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子枢言》翻译

楼主:丁国岭 时间:2018-11-13 11:04:31 点击:168 回复:19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枢言第十二
  “枢言”者,枢机之言也,类于今之提要、绪论,概为《管子》书之绪论。“一阴一阳之谓道,继之者善也,成之者性也。”((《易经●系辞传》))道之在天者为阳如日之光明,道之在人者为阴如心之幽隐;道之在人自幽隐而显明,继而成善。法如版,版夹而筑之以成墙,法夹而事之以合善而行德。故德莫若先于夹而自夹以立德,因法之夹以立事以成德。“事之不可兼也,故名为之说,而况其功。”(《管子 •宙合》)先王之所重者,事、名而已。管子凝练先王之书,自深而浅依次明论道、善、法、德、事、名六者,遂成《管子》思维之纲纪,《枢言》之名诚不虚!

打赏

1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13次 发图:0张 | 更多 |
楼主丁国岭 时间:2018-11-19 10:53:22
  一
  管子曰:“道之在天①者日也,其在人②者心也。”故曰:有气则生,无气则死,生者以其气③。有名则治④,无名则乱,治者以其名⑤。
  注释:
  ①天:以“人”为“极”(基准点)而确定的、有限的时间和空间范围。“人,不可不务也,此天下之极也。”(《管子●五辅》),“人情已得,万物有极,然后有德。”(《管子●五行》),“齐桓公问管仲曰:‘王者何贵?’曰:‘贵天’。桓公仰而视天。管仲曰:‘所谓天者,非谓苍苍茫茫之天也。君人者,以百姓为天。’”(《说苑》)。
  ②人:“诸圣人所先,为人欲名实,名实不必名。”(《墨子●大取》),“人”只是一个空名,把“人”这个名填充实在是庄子之前思维展开首先要解决的问题。所以“上圣之人,口无虚习也,手无虚指也,物至而命之耳。”(《管子●白心》),“人”不是抽象的、空洞的人,而是具体的、现实的人、是不离其所的“在”,才可以作为确定天的“极”。
  ③其气:与道伴生的气。由于道与气是共生共灭的相互依存关系,故此处的“其”指的是与某一道相依存的气。
  ④治:道之治。治,从水从台(胎的本字),自水的初始处、基础、细小处开始,以水的特征为法,进行的修整、疏通,是为治。道之治意为大道畅通无阻。
  ⑤其名:构成某人所处的天的、各个事物相应的名。
  翻译:
  管子说:“道在某人所处的天中如同太阳一样明亮,但道在某(具体的、现实的)人的存在和发展中则如同人心一样幽隐。”所以说:有气就有了道,没有气就没有了道;有“名”道才能畅通,没有“名”道就紊乱,道的畅通凭借的是名。
  义理辨析:
  “道”在某人所处的天中如同太阳一样明亮,是不能被遮蔽的;而“道”在某人的存在和发展过程中则是如同人心一样幽隐而深藏。所以就必须通过名把某人所处的天中的不同事物区分开、将道章明出来,道才可能畅通无阻而流行于世,“名正分明,则民不惑于道”(《管子●君臣上》)本段可以与《道德经》第一段通行本对照着看。
作者:ufo2218 时间:2018-11-20 17:06:21
  人有不为也,而后可以有为
楼主丁国岭 时间:2018-11-20 22:43:15
  欲择人之不为与人之有为,当以法之夹为判。若离如版之法而言为、无为,终成空谈。
楼主丁国岭 时间:2018-11-26 11:33:06
  二
  枢言曰①:
  爱之②、利之、益之、安之,四者道之出③,帝王者用之而天下治矣。
  三
  帝王者,审所先所后;先民与地④则得矣,先贵与骄,则失矣。是故先王慎贵在所先所后。人主不可以不慎贵,不可以不慎民,不可以不慎富,慎贵在举贤,慎民在置官,慎富在务地。故人主之卑尊轻重,在此三者,不可不慎。
  四
  国有宝、有器、有用,城郭、险阻、蓄藏,宝也;圣智,器也;珠玉,末用也。先王重其宝、器,而轻其末用,故能为天下。
  五
  生而不死者二⑤,立而不立者四⑥。喜也者、怒也者、恶也者、欲也者,天下之败也,而贤者宝之⑦。
  注释:
  ①枢言曰:以下为枢言的具体内容。
  ②之:道。旧译将“之”译为“民”,而下文所言为“民与地”,前后其意不畅,故宜将“之”翻译为“道”。
  ③道之出:道之在天者明而在人者幽,故道之在人待明。道之在人自幽而明,故曰“道之出”。
  ④民与地:于某人而言,道之明必明在与“己”相对的其他人和地;故用“道之出”而“治天下”的帝王者,必当先民与地、当贵其宝与器,故《管子》书以牧民与辟地统领之。
  ⑤二:气与名。
  ⑥四:爱之,利之,益之,安之。
  ⑦宝之:以之为宝。“天道大而帝王者用爱恶,爱恶天下可秘,爱恶重闭必固。”(《管子●枢言》)贤者通过喜、怒、恶、欲以明道。
  翻译:
  枢言说:
  喜欢道、有利于道、有益于道、安心于道,这四种情况是道在人章明的表现。帝王者喜欢道、做有利于道、有益于道、安心于道的人,天下就能治理好。
  作为帝王,要分清该优先什么、该延后什么;把民众和土地看做优先就能使道章明,把尊贵和骄傲看做优先就不能使道章明,所以先王慎重地在所先所后的问题中选择所看重的。人主不可以不慎重地对待尊贵,不可以不慎重的对待民众,不可以不慎重的对待财富。慎重的对待尊贵关键在于举任贤能的人,慎重的对待民众关键在于设置官吏,慎重的对待财富关键在于致力于土地。人主在群体中尊与卑、轻与重的变化,在这三个方面,不可以不慎重。
  国家有宝、有器、有用,内城外郭、山川险地、粮食贮备,这些都是“宝”;圣明、智谋,算作“器”;珠玉,居末位,算作财用。先代圣王看重宝与器而看轻财用,所以能治天下。
  存在而不会消失的有两个——气与名,应该尊行而不能尊行的有四个,喜、怒、恶、欲是导致应该尊行而不能尊行的原因,然而贤能的人却以此为宝。
  义理辨析:
  道之在天者明而在人者幽,道之在人者之出则人以道为爱、以道为利、以道为益、以道为安。道之在人者之出必显见于和自身相对的其他人与土地,故《管子》书以“牧民”及“辟地”为核心。道之在人者之出、之明在民、在地,所以欲明道于天下者势必贵民与地而不自贵、自富。慎贵、慎民、慎富,此人主之所以尊卑轻重也。
  国之城郭、险阻、蓄藏者,土地之所出也;圣贤者,民众之所出也,故先王重之。珠玉者,财用之物也;有土地及圣贤,财用之物则有本,故先王轻之。道之出也必以气与名,故言“生而不死”;道之在人其显见即为人爱道、利道、益道、安道,人不能爱道、利道、益道、安道的原因则是由于喜、怒、恶、欲导致的;然而天道之行也必由人之爱道、利道、益道、安道,所以虽然喜怒恶欲败人之爱道、利道、益道、安道,但是圣贤则以喜、怒、恶、欲为宝以显道、明道。
楼主丁国岭 时间:2018-12-03 08:34:06
  六
  为善①者,非善也,故善无以为也,故先王贵善。王主积②于民,霸主积于将战士③,衰主积于贵人,亡主积于妇女珠玉,故先王慎其所积。疾④之、疾之,万物之师也;为之、为之,万物之时⑤也;强之、强之,万物之指也⑥。
  七
  凡国有三制,有制人者,有为人之所制者,有不能制人,人亦不能制者。何以知其然?德盛义尊,而不好加名于人,人众兵强,而不以其国造难生患。天下有大事,而好以其国后,如此者,制人者也。德不盛,义不尊,而好加名于人;人不众,兵不强,而好以其国造难生患;恃与国,幸名利,如此者,人之所制也。人进亦进,人退亦退;人劳亦劳,人佚亦佚,进退劳佚,与人相苟,如此者,不能制人,人亦不能制也。
  八
  爱人甚而不能利也,憎人甚而不能害也⑦,故先王贵当、贵周⑧。周者不出于口,不见于色,一龙一蛇⑨,一日五化⑩之谓周,故先王不以一过二,先王不独举,不擅功。
  九
  先王不约束,不结纽⑪,约束则解,结纽则绝,故⑬亲不在约束结纽。先王不货交⑭,不列⑮地,以为天下。天下不可改也,而可以鞭箠使也;时也、利也,出为之也。余⑫目不明,余耳不聪,是以能继天子之容,官职亦然。时者得天,义者得人,既时且义,故能得天与人。先王不以勇猛为边竟,则边竟⑯安。边竟安,则邻国亲。邻国亲,则举当矣。
  注释:
  ①善:道之出于人为善。
  ②积:积善,因紧接前文而略“善”字。下“积”字同。
  ③战士:古本为“士”,无“战”字。
  ④疾:意动用法,以之为疾,以自身当下的状态为有缺陷、不完美。“釜鼓满,则人概之,人满,则天概之,故先王不满也。”(《管子 • 枢言》)。
  ⑤时:“天下不可改也,而可以鞭、箠使也;时也、利也,出为之也。”(《管子 • 枢言》)。时、利是驱使天下的鞭子。
  ⑥;强之、强之,万物之指也:指:指引。意为万物都是在善的指引下发展强大的。
  ⑦爱人甚而不能利也,憎人甚而不能害也:此言先王之利人、害人,不以一己之爱憎,“天下无私爱也,无私憎也。”(《管子 • 枢言》)。
  ⑧周:封地而建、划界而种的围墙。大城不可以不完,郭周不可以外通。(《管子 • 八观》),意指事物的边界。
  ⑨一龙一蛇:象龙、蛇那样变化,“一龙一蛇,与时俱化,而无肯专为。”(《庄子 • 山木》)。
  ⑩一日五化:一天有五次变化,意为随着事物的变化而变化。
  ⑪约束、结纽:以束约、以纽结,外在的束缚或者连接。
  ⑫余:多余。余目、余耳意指超出其边界的目、耳。
  ⑬故:本来。
  ⑭货交:用财货收买。
  ⑮列地:列通“裂”,撕裂大地,意为不固化不同国家、族群的土地边界。“夫国大而政小者,国从其政。国小而政大者国益大,大而不为者复小,强而不理者复弱,众而不理者复寡,贵而无礼者复贱,重而凌节者复轻,富而骄肆者复贫。”(《管子 • 霸言》)。
  ⑯竟:通“境”。
  窗体底端
  翻译:
  人为设定的善,不是善,所以善是不可以人为设定的,所以先王以善为尊贵。能成王的君主积善于民,能称霸的君主积善于士大夫,衰落的君主积善于官僚,败亡的君主积善于妇女、珠玉。永不满足啊永不满足,这是万物的老师;努力奋发啊努力奋发,万物都是在时的驱使下的;发展壮大啊发展壮大,万物都是处于善的指引下的。
  国家有三种情况的控制:有控制别人的,有被别人控制的,有不能控制别人、别人也不能加以控制的。为什么是这样的呢?德盛义高,而不好把自己的名位强加于他人;人众兵强,而不用本国的实力制造危难和祸患;天下有大的事变,而愿意使本国走在后面;这样的国家,必然是控制别人的。德不盛,义不高,而好把自己的名位强加于他人;人不多,兵不强,而好用本国的实力制造危难和祸患;依仗同盟,偷取名利;这样的国家,必然是被人控制的。人进亦进,人退亦退,人劳亦劳,人逸亦逸,进退劳逸,与人相从;这样的国家,不能控制他人,他人也是不加控制的。
  非常的喜欢人,却不能给他利益;非常的憎恨人,却不能害人,所以先王非常看重得当和事物的边界。强调事物的边界,就是不从口里说出来,不在脸色上表现出来,一龙一蛇而与时俱化,随时根据事物的变化而变化。所以先王不超越事物的边界,也不独自行动,不擅自占据功业。
  先王不用绳子缠绕捆绑,不用纽带连接;用绳子捆绑就会解开,用纽带连接就会断绝,亲善本来就不在于相互缠绕或者交相成扣结。先王不用财货收买天下,不撕裂大地以为天下;天下是不可以改变的,但是却可以使用鞭子驱使,恰当的时机、利的出现就是那鞭子。不谋求超出自身边界,才能保持天子对天下的包容,设置官吏也是这样不能超出自身的边界。时符合于天,义合乎于人,合乎时、合乎义,所以道在天与道在人才能相合。先王不凭借勇敢和猛力来确定边境,边境就安宁;边境安宁,则相邻的国家就亲善;邻国亲善,举措就得当了。
  义理辨析:
  道之在人自幽隐而章明,就是善。善是道之在人的章明,而不是人为的设定,所以人们才尊崇它。由于善在本质上是道之在人的章明,道之在人的彰显是彰显于民、地的,所以只有不断的累积善于民,才会成为王主;德盛义尊而不造难生患于天下,才能获得在天下国家与国家之间的相互作用中的主导性。这是因为事物都是在善的指引下发展壮大的,自己就应该永不停息的做到善。善的具体表现就是恰当和对事物边界的尊重,所以就要随时根据事物的变化而变化。天下是因为善而连接成了一个不可分割的整体的,不是通过外在的约束或者纽带连接起来的,这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但是天下却可以用时机、利来驱使。在我们用时、利驱使天下的时候,由于各个事物边界的存在,所以就不能去谋求超出自身边界的利;不超出自身边界的利就是义。时机合乎天,义合乎人,所以按照时、义行事就可以把道之在天与在人两方面统一起来而使大道章明于世。由于利是受自身界限的约束的,所以不能以勇猛和力量突破自身的边界去求利。
楼主丁国岭 时间:2018-12-10 09:13:46
  十
  人故相憎也,人之心悍,故为之法①。法出于礼,礼出于治②;治礼,道也,万物③待治礼而后定。凡万物阴阳两生而参④视,先王因其参而慎所入所出。以卑为卑,卑不可得,以尊为尊,尊不可得,桀舜是也,先王之所以最重也。
  十一
  得之必生,失之必死者,何也?唯无⑤得之,尧舜禹汤文武孝己,斯待以成,天下必待以生,故先王重之。一日不食⑥,比岁歉;三日不食,比岁饥;五日不食,比岁荒;七日不食,无国土;十日不食,无畴类尽死矣。
  十二
  先王贵诚⑦、信⑧,诚、信者天下之结也。贤大夫不恃宗至,士不恃外权。坦坦之利⑨不以功,坦坦之备不为用。故存国家,定社稷,在卒⑩谋之间耳。
  十三
  圣人用其心,沌沌⑪乎博而圜⑫,豚豚乎莫得其门⑬,纷纷乎若乱丝,遗遗⑭乎若有从治⑮。故曰:欲知者知之,欲利者利之,欲勇者勇之,欲贵者贵之。彼欲贵,我贵之,人谓我有礼。彼欲勇,我勇之,人谓我恭。彼欲利,我利之,人谓我仁。彼欲知,我知之,人谓我愍。戒之戒之,微而异之;动作必思之,无令人识之,卒来者必备之。信之者仁⑯也,不可欺者智也。既智且仁,是谓成人。
  十四
  贱固事贵,不肖固事贤。贵之所以能成其贵者,以其贵而事贱也,贤之所以能成其贤者,以其贤而事不肖也。恶者美之充也⑰,卑者尊之充也,贱者贵之充也,故先王贵之。
  注释:
  ①法:在《管子》中,“法”有两个含义:一是“圣人”所生的法,“虽圣人能生法,不能废法而治国;故虽有明智高行,倍法而治,是废规矩而正方圜也。”(《管子 • 法法》)。一是“则”、“象”、“法”、“化”、“决塞”、“心术”、“计数”(《管子 • 七法》)“七法”之一的“法”。此处的“法”为“圣人”所生的“法”,故后文言“法生于礼”。
  ②治:见“一”注解④。
  ③万物:任何一个事物。
  ④参:参照、比照。
  ⑤无:“听于钞,故能闻未极。视于新,故能见未形,思于浚,故能知未始。”(《管子 • 幼官》)“无”指某一物尚未形成时的、孕育某一物的其他物所构成的群体事物。
  ⑥食:作为人的食物的那些东西是孕育、形成了人的自然界本来就有的,相对于人而言,自然界就是人的“无”。
  ⑦坦坦之利:直率、没有隐晦。可以作为人的食物的那些东西是明确而清晰的存在于相对于人的“无”中的,故曰:坦坦之利、坦坦之备。此句与荀子的“万物同宇而异体,无宜而有用为人,数也。”(《荀子 • 富国》)意通。
  ⑧诚:即上文说的得时,“诚者,天之道也。诚之者,人之道也。”,人得于天时故诚。
  ⑨信:即上文说的得义,得义者其行宜,故人信之。
  ⑩卒:甲骨文字形为:(衣服)+(交错捆绑),卒是绑住的衣服。死人的衣服要绑,所以“卒”有死的意思;死是终点,卒又有最终的意思;士兵、差役着装统一,衣服也是绑在身上的,所以卒有士兵、差役意;士兵、差役往往是集中的,做事一堆人一起去,所以卒又有聚集、丛生意。此处意为聚集的意思。
  窗体底端
  ⑪沌:水势浩大的样子。
  ⑫博而圜:通“环”,环绕。“博学而不自反,必有邪。”(《管子 • 戒》)。博而圜,广博而环其极。
  ⑬豚豚乎莫得其门:古人围圈养猪,以御兽之侵及豚之逃。本句意为:如饲养家猪,没有门户而避免被侵界和自己越界。
  ⑭遗遗:遗,遗迹。遗遗,意为连贯起来的、经过的痕迹。
  ⑮治:见“一”注解④。
  ⑯信之者仁也:信者合于义,故曰仁。
  ⑰充:篆文=(倒写的“子”)+(成人的双腿),表示孩子向成人的转变。意为:美是从恶转变而来的。
  翻译:
  人们之所以相互曾恒,是因为人心蛮横,所以要为人心设法。为人心所设的法出自于礼,礼出自于道的章明;作为道的章明的礼,就是道,任何一个事物有待于作为道的章明的礼然后才可以安定。任何事物都是阴、阳共同产生而在相互参照中得以存在和发展的,先王根据事物进行自我界定的参照而谨慎的选择自己所要摄取和拿出的东西。以卑为参照界定卑,卑就不能自我界定;以尊为参照界定尊,尊就不能自我界定,桀纣和尧舜就是这样的例子,这是先王非常看重的。
  得到了就必然生存,失去了就必然死亡,那是什么呢?只有孕育、形成某一事物的其他事物所构成的事物群体才具有这样的作用。尧舜禹汤文武孝己,也有待于它而后成,天下也有待于它而后生,所以先王非常看重它。一天不吃东西,好比过歉收年;三天不吃东西,好比过饥馑年;五天不吃东西,好比过灾荒年;七天不吃东西,和没有土地一样了;十天不吃东西,就没有同类了、全都死了。
  先王重视合于时、合于义。合于时、义,是天下的扭结。贤良的大夫不依靠宗族门第,士人不依靠宗族外的权势。自然界具有的、对人而言的坦坦之利不是为了人的功业,自然界具有的、对人而言的储备不是为了人的使用。(把人聚集起来举发自然之利、备是人得以生存的前提),所以说保存国家、安定社稷的事情,存在于聚集民众的谋略之中。
  圣人用他的心,浩大啊广博而又环绕于极,如饲养家猪,没有门户而避免被侵界和自己越界,纷纷扰扰如同乱丝,从他留下的痕迹看好像有所遵循。所以说:谋求知识的就使他有知识,谋求利益的就使他有利,谋求勇猛的就使他勇猛,谋求高贵的就使他高贵。他谋求高贵,我使他高贵,人们就会说我有礼;他谋求勇猛,我使他勇猛,人们会说我恭敬;他谋求利益,我使他得利,人们会说我仁爱;他谋求知识,我使他有知识,人们会说我聪敏。谨慎啊谨慎啊,细微处与他是不同的,一举一动和做任何事情都要考虑到这一点,不要把这一点显明出来让人看出来,群体中新来的也要完备的对待他。(对于群体中新来的)用义对待他,是仁;不可能被欺骗,是智慧;既仁爱,又智慧,这就是成就别人。
  低贱的固然要事奉高贵的,不肖的固然要事奉贤良。高贵之所以成成为高贵的,是因为他能以高贵而事奉低贱;贤良之所以能成为贤良,是因为他能以贤良而事奉不肖。美是恶转化来的,尊是卑转化来的,所以先王看重恶与卑。
  义理辨析:
  人与人之间之所以出现矛盾对立,是因为人心蛮横而践踏了界限,所以就要设立法这个仪来约束人心,以使人人都能各止其止。约束人心的法出自于礼,礼是道之在人的章明,世间任何事物都有待于作为道之在人的章明的礼才能安定,世间的任何事物都是在或阴或阳的、双方的相互比照中得以存在和发展的。从人群的内部看,尊者与卑者也是在相互的比照中得以确定的,尊者要以卑为根本、卑者也要以尊者为根本;从人群与自然环境看,人群与自然事物也是在相互的比照中得以存在和发展的;人群与自然事物的相互比照要求动作必须守时,人群内部不同人之间的相互比照要求每一个人要行义。人群所处的自然环境是支撑人群能够存在和发展的基础,然而他所处的自然环境又不是为了人的存在和发展而存在,所以处理好人群与所处的自然环境的矛盾是国家安定、社稷存续的基础,而能不能处理好人群与所处的自然环境的矛盾的关键则是凝聚人群的谋略。所以圣人用心博大但又不远离作为极的人的与其他人、其他物的矛盾作用,使不同的事物各安于其界限而共同存续和发展。由于能不能处理好人群与所处自然环境的矛盾的关键在能不能很好的凝聚人群,所以人群内部的矛盾处理是解决问题的重中之重。
作者:佰死不得其姐 时间:2018-12-10 10:33:21
  没有翻译完全啊
楼主丁国岭 时间:2018-12-15 21:42:06
  十五
  天以时使,地以材使,人以德使,鬼神以祥使,禽兽以力使。所谓德者,先之①之谓也,故德莫如先,应适莫如后。先王用一阴二阳②者霸,尽以阳者王,以一阳二阴者削,尽以阴者亡。量之③不以少多,称之不以轻重,度之不以短长,不审此三者,不可举大事。能戒乎?能敕④乎?能隐而伏乎?能而稷乎?能而麦乎?春不生而夏无得乎?
  十六
  众人之用其心也,爱者憎之始也,德者怨之本也,唯贤者不然。先王事以合交,德以合人,二者不合,则无成矣、无亲矣。凡国之亡也,以其长者也。人之自失也,以其所长者也,故善游者死于梁池,善射者死于中野。命属于食,治属于事;无善事而有善治者,自古及今,未尝之有也。
  十七
  众胜寡,疾胜徐,勇胜怯,智胜愚,善胜恶,有义胜无义,有天道胜无天道,凡此七胜者贵众,用之终身者众矣。人主好佚欲、亡其身失其国者殆。其德不足以怀其民者殆。明其刑而贱其士者殆。诸侯假之威,久而不知极已⑤者殆。身弥老不知敬其适子者殆。蓄藏积、陈朽腐不以与人者,殆。
  注释:
  ①先之:“有道之君,行法修制,先民服也。”(《管子 • 法法》),先之意为先于民而服法。
  ②一阴二阳:道之在人处于幽隐的状态曰阴,道之在人处于章明的状态曰阳,一阴二阳意为道之在人章明的多而隐匿的少。下文“尽以阳”意为道之在人的全部章明而没有隐匿,“一阳二阴”意为道之在人隐匿的多而章明的少,“尽以阴”意为道之在人全都没有彰显而处于隐匿的状态。
  ③之:指作为道之在人的章明的德。
  ④敕:通“饬”。
  ⑤极已:以极为已,依其“极”而停止。
  翻译:
  人被天驱使是因为时,人被地驱使是因为材,人被人驱使是因为德,人被鬼神驱使是因为鬼神能为人带来吉祥,人被禽兽驱使是因为禽兽能给人力气。所谓的德指的是先于民众做到法的意思。所以说:德没有比先于民众做到法重要了,应对没有比在应对的问题出现了之后再应对恰当了。过去的王者让道在自身章明的多、隐匿的少的就能称霸,道在自身全都章明出来的就能称王,道在自身章明的少而隐匿的多国家就会削弱,道在自身全都隐匿的必然灭亡。计量德不能用多或者少,称量德不能用轻或者重,度量德不能以长、短,(只能以道作为衡量德的依据),不明白这三个道理的,不能举办大事。能以此来戒备吗?能以此来整饬吗?能做到那幽隐而潜在的道吗?能种好你的稷吗?能种好你的麦吗?能明白春天不生发夏天就没有获得的道理吗?
  众人(由于不明白这个道理而导致)爱成为憎恨的开端,德成为仇怨的开端,只有贤能的人不这样。先王用事贯通人的相互交往,用德贯通于不同的人,二者不能贯通,就不会办好事情、人与人就不会相互亲近。国家的灭亡,往往是因为他所擅长的;人的过失,也往往因为他所擅长的。善于游泳的人往往死于梁池之中,善于射箭的往往死于原野之中。命的维持要靠食物,国家治理的维持要靠事情;没有符合于善的事而能够有良好治理的,自古及今,从来不可能成为现实。
  众胜寡,疾胜徐,勇胜怯,智胜愚,善胜恶,有义胜无义,有天道胜无天道。凡此七胜者贵众,用之终身者众矣。人主好佚欲,亡其身失其国者殆。其德不足以怀其民者殆。明其刑而贱其士者殆。诸侯假之威,久而不知极已者殆。身弥老不知敬其适子者殆。蓄藏积陈朽腐,不以与人者殆。
  人多的战胜人少的,迅速的战胜缓慢的,勇敢的战胜胆怯的,智慧的战胜愚昧的,善的战胜恶的,有义的战胜无义的,有天道的战胜无天道的。这七种胜中最重要的是人多的战胜人少的,能把这个道理贯彻终生的,一定会有越来越多的人众。人主好佚纵欲、丢失了自己的身而失掉了自己的国的,危险;其德不足以感怀他的民众的,危险;章明了刑而不尊重士的,危险;诸侯假借威望,长久而不知道围绕“极”而停止,危险;身体越来越老而不知道尊重太子的,危险;蓄藏不断积累、陈积以至于腐朽而不能给与别人的,危险。
  义理辨析:
  法如版,版夹而筑之以成墙,法夹而事之以成德。天、地、人、鬼神、禽兽者皆为版法,夹人而筑以成德。德莫若先于夹而自夹以立德,因法之夹以立事以成德,故言:德莫如先而应对之事莫若后于法之夹。德者道之用,故道因德而尽明者王,明者多而隐者少者霸,明者少而隐者多者削,道尽不明者亡。道明而成德,故其德之量者非以多少、轻重、长短,必以道量之。事聚众,德合人,不以事聚、不以德合者,其爱则为憎之始、其德则为怨之本,故其事不能成、其亲不能合。道之在人者明即为成德之事、即为善事,求治天下必立善事而行之;无善事而求天下之治者,自古及今未尝成有,何也?徐者众反胜疾、怯者众反胜勇、愚者众反胜智、恶者众反胜善、无义者众反胜有义、无天道者众反胜有天道,世间之七胜,惟“众胜寡”最重要。惟善、事方能合众,方能胜人;能以求合众终其身者,必众。
楼主丁国岭 时间:2018-12-15 21:43:02
  @佰死不得其姐 2018-12-10 10:33:21
  没有翻译完全啊
  -----------------------------
  很愿意听你仔细说说。
楼主丁国岭 时间:2018-12-24 09:09:57
  十八
  凡人之名三:有治①也者,有耻②也者,有事也者。事之名二,正之③,察之,五者而天下治矣。名正则治,名倚则乱,无名则死④,故先王贵名。先王取天下,远者以礼⑤,近者以体⑥;体、礼者,所以取天下;远、近者,所以殊天下之际。
  十九
  日益之而患少者惟忠,日损之而患多者惟欲。多忠少欲,智也,为人臣者之广道也。为人臣者,非有功劳于国也,家富而国贫,为人臣者之大罪也。为人臣者,非有功劳于国也,爵尊而主卑,为人臣者之大罪也。无功劳于国而贵富者,其唯尚贤乎?众人之用其心也,爱者憎之始也,德者怨之本也。生其事亲也,妻子具,则孝衰矣。其事君也,有好业,家室富足,则行衰矣。爵禄满,则忠衰矣,唯贤者不然,故先王不满也。人主操逆⑦,人臣操顺。先王重荣辱,荣辱在为。天下无私爱也,无私憎也,为善⑧者有福,为不善者有祸,祸福在为,故先王重为。明赏不费,明刑⑨不暴,赏罚明则德之至者也,故先王贵明。
  二十
  天、道大⑩,而帝王者用爱、恶⑪。爱、恶天下可秘⑫,爱、恶重⑬,闭⑭必固。釜鼓满,则人概⑮之;人满,则天概之;故先王不满也。先王之书,心之敬执也,而众人不知也。故⑯有事,事也;毋事,亦事也。吾畏事,不欲为事;吾畏言,不欲为言,故行年六十而老吃也。
  注释:
  ①治:见“一”注释④,治名,意为:合道之名,类于今之褒义词。
  ②耻:类于今之贬义词。
  ③正之:之,代指“治名”。正之,因治名而正物之类的事。
  ④死:“夫道者虚设,其人在则通,其人亡则塞者也。”(《管子•君臣上》),无名则无其人,无其人则道虚,故曰:死。
  ⑤礼:表示尊敬的态度和动作,如礼让、礼遇。
  ⑥体:體,比喻分布在身子里的诸多重要器官而构成的躯干。
  ⑦逆:揣度,“以意逆志,是谓得之。”(《孟子•万章上》)。
  ⑧为善:所为合于善。
  ⑨明赏、明刑:为合于善的赏赐自幽隐而章明,为不合于善的刑自幽隐而章明。
  ⑩大:时间特征强的、随时变化的。
  ⑪帝王者用爱、恶:言帝王爱、恶分明而有所定。
  ⑫秘:闭。
  ⑬重:会意。字从千,从里。“千”指人走在“阡”上。“里”指“里程”。“千”与“里”联合起来表示“人走千里”。
  ⑭闭:闭合、合拢。
  ⑮概:古代刮平的器具,“概者,平量者也。”(《韩非子 •外储说左下 》)。
  ⑯故:“古”字为十加口,“十”代表众多,古代没有文字以前,过去的事情都是通过口口相传,很多“口”一代一代的传下去就是“古”。“故”在此处为推敲古时流传下来的事并得出一定结论之意。
  翻译:
  人所使用的名有三类:有治名,有耻名,有事名;事的名有两类:因治名而正物的事,因治名而察物的事,这五个名是天下治理的工具。名正了道就畅通,名不正了道就紊乱,没有名道就虚,所以先王看重名。先王取天下,远的以礼遇,近的看做是一体;看做一体和礼遇,是谋取天下;远的和近的,是区分天下不同事物的边界。
  每天都增长而唯恐减少的是忠诚,每天减少而唯恐增多的是欲念。多忠诚少欲念,是明智的,是人臣的宽广道路。作为人臣,不是对国家有功劳,而家庭富裕、国家贫困的,是作为人臣的大罪。作为人臣,不是对国家有功劳,尊崇爵位而轻视君主,是作为人臣的大罪。对国家没有功劳而尊贵、富裕的,还怎么尊崇贤能呢?这是因为众人(由于不明白前述“事以合交,德以合亲”的道理),爱成为憎恨的开端,德成为仇怨的开端。他们事奉双亲,有了妻子孝行就衰退了;他们事奉国君,有了产业,家室富足,德行就衰退了;爵禄满足忠心就衰退了。只有(明白了“事以合交,德以合亲”的道理)的贤能的人不这样,所以先王不满足于已有的功业。人主揣度人臣的这个情势,人臣才会顺从。先王重视尊荣和屈辱,尊荣和屈辱在做事。天下没有偏私的爱,也没有偏私的憎,所为符合善的就有福,所为不符合善的就有祸,福祸在做事,所以先王看重做事情。为合于善而得的赏不消耗,为不合于善而得的刑不暴虐,赏、罚自幽而明,德就完备了,所以先王非常看重章明。
  天与道是随时变化的,所以帝王爱恶分明而有所定。爱、恶分明而有所定天下才会合拢成一体,爱、恶长期坚持,合拢为一体的天下必然稳固。釜鼓满了,人会刮平它;人如果满了,天会刮平他,所以先王不自满。先代圣王的书,是我们都崇敬的,但众人并不了解。推敲古书流传下来的事情我得出结论:有事,是事;没有事,也是事;我畏惧事(不合于善),不敢为事;我畏惧言辞(不正),不敢乱说,所以行年六十反而年老口吃起来了。
  义理辨析:
  众以事合、亲以德成,然“事之不可兼也,故名为之说,而况其功。”(《管子 •宙合》)人所使用的名共三个大的类别:治名、耻名、事名。事名又分为两个类别:纠正不合于治名的事和审察名是不是合于治名的事。通过对名的审察与纠正,正名道出而天下治。名正道出则为善者有福、为恶者有祸,赏、罚自隐而明,天下合拢为一。祸福之由也,由道生;赏、罚之用也,自人出,故帝王用爱、恶而后天下可闭,爱、恶重而后其闭可固。古圣先贤留下的书籍大家都很敬重,然而真正明白的不多。概括古圣先贤留下的书籍,无非事、名而已。事有合于善与不合于善之别,言有合于正不合于正之分;事、名虽人皆能行之、皆能言之,然其所行、所言则不可不慎。
作者:曰静2017 时间:2018-12-25 20:24:24
  魏晋陈寿写的《隆中对》有:“亮躬耕陇亩,好为《梁父吟》。身长八尺,每自比于管仲、乐毅,时人莫之许也。惟博陵崔州平、颍川徐庶元直与亮友善,谓为信然。” 看了楼主翻译的《管子·枢言》,也能从中看到当时的诸葛孔明啊。
作者:张无屮屮2016 时间:2018-12-26 10:40:23
  管子是百家争鸣之前最后一个综合管理的大师,管子主要属于总理型人才,是宰相第一人。
  老子《道德经》智慧的来源,首推姜尚《阴符经》,其次就是《管子》。

楼主丁国岭 时间:2018-12-27 19:25:15
  @曰静2017 2018-12-25 20:24:24
  魏晋陈寿写的《隆中对》有:“亮躬耕陇亩,好为《梁父吟》。身长八尺,每自比于管仲、乐毅,时人莫之许也。惟博陵崔州平、颍川徐庶元直与亮友善,谓为信然。” 看了楼主翻译的《管子·枢言》,也能从中看到当时的诸葛孔明啊。
  -----------------------------
  对诸葛亮不是很熟悉,不过呢也但愿中国多出点诸葛亮式的人物。
楼主丁国岭 时间:2018-12-27 19:27:16
  @张无屮屮2016 2018-12-26 10:40:23
  管子是百家争鸣之前最后一个综合管理的大师,管子主要属于总理型人才,是宰相第一人。
  老子《道德经》智慧的来源,首推姜尚《阴符经》,其次就是《管子》。
  -----------------------------
  “微管仲,吾岂批发左衽者与!”,管子的思想成就也是蛮高的。孔子的这句话要是套用“天不生仲尼,万古如长夜。”的话,孔子在说:天不生管仲,万古如长夜。
作者:张无屮屮2016 时间:2018-12-28 09:47:29
  @张无屮屮2016 2018-12-26 10:40:23
  管子是百家争鸣之前最后一个综合管理的大师,管子主要属于总理型人才,是宰相第一人。
  老子《道德经》智慧的来源,首推姜尚《阴符经》,其次就是《管子》。
  -----------------------------
  @丁国岭 2018-12-27 19:27:16
  “微管仲,吾岂批发左衽者与!”,管子的思想成就也是蛮高的。孔子的这句话要是套用“天不生仲尼,万古如长夜。”的话,孔子在说:天不生管仲,万古如长夜。
  -----------------------------
  天生仲尼,万古雾霾。
楼主丁国岭 时间:2018-12-29 09:24:18
  http://bbs.tianya.cn/post-666-45493-1.shtml
  《管子 版法》翻译
楼主丁国岭 时间:2019-01-07 14:20:22
  http://bbs.tianya.cn/post-666-45528-1.shtml
  《管子 七法》翻译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