受任何限制的。那些只有伴随着对象的出现,才能明确其体量的时间,不能担当全体表象的时间,因为这些被规定的时间概念中不仅只有自己的一点表象,而且它自身的概念还得靠另一基本的直观来规定。
楼主岳迩 时间:2019-01-01 19:34:56
  §5.时间概念的先验阐明
  在这里我本该援引上一节的第三项,因为属于先验阐明的内容已列入其中,但为了简便,就此略过。我现在要补充说明的是,变化及其运动的概念也只有通过时间并在时间表象中才能成立,而且这个时间表象也必须是先天的直观,否则人们就无法通过任何概念来理解变化何以成为变化,也无法理解矛盾对立的双方何以能结合在同一对象中。例如同一事物在同一处所的存在与不存在,唯有在时间中,矛盾对立的双方才能在同一对象中体现,并且体现为彼此继起。所以,能说明整个运动学理论——这些知识可不是无用之物——中那些先天的综合知识之所以可能的,便是我们在此所阐明的先验的时间概念了。
楼主岳迩 时间:2019-01-01 20:01:43
  §6.从这些概念中得出的结论
  a.时间不是自主存在的事物,也不是客观存在的属于事物的规定,因此抽去时间直观中的一切主观条件,它将不复存在。这是因为,把时间假设成自主存在的一种现实事物时,它就该成为自己的一个现实对象,但它却不能;再把时间假设成事物自身的规定或顺序性时,它就不该先于对象而成为其条件,但它却以综合命题表达出它对事物先天知晓并能直观。而把时间假设为一种我们内部的主观条件,并假设直观唯有在这个条件下才能发生时,它就可以对事物先天知晓而且直观了。因此,只有当时间是这种内在的直观的方式时,才有可能表现为事物的先行条件而且可以先天地表现事物。
  b.时间仅仅是一种内感的方式,即对我们自身以及内部状态进行直观的方式。时间不能是外在现象的规定,所以它应该和形体、位置等无关,而只和我们内部状态中所有表象间的关系有关。现在因为这种内在的直观不能产生形体形象,我们就用类推的办法来弥补这个不足:试用一条无限延伸的线表现时间的连续,在这条线中,时间变成了只在一个维度上的一系列杂多,我们便可以用这条线的性质,来类推时间的一切性质,只是线的各部分表现为同时存在,时间的各部分表现为连续继起,导致两者不能完全类推。不过由此已知,一切时间关系是可以借由其他事物的直观表现出来的,而这个事实也更能显出时间表象本身就是直观。
楼主岳迩 时间:2019-01-01 20:02:35
  §6.从这些概念中得出的结论
  a.时间不是自主存在的事物,也不是客观存在的属于事物的规定,因此抽去时间直观中的一切主观条件,它将不复存在。这是因为,把时间假设成自主存在的一种现实事物时,它就该成为自己的一个现实对象,但它却不能;再把时间假设成事物自身的规定或顺序性时,它就不该先于对象而成为其条件,但它却以综合命题表达出它对事物先天知晓并能直观。而把时间假设为一种我们内部的主观条件,并假设直观唯有在这个条件下才能发生时,它就可以对事物先天知晓而且直观了。因此,只有当时间是这种内在的直观的方式时,才有可能表现为事物的先行条件而且可以先天地表现事物。
  b.时间仅仅是一种内感的方式,即对我们自身以及内部状态进行直观的方式。时间不能是外在现象的规定,所以它应该和形体、位置等无关,而只和我们内部状态中所有表象间的关系有关。现在因为这种内在的直观不能产生形体形象,我们就用类推的办法来弥补这个不足:试用一条无限延伸的线表现时间的连续,在这条线中,时间变成了只在一个维度上的一系列杂多,我们便可以用这条线的性质,来类推时间的一切性质,只是线的各部分表现为同时存在,时间的各部分表现为连续继起,导致两者不能完全类推。不过由此已知,一切时间关系是可以借由其他事物的直观表现出来的,而这个事实也更能显出时间表象本身就是直观。
楼主岳迩 时间:2019-01-02 17:10:05
  所以我们通过以上阐明就是为了明确时间在经验中的实在性,即时间对我们感官所接纳的一切对象具有毋庸置疑的有效性,并且因为我们的直观是感性的,所以凡不与时间条件相合的对象,也不会在经验中被我们接纳。在另一方面,我们还要明确时间并不具有绝对的实在性,即时间并不属于事物,不是事物的条件或性质,更不能与我们感性直观的方式毫不相关,并且假如它果真是事物的性质,那它就不会经由感官被我们截获了,而这也正好构成了时间的先验的观念性。我们说先天的观念性,是说我们如果抽去感性直观的主观条件,就相当于抽去了时间,而观念性也使时间不会以实质或属性的形式归附到对象身上。时间的这种观念性与空间的观念性完全相同,它们都不容许用错觉来做类比说明,这是因为这时人们通常会把时间误设成感性对象中具有客观实在性的东西,但时间实际上除了在经验中之外,即除了我们将对象自身仅视为现象以外,根本没有这种客观的实在性。关于这一点,读者可参考前一节末尾的论述。
楼主岳迩 时间:2019-01-02 17:11:52
  c.时间是一切现象的条件,是一切现象的先天方式。与时间相比,空间只是一切外感现象的条件,是一切外感现象的先天方式,不过就一切现象而言——不管有无外在对象——其实都是内心在表象,因而都属于内感现象,内感现象当然受制于内感的直观方式,即时间条件,因此时间便成为一切现象的先天条件,或者说,时间是内感现象的直接条件,是外感现象的间接条件。正如我们先天就能知道一切外感现象都被置于空间之中、并受空间关系的制约,我们从内感原理也能先天知道一切现象,即一切感官的一切对象,都在时间中,并受时间关系的制约。
  假如我们不考虑对象在我们心中的直观形象——通过直观我们自身的感受而形成的形象——而把对象看作它自身所应有的形相来考虑的话,就不存在时间的概念了。这是因为时间的客观性对现象来说才是有效的,而现象则是对象呈现于感官中的东西,如果抽去直观的感性,即抽去我们所特有的、由直观表象形成的形相而讨论随便什么事物时,时间的客观性也就随之消失了,所以时间只是使人能够直观的主观条件,一旦离开主观便没有任何意义。但是对于一切现象以及能进入我们经验中的一切事物来说,时间就具有绝对的客观性,我们之所以不能直接说一切事物皆在时间中,是因为在一般所说的事物的概念中,我们并不考虑事物的直观形象以及它作为对象表现在时间中的方式,要是把这些条件再加回到概念上,然后说:作为现象的一切事物,即作为感性直观的一切对象,皆在时间中。那么这个命题就有明确的客观性及先天的普遍性了。

  所以我们通过以上阐明就是为了明确时间在经验中的实在性,即时间对我们感官所接纳的一切对象具有毋庸置疑的有效性,并且因为我们的直观是感性的,所以凡不与时间条件相合的对象,也不会在经验中被我们接纳。在另一方面,我们还要明确时间并不具有绝对的实在性,即时间并不属于事物,不是事物的条件或性质,更不能与我们感性直观的方式毫不相关,并且假如它果真是事物的性质,那它就不会经由感官被我们截获了,而这也正好构成了时间的先验的观念性。我们说先天的观念性,是说我们如果抽去感性直观的主观条件,就相当于抽去了时间,而观念性也使时间不会以实质或属性的形式归附到对象身上。时间的这种观念性与空间的观念性完全相同,它们都不容许用错觉来做类比说明,这是因为这时人们通常会把时间误设成感性对象中具有客观实在性的东西,但时间实际上除了在经验中之外,即除了我们将对象自身仅视为现象以外,根本没有这种客观的实在性。关于这一点,读者可参考前一节末尾的论述。
楼主岳迩 时间:2019-01-03 13:56:53
  §7.注释
  我听说一些明智之士也一致反对我前面的这个观点,即承认时间在经验中的实在性而否定其先天绝对的实在性,因此我就联想到那些不熟悉这种思维方法的读者自然也不会支持。至于反对的理由,他们是这样说的:“变化是实在的,即便一切外来现象以及现象本身的变化都被否定掉,变化也可以根据我们自己的表象变化来证明;而又因为变化仅在时间中才能发生,所以时间也是实在的事物。”回复这种反对意见并不困难,因为我们本来就承认其全部论证,时间的确是实在的事物,是获得内部直观的实在方式,也就是说,时间对于内在经验来说,它在主观上是具有实在性的。再换句话说,我确实有时间表象并且还能在其中有所规定,但时间所表现出来的这种实在性,并非是我把时间作为一个对象所表现出来的形象,而是我把自身作为一个对象所表现出来的形象。假设不需要这种感性条件,我就能直观我自身,或以另一存在者的身份直观我自身,那么我们现在在自身中所表现为变化的一类规定,将产生一种不容时间表象因而不容变化表象加入的知识矣。因此,作为我们经验的条件,承认时间的实在性是理所应当的,在我们的理论中所要反对的是将它的实在性绝对化,因为时间毕竟只是我们用以直观的方式。假如我们从内在直观中去掉所有特殊的有关感性的条件,那时间概念也将不复存在,这也可以证明时间当真并不属于对象而仅在直观那些对象的主观中。
楼主岳迩 时间:2019-01-04 13:09:48
  说到这些反对者之所以如此同声一气,就连那些并不十分反对空间观念性的人也同声附和,原因不外乎是他们对空间绝对的实在性不敢奢求,因为他们已经被唯心论所困扰,用唯心论的话来说那就是:“外来对象的实在性根本得不到严格的证明,而我们在内心感受对象的这种自我及自我状态的实在性,却是不证自明的。”所以在他们看来,外来对象或许只是幻相,但内心感受对象的实在性确实难以动摇。他们这样觉得,只是由于他们并未发现这二者同为表象,而就其同为表象而言,对象也同感受者一样具有毋庸置疑的实在性,另外这二者只属同一现象,而现象常被我们分为两面,一面是被视为对象的对象自身。因此如果不顾对象在直观中的形象,就难以确定对象的性质;一面是对象被直观的方式。这种方式不能求诸于对象自身,只能求诸于呈现对象的主观中,而它实际上却只能体现在对象的现象中。
楼主岳迩 时间:2019-01-04 15:24:19
  总而言之,时间与空间是一切感性直观的纯粹方式,它们使先天的综合命题得以成立,从而成为种种先天综合知识的两大源泉,其中以数学最为耀眼,而以数学中关于空间及空间关系的理论最为典型。但这两大源泉只是我们所有感性的条件,这一点也规定了它们自身的所有界限,也就是说,这两者只能应用于现象中的对象而不能应用于对象自身,这是保障它们有效性的唯一领域,我们如果超出这个界限,时空就不再有效。如果回顾空间时间的观念性,就会发现它们其实并不影响经验知识的确实性,因为不管时空属于事物自身还是属于我们的直观,我们都会承认这些经验知识的确实性。反之,如果认为空间时间具有绝对的实在性,那么不管是把时空作为实质还是作为属性,必然会与经验本身所有的原理相抵触,因为如果说时空是客观实在的(以数学的方法研究自然通常采用此观点),那么就得承认凭空存在着两种包含一切实在事物的永久、无限、独立自存的虚无之物。又如果说时空是一种属性(这是某种形而上学者研究自然时所信奉的观点),是一种现象之间并存或继起的关系,并且认为时空混杂在孤立的现象中,是经验才将它们抽象出来的,持这种观点的人就必须否定在空间中先天数学理论对实在事物的有效性,至少也得否定其必然的正确性,因为这类正确性不是在后天可以求得的;并且照这种时空出自经验的观点来看,时空的先天概念就仅仅是一种想象,但这种概念必须通过经验得出才能被认可,因为仅靠想象力借着经验中得来的一些关系,便虚构出某种普遍包含这类关系的事物,而一旦自然中并不存在这种关系,这种事物就不能存在了。
楼主岳迩 时间:2019-01-04 18:04:35
  凡是主张前一种说法的,至少在现象领域利用数学命题取得了成就,只是当他们想以知性超越现象领域时,就会被时空的永久、无限、独立自存等条件所限制。而主张后一种说法的人,他们不靠现象来判断对象,而是想通过知性与对象的关系去判断对象,他们倒是轻松地避开了空间表象的种种困扰,不过他们的收获也仅此而已了,因为他们对先天直观拿不出实际有效的说明,所以他们既解释不了数学的先天性,又没能力使经验命题必然与先天的数学知识相吻合。而这两种困难,在我们关于时空真实性的理论中,是不存在的。
楼主岳迩 时间:2019-01-06 08:58:15
  最后,先验的感性论除了时空外不可能再有其他要素。属于感性的一切其他概念、甚至如时空结合的运动概念,也都是经验的产物,因为运动必须以觉知运动为前提,就以空间本身而言,其中并无运动之物,这些运动之物只能出自经验,所以在本质上,它们只是产生经验的一些材料。同理,先验感性论不能将变化作为其先天要素,也是因为时间本身并不变化,变化的只是时间中的事物,所以变化的概念也只是以事物的存在、继起等知觉为前提的经验的产物。
楼主岳迩 时间:2019-01-06 12:11:17
  §7.先验感性论的全部要点
  1、想要避免一切误解,我们就必须彻底讲清我们对于感性知识本质的见解。
  我们认为:我们的一切直观,仅为现象的表象,凡我们所直观的事物,其自身决非如我们所直观到的表象,而物自身所有的关系亦与其所显现于我们的也不会相同,假如除去主观或仅除去感官的主观性,则空间与时间中所有对象的全部性质及一切关系,乃至空间与时间本身,都将随之消除。因为现象不能客观地存在于心外,只能主观地存在于心中,至于对象自身如何,一旦离开感受性,我们就不得而知了,我们所知道的只有对这些对象形成的形象,而这种形成形象的特点,人类虽然拥有但不代表一切存在者也一定拥有,所以与我们真正有关的就只有我们对那些对象形成的形象了。
楼主岳迩 时间:2019-01-07 19:36:20
  空间与时间是这种形象的纯粹方式,感觉则是它的质料,而且只有这种纯粹的方式才可以被我们先天得知,即先于一切现实的知觉而知晓,因此这类知识又称为纯粹的直观。至于质料则在我们知识中被称为后天的知识或经验的直观。作为感性的纯粹方式,它所具有的必然性与具体的各种感觉并不相关,各种感觉作为质料是以各种状态存在着的。我们即使有非常明晰的直观,也不能因之而更接近对象自身所有的性质,因为我们通过直观所知道的仍然只是直观形象,仍然只是感性的产物,我们当然可以非常详细地研究这种直观形象,不过只能在空间与时间的条件下研究,而这种条件又从根本上限制了我们的主观研究,所以不论对象呈现给我们的现象多么丰富,我们也绝不可能由此得知对象自身的情况究竟如何。
  但是我们如果就此而以为我们的全部感性只是一些事物杂乱的表象,只是一些属于事物自身的东西,只是一些尚未被意识分辨的属性及局部堆积起来的状态,那么感性及现象的概念将因此成为空洞的概念,我们基于这些概念的全部说教也将成为空虚而无意义的说教。因为杂乱的表象与明晰的表象之间只有逻辑上的差异,并没有内容上的区别,一般来说,名实相副的概念中确实包含着引申严密思辨的全部内容,但当我们回顾概念在思辨中的实际应用时,却并未发现在这种思辨中包含着概念的杂多表象,不过我们也不能因此就说普通概念是感性下的单纯的现象,因为名实相副不是一种现象,而是知性中的概念,表现为名实相副则属于表现行为自身的一种类似于人类道德行为的行为性质;反过来说,就是直观中所有事物的表象已经不再包含属于对象自身的任何东西,而只剩下被称为某某事物的种种现象,只有在这时候,我们为此事物所激动的状态和我们的知识能力等所有这些感受性,才称为感性。所以我们即使能对这种现象知根知底,但与对象自身的知识相比,应该仍有天壤之别。
  从莱布尼兹到克里斯蒂安沃尔夫的哲学,把感性与知性在事物上的差别都归为逻辑的差别,这给那些研究知识本质及起源的人带来了极其严重的误导。因为感性与知性对事物的差别显然应该是先天的,这并非只关系到二者在逻辑上明晰或杂乱,更关系到二者在起源及内容的先天差别,事物自身的性质本来就不是由于感性的原因才只得到些杂乱的结果,而是我们以任何方法也绝不可能了解事物本身。如果现在去掉我们的主观性,则那些在主观中表现为对象的事物,以及对象中那些被主观赋予的属性就会消失,并且也只能消失,因为把对象的这种形式规定为现象的,正是我们的主观性。
  我们通常把现象分为两种,一种是人能共同感受并质属于直观的现象,一种是因人而异并偶然得以直观的现象。有关前一种类的知识,被称为表现对象自身,而后一种则被称为仅表现其现象。不过这只是从经验上所做的区分,如果我们就此打住,不再进一步区分,只将这种经验性的直观本身视为现象并据此分别,那么我们就会漏掉它们先天的区别。我们因此会觉得自己可以在感官世界中了解到事物自身了,而不知道无论我们怎样深究感官的对象,也都是围着现象在打转。比如我们把雨晴时的彩虹称作现象时,雨则被称为物自身,而雨作为物自身的概念,只有从物理意义上来定义时才最为贴切,因为雨在这种情况下的概念最为明晰,它规定了在一切经验及一切与感官相关的环境中,作为雨在人的直观中就只能是这个形象而不能是别的形象。但如果我们对于此经验的对象,根据其普遍性——而不考虑人们对它的感受是否相同——来探讨它是否表现了对象自身时,这个表象与对象自身的关系问题,就立即变成一个先验的问题。这样我们就可以理解不仅这雨点纯为现象,就连这雨点的点状,甚至它所掉落的空间,都不是物自身,而仅仅是我们感性直观中的表象变化或基本方式,至于先验的对象,则永远不是我们所能知道的。
作者:天命不敢辞 时间:2019-01-07 20:46:22
  @岳迩 2019-01-07 19:36:20
  空间与时间是这种形象的纯粹方式,感觉则是它的质料,而且只有这种纯粹的方式才可以被我们先天得知,即先于一切现实的知觉而知晓,因此这类知识又称为纯粹的直观。
  -----------------------------
  岳先生所做的工作可以被看作是哲学的理论启蒙;
  没有读过康德的三大批判实在是很难进入哲学的语境;
  岳先生加油!

  这一贴说到作为感性的“纯粹方式”的空间与时间;
  不知道岳先生用的是哪位先生的译本,“方式”似乎稍嫌宽泛,我本人还是倾向于“纯粹形式”的表述;
  特别是与后面“质料”相对举的情况下,就其出处(亚里士多德)而言,似乎还是“形式”好一些。

  仅供参考。
楼主岳迩 时间:2019-01-08 20:45:40
  @天命不敢辞 很高兴收到您的讯息,也很感激您提供的建议,对于这个词的选用,我也反复过两次,开始用的是方式,也感觉空泛,后来改为形式,又觉得容易与形象的形式相混淆,但又想不出一个常用而又贴切的词,之所以最后再用方式这个词,主要是因为觉得它更接近时空的主观性,同时也想为以后区分方式与形式留下余地。
楼主岳迩 时间:2019-01-12 22:09:54
  我们关于先验感性论的第二要点:此理论不应成为一套貌似正确的假说而受人称赞,而应该真的具备一切人类核心理论所必须具备的正确性,并且使接受他的人不再心存疑虑。要想完全证明它的正确性,我们就应该选择一个能使他的重要性有效性充分体现,并且能使第一节第三段中的论述更加明显的事例。
  现在暂且假定时空本身是客观的,并且是事物自身成立的条件。那么第一,关于时空二者就有无数先天必然的综合命题,这些都是显而易见的事,其中有关空间的事情最真实明确,所以我们在此应该优先对空间进行研讨。现在因为几何学的命题是先天综合的,并且被认为有着必然的正确性,那么请问:大家从何处才能得到这类命题?而且当大家以知性去努力获得这类绝对必然且普遍有效的命题时,所依据的又是什么呢?除了从概念和直观中引出这类命题外,应该再没有别的办法了。而我们的这些概念和直观,不是预先具备的便是后来获得的,后天获得的概念和直观称之为经验的概念和直观,并且从经验的概念和直观中所引出的命题也只能是经验的而不能是综合的,但经验的命题又不具备必然性与普遍性,而这两种性质却是一切几何命题必须具备的特征,因此我们只能通过预先具备的概念或直观达成这类命题了。而单靠概念我们只能得到分析的命题,仍然得不到综合的命题,这是显而易见的。例如“两直线不能围合空间且不能生成一个闭合的图形”,大家试着就两直线的概念来引申一下这个命题;又例如“如果有三条直线就能围成一个闭合的图形”,大家试着用同样的态度就此命题所包含的概念来引申一下这个命题。当大家无论怎样努力都毫无结果时,就会发现,我们不得不求助于直观才能有此成果,而且我们在几何学中的一切成果也与此同出一辙,因此直观才是大家获取对象的唯一途径。但这种直观究竟是怎样的一种直观呢?是纯粹先天的直观还是经验的直观?假如是经验的直观,那么它连普遍有效的认识都不能产生,更别说必然的认识了,因为经验不具备普遍性及必然性,因此那些命题中的对象一定源于大家先天的直观,而且这些先天综合命题也由此而来。所以如果我们不具备先天的直观能力,又如果这种能力的方式不同时也是表现对象的唯一方式,又如果表现出来的事物性状都只是事物本身而与主观无关,那么大家怎么可能在内心形成一个三角图形,然后又把这个肯定是内心形成的三角形说成是三角形自身形成的呢?对象先于知识而呈现,并非靠知识而获得,因此当大家把任何新事物(例如图形)加诸于现有概念(例如三直线)时,不要以为这是对象的必然表现。再者,空间(或时间)如果只是大家的直观方式而不包含先天条件,那么大家对外部对象也不能有任何先天综合的规定,因为只有在先天条件下,事物才能表现为对象,没有这样的条件,就连这个对象也无法存在。因此,作为一切外内经验的必然条件的空间与时间,就是我们一切直观中纯粹的主观条件。而一切对象也都只与这种条件相关,所以对象只是一种纯然的现象,而不是说什么它是现存形象的物自身等等,并且我们对它的判断也因此而不再只是可能或大概,而是真切清晰毋庸置疑。正因如此,我们对现象的方式能在先天做出许多描述,但对现象根底中的物自身就再没理由说些什么了。
作者:读写学评 时间:2019-01-13 04:47:28
  此帖应区分清楚的是“知识”、“学识”、“学说”。“知识”是私有的,“学识”是文化传统传续下来的,“学说”是由论公众通过研讨批评所认可的。三者发生来源不同、演变过程不同、应用功能不同。
楼主岳迩 时间:2019-01-13 07:42:05
  非常感谢您的光临和指导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