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错不能颠倒

楼主:宝刀未老11 时间:2018-12-06 06:57:28 点击:97 回复:18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对错不能颠倒

  群众放屁,是自然现象;专家们放屁,应该追责。君子慎言。
  对错,不能颠倒。
  学术比赛冠军奖,不能颁发给第二名。
  那么,谁当裁判呢?也就是说,程序正义,不能不引起高度重视。没有程序正义,就没有实质正义。

  比如,文革时期,姚文元当裁判,于是,周汝昌比赛获胜,林语堂失败。显然,程序正义,没引起足够的重视。
  因为文革时期,各条战线,都取得了伟大成就。产生了“泰斗”,“昆仑”。获奖人员,众多。成就空前。于是,积重难返。搞传销,势在必然。自然而然。于是,梁启超提出的学术原则,已经不再适用。

  周汝昌不争气,晚年,露馅。于是,姚文元,变得可疑;红学会,也变得可疑。于是,现在,不得不审视程序正义。程序正义,是保障。宁信程序正义,不信姚文元的人性党性。

  为何文革时期,能取得那么巨大的成就呢?现在看来,主要原因,是未能重视程序正义;次要原因,是时代背景,简陋。因陋就简,因地制宜。土法上马。有条件,要上;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坚决要上,高低要上,一定要上;分上不可。

打赏

1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4次 发图:0张 | 更多 |
楼主宝刀未老11 时间:2018-12-06 07:34:40
  梦稿本的造假痕迹

  资料:

  作者:messiyun 时间:2018-12-04 20:45:14
  147.程甲本:那宝玉素闻得世荣是个贤王,且才貌俱全,风流跌宕。(甲辰本作水溶)
  庚辰本:那宝玉素日就曾听得父兄亲友人等说闲话时赞水溶是个贤王,且生得才貌双全、风流潇洒。(己卯、甲戌、有正列藏、舒序、梦稿本同)
  世荣(或水溶)是王爷,一般人难以见到,脂本写宝玉“听得父兄亲友人等说闲话时赞水溶是个贤王”,贾府哪个“父兄亲友人等”能见到王爷?而且又“说闲话”让宝玉听见?这一类累赘话非脂砚斋莫属。

  评:脂砚斋啰里啰嗦,诸如此类。

  黑名单 | 来自 天涯社区客户端 | 举报 | 3楼 | 点赞 | 打赏 | 回复 | 评论(4)
  http://bbs.tianya.cn/post-no01-525576-1.shtml

  非业非力: 2018-12-04 20:53:24 评论
  这个例子,相当典型。不是曹雪芹的水平。很猥琐。

  非业非力: 2018-12-04 20:54:04 评论
  这个资料,也很好。表明,梦稿本,也是脂砚斋伪造。

  messiyun: 2018-12-04 20:55:33 评论
  评论 非业非力:脂砚斋作案手段多样,整出多部伪本,滥竽充数。不少人就上当受骗了。

  非业非力: 黑名单 举报 2018-12-04 20:58:39 评论
  评论 messiyun:程本的语言,是相当简洁的。
作者:梅西云1510344 时间:2018-12-23 21:45:36
  转载
  惯见成名竖子,世人不省,乃呼之博士博士不已,后生不省,乃呼之导师导师不已,女子不省,皆呼之偶像偶像不已

  今天才第一次看到影响很大的《文学改良刍议》,觑其八事,不禁伤心,如此粗陋卑鄙的提议竟能得手,荼毒损害中华文化近百年
作者:梅西云1510344 时间:2018-12-23 21:46:38
  驳胡适《文学改良刍议》

  古今为文而浪得虚名者,莫逾胡适;胡适为文而浪得虚名者,莫逾《文学改良刍议》。审胡适当时,不过一雌黄小子,向于庚款留美诸生中,名殿牛后;复于美国求学期间,特好悠游。其数十博士头衔,多名誉之类,即如其最为正宗之哥伦比亚博士,亦迟至民国十六年始得到手,世人不省,乃呼之博士博士不已,胡适竟栩栩然而受之,此一耻也;己学既嬉,反欲凌迈诸饱学之前辈同侪,反噬国故,亵渎群经,后生不省,乃呼之导师导师不已,胡适亦飘飘然而受之,此二耻也。为白话运动,而自知菲薄,惟敢嗫嚅而称改良,使同志承金刚怒目之暴名,而自得其清闲,女子不省,皆呼之偶像偶像不已,胡适皆欣欣然而受之,此三耻也。得此三耻,而犹称文起八代之衰,比肩韩、柳,颉颃陈、周,斯耻更何其也!

  余谓当日之留美俊彦,学力不逮胡适者几希,然十年后看,虚名躐等胡适者亦几希?此何故也?胡适所招摇者,适美国所骄傲者,即民主与自由是也。此故无害之学,然持此无害之学,以为自立门户之手段,以为灭绝传统之暴行,以为以夷变夏之倒戈,则不可不谓之有害之人,不可不谓之小人,不可不谓之国贼矣。余视陈寅恪谢绝哈佛,徜徉欧陆,念念不忘者唯中华衣冠,谆谆诲人者皆民族气节,真欲替胡适以头枪地尔!

  余审国故之飘零,神州之陆沉,天下之寝亡,必掘胡适以鞭之。欲掘胡适而鞭之,必浚其源而梳其流,拔其纛而掩其灰。故余拈其发端作乱之篇以驳之,当此文章坏绝、贪欲横流、信仰崩摧之世,宁无君子与余同道耶?

  盖胡适文学改良之论,不过八事,曰须言之有物,曰不摹仿古人,曰须讲求文法,曰不作无病之呻吟,曰务去烂调套语,曰不用典,曰不讲对仗,曰不避俗字俗语。觑其八事,不禁莞尔!盖其无一事非古人所曾论及,亦无一事可栽赃于传统之文学也。

  一、驳所谓“须言之有物”

  《易》云:“君子以言有物,而行有恒。”此非“言之有物”耶?余知胡适未读易经,亦无可厚非矣,盖孔子五十方学易,余何苛求乎胡适?审自古善为文者,谆谆以有物为诫,三千年未尝废也。今胡适乃遽尔曰“言之有物”,横槊凭陵,自以为有曹瞒之雄,实足发噱也。

  胡适固自审不足,乃拈出情感、思想二事,以为依托,此乱紫以夺朱耳。盖情感者文章之灵魂也,审中华三千年文学,宁有一瞬而忘此耶?胡适适民初之世,定庵、公度已殁,领袖消歇,文坛寂寞,固百花凋谢,万马齐喑,然此不过一世之萧条,庸人之未逮,岂能将中华衣冠并缚而谤之?所谓行尸走肉之喻,固非谬矣,然为文者孰不知之,唯力逮与不逮耳!

  若以思想为文者,则备足哂矣。所谓见地、识力、理想,此皆为文所必不可偏废者也。岂有为文而不逞其才、举其识、张其理想者耶?盖此乃为文者之本能耳,不知何关乎思想?夫文学诚有以有思想而贵者,如庄周之文,渊明、老杜之诗,稼轩之词,施耐庵之小说等俱是也,然李白之诗、王实甫之传奇、兰陵笑笑生之小说,究以思想而贵耶?以文学而贵耶?夫康德、马恩、十力、漱溟,皆善于思想之贤哲也,然与文学何涉?普希金、泰戈尔、徐志摩、张恨水,皆未见有高明之思想也,然颇擅胜场于文学。余故知胡适不过持管以窥豹,必不能知豹之肝胆也。

  胡适之见地特止于此耳,请看古人之见地。孟子曰:“言近而指远者善言也。”扬子曰:“言心声也。”白香山曰:“事核而文直。”盖古人不特知言之有文、言之有物,亦知言之有指、言之有心,更知言之有度也。后人以孟子、扬子、香山为善文者,从其为文之法而为文,力有逮有不逮,其衷曲则一也。胡适强不知以为知,曰有物者有别于载道,噫!特敝帚自珍之雄耳!

  二、驳所谓“不摹仿古人”

  胡适所谓一时代有一时代之文学者,剽王静安之论耳,诚荦荦大者也。然文学之时代性,谓因时代而递进,非据时代以分裂也。魏晋江左之佳什,仰诗骚为正宗;韩柳欧苏之名篇,奉班马为圭臬;又长短句者诗之余绪,折子戏者余绪之抽;即若白话小说,亦不能脱诗词章回之学。余但信商周不能为唐诗,相如、子云不能为宋词,而不信唐人不当作商、周之诗,宋人不当作相如、子云之赋,更不信“即令作之,亦必不工”!贾谊、相如在汉,骚不逊楚;韩、柳在唐,文不逊汉;东坡、放翁在宋,诗不逊唐。即若明清以来,夏完淳之大哀,何输与汉;黄仲则之绮怀,何输与唐;曹雪芹之红楼梦,何输与施耐庵;柯劭忞之新元史,何输与宋潜溪?彼必欲合施耐庵、曹雪芹为同时代,则孰不可以为同时代?

  以胡适所见,一时代视前时代之文学,何止不遑多让,直若糟粕耳。然唐宋既视三都、两京如糟粕,明清何不视李白、杜甫如糟粕?民国何不视施耐庵、曹雪芹为糟粕?我辈何不视胡适、鲁迅为糟粕耶?夫楚骚、汉赋、唐诗、宋词、元曲、明清小说者,一代复一代更进之文学也,愈进一代,则境界拓大一代,沉淀深沉一代。如通天高楼,上一层则多千里,然向来层阶,又宁能视如糟粕耶?于是知胡适之论,不过空中楼阁之论;胡适之人,不过云里雾里之人也。

  既明文学进化之真理,试看胡适“不摹仿古人”之论。何谓摹仿?婴儿问世,不摹仿无以知行走;童蒙初学,不摹仿无以知得失。故通天高楼,前人为造阶梯,后人拾级而上,此摹仿也。汉人学楚而更进,魏晋学楚汉而更进,唐宋学楚汉魏晋而更进,明清学楚汉魏晋唐宋以更进,以例推矣,如是则一代强乎一代,文学亦一代远较一代为高明也。使今人不学《诗》,则《诗》当焚乎?然今人果不学《诗》矣,此胡适之罪也。

  胡适果不学《诗》矣!“于铄国会,遵晦时休。”此礼也,非辞也。盖中国典章制度,大备于周,卿大夫诵诗,外交以成。三千载以下,犹存乎庙堂之上,若黄钟大吕,不可须臾倾废也。胡适以文学而讥之,实无礼之狂徒耳。若是,则视基督教之“阿门”何如哉?

  余读胡适所举之陈伯严诗,真嚼蜡也。然胡适何不举黄公度之台湾诗、汪精卫之题壁诗耶?试问以《尝试》、《去国》之文法,能作引刀一快否?故陈伯严之病根,彼自折磨而已,何坏乎七五言之佳文字?胡适之用心亦可诛矣!

  胡适以白话小说为中国唯一无愧于世界之文学,实自卑心理之表现耳。余生百年之后,虽爱我佛山人、南亭亭长、洪都百链生之小说,亦不信其可逾黄公度、王静安、杨云史之诗词也。盖小说叙事者也,与世界各国无异;而诗词者国粹者也,为世界各国所无。余度胡适之意,必以此弱国之粹为羞耻,以此弱国之文学为敝屣也。然诗词之道,置之开元则强,置之天宝则乱,置之靖康则哀,所谓乱世之音哀以思,国乐、国画、国剧,莫不赖此而为国粹,愈乱世而愈见其精神。今胡适不察,以他国之寸量中华之尺,宁不自暴其短欤?

  自胡适以来,诗骚寝灭,学子无以知雅俗之辨,庙堂不能见春秋之言,古之礼法均荡然矣。余羡五四青年,犹有童蒙之学,能通古今之变;余伤五四后之青年,惟学三民马列,读白话散文,偶有几章唐诗,不过画饼充饥,能看而不能食者也。余者,皆外国文学也!噫!此特文学之殖民地也!
作者:梅西云1510344 时间:2018-12-23 21:52:56
  徐志摩和爱人陆小曼谈嫖妓细节:妓女肉感颇富2013年11月01日 15:22
  来源:大河网 作者:宋浩浩 分享到:8649人参与 160条评论
  核心提示:10月1日,他又在给老婆陆小曼的信中主动坦白再次嫖妓之事:“晚上,某某等在春华楼为胡适之饯行。请了三四个姑娘来,饭后被拉到胡同。对不住,好太太!我本想不去,但某某说有他不妨事。某某病后性欲大强,他在老相好鹣鹣处又和一个红弟老七发生了关系。昨晚见了,肉感颇富。她和老三是一个班子,两雌争某某,醋气勃勃,甚为好看。”



  (徐志摩与陆小曼合影 资料图)

  本文摘自:大河网,作者:宋浩浩,原题为:胡适拉着徐志摩一起去嫖妓

  我不喜欢胡适,已经在好几篇文章里说过了,本来打算写一下胡适和鲁迅的比较的,因为这样的比较文章以前在南京大学时,著名胡适研究专家沈卫威先生就要求写过,但我没写,我的原则是,我不喜欢听的课就自己看书,我不想写的文章绝不去写。我也不太喜欢沈老师写的《胡适传》,但沈老师人不错,上课很有激情,值得做个朋友,所以至今还十分想念。沈先生对胡适推崇备至,亲自到绩溪搜集了几十年胡适的资料,采访了无数胡适的后人亲戚,写成了胡适传,但也许是为尊者讳吧,胡适的劣迹沈先生一直没有揭发,沈先生只是在课堂上强调说胡适是如何杰出,名镇四海,学问极好,糟糠之妻也不曾抛弃,又讲到鲁迅,鲁迅再好还把朱安给抛弃了,害得很多学生立即喜欢上了胡适,讨厌起了鲁迅。你们看呐,鲁迅多忘恩负义见异思迁,胡适多么的忠贞老实本分啊!

  其实呢?截然相反。

  徐志摩是我极其喜欢的诗人,甚至对他极为崇拜,也同情他,他的那句“我将于茫茫人海中访我唯一灵魂之伴侣,得之我幸,不得我命”,得之我幸不得我命,伤怀黯然,单这句话就着实感动过我,几乎胜过他的所有诗句。徐志摩的那份赤子情怀以及对林徽因的终生眷恋让我也感动至今,以后我会专门写一篇林徽因和徐志摩的评论文章,水平绝对在韩寒之上。

  人无完人,就是这个和胡适博士要好的不得了的新月诗人徐志摩,把胡适给出卖了,同时也从一个侧面反映了胡适先生的品格不高,是比不上鲁迅先生的。

  怎么回事呢,在哈尔滨出版社2004年9月出版的《一代才女旷世佳人——图说陆小曼》第134页上,暴露了这样一个细节,徐志摩也像他的高中同学郁达夫一样去嫖过妓,嫖妓完了之后亲笔写信给夫人陆小曼,向他汇报战况。那是1931年6月25日徐志摩在写给结婚不到五年的老婆的信中讲:“说起我此来,舞不曾跳,窑子倒是去过一次,是老邓硬拉去的。再不去了,你放心。”

  陆小曼不生气是不可能的,但想想自己本也不是什么纯洁的处女,既然徐志摩如此坦白也就原谅了他。可就在徐志摩说“再不去了”,叫老婆你“放心”的数个月后,也就是10月1日,他又在给老婆陆小曼的信中主动坦白再次嫖妓之事:“晚上,某某等在春华楼为胡适之饯行。请了三四个姑娘来,饭后被拉到胡同。对不住,好太太!我本想不去,但某某说有他不妨事。某某病后性欲大强,他在老相好鹣鹣处又和一个红弟老七发生了关系。昨晚见了,肉感颇富。她和老三是一个班子,两雌争某某,醋气勃勃,甚为好看。”

  恶作剧般的徐志摩下水也要拉个垫背的,不光汇报自己的劣迹,还顺带把好朋友——留美博士、著名教授胡适先生给卖了。这里要感谢徐志摩的坦白和率真,倒让我们把胡适这个人的面目看得更清楚了。

  当然胡适也是坦白的,在他老人家的《四十自述》里写到自己的嫖妓经历,写得颇为隐讳,不像徐志摩这般坦诚,为什么呢,我想原因正是当时胡适被媒体曝光过,无法在自传里避开此事。那是1909年10月初,胡适当时四面楚歌,工作非常不顺,于是便时常打牌、听京戏、逛窖子,顿时成为了一个街头堕落的混子。甚至后来还发生过因喝酒滋事踢伤警察,被拘押的糗事。胡适一生最让他怀念的职业是教师,为人师表,可以想像,在白天在课堂上教育学生要如何学习文化知识道德仁义如何学习杜威的实用主义,晚上将书本一丢,就去花街柳巷里抱着丰乳肥臀的女人厮混了,这样的品行还配叫做君子么,还配在学校教书么,还配称为教授么?鲁迅虽然抛弃了朱安,但鲁迅很坦诚,他光明正大地对世人说,自己和朱安是封建包办婚姻,既然无爱就该分开,这才是君子行为。不像胡适,老婆倒是不抛弃,却在美国交个美国情人?对于和国民党走得很近的胡适来说,真是家里“青天白日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啊,人品如此,学问又会好到哪里去,他研究的《水经注》成果我是不愿看的,他的文章我也不愿意多读。就像作为宋朝皇室后裔,却出仕元朝的书法家赵孟頫,字写得再好学问再深,膝盖太软气节不高,也总为后世所诟病唾骂。

  请海内外诸多胡适研究专家在写胡适传记,或者和与鲁迅比较时,顺便讲一讲他的这段劣迹。也请沈卫威先生,在若干年后修订胡适传记时,将胡适的这段鲜为人知的故事写进去,还胡适博士一个本来的面目。

  我们研究一个人,包括胡适,尽量应该做到公正客观,不能因为他的好而忘了他的坏。每一个人在太阳底下都会有自己的阴影,回避又如何回避得了?
作者:梅西云1510344 时间:2018-12-23 21:58:55
  1949年后,红学能成为显学,《红楼梦》的阅读走向大众化,与毛泽东对《红楼梦》的钟爱有着最直接的关系。毛泽东在辛亥革命时期就开始阅读《红楼梦》,之后,在漫长的革命斗争生涯中,不论是长征后到达延安还是在重庆与国民党谈判时期,他的书架或他的身边,总有一本《红楼梦》。建国后,他的书房里、卧室中、卫生间里都摆放着不同版本的《红楼梦》。在他的藏书中,线装木刻本、线装影印本、石印本及平装本《红楼梦》,有20种之多。在有的版本上,他用铅笔作了密密麻麻的圈画,有的上面留下了批语。据他身边的工作人员孟锦云回忆:主席虽已80多岁高龄,还能准确无误地说出《红楼梦》中的某句话是出自哪一回,哪一节,哪一页,有时还将各家不同评说进行比较。

  1973年,毛泽东又风趣地问许世友:“许世友同志,你现在也看《红楼梦》了吗?要看五遍才有发言权。”直接推动了全民的《红楼梦》情结。只能阅读《毛选》和鲁迅著作的中国读者欣喜地发现,书店里又出现了《红楼梦》,《红楼梦》首先解禁让众多文学爱好者欣喜若狂,购买《红楼梦》的读者排成了一眼望不到头的长龙。人们除了游行批斗之外,有了另一种更为文雅的工作:读《红楼梦》,而且要读五遍。

  《红楼梦》真的天下第一?

  中国人的《红楼梦》情结主要还是因为中国文学史上对《红楼梦》的评价,1982年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的《红楼梦》前言第一句话这样写道:“曹雪芹,是中国文学史上最伟大也是最复杂的作家,《红楼梦》也是中国文学史上最伟大而又最复杂的作品。”这里都没有用“之一”这样的字眼,完全将《红楼梦》推上了至高无上的中国文学巅峰。

  但也不是每个人都对《红楼梦》推崇备至,不敢作丝毫的批评。格非记得参观瑞典皇家文学院时看到那里摆放着许多中国古典小说的瑞典文译本,唯独没有《红楼梦》译本,马悦然解释说:“我们看过了《红楼梦》,但觉得《红楼梦》写得不好。”

  外国人也许是口味差异。中国人呢?胡适虽然是红学的奠基人,可是他对《红楼梦》的评价之低却往往为人们所忽略。在给苏雪林的信中,胡适写道:“我写了几十万字考证《红楼梦》,差不多没有说一句赞颂《红楼梦》的话。……在见解上,《红楼梦》比不上《儒林外史》;在文学技术上,《红楼梦》比不上《海上花列传》。”

  唐德刚和夏志清打笔仗的文章《海外读红楼》也说:“胡适评‘红楼’,认为它‘不是一部好小说,因为它没有一个plot(有始有终的故事)。’”唐德刚本人的态度是站在《红楼梦》这边,大胆批评其师胡适是“崇洋’的典范,并对夏志清语多讥讽,遂招致夏志情的重磅反击,两位20多年的老友因《红楼梦》反目成仇。
作者:敢于不如人 时间:2019-01-02 17:23:00
  佛法是一切!
  一切存在!
  一切万法都是佛法!都是需要的!

  告诉你:颠倒就是佛法!
  就是道!
  不讲理就是佛法!
  需要就是道理!
  所以才要官本位!
作者:敢于不如人 时间:2019-01-02 17:25:24
  当然,当然!搅屎棍?
  存在即是道理!
  需要就是理!
  不要有自己的看法!
作者:非业非力 时间:2019-01-03 11:09:58
  十恶业
  恶业有所谓十恶业,分别是三身恶业、四口恶业和三意恶业。身三恶业:杀生、偷盗、淫欲,此三业皆是生死轮回的根本;四口恶业:妄语、两舌、恶口、绮语,此四业不但是生死轮回之根本,而且是一切天灾人祸的根本;意三恶业:贪嗔痴三毒,此三毒是无量无边之烦恼根源和三恶道的直接业源,这是致人身体疾病的根本原因和水灾、火灾、风灾的直接原因,如水灾的业因是贪欲,火灾的业因是嗔恚,风灾的业因是愚痴。另有大恶业,就是“五逆”:杀父、杀母、杀阿罗汉、破和合僧、出佛身血。
作者:非业非力 时间:2019-01-03 12:14:47
  北京京师律师事务所张新年律师向启阳路4号表示,针对这两项犯罪,我国《刑法》已经于第二百二十二条“虚假广告罪”以及第二百二十四条“组织、领导传销活动”作出了明确的规定。

  倘若权健公司涉嫌的罪名成立,则同时触犯了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与虚假广告罪,而二者应首先分别定罪再合并处罚。
作者:非业非力 时间:2019-01-03 12:54:27
  国家堕落妇女们要负多大责任

  腐败,是普遍现象。

  文革,在姚文元领导下,产生红学泰斗。成就巨大。积重难返。因此,一大帮人,不得不搞传销。

  北京京师律师事务所张新年律师向启阳路4号表示,针对这两项犯罪,我国《刑法》已经于第二百二十二条“虚假广告罪”以及第二百二十四条“组织、领导传销活动”作出了明确的规定。

  倘若权健公司涉嫌的罪名成立,则同时触犯了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与虚假广告罪,而二者应首先分别定罪再合并处罚。

  国家堕落。妇女们,负大约50%责任。
  很多人,参与搞传销,是无意的。但是,不等于,是没有责任的。

  既然权利平等,那么,责任也应该平等。
  妇女们,搞传销,很积极,很卖命。很给力。这是有目共睹的。比如,周玉清,吕启祥,朱淡文,霍国玲,刘莲丽,刘晓蕾,闫红,胡楠,顾文嫣,李芹雪,温皓然,刘凯怡,都做出很大贡献。

  传销产品:“无名氏”,特殊津贴,版权收入,声誉。等等。
楼主宝刀未老11 时间:2019-01-04 07:22:03
  张爱玲和林语堂单挑谁放屁了谁没放屁?

  毛语录:世界上,怕就怕“认真”二字。张爱玲和林语堂单挑,谁放屁了?谁没放屁?这个问题,应该问个究竟。应该正式确认一下。不能让没放屁的人,担了放屁的嫌疑;也不能让放屁的人,不觉得尴尬。

  事情应该搞个明白。不能拖泥带水。

  1958年,林语堂63岁,发表“平心论高鹗”,认为,后40回,是原作。作为高级专家,正式投出自己的一票。
  1968年,张爱玲48岁,发表“红楼梦魇”,认为,后40回,不是原作。作为高级专家,也正式投出自己的一票。

  那么,谁放屁了?谁没放屁?为了查明事实,不贻误后人,显然,这个问题,应该追问到底。问个究竟。不能含糊。不能忌讳。不能为尊者讳。

  红楼梦问题,很多人,不认为自己是外行。比如,芹圃画石,宁道奇2,郑午然,杨秋荣,巷底臭椿,肖毛,剑郭琴符,关粉儿,京都客,百无一用是黄叶。
  既然不认为自己是外行,那就不应该缩着。张爱玲和林语堂单挑,谁放屁了?谁没放屁?选择题。这种选择题,对于这些内行来说,一点都不难。
楼主宝刀未老11 时间:2019-01-04 09:11:32
  张爱玲的高度是多少?

  张爱玲是小说家。受到夏志清的好评。但是,对红楼梦的看法,夏并不认同张的看法。可以说,二人大异其趣。这是性别因素造成的吗?那么,就审美水平来说,或者夏志清水平不高;或者张爱玲水平不高。这是一对矛盾。不可调和。不可和稀泥。

  张爱玲作为优秀小说家,没被诺贝尔奖提过名。也表明,她的作品,水平很有限。据说,她的作品,缺乏思想高度。狭隘。文如其人。那么,这会不会影响她对红楼梦的理解呢?

  没有高山,不显平地。没有林语堂的高明,不显张爱玲的低矮。单挑,谁当裁判?

  专家信誉等级评定,必须结合具体问题的统计结论,来进行评定。林语堂的队友们,高人辈出;张爱玲的队友们,文革红卫兵居多。那么,谁是谁非,孰正孰驳,不言而喻。
作者:非业非力 时间:2019-01-04 09:33:40
  修正:
  张爱玲究竟有多高?

  周汝昌说,张爱玲,高,实在是高。周汝昌,晚年露馅,习惯性放屁。

  张爱玲是小说家。受到夏志清的好评。但是,对红楼梦的看法,夏并不认同张的看法。可以说,二人大异其趣。这是性别因素造成的吗?那么,就审美水平来说,或者夏志清水平不高;或者张爱玲水平不高。这是一对矛盾。不可调和。不可和稀泥。也就是说,如若张爱玲的水平特别高,那么,夏志清的水平,就不特别高;反之,如果夏志清的水平特别高,那么,张爱玲的水平,就不特别高。

  张爱玲作为优秀小说家,没被诺贝尔奖提过名。也表明,她的作品,水平很有限。据说,她的作品,缺乏思想高度。狭隘。文如其人。那么,这会不会影响她对红楼梦的理解呢?

  没有高山,不显平地。没有林语堂的高明,不显张爱玲的低矮。单挑,谁当裁判?

  专家信誉等级评定,必须结合具体问题的统计结论,来进行评定。林语堂的队友们,高人辈出;张爱玲的队友们,文革红卫兵居多。那么,谁是谁非,孰正孰驳,不言而喻。
作者:非业非力 时间:2019-01-05 11:59:30
  看不起吴宓

  有人说,民国时期,出大师。我不以为然。比如,我不认为吴宓是大师。如果我当裁判,那么,吴宓不够格。我看不起吴宓。

  我看不起吴宓,不是因为49年,傅斯年跑台湾去了,他没跑;也不是因为胡适,张爱玲,跑美国去了,他和胡思杜没跑。

  也不是因为他搞过很多老婆,乱七八糟。是是非非。

  我看不起吴宓,是因为他学问不精,有名无实。红楼梦问题,他就瞎扯蛋。像专家一样,一本正经瞎扯蛋。

  据说蒋勋是画家。搞美术的。也喜欢文学,但是,缺乏深度。有广度,没深度。善言谈。话多。但是,不深刻,和张爱玲,是一个档次的,喜欢80回。
  吴宓也是名不副实。出国留学的,几乎都被耽误了。因为吃了夹生饭。里外不是人。
  林语堂则既有广度,也有深度。

  专家信誉等级评定,必须结合具体学术问题的统计结论,来进行评定。林语堂的队友们,高人辈出;张爱玲的队友们,文革红卫兵居多。那么,谁是谁非,孰正孰驳,不言而喻。
作者:非业非力 时间:2019-01-09 08:07:08
  “蜜青果”那么好吃吗?

  王蒙晚年要求脂砚斋滚犊子

  一辈子的《红楼梦》

  作者王蒙

  《红楼梦》的不同还在于它的残缺性。作为文本,它只留下了三分之二。这对于我来说是一个死结,因为我死死地认定,不但某甲为某乙续书是不可能的,某甲为自己续书也是根本不可能的。你可以让老王再续一段《青春万岁》或者《组织部来了个年轻人》、哪怕只写八百字吗?打死老王也做不到。高某为曹某做续,那么长时间居然没有被发现,这样的一对天才同时或前后脚出现的几率比出现一个能写出《红楼梦》的天才的机会还罕见一千倍。关于作者的资料就更少。传播呢?版本呢?“脂砚斋”这个似乎对文学知之甚少而对曹家知之甚多的刻舟求剑的自封的老大,偏偏插上一杠子,变成了事实上的红学祖师爷。区区如老王者也不是没有这样的哭笑不得的经验,一个决不把自己当外人的或沾亲或带故的爷或姑奶奶,到处散播你写的张三乃源自王五,你写的李四实源自赵六。他说得板上钉钉,全丝全扣。这是一种关切,这是一种友谊,这对小说写作人来说也确实是一大灾难。这是命定的小说的扫帚星,谁让小说家说出了那么多秘密,他或她理应得到口舌的报应。谁知道如脂评之属,带来的资讯更多,还是搅和干扰更多呢?

  本文曾刊文汇报·笔会
作者:非业非力 时间:2019-01-09 08:29:33
  平儿

  平儿是王熙凤的丫鬟,陪嫁到贾家的。相当于贾琏的小老婆。王熙凤是红花,平儿是绿叶。王熙凤是反面角色,平儿是正面角色。那么,显然,这是反衬关系。王熙凤是主子,平儿是奴才。王熙凤恶毒,平儿善良。王熙凤阴险,平儿正直。

  王熙凤显然是第n女配角,那么,平儿就是配角的配角。一个很轻微的角色。我以前没写她,也是因为她是很次要的角色。以至于别人写评论她的文章,我也没关注。因此,我现在写平儿,也只能简单写一写。

  王熙凤是十二钗里的,那么,平儿也应该是副册里的。副册里,没提她的名字,不表示她不是副册里的。

  王熙凤是经理,平儿是经理助理。精明能干,就不必说了。

  平儿很俊俏。贾宝玉都对她有点意思了。俊俏,就不说了。

  平儿很聪明,机敏。她是奴才,要伺候王熙凤。王熙凤不是个东西,显然很难伺候。然而,她和王熙凤的关系,也算很融洽。这一方面,是王熙凤给训练出来的;另一方面,也是平儿善于处理人际关系。显示了她的聪明。

  平儿,这个名字的含意,应该就是平正的意思。也就是王熙凤坏,她不坏的意思。

  红楼梦宣扬因果报应。不脱传奇的路子。王熙凤很坏,于是,她得到了报应,死了。平儿很善良,于是,王熙凤死后,她成为贾琏的正室。

  王熙凤的判词:一从二令三人木,哭向金陵事更哀。一从,是顺从上边;二令,是命令下边,发号施令;三人木,是休,是死。一二三,是次序。金陵,是祖籍。死了,归葬祖坟。这是虚指。

  附:
  文章的写法

  刘心武写邢岫烟,我看过。写的很生动。我写平儿,写的不生动。因为写法不同。知道为什么写法不同吗?因为写作意图不同。
  那么,刘心武,写邢岫烟,为什么要写的那么具体生动呢?写作意图是什么呢?他为读者考虑,怕读者看不懂这本书。显然,他也炫耀自己,看这本书,看的很懂。然后,他取得了读者信任,就可以写书卖书赚钱了。取得读者信任了,那么,他宣扬80回,也就能蒙骗很多人了。是不是这么回事?

  其实呢,80回,写的那么好,后40回,写的就不好?看谁当裁判。
  刘心武,喜欢80回;80回,大约是全璧的三分之二。于是,他解读邢岫烟,就会尽情发挥,津津乐道。像专家一样。否则,就没多少话题了。

  要么,张爱玲,放屁了;要么,林语堂,放屁了。不能忌讳。不能为尊者讳。这些虚伪的道德,会让学术界,藏污纳垢。给南郭先生,颠倒是非,制造机会。给传销分子,传销组织,搞传销,制造机会。

  据说蒋勋是画家。搞美术的。也喜欢文学,但是,缺乏深度。有广度,没深度。善言谈。话多。但是,不深刻,和张爱玲,是一个档次的,喜欢80回。
  吴宓也是名不副实。出国留学的,几乎都被耽误了。因为吃了夹生饭。里外不是人。
  林语堂则既有广度,也有深度。
  蒋勋不是搞学术的。没有能力扭转学术观念。他能乘势赚点小钱。
作者:非业非力 时间:2019-01-09 11:19:46
  “蜜青果”那么好吃吗?
  很多人,被姚文元给洗脑了。王蒙晚年觉醒,很难得。

  王蒙晚年要求脂砚斋滚犊子

  一辈子的《红楼梦》

  作者王蒙

  《红楼梦》的不同还在于它的残缺性。作为文本,它只留下了三分之二。这对于我来说是一个死结,因为我死死地认定,不但某甲为某乙续书是不可能的,某甲为自己续书也是根本不可能的。你可以让老王再续一段《青春万岁》或者《组织部来了个年轻人》、哪怕只写八百字吗?打死老王也做不到。高某为曹某做续,那么长时间居然没有被发现,这样的一对天才同时或前后脚出现的几率比出现一个能写出《红楼梦》的天才的机会还罕见一千倍。关于作者的资料就更少。传播呢?版本呢?“脂砚斋”这个似乎对文学知之甚少而对曹家知之甚多的刻舟求剑的自封的老大,偏偏插上一杠子,变成了事实上的红学祖师爷。区区如老王者也不是没有这样的哭笑不得的经验,一个决不把自己当外人的或沾亲或带故的爷或姑奶奶,到处散播你写的张三乃源自王五,你写的李四实源自赵六。他说得板上钉钉,全丝全扣。这是一种关切,这是一种友谊,这对小说写作人来说也确实是一大灾难。这是命定的小说的扫帚星,谁让小说家说出了那么多秘密,他或她理应得到口舌的报应。谁知道如脂评之属,带来的资讯更多,还是搅和干扰更多呢?

  本文曾刊文汇报·笔会


  王蒙有权要求脂砚斋滚犊子

  1,王蒙是实名专家,脂砚斋是假名专家。具有责任主体意义。
  2,后40回文本是直接证据,脂批是间接证据。证据性质不同,效力也不同。直接证据,能定罪;旁证,不能定罪。旁证再多,都无效。
  3,脂本,来历不明。做旁证的资格,也没有。据沈治钧介绍,最早发现脂批,是甲戌本。

  资料:
  “石狮两个一红楼”
  作者:未知(按:沈治钧)
  1923年春出版的《红楼梦辨》中有两个章节,一是“八十回后底《红楼梦》”,二是“后三十回的《红楼梦》”,它们是佚稿研究的最初成果。彼时俞平伯还不晓得何为脂批,他所依据的是戚序本上的批语,四年后胡适购得甲戌本后才知道,那些批语就是脂砚斋评。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