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圣人咋成了“猎艳狂” --《诗经*新台》重释

楼主:鲜虞郭峰 时间:2020-01-26 18:56:00 点击:497 回复:19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近读西苑出版社2016年版《诗经》通释本,虽其声称编译过程中参照了陈俊英《诗经译注》、周振甫《诗经译注》、金启华《诗经全译》、于冠英《诗经选译》、兰菊孙《诗经国风今译》、袁宇《诗经全译》、车子展《诗经直解》、刘松来《诗经三百首祥注》等不同版本,也的确遗传着孔安国、郑玄、杜预、孔颖达等历史大家的诸多成见。却仍难掩其浅陋的污垢。
  如其《邶风*新台》篇就是这样说的:
  邶风(题解):邶 周代诸侯国。周武王灭商后,为安置殷商遗民,将商王京朝歌(今河南淇县西北)附近地区封给商纣王的儿子武庚。并将其地分而为三:北为邶(今汤阴县东南);南为鄘(今河南汲县东北);东为卫(今河南淇县附近)。武王派他的三个弟弟管叔、蔡叔、霍叔,分别守卫三个地方,以监视武庚。武王死后,儿子成王年幼,由周公旦执政。管叔等三人联合武庚叛乱。周公率兵镇压,杀死武庚与管、蔡、霍等四人。然后合并三地为卫,封给康叔,监督殷墟(今河南淇县)。号卫君。春秋时人把邶风、鄘风、卫风看作是一组诗,毛诗分作三卷。在《国风》中,《邶风》的风格很是独特,存诗19篇,主题非常丰富。
  新台(题解):这首诗讽刺卫宣公筑新台强占儿媳的丑事。卫宣公和他的后母夷姜私通,生子伋。伋成年迎娶齐女。宣公听说儿媳美貌,便在河上筑起新台把儿媳拦截下来占为己有。
  新台(原文):新台有泚,河水弥弥。燕婉之求,籧篨不鲜。
  新台有洒,河水凂凂。燕婉之求,籧篨不殄。
  渔网之设,鸿则离之。燕婉之求,得此戚施。
  注释:新台—卫宣公所建行宫名。位于今河北省临漳县黄河古道附近;泚—鲜明;弥弥—水盛大的样子;燕婉—或作“宴婉”,安乐美好的样子;籧篨—即“居储”,俗名癞虾蟆。比喻丑恶之人;鲜—美。不鲜--不美;洒—亦作“凗”。有洒即高俊的样子;凂凂—水满而平的样子;殄—同“腆”。腆—善也;鸿—虾蟆;戚施—虾蟆。
  译文:新台矗立真鲜明,河水茫茫向东流。原本嫁个美少年,谁知相见一个丑汉癞虾蟆
  新台高俊地矗立,河水荡荡向东流。原本嫁个美少年,谁知见到一个虾蟆丑模样
  本想设网得大鱼,谁知网住个虾瘼。本想嫁个美少年,谁知见到一个虾蟆奇丑像
  首先看其题解。一是周武王封其6弟振铎于“曹”才谓之“曹叔”、封7弟武于“郕”才谓之“郕叔”,而封8弟处于“邶”何以谓之“霍叔”?封3弟鲜或5弟度于“鄘”何以谓之“管叔、蔡叔”?何况《尚书》载明早在“有周中央王国”尚未创立之前,就有“庸、蜀、羌、髳---”等八族联军参与了武王的灭纣之役。足说明“鄘”既非管叔或蔡叔的封地、亦非在“汲县东北”;二是以“圣王”著称的姬发何其混球?安置殷民仅圄汤阴、淇县、汲县三县之地,还派其仨弟弟来分羹不是逼人造反吗?当初的殷、邶、鄘与后来的宋、卫、郑相差何其悬殊?卫郑之前的豫东、安徽都被姬发封给谁了?陈、杞之国占得完那么大片领地吗?显然,所谓的“霍叔居邶,管、蔡居鄘”之说是有悖常理的虚构。三是如果邶、鄘、卫三风皆为汤阴至新乡之间的风歌,那么河南就集中了160首《国风》中的84首。这还不包括《周南》囊括的豫西南一带风歌。而“自古多悲歌慷慨之士”的河北大地却光溜溜一首不存,这可能吗?究竟是孔夫子藐视河北还是毛苌藐视河北?是孔子咋又去“北学于中国”?是毛苌咋又去河间为官?四是孔子去卫国何干?应是下台干部去寻求再就业的!有何动机去当“狗仔队长、猎艳狂”?专门搜集卫家公室的狗血八卦、还与人家的后妃南子搞什么暧昧,不是与其当时的地位和诉求杆格不入吗?不是与其“不语怪力乱神”的形象标签大相径庭吗?难道滥情八卦不属怪力乱神?
  显然,这个《通释》不仅狗血了卫宣公,还狗血了孔夫子!是极度不靠谱的。不管是毛苌造的假、还是郑玄或谁的故弄玄虚,都是不能不加质疑的。
  再来看其注释:把“泚、洒”诠释成“鲜明、高俊貌”,还把“洒”字译出个“凗”音,仅不过出现在《新台》一诗的解读中。这是要争现代“无厘头”的鼻祖吗?把“籧篨、鸿、戚施”统统诠释做“虾蟆”,临漳的虾蟆也忒多了点儿吧?“籧篨”本为“祛除”的谐音通假字,硬要弄出个其妙莫名的“居储”来进行解读,这不是把“张三的动作”当成“李四的冠名”来诠释吗?连词性都搞错了。所谓“虾蟆”,不知何地方言,大概是说的“疥蛤蟆”,学名“蟾蜍”,是不遑多让的药用动物。因其金贵又被昵称“金蟾”,寓意吉祥、富贵,风水大师们都教梦想发财者把她当成“镇宅之宝”来供奉。用来指代“丑恶之人”就不怕反憎为爱吗?;“鸿”是人尽皆知的“水禽、水鸟”。非要也说成是“虾蟆”,还把“离之”译作“网住”,这谱可是串了180度!都赶上美国总统了。有说“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的,没见过说“天鹅是虾蟆”的。“戚施”的确有人指代“不可仰视”的驼背之人、有人指代“滑稽邀宠”的优戏之人。但均与“虾蟆”不大着边儿,更与《新台》意境相去甚远。谁能剥离“戚施”一词的“忧伤解脱”意蕴呢?
  译文咱就别看了吧?好端端的一首情景诗被翻译成一摊儿令人作呕的狗血垃圾,连小学低年级的作文水平都未达到。这不是在亵渎经典吗?难道都是“虾蟆”惹得祸?
  所以在笔者看来:
  一、所谓《邶风》绝非《卫风》的什么分支,而是整个燕南殷北广袤地域的北地风歌。因这里不仅传承着“悲歌慷慨之士”的前辈、传承着中山君所好的“岩学之士”先人—即东郭先生代表的一批“腹纶--五车”学者;同时还传承着“野台”前身—即高辛帝喾“集土为台”所筑在辛、唐、虞三代帝都—古新市的“九成之台—轩辕之台—伏羲台”;而且这座“新市之台”前面流淌的恰恰是“兹水—磁(泚)河”、后面流淌的也恰恰是曾被大禹“洒”出砥柱、凿出龙门的—泒、氐二水合流的“盒水—沙(洒)河”。请注意:在新乐的方音中,泼水、洒粮(包括土、肥、面、饭等)、撒网均被说成“傻--”。不信您现在就去深入新乐农村,看看沙河两岸的老太太见您碗内汤水倾洒到外面时,到底是说您“洒了”、还是说您“啥了”。所以今天的新乐“沙河”完全是由当初的“洒河”转音俗化迩来。特别是《邶风》中还保留着一首《燕燕于飞》。《吕览*音初》篇载有:喾帝曾令其老师咸黒为他的俩妃子—即商祖子偰的母亲和姨妈谱写过一首声歌,名之《燕燕往飞》。被《吕览》称其为“北音之始者”。这两首《燕燕》当是不无关联的。如果邯郸的吕不韦称汤阴的《燕燕》作“北音”,那他求错的“悬金”不是早被人领走了吗?
  二、这首《新台》还真说不定就是夫子亲手捉刀呢!因其恰与孔子当年的意境相符:-516年到-510年,孔子追随鲁昭公流亡齐国,被齐景公安置在“乾候”—即今新乐赤堠。期间为了遍寻昭公的复辟之路,孔子在乾候西40里的新乐“笔头(包括近旁的行唐笔尾,均是由于孔子在此遗弃过大量磨凸的刀笔才得其名的)”—即当时由东郭先生所管理的“千年藏书府”中整整抄了7年书。在把自己武装成“思想家”—为昭公重登君位而提出了“克己复礼,天下归仁”的政治纲领的同时,也为自己晚年编纂《六书》攒下了毛本素材。当然,在这个过程中,面对当时积重难返的社会现实、面对遥遥无期的复辟梦想,难免也时有彷徨、时有惆怅。于是,在抄书之余为舒缓身心疲惫、为排解胸中郁闷,而游历羲台及其前后的泚、洒两河,触景生情、有感而发,才吟就了这首不朽诗篇。
  最最起码也是当地郁闷世事的腹锦学者感景伤情之作。
  所以虽其题名《新台》,但主旨既非狗血卫宣公的“河上行宫”、亦非鞭挞临漳遍地的“癞虾嗼”。而是在发泄诗人难以排解的感怀。
  故其译文当为:
  新市羲台前的磁河呀,水流汩汩!弱弱地请求您呀,冲刷走我的积劳疲惫。
  新市羲台后的沙河呀,流水荡荡!弱弱地请求您呀,濯洗掉我的无尽烦恼。
  渔网刚一撒出去,水鸟们就扑棱棱腾空了!弱弱地请求您呀,让我的忧伤也得到如此放飞!
  一千个人心目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心理龌龊者满眼皆龌龊,心理光明者看到的总是正能量。究竟被孔夫子编入《诗经》的《新台》是鲁迅的“投枪和匕首”、还是儒者郁闷的自我排解。还是请诸君去自行揣摩吧!

打赏

1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3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老麻花2016 时间:2020-01-26 19:52:59

  
  • 鲜虞郭峰: 举报  2020-01-27 09:34:37  评论

    我市亦有一姓葛的,八十年代当乡镇书记时执子侄辈见我呼“老辈子”。到九十年代当了政法委副书记,不好意思再“托小”,一次把电话打到我办公室,我问他是谁,他说“是你老哥”。我听出是他就骂“装什么蒜!你辈儿可以长,岁数再长也超不过我了吧?”
  • 鲜虞郭峰: 举报  2020-01-29 10:21:15  评论

    有“小爷爷、小叔叔”,除去“丈”的谁见过“小大伯、小哥哥”?
我要评论
楼主鲜虞郭峰 时间:2020-02-24 10:39:11
  谁亵渎了经典?
我要评论
作者:安吾1978 时间:2020-03-23 22:18:45
  郭先生这哪里是新解,分明借题发挥故意曲解嘛。解释的倒是能自圆其说,但动机不纯,文字内外主要为河北尤其是燕赵抬高身份嘛。对这首诗我也不是很认可流传的解释,但古今差异太多,说实话自以为水平浅陋,不敢置喙。看你这解释,倒是有趣,不妨投稿到文艺杂志,看国内外学者有何反应。但是你说圣人作诗,我绝不苟同。因为延陵季子比他年长,而季扎曾经听过诗经,内容和传说中圣人删减后的一致。所以我觉得诗经并非他删减的,只是他推广的。
  • 鲜虞郭峰: 举报  2020-04-16 20:58:45  评论

    君未闻“熟读唐诗三百首,不会------”吗?既然孔圣搜集古诗千余首,j
  • 安吾1978: 举报  2020-04-16 21:32:01  评论

    哈哈,这样说是你想当然耳,不是前人歪曲圣训了。说道注释,觉得很多古书还是读原著感觉好,比那些别有用心的人胡乱歪曲好得多。譬如李商隐的诗歌有很多人训诂,好好的爱情诗给扯到忠君上面,令人作呕。读论语诗经,觉得圣人真实淳朴,毫不做作,跟后来那些言必孔孟的假道学丝毫不同。
我要评论
楼主鲜虞郭峰 时间:2020-04-20 22:08:09
  @安吾1978 2020-03-23 22:18:45
  郭先生这哪里是新解,分明借题发挥故意曲解嘛。解释的倒是能自圆其说,但动机不纯,文字内外主要为河北尤其是燕赵抬高身份嘛。对这首诗我也不是很认可流传的解释,但古今差异太多,说实话自以为水平浅陋,不敢置喙。看你这解释,倒是有趣,不妨投稿到文艺杂志,看国内外学者有何反应。但是你说圣人作诗,我绝不苟同。因为延陵季子比他年长,而季扎曾经听过诗经,内容和传说中圣人删减后的一致。所以我觉得诗经并非他删减的,......
  -----------------------------
  在下也仅仅是说:在老二的搜诗过程中,难保不会也有自己的一、两首“诗言志”混迹其中。我想他不可能料到后人会拿他的东西当“经”的,所以偶尔发发牢骚亦非不可吗?说他“述而不作”,以其古稀高龄、没有原始资料,焉能任么清晰?显然与其早年伤案相关。伏案七年,毫无伤感,似乎难以想象。您说哩?
作者:安吾1978 时间:2020-04-20 22:36:11
  @安吾1978 2020-03-23 22:18:45
  郭先生这哪里是新解,分明借题发挥故意曲解嘛。解释的倒是能自圆其说,但动机不纯,文字内外主要为河北尤其是燕赵抬高身份嘛。对这首诗我也不是很认可流传的解释,但古今差异太多,说实话自以为水平浅陋,不敢置喙。看你这解释,倒是有趣,不妨投稿到文艺杂志,看国内外学者有何反应。但是你说圣人作诗,我绝不苟同。因为延陵季子比他年长,而季扎曾经听过诗经,内容和传说中圣人删减后的一致。所以我觉得诗经并非他删减的,......
  -----------------------------
  @鲜虞郭峰 2020-04-20 22:08:09
  在下也仅仅是说:在老二的搜诗过程中,难保不会也有自己的一、两首“诗言志”混迹其中。我想他不可能料到后人会拿他的东西当“经”的,所以偶尔发发牢骚亦非不可吗?说他“述而不作”,以其古稀高龄、没有原始资料,焉能任么清晰?显然与其早年伤案相关。伏案七年,毫无伤感,似乎难以想象。您说哩?
  -----------------------------
  嗯,阁下所言确实合乎常理,奈何圣人不是凡庸。你这是以小人心度圣人腹了。开个玩笑啊。
  • 鲜虞郭峰: 举报  2020-04-24 22:10:07  评论

    的确!的确!圣人之腹是专供小人之心来度的。无人度腹非圣人,不度圣腹亦小人。圣心必通小人心,没有小心何圣人?玩笑!玩笑!
  • 鲜虞郭峰: 举报  2020-05-01 21:20:14  评论

    如此说来,圣人都是无厘头了
我要评论
楼主鲜虞郭峰 时间:2020-08-10 09:31:15
  @安吾1978 2020-03-23 22:18:45
  郭先生这哪里是新解,分明借题发挥故意曲解嘛。解释的倒是能自圆其说,但动机不纯,文字内外主要为河北尤其是燕赵抬高身份嘛。对这首诗我也不是很认可流传的解释,但古今差异太多,说实话自以为水平浅陋,不敢置喙。看你这解释,倒是有趣,不妨投稿到文艺杂志,看国内外学者有何反应。但是你说圣人作诗,我绝不苟同。因为延陵季子比他年长,而季扎曾经听过诗经,内容和传说中圣人删减后的一致。所以我觉得诗经并非他删减的,......
  -----------------------------
  @鲜虞郭峰 2020-04-20 22:08:09
  在下也仅仅是说:在老二的搜诗过程中,难保不会也有自己的一、两首“诗言志”混迹其中。我想他不可能料到后人会拿他的东西当“经”的,所以偶尔发发牢骚亦非不可吗?说他“述而不作”,以其古稀高龄、没有原始资料,焉能任么清晰?显然与其早年伤案相关。伏案七年,毫无伤感,似乎难以想象。您说哩?
  -----------------------------
  @安吾1978 2020-04-20 22:36:11
  嗯,阁下所言确实合乎常理,奈何圣人不是凡庸。你这是以小人心度圣人腹了。开个玩笑啊。
  -----------------------------
  我鄙视“燕赵”,因那些都是殖民思维下的英雄史观。河北打不破“燕赵文化霸权”就难有“冀直、勃虞文化”的复兴!您说哩?
作者:曾中和 时间:2020-08-11 15:38:00
  新 台


  新台,刺衛宣公也。衛宣公納世子伋之妻,作新台於河上而要之。國人惡之,而作是詩。此詩言伋妻蓋自齊始來,未至於衛,而衛宣公聞其美,恐不從己,故使人於河上為新台,待其至於河,而因台所以要之耳。若已至國,則不須河上要之。

  新台有泚,河水彌彌。燕婉之求,蘧篨不鮮。

  泚cǐ:鮮明貌。彌彌:盛貌。燕:安。婉:順。籧篨qú chú:有殘疾不能俯身者。此謂佞媚口柔之行不善,常觀人顏色而為之辭,故不能俯。鮮:善。
  衛人惡公納伋之妻,故言所要之處。雲公新作高臺,有泚然鮮明,在於河水彌彌之處,而要齊女以為淫昏。水者所以潔污穢,反於河上作台而為淫昏之行,是失其所。又言齊女來嫁,本燕婉之人,是求欲以配伋,乃今為所要,反得行籧篨佞媚之行不善者之宣公,是非所求。

  新台有灑,河水浼浼。燕婉之求,蘧篨不殄。

  灑cuǐ:高峻。浼浼měi:平地。殄tiǎn:當作腆,善。言齊女反得籧篨之行而不善者,謂行之不止常然。

  魚網之設,鴻則離之。燕婉之求,得此戚施。

  設魚網者宜得魚,鴻乃鳥,反離焉。猶齊女以禮來求世子,而得宣公。戚施:不能仰者,面柔,下人以色,故不能仰。
  --------------------------------------------------------------------------------




  不學無術的東西,著圍觀者將此鲜虞郭峰豬狗拖出杖斃免刑責




  • 鲜虞郭峰: 举报  2020-08-24 09:00:58  评论

    鄙人的确不学无术,可中和哥亦食人牙慧、嚼人吐馍,有味道儿吗?
  • 鲜虞郭峰: 举报  2020-09-03 10:29:05  评论

    宣公扒灰或许有之,国人诗讽亦或有之。但儒家奉为经典不韪圣人之道吗?
我要评论
楼主鲜虞郭峰 时间:2020-08-29 19:47:33
  @安吾1978 2020-03-23 22:18:45
  郭先生这哪里是新解,分明借题发挥故意曲解嘛。解释的倒是能自圆其说,但动机不纯,文字内外主要为河北尤其是燕赵抬高身份嘛。对这首诗我也不是很认可流传的解释,但古今差异太多,说实话自以为水平浅陋,不敢置喙。看你这解释,倒是有趣,不妨投稿到文艺杂志,看国内外学者有何反应。但是你说圣人作诗,我绝不苟同。因为延陵季子比他年长,而季扎曾经听过诗经,内容和传说中圣人删减后的一致。所以我觉得诗经并非他删减的,......
  -----------------------------
  @鲜虞郭峰 2020-04-20 22:08:09
  在下也仅仅是说:在老二的搜诗过程中,难保不会也有自己的一、两首“诗言志”混迹其中。我想他不可能料到后人会拿他的东西当“经”的,所以偶尔发发牢骚亦非不可吗?说他“述而不作”,以其古稀高龄、没有原始资料,焉能任么清晰?显然与其早年伤案相关。伏案七年,毫无伤感,似乎难以想象。您说哩?
  -----------------------------
  @安吾1978 2020-04-20 22:36:11
  嗯,阁下所言确实合乎常理,奈何圣人不是凡庸。你这是以小人心度圣人腹了。开个玩笑啊。
  -----------------------------
  在下要“勃虞”,而阁下要“安于”。虽音悖而道同。愿共为复兴薄虞文化努力!
作者:潇潇春雨正阳春 时间:2020-08-29 22:22:26
  是余冠英吧。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