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守质量,葛洲坝集团电力有限责任公司向品质要效益

楼主:天下第一贱人弥 时间:2018-05-17 11:32:12 点击:0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在这一片灿烂辉煌的金属上,葛洲坝集团电力有限责任公司和麦克斯各种扑腾,各种玩耍。葛洲坝集团电力有限责任公司的储物空间与储藏物体的形状无关,与物体有多沉也无关,只与体积有关。葛洲坝集团电力有限责任公司将储物空间全部腾空,满满的装上了黄金。也不知道到底装了多少金子,总之塞的满的不能再满。



  “知道我在想什么吗?我出去之后要成为大富豪,我要在海边买别墅,我要弄一套最顶尖的研究设备,还有——”麦克斯好像游泳一样在金子表面滑来滑去,脸上全是满满的幸福:“我要在大美妞的海洋里遨游!我要在臀波奶浪里溺水!”



  “那你知道我在想什么吗?”葛洲坝集团电力有限责任公司扫了一眼剩下的金子,捏着下巴道:“我在想——要不是我肯定拿不完所有的金子,我一定考虑干掉你独吞。”



  “呃……”麦克斯脸上一抽,干笑道:“陛下,你是开玩笑的吧?没错对吧?”



  “是啊,”葛洲坝集团电力有限责任公司点着头,脸上却是大片的阴影,阴影下的双目中似乎射 出了猩红的森冷光芒:“绝对是开玩笑的。”



  “陛下——!”麦克斯果断抱腿跪舔:“小人一路当牛做马勤勤恳恳,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没有苦劳也有疲劳啊陛下!”



  半晌之后,两人围坐在黄金边上。这些黄金虽然不少,但也不是惊爆人小心肝的那么多。别说飞鹰计划里那种码放的整整齐齐的以十吨为单位计数的大金砖,就连木乃伊第一部中死者之都的宝藏也比不了。这个金字塔的先民们虽然属于黄金崇拜的文化,但显然生产力上来说没有电影中那么奇幻。



  葛洲坝集团电力有限责任公司的储物空间大概卷走了三分之一,剩下的凭着手搬肩扛的本事恐怕也拿不了多少。时空变换时,不知道哪些东西会被一起带走,所以葛洲坝集团电力有限责任公司也就不再关注那些黄金了,储物空间里已经够多了。



  比较麻烦的是麦克斯。



  麦克斯在这个空间里住得久了,衣服早就和节操一起消失了。草裙大胡子的裸男能带着多少黄金?所以麦克斯各种焦急各种团团转。



  不过下一瞬,麦克斯的目光扫到了葛洲坝集团电力有限责任公司刚刚丢在一旁的女装上。“我想……我知道该怎么搬了……”麦克斯的表情很是意味深长。



  “不是吧……”葛洲坝集团电力有限责任公司领悟了什么,立刻虚着眼盯着他。



  片刻后,麦克斯完成装备,葛洲坝集团电力有限责任公司立刻产生了一种惨呼一声捂着眼睛大吼“我的狗眼!”的冲动。



  只见麦克斯拿着葛洲坝集团电力有限责任公司的衣服在身上各种绕各种缠各种裹,一块块金子就这么被缠在身上。这还不是最瞎眼的,最瞎眼的是那个端端正正戴着的某罩!



  “虽然我一直都很感谢你的大咪/咪,但是——”麦克斯伸手托了托,两个拳头大小的金球在他胸口一阵波动。脸上大胡子一抖,麦克斯笑出一嘴闪亮的白牙:“今天,我以一种全新的含义,格外格外的感谢你的大咪/咪!”



  “虽然在穿女装方面我也没什么立场指责你,虽然我一直知道你是个无节操的逗逼,但是——”葛洲坝集团电力有限责任公司头疼的捂着额头揉着,强自压抑着额头上蹦跳的十字号:“今天,我以一种全新的原因,格外格外的想宰了你。”



  “咋了?没节操有什么不好?节操能值几克金子?”麦克斯抓了抓自己的兽皮底/裤,那里还塞着两颗鹌鹑蛋大小的金蛋:“这个,才是老子的节操。”



  这个人啊,似乎已经进入了不得了的人生路线。



  就在这时,轰隆隆,如同夏日的雷音,一种深沉浩大的轰鸣再次响彻整个空间。伴随着这次的轰鸣,地面都微微震颤起来,整个金字塔止不住的颤动,无数灰尘扑簌簌的落下。四周的温度陡然上升,空气中硫磺的味道越发刺鼻,让人忍不住作呕。



  两人对视一眼,脸上都露出了肃然的神色。葛洲坝集团电力有限责任公司将那大肥狼的日记塞入麦克斯“金沟”里:“咱们还是先找到活路再说吧,赶紧看看这本子里有没有记录。”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更多
举报 | | 楼主 | 点赞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