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仲清:乌江古渡

楼主:heibai_1 时间:2020-08-08 16:46:31 点击:42 回复:2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乌骓马虽连日作战三天三夜,仍然如一道黑色的闪电,狂奔七十公里,来到和县以东北的长江岸边。长江的这一段叫做乌江。隔江看见的吴县,即为吴人故都,项羽的故乡。经血战突围而出的二十六骑铁杆楚兵已被项羽座下的乌骓马远远抛在后面,估计再有一炷香的时间才可尾随而来。骑在马上的项羽也觉怪异,无论自己吆喝还是腿夹,乌骓马均不听命一路狂奔;项羽早已知晓乌骓马通晓人性,它还知天机否?这一路抗命狂奔是何启示呢?
  从深茂的芦苇丛中传来一阵苍凉的歌声:
  力拔山兮气盖世,时不利兮骓不逝。
  骓不逝兮可奈何,虞兮虞兮奈若何!
  随着歌声传近,从江水上驶出一叶丈余扁舟。乌骓马对着扁舟跑去,这时,撑船的老者撩起头上的斗笠蓑衣,项羽俯首看清正是乌江亭长。
  乌江亭长伏地跪拜,向项羽慷慨陈词:
  “霸王战事失利江东父老早已知悉。特遣小老儿在此迎候。江东父老已自组复国军团在吴都列阵待命,誓随霸王血战到底!”
  项羽面露喜色,复国军团似乎也挑起了他盖世英雄的豪气。随即又摇头叹息:“复国,难道我楚人还有这般壮志?想那四面楚歌才奏三遍,我八千子弟们跑得一个不剩。”
  “霸王有所不知,当年您富贵还乡时将秦国美女嫁予八千子弟们,以致他们思乡心切无心死战。八千逃兵回乡后遭到我江东父老严厉谴责,现八千逃兵已将秦国美女尽数杀绝,自组复国军团敢死队,只待霸王回乡即随您再战。另有三万兵卒也在吴都候命。”
  项羽牵马上船,不禁心潮膨湃壮怀激烈。回首远方隐约可见的汉兵军旗,又见更近处似有二十几个黑影在往江边方向移动。船被乌江亭长手中的篙竿撑离江岸尺余,项羽仰面望天,喟然长叹,伸手止住乌江亭长,说:
  “罢了罢了,寡人决意不回江东了。”
  乌江亭长听闻此言心急如焚,尚未开口只听项羽往下叙说:
  “当然,我那二十六位过命的兄弟即使见我逃命也不会有丝毫怨言的。我不是素以仁义待人闻名天下吗,难道这最后时刻却要自毁名节?”
  “那霸王还有何顾忌呢?”
  “老先生哪,其实我这数十日来一直都在思考楚汉之争,只不过,到这最后一刻我才得自天启如梦初醒。老先生呀,你听完羽郎以下的话即会释然。”
  乌江亭长无奈,只好按项羽的指令将那匹乌骓马当作馈赠留在船头,将船靠泊岸边。项羽踱到岸边,一手持戟撑地,一边对乌江亭长慷慨陈词:
  “我要讲的这番话,烦亭长转述江东父老,遣散复国军团,顺从天下大势。切记,切记!”
  乌江亭长看见霸王的脸上出现了一种从未有过的平静,平时所见的英武豪气荡然无存,倒像是一个参破天机的智者,沉溺在自己的深思之中而又喃喃自语:
  “世人不知的一个秘密我要向你道明。刘邦声称他是什么神龙播种赤帝之子,这些都是造反之前制造的迷信之说。但我呢,我项羽确实地地道道的西洋骑士逃亡到东方时播下的野种。点破这点世人即会明白我何以有两米二十公分的身高,力举千斤的神力,战无不胜而又无法破解的作战奇招,当然还有每只眼球中的两只瞳仁。小时候我听母亲讲起,我的生父达利班曾对她讲过,雅利安男人几乎人人都是双瞳仁。说到底,命运的最深层原因正是DNA,比如我的嗜血残暴那根本就不是什么道德问题,那是我的生理现象。大家都说我不畏死亡是个天生的战犯,要知道达利班家族的遗传密码中有一项特别之处即是没有痛觉!当利器刺入身体时不但不会感到疼痛,还有一种异样的凉嗖嗖的快感呢。当然我披露这一遗传性生理现象并非要以生而犯罪人即为无罪替自己辩护,只是言明一个让人们不解的谜底而已。所谓神勇之人都是有生理原因的,经过精密思索怎么可能还有勇敢呢。理性是强健兽性的退化。据说春秋战国时的名将白起乐毅和王翳都是一些天生感觉迟钝的人。
  我这数十日思来想去已豁然开朗天要亡我。但我讲的这个天不是书呆子和白痴黔首们讲的头顶上的大气层,这个天是可以作出事理解释的。
  对秦国我确有国仇家恨。但果真如此吗?我根本就不算楚家的后人,那被秦将王翦杀害的项燕不过是我的表叔公而已。我对秦始皇的仇恨没有负载任何国家 民族大义,就只是被追捕的逃亡者对捕猎者的仇恨。普天下的人都误读了我那句名言:‘彼可取而代之也。’我是要做皇帝吗?不是,我觉得那种等级尊卑系统中的权力欲远远不如嗜血杀戮那样原始、具体,发布一项命令即让刽子手砍下千万人头有什么快感呢?我要追求的,我三十年饮血人生中充分体验过的是亲自砍下千千万万颗人头。所以,我那句彼可取而代之也的名言就是要取秦始皇的项上人头,我还要做一个货真价实的名将新一代最大的屠夫。我的生理、心理和智力都让我不可逆转当然也无法纠正地认定:对付残暴的办法就只有更加残暴。世人都谴责我不懂得归拢民心以仁义治天下,难道这么浅显的道理我会不懂吗?只有施惠于民才可能长治久安。他们这样批评我,只因为他们不懂我。对什么当皇帝治天下成为人民大救星我是一点儿兴趣也没有。驱逐刘邦屠城咸阳后即是我成为新一代帝王的最佳时机,我难道连这一点政治觉悟都没有嘛?还是因为没兴趣,没兴趣的原由是我对这些与原始的直接的快感绝缘的东西毫无快感可言。这样就不难理解我为什么会可做帝王而不做却要降格去当西楚霸王。我热爱的是霸气,称霸者必须要有超常的体魅与神勇,秦始皇有这两样吗?刘邦又有这两样吗?我要做的是一个以强健勇武为享受的真男子,我自信自己此生所享受到的快感之强烈始皇刘邦不及万分之一。真正的英雄只是一个强大的个体,无论帝王将相手中的权力创造出了什么人间奇迹,身为个体他们仍是羸弱、稚嫩、病态的。他们的所谓“胜利”是千百万病夫小人进行优化组合形成的结果。我很小时母亲就对我说你是一个误生在东方的西方人。果真如母亲的断言,那么我要说的是:东方人的社会存在即是一个取消个人叠成整体的存在物。为什么一统天下在东方如此深得民心几成不可遏制的历史意志?其原由正在于此。所以像我这样一个人生在东方,我的辉煌成就是注定的,我的穷途末路青春早逝也是注定的。
  我的根本问题即在于不懂大道理专讲小道德,我对兄弟讲义气,却不懂得博爱天下众生;我对士兵吁寒问暖关怀备致却对他们的生计出路毫不关心;我可以和亲密战友誓同生死却舍不得将打制好的王候将相大印交给他们;我对爱情专一只爱虞姬一人让天下妇女只能用我来作性幻想,可我却允许手下士兵屠城的同时强奸城中所有妇女;我尊重知识尊重人材却又忌贤妒能……总之言之一句话像我这样的人只可能在一段时间内得到少数人的真心拥戴。如果说天下归心是统一华夏的终极要求,我可是从未有过这一成就。我不懂得天下人的心为何物,我又太过重视我一人之心对万事万物的独特感受。如果有人评价我是本时代最典型的个人英雄主义我会毫无异议。我对通常所谓的‘统治’根本没什么兴趣,我的兴趣在征战厮杀,我的成就感即是制造成批量的死亡,我要让天下人一提起‘霸王项羽’即刻亡魂失魄夺命狂奔。老百姓的幸福安康国家的长治久安全世界的和谐大同这一切的一切对我本人而言几乎完全没有意义,我生到世间的唯一使命就是杀戮!书呆子们高度评价我对消灭暴秦作出了巨大贡献,那是一种忽略我本人动机的身外评判,我没有“为……”去进行什么正义的战争。我灭暴秦,刘邦灭我,原本就是暴力本身的运行规则。不过,虽说我已自我披露非为正义而杀戮,但我要借东方逻辑来为我的新安坑卒二十万作一辩解。这二十万秦军降卒是秦国最后的战斗力,二十万人每日的粮草耗费巨大,更重要的是秦军与楚军的敌对摩擦几近酿成兵变,如果二十万秦军哗变,那么剿灭暴秦不知会拖延到何时又会死掉多少士卒百姓。天下人谴责我,只是着眼于我消灭敌军的方式乃违反道义的杀降,但他们忽略了我的无可奈何也没有看清此举的势在必行,我要说,新安坑卒是我这一生中唯一践履过的一次大道德,姑且算是我用了一回素来不屑的诡道吧。
  说到底我的所谓悲剧是一场历史的误会。凭借天生神力和善战的本能,我成为秦末反秦大战中的战争巨星,历史将我推到了最高领袖的宝座,但我既没这种兴趣也缺乏这方面才能。按我的秉赋和才具,做到白起王翦那样的大将军即已足矣,我是天生的战争机器却不是英明正确的政治领袖。
  乌江亭长老先生哪,还有很多话要说但没时间了,我看见汉军大队和我那最后的二十六勇士都往这边来了。最后我要说的是:“普通人的死与勇士的死是有莫大区别的。普通人是等死,勇士是求死!”
  项羽讲到这里,抓起手中长戟当篙竿对着船身用力一推,那只载着乌骓马和乌江亭长的小舟驶离江岸两三丈。项羽对舟与人挥挥手,转过身,一手执戟一手握剑,大步流星往汉军方向而去。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2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heibai_1 时间:2020-08-08 18:14:56
  作者简介

  唐仲清 男 哲学硕士 法学博士 副教授 律师 香港《黑白》杂志主编 《黑白》邮箱heibai2801@163.com(下载阅读及投稿邮箱) 网址:http://www.hei-bai.net.cn/ 广州编辑部电话020-87282869 手机:13527818715 13570912796
作者:ty_春行道人1 时间:2020-08-08 18:32:42
  白开水

相关推荐

换一换

      本版热帖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