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有三类公事须做好——说得对、做得好、评得公正——“想法”不成立

楼主:公成共用 时间:2020-07-22 02:07:37 点击:245 回复:6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人类有三类公事须做好——说得对、做得好、评得公正——“想法”不成立
  文/《文法语言学学术研评法则总论学说》和《法策运筹信用学说》议题首拟答辩人 李玉全
  (此帖为研评帖,不涉及著作权委托)

  人类有史以来的所有公共问题可以归纳总结为“说”、“做”、“评”这三类问题。

  还有一类令当前华语学界“想不通”的问题是“想得通”的问题。而事实上,“想得通”的问题是不可鉴证的“伪命题”——不是纯正的公共问题。

  ——想得通与想不通的问题,是不能证明的;我们依据“说得对”、“做得好”,可以猜测“学说作者”已经是一位“想通了”的人。但猜说的“依据”,却不是“想通”的证据。正所谓“人心隔肚皮”——“想得通”的事实,不能在人际交流活动中“现实”,所能“现实”的是“说得对”的说法和“做得好”的做法。这是“想法”在人际交流活动中不能“现实”的,不可以“歪曲解说”为“想通事实”的理由。

  一是一,二是二——说得对只能是“说得对”;“做得好”只能解说为“做得好”,不可以歪曲解说为“想得通”。这是学术批评活动中的“实事求是”法则。不可违背。

  我们应学会对人类文化(说)、人类文明(做)、人类法策研评(评)纳入“语言文化学识一统”来研究。不论是什么问题都得通过学用语言来提出、研讨和作结。这是一个把人类交流活动中演生的“语言文化学识”纳入一统来研评的“圣人抱一”研评高度的学术问题。

  能够达到“圣人抱一”统观总揽研评高度并不难,难就难在了把解说“想法”的言论,也看成是“说法”。

  ——你说你是怎样想的——“如何如何想”,其实你的交流对方所能鉴证的却是“你是如何如何说的”。私人的“想法事实”,只有私人自己知道;私人自己知道的“想法”事实不能等同于交流活动共同鉴证的“说法”事实。这是我们审查“思想”事实,在人际交流活动中不可以认定为“学用语言事实”的理由——亦即不可以把言论表达的法策主张,给谬解成“私人的思想”——这样乱学滥用“解说想法语言”是违背了“读书、写书、评书法则”的。

  说得对的“说法”,达成了交流多方共同信用,是大家能够通过共同合作“做得好”的前提;而说得对不对和做得好不好,却又是“评判结论”。所以说,是非正误在于“评”,评论秩序不公正,那么是非正误评判结论就必然会失公正。评判结论是什么——正是评判言论!这正是华语学界两千多年以来“转不过来”的“语言学法用法事实”弯路。

  说、做、评,是可公鉴的事实,而“想”是不可公鉴的事实。不可公鉴的事实,是不能达成共同信用的。这叫“交流活动法理”。在交流活动法理之下,只有“学用语言事”是交流多方共同鉴证的事实————“思考”事实是不成立的“潜在‘阴(私)知’”——无法公鉴。

  “想法”是“说法事实”发生的前因,但却并不能具备认定“该说法”就是说话主体的“想法成果”证据的“证实评判功能”——因为该说法是由“说法主体”抄袭来的可能几率是很高的——极难证明是说法主体的“首创”说法。

  ————这也就是说,“想”虽然是人人都具有的脑活动机能,但“想”的事实,却不能作为交流活动公鉴“事实”来使用。这是学术研评活动中虑除“谎言”的必要研评法则。

  ————这一虑除“思想谎言”的必要办法,正是学术研评活动必须得研评“实用言论”,来屏蔽“说得不对”却强词夺理于“思想正确”的“谬论”发生的必要办法。

  说得对的舆论,可以主导所有交流活动中的私人想得对和做得好的做为,而评得公正,可以屏蔽那些不懂装懂学舌抄袭的“名不符实”学者的滥竽充数。这也正是学术研评活动“彰显学研得法学者的话语权”的研评目的。

  话语权与话语能力不能达成接洽,正是学术腐败的证据。

打赏

1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52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天命不敢辞 时间:2020-07-22 11:05:18
  ——想得通与想不通的问题,是不能证明的;我们依据“说得对”、“做得好”,可以猜测“学说作者”已经是一位“想通了”的人。但猜说的“依据”,却不是“想通”的证据。正所谓“人心隔肚皮”——“想得通”的事实,不能在人际交流活动中“现实”,所能“现实”的是“说得对”的说法和“做得好”的做法。这是“想法”在人际交流活动中不能“现实”的,不可以“歪曲解说”为“想通事实”的理由。
  ……
  ——你说你是怎样想的——“如何如何想”,其实你的交流对方所能鉴证的却是“你是如何如何说的”。私人的“想法事实”,只有私人自己知道;私人自己知道的“想法”事实不能等同于交流活动共同鉴证的“说法”事实。这是我们审查“思想”事实,在人际交流活动中不可以认定为“学用语言事实”的理由——亦即不可以把言论表达的法策主张,给谬解成“私人的思想”——这样乱学滥用“解说想法语言”是违背了“读书、写书、评书法则”的。
  ----------------------------------------------------
  我不知道公成先生当初是在什么样的语境下反思“想”与“说”的;
  这其中的确涉及语言理解的一个基础性问题,即思想的语言性、语言的公共性。

  对“想”与“说”的关系,人们根深蒂固地相信如下内在过程:我先在心智之中酝酿出一个或一系列想法、观念,然后用语言把这些想法、观念表达出来;
  想法、观念是先于语言的,语言仅仅是作为一种表达工具将前者尽可能详实地表达出来;
  这也是那种常见的“语言局限论”说法的思想基础,即,语言只具有有限的表达能力,往往无法完美呈现心智中的想法或观念。

  其实,我们并没有什么复杂的内在心智过程是可以先于或独立于语言而存在的;
  除非简单的条件反射,人类思想过程正是借助于语言才能得以进行;
  这个过程所形成的结果,思想观念,也只能是语言的,并不存在某种非语言的想法或观念;
  如果某人说他有所谓不能落实于语言的想法,他就不过是在说一个错句:他把某些模糊的意识流当成了“想法”;
  可以说,根本就不存在“只有私人自己知道”“想法事实”,任何有意义的思想观念都只能建立在公共性的语言之上;
  因而也都是可以表达于语言并被共同使用这种语言的人们所理解。

  语言不是表达思想的工具,而就是思想本身;
  与其说人类是有理性的动物,不如说人类是拥有语言的动物,语言才是人类的本质。
  语言的工具主义观念是基于对人类自身简单理解的产物;
  这与此前的那个语言观点相一致:语言是人类的家园,语言是人类世界的边界。
  • 公成共用: 举报  2020-07-23 06:45:48  评论

    在论坛中能与天命不敢辞先生交流,可谓是释然畅然快事。先生文中前半部所述,完全无误。但自“语言就是思想本身”以下,就论述有谬了。人际交流学用“人话”这个公成共用法体,是不可承认“思想私用”事实的。“私”若先在,则“公法体”的“起源”就必须要认定为“私货”。
  • 公成共用: 举报  2020-07-23 06:54:53  评论

    然而“文字”,却并不是发生于“私体”的私货。“道”始发于“共产”,才可能发生“共产主义”信用法则。否则“共产主义”便是“私人的思想主义”——不可达共同信用。可达全人类共同信用的是“法”——即“成字法”、“命名法”、“组句法”、“结章法”、“撰文法”——屏“私”而“公”成。
剩余 4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云泥之中 时间:2020-07-23 09:01:20
  来散步的,内容没读,抱歉。
作者:天命不敢辞 时间:2020-07-23 19:06:22
  然而“文字”,却并不是发生于“私体”的私货。“道”始发于“共产”,才可能发生“共产主义”信用法则。否则“共产主义”便是“私人的思想主义”——不可达共同信用。可达全人类共同信用的是“法”——即“成字法”、“命名法”、“组句法”、“结章法”、“撰文法”——屏“私”而“公”成。
  ----------------------------------
  我想把这段话区分为二个层面来讨论公-私问题。

  就语-言的公共性而言,我完全同意公成先生的看法,语言文字的确不是“发生于‘私体’的私货”;
  公成先生用“共产”来描述语言的公共性,可谓生动;
  不同个体间相互交流的可能性正是由语言文字的上述公共性所承诺的;
  不存在、也不可能存在原则上只能由言说者自己理解的私人语言。

  此其一。

  【这个回帖下午2:30就发出了,随后就不见了,只好重发个大意。】
  • 公成共用: 举报  2020-07-23 22:24:09  评论

    有人在删帖——已发可见的,隔日又不见了——并非官方敏感言论,插嘴吠学被斥责而发私愤而已。病夫之病,千年不治。 对于当下事实和学用语言事实的认定,应是一样的。想过才说,想为阴而说为阳;前因为阴,而后果为阳。依据此法理的先在,才有了运法策,预设今因而谋求后果的可能。
  • 公成共用: 举报  2020-07-23 22:42:35  评论

    不可能存在原则上只能由言说者自己理解的私人语言。——这句说得好。对实用语言私用的情绪品味程度,因人而异、因经历改变而异,但语言文法结构法则是一成不变的,对于阴在的“各类关系结构”的呈阳公鉴。可当前人类还没有把阴阳转化看成是不割整体,并不认为阴在的问题还得由言论呈阳是唯一适从法则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公成共用 时间:2020-07-23 23:22:32
  说语言是生活经验和思考能力的总和,也不对。因为所主述的还是“人主体的活动”。文字是以人主体活动所构成的交流关系中约定俗成并评优成法的法体。所以说,对于学界对文化学识的传续而言,仍然是依赖交流研评关系的先在而“呈阳”的。“老子思想”、“孔子思想”属阴。正如《奇门遁甲》中所述“遁甲法则”——不可呈阳“公鉴(奇门)”,就必须要“舍证(遁甲——舍证起源而拟定起源关系议题——以适从‘负阴抱阳’法则)”。无阴可负,则阳明之来源不可证明。这也正是所谓的“马克思主义理论”中所述的“孤立的事物不存在”的证明法则。可见,先秦经典著作,早已是证谬过“唯物论”的学术著作了。

  ——可惜的是当前学界找不到会读先秦经典著作的学者——没有人把先秦经典著作一统当成“语言文化著作”研读过——读到“天”字就去看“天”,读到“自然”就胡扯四季风雨,读到“无”字,就什么都“看”不见了。

  ——这样的还没有学会读书的“读书法”是当前人类文化智慧发育幼稚的“通病”。所以一但有哪位学者的思辨解说法应用贯通了学识体系——具备与其研评交流能力的人就几近等于零了——“处众人之所恶,几近于道”。思辨解说法贯通学识体系的学者,一定是一位踢学界摊子、卷知名学者面子的学者。当人类的文化智慧发育还处于幼稚期,不受启蒙时——“往教”就是不得法的——必须要不懈努力地解说——以促发“来学”。然而学界的各个层次的摊子支巴起来,皆属不易——所以为了名利,也会与学研新成果抗争到底————是不是这样?
楼主公成共用 时间:2020-07-23 23:36:38
  学术新突破面对的是一个人类文化智慧发育悖论死局。正如科研评谬了宗教“神创”基因一样,是会死人的——宗教教会一定会与科学抗争到底,将《天体运行论》信徒送上火刑场。

  人类每一次文化智慧发育新突破,都是对旧秩序的全面打破重建。这个道理与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建立,全面打破了旧秩序是一样的。公权秩序与国权、党权秩序不一样,地球村能够成为名实相符的地球村,就必须要打破一切垄断割据——达成全面合作。
楼主公成共用 时间:2020-07-24 00:15:41
  人类有史以来的经验教训,早已无数次证明了“军事威服”的错害。你类唯一可采用的公益无害法则,是“说明”、“说服”、“说和”法则。然而实现“说和”人类的办法只有一个。这个办法就是“说”————通过学好语文,还达成说得通、说得服、说得和。

  ——当前华语学界有大量的“抗拒玩语言游戏”或叫做“抗拒玩概念游戏”的学研“未入门”的浅学者在竟相发言。与我老人家相比——写过数千万字学术论文都没敢经率出版学术著作,根本还不知慎思谨言要义。

  学术突破问题,是人类有史以来遗留下来的难于达成突破的难题。读写研评一二十年,得了个教授博导虚名,就以为自己很有学识了——纯属于“异想天开”!如果是没有人阻止、责骂吠学扰学者的,那么华语学术舆论就一定是一个文化苍蝇瞎嗡嗡的文化垃圾堆!

  所以,读我帖者不要轻率发言——与别人交流也是一样————多读一读对方的帖子,发言时一定要“研评有据”——别泥马地跟吠街犬一样吠声吠影!

  当下我重点与——“天命不敢辞”——先生交流。未受邀请或提问未得应答的网友,请自重慎言。我对吠学者恨之入骨,骂不择言——不怕遭禁。
楼主公成共用 时间:2020-07-24 00:41:54
  人类有史以来,学研得法的智慧发育周全学者“死无葬身之地”是常态。试图改变旧秩序,建立 更文明新秩序的学者,决不可能屈服于旧秩序——巴结着成了名、成了家、得了利。所以“高手在民间”说法,并非完全不靠谱。而网络中争夺“紫微圣人”名份的浅学者们,也大体都是“望名止学”的稍得一点点学识,就自我膨胀得不知天高地厚的浅学者。
  当下网络中“说三”的学者有很多,我能例举二十位以上。达到“说三”研评高度的学者们,才是一脚门里,一脚门外的“有希望达成研评入门”的学者。

  人类共学通用的语言学法用法法体,才是“合二出三”公法体。“说三”就是“说语文”。还没有“学好语文”就发言————你以为你的言论一定无误吗?你所应用成并习不加质疑的实用语言,几近百分百是“谬论”。

  ————在人际交流活动中,只有对语言学法用法的研评,是“正论”。若非“语文”议题,皆属偏执言论。我这样讲,所要知会我的读者的是——你要学会把你所认为的“不是语言学问题”的问题,一统都纳入到“语言学议题”下来审查,把你自己的实用言论,归纳到“语言学主题”下来审查————这是因为,不可能有任何问题在学用语言事实之外,可能纳入到人际交流活动之中。

  ——————我这样讲,已经讲得够通透明白了——如果你认为不是语言学的问题的问题须达成交流解说,你就必须要把它转化成实用语言,并呈现给交流对方——而你的交流对言可知的只有“语言学问题”事实。是不是这样?

  ——别跑到我的帖下来强词夺理。你读过我的一百篇学术论文之后再发言也不迟。我的学术论文有数千篇之多————你若没有写过百篇学术论文以上,就不必发言了——我会骂断你八辈祖宗的狗骨头!
作者:天命不敢辞 时间:2020-07-24 16:36:28
  @公成共用
  然而“文字”,却并不是发生于“私体”的私货。“道”始发于“共产”,才可能发生“共产主义”信用法则。否则“共产主义”便是“私人的思想主义”——不可达共同信用。可达全人类共同信用的是“法”——即“成字法”、“命名法”、“组句法”、“结章法”、“撰文法”——屏“私”而“公”成。
  -----------------------------
  接续4楼。

  语言的公共性使得思维和交流成为可能;
  这里或许可以沿用公成先生的“共产”说,语言作为一项具有本质意义的人类共产成就了人类本身;
  可以说,语言建构(或者重构)了人类的灵魂和心智。

  语言作为一项人类共产,其通常的存在形式和意义就在于人类个体的广泛运用;
  因而我赞成公成先生的如下说法:“道”始发于“共产”;
  不过,一个可能的分歧也正是在如此赞成之下悄然出现:我以为,公成先生似乎把“道”和“思想”在概念上做了纯粹化处理;
  这种纯粹化处理,过度扩张了语言的公共性;
  其内在运思路径大致是:始发于“共产”的产物也必定是“共产”;
  而我以为,这里很有些商榷的空间。

  个体运用语言共产构造出“私货”性质的话语、言说乃至言说体系;
  这些个体运思成果固然是“私货”,但并非是“私人语言”意义上的私货,而正是始发于“共产”的产物;
  公成先生认为这些“私货”未经评议,因而不能被称为“道”或“思想”;
  但它们毕竟是基于语言共产的言说,也是“评议”的对象;
  因而我以为,公成先生在这里把“道”或“思想”这两个概念做了附加限制;
  其结果是把二个完全中性的类名词转化为内涵价值判断的特指名词;
  亦即,只有那些得到评议认可的“公法”样的命题及其体系才能被称为“道”或“思想”。

  其实在日常公共语言中,“思想”的使用远为宽泛;
  而且,这种宽泛的使用并不妨碍人们在各自语境下的适当理解:个人的言论、个人的思想体系、学派的学说体系、社会共识,等等;
  既可以说某某思想卓越伟大,亦可以说某某思想腐朽反动;
  “思想”只是对较为系统的人类精神活动的简单指称,并不意味着对此精神活动成果的认可或赞赏;
  这与“哲学”概念类似,“哲学”也仅仅是指一类特定的思想活动形式;
  “哲学”也有(或者说更多)虚妄的、肤浅的、偏狭的建构,而并非特指那些被公认的、伟大的、真理性的思想成果。

  退一步而言,如果私人的精神活动成果不能被称为“思想”,那也势必要有个称谓;
  专门设置一个名词吗,这似乎及不必要也不经济;
  更为重要的是,概念的这种处理反倒是形成了一种语言的私人性;
  交流障碍在所难免。

  语言只能是公共的,私人语言不可能存在;
  但思想却可以是、而且首先只能是私人的;
  不过,思想的私人性与语言的私人性具有完全不同的性质;
  前者基于语言的公共性,因而是个体间可理解的。

  此其二。
  • 公成共用: 举报  2020-07-24 23:33:32  评论

    “思想”只是对较为系统的人类精神活动的简单指称,并不意味着对此精神活动成果的认可或赞赏; 这与“哲学”概念类似,“哲学”也仅仅是指一类特定的思想活动形式;——问题在于个体的“思考”能力来源于“读书识字”过程,可一统称之为“学识”,人际交流所融通的是“学识”,交流的是“经验”。
  • 公成共用: 举报  2020-07-24 23:44:40  评论

    “知识”所命名的来源论域范围是“感官和人脑”,“学识”所命名的来源论域范围是“他人和读书”。而“思想”一词所命名指示的范围是他人的脑活动成果——即“思想”集成于“思考”。思考成果表述出来,叫“文章”,叫“学说”。这说明“思想”一词在相关实用语言达成用语自洽的过程中,是有问题的、
剩余 7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公成共用 时间:2020-07-25 01:23:45
  我们不仅要承认个体“思考”活动的实在,并且每个人都是有丰富的思考经验的。当我们在解说人类的思考能力养成过程时,实际上是潜在一个“人类区别于其它动物的思考能力”是怎样发生的,这样一个问题的。

  人类区别于其它动物的,人类特有的思考能力,是始发于对“文字”的约用基础之上的。有了文字以后的人类,才是正义学法用法的“人”,在还没有约用文字时期的人类起源前期,是没有“人”的——我们称早于人类起源的有脑的可能成为人类的灵长类动物为“类人猿”。这也就是说,在对人类的起源论述上,提出“人类起源”议题的先在条件是有了“人”字。没有这个“人”字,就不能提出“人类起源”议题。可见“人类起源”只是一个“议题”,而不能是别的。

  我们并不能把“人”这个字与“人”这个字所命名的对象群类区分开来。“人”字,是“全人类的总称”。“人”是提出和解说一切“人类学问题”的“主述语言”。

  在宗教、科学、人类学、语言学等议题下,人们对“人”字是有不同的思考和解说法的。宗教中的“人”,是“神创”的,科学中的人,是科研的研究“对象”,人类学中的“人”,是研究的主体和研究者,而语言学中的“人”,是适用于所有学科和学法用法的“总称”。

  “人”这个字,是人类早期最早约用的文字。它标志着“人类的起源”。依此可以议定,“人类起源于文字的约用”——有了“人”字,就有了思辨审查人类所有问题的思考和解说依据和解说“主述语言”。
作者:天命不敢辞 时间:2020-07-25 18:10:19
  @公成共用 2020-07-25 01:23:45
  人类区别于其它动物的,人类特有的思考能力,是始发于对“文字”的约用基础之上的。有了文字以后的人类,才是正义学法用法的“人”,在还没有约用文字时期的人类起源前期,是没有“人”的——我们称早于人类起源的有脑的可能成为人类的灵长类动物为“类人猿”。这也就是说,在对人类的起源论述上,提出“人类起源”议题的先在条件是有了“人”字。没有这个“人”字,就不能提出“人类起源”议题。可见“人类起源”只是一个“议题”,而不能是别的。

  “人”这个字,是人类早期最早约用的文字。它标志着“人类的起源”。依此可以议定,“人类起源于文字的约用”——有了“人”字,就有了思辨审查人类所有问题的思考和解说依据和解说“主述语言”。
  -----------------------------
  “约用”或许可以说是文字的肇始,但却很难说是“人”的起点;
  一方面,很显然,就起源的顺序来说,语言先于文字;
  另一方面,“约用”本身就已经是复杂的思维活动了,而思维活动以语言为前提;
  也就是说,“约用”是在“人”那里发生的;
  “约用”文字的时代,“人类的起源”已经完成,人已经成其为人了。

  这与我在1楼最后一节所说的相一致。
  • 天命不敢辞: 举报  2020-07-25 19:56:12  评论

    这里对“约用”的考虑与此前在公成先生“一元体系”贴2楼的问题关联密切,都指向语言的公共性辨析。
  • 公成共用: 举报  2020-07-26 04:53:20  评论

    对——并且是贯通文化中、文明史、法策史的“完全正确主题”——天命先生曾表述为“边界”——“边界之外”已经一无所有了。
剩余 4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天命不敢辞 时间:2020-07-25 20:34:29
  个体的“思考”能力来源于“读书识字”过程,可一统称之为“学识”,人际交流所融通的是“学识”,交流的是“经验”。
  “知识”所命名的来源论域范围是“感官和人脑”,“学识”所命名的来源论域范围是“他人和读书”。而“思想”一词所命名指示的范围是他人的脑活动成果——即“思想”集成于“思考”。思考成果表述出来,叫“文章”,叫“学说”。这说明“思想”一词在相关实用语言达成用语自洽的过程中,是有问题的、
  我们审查“思想”的应用成习过程,就会审查到两千年以来的“文化人物崇拜”文化特征。并应能揭示文化人物崇拜的传续学识法是偏执而有害的(权利拜物教形成的历史文化根源)。依据公共文化成果传续体系,“命名”和“文章”被表述为“概念”、“思想”时,实际上是对公共文化成果进行了“私化”曲解。
  "学识"和“学说”才是正义称谓承学于公共文化成果体系并可拿来共同评鉴的实用语言。这说明在评学活动中,“概念”、“思想”是不能适用于“评学”的实用语言。
  思想的私人性在于“活动性”,用“思考”来正义表述,而思考成果转化成“言论”才能“现实”,所现实的是“论述”或“文章”。所谓的“不同性质”,就是“不同来源”。个人的言论或论文达成学界研评认可后,就可称为“著作”、“学说”了。
  所谓“负阴抱阳”,正是区分“私学”与“公论”必要办法。思想是由私人的思考所集成的,若把传续公共文化成果的学说文本谬述为“思想成果”时,就一定会与“学说”、“著作”发生表述冲突——人们只能共同信用某一学说、著作,不能发生信用他人思想的“怪事”。
  附加的是论域限制——也就是适用议题范围限制。在学术研评活动中不可以评论他人的“思想”——只许可研评他人的“言论”或“文章”。集成于言论或文章中的学识,大于个体的思考成果。
  这也就是在对文学作品评论中所说的“形象大于思想”的学术现象。事实上人们都是在不断地“重新学用语言”的过程中,把“语言文化学识”不断地运用纯熟的。自己刚刚写成的文章,再反过来品读时也会发现有所不周之处。所以就会不断地修改——一部新成著作修改几十年,才可能达到“接近无谬”。
  ----------------------------------------------
  以上引用的是公成先生在我9楼贴下8个评论的要点;
  我大概罗列了5个讨论提纲;
  充分的讨论一时难以给出,先贴在下面吧。

  1. “公共文化成果”并不是既成不变的,只能传续,不能发展的:个人的经验、思考、洞见、创造,个人的“私学”正是“学识”、“公论”的演进机制;——生活形式是文化成果的真正本体;
  2. “知识”、“学识”、“思考”被割裂:“知识”依赖于“思考”,学识依赖于“思想”;
  3. “公论”的形成机制是什么?——“学界研评认可”是如何可能的?——:“公论”只不过是“私学”一个隐蔽形式;
  4. “私人思考”、“思想”、“私学”的公共性:“学识”继承性、生活形式、“思考”的公共性、“思想”的实践验证、试错的公共性——“公共文化成果”的形成机制;
  5. “公共文化成果”的时代性、“无谬”的时效性。
  • 公成共用: 举报  2020-07-26 04:05:36  评论

    "1"、完全正确。依此可证天命先生当前学界一流学者。 “2”、为“谬题”,在于“学识依赖于思想”说法谬用了“思想”——表述无误的言论不叫“思想”,私人的“思考”若不能转化成共学通用的言论就没法纳入研评交流——个中实在一个“私人思想”与“公鉴文章”的“命名重合”问题。怎样选择使用?
  • 公成共用: 举报  2020-07-26 04:12:43  评论

    以“私人思想”为是,正是华语学术崇拜文化名人的学研偏执事实。崇拜文化名人,误导了对“公成共用”文化学识体系的承学——把传统学识当成了个别圣贤的“发明创造”,并纷纷跟风胡扯“老子思想”、“孔子思想”、“马死主义”——却把“信用学说”议题屏蔽于“睁眼瞎”学研盲区了。“思孝成果”非实。
剩余 6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公成共用 时间:2020-07-26 04:46:42
  昨日 于“评论”之下发布“八条”评论,今日察看,只余下“两条”——这是“怕人话”的瘟猪文化学术中的“两千年以来常态”——“东亚病猪”若瘟不死,法理不容!
  • 天命不敢辞: 举报  2020-07-26 10:06:09  评论

    我看了下,9楼8条评论还在,可能是程序问题,时隐时现。
  • 公成共用: 举报  2020-07-27 00:51:43  评论

    评论 天命不敢辞:你可见就好,本就是为了与你交流所写——我所见只余两则,所以我必骂“被狗吃了!”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公成共用 时间:2020-07-27 01:59:53
  如果把网络IP视为“生命”,“我的命”便已被网络杀死过百回了———华语学界当前还在张扬“爱国”,可是“国”却已只爱“富强商官”——民们——真的不爱国,国也不爱“吊民”。对于党一代殒命立国的英雄作为,党后代已不知感恩、不欲效法。而“民爱官”与“官为民”的所谓“思想主义”,想延续其文化生命也难!

  主帖议题的拟定,已经“精确定位”了“耍嘴皮子”主题————可是华语学界“东亚病猪们”,却是始终相信“想清”有用,“说明”无用的。

  ——承上所述——“想清”只能是“自以为是”,而说明、说服、说和“能力”,才是人际的终极“信用法则”————也便是,是相信官依法治国有效,还是相信全人类共同合作法有效的“基本问题”。

  官作祟必改败,民作主整官——官民相抗永无和期!

  法体公成、法权公属、法学公信、法策通用、法案共修——没有全人类公信通用调和法案先在,“地球村”与“全人类共和秩序”就是“谎言”。所谓“美国优先”与“中华复兴”,皆只不过是“狭隘求”而已。

  ——————公心不备难立言!
楼主公成共用 时间:2020-07-27 02:25:48
  对于“天命不敢辞”先生的学研定位,我定位为“草根思者”先生之后。天命不敢辞先生但有学术论文发布,我必如对待“草根思者‘权文’”一样,极力彰显。所谓“中华文化重建”,正是“承旧学而达新用”。
  正所谓:
  无古无今无将来,
  无因无果无信用;
  无分无合无公法,
  无法无策无公案。

  ————在人类有史以来直至当前,作为文化学者的作为皆一统是属于“说明”、“说服”、“说和”论域内问题。“言外事实”不成立。

  ————只要有了试图解析问题,就一定是通过学用言论提出、解析、作结的。

楼主公成共用 时间:2020-07-27 02:33:24

  ————只要有了试图解析问题言论————就一定是言论,而不是“思想”、“主义”劳什子————当前华语文化言论“以重要讲话精神”为用,是地球人全知道的。
楼主公成共用 时间:2020-07-27 02:35:17
  党权统治法,永无达到“法权公属”研评高度的可能!!!!!!!!!
楼主公成共用 时间:2020-07-27 03:15:48
  许慎《说文解字》——“权者,秤垂也”——是制衡法器。信用之本也。若无权衡智慧,则人类相抗不止——无以信用也。

  信公权秩序,还是信用“统治法”——是不二选择题。以“合”为法,以“和”为功,天下合和,无所相抗。

  尊卑贫富两极分化,外不侵而内乱发——“意外” 发时,叛乱横生——袁世凯称帝、张勋复辟、国共内战——分帮裂国。

  自人类文明有史以来,文化学者就一统属于“学说人话专业 ”——想放弃专业“不说人话了”,也便辱没了学术——老百姓供养了一批“耍嘴皮子”学者,却从来也没有学会过“耍嘴皮子”的本事。岂非叛宗辱祖?

  ——人际说、做、评,属于学术常识范围,但有“思想”、“主义”谎言称霸,便已无对“正常人话”达成信用的可能。人类有史以来的公成共用体系只有一个——实用言论学法用法法体。若有人认为“法学学说”不必适从文法,而是以官方命令为“法学法纲”——他一定是不由自主的文化奴隶。没有例外!!!
  • 公成共用: 举报  2020-07-28 01:07:29  评论

    在人际交流活动实用言论事实体系中,“想”和“做”一统全都是“说”——是说想法、说做法的实用言论。当我们的学研能力,达到了认定“想”和“做”也是“说法”的统观总揽研评高度时,也便是达到了“圣人抱一”的最高境界——文化学者之间所能采用的解决问题共用法则,只有说明、说服、说和法则可用。
  • 公成共用: 举报  2020-07-28 01:13:29  评论

    @天命不敢辞:这样来定位“想法”与“做法”一统全都是人际交流论域中的“说法”,是否就能达成“语言边界论”的一体自洽?个中的“负阴抱阳”转换关系,是由“文法语言”所先定的。在“语言学论域”,谈论“思想”和主张“说不如做”的实用言论,全都是“语言学论文”中的“跑题”文法语言。
我要评论
楼主公成共用 时间:2020-07-28 01:33:39
  由19楼的论述和跟帖可知————当前华语学界对于《文法语言学(哲学)》学识的实在,还没有觉察发现能力。“文法结构法则”当前还处于学界的学研盲区。

  “文法结构法则”是实在的学识。《文法语言学学术研评法则总论学说》也是当前学界迫切达成研评认可的“学术研评指导学说”。语言学法用法通用法则,是学界共学通用的“基本法”,而《文法语言学学术研评法则总论学说》正是“法体论学说”。没有共学通用的法体,就“无法”达成研评共识和对实用法体的“共同信用”。

  华语学界两千年以来没有学好语文的恶因,皆根由于“帝国统治法”之下,背离了学术研评公正秩序,由统治者来赏赐学者名份——所以就必然会造成学研不敏的奴才式学者胡抄乱写瞎解经。把纯纯粹粹的“语言学著作”给谬解成了“科学论文”,并演生出了“道教”——本来古语“天人合一”,是严格对应今言“知行合一”的。而古语“道”,是严格对应今言“言论”的。可是误读谬解之下,毫厘之差,便已偏离了“实用言论”主题。

  在一种语言文化中,实用功能最周全的最重要的学说著作,就是语言学著作。没有语言学著作指导学识传续,不论是什么问题都会被胡解瞎掰得阴差阳错。对于《历史学》、《心理学》、《逻辑学》、《语法学》、《经济学》、《社会学》、《政法学》等“学说名”的用名谬误,我都是专题批驳过多次的。可当前华语学界对于实用言论所述的情(仁)、理(义)、法(礼)、策(智)、案(信)的一体贯通,仍然遥遥无期!!!
楼主公成共用 时间:2020-07-28 01:36:42
  把对一种《法策运筹学说》的信用,谬述为“信用思想”,正是当前华语学界不会读书、不会写书、不会评书的典型学术事实!!!

  ————————多么地愁人啊!!!!!
楼主公成共用 时间:2020-07-28 06:27:37
  你是怎样能够证明“已之不欲忽施于人”是你家死师娘独家发明创造的“死人话”的?这个问题,可不可以深入研讨解析?

  ——如果深入研讨解析,能不能证明你家“孔师娘”并不是“已不欲则不施于人”的人话学法用法法则,并不是你家孔师娘发明创造的“专利”?

  ————呢玛地,学说人话,有这么难吗?——还得挖坟扛古尸来证明无谬???
楼主公成共用 时间:2020-08-20 23:29:04
  不论是主谈论什么问题的实用言论都是言论————不可能是别的。这是在论坛上直观可见的事实。以为某些言论谈论的不是语文问题,是因为忽略了实用言论事实,还没有把各个学科实用言论的论述依据有所不同的问题研评清楚。

  ————首先对言论的学法用法达成了一体统观、一统总论,才可能发现不同学科的实用语言的学法用法是不同的。这也正是所谓“哲学”的入门功课。没有学好语文,对什么“学”也不可能读通解透。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