凄美孤旅:徒步穿越泸沽湖-----稻城(文配图)

楼主:信天谨游 时间:2004-06-17 04:44:00 点击:27847 回复:131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上页 1 2 下页  到页 
凄美孤旅:徒步穿越泸沽湖-----稻城
  
  序:
  2004年6月2日,由于修建永宁乡温泉村依满瓦小学,我又一次来到温泉,这是偶当年徒步泸沽湖---稻城的起点。
  
  3年过去了,没想到今天还能重来此地,万物皆流,无物常在!温泉早已干涸,当年泡澡的地方如今已残瓦断壁,这次路过也仅是惊鸿一瞥,来不及任何感怀已被现实扯曳到新的人事中去。
  
  1995年以前,这是纯天然的温泉天体洗浴场。附近山村里的摩梭人,普米族人,藏族人,蒙古族人,不分男女老幼,一起洗浴,黄发垂髫,怡然自乐,俨然一世外桃源。95年后,在靠近路边的斜坡上圈起了温泉浴池,男女洗浴从此分开了。没分开前,温泉水流很大,分了后水就小多了,温泉的水是顺着上坡一个入水口流到池子里的,自上而下,流贯出去,所以还算是比较卫生。可实在令我没想到的是,今日温泉已不复存在,本来打算再次洗澡的我只好莫名而返。
  
  为了些许快要忘却的记忆罢,我又一次追忆着那次徒步的路,那单纯的快乐、凄美的孤旅,回忆着9天里风雪中带我走路的温厚的向导和那匹瘦小的骡子,回忆着路上那些树,河、风、雨、寨、人、牲畜和其他一切微笑着的生灵。
  
  记忆犹如一堆珠子,散落在我心里的某个沉寂的角落里,思绪是一条线,把它们一一捡起,串起来,挂起来,配以图片,成了网络时代的一个帖子。
  
  
  一、缘起
  2001年去云南,本无意徒步这条路线,甚至寡陋地还没听说过这条路线,后来计划穿越乃至走完全程,纯属偶然。
  
  9月在丽江时,碰到了台湾老李,我们同住古城,老李计划走泸沽湖-----稻城亚丁,但之前很少有人走过,他心里没底,准备过几天去稻城,从稻城亚丁走到卡斯,先去探路,如有把握再走全程。
  当时我也只是好奇听听而已,没想到自己会走一趟。
  
  晚上,深圳一个女孩也参加了见面会,后来才知道,她就是深圳磨房的乡mm,听说磨房还有5个驴子计划走泸沽湖-----稻城,带队的是金刚,老李把金刚的手机号给了我。
  
  第二天我们就分手了。
  我那次到云南是计划在宁蒗修所小学,要亲自参加修建过程。在以后的一段日子里,我跑到宁蒗,忙着修建学校的事情,在大厂村修厕所,在牛窝子长坪村盖教室,号召发动村民义务工,挑选施工队,买砖头钢筋,做地基等。
  
  忙完了一阵子,已经是10月份了,天天下雨。
  此时,深圳磨房金刚、过山风、晨风、海伦、乔mm 等5人队伍已悄然潜至泸沽湖,精心计划穿越至亚丁,只可惜当我给金刚通电话时,他们先我2天出发了。
  
  10月4日,在失去和金刚同行的机会后,我决定一个人走泸沽湖-----亚丁这条路线了。当天我从山里回到宁蒗县城,收拾装备,买了些穿越时需要的药品和行李。从北京来宁蒗时我穿着凉鞋,今天特意到县城把凉鞋底子加厚一公分,重新缝补结实,准备穿越时用,我还用自来水钢管做了个铁棍,路上防身。
  
  10月5日晚上,我来到泸沽湖,见到了去年在这里遇到的当地朋友小罗,小王两个朋友,分外高兴,一起喝酒吃鱼。
  
  10月6日,去找扎西,扎西是当年穿越路线泸沽湖站唯一的当地联络人,通过他找向导马匹是当年驴子们最认可的方式,他家住里格村。从泸沽湖到里格村,我上了一辆中巴车,一开门,怔住了,一车女中学生,宁无一人是男儿,真是个女儿国啊,她们说到丽江旅游了,今天回永宁。车门一关,她们就开始齐声歌唱了,民族的,流行的,一首首一曲曲,歌声那个嘹亮啊,清脆啊,弥漫着车厢,荡漾着湖面。满载着快乐欢笑我来到了里格村,见到了扎西,扎西是个标准帅哥,今年湖面升高,掩埋了道路,我们划船到了家门口。
  
  扎西太忙,无暇做向导,他找了个朋友品初带我走,中午和品初一起吃饭,扎西说,前两天给金刚5人找了几批马和骡子,现在是秋收季节,山里的牲口都下地干活了,再找向导和马匹不容易,就让品初先带我走一段路,到了下一站利加嘴,再找新向导。
  
  这里有这么一个故事,安徽一男子老婆不会生小孩,他就来到里格村,和当地一健康的摩梭少女走婚,生了一个大胖小子,最后给了那女孩家里两万元,把孩子抱了回安徽。听到这个故事后,我想了解一下,在里格村口恰好碰到一女孩在洗衣服,我就问到她这个故事,谁知她竟高兴地站起来热情说,“是啊,是啊,那女的就是我,就是我呀”。满脸自豪,充满了幸福。
  
  多么不同的母系习俗啊,要是在汉族早就羞死了,哪能那么自豪说这事。中国之大,民族众多,各民族都有自己特有的风俗习惯,我们也不能用汉族的传统观念去约束摩梭人,在汉族中那些对男女关系的传统理解,在摩梭这个母系部落赋予了另一种意义。
  
  有句话“入乡随俗”, 《淮南子原道》说:禹要到裸国去,脱光了衣服才能进入,离开裸国后才穿衣服。尊重异地文化,不偏激,不妄议。
  一个中国女人嫁到美国,和老外结婚了,生了个孩子,在教育孩子上,中国女人和美国老公发生了很大冲突,美国老公明确表示不要让孩子有什么理想负担,长大了哪怕是当一个农民,只要自己快乐,大人就不应该干涉。可是中国女人哪里希望自己的孩子长大了去做一个农民?她总希望孩子早识字,多背些诗歌,有出息。这就是差异,文化差异,民族性差异。如果站在对方,或者深入对方的文化环境中认知对方的人和事,那么我们对摩梭人的走婚及男女关系就没什么神秘好奇啦,也不会非议人家啦。
  
  6号下午和第一个向导品初上路了,品初38岁,摩梭人,瘦高的个头,浑身是劲,对外来的我很是热情,尤其是对进入他们真正摩梭山区的异族小伙子,很有点君子成人之美地味道,从他的言语上,他的表情上。
  
  下午到了温泉村,住宿品初亲戚家,和我路遇的摩梭人家一样,火塘在正屋,屋顶一个露天大洞,是采光用的,火塘的烟在太阳的照射下,成一光柱,升了上去。
  
  品初带我去温泉洗澡,当地人两毛钱一张票,外地人洗要两元,温泉顺着山坡留进池子里,水流稍急,水温大约有50度,煞是舒服。
  
  
  二、上路(10月7日:温泉---利加嘴,徒步4小时)
  
  早上8点醒来,在院里拍照,8点半,品初亲戚家姨妈们送我一带小苹果上路了,家里的老人们一直送出大门口好远,他们家这么多年也是第一次有外地来客,很是亲热,由于语言不通,姨妈们话也不多,但在眼神里流露出的关爱之情,使我很是难忘。
  
  品初一大早又跑了好几家寻找马匹,村民们都收庄稼了,一批马也没有,我俩只好上路了,品初背着我的包,大步流星,我拿着铁棒子跟随其后。
  
  前面是一座山,突然,品初钻进一条满是蒺藜的一条沟里,这条蒺藜沟还仅能容一人通行,我问,为什么左边有路不走,要走蒺藜沟,品初回答,路是通向村庄的,我们去屋脚方向,要翻山,不去那村庄,只能走蒺藜沟。好家伙,这沟真窄,两边的蒺藜刺不停扎进身体里,刮着肉,好疼。
  
  开始翻山了,山上是树林,由于前两天下雨,路十分泥泞,我有半年多没有长途徒步了,所以今天走起来还是很吃力。路越走越烂,泥坑很深,见到的全是一尺深的马蹄子印,其实有的小路本来很好,就是由于下雨被牲口蹄子给踩坏了。
  
  比较一下墨脱和珠峰的路。墨脱是险峻,路虽有泥,但不以泥为主,墨脱一边是高山,一边是悬崖,走不好就会跌下去掉进雅鲁藏布江里,有生命危险,而泸沽湖---稻城的路,是烂泥路,泥水深,不险峻,即使跌倒了,再爬起来,没有悬崖,不会有生命危险,但那连连拔脚的过程确令人恼火(当地土话,意思是麻烦)。徒步定日--珠峰大本营的路没有泥水,悬崖也不多,但极度缺氧,在负重情况下10米就要歇一会,大口喘气,浑身乏力,有时候500米的山路,要走一个多小时。几种不同的徒步路线,分别有着几种不同的感受味道,犹如世间的臭一样,屁臭,死耗子臭,狐臭,猪屎臭等,尽管味道各不相同,但都奇臭无比。
  
  下午2点钟到达利加嘴村,品初又把我领到他亲戚家,下午家里人都在外面忙收割,家里只有几个老姨妈在,院子里猪、羊、鸡、狗混在一起,把院子地面踩得稀烂,散发着混合臭。
  
  进了正屋,品初招呼老姨妈给我们做饭吃,端出了晃荡酒、苏里玛酒,还有干肉,青稞面。我吃了一点,躺在炕上睡觉了,朦胧中,邻居来了,嘴里唱着歌,大意是:远方的朋友来我家,给我倒了半碗酒,要我喝。
  
  晚上,家里人收工回来了,家里有1个舅舅,4个妈妈(也就是姨妈),兄弟妹妹11个,其中10个哥哥,1个妹妹,妹妹生了1个男孩,2个女孩,共19口人。
  
  10个哥哥没有结婚,都是走婚的,晚上去女方家走婚,白天回自己娘家干活,品初介绍其中一个哥哥苏朗做我的向导,明天带我出发。
  
  苏朗30来岁,憨厚壮实,前天刚从泸沽湖回家,他见过金刚5人,没想到今天我也要走这条路,本来他过几天要去泸沽湖划船的,扎西给他找了份划船的活,比较挣钱,但我来了,找他做向导,他就不去划船了。
  
  晚上大家一起吃饭,杀了鸡给我吃,这是山里人招待贵宾的礼俗,干了一天活的几个哥哥们在下面吃鸡汤,他们很少说话,由舅舅和品初陪我喝酒。
  住宿山里人家,一宿加两顿饭,游客理应酌情付费,一般20-50元,这也是驴子们的规矩。
  
  
  三、冒雨前行(10月8日:利加嘴----达克谷多,徒步8小时)
  
  早上8点多起床,苏朗准备马匹,带干粮,大米,锅,腊肉,青菜,毛毡等,惟独没有带药品。我一个人外出,不方便带帐篷,帐篷几个人合带方便,一个人太重,而苏朗也不带帐篷,说路上野营时,到下一站买塑料布就可以了,用塑料布做简易帐篷。
  
  苏朗在16年前走过这条路的一部分,只到过水落,所以他可能带我4天时间,到水落后,他会把我委托给下一个朋友带我走。16年前走过的路,在如此大山树林之间,他还能记得吗?苏朗还毫不掩饰地告诉我,这条路他和村长还走迷过一次,整整走了一天,结果又回到原地。啊,亲爱的苏朗,但愿咱们能顺利走下去。
  
  苏朗兄妹11人,好在有个妹妹,要不他家就要绝户了,所以苏朗对他妹妹的儿女特别亲,小侄女才7岁,还没上学,长得很漂亮,只是在深山里被穷所遮掩了,我送她一只梳子(在宁蒗买得,专门送沿途小孩的),她一言不发,很怯生地进了里屋,不一会,蓬乱的头发扎成了小辫,出来了,见我要给他们照相,马上又进去换了件运动衣,尽管运动衣破皱,但比身上穿的那件破旧衣服好多了。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啊。
  
  我还送了另外两个小孩,一只自动铅笔,一只口哨,小弟弟拿着口哨留着鼻涕使劲吹,吓得鸡乱飞。临别时,由于在这里住宿和吃饭,留下30元钱,家人推辞,但作为行者这是规矩,要留给人家的。
  
  品初告诉我一路的向导费和注意事项,我和苏朗上路了,家里的好骡子好马要下地干活,他带了头很瘦小的骡子帮我们托运装备。
  
  中午到了一河边,遇到另一个20岁左右的男子,苏朗认识他,这个人是去瓦厂拉东西的,可以同行,山里没有路,全凭感觉随便走,只要大方向不错就好。我们在玉米地里穿过,路过一条渠,渠中央有个小房子,里面发出奇怪的声音,我走近一看,原来是水磨,用水力磨粮食作物。
  
  下午2点到达大名鼎鼎的屋脚乡,其实只是十几间木头房子而已,很是破蔽,人烟稀少。在这里我们犹豫了,是住下来,还是继续走,因为下午2点是个不前不后是时间,停下来不走,时间可惜了,要走,离下一站达克谷多又很远,最后决定继续前进。
  
  离开屋脚,天下起了大雨,走进了茂密的树林里,我穿起了雨衣,骡子背上也披了层防雨毡,冒雨前进,深一脚浅一脚在林子里蜿蜒前行。
  
  我一直在想,金刚他们现在到了哪里?加紧速度是否可以追上他们?也可能我们走的根本不是同一条路,泸沽湖----稻城的山路很多,这山插下,那村绕下,或干脆走向导自己熟识的路线,这里是不可能有两条完全重合的路线的。他们毕竟5个人,一路有说有笑,有着城市驴子共同语言,玩笑趣话,下雨天相互搀扶鼓励,晚上一块吃喝,谈天论地,而我呢,一个人,和向导默默前行,举目张望,是阴森的树林和那满是青苔的地癣,偶尔间听到两声骡鸣而已。
  
  天已经黑了,还没到达目的地,雨还在猛下,抽打在身上,由于出汗内衣已经湿透了,本来苏朗走得就快,雨中我又大便了一次,浪费了不少时间,与苏朗距离更远了,我沿着山路追,几逢转弯处,依稀瞥见骡子的影子在晃动,就紧跟过去。
  
  晚上6点,终于到达了一个黝黑的寨子,所谓黝黑,是因为寨子都是木头的,遇雨浇过,黑乎乎的。找到了一户人家,我们进去了,苏朗和主人交谈,说明来意,主人叫罗明成,彝族人,屋里生着火,灶台上点着油松木,我围着火,把湿衣服脱了下来烤,主人还是热情地先倒了自酿的白酒,一杯酒下肚,暖洋洋的。
  
  女主人不会讲汉语,她捉住屋里一只活蹦乱跳的大公鸡,用力握住鸡脖子,才5分钟,鸡已断气,马上用很烫的开水泡鸡,不一会,鸡毛全部脱落,大约10分钟,一只裸鸡就被放到锅里炖了起来。
  晚上照例围着火炕喝酒吃饭,他们对外面的世界很感兴趣,这里不通电,无法看电视,与外界鲜有接触,很不明白我为什么要走这么一趟,又不交易货品,又不探亲,白走一趟干吗?
  
  晚上我们在一起研究路线,今天是达克谷多,那明天怎么走?是走卡尔牧场还是走瓦厂,走卡尔牧场听说这两天下大雨,路应该断了,还有就是泥没小腿,走看似路近,但时间并不能省去。
  
  我还在推算着金刚他们的路线,他们应该是走卡尔牧场了,这是条传统路线,瓦厂已经偏离主路太远了,一直往东撇着走,如果再走瓦厂,我就会和金刚他们错过3天时间,按这么算是追不上他们了,不过刚好下了一场雪,他们可能翻不了山了,会停那么一两天,还是有可能的,可是走卡尔牧场,遇到路断的话,再返回走瓦厂,又要浪费几天时间。
  
  一时我无所适从,看着手绘地图心如乱麻,拿着手电不停地想明天怎么走?这里手机什么信号都没有,我进山前给朋友们留言说6天即可穿越,可是按现在进度,可能要10天了,路费也不够了,带了1300元不足走出山。
  
  为了稳妥期间,我们决定明天走东线瓦厂。
  晚上,主人拿出他家的新被子给我盖,很温暖的一夜。
  
  
  四、凉鞋翻雪山(10月9日:达克谷多----瓦厂,徒步10小时)
  
  今天要走的路很远,其中要翻过4000米的垭口,所以我们8点起床,吃过饭就上路了,照例我付了主人40元食宿费。
  
  昨天晚上还下了一场雪,这两天我一直穿着那双凉鞋,山里走路,浑身是汗,并不觉得冷,今天也是,这里离垭口要走4个半小时的路,全是上山。
  
  漫漫山路,骡子也出了汗,浑身湿透,漫山遍野都是积雪,有些大树,悬空长在山崖里,孤伶伶披着雪衣,犹如一大白伞罩在空中。
  
  随着海拔升高,呼吸也困难了,尽管我很少负重,但还是走得很累,走100米就一屁股做在地上喘气,苏朗身体要比我好,走得快,不时在山头回头望我,内衣又湿了,汗水顺着头发流了下来,随说刚下过一场雪,但气温并没下降多少,我穿单衣也不冷,只是草地上的雪掉落鞋里,和脚亲密接触融化才感到阵凉。手里还握着那条铁棒,但是要戴手套才好。
  
  走的4个多小时,终于到了山垭口,我直喘气,在城市的朋友想象着徒步中有很多乐趣什么的 ,其实真正走起来就是累,吃饭,走路,喘气,盼着到达目的地,如此而已。
  
  下山的路,算是领教了山民是怎么走山路的,他们根本就不在乎走主路,而是见一条下山的小径就钻进去,如果能走就接着走下去,如果路太狭小,就钻上来重新寻找可钻的路走,为什么钻小径走呢,无非是捷径而已,下山更快些罢了,要是走主路,绕来绕去,半天走不了多少路。
  
  下午两点,开始生火做饭,苏朗找了些柴火,干的没有了,就用湿的,用油松木燃着,先熏着木头,劈柴,烧水,苏朗带了腊肉,我可吃不下去那肉,油腻腻的,在家里梁上放了一年的肉,实在难以下口吃,可这肉在山里却是上乘佳肴,今天没有做米饭,苏朗吃藏粑,我吃方便面,火腿肠。
  我躺在火堆前睡觉。
  
  下午5点多,该喂骡子吃食了,苏朗在山里找了捆玉米秆子,放在骡子背上,准备晚上给骡子吃。
  今天没有下雨,天气并不阴暗,晚上7:30还能看到庄稼,快到瓦厂了,老远我就看见了一个穿红衣服的小孩,心里很是高兴,三天了,又见到汉族人了,可以用母语交流了,上前一问,果然是四川汉族孩子,满口四川话。
  
  进到瓦厂,这是一个乡政府所在地,有了砖瓦房子,我们找了旅馆住下,打地铺。经过今天的跋涉,凉鞋底子彻底断了,在城市穿了3个月的凉鞋,加固后在山里走了4天就断了。
  
  晚上我走在街上,几个十七八岁的孩子围了过来,好奇地和我聊天,谈体育,谈美国911,当谈到申奥成功时,他们插话了,指着其中一个男孩子说,当初他听到北京申奥成功的消息时,激动万分,大城市汽车鸣笛庆贺,而他们穷山沟里就用最原始的方式庆贺,那小子用啤酒瓶狂砸自己脑袋,把脑袋砸破了,缝了十几针,山里人并不觉得这样过分,都觉得应该这么庆贺,头破也值。听后我也感动了,毕竟这又是一种独特的方式,表达发自内心深处的喜悦。
  
  晚上去餐厅吃饭,炒了3盘菜,老板赠送1碗汤,和苏朗的朋友一起,我们3人吃了半洗脸盆米饭,由于中午我只吃一袋方便面,今天走了10个小时,饿急了,我一连吃了5大碗米饭,折合在北京餐厅1碗/元的米饭,足有15小碗之多。
  苏朗在一边也惊讶,因为他才吃3大碗。
  
  我身上的银子不多了,如此走下去,付了向导费将所剩无几,实在不行,我想办法出山先取钱,这里离四川木力有60公里,可通车,要走8个小时。
  
  晚上还是和苏朗去购物,买了罐头,方便面,火腿肠,电池,榨菜等,苏朗丈量了塑料布,就是平原农村种菜用的塑料大棚那种,因为明天我们走的地方就没有村子了,要在野外搭帐篷。
  
  
  五、山腰野营(10月10日:瓦厂----无名营地B,徒步9小时)
  
  早上8:30出发了,路过一个寺院,苏朗进去找他的亲弟弟达伯吉参了,弟弟15岁出家,今年已经25岁了,很壮实的一个小伙子,披着袈裟。
  
  漫漫山路(从略),中午时分,面对两条岔路苏朗犹豫不决,16年没走过的路使他也无法选择,好在最终我们走了正确的道路。
  
  晚上我们就在山腰树林里扎营休息,我们找了一个50平米左右的杂草山坡,用砍刀把草和树枝砍倒,削了4根粗树枝做帐篷的竖杆,用石头把它们砸入地里,然后再用几根较直的树枝做横杆。苏朗拿出塑料布,开始搭建简易帐篷,其实这样的帐篷仅三面遮盖,一面空对着山下,有虫子蛇等物随便就可以爬进帐篷。我开始铺防潮垫,苏朗睡自带的毛毡,我睡睡袋,我还带了瓶灭害灵,把帐篷四周和里面都喷喷,防止小虫子骚扰我们。
  
  帐篷支好了,我们开始始四处找木头,生火做饭,帐篷下面200米的地方有水源,苏朗打了一锅水上来,火生起来了,越烧越旺,我们俩坐在山腰的寒夜里,开了一瓶白酒喝。捧着香喷喷的米饭,吃着罐头,几杯酒下肚,心里顿时暖洋洋的。
  
  苏朗说了一句话令我大吃一惊的话:说实在的,我也想走这条路,也想带骡子干粮在山里玩半个月。我问,你不天天在山里走,怎么还想走?苏朗说那不一样,平时在山里走是干活需要,而自己小时侯在山里疯跑是没有压力,是很自由,现在30多岁了,要负担起家庭责任,下地干活劳动了,要是能没事没压力在山里走半个月多好啊,就像你这样。
  
  我问他这次出门阿夏(就是老婆)担心吗?什么时候回去告诉她了吗?苏朗却回答,这次出来就没告诉她,也没必要告诉她,告诉自己妹妹就好了,他和老婆感情没有和妹妹深,和自己的儿子亲情也远没有侄儿近,因为他死后,是侄儿和侄女给送终的,儿子只给自个家里舅舅送终。
  
  苏朗18岁才开始走婚,到26岁之前,走了4个阿夏,长的关系维持一两年,短的才三四个月,我问他们为什么不结婚呢,他说除了习俗外,还有就是结婚要花很多钱,要1万元,而走婚不花钱,有意走婚时,花10元钱就行了,走婚前给女方送个小礼物,如果对方接受了,证明可以走婚了,要是不接受就表示不喜欢男方,那就不能走婚。不能勉强女方收礼,勉强的合不来,任何事情都不能勉强。如果他家里没有这个妹妹,为了家庭烟火续下去,那他们弟兄们就必须有一个要结婚的,把女方娶到家里,生孩子。
  
  他们不结婚也避免了汉族人那种难以处理的婆媳关系,苏朗和自己的亲兄弟姐妹、妈妈姨妈住一起,有矛盾自己解决,一个家里跟本不存在外人,避免了很多家庭矛盾。
  
  对着帐篷口的篝火,在这荒凉的大山里,我和苏朗喝着温热的白酒,惺惺相惜,但愿长夜就这么延续下去。这里没有世间喧嚣,没有一丝外界干扰,面对深山天籁,寂寥长空,我心戚戚焉。
  
  
  六、巧遇金刚(10月11日:无名营地B ----水落桥,徒步6小时)
  
  昨晚天凉,温度低,睡在塑料帐篷里,一夜都没睡好,抬眼一看,早上6点了。
  我叫醒苏朗起床,他昨晚蒙头大睡,还打着呼噜,可我一叫他竟能立马起来,没有一点赖床。
  
  吃过饭后,我下去打水,发现下面有一处更平坦的地方,有人生过火,扎过营,昨晚要是天不暗能发现这里多好了,这里虫子也少,还避风。
  
  8:45我们出发,依旧是上山路,一步一步喘气走。鸟儿鸣叫,不怕人,我学鸟叫,它也随和着,也算添些许乐趣。
  
  路上我看到一个树枝上挂了一个帽子,我问怎么回事,苏朗说,是别人丢失的,别山里人看见了,挂在树枝上,丢失的人就很容易看到,就是掉了钱,看到的人也会拣起来,压在石头下的,等丢钱的人来领,因为这里的山里人都信奉佛教。
  
  中午12点,终于到达垭口了,一片广阔的草地上开着各色的花,从这里向下望去,一片片森林全在脚下。我坐在石头上休息,垭口上有一条通车的路,是通往四川木力的。
  
  我准备休息一会就下山,沿着小路走。三分钟后,一辆破旧吉普车从山边缓缓驶来,到垭口,车停了,车上走下来几个旅游的人,苏朗突然和他们打起招呼来了,天啊,居然是金刚、过山风、晨风、海伦mm、乔mm五个人,尽日觅不得,有时还自来!太不可思议了。他们已经到达了金矿,这两天那里下了大雪,贡嘎山的雪已经很厚了,遇到几个藏人,都雪盲了,告诉他们过不去山了,要过需要再等两天,雪化了再走。由于他们队员时间安排紧张等原因,经研究决定,忍痛返回。他们雇了一个吉普车,刚到垭口就碰到我啊,苏朗前几天在扎西那里见过金刚他们,所以认识,而我在此前也给金刚打过电话。
  
  我询问了前面路况,告诉他们身上钱不够了,能否借用点,回去后还他们,他们每人借给我100元,共500元路费,萍水相逢的驴子,使我解了燃眉之急,太谢谢了。
  
  后来回城市后,我开始到了磨房发帖子,去深圳两次也见到了金刚,过山风,海伦等,我们成了很好的朋友,谈及这次相遇,感慨万千。他们说当时离垭口不远的地方,车坏了,司机修了一会车,修好后,没走,司机豪爽一把,把身上的金子拿出来向他们炫耀,这耽误了不少时间,刚好到垭口碰到了我,如果这中间时间稍有出入,他们可能就提前到垭口然后下山到木力去了,那我们根本就不可能遇到了。而我也是刚到垭口才3分钟,过一会就抄小路下山了,恰好这时候相遇在是山口,缘分啊。
  
  金刚告诉我,到了嘎路村(音译)找一个叫龙布的年轻人,他可以做向导带我到亚丁,龙布身体很好,对那段路熟悉,对人热情,是最佳向导,本来要带他们走的,由于下雪无法过了,而等我到嘎路的时候雪也刚好化去,真是来得早不如来得巧啊。
  
  大家分手后,我和苏朗继续前行。离水落不远的时候,来了几队当地车马,有路了,我可以和他们一起去水落。苏朗和我即将分别,来时和我一起,回去时却要一个人孤独地走,今天晚上他只能一个人睡帐篷了,回程还有那么远的路,我看得出来他有点不舍,毕竟一起风雨走过了4天,我把身上的一些药品和吃的东西给了他,他邀请我下次再来找他,宽厚木呐的他声音有些哽咽了,我们分好各自的装备后,他和骡子慢慢消失在来时的山林里。
  
  到了水落桥,这里住五六户人家,还有个小旅馆,里面有5张床,好凌乱,我把行李放在里面。这里离嘎路村还有一天的路程,我计划明天雇新向导到嘎路找龙布。旅店老板站在门口,我向他打听如何联系向导和马匹,这时候,屋外进来一个人,说他明天去嘎路村,可以带我去。我拿出纸条说要去找龙布,他一听,说:“我就是龙布!”天啊,他居然就是龙布,是嘎路村的龙布!他刚从嘎路来水落桥,今天住宿一晚,明天返回。如此之巧合,莫非他是来接我的不成!我把金刚嘱托我找他的事情告诉了他,他马上明白了,热情地问候我。
  
  这里居然还有台球桌,两个藏族小姑娘蹲在上面玩,他们都10来岁了,到了入学的年龄,可惜还没上学。
  晚上在老板家吃饭,七八个人围在一起,一大盆红酒,俗称藏族啤酒,
  
  
  七、走近嘎路(10月12日:水落桥----嘎路,徒步9小时)
  
  住宿加吃饭,共付给店主50元。
  早上9点和龙布上路了,他有一匹马,驮着我的行李在前面走。
  
  路过一个村子,一个年轻的女子拦着我们和龙布说话,龙布告诉我,他们是亲戚,都是藏族人,姑娘邀请我们去她家喝茶,不过她要先去田地里送东西,马上就回家里,让我们别走先等她一会。我推说不去了吧,赶路要紧,那姑娘跑着去了田里,我和龙布继续向前走,大约5分钟,龙布指着一栋房子说,进去休息吗?这就是那个亲戚家,我们就站在门口歇息,大约10分钟,不见那姑娘回来,我们就继续赶路了,又过了30分钟,身后传来急促的马蹄声,原来是那姑娘骑马追上来了,手提茶壶,给我们倒上两碗酥油茶,看我们喝了,很是高兴。酥油茶我也能喝,说其中美味倒还没有体会其真髓,不过是人家热情,我也一仰脖子就喝罢了。
  
  路上又路过一村子,我买了两瓶啤酒,和龙布提着路上喝。中午我们到达金矿,在龙布一亲戚家吃饭,上午的路比较平坦,走起来不费劲,下午又是上山,这里雪已经化了,路走起来容易多了,经过这几天的跋涉,我的身体也硬起来了,路上还有一些当地人,我比他们走得还快,他们还骑马,不骑就喘,我不骑也没事。
  
  龙布家是典型的藏族楼阁,两层楼,石头墙体,晚上我住二楼,他拿出家里存放的金子给我看,有头饰品,腰带,项链等,有一公斤重,他们这里山上有金矿,山里有本事的人,家里都有不少金子,在这里有钱花不出去,就卖啤酒喝,在当地喝自酿白酒不过瘾,买啤酒喝比较酷,就是啤酒很贵,在矿上,一瓶啤酒卖8元。平时没事无聊了,龙布就跑到水落桥去喝酒打牌玩,玩一两天再回来。这里枯燥的日子,使龙布盼着能有外来游客到这里来,哪怕是路过他们这里也好,见见外面的人,交流一下,也很满意了。
  明天龙布还有事,他委托弟弟翁丁带我去亚丁,带两匹马。
  
  
  八、夜宿夏诺多吉垭口(10月13日:嘎路----无名营地C,徒步7小时,中午不吃饭)
  
  今天的路程计划有两种,一就是拼命赶路,一天也能到亚丁,只是要14个小时左右,那样走太累了,二是今天只走到夏诺多吉垭口,海拔4800米,在那里安营休息,等明天再走到亚丁,这样可以节省体力。
  
  随着海拔的升高,氧气稀薄,行走会比前几天更困难,所以我计划分两天走。
  上午9点我和翁丁上路了,他带了两匹马,驮着装备和粮草。雪化之后,山路异常泥泞,这里的林子树木盘根错节,相互交织,许多大树倒在路旁,人马均需攀爬过去。翁丁的体力比我好,因为他走的快,山越来越陡峭,呼吸也逐渐困难,我不停地喝水。中午12点,我还不感到饿,问翁丁,他也不饿,那就不吃午饭了吧,在路上,生火作饭,吃刷完毕,需要2个小时,对于徒步者来说,这2个小时太宝贵了,我们躺在地上休息了一会,接着走下去,晚上到夏诺多吉垭口再吃饭。
  
  又走了一个小时,终于看到海拔5985米的夏诺多吉主峰了,云雾缭绕着洁白的峰顶,神圣庄严,圣洁端庄。山路十八湾,依山势盘旋,下午4点多,终于到达今晚的宿营地夏诺多吉垭口了。
  
  这里是一片广阔的草地,中间有3处石头房子,这是过路者临时歇脚的地方,这房子很奇特,墙是用石头垒砌成的,没有水泥沙浆,干堆在一起,屋顶的瓦片也是薄石头片做的,厚约1-2厘米,有汽车坐垫大小,我们找了间较大的,有木头的石房子,把行李拿了下来,拉马到草地上打滚休息。
  房子里面有个石灶,有地铺,前面有人住过,我和翁丁收拾床铺,躺下休息一会。
  
  距离石头屋300米的地方,有一条小河,是雪水融化后流下来的,天色渐暗,我拿着新的内衣,来到小河边,准备洗澡,几天来也没洗个澡了,只是这里气温太低,不远处还都是雪地,不过,平时每年我也冬泳过几次,在这里洗澡理应不会生病,脱了衣服,跳进河里,靠,冰冷刺骨啊,赶紧用毛巾擦身体,擦了一会身体发热了,这是一种淋漓的宣洗,告别几日的劳累,进入香格里拉前的洗礼。
  
  几分钟,洗澡完毕,把旧的内衣通同扔掉,换了舒适的温暖的衣服跑回小屋钻进了睡袋,看着火堆,和翁丁聊天喝酒。
  奇怪,晚上总睡不着觉,辗转反侧,久不能寐。
  
  
  九、到了亚丁(10月14日:无名营地C ----亚丁徒步5小时)
  
  早上4:30我就爬了起来,终于明白睡不着觉是因为高山缺氧。在五道梁、唐古拉、珠峰大本营都能酣然入梦的我在这里居然失眠了。
  
  想到今天就能到达亚丁,心里很是激动,吃过早饭,喂马备鞍,等天亮出发。
  7点上路了,路面全是冻冰,走在上面要小心谨慎,稍有疏忽就会滑到,今天我才感到刺骨的寒冷,犹如三九天。
  
  对面走过来一家四口的藏族人,夫妻两人和两个孩子,他们牵着几匹牲口,驮着粮食和行李,原来他们是转山的,要一个月时间,晚上就自搭帐篷睡觉。他们每年挣到钱后,就带上全家出来转山,很虔诚地,那是他们的信仰,对他们来讲,幸福是精神上的,甚至是来世的。他们对幸福的理解多么不同于城市人啊,生活在城市里的人们,幸福就是买房,买车,购物消费,或酒吧小斟,或包房高歌,或桑拿一蒸,或迪厅一蹦。而对于藏族人这种精神的形而上的幸福追求,我很是敬佩。
  
  接下来是下山路,翁丁不小心碰掉了玛尼堆上一块小石头,他忙蹲下身去捡起来不安地放上去,同时又在地上找了几块石头,都放了石堆上。
  
  一路上,在没有人烟的山林里穿梭,受到向导感染太大,他们觉得神无所不在,山上的一草一木,一个石头都有生命,以至我也对大山有了莫名的敬畏了,昨晚我去小便,看到夏诺多吉圣洁的山体,打个哆嗦,忙跑到一个黑暗的旮旯里方便了,面对神山,岂容撒野!
  
  终于看到央迈勇了,这是亚丁三座神山之一。有一片白云笼罩着山顶,久久不散,我就在等,大约30分钟,山顶渐晰,我忙拿出相机拍照,在这个角度看到美丽的央迈勇确实不易。
  
  又走了一阵,对面来了一个40多岁的当地人,和我们打招呼问候,很是好奇地看着我,说亚丁也有一个深圳人要走到泸沽湖去,让他做向导,他答应了,并搞到了一张门票,门票上有地图,可到了冲古寺,那深圳人因为别的原因不去了,这个当地人就把那张门票给我了,门票上详细地画有亚丁的旅游景点图。最近我才知道,那个深圳人居然是现在的第5位义教亚乐GG,世界很小,很小,这个亚乐在2001年10月我到达丽江后彻底认识了,以后一直就是朋友了,但直到2004年6月我到云南和他一起考察学校时,才知道他就是到了冲古寺返回的那主儿。
  
  中午我和翁丁终于到达了冲古寺,碰到了许多前来旅游的游客,我把睡垫防潮垫送给了翁丁,匆匆分别。
  
  
  十、稻城偶遇
  
  亚丁的美,已有大家无尽的文字赞美之,这里不说也罢。
  日瓦到稻城,我遇到了4个广州来的朋友,阿伟,黄翰君,付忠,还有一哥们忘了名字,我们同坐一辆车,土道是搓板路,巨颠。
  
  晚上9点半到达稻城县城,和外界失去联系多天,也不知道星期几了,赶紧找个镜子照照,看看自己啥模样。
  
  15日早上,大家一起商量包车去中甸回丽江,刚出旅馆门口,碰到另几个游客,他们也去中甸,大家讨论着如何组合。突然一mm看着我问,你是深圳的吗?我说不是,她说我见过你,你去过火狐狸吗?我说我还没去过深圳呢,也没去过火狐狸(深圳一个户外店),然后我们就回忆着在哪里见过,我猜想,这样说面熟的朋友,一定是我在路上遇到的,就问她去年去过新疆还是西藏,他说去过西藏,我马上问几月份,答九月份,我说我也去过,骑车去的。
  
  她马上想起来了说,我们在那曲见过面的,当时你骑车,车前有个小国旗,我们是开车去西藏的,见到你,马上下车叫住你,把你围住了我在外面看不到,但后来我们回来后把旅途摄影刻了八张光盘,其中第2盘一开始就是你,我那第1盘光盘坏了,每次看西藏的碟,一开始放就是第2盘,经常看到你,所以印象很深刻,后来看烦了,一看到你就摁快进键,今天刚一见到你,我就说真面熟啊,一定是见过你的。
  
  啊,如此之巧,但这次还是没留下联系方式,我们先包车走了。
  几天后,我到了丽江,又碰到了这个mm,当时大家一起有10多个人,都相互留下了联络方式,才知道她叫赵霞,一个特爱旅游的深圳女子。
  
  感谢向导,感谢深山里邂逅的金刚、过山风、晨风、海伦mm、乔mm给我提供的帮助,感谢旅途中那些好客善良的人们。
  谢谢。
  
  注:温泉依满瓦小学是我们计划修建的第12所小学,距温泉完小4公里,现有一、二年级共35名学生,生源来自啊古瓦、依满瓦、啊茸瓦三个村民小组约100户人家,95%的居民是摩梭人。
  计划2004年8月20日开始修建,第5位义教亚乐GG下学期将去附近教书,辐射周围即将修建的依满瓦小学、排带小学、拉佰小学三个学校,随时去施工现场考察并拍摄照片。
  
  〈完〉
  信天谨游
  2004年6月17日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信天谨游 时间:2004-06-17 04:45:00
    穿越路线图。.

楼主信天谨游 时间:2004-06-17 04:47:00
    美丽的泸沽湖
  

楼主信天谨游 时间:2004-06-17 04:49:00
    徒步第一站:温泉远景(金刚摄)

楼主信天谨游 时间:2004-06-17 04:50:00
    彝族老太太(金刚摄)
  

楼主信天谨游 时间:2004-06-17 04:51:00
    穿凉鞋翻雪山
  

楼主信天谨游 时间:2004-06-17 04:53:00
    山腰野营,塑料布简易帐篷,图中为向导苏朗,偶还带了灭害灵啦.
  

楼主信天谨游 时间:2004-06-17 04:54:00
    向导苏朗的妈妈,姨妈,妹妹,侄女.

楼主信天谨游 时间:2004-06-17 04:55:00
    向导龙布家的黄金,他摊了一地给我看..好羡慕.1公斤啊...
  

楼主信天谨游 时间:2004-06-17 04:57:00
    夏诺多吉垭口海拔4800米
  
  这天早上好冷...偶骑着马....
  

楼主信天谨游 时间:2004-06-17 04:58:00
    晚上住的石头房子.
  
  

楼主信天谨游 时间:2004-06-17 04:59:00
    棒子像金箍棒...

楼主信天谨游 时间:2004-06-17 05:00:00
    海拔5985米的夏诺多吉
  

楼主信天谨游 时间:2004-06-17 05:02:00
    仙乃日神山
  

作者:料峭春风 时间:2004-06-17 06:10:00
    我第一,信天半夜发帖子,干劲够大。照片怎么只要有人就变得不清楚呢???
作者:很小行星 时间:2004-06-17 06:11:00
    :)
楼上干劲也不错啊
楼主信天谨游 时间:2004-06-17 06:14:00
    楼上斑竹的干劲也不错啊...
  春风mm,你没看到大PP吗
作者:zyy0667 时间:2004-06-17 06:34:00
    泸沽湖我也去过,只是照片上好看罢了,实际名不副实,摩梭女子的走婚也不过是炒作旅游概念的噱头罢了。更何况,她们外表实在让审美取向正常的人很难有任何非分之想!
作者:料峭春风 时间:2004-06-17 06:46:00
    照片是够大,可是不清楚啊,对比一下上面的老奶奶,每条皱纹都看见了,可见不是技术问题
作者:小鹏2003 时间:2004-06-17 07:17:00
    是精品
  
  就需要顶
作者:棋子 时间:2004-06-17 07:28:00
    大家的干劲都不小啊~~
作者:otherb2b 时间:2004-06-17 07:55:00
    是精品
  
作者:空谷绝响 时间:2004-06-17 08:27:00
    
  
   向往 向往 向往
  
  
  
作者:懒猫阿南 时间:2004-06-17 08:44:00
    佩服.
  马上要和朋友徒步这条路线.不带帐篷真的可以吗? 我们都是学生,不想把钱花在很贵的装备上
作者:吴吴的琳子 时间:2004-06-17 09:22:00
    我也想~~
作者:gjgs9209 时间:2004-06-17 09:46:00
    作者:zyy0667 回复日期:2004-6-17 6:34:07 
    泸沽湖我也去过,只是照片上好看罢了,实际名不副实,摩梭女子的走婚也不过是炒作旅游概念的噱头罢了。更何况,她们外表实在让审美取向正常的人很难有任何非分之想!
  
   此人来错地方了。
作者:猩猩草 时间:2004-06-17 10:09:00
    向往 佩服 向往
    
    
    
  
作者:飘297 时间:2004-06-17 10:26:00
    信天,你不睡啊!
作者:小老虎在屋顶 时间:2004-06-17 10:27:00
    信天 看你的帖子越多 就越佩服你
  不顶都不行啊
作者:777-777 时间:2004-06-17 10:36:00
    作者:zyy0667 回复日期:2004-6-17 6:34:07 
      泸沽湖我也去过,只是照片上好看罢了,实际名不副实,摩梭女子的走婚也不过是炒作旅游概念的噱头罢了。更何况,她们外表实在让审美取向正常的人很难有任何非分之想!
    
  ************************  
  此人来错地方了。
  
  **********************
  
  是啊,这话说得好奇怪啊,就算人家长的各个美如天仙,让你有了非分之想,那又如何呢????
  
  
  
  
  
作者:五味子 时间:2004-06-17 10:51:00
    住塑料布帐篷,下大雨怎么办?
作者:anlenjun1983 时间:2004-06-17 10:54:00
    美

作者:cc虫虫 时间:2004-06-17 11:00:00
    很喜欢。向往泸沽湖已经好多年了。
作者:蜡笔小歌 时间:2004-06-17 11:08:00
    有机会,一定要去瞧瞧,不管美不美,对于我们常年生活在城市的人来说,这仍是一片稀土,一定有它的独特魅力,才会让这么多人神往!
  
作者:crystal蝎 时间:2004-06-17 11:10:00
    佩服佩服哦!羡慕羡慕啊!!我没想通的是,哪来这么多的时间可以让自己心身如此自由自在啊~~~~
作者:唱歌的小河 时间:2004-06-17 11:13:00
    好喜欢这些异域风情!
作者:somedancing 时间:2004-06-17 12:09:00
    DING
  
  现在回帖大多只会说这个字了。可这样的含铁量高的帖子不DING不行啊。
作者:飞翔的鹰1978 时间:2004-06-17 12:13:00
    支持信天。
作者:飘荡在空中的风 时间:2004-06-17 12:35:00
    顶
作者:摈海大道 时间:2004-06-17 13:00:00
    偶七月份想去丽江,有同仁愿和我一同前往吗?
  
作者:望月者 时间:2004-06-17 13:16:00
    信天谨游,看到这张帖真亲切呀!我们也刚走完同样的路线,正用被晒得面目全非的手敲字呢。路上所有的经历现在回顾,都变得美好难忘。
  
  真想见见你向你请教在泸沽湖开展义教的情况。可听青青的妹妹说你前几天已经回北京了,什么时候再回云南?
作者:流浪着思考着 时间:2004-06-17 13:29:00
    也好想去旅游啊,现在没空啦,常来看看游记也蛮开心的。呵呵。。回国了一定去玩个遍!:)
作者:SomeDancing 时间:2004-06-17 14:10:00
    忙,现在终于看完了。
  
  现在反而会怀念有猪膘肉的日子。还有酥油茶。
作者:一生的追求 时间:2004-06-17 16:09:00
    幸福是精神上的,甚至是来世的。好贴!
作者:冰霜 时间:2004-06-17 17:24:00
    顶
作者:阿朱123 时间:2004-06-17 17:53:00
    信天GG的贴没理由不顶:)
作者:SomeDancing 时间:2004-06-17 20:23:00
    
  楼上,你是看贴还是看人啊。:))
  
作者:skywise 时间:2004-06-17 20:26:00
    作者:小老虎在屋顶 回复日期:2004-6-17 10:27:01 
    信天 看你的帖子越多 就越佩服你
    不顶都不行啊
  
  nod
作者:走着瞧瞧 时间:2004-06-17 20:34:00
    :)
作者:阿朱123 时间:2004-06-17 20:39:00
    SomeDancing
  
  怎么了,看贴兼看人,不行吗。
作者:逃亡列车 时间:2004-06-17 21:20:00
    夏诺多吉垭口 是不是从牛奶海转仙乃日山那条路?
  
  我转山的时候看到你们住过的房子,好熟悉
作者:藤藤在微笑 时间:2004-06-17 21:29:00
    up!
   很喜欢彝族服饰,有惊艳的感觉!
作者:最后的童话 时间:2004-06-17 21:35:00
    原来徒步是这么辛苦啊,不过,我想我应该也能行吧,呵呵,就是找不到“组织”啊:(
  我七月20左右去泸沽湖,如果能有有经验的驴友同行就好了:)
作者:审美疲劳 时间:2004-06-17 23:10:00
    强!~~
作者:阿素 时间:2004-06-18 00:17:00
    信天,又看到你又出游了。。我很突然的觉得倦了,不想走了,大好河山,是如此地空虚寂寞,与我一直生活的空间没有什么两样,那么,还走什么呢,找不到我要的,找到了,也不能拿,那么,还找什么。算了。
作者:老树昏鸦 时间:2004-06-18 09:31:00
    好久没来了。
  上来就看到PP啦。。
  
作者:苏小狼 时间:2004-06-18 10:53:00
    信天,看到你的这张照片我笑得不行了。。

作者:wrangler 时间:2004-06-18 11:08:00
    信天,真猛男也
作者:jambalaya7 时间:2004-06-18 13:13:00
    楼主张的像我一个朋友。
  片子我喜欢!!
作者:太微 时间:2004-06-18 13:33:00
    终于又细致地看了一回信天,果真一相貌堂堂的男子汉呢,对你的景仰有如滔滔江水,绵绵不绝....。O()
  
  :DDD
作者:太微 时间:2004-06-18 13:44:00
    那夏诺多吉,仙乃日神山,象是有生命一样........
  
  还记得很多年前,爬一座小山,爬了两、三个小时,累得心好象要跳出来,满脸通红。走过一个拐弯处,一棵山茶树在悬崖边上探出去。我一刻没停从它身边走过。走过以后才觉得那棵树那么有灵气,仿佛呆久了能跟它说话。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想到那棵树,总觉得是位很有灵气的女子。
  好几年后,心境变换,再走进那座山,我再也认不出那棵树了。
  再过好几年,都怀疑是否曾经那么清晰地感应到过有过那样一棵山茶。
作者:lakita 时间:2004-06-18 14:50:00
    佩服.
    马上要和朋友徒步这条路线.不带帐篷真的可以吗? 我们都是学生,不想把钱花在很贵的装备上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什么时候走啊?
  很想去,只是不知道要多少PP...
作者:yu3227 时间:2004-06-18 15:28:00
    作者:阿素 回复日期:2004-6-18 0:17:12 
    信天,又看到你又出游了。。我很突然的觉得倦了,不想走了,大好河山,是如此地空虚寂寞,与我一直生活的空间没有什么两样,那么,还走什么呢,找不到我要的,找到了,也不能拿,那么,还找什么。算了。
  
  
  阿素,你的话小小的打击我急切出游的心情啊!
  不过,后来仔细想想不对啊,这个世界你和你的记忆才是真正
  属于你的,属于还是继续寻找吧,累的时候就休息一下.
  
作者:最后的童话 时间:2004-06-18 22:01:00
    楼主怎么不来呢?
  郁闷中...
  我越是看大家的游记,越是不知道去泸沽湖应该怎么玩,以前想得很简单,现在觉得需要提前作一个计划,或者跟随一个集体才好。
  很快就要放暑假了,我还没有想好怎么走
作者:满庭花絮 时间:2004-06-18 22:48:00
    楼主是偶最佩服的一个人。
楼主信天谨游 时间:2004-06-19 02:18:00
    8好意思,发完帖子,偶没及时照料,SORRY.
  偶现在上海,明天还要去常州,晚上和打底河小学捐助方无忧团购的LIBA及去年去过宁蒗的Pyrrhus一直聊到快12点,时间过得真快啊。
  
  刚来网上接收义教亚乐GG和佤蓝MM给我发的金棉乡中的贫困生资料.他们也很辛苦,今天跑了一天,明天还要徒步去拉佰一所完小考察(计划修建).
  
  从金棉到拉佰不通车,他们和浦礼顺一起要徒步3天才能到达那里,往返爬山需要6天,全是陡峭的山路,不比徒步泸沽湖---稻城轻松.由于明天进山没有通讯方式,所以他们要在今天晚上把新一批学生资料传给我.以便能赶在学生放假前收到捐助款.
  
  拉佰这所完小,由于极其偏远,落后,外人几乎去不了那里.全校有学生150名左右,是个完小.
  
  学校没有足够的房子,学生目前住宿屋檐下(当地的屋檐都有2米深),男女生都住一起,由于在穷的山里,孩子们读书时年龄都比较大了,6年级的孩子有的已经十四五岁了,学校每天都要派一个老师值夜班,照管那些住屋檐的学生们.
  
  这所学校修建比较困难,主要是交通不便利,举个例子,就是从北京坐飞机到昆明,然后换车,徒步等,到了学校,光路上往返就需要10天.
  祝他们考察顺利.
  
  谢谢各位的回帖,非常感谢.
  
  回最后的童话:
  出去玩,千万不要制订太详细的计划,那是给自己上套,简单就好,率性而行.
  
  记得前年中药去西藏,走前我告诉她不要带很多东西,那些东西拉萨都有,你买那干吗?结果她还是买了,到了那里也用不上,又带回来了.
  有次我去泸沽湖,从北京穿双凉鞋就走了,到了当地,冷了我花10块钱买双布鞋,很舒服,
  偶现在很糊涂了,连珠穆朗玛峰5200米处都有卖可口可乐的,我们为什么买那么多装备,武装到牙齿去趟泸沽湖呢?有必要吗?有什么实际意义呢?
  明天他们几个去拉佰,睡袋,垫子都没带,也不一样能爬到那里吗?
  
  天下事有难易乎?为之(去做了)则难者亦易矣,不为(老想着)则易者亦难矣!
  
  
作者:太微 时间:2004-06-19 11:56:00
    :)
  当地的屋檐都有2米深???
作者:窈窕蒹葭子 时间:2004-06-19 12:58:00
    楼主牛的一塌糊涂啊,我佩服不向往,因为我也是即将成行,和楼主的路线一样的。
  我强烈支持楼主的就是不用那么的武装,当年红军是怎样的啊?如今怎么的就这么的娇气呢。身边的同事拿的钱都比我多,整天都在抱怨,日子不快活。我听腻了,耳朵有茧子。一狠心,骂他们自己束缚自己让自己不快活。他们回话你怎么活,我一激动说不信邪,洒家走给你们看。搞来时间和紧巴巴的钱,走,狠狠的走,而且不要那所谓的啥子的装备,不信走不出香格里拉,不信走不出自己的天,天涯捧信天谨游楼主的兄弟们也不要说:哎呀,多好,俺想着嗫!想看就看,想走就走,让俗世的鼠辈傻眼去。这也是自己折腾自己吧。但我们至少通并快乐着,比整天婆姨似的吊嘴巴好。
  另外楼主好象再搞个什么的“希望工程”,有兴趣,可否具体介绍。
  
  TO:最后的童话
  我的时间和路线好象和你大致的相同,不知可有如此的缘分。看前世的修行吧,春来草自青。祈祷吧,泸沽湖里共撒欢。
作者:子宴 时间:2004-06-19 13:48:00
    看完了。。。。。。。
作者:鱼自飘零 时间:2004-06-19 14:18:00
    想问一个楼主:
  从泸沽湖徒到亚丁,然后回到丽江
  全程,总共花了多少银子?
  包括一切开支!
  谢,
  上个月偶去丽江,也想徒去亚丁来着,
  可算来银子不够,所以、、、、
作者:苍月飞雪 时间:2004-06-19 14:33:00
    
  信天大哥 仙乃日神山真美 :)
  
  
作者:爱上稻草人 时间:2004-06-20 01:41:00
    路上有很多情节,只要在行走,巧合就发生……
  
  你的路上总有完美的情节……
楼主信天谨游 时间:2004-06-20 17:51:00
    刚才给老浦和亚乐和佤蓝打电话,都不在服务区.
  看来还在山里头.
  明天晚上他们应该能走到了拉佰.
作者:牛春花 时间:2004-06-20 18:39:00
    我始终对信天自暴的片子异常感兴趣.........
  啊.....原来信天就是这样滴!!!!!(偷笑ing) ~@_@~
  
  只是....穿凉鞋过雪山....不冷吗...
作者:牛春花 时间:2004-06-20 18:40:00
    悟空~~~~~~~你又调皮了~~~~~~~~~~~~~~~~

楼主信天谨游 时间:2004-06-20 18:43:00
    作者:牛春花 回复日期:2004-6-20 18:40:19 
    悟空~~~~~~~你又调皮了~~~~~~~~~~~~~~~~
  ----------------------------------------------
  靠,幸亏叫的不是二师兄,吓一跳先....
作者:跑了飞了 时间:2004-06-20 23:04:00
    呵呵
  二师兄没有什么不好啊?
作者:牛春花 时间:2004-06-21 01:28:00
    她马上想起来了说,我们在那曲见过面的,当时你骑车,车前有个小国旗,我们是开车去西藏的,见到你,马上下车叫住你,把你围住了我在外面看不到,但后来我们回来后把旅途摄影刻了八张光盘,其中第2盘一开始就是你,我那第1盘光盘坏了,每次看西藏的碟,一开始放就是第2盘,经常看到你,所以印象很深刻,后来看烦了,一看到你就摁快进键,今天刚一见到你,我就说真面熟啊,一定是见过你的。
  ---------------------------
  总算知道什么叫缘分了~~~~~~~~~~~~~~~~```
作者:花自飘零 时间:2004-06-23 12:22:00
    今年广州驴子们也在做准备了。
作者:funny1976 时间:2004-06-23 21:36:00
    信天,你的大作差不多都拜读了,终于见到了庐山真面目。原本只是对你只身闯荡的勇气,现在却对你的义教工作更钦佩,如有时间可以和我多讲讲关于这些么?
  EMAIL:nb88218569@hotmail.com
  QQ:87689657
楼主信天谨游 时间:2004-06-23 22:21:00
    funny1976
  对不起,实在没时间了。工作特紧张.
楼主信天谨游 时间:2004-06-23 22:23:00
    作者:鱼自飘零 回复日期:2004-6-19 14:18:08 
    想问一个楼主:
    从泸沽湖徒到亚丁,然后回到丽江
    全程,总共花了多少银子?
    包括一切开支!
    谢,
  ---------------------------------------------
  现在预算不太清楚,多少都行,真的,多了多花,少了少花,没有定数的.
楼主信天谨游 时间:2004-06-23 22:30:00
    作者:牛春花 回复日期:2004-6-21 1:27:34 
    她马上想起来了说,我们在那曲见过面的,当时你骑车,车前有个小国旗,我们是开车去西藏的,见到你,马上下车叫住你,把你围住了我在外面看不到,但后来我们回来后把旅途摄影刻了八张光盘,其中第2盘一开始就是你,我那第1盘光盘坏了,每次看西藏的碟,一开始放就是第2盘,经常看到你,所以印象很深刻,后来看烦了,一看到你就摁快进键,今天刚一见到你,我就说真面熟啊,一定是见过你的。
    ---------------------------
    总算知道什么叫缘分了~~~~~~~~~~~~~~~~```
  
  好,PP来啦..
  中排,左一穿黄上衣的即为:赵霞。
  前排中间当然是偶啦。。。。。
  
  

楼主信天谨游 时间:2004-06-23 23:13:00
    金刚回复:
  3年时间,但经历还是清晰就象昨天.忘不了那些人那些事.
  信天兄弟的文字,又让人从城市的刻板麻木中苏醒过来,谢谢!
  
  海伦mm回复:
  作业写了三年,忒慢了点吧 帮顶一下!
  还记得三年前那个大风的山顶上,我穿着毛衣都瑟瑟发抖,而你竟然穿着凉鞋.
  匆忙中的模糊的合影还珍藏着,可记忆却不模糊.
  
作者:雪舞星寒 时间:2004-06-23 23:53:00
    天啊~好体力~`
  
  我估计我不成
作者:SZ匹夫 时间:2004-06-24 00:10:00
    学习学习再学习,偶九月要从成都集合到稻城亚丁,希望各位驴友支持支持再支持
楼主信天谨游 时间:2004-06-24 00:33:00
    作者:雪舞星寒 回复日期:2004-6-23 23:53:28 
    天啊~好体力~`
  --------------------------
  
  偶体力不好,体力好的是磨房驴子不再犹豫,他在去年穿越此线时,一路狂奔,把其他队员远远甩在身后,最后1天,快到亚丁时,把那匹骡子活活累死了,骡子倒地,一身是汗,毛发全湿,累死了,不再犹豫无奈又赔了向导一匹骡子的钱...
  
  靠,那才叫猛呢! 偶佩服!!!
  那哥们的名字叫:不再犹豫,请记住这个名字!
  
  这就是这条线上有名的典故:不再犹豫累死马.
  
  即将穿越此条路线的驴子们,不要不知道这个著名的典故哦。.
  
作者:一生之火 时间:2004-06-24 00:39:00
    哈哈,不再犹豫累死马。。。
楼主信天谨游 时间:2004-06-24 00:46:00
    我在找不再犹豫的照片,超级猛驴啊...没找到,找到后就发在这里.
  绝对猛男..
作者:牛春花 时间:2004-06-24 01:03:00
    好期待啊.........
  信天答应有机会带我一起出走了!!!信天答应有机会带我一起出走了!!!信天答应有机会带我一起出走了!!!信天答应有机会带我一起出走了!!!信天答应有机会带我一起出走了!!!信天答应有机会带我一起出走了!!!信天答应有机会带我一起出走了!!!信天答应有机会带我一起出走了!!!信天答应有机会带我一起出走了!!!信天答应有机会带我一起出走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作者:花自飘零 时间:2004-06-24 14:38:00
    哈哈,不再犹豫累死马..正的是猛噢.好厉害.
  
  
作者:云上的鱼 时间:2004-06-24 15:43:00
    信天,你看着有点像冯小刚!
作者:toplsq 时间:2004-06-28 16:02:00
    那张照片不好,有损"相貌堂堂"的形象:-)
作者: 时间:2004-06-28 16:11:00
    顶一下。
  我可没有这样的勇气啊,坐车都是按原计划进行。
  楼主说得对,出门计划过于详细反而会玩得有束缚,
  有大至的方向和行程就可以了。
作者:spring小雪 时间:2004-07-07 12:03:00
    计划中。。。无限向往。。。楼主看起来似曾相识。。。I really admire with you...
作者:只收三五斗 时间:2004-07-07 15:47:00
    城里人看城外事!
  
  凄美!
  
  不顶不行。
作者:只收三五斗 时间:2004-07-07 15:56:00
    神女的秀发
  
  飘逸着
  
  洁白的身躯
  
  挺拔着
  
  梦之地
  

作者:梁下君子 时间:2004-07-07 17:10:00
    羡慕ING
作者:宁愿人负我 时间:2004-07-07 18:21:00
    什么都不想做了
  就想出去行走
作者:williamdong 时间:2004-07-07 20:55:00
    雪山那张太漂亮了!!!!
作者:金圣叹 时间:2004-11-14 15:50:00
    稻城现在是什么样子呢
使用“←”“→”快捷翻页 上页 1 2 下页  到页 

相关推荐

换一换

      本版热帖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